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068
 
钦察汗国(下)
点击:12834 次

  6.帖木儿与钦察汗国

  帖木儿曾于1376年在撒麻耳干接受了术赤系成吉思汗后裔脱脱迷失的拜访。 脱脱迷失是来请求帖木儿支持他反对他的宗主、白帐汗兀鲁思的,白帐当时统治 着锡尔河下游北岸和兀鲁塔山区周围,在萨雷河草原上。现在还不清楚,脱脱迷 失是兀鲁思的侄儿呢,还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帖木儿很乐意把这位争夺成吉思 汗国汗位的人纳入自己的属臣之列,他可能会派上用场。帖木儿把锡尔河中游北 岸的讹答剌、扫兰和塞格纳克城给他,这些城市正对着白帐所在的草原。脱脱迷 失两次被兀鲁思从这一小块领地中赶出来,每次都得到撒麻耳干的帖木儿的援助 。据《武功记》,兀鲁思要求帖木儿交出脱脱迷失,帖木儿不但不答应这一要求 ,还加强保卫锡尔河沿岸。他在塞格纳克和讹答刺之间打败了兀鲁思,把他赶回 草原(1377年初)。

  同年,兀鲁思去世,他的两个儿子脱脱乞和帖木儿·灭里先后继位。帖木儿 一返回河中,脱脱迷失又被帖木儿灭里打败。帖木儿再次使脱脱迷失夺回了塞格 纳克城,并借援军给他,脱脱迷失用这支援军最后袭击了敌人的冬营地(《武功 记》上,该地名哈拉塔尔),抓住了帖木儿·灭里。这是一次决定性的胜利,它 使脱脱迷失登上了白帐汗位(1377-1378年冬)。

  直到这时,脱脱迷失似乎仍未显示出任何个人的大才干,无论如何,据《武 功记》记,他把自己的飞黄腾达全归功于帖木儿的支持。然而,他一旦成了白帐 汗后,似乎变得格外活跃。他几乎立刻就企图去征服金帐汗国,或称钦察汗国, 即南俄罗斯的蒙古汗国。1380年,他在迦勒迦(或卡尔米乌斯)河附近,离亚速 海岸不远的马里乌波尔地区的一次决定性的战争中打败金帐首领马麦。于是,他 被金帐蒙古人承认为汗。这样,金帐和白帐又重新统一起来,几乎囊括了原术赤 的全部领地。从此,他统治着从锡尔河下游到德涅斯特河,从塞格纳克和讹答剌 到乞瓦(基辅)大门之间的地区。他在伏尔加河下游河畔的萨莱都城实施统治, 他现在已作为他那个世纪中一位最伟大的君主站在了前列。他正在恢复成吉思汗 系先辈们的传统,开始发动大规模的骑兵远征;入侵基督教的罗斯,于1382年8月 焚烧莫斯科,洗劫弗拉基米尔、尤利、莫扎伊斯克和其他罗斯城市,甚至在波尔 塔瓦附近打败了企图出来干涉的立陶宛人,使罗斯处在蒙古统治之下又一个世纪 。

  这些胜利使他冲昏了头脑。他是成吉思汗系的真正后裔,与他相比,帖木儿 这个既无显赫的背景,又无明确合法称号的家伙算得了什么?此外,他那无可争 辩的权力又有西北各部(即草原战士)组成的大批后备军为后盾。脱脱迷失精力 充沛、积极主动,他不愿再作这位把他称为儿子的暴发户的属臣。他错误地忘记 了,他应该把他的崛起归于这个人,尤其错误的是,他没有估计到以帖木儿为代 表的、难以对付的这支军队的强大。

  像自别儿哥时代以来他的前辈的钦察汗们一样,脱脱迷失提出索取阿哲儿拜 占(阿塞拜疆)的要求。应该提一下,从1260年到1330年,萨莱的君主们从不甘 心于这一事实,即外高加索和西北波斯不再是他们兀鲁思的属地。因此,在它仍 属于素丹阿合马·札剌亦儿之时,以及帖木儿还未对此地进行干涉之前,脱脱迷 失于1385年取道失儿湾,攻占并掠夺了桃里寺(1385年至1386年冬)。然后,他 按蒙古方式携带着战利品撤退,而阿合马·札剌亦儿重新占有该省。正是在这关 键时刻,刚征服了波斯的帖木儿把阿哲儿拜占并入他的帝国(1386年)。这一归 并导致了原来两个盟友之间的分裂,或者说,它导致了脱脱迷失不宣而战,突然 袭击了他的恩人,几乎捉住了他。

