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9599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群狼互噬——后赵石氏父子之间的残杀

类别:两晋南北朝 发布人: daming 观看次数: 4828 次

  五胡十六国,一个大混乱、大崩溃的时代,是个视生命如草芥的时代,但像后赵石虎和他的儿子这样充满兽性、为争权夺利相互残杀到灭绝人性的地步,却也是古今少有。他的八个儿子自相残杀至死,两个太子都企图谋杀父皇。石虎哀叹自己要用石灰三斛清洗肚肠,以为正是因为肚肠污秽才会尽生下如此孽子。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是权力欲,是有权力就有一切的思想才使人变得如此疯狂。

  自两汉的大一统结束之后,历经了西晋王朝的短暂统一,中国历史又一次进入了刀光剑影的乱世之中。西晋末年,司马皇室为了争权夺利,八个宗室封王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东海王司马越你争我斗,相互残杀,西晋王朝在内耗之中衰落下去。居住在北方诸州郡的少数民族贵族乘乱而起,推翻了西晋政权,先后建立起十几个少数民族政权,历史上称为十六国时期。因为十六国主要是匈奴、羯、氐、鲜卑、羌等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所以又称五胡十六国时期。
 
  十六国被后世传统封建史学家称之为"五胡乱华",十六个政权你来我往,遽兴旋灭,战争成为这个时代的主旋律,衡量是非的最高语言,这一时期的南北王朝的统治者,将唯权力论发挥到了极致,后赵石虎家族就是这样赤裸裸地为了权力相互仇杀的典型。

乱世孕育虎狼

  十六国中的后赵是羯族人石勒(319--333年在位)建立的政权。石勒出身于羯族一个小头领家庭,在西晋政权对少数民族残酷的政策下,石勒年轻时曾给人作过佃农、逃过荒,还被东瀛公司马腾掠买来当做奴隶。他受尽苦难,胸中的积怨在民族仇杀中得到宣泄,潜意识中有着强烈的破坏心理和报复心理。拥戴石勒起事的一批人,多数都是做过强盗的山野亡命之徒,凶狠残暴成性。在成长为最强暴力的拥有者之后,以这些人为核心建立的后赵政权,其朝廷生活中自然也充满了凶戾的气氛,尤其是后赵第三代君主石虎(334年--349年在位)父子的相互残杀,几乎达到了灭绝人性的地步。

  石虎字季龙,是石勒的侄子,他从小由石勒的父亲所抚养,因此受到石勒母亲王氏的宠爱,他在十七岁时和石勒的母亲一起被送到石勒军中随军生活。

  石虎从小由于养母的娇生惯养,喜欢骑马射箭,游手好闲,多次用弹弓打人,有一次打瞎了一个士兵的眼睛,早已不满石虎残暴的将士闹起事来。石勒见此立即请示母亲要把石虎杀掉,王氏对他说:“一头好牛在小时候经常把车撞破,石虎正是一头好牛,他将来会有大用,能帮你打天下的。”石勒狠狠地教训了石虎一顿,石虎这才有所收敛。

  石虎身高七尺五寸(约合现在一米八0),善于弓马,矫健如豹,轻捷似燕,勇猛善战,每次打仗都所向披靡,威震天下,被石勒提拔为征虏将军。但他残暴的本性不改,抓到的俘虏不分男女一律杀掉。石勒虽多次责骂,但渐渐地认为石虎是块带兵打仗的好料,开始器重他,并亲自到当时有名望地位的将军郭荣家说媒,让郭荣的妹妹与石虎结为伉俪。但是,石虎怎么也不喜欢郭氏,却对自己的一个宠姬郑樱桃感情很深,便和郑樱桃密谋把郭氏杀害。很快,石虎把郑樱桃玩腻了,又陆续娶了名门望族郑氏和杜氏家的女子为妻,郑氏生了儿子石邃、石遵,杜氏生了儿子石宣、石韬。

  太和三年(公元330年),石勒自称大赵皇帝,史称后赵,他封自己的儿子石宏为大单于,统领胡部,封石虎为中山王,尚书令。大单于是胡人的最高称谓,仅次于汉人的皇帝,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石虎一直以为大单于非己莫属,因此为自己未能成为大单于而恨得咬牙切齿。他对儿子石邃说:“自从石勒占据襄国(今河北邢台)以来,我南擒刘岳,北追索头,东平齐、鲁,西定秦雍,攻克了十三个州,立下了汗马功劳。大单于之位应当给我,却给了石宏。每想起这些,就气得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等石勒死后,我要让他断子绝孙!”说到做到,三年之后石勒死去,大权在握的石虎先将右光禄大夫程还、中书令徐光逮捕下狱,然后逼迫太子石弘继位。石弘害怕石虎,便痛哭流涕,以软弱无能为借口,一再要求把帝位让给石虎,石虎训斥他说:“我也知道你不能胜任,不过你先当着,过些日子自然有人换你,再不要吵嚷了!”强迫石弘即位,改元延熙。

