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560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沈括在家庭暴力中完成《梦溪笔谈》

类别:宋辽夏金元 发布人: aabbcc 观看次数: 2289 次

  沈括(公元1031~1095年),字存中,杭州钱塘人。他是北宋响当当一个人物,是个学者型政治家。

  他和王安石一起排除万难并肩作战致力新政。沈括当时负责北宋财政部门的改革,他硬起手腕顶住一切压力罢免了六位不作为的官员,轰动一时。致力改革的同时,他还负责兴修汴河水利工程,身体力行进行实地考察和调研。

  晚年的沈括归隐到镇江,他把烟柳画桥,溪流潺潺的居所命名为梦溪园,潜心学问,写出了包罗万象的《梦溪笔谈》,成就了科学巨人的英名。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英才,却经年遭受家庭暴力的打击,血泪斑斑。真不敢想象这样一位重量级铁腕人物,在一介女子面前唯唯诺诺被呼来喝去的样子,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对这样常人无法忍受的生活却安之若素甘之如饴。

  让沈括娇蛮美丽的妻子张氏闪亮登场吧。张氏是京城女子,父亲是朝廷命官。熙宁二年,张氏的父亲看沈括聪明勤勉谦虚谨慎,就把宝贝闺女嫁给了丧妻的沈括。

  怕老婆是一种美德,沈括在续娶娇妻之后把这种美德发扬光大。毕竟自己是有经历的人,加上张氏年轻貌美又有贵族气质,沈括处处依着张氏。男人的忍耐指数有多高,女人的脾气就有多大,沈括给予娇妻张氏的忍耐指数是无穷大。

  张氏的跋扈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有一次沈括不知为何惹怒了张氏,张氏冲上来一把揪住了沈括的胡子,沈括看到面前那张狰狞可怖的脸,下意识躲闪着,张氏紧紧拽着胡子不松手,沈括往后退想要挣脱,顷刻间胡子和下巴分离家,沈括的下巴鲜血直淌,家人们吓得捂住眼睛,不忍看这血腥的一幕。

  这之后,沈括怕张氏怕到了骨子里,每次听到张氏的声音,忍不住浑身战栗。梦溪园八年时光,沈括就是在这样的高压氛围中创作完成了《梦溪笔谈》,这本在中国科技史上占有重要位置的著作笔触亦不乏幽默诙谐,捧读令人忍俊不禁,不知沈括在叙述这些的时候,是否脸上有伤心中有泪。

  沈括到镇江八年后,张氏去世了。素知张氏刁蛮暴戾的朋友庆幸沈括终于摆脱了苦难。沈括却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张氏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并且自张氏死后,沈老先生的健康每况愈下,朋友们经常陪他散心,一次在江边他们又说起了张氏,沈括一言不发抬脚就要跳江,幸好被朋友拉住了。

  张氏让沈括如此留恋,想必一定自有她的妙处。换位思考一下,沈括的所为其实并不难理解,有时候大家看到的只是事物的表象,就像一双鞋子,别人看到只能是它的色彩款式,舒服不舒服只有穿鞋的人自己知道,男人对老婆的“怕”也是包罗万象的一个体系,不能单从字面上理解。

来源:北京青年报 宋慧敏

上一篇:北宋文坛的举荐风气      下一篇:周勃感叹“狱吏之贵”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