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9179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他把岳飞策划成忠臣,自己冤死却被列为奸臣

类别:宋辽夏金元 发布人: daming 观看次数: 3206 次

  1204年,南宋主战派首领韩侂胄被皇帝下令诱杀,首级送往金国,作为求和的砝码。此时,距离其力主为岳飞封王并剥夺秦桧爵位仅三年。

  在经历了与岳飞相似的生前悲剧后,他却遭遇了与被自己彻底打倒的秦桧相似的命运:在元人所编纂的《宋史》中,被列为奸臣。我坚信,把老韩列为奸臣,是南宋历史上继岳飞之后的另一大冤案。

  老韩是北宋名臣韩琦的曾孙,根正苗红的高干子弟;老爹和那个阳痿的高宗皇帝是连襟,所以老韩也算是个转弯抹角的外戚,瓜儿连着藤,藤儿连着瓜;老韩在宁宗皇帝即位的事情上有拥立之功,却被一帮子人拿大话压着有功不赏,著名的伪君子朱熹也使劲在背后煽阴风、点鬼火。老韩自然不愤,毕竟是高干家庭出生,玩权术自是行家里手,不输于他人,三下两下地把政敌们都搞倒了,终于升任平章军国事,位列丞相之上,将尚书、门下、中书三省官印都收落囊中。所以,他可以当得上一个权臣。

  老韩当政时,如果说犯“错误”,应该有两个,一是北伐,另一个就是北伐前的清剿道学。严格说,这两件事都不是坏事,而这两件利国利民利君的好事,偏偏都不利官。老韩以为自己是高干子弟,又掌着国柄,行事为人太猛,没怎么给自己留余地,得罪了整个官场,酿成大祸。

  先说北伐。老韩当政后,“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金国发生内乱,“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诺言本就是城下之盟,当不得真的,北伐便被自然地提到了议事日程上。老韩性子烈,做事爽,立马说服皇帝将岳飞加封为王,进行舆论动员,此前孝宗虽然已经给岳飞平反,并谥号武穆,但尚未神化岳飞,尤其是没有清算岳飞的假想敌秦桧。要树立一尊神,就必须对应地树立一个魔,也活该秦桧倒霉,死后那么多年,被老韩出于北伐的动员需要,进行了政治上的鞭尸:剥夺一切谥号,改称为“谬丑”。一时之间,南宋人民欢欣鼓舞,这无亚于发布“打过淮河去、解放全中国”的动员令,要来点儿保家卫国的阳刚行为了。老韩主导下所炮制出的彻底打倒秦桧的口号是:“一日纵敌,遂贻数世之忧;百年为墟,谁任诸人之责”(《续资治通鉴》宋纪卷一百五十七),十分地慷慨激昂,一时被所有愤青们奉为经典,广为传诵。

  其实,我们作为事后诸葛亮来看,老韩做事情痛快是痛快,但太不给自己留余地了。中国历史无数次证明,有很多案子是不能轻易翻的,一翻案,自己的回旋余地就没有了,像老韩这样的,大可以表彰岳飞,但没必要清算秦桧,把秦桧这么往死里打,明眼人都知道无非是不敢打皇帝而指桑骂槐,连皇帝都觉得你小子给鼻子就上脸,明摆着让高宗皇帝九泉下难堪嘛。谁都知道秦桧没那么坏,岳飞也没那么神,抬岳飞也就算了,何必又把秦桧妖魔化,这让那些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不主张北伐或不主张立即北伐的人心寒,并且逼得他们为自保而结成反韩同盟。

  接下来,如果老韩北伐奏凯,那自然是万事大吉。可偏偏老韩有岳飞的雄心、豪气,却无岳飞的才干、人马。战端一开,连战连败,金国恼怒南宋趁己之危,在老韩求和时,居然提出要其脑袋作为和平代价之一。老韩自然是不会轻易把自己脑袋送给人家当夜壶,只好咬牙继续打。而杨皇后和一大帮政敌们可不这么想,他们私下接受了金国的和平条件,一不做二不休,把老韩给诱杀了,脑袋包好送往金国。这段窝囊的故事,史称“开禧北伐”,但依我看来,实在该叫做“开禧国耻”。一个国家将自己的“总理”不罪而诛,作为送给敌国的礼物,绝对是奇耻大辱。岳、韩二人之死何其相似,都是受制于敌国压力而自毁长城;但老韩和老岳相比,悲惨多了,老岳是赐死,处决方式是被毒杀于大理寺狱中,但毕竟是经过了司法程序了,“莫须有”再无聊,也好歹是个走过场的司法审判结果;而老韩等于是被伏杀的,连官位都还没有解除呢,连程序的幌子都免了,给引进皇宫花园被一群小人给伏杀了,实质上就是一次政变。