  帖木儿在阿哲儿拜占北的卡拉巴赫省内度过了1386-1387年冬,1387年春, 他还未离开该地时,脱脱迷失出人意料地越过打耳班关隘,直奔卡拉巴赫。帖木 儿当时扎营于库拉河南的巴尔德哈,他来得及做的仅仅是派一支有力的前卫军保 卫河的北岸。这支小部队牵制着脱脱迷失军,在这支小部队刚被打败时,帖木儿 的三子米兰沙率援军赶到,扭转了形势,脱脱迷失逃走。这一次帖木儿的行为是 有意义的。敌军中的许多俘虏被带到帖木儿面前,他对俘虏的残忍是众人皆知的 ,然而,这次他不仅赦免了他们,还让他们携带食物和必需品回到脱脱迷失处。 同时,据《武功记》证实,他坚持把脱脱迷失看成自己的儿子,以一种感伤的而 不是愤怒的语调指责了脱脱迷失。将这种态度与他对突厥族和波斯族敌人的冷酷 、蔑视和严酷的报复相比,说明对他来说,合法的成吉思汗系仍保留着一份权威 。实际上,帖木儿确实取代了成吉思汗之子察合台的帝国。然而,在理论上他不 敢公开承认,甚至也许他内心也不敢承认这一点。对成吉思汗的后裔表现了惊人 的、也许是不自愿的尊重。他可能也觉察到河中居民对北方游牧民所怀有的无意 识的但根本性的畏惧。

  脱脱迷失不仅不理睬他的呼吁,而且还趁帖木儿逗留在波斯之机进攻帝国腹 地河中本土。在这年(1387年)年底,他在塞格纳克附近又渡过锡尔河,威胁着 扫兰;由于没有精良的围城设备,他蹂躏了农村。帖木儿的次子乌马儿·沙黑奋 力阻挡入侵者,但在讹答剌附近被打败,几乎被俘。这次攻击是相当危险的,因 为河中(当时几乎没有部队)在后方已经被由蒙兀儿斯坦进入费尔干纳的游牧民 占领。脱脱迷失的军队散布在河中各地,掠夺所有不设防的城镇,甚至大胆地封 锁不花剌。他们的破坏一直达到卡尔施郊区,甚至远达阿姆河两岸。

  帖木儿火速从波斯赶回(1388年2月初)。脱脱迷失在他到达之前退回白帐草 原。1388年底,脱脱迷失在钦察草原上征集了一支强军(《武功记》宣称,其中 有来自罗斯的一些军团)后,重新开始了对河中的攻击,这次是绕道向东,从费 尔干纳的忽毡附近进攻。帖木儿率领他所能征集到的少数军队前往迎战,冒着严 冬的风雪把脱脱迷失赶回锡尔河以北(约1389年1月)。然而,脱脱迷失仍继续徘 徊在锡尔河中游北岸,围攻扫兰,掠夺雅西(今突厥斯坦城)。但是,当帖木儿 渡河来攻时,敌军又散开没入草原。

