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8928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天下奇谈-十九世纪夏威夷王国的华人驸马-巨商陈芳

类别:明清两代 发布人: 神策郎君 观看次数: 2960 次

   1840-1842年的鸦片战争开启了近代中华民族的屈辱历程,但也将中国从闭关锁国的状态中强行拉了出来。

   1842年6月南京条约签订后,英国占据了香港。 1848年,美国金山的故事传入中国,“淘金热”引诱着中国东南沿海的贫苦居民,赴金山者剧增。同时,太平洋中心的夏威夷群岛产檀香木的传说也吸引着商界人士,很多人赴檀香山和美国前,都在香港停留,购置一些中国用品,香港成为中西商品交易市场。

   陈芳,字国芳,别号阿芳,又名国芬,清道光五年(1825年)生于下恭都杨梅斜村(今属珠海市前山镇梅溪村)。父陈仁昌,经商澳门,家境颇富,故陈芳自幼受过较好的教育,曾参加科举考试。陈芳十四岁时,父亲去世,家道逐渐中落。陈芳的伯父以前在香港经商,开始只是转卖中西土特产。 1849年,他预备运一船货物直接到檀香山销售,要陈芳和他的一位堂兄弟同往,于是陈芳得到了一个远涉重洋的机会。陈芳乘船抵达火奴鲁鲁港,在岸上受到了五十名华人的欢迎。当时岛上的华人仅有一百名左右,人们欢迎陈芳是次要的,要看的主要是陈芳伯父的那一船货物,它经过他们的手将会带来财富。在入境登记时,陈芳习惯地说了自己的姓名:“陈芳,陈阿芳”,登记官不假思考就写了“Chun Afong”。西人名在前,姓在后,这样,“阿芳”(A fong)成了陈芳的姓名。入乡随俗,陈芳接受了倒名为姓的事实。 陈芳与堂兄弟协助伯父处理完这批货物,伯父回国,陈芳却爱上了这块土地,他要在这里伸展鸿图。陈芳通过辛勤的努力,在很短的时间里积累了部分资金和经验。他先在贝父街开设了一间店铺,销售他伯父走时留下的部分货物,小店铺一开张,便生意兴隆,货物被抢购一空,连他穿的中国服装也被买去。1854年,陈芳的经营范围进一步扩大,他与陈冬合伙开设一间新店铺,店铺的租金每月就达1600美元。1857年7月店铺因邻近剧院大火所延,产业付于一炬,一位职员拐带他的三万美元潜逃,他因而亏损负债。但他并不气馁,向私人借贷利率达50%至100%的高利贷,回国购了一批新货物,重新开业,一年后扭亏为盈。1857年,他用1300美元买下一间新店铺,在富裕白人区购置了一间房子和地皮,同年加入夏威夷土籍。他乘坐的用两匹马拉的精致马车,完全可以同富有的白人媲美。到了六十年代,他拥有了一只往返于香港与檀香山之间的私人货船。中国的土特产和中国传统家具源源不断运来,供商业贸易和装饰他的居屋之用。 夏威夷岛的经济开发始于农业,非凡是蔗糖业。早在1789年,中国珠江三角洲的移民就在这里定居。带来了制糖生产技术,为夏威夷蔗糖业奠定了基础。十九世纪五十年代,英、美等国白人逐渐垄断了这个行业。经商致富后的陈芳决心在农业种植方面与白人比个高下,于六十年代与程植合办了一家“芳植记”公司。他大胆摈弃了中国旧式用人手或牛力牵引磨盘的工艺,引进西人的机器技术,经济效益迅速提高。1870年,“芳植记”列名为夏威夷八大企业之一。