  中国古代的权臣在自己想当皇帝时,一般都假惺惺地要傀儡皇帝禅位,但石虎可不管这一套。后赵延熙三年(334)十月,石弘捧着印绶颤抖着走到石虎身边,请求禅位给石虎。不料石虎板起面孔对他说:“谁来当帝王,大家心里都很明白,何必由你来说!”石弘流着眼泪回宫后,对母亲说:“父亲的亲生骨肉不会再留在世上了。”这时,有一个尚书揣摸着石虎想自己当皇帝,便上奏石虎请求石宏禅位,石虎没好气地说:“石弘应当废掉,还讲什么禅位!”于是自称赵天王,改元建武,立儿子石邃为太子。把石弘废为海阳王。不久,石虎就把石弘、石弘之母程氏、秦王石宏、南阳王石恢等石勒的子孙全部杀掉,总算发泄了心头之恨。
虎父狼子 残暴家族

  毫不奇怪,在这样暴戾凶狠的父亲熏陶下,再加上亲眼目睹诸般暴行,自然培养出一代浑身戾气的子弟,石虎的儿子在残暴程度上较其父有过之而无不及。太子石邃是个酒鬼、色狼兼暴徒。他不喜欢过问政事,每天只知喝酒玩女人,胡作非为。有时外出打猎几天不归,回来宫门已经关闭,石邃就爬墙进去;有时半夜闯进私宅奸淫人家妻妾;有时竟然兽性大发,酒席筵上将宫中美女的头砍下来,洗去血痕,放在漆盘里遍席传阅,观赏评论。他还有一个奇怪的嗜好,就是喜欢尼姑。他曾挑选美貌尼姑拉入宫中,玩够了杀死,将尸体支解以后与牛羊肉混在一起煮着吃,或者盛在盘里遍赐左右佞臣,让他们分辨哪是人肉,哪是牛羊肉。

  石虎最宠爱的儿子是河间公石宣、乐安公石韬,都是石邃的弟弟,石邃因为失宠而恼怒怨恨石宣、石韬,一直想把这两个弟弟除掉。为了挽救自己的地位,石邃想讨石虎的欢心,暴躁的石虎对此反应漠然。石邃以太子身份总理一应政务,将大小事一律上奏石虎,石虎怒喝:“这些小事,也要进呈?”石邃于是不进奏小事,石虎又喝斥:“朝中小事,如何不进奏?”石虎动不动就杖责石邃,一个月起码有两、三次。

  受尽了石虎虐待的石邃自然对这个残暴的父亲恨之入骨。他恨恨地对侍从无穷、长生、中庶子李颜说:“皇上实在太难侍侯,我要杀了他,你们敢跟我造反吗?”太子这是要弑父自立,随从、侍臣除了立刻跪拜,谁敢言语?众人吓得浑身打颤。石邃见无人响应,也不敢贸然行事,于是称病不上朝。

  此时,石虎也发觉了某些迹象,他听说石邃病了,心里十分怀疑,便派了一个最信任的女尚书,以慰问为借口前去观察真伪。石邃心中正好没好气,他微笑着把女尚书叫到面前说话,乘其不备,一剑砍下头来,石虎正在宫中引酒作乐等候回音,结果,等回来的不是花枝招展的女尚书,而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石虎勃然大怒,马上派人把石邃监禁起来。

  不久,石虎气消了,打算赦免石邃,父子重归于好。他下了一道赦令,并召石邃到太武东堂进见。但石邃心中仍充满怨毒之气,见到石虎一言不发,照了一下面扭头就走。石虎按捺住性子,还想缓和局面,派人追上去问石邃:还没有朝见皇后,怎么就匆忙走了?石邃毫不理会,扬长而去。石虎顿时大怒,暴戾的性格不可遏抑地发作,马上下旨将石邃废为庶人,当天晚上又派人诛杀了石邃及其妻妾子女二十六人。然后,他又杀掉宫中石邃党羽二百多人,并废石邃的母亲郑樱桃为东海王妃,另立儿子石宣为天王皇太子,石宣母亲杜氏为天王皇后。

兄杀弟 父杀子的兽性轮回

  石虎根本不关心国计民生,他最关心的是如何奢靡享乐。建武十三年(347)八月,石虎听了和尚吴进的妖言之后,便命令尚书张群征发男女十六万人,十万辆车在城北建筑华林苑和几十里长的苑墙。大臣以天文错乱民不聊生为由反复劝谏,石虎听后勃然大怒,说:“即使苑墙在早晨建成晚上倒塌,我也决不后悔!”命令张群点上火炬连夜施工。这时,狂风裹着大雨扑向民工,吹灭了火把,石虎又逼迫民工摸着黑干,就这样,几万人在大雨中被夺走了生命。