  以上经历使帖木儿认识到,他不可能继续他在西亚的征服,而让脱脱迷失任 意入侵河中。他决定深入白帐草原,在敌人的扎营地进行战争。他于1391年1月离 开塔什干,遇到了脱脱迷失的使者,脱脱迷失为避免战争,给他献上骏马和猎鹰 。“他把猎鹰放在手腕上注视着,但没有一点欢迎的样子”。在遭受了1387和13 88年的两次经历之后,帖木儿有理由推测脱脱迷失正在其祖先的领地上,即在白 帐草原、萨雷河流域、兀鲁塔山和图尔盖河流域上备战。因此,帖木儿朝那个方 向挺进。他从雅西出发向西北进军,经过萨雷河下游和兀鲁塔山的荒野之地(兀 鲁塔山将萨雷河盆地和图尔盖盆地分开)。据《武功记》记述,“他爬上山顶, 惊奇地看着海洋般碧绿和广阔的这片大草原”(1391年4月底)。但是,不见白帐 汗人的踪影。脱脱迷失在帖木儿来到之前已消失得无踪无影。当帖木儿军越过这 片辽阔草原时,他们以猎为食,后来军队抵达并渡过了流入贾曼阿克库尔的吉 兰乞克河(Jilanchik河,佩替·德·拉·克鲁阿译作Ilanjouc河)。接着又渡过 卡拉图尔盖河(霍威斯认为是《武功记》中的阿塔合儿灰河,佩替认为是阿纳哈 儿浑河)。现在帖木儿军离开塔什干已经4个月了。5月6日至7日他们组织了一次 为得到猎物的大规模围猎。为振奋士气,帖木儿举行了一次像在撒麻耳干校场上 一样一丝不苟的庄严的阅兵式。事实上,整个冒险行为有可能在灾难中结束。如 果脱脱迷失真的继续朝北撤退的话,那么,他最终将拖垮帖木儿大军,然后当他 们处于饥寒交迫的垂死中时,他可以反攻而击败他们。帖木儿在确信敌人在他来 到之前已经撤退后,就朝更远的西伯利亚进军。他从图尔盖出发,抵托博尔河河 源,即今库斯塔纳地区。最后,在托博尔河的彼岸,侦察兵们看到有火光。帖木 儿渡过托博尔河,但仍无所发现。“派出去的所有侦察兵毫无目的地在这片荒野 上漫游,没有发现人的踪迹,也不知道敌情。”最后,一个俘虏告诉帖木儿,脱 脱迷失在乌拉尔河地区。帖木儿军队立即转向西进,无疑是在奥尔斯克地区渡过 扎牙黑河(乌拉尔河),到达该河的支流萨克马拉河(据霍威斯认为,Sakmara[ 萨克马拉河]是《武功记》中的Semmur)。脱脱迷失似乎已经把他的军队集中在 奥伦堡附近。帖木儿最终牵制住脱脱迷失。在1391年6月9日打了决定性的一仗, 据霍威斯,战争发生在索克河支流孔杜尔恰河的孔杜尔恰斯克附近,即离萨马拉 (今古比雪夫地区)不远处,或者据巴托尔德考证,最有可能在孔杜尔恰。经过 艰苦的战斗之后,脱脱迷失兵败逃跑。其军队夹在胜利的河中人和伏尔加河之间 ,或者被杀,或者被俘。

  据《武功记》记述,败军中有一部分人企图逃到伏尔加河的岛上避难,但是 ,被帖木儿的巡逻军捉住。《武功记》得意地描述了帖木儿军在伏尔加河畔的乌 尔吐帕平原上的庆祝场面:“伏尔加河的这个地方是伟大的成吉思汗之子术赤帝 国的驻地,他的继承者们总是住在这里。帖木儿满意地登上了他们的宝座,美丽 的宫女们坐在他旁边,在坐的首领都带有自己的女人,手持酒杯。全军都参加了 招待会,它使士兵们忘掉了战争的艰苦,一连二十六天,他们沉浸在注定属于他 们的一切乐趣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作了巨大努力和历尽艰辛的胜利之后,帖木儿满足于 摧毁金帐汗国的中心地,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以巩固他的胜利。当然,他把权力 和地位授与金帐汗国内、与脱脱迷失为敌的许多成吉思汗后裔,其中包括已故兀 鲁思汗之孙帖木儿·忽都鲁。帖木儿·忽都鲁立刻开始找回他的新的臣民,并把 他们中的一些人召集在一起,但是,他不是把他们带给帖木儿,而是带着他们穿 过草原走了,以此表明了他并不支持帖木儿。另一位名叫也迪该的术赤系宗王, 直到当时他一直追逐着帖木儿的运气,现在也玩着同样的游戏。他担负着组织一 些钦察部落的任务,但一获得自由,他就只为自己而干了。帖木儿没有采取任何 措施使他们回来归顺,只满足于士兵们积聚起来的大量掠夺品,然后便经以后的 俄属突厥斯坦的阿克纠宾斯克之道回到河中。