陈芳从事蔗糖业投资时,正值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南方产糖地切断了对北方蔗糖供给。陈芳抓住这个机会,对美国北部大陆大量倾销蔗糖,获得巨额利润。 1880年前后,陈芳又收购了闻名的泼比可农场一半的股权。该农场雇用劳动力300多名,种植蔗田200亩,在夏威夷企业中名列第十二,他把大学毕业的长子、次子均安排到农场协助治理。1881年,农场失火烧掉了二十多间房子,但陈芳很快恢复了生产,补回了损失。这个时期,陈芳的资产已超过一百万美元,在当地华侨中列名第一,被誉为“商界王子”。人们发现,陈芳经常从农场推着装满金子的小车,向银行方向走去,车上的金子没有任何遮盖,充分表现了他的富有。 陈芳是第一位将中国花木移植于夏威夷的华侨。1870年,陈芳委托运载货物的船工,将一棵中国荔枝树运来,栽在他居屋四周的地方,因为土质不合,这棵荔枝树死了。陈芳没有灰心,第二次运来树苗,连同树苗生长的土壤一起运来,结果成活。这棵荔枝树成为今天檀香山荔枝林的祖宗。其后,陈芳又成功地引进了榕树、木兰花、玫瑰花和鸡冠花。这些花木在岛上繁衍,被称做“中国情调”,为来岛观光的各方游客津津乐道。出入过中国科举考场的陈芳,明白社会政治地位对其商业经营的成败有着重大的关系。在初到檀香山的日子里,陈芳社会活动的第一步是打听住所的四周有多少社会名流,并把当时的贵族、部长大臣、银行家、大律师、传教士等数十人的名字一个个记入脑中,下决心有机会结识他们。他出入教堂和公共场所,很快就学会了各种舞姿,以便在上层社会里,争得华人的地位。他在商业经营中崭露头角后,开始施展了他的社交才能。 1856年,夏威夷国王堪姆汉查四世新婚,皇宫新建了一座大楼。陈芳牵头联合了几位华商,在这座大楼里举办了一次夏威夷有史以来最大的婚礼舞会。陈芳将大楼大厅用中国式灯笼和工艺品装饰得冠冕堂皇,自己拖着长辫子,穿着布满金饰的丝绸长袍,亲自迎接与会者。国王夫妇和各界社会名流均来参加舞会。当地报纸报道说是“压倒一系列事件的盛事”。舞会花去三千七百美元,大部分由陈芳支付。他在舞会上与王室某成员的妻子翩翩起舞,成为檀香山中华人中第一桩奇事。舞会举办的成功,为陈芳跻身高层社会预备了条件。 1857年,陈芳与夏威夷贵族公主朱丽亚结婚,对他的晋升贵族阶层起了决定性作用。朱丽亚的外祖父辈是夏威夷王室成员,父亲是美国移民,在夏威夷办有榨糖厂。朱丽亚姐妹三人,她居长。1850年父母双亡,留下大笔财产,由王国大臣当监护人,送到基加夫人家中抚养。基加夫人同时抚养另一位王室男孩,叫克拉卡瓦,与朱丽姐弟姐相当。朱丽亚上学时,常从陈芳的居屋前走过。陈芳了解到她的出身,并被她的美貌所诱,决心娶她为妻。1855年,朱丽亚15岁,已到当地结婚年龄,陈芳征得朱丽亚监护人、前王国大臣朱特博士同意,与朱丽亚订婚。陈芳花了两年时间,在奴瓦努为朱丽亚建造了一套中西合璧的花园式别墅,于1857年6月举行婚礼。当地报纸用醒目标题报道了他们结婚的消息。据史料记载,陈芳的新住所是当时夏威夷最漂亮的建筑物,凡在夏威夷旅游的客人,都要把“参观陈芳房子”列入旅游项目。1879年,陈芳从德国购进一套西洋乐器,组成一支乐队,专门为参观房子的客人和在这里举办的舞会演奏。 1874年,夏威夷国王堪姆汉查四世逝世。朱丽亚的义兄克拉卡瓦被亲美派贵族推举为王位继续人。此举为亲英的王后埃玛所反对,另推继续人与克拉卡瓦竞争。