  在石虎眼里,几万人的生命不值一钱,而自己的一条命却重如泰山。建武十三年(347)九月,石虎让太子石宣到名山大川为他祈福。石宣率领十八万大军浩浩荡荡走出金明门时,石虎笑着说:“看我儿子的架势,不是天崩地裂,没有任何值得忧悉的事情。我只是抱子弄孙欢度晚年就行了。” 不久,石虎又命令儿子石韬到秦、雍一带祈福。石韬出行的规模丝毫不亚于石宣,这令石宣极为恼怒。

  石宣也同样是个暴虐成性的人。有一次,侍中崔豹嘲笑他的属官孙珍眼窝深可以存尿,想不到犯了石宣的大讳,他马上派人杀了崔豹父子。原来,石宣有胡人相貌的遗传特征:鼻子高,眼窝深,连鬓大胡子。所以他最忌讳有关此类的言谈。

  石宣与父亲石虎一样,很喜欢打猎。石虎率领猎队出发时,前呼后拥,非常气派。后来石虎年岁大了,身体发胖不便骑马,就造了一千辆猎车。车身长三丈,高一丈八尺。还造了四十辆兽车,车身多层,像楼一样。石虎划了一个极大的猎场,派朝廷司法官看管,如果有人进入打猎,就处以死刑。石宣围的猎场更大,每边长百里,远近禽兽都被赶进场里。打猎时,晚上点起火把,照耀得如同白日。石宣经常带着他的宠姬显德美人乘辇观看射猎,高兴时要等到场内野兽一个不剩才肯离开。石宣打猎时,命令文武官员立着或跪着围守在猎区周围,不能让野兽跑掉。如果野兽从哪里逃出猎场,哪里的官员就得受罚:有爵位的罚下马步行一天,无爵位的则鞭打一百。每次出猎都搞得人心惶惶。有时为了一场围猎,士卒饿死、冻死的不下万人。

  石虎很欣赏石宣的围猎办法,命令石韬向石宣学习。于是石韬也大张旗鼓,率众张网打猎。不料这样一来,更引起了石宣的不满。石宣与石韬虽是同母兄弟,但因为石虎偏爱石韬,石宣早就嫉恨在心。石韬围猎又大出风头,更引起了石宣的疑忌。石宣手下有个宦官,平时对石韬不满,经常向石宣散布石韬有野心之类的坏话。恰巧,石韬要在府中建一座大殿,准备用九丈长的殿梁。因为超过了亲王宫殿礼制,这在那个时代是大逆不道的罪行。石宣知道后大怒,派人杀了工匠,并把梁截去一段。石韬很生气,他又换了新梁,而且增长到十丈。石宣听说后怒不可遏,对他的心腹杨柸、牟成说:“石韬太不像话了,胆敢这样对抗我,你们如果能杀掉石韬,我即位后马上把石韬的国土分封给你们。你们杀了石韬,不要露出马脚,主上听说他死了,必然去临丧,那时我们乘机行事,何愁不马上得到天下?”杨柸等看到有利可图,就答应了。

  当天晚上,石韬喝醉了酒,在佛精舍中过夜。杨柸、牟皮、牟成、赵生等几个石宣的心腹用猕猴梯(一种极精巧、轻便的爬墙软梯)爬进院去,杀死了石韬,并把他的眼睛戳烂、肚子戳破,弄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第二天早晨上朝时石宣第一个去报告。石虎听说自己最心爱的儿子惨死,惊得昏倒在地,半天才缓过气来。他想亲自临丧,被别人劝住了。于是派石宣去临丧。石宣到了丧所,不但不哭,反而还掀开被子,慢慢欣赏血肉狼籍的尸体,然后满意地哈哈大笑着离去。

  石虎早知道石宣、石韬兄弟不和,怀疑是石宣下的毒手。他设计召石宣进宫,想弄个水落石出。他假称杜皇后哀伤过度,已命在旦夕。石宣没有想到自己已受到怀疑,便大模大样地去朝见母后,并住在那里。与此同时,一个叫史科的人前来向石虎告密,泄露了他听到的石宣派人杀掉石韬的密谋,石虎听了报告后勃然大怒,马上派人捉拿凶犯,只拿到杨柸、牟皮、赵生。半路上又逃掉了杨柸、牟皮二人,只剩下赵生。赵生胆子比较小,一五一十交代了事情的始末。