  帖木儿唯一的目标,无疑是要在金帐汗国臣民中造成一定的恐惧,足以使他 们不再进攻他的领地。一旦如愿,他就不再对金帐汗国的命运感兴趣。结果是脱 脱迷失很快就恢复元气了。他于1393年5月20日从塔那(亚速)写给波兰国王雅盖 洛的一封信中,据巴托尔德的研究,脱脱迷失解释了他的失败:“帖木儿是受汗 的敌人们之邀,脱脱迷失后来知道了这一点,战初,他被阴谋者们抛弃。因此, 他的帝国陷入混乱,但是现在一切又恢复正常,雅盖洛将豁免税款。”同时,脱 脱迷失于1394年和1395年期间同埃及的马木路克王朝素丹巴尔库克缔结了反帖木 儿的联盟。经过修养恢复以后,他企图进攻打耳班以南的失儿湾省,当时该省是 帖木儿帝国的一部分,但是,仅仅是帖木儿的逼近就足以阻止了他的进攻。

  这次重新入侵使帖木儿决定于1395年春第二次远征钦察。凭经验他避开了迷 惑和消耗精力的横穿突厥斯坦-西伯利亚草原之道,走高加索一道,直接进入金 帐汗国的都城萨莱和阿斯特拉罕。在打耳班南的萨穆尔山,他接见了脱脱迷失派 来的使者,但他对脱脱迷失所作的解释和道歉很不满。他穿过打耳班关,于1395 年4月15日在捷列克河岸攻打脱脱迷失军。帖木儿像一个普通士兵一样地战斗,“ 他的箭已用完,矛也折断了,但他的剑仍在挥舞着”,他险些被杀死,或者被俘 。最后,脱脱迷失战败,逃到喀山地区的保加尔国。《武功记》陈述道,在火速 奔来的帖木儿先遣队可能追上他时,他消失在这片森林地带。后来,追赶者们返 回,沿路进行抢劫。“有金、银、皮毛、红宝石、珍珠,还抢夺了青年男子和美 女。”帖木儿本人继续朝北,一直来到位于顿河上游的、处在蒙古人的钦察汗国 和斯拉夫人的俄国交界的边境上的耶列兹城。与《武功记》上所认定的事实不同 ,他没有进攻莫斯科公国,相反,在到耶列兹城后,他于1395年8月26日开始向南 顺原路返回。在顿河河口,他来到了热那亚和威尼斯商人们经常出没的商业中心 塔那城(亚速),热那亚和威尼斯商人们派一个代表团带着礼物去见他,他们轻 易相信了他的诺言。结果证明他们完全认错了人。除穆斯林获免外,全部基督教 徒被奴役,他们的商店、帐房、教堂和领事馆被摧毁。这对克里米亚的热那亚殖 民区与中亚之间贸易给予了一次严重的打击。帖木儿由此继续前往库班去劫掠契 尔克斯人的地区,然后进入高加索,蹂躏了处在周围是森林和难以通行的峡谷之 中的阿兰人的土地(阿兰人又称阿速人,蒙古语Asod,即今奥塞梯人的祖先)。 1395至1396年冬天,他来到伏尔加河河口,破坏了哈只·塔儿寒城(以后名阿斯 特拉罕),火烧金帐汗国都城萨莱。巴托尔德认为,特里斯圣科在阿赫图巴河边 的察列甫的发掘地所发现的无头和断手缺腿的尸骨是帖木儿这次残暴罪行的遗迹 。《武功记》简单地谈到,当萨莱城被烧时,幸存的市民们在寒冷的气候下,“ 被他们身后的帖木儿军像羊群一般地驱赶着”。1396年春,帖木儿经打耳班之路 回到波斯。