陈芳与朱丽亚的另一妹夫戴维逊利用其强大的财力,为克拉卡瓦举办了一系列的竞选活动,最后立法机关以39票对6票的绝对优势通过了克拉卡瓦任新国王。这样陈芳作为国王的义姐夫,列名为王室贵族成员,被任命为枢密院顾问。 王后埃玛的支持者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发动了一次企业推翻新国王的叛乱。克拉卡瓦在美国和陈芳等实力派的支持下,迅速平息了这场叛乱。朱丽亚的另一妹夫贝尔参与叛乱被捕,经陈芳和戴维逊规劝放弃了立场;陈芳又通过朱丽亚说情释放了贝尔。后来,反国王派再次叛乱,华人中也有卷入者。他们曾派人活动陈芳,经陈芳反劝,中途退出叛乱。两次叛乱的平息,陈芳都起了重要作用。 由于与陈芳的关系,克拉卡瓦国王对中国怀着友好的感情,曾于1881年启程访问中国,在旧金山受到华人的热烈迎送。来中国后,李鸿章委派他熟悉英语的助手、轮船招商局总办唐廷枢(与陈芳同乡)负责接待。后克拉卡瓦与李鸿章在天津举行会谈,李鸿章向克拉卡瓦询问了陈芳的情况,克拉卡瓦对陈芳极力赞赏。 陈芳虽然加入了夏威夷国籍,列名王国贵族,但他并不忘记自己是一位中国人。他在夏威夷引入众多中国的花果树木,在很大程度上是想把中国的东西介绍于西方。他始终保留着辫子,表示自己是一位中国人。在居屋内,他用中国的工艺品来装饰,吃、着、穿、戴都保留着中国特色。他用中国的生活方式影响着他与朱丽亚生育的子女。报章报道,由于陈芳与朱丽亚教育子女的趣向不同,曾使家中出现了“中西矛盾”。1862年,他与朱丽亚生育的第一个男孩刚三岁,就把孩子送回老家,接受中国式传统教育。在任枢密院顾问期间,曾经提出过若干项有利于提高华人地位的议案。 1878年,陈兰彬、容闳受清廷任命为中国第一任驻美国正、副公使。陈兰彬、容闳在旧金山建立了领事馆,这对夏威夷的华人鼓舞很大。华商联名向陈兰彬、容闳上书,请求清廷在夏威夷也设立官方机构,以保障华人利益。由于当时夏威夷主权独立,非中国驻美公使馆职权范围,且当时中国与夏威夷尚无外交关系,于是陈兰彬、容闳上书清廷总理衙门,建议在夏威夷设立半官方机构——华商董事会,得清廷批准。在物色华商首董人选时,容闳极力推荐陈芳。为征得夏威夷方面的同意,容闳就陈芳任华商首董问题与夏威夷驻美国公使埃伦展开谈判,埃论表示支持。1880年3月,陈芳正式就任中国驻夏威夷华商首董,陈芳的居屋成为华商董事会驻地,中华帝国的龙旗第一次在这里升起。陈芳就任华商首董后,旋即辞去夏威夷枢密院顾问职务。1881年,“华董”升格为中国驻夏威夷领事馆。陈芳被任命为首任领事。 在华商首董和领事任内,陈芳致力于议订一些规章,以保障中国人如何同大多数优惠国公民一样受尊重。如中国人可以自由进出夏威夷,可以自己购买土地和财产,选择职业自由,华人子女有权进入本地公立学校,劳工契纸的签订出于自愿等。这些规章和建议,在华人中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八十年代初,美国发生了排华运动,波及到美国势力范围的夏威夷。非凡是克拉卡瓦国王访问中国后,美国政府担心克拉卡瓦与陈芳的关系会使夏威夷成为“中国的殖民地”,亲美派内阁对国王和陈芳不满之辞越来越多。1881年7月,陈芳受陈兰彬、容闳之托调查夏威夷虐待华工情况。陈芳把调查到的情况在香港报纸上披露,点了几位虐待华工的人的名字。