  石虎证实了爱子是被太子石宣杀死的,恨得咬牙切齿,立刻派人从皇后宫中把石宣捉来,关进席库,剥了衣服,反绑起来,用铁环穿透他的下巴,像牲口一样锁在库中铁柱上。他又命人抬来一个大木槽,把残汤剩饭全进槽里,让石宣饿了渴了就像牲口一样去舔着吃,舔着喝。他命手下不分白天黑夜地用鞭子抽打石宣,抽得他像狼一样地哀嚎,石虎亲自指挥折磨石宣,后来当手下捧上在石韬被杀现场搜到的弓箭,石虎拿在手里,越看越伤心,不禁用舌头舔上边的血迹,一边舔,一边哀哭。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声,和席库传来的嚎叫声此起彼落,闹得宫中大小人等心惊胆战,仿佛听到了阴间的鬼哭神嚎。

  几天之后,后赵都城邺城北面积起了一个高高的柴堆,柴堆上立着一个大柱子,柱顶安装了辘轳。这是石虎亲自设计的处死太子石宣的刑具。刑具准备好之后,石虎带领自己的昭仪(妃嫔的称号,原为妃嫔的第一级,后地位下降)以下数千人登上邺城内高台,观看行刑。他指挥人把石宣用梯子拉上柴堆,派石韬的两个亲信拔光他的头发,割断他的舌头,砍去他的手脚,挖去他的眼睛,剖开肚腹,弄得像石韬死时一样血肉狼藉。最后,他命人用绳栓住石宣的下巴,用辘轳吊到柱子顶端,四面放火,烧掉了这个血肉模糊的东西。石虎看到石宣被残酷地烧死后,还不解心头之恨,又命令把尸体烧成的灰分撒在各十字路口,让万人践踏,任随风扬。随后,又派人把石宣的妻子、随从、亲信、宦官三百多人,全部车裂肢解后丢到漳河里,又命人把东宫拆毁,改成养猪养牛的场所。

  石宣的小儿子才几岁,抱着石虎的腿哇哇直哭,看着自己的孙子,石虎突然产生了怜悯之心,把他抱了起来,但执行命令的大臣不答应,硬是从石虎怀中把孩子夺过去残杀,这那里是在执法,根本像狼群在吞噬猎物!孩子凄厉的哀号,控诉着惨绝人寰的残忍、贪婪和黑暗,周围的人看后痛哭流涕,之后,石虎也得了一场大病。

自相鱼肉的末日疯狂

  石宣被烧死后,摆在石虎面前的首要事情是立谁为太子。当时太尉张举劝石虎在燕王石斌、彭城王石遵中任意选择一个,但石虎在两度险遭儿子暗算之后,已经对年长的儿子失去信心,他哀叹自己的儿子是孽种,才二十多岁就想弑父,于是在建武十四年(348)十月立小儿子、年仅十岁的齐王石世为太子。他的理由是:石世年仅十岁,等到他长到二十岁的时候自己大概早就死了。在近乎疯狂的后赵宫廷斗争之后,连一代魔王石虎也发出了“恨不得用三斛石灰清洗肚肠,因为肚肠污秽,才会生下如此孽子”的哀叹。两个月之后,石虎即皇帝位,改元太宁。

  第二年夏天,这个凶暴的君王也一命呜呼了。石虎死后,他剩下的五个儿子又争夺皇位,自相鱼肉:彭城王石遵杀掉了小弟弟石世,义阳王石鉴又杀了石遵……石虎的养孙——与石虎年轻时一样骁勇善战的冉闵灭了后赵,他把石虎诸孙全部杀尽。据史书记载,石虎共十三个儿子,其中八个自相残杀而死,五个被冉闵杀死。

  后赵灭亡不久,前燕君主慕容俊曾做梦;梦见石虎咬他的胳膊,醒来后觉得不是好兆头。他便派人挖开石虎的坟墓,劈开棺木,拽出尸体,边踢边骂说:“你这个列胡,胆敢咬活天子!”他命令手下人历数石虎残暴之罪,鞭打已经腐烂的尸体,最后把尸骨扔到漳河里冲走了。

  石虎和其诸子的关系仿佛是一群饿狼之间的相互撕咬,我们根本看不到传统道德中鼓吹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只是对权力的贪婪地追求,而决定最后成败的,又是最强暴力的拥有者,无论是石虎杀尽石勒诸子,还是石虎与自己儿子的争斗,抑或是冉闵将石虎的儿子斩尽杀绝,决定最后成败的毫无正义性可言,仅仅是实力在决定谁是最后的胜利者。权力的元规则——最强的暴力拥有者有最大的话语权体现地再清晰不过了。

上一篇:评点战国四公子      下一篇:司马光与王安石——君子的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