  帖木儿摧毁了钦察草原。由于毁掉塔那和萨莱城,使欧洲和中亚之间的商业 受到致命的打击,他封锁了马可·波罗所描述的古代内陆通道,抹去了成吉思汗 征服所留下的、可能对欧洲有利的那些遗迹。在钦察草原上,也像在其他地方一 样,他摧毁一切,但从无建树。当帖木儿一返回波斯时,脱脱迷失又登上了金帐 汗国的汗位。巴托尔德摘录的伊本·哈扎尔·阿斯卡拉尼的一段引文表明,脱脱 迷失在1396年9月至1397年10月之间在与克里米亚的热那亚殖民者交战。与此同时 ,脱脱迷失的对手帖木儿·忽都鲁对他获取汗位的权利提出了挑战,他还与另一 个名叫也迪该的宗王发生争夺,伊本·阿拉不沙叙述了这一令金帐汗国衰竭的新 战争的变迁。在所有这些争夺王位者中,帖木儿·忽都鲁是胜利者,至少在几年 之内是这样。他感到承认自己是帖木儿的属臣是谨慎的,于是,派一个使节到帖 木儿处,帖木儿于1398年8月17日接见了他。脱脱迷失被打败后,逃到立陶宛大公 维托夫特处避难。维托夫特支持他的事业,但是,他于1399年8月13日在第聂伯河 支流沃尔斯克拉河畔被帖木儿·忽都鲁打败。

  脱脱迷失被迫过着冒险生涯,试图重新获得帖木儿的恩赐。帖木儿于1405年 1月在讹答剌接见了他派来的使者。帖木儿对这位不感恩的朋友总有些手软,据说 他答应重新帮助他复位(另一些书上的说法相反),但是,因脱脱迷失的去世而 未果。帖木儿·忽都鲁之弟沙迪别(约1400-1407年在位)继承其兄为钦察汗。 据俄文史料,是沙迪别的军队于1406年在西伯利亚的秋明杀死了逃亡到那里的脱 脱迷失。

  7. 金帐汗国的结束

  帖木儿在罗斯的晚期活动的结果是扶持脱脱迷失的对手帖木儿·忽都鲁取代 脱脱迷失,登上了金帐汗国(即钦察汗国)的汗位,帖木儿·忽都鲁也是白帐家 族、即斡儿答家族的成员。他于1399年8月13日在第聂伯河支流沃尔斯克拉河附近 打败了立陶宛大公维托夫特,维托夫特在前金帐汗脱脱迷失的鼓动下,企图干涉 金帐事务。通过这次胜利,帖木儿·忽都鲁巩固了蒙古人在罗斯的统治。他的兄 弟沙迪别继他之后统治着钦察草原(约1400-1407年在位);而东部草原转到白帐 家族的另一位后裔、名叫科利贾克的人手中,科利贾克受到帖木儿的保护。在沙 迪别的领导下,金帐汗国洗劫了罗斯的里亚赞公园的边境地区。同样,在帖木儿 ·忽都鲁之子、沙迪别的侄儿不剌汗(不剌·锁鲁檀)统治期间(约1407-1412年 ),金帐汗国军队在也迪该的率领下于1408年12月向莫斯科大公国进军,放火烧 下诺夫哥罗德和戈罗杰茨,封锁莫斯科,在得到一笔战争捐款的允诺后撤退。

  在沙迪别和不剌汗的统治下,实权是掌握在上面提到的也迪该手中,也迪该 是诺盖(曼吉特)部落首领,伊本·阿拉不沙把他描述成真正的“宫廷侍长”。 该作者补充道,当一位名叫帖木儿(这个名字是蒙古人和突厥人的常用名字,意 为“铁”)的新汗拒绝服从也迪该的专政时,内战爆发了(大约1412-1415年? )。最后帖木儿获胜并杀死也迪该。

