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4181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璩效武先生印象

类别:上古夏商周 发布人: JATX 观看次数: 1619 次

璩效武先生印象

璩效武先生印象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璩效武先生的书桌

这张简朴的书桌摆放在窗前,桌面不大,上面满是璩先生研究甲骨文的资料,以及布满他手写的甲骨文字符的纸张,就连水费单和药品说明书的背面,也有璩先生书写的甲骨文,仔细看去,笔笔细致,没有一丝马虎。

李寻兄跟我谈了未来几期的选题,其中提到了要重新评估上古史的问题。

在我们看来,文字不仅是历史的载体,更是构成了历史的一部分,它与“中国之所以成为中国”应当有着深刻的内在关联性。我研究过中国书法,对古代文字也略知一二,但是要理出头绪,殊非易事,便从上海图书馆借来一摞古文字研究的书籍,补补课。

其中有一部著作,《甲骨文字辨释》,作者璩效武,中国文史出版社2010年版,上下两册,黄色封面,很厚,竖排,手写体影印,我刚翻开就合上了,因为看上去很难阅读。这一放就是一个月,在最后还书日的前夕,我准备浏览一下目录,结果真是眼前一亮:

甲骨文字是“卜辞”吗?

“帝”、“贞”颠倒,历史不清

把“贞人”赶下王位后的商殷

无数的单字、成句乃至全版释读例证,推翻了甲骨文是卜辞的定论,并且证明甲骨文是殷商政府及商王室文档。这一夜,我几乎没合眼。

从直觉上判断,这是一部有开创性的著作。因为,我和李寻兄在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也经常对甲骨文是“卜辞”抱有很深的怀疑,然而,由于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储备,也就没有深究。今夜,有一个致力于此门学问40多年的专家论证这样的命题,岂不是重门顿开?而且,假设璩先生的研究方法科学,结论可靠,那么,不仅是甲骨学原有体系将被彻底推翻,整个商代史也必须重写,毋庸置疑,这将引发史学界的一场地震。

由此我展开了对璩效武先生的发现之旅。

上网搜索“璩效武”,除了图书售卖的简单信息外,只有芜湖新闻网的一篇简短采访。我致电芜湖新闻网,却未得到相关信息。非常奇怪,如此重大的发现在学术界为什么没有引起任何反应?是故意漠视,还是完全不知道有此一说?致电中国文史出版社,颇费周折,才打听到璩先生的电话。

电话里,璩先生欣然接受了我前去采访的请求。

201186上午,我很顺利地找到了璩先生在芜湖的住所。

“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敲开门,璩先生一边打招呼,一边赶紧去穿上衣。家里没有空调,很干净,只是简朴到简陋的地步,有点像临时住所,只有那一对躺椅泛出包浆很厚的光彩,传递出一些信息。一面白墙的上方,悬挂着一张老照片。

“那是我的父亲”,老人沏茶倒水,非常和蔼。

先生祖籍安徽桐城,祖父是个清末秀才,父亲也算个文人。先生幼年受家学濡染,也颇喜诗书画印。新中国的政治运动中,与兄弟6个曾共有过10亩地的父亲被划为地主成分,入狱身亡,先生也只能在初中毕业后就读师范学校,50年代末分配到无为县的一所小学教书,后进了芜湖纺织厂当了一名保全工,做车间技术维护保障的工种。“文革”期间,先生“躲进小楼成一统”,研究起自己喜欢的学问。于省吾先生是古文字学家,甲骨文字学泰斗,然而就在观摩于先生甲骨文书法时,当年还是小伙子的璩效武觉得中间多有破绽,于是开始求索、考证,闯进了甲骨文广阔而孤寂的荒野。