夏威夷内阁出面否认,三十三名夏威夷商人联名攻击陈芳是“讹诈的人”,要求陈芳解释真相,街头贴满反对陈芳的标语。陈芳屈于压力,向陈兰彬提出辞呈,为陈兰彬拒绝。1887年,夏威夷发生政变,白人反对派强行通过不准华人参与政治,亚洲移民没有选举权的新宪法(“刺刀宪法”)。国王克拉卡瓦权力被架空,陈芳失去了政治靠山,在政治和经济上陷入困境。 1879年,陈芳国内元配妻子所生的长子、最得陈芳宠爱的陈龙协助陈芳治理商务,急病逝世,对陈芳的精神更是一次重大打击。陈龙的妻子哭着规劝家公:“是该回中国的时候了,你的儿子已经死了,你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陈芳自忖已经六十五岁,应该落叶归根,于是做出决定:辞去领事职务,将泼比可农场股权的三分之二变卖,得款六十万美元,其它产业和泼比可农场剩下的三分之一股权保留,交由朱丽亚及其子女。他将六十万美元转移到香港和澳门,于1890年返杨梅斜老家定居,随同他一块返中国的,有长子陈龙的儿子陈永安和女儿陈妙颜,他与朱丽亚所生的儿子陈席儒。 陈芳返乡途经澳门,打算停留一晚。他到南湾一家当时澳门最豪华的酒店预备住下,可是却遭到酒店人员的冷眼。侍应员告诉他,这间酒店只收白人,不收华人。陈芳二话不说,就往经理室走去,两个小时后他在大堂上公布:从现在起他已是这家酒店的新主人。此事在澳门成为头号新闻。经收购南湾酒店后,陈芳又在澳门引进了几头荷兰牛,所产的牛奶为家用。澳门养殖荷兰牛业是从陈芳开始的。 稍后,陈芳在港澳的生意业务均交儿子陈席儒、陈赓虞办理,自己在家乡安度晚年。他回乡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将分散于香山六个村庄的历代祖宗的尸骨迁回本乡安葬;接着是整治村容,开辟了两口池塘,种植椰子、槟榔树,在村周围种植了从夏威夷带回的无核菠萝,修筑了炮楼,建了一间学校和陈氏大宗祠;又从南溪引水过滤为自来水,供全村饮用。他还购置了二台柴油发电机,直到抗战前夕,还照明发电。陈芳的善行受到村民的一致赞誉。民国成立后,香山县报纸刊登了一篇《陈芳仔复兴黄茅斜》的传记故事,可见陈芳的事迹在本县影响之深。此外,陈芳还建造了面积共达六千平方米的三间大屋,分给国内的三个儿子陈龙、陈席儒、陈赓虞,因长子陈龙早已死于美国,陈芳住在长子屋里,与陈龙的儿子陈永安一起。 陈芳的乐施好善受到清朝光绪皇帝的表彰。陈芳一生究竟捐赠官府多少银两,史料没有记载。根据清朝典章制度:“凡士民人等助赈荒歉,实于地方有裨益者……其捐银千两以上,请旨建坊,给‘好善乐施’字样。”从清朝赐造的四个牌坊看,陈芳捐献官府用于慈善事业的款项起码达到四千两银子。该牌坊至今犹存,列为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 1906年,陈芳在家乡逝世,享年八十一岁,身后留下巨额财富和一个庞大的家族。他国内元配妻子李氏,生了两个儿子,夏威夷公主朱丽亚生有四子十二女,一个儿子早夭折。其中较为著名的为曾担任过广东省长的次子陈席儒与香港富商三子陈赓虞。

  
上一篇:清代科举授“迪元”赠“翰林待诏”      下一篇:天下奇谈-蜀汉西乡侯张飞与他的仕女图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