  库楚克·马哈麻汗的长期统治(1423至1459年间)将以金帐汗国的解体而告 终,建立了喀山汗国和克里米亚汗国。事实上,在此时期,在瞎子巴西尔二世大 公(1425-1462年在位)统治下的莫斯科大公国由于类似的家族纠纷而陷于瘫痪。 在以后的统治时期,库楚克·马哈麻之子和继承者阿黑麻汗(约1460-1481在位) 与罗斯大公伊凡三世大帝(1462-1505年在位)之间展开了决定性的实力较量。为 动摇金帐汗国的宗主地位、伊凡三世企图获得持异议者克里米亚汗明里·格莱的 友谊,并且也可能在喀山汗廷中找到了盟友。1476年,他委托威尼斯商人马可· 拉菲与西波斯国王、土库曼人乌宗·哈桑签订反萨莱汗廷的第三次盟约。在或多 或少地孤立(或者说包围了)金帐汗国之后,他不再交纳贡赋。1474年,阿黑麻 命令他交纳贡赋,并派来了使者哈拉·库楚姆。1476年,阿黑麻又派来了使者, 命伊凡三世前往汗国。伊凡三世拒绝了。在阿黑麻方面,他也通过与波兰国王卡 西米尔四世联盟包围了莫斯科大公国,并向莫斯科进军。为了阻止敌人的通路, 伊凡占领奥卡河畔的阵地,后来,当蒙古人向西推进时,他又占领乌格拉河阵地 (1480年)。两军在乌格拉河对阵了很久。伊凡拒绝前往“吻可汗的马蹬”,但 要把俄罗斯的命运孤注一掷,他又有些举棋不定。阿黑麻也犹豫不决,因为他害 怕在后方受到克里米亚汗的袭击。10月,阿黑麻的军队面临难以忍受的严寒,他 撤离了乌格拉河,带着战利品返回到萨莱。这场没有战斗的战役实际上导致了俄 罗斯的解放(1480年)。

  其后不久,阿黑麻受到在乌拉尔河以东游荡的昔班部落首领伊巴克的突然袭 击,并遭杀害。阿黑麻之子和继承人赛克赫·阿里与立陶宛人联盟(1501年), 由此对俄罗斯重新采取敌对态度,但是,伊凡三世以他与克里米亚汗的联盟来对 付赛克赫·阿里。1502年,克里米亚汗明里·格莱攻占并摧毁萨莱。

  金帐汗国到此结束了。它的地盘被三个已经脱离金帐汗国的“小汗国”占据 ,它们是克里米亚(克里木)汗国、喀山汗国和阿斯特拉罕汗国。另外,15世纪 末在今西西伯利亚的托博尔斯克东南崛起的西伯利亚(失必儿)汗国,其可汗们 是“台不花别吉的后裔”,而不是成吉思汗后裔。但是,成吉思汗后裔昔班家族 幼支的伊巴克之孙库楚克汗在1563年打败了失必儿汗雅迪格尔(叶吉格尔),成 了失必儿汗国的主人。

  8.克里米亚汗国、喀山汗国和阿斯特拉罕汗国

  克里米亚汗国约建于1430年,由拔都弟弟脱哈·帖木儿的后裔哈吉·格莱所 建。他统治时期发行的第一批钱币注明年代是1441-1442年,现已知道他一直统 治到1466年。他所建的汗国东以顿河下游为界,西至第聂伯河下游,向北延伸到 耶列兹城和坦波夫。1454年,哈吉·格莱把克里米亚河南岸的巴赫奇萨莱,即原 奇尔克耶城定为都城。由哈吉建立的格莱王朝一直延续到1771年俄国征服时期, 1783年最后并入俄国。该家族是虔诚的穆斯林,使克里米亚具有强烈的伊斯兰教 特征。不过,在经历了最初的冲突之后,哈吉·格莱意识到从卡法的热那亚殖民 地中获得的财政利益,他一直与殖民地保持着友好的关系,直到他1466年去世。 后来,他的儿子们为汗位继承权发生争吵。最初,次子努儿·道剌特获胜(1466 -1469年和1475-1477年在位),但是,最后的胜利者是第六个儿子明里·格莱 (1469-1475年和1478-1515年在位)。1468年,明里·格莱对卡法的热那亚人 们作了一次答谢访问,他们曾协助他捉住努儿·道剌特。与此同时,奥斯曼帝国 素丹穆罕默德二世派一支骑兵队,由哥杜克·阿赫迈德帕夏统率,前往夺取卡法 ,他于1475年6月4-6日夺取该城。明里·格莱由于热那亚人的一再挽留与卡法人 一起被困在卡法,并在此被奥斯曼人俘虏。然而,两年之后,他作为素丹的属臣 被送回克里米亚。克里米亚南岸直接由奥斯曼人管理,在卡法设一位常驻帕夏, 从伊斯兰·格莱二世(1584-1588在位)即位起,开始以奥斯曼帝国素丹的名字颂 读胡特巴。然而,钱币上仍然铸着格莱王朝诸汗的名字,1502年,明里·格莱给 予金帐汗国致命的打击。