璩效武先生印象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璩效武先生的生活及工作环境

这是璩先生住所的里屋,房间不大,水泥地面,一张陈旧的办公桌,一把木椅,一张简单的硬板床,一个用来存放书籍资料的木柜,这就是璩先生的生活及工作环境。

一晃,四十余年。虽精神矍铄,却已白发苍苍。

先生从怀疑于省吾先生甲骨文书法的正确性,到开始研究甲骨文,从单字释读到全部断句整句读通,从读通全文到建立信息分类,花了40多年的时间。越是研究深入,就越是感觉到已被学术界作为“常识”的殷商甲骨文是“卜辞”的论断是绝对错误的。这也印证了我们的猜测——堂堂商王朝,怎么可能“逢事必卜”,把行事的决断权交给所谓的“占卜”结果呢?如果这样的话,它凭什么成为主宰?这些看似简单的逻辑,为何少有人重视,前辈大家们为何众口一词,全部被裹挟到这个狭窄的“卜辞”语境中呢?一部活生生的“商史”,最终变成了一部商代帝王的“占卜”史。

如果说历史一定会有冤案,那么,商史该是最大的冤案,因为商史是有文字记载的,而恰恰,传统甲骨学对这些文字的释读是矛盾百出、不成体系的。

璩效武先生的独立研究,完全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从这里进入,一个尘封3000年的古代社会,正在复活。天文地理,疆域方邦,皇权世系,官爵吏制,臣服争战,人民生活,农业水利,祭祖敬神……甲骨文所记录的信息涵盖了殷商社会生活的诸多方面,进而,甲骨文终于可以被当作殷商史的第一手文字资料。

历史流淌的速度在我和璩先生的交谈中实在太快。中午12点多了,我一定要请先生吃个饭,璩先生执意不从,甚至说出了“要么你一个人出去吃”这样很不给面子的话。我只能从命。他却换上了长裤,说下楼买些熟菜,原来,他是要请我的客,他是主人。

先生不在,我就放松起来,四处打量,发现阳台的一角,被两盆植被稍微遮掩处,有两只很大的麻袋,里面装满了塑料瓶、可乐瓶,先生是把这些用过的瓶子收集起来?不像,不会这么多,而且全部都是踩扁的,难道……?

璩效武先生印象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璩先生收集的废旧饮料瓶

在璩先生住所阳台的一角,有两只很大的麻袋,里面装满了废旧饮料瓶,这是他拣来卖给废品收购站以贴补家用的。璩先生在40余年的漫长岁月致力于甲骨文研究,反复消耗着他原本就已经很低的收入,他只是希冀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破译甲骨文字的“密码”,这样的执着追求让我们深深感动。

里屋极为简朴,一张大床,一床席子。窗前是不大的书桌,书桌上有一架大大的放大镜,书桌旁是不大的书柜。此情此景,提示着我们,人类的探索精神、创造精神及其成果,与物质条件无关,甚至是负相关。

先生很快回来了,我们边吃边聊。

“我的工作时间从12点开始”,看我不解,先生补充说,“夜里12点。我晚上89点钟睡觉,12点起床开始工作,这样就不受打扰,也习惯了”。

“我每天要跑步16公里,3点钟左右跑12公里,回来天就亮了,下午再跑4公里。主要是为了对抗高血压,我担心哪一天就过去了,所以不得不关注身体,因为我还没有把我的研究成果梳理完。跑步对我很有效,能够稳定血压。这也是我迫不及待要在去年把一部分成果出版的原因。”

“出书一共花了6万块钱,很不容易。本来是没有钱的,我的老伴前年身体不好,儿女亲戚们凑了6万块钱急救费,没想到她撒手人寰,最后这钱也就挪用为出书了。”

说到这里,璩先生眼中隐约闪现着泪花。

“现在这房子是租的,以前的房子拆迁了。每个月有1500块退休工资,还能过得去,实在不够花,就顺便拣一些塑料瓶卖给废品收购站,也能贴补一些家用。”

先生说到拣废弃物品卖钱的事情时,毫无闪烁其辞。那张干净的面庞慈祥而从容。他在从事一项与他自身命运毫不相关的工作,既不会改变他的社会地位,也不会改变他的收入,甚至还在反复消耗着他原本就已经很低的收入。这就是我们伟大的祖国,代不绝人,永远有这样一些人物,在默默无闻地涵养着她!