  南宋自冤杀岳飞后仅存的一点点正气,被老韩的一腔热血给冲洗殆尽。从此,南宋举国阳痿,连填词也不再看得到辛弃疾(老韩政治上的知己)类型的慷慨,大家都埋头扒分抓经济工作,把个杭州建设成世界第一都市,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在全民纵欲中为蒙古帝国的接管积累着财富。

  出于和平的紧急需要,让老韩为国牺牲一下,借他的脑袋用一用,这在古代侠义者看来,可能也不算十分过分,事后给老韩平反一下就可以,再封个什么“武穆”、什么“鄂王”之类的,效仿岳飞故事。问题是,老韩不仅丢了脑袋,还丢了名声,连北伐也变成了军事投机行为,这未免也太刻薄了点吧?

  说到底,还是老韩自己栽的刺太多。老韩政治上出道,靠的是与当时的副宰相赵汝愚一起拥立宋宁宗,到了该进行政治分红的时候,老赵玩小动作,用大话挤兑老韩:我是宗室,你是外戚,这都是应当做的工作,怎么能伸手呢?但老赵已经是副总理,站着说话不腰疼,老韩离那国家领导人的位置还远着呢。老韩立功反受辱,便靠自己力量使劲要求进步往上拱,逐渐控制了台谏等部门,这相当于控制了内参渠道,就利用与皇帝的关系,使劲攻击赵副总理,连带着赵的小兄弟朱熹等一帮道学人士。

  老韩最终赢得了这场内部路线斗争的胜利,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宣布道学是伪学,彻底批倒批臭,史称“庆元党禁”,等于宣布道学是非法组织。道学作伪,道学家多为伪君子,咱们后人看来,自然早已有历史的充分证明。

  朱老夫子本身就是伪君子的典范,在老韩那样的人眼中,自然是十分地不齿的。但老韩却万万没有想到,道学鼓励大家做伪君子,恰恰是王朝统治最需要的,道学这一伪君子学说此后便顶着儒学的名头,李代桃僵,攫取了发言权。掌握过枪杆子的老韩,到底敌不过掌握笔杆子的道学,被他们在主流话语体系中彻底打倒。

  其实,闻声总觉得,道学从宁宗朝那样一个很类似于气功学会的东西,发展到掌握实际政权,朱熹这样满肚子男盗女娼的人也成为一带宗师,未尝与老韩的悲惨结局没有关系。老韩的鲜血吓醒了知识分子:莫问国事。于是,道学气功便在官方鼓励下蓬勃发展,大家一边大讲天人感应,一边玩摩小脚金莲,性心理和民族心理从此一起变态。

  到了元兵南下,打头阵的几乎都是宋室降将,连催促元帝务必对宋室斩草除根的,也是宋将,为蒙古人考虑得十分周全,而且在战斗中也英勇异常,恢复了汉唐血性。不做南朝的伪君子后,他们的真小人当得是荡气回肠,令蒙古人感激涕零。

  韩侂胄与他所推崇的岳飞有一些类似的悲剧性格,他们都是不留余地的猛人,都以为自己行事正确便大刀阔斧不留情面,岳飞当年连皇帝的挑子都敢撂,连皇帝的面子都敢驳。韩侂胄与岳飞之间也有根本的区别:岳飞只是一位带兵将军,在文官尤其掌握话语权力的人群中没有敌人,而老韩权势熏人,满朝树敌,这就是导致两人同命不同运的关键。

  岳飞死了,岳飞的首席策划师韩侂胄也死了,我们于是有了一个神一般的忠臣,也有了一群魔一般的奸臣,我们的历史便自以为有了一点正气,果然伟大!可怜韩侂胄,死得太冤了。

上一篇:寻求军事庇护 缅甸古国万里献乐讨好唐朝      下一篇:孔子做不了官是因为自负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