  金帐汗国肢解的结果导致了第二个汗国即喀山汗国的形成。在金帐汗库楚克 ·马哈麻统治期间(1423-1459年),一位觊觎汗位者乌鲁·穆罕默德(拔都弟弟 脱哈·帖木儿的后裔)与其子马赫穆提克住在喀山,他在此建立了一个独立的汗 国。汗国从1445年延续到1552年。新汗国的范围大致相当于伏尔加河中游和卡马 河流域的原保加尔王国。居民基本上是说突厥语的保加尔人(现今的俄国喀山鞑 靼人的主要来源)、切列米斯人、巴什基尔人、楚瓦什人,说芬兰-乌戈尔语的莫 尔多瓦人。乌鲁·穆罕默德于1446年被其子马赫穆提克暗杀。在马赫穆提克统治 期间(1446-1464年),新开国的创建最终完成。马赫穆提克的兄弟卡西姆(死 于1469年)逃到莫斯科大公国人中,大约1452年,莫斯科公国人把位于奥卡河畔 的、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卡西莫夫城划给他,因此,卡西莫夫小汗国从一开始就隶 属于莫斯科大公们强硬的宗主权下,并成为莫斯科大公们干涉喀山事务的工具。 卡西姆本人与俄罗斯人一起参与了反喀山的战争。

  金帐汗国肢解时产生的第三个汗国约建于1466年,是由金帐汗库楚克·马哈 麻的孙子、也叫卡西姆的宗王创建。尽管阿斯特拉罕城继承了原萨莱城的某些商 业上的重要性,但是,阿斯特拉罕汗国被围在东部是伏尔加河下游、西部是顿河 下游和南部的库班河和捷列克河之间,在历史上起的作用不大。它还被克里米亚 和诺盖(在乌拉尔河地区)两国可汗们所分裂,他们轮流把他们推选的可汗强加 于阿斯特拉罕汗国。

  俄罗斯南部和东部的所有成吉思汗汗国人都被称为蒙古人(或被不恰当地称 为鞑靼人)。然而,尽管这些王朝的统治者确属纯成吉思汗蒙古人血统,但是, 钦察草原上的蒙古人从来都只是该地突厥族主体中的一小撮首领而已,并且他们 已经完全具有突厥特征。除非考虑到蒙古机构这一点,否则,克里米亚汗国、喀 山汗国和阿斯特拉罕汗国与突厥斯坦的吉尔吉斯部落一样,只是信奉伊斯兰教的 突厥汗国而已。

  这三个汗国的历史是抵抗俄国人入侵的反入侵史。喀山汗国是第一个遭受到 俄国打击的。马赫穆提克之子和继承者喀山汗易卜拉欣在反对俄国人中有一个好 的开端,甚至1468年他征服了维亚特卡,但是,他不久就被迫与俄国人媾和,并 交还了他所俘获的人。易卜拉欣的两个儿子伊尔哈姆和穆罕默德·阿明为继承汗 位发生争吵。伊尔哈姆获胜,阿明向俄国人求援,俄国人派一支军队护送他回喀 山,拥立他登上汗位,取代了其兄的位置(1487年)。但是,阿明于1505年反叛 俄国当局,次年他打败了一支莫斯科公国的军队。

  阿明死后,由乌鲁·穆罕默德在喀山建立的这一王朝绝嗣(1518年)。现在 ,对汗位所有权的争夺是发生在俄国人和克里米亚人两派之间。莫斯科大公瓦西 里·伊凡洛维齐(1505-1533年)把汗国给予阿斯特拉罕家族幼支的一位王公沙 赫·阿里,阿里自1516年起一直在他的监督下在卡西莫夫城实施统治。克里米亚 汗、明里·格莱之子和继承人穆罕默德·格莱(1515-1523年)随即也开始行动 ,于1512年设法把自己的兄弟沙希布·格莱扶上喀山王位,并赶走了受俄国人庇 护的统治者。事实上,穆罕默德·格莱和沙希布·格莱在把两部联合起来之后, 对莫斯科公国发动了一次突然入侵,袭击并赶跑了在奥卡河畔的一支俄国军队, 兵临莫斯科城郊(1521年)。他们不敢对俄国人的这个都城发起进攻,而是迫使 俄军指挥官作出交纳年贡的诺言。他们携带大批俘虏返回,这些俘虏在卡法市场 上作为奴隶出售。1523年,穆罕默德·格莱又企图入侵俄国,但在奥卡河畔受到 以大炮武装起来的莫斯科公国军队的阻止。