璩效武先生印象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本刊记者简直(左)正在向璩效武先生(右)请教甲骨文的相关问题

我们就是在照片中这张简单而朴实的桌子上探讨了文章中的甲骨文问题,吃了那顿璩先生精心准备的“年夜饭”的。

我又关心起先生的“生产资料”问题,因为我没有看到电脑,也没有看到太多的大部头典籍。

“基本是全的。《甲骨文合集》太贵了,我是借来以后,逐个手摹下来的,你看,都在这”,先生展示给我他用较透明的纸摹出的《甲骨文合集》,一丝不苟,厚厚一沓。“研究甲骨文,一定要原图精确,不能随手写,那样会失去很多信息,有些信息很微妙,却很有价值,失去了或者忽视了,就可能会误导出错误的释读。我这两本书,所引用的甲骨原文,不是写的,全部是根据原图手摹的。”

“其他的重要典籍,都有,够用了。以前我靠省吃俭用还能买一些重要的书籍,现在,书太贵了,实在买不起了。实际上,甲骨文字学本身也是陈陈相因,仍旧是建立在卜辞的假说逻辑上,没有什么创新的学说。”

“电脑也买过的,后来没有用成,因为甲骨文的原图输入不进去,只好用手抄来代替。你看我这两部书,有的时候状态不好,写的字就不是太好。”我又仔细看了看书稿,确实,有些字似乎小了一些,但是笔笔细致,没有一丝马虎,看上去如铮铮铁骨,闪烁着金属般的硬挺光彩。

“没有人好交流,所以我也没有申请固定电话,也没有传真机。我曾经在1991年给当时的社会科学院领导去过一封信,表达了甲骨文不是卜辞的意见,但是没有得到回音,后来又给著名学者李学勤同志致函,表达了相同的意思,李学勤先生回函说收到了我的意见,让我再研究。当然,我从来也没有停止过研究。现在,就是缺乏更先进的研究手段。”

“您去过殷墟吗?”我问。

“没有……没有。去殷墟,一直是我的向往。”璩先生眼中闪射出一束光芒。我已经无需去问原因何在了。我一定要在近期陪同先生去一趟殷墟!一定!

“您的家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您父亲死于狱中,您对那个时代有怨恨吗?”

“没有。那也是一个时代所必然发生的事情,每个时代都有这样的事情,是不公平,但是平反了,后来平反了,平反了就行了。我现在的研究工作不也是为祖先平反吗?事情总会有真相的。”——中专毕业的璩效武先生,是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因为他考虑问题的出发点, 从来都是客观真理,而不是自身之得失。

我要起身告辞了,先生忽然说,我们可以合个影吗?我说当然。可是怎样合影呢?先生进屋拿出一架不错的相机,竟然还配有一副三脚架。于是我们分别坐在两张躺椅上,用自拍来留影。拍完以后,先生看了看回放,不满意,说,这样的角度是斜的,你显得小了,不好。一定坚持要再拍一张,而且是从正面,他想要的效果是至少两个人身影一样大。

先生送我到车上,挥手告别。

我离开后,给先生发了短信:“餐桌上的餐巾纸下,我留了500块钱,算是见面礼,本来是我邀请先生吃饭的。”

很快得到了回信:“尊敬的王先生,你真不该这样做!我是要还给你的。你的到来让我非常高兴,感激不尽!一直孤默的我难得遇到这样知己而长久的交谈,更深感先生对祖国文化、中华文明的执着追求。再次谢谢你不辞辛苦远道而来给我的帮助指导!一路顺安!”

我回信:“我没有带足现金。这点钱就算我的拜师礼,学生拜先生为师,应该有的礼节,请先生一定不要推辞。”

先生回信:“我这粗鲁的汉子做这件事,只是那些大家他们不愿去做。这是中华文化史上最大的冤案,也是那些不深究其源的人肆言而酿成的。为先民平冤也是后人们应当做的。先生如此关注祖国已远去的文史冤案,冤案甄别将会不远。祖国的文明史也将不会再是空言无史。再,现在已是2011年,哪来那么多礼。先生认同我的一字半解我已莫大欣慰!”

璩效武先生印象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璩先生在伏案工作

就在如此简朴的环境中,璩先生孜孜以求、心无旁骛地专攻他的甲骨文工作。此情此景提示着我们,人类的探索精神、创造精神及其成果,与物质条件无关,甚至是负相关。

璩效武先生印象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更多相关内容请详见《休闲读品·天下》2012年第一辑

上一篇:关于人类起源的三种说法      下一篇:甲骨文解读之痛(一)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