  穆罕默德·格莱几乎没有来得及享受他的胜利,因为他于1523年遭到一位名 叫马迈的诺盖汗的袭击,并被暗杀,马迈残酷地蹂躏了克里米亚。1524年,穆罕 默德·格莱的兄弟沙希布·格莱把其子沙法·格莱留在喀山后返回克里米亚。15 30年,莫斯科公国人驱逐沙法·格莱,以沙赫·阿里的兄弟杰·阿里取代之。沙 希布·格莱成为克里米亚汗之后,作了新的尝试,其结果在喀山爆发了民族起义 。在起义中,杰·阿里去世,沙法·格莱在其父沙希布的支持下复位(1535年) 。1546年,俄国人又把他们的被保护人沙赫·阿里带到喀山,但是,俄国人一走 ,沙法·格莱又返回喀山。沙法占据喀山汗位直到1549年他意外地去世。此后, 俄国人废除了他的儿子奥特米什,再次以沙赫·阿里取代之。

  一次新的民族运动推翻了沙赫·阿里的统治,并且从诺盖汗国召来了阿斯特 拉罕家族的一位宗王雅迪格尔。莫斯科公国沙皇恐怖的伊凡四世(伊凡雷帝,15 33-1584年在位)决定结束喀山的独立。1552年6月,他带来几门大炮围攻喀山城 。10月2日攻占该城,屠杀大批男性居民,奴役妇女和儿童,推倒清真寺,吞并了 喀山汗国的领土。

  喀山汗国的灭亡标志着俄国人与成吉思汗蒙古人之间关系发展的转折。紧接 着的是征服阿斯特拉罕汗国。1554年,伊凡雷帝派3万军到阿斯特拉罕,军队任命 统治家族(即库楚克·马哈麻家族)中一位名叫德尔维希的成吉思汗后裔为纳贡 臣。次年,德尔维希反叛,赶走俄国驻官(或者称外交使节)曼苏罗夫。1556年 春,俄国军队又出现在阿斯特拉罕,赶走了德尔维希,将阿斯特拉罕并入俄国。

  最后一个成吉思汗汗国克里米亚汗国幸存了两百多年,因为格莱王朝已经接 受了奥斯曼人的宗主权,受到奥斯曼帝国军队的保护。因此,尽管彼得一世由于 卡尔洛维茨(1699年)条约而占领了亚速海,但他在普鲁特(1711年)条约中又 不得不把它归还给克里米亚汗国。1736年,俄国人再次占有亚速,甚至占领了巴 赫奇萨莱,但是,由于贝尔格莱德(1739年)条约,他们再次归还了所征服地。 最后,由于库楚克-凯纳尔吉(1774年)条约,俄国人迫使奥斯曼帝国承认了克里 米亚汗国的“独立”。接着俄国代理人使道勒特·格莱三世垮台,以他的堂兄弟 沙希因·格莱取代他,沙希因·格莱随即成了叶卡特琳娜二世的附庸(1777年) 。不久,克里米亚贵族起义反对沙希因,沙希因向俄国人请求援助。波特金率7万 大军到达克里米亚,吞并该国(1783年)。倒霉的沙希因被赶走,越过了奥斯曼 人的边境。奥斯曼突厥人报复他,把他送到罗德斯岛,他在该岛被砍头。于是, 在法国大革命前夕,欧洲的最后一个成吉思汗汗国也灭亡了。

本文资料来源:《草原帝国》、《金帐汗国兴衰史》

上一篇:钦察汗国(上)       下一篇:蒙古西征篇之四大汗国 2009/12/8 19:38:55

秦朝
东周
西周
商朝
夏朝
远古
东晋
西晋
三国
东汉
新朝
西汉
北宋
辽国
五代十国
唐朝
隋朝
南北朝
清朝
明朝
元朝
南宋
金国
西夏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