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3266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雍齿:一个滑稽的小人物

类别:秦汉三国 发布人: aabbcc 观看次数: 23974 次

  雍齿(?——公元前192年),沛县人,刘邦的同乡,《史记》上记载他“出身豪强”,实际上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刘邦正式起义,雍齿随同萧何、曹参、樊哙、夏侯婴等人一起加入,刘邦打下第一个城池——丰邑后,任命雍齿留守根据地,本来这个工作很舒服,不用在前线拼死卖命,而且百里之君也挺有派头,但是雍齿的贪心作了怪。

  当时的秦王朝风雨飘摇,随着陈胜吴广第一次对政府动了菜刀,被嬴“祖龙”消灭的山东六国先后复国,而每一国家的君主都不是战国时候的庸主昏君,大部分出身草莽,其野心决不亚于秦始皇,都觉得自己的地盘小势力弱,天天挖空心思想多占点地方、挖点人才。雍齿镇守的丰邑临近魏国,刘邦离开后不久魏王就派了一个说客周芾(去掉草字头,音“福”)带了重金来拉拢雍齿,并允诺只要他投降就封他为丰邑侯。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流氓看到金银珠宝当即就红了眼,又仔细想了一下:魏王虽然是个白痴但到底是王族后裔,根红苗正;而刘邦只不过是沛县的小小村官,未必能有什么成就,陈胜吴广渔阳起义这样声势浩大的暴动都被镇压了,刘邦这点力量算什么?于是他叛变了。

  “赤帜纵横游四方”的汉高祖在前线得知雍齿反叛的消息当时就发了疯,立即调回头来平叛。两次攻打丰邑不下,跑到薛城去哀求项梁出手相助,楚霸王的叔叔很客气,派了五千人马、十员战将去助战。说客周芾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动身想溜回大梁,打算留下雍齿一个人顶缸;但在逃亡的半路上遇到了先行一步的雍齿,于是两人尴尬的打了个招呼后一起跑回魏国。

  后来天下纷纷,干戈不宁,刘邦项羽各诸侯不仅向秦王朝动武,之间也互相攻击。魏王时胜时败,雍齿也过着流浪狗一样的逃亡生活,不停的更换老板。最后项羽站稳了脚跟,势利的他来到咸阳向新主人摇尾乞怜。性情豪爽的楚重瞳挺够意思,封了他个小队长。这一回雍齿倒是很忠心,刘邦在睢水战败的时候被他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而荥阳会战楚汉僵持不下时他给项羽出了个损招:用刘邦的家小来要挟对方投降,刘邦眼看着自己的亲人就要被项羽推到滚油沸腾的锅里时留下了那个“分一杯羹”的臭名昭著的典故。

  但是项羽也开始出现了倒台的征兆,除了刘邦之外,英布、彭越和六国诸侯都不服他,一连吃了几个败仗。航海界有这样一句流传很广的话:如果远航之前船上的老鼠纷纷逃离,那么这艘船此去肯定凶多吉少,因为耗子是最了解自己栖息地的保险程度的。所以狡猾的雍齿再次易主,跑到刘邦那里深刻检讨。刘邦看在老乡的份上没有计较过去的事,收留了他。

  其后雍齿一直很老实,为汉家天下南征北战四处奔波,立下了不少战功,但这有可能是因为他没有发现比刘邦更稳固的政权。

  西汉六年(公元前201年),刘邦正式登基称帝。不过他终究是个种地的老土,穷人乍富肯定会飘飘然。有一次他老爸做寿,在未央宫大摆宴席,刘邦喝得醉醺醺的对刘老汉说:“爸爸,你过去经常骂我游手好闲不置产业,没有二哥勤劳安分,但是现在您看看我和二哥谁的产业大?”文武官员也随声附和山呼万岁。

  小人得志招摇过市无可厚非,但是政事就不可这样放肆了,而刘邦在分封功臣的重要问题上还是按自己的小农意识办,他只把萧何、曹参等20多个亲信重赏厚封,其他人并没有重视,一些有功之臣开始议论纷纷,怨声载道,“日夜争功不决”;尤其是那些从项羽等汉廷对立面投降过来的人更是惴惴不安,把没有加薪的事实和自己的前科联系起来,担心不定哪天会被记仇的老板干掉。尤其是雍齿,他很清楚自己给刘邦留下的是什么印象,以为没准哪天脑袋就要搬家,一直精神萎靡,天天做噩梦,听见狗叫也会吓得尿裤子。

  但是汉高祖及时发现了这一状况,有一次刘邦在洛阳的南宫闲逛,偶然看见一群武将坐在远处商量什么。他就问自己的第一军师张良是怎么回事,子房先生泰然自若的说:“陛下,他们是在商量造反啊。”

  刘邦听完后大惊失色,这个毫无才干的土皇帝最害怕这两个字,赶紧询问张良他们为什么造反,张良说:“陛下能够夺取天下,全是凭着文臣武将尽忠效死。可如今您当上了皇帝,封赏的全是自己的亲信,斩杀的都是仇人。这样一来有功劳的大臣们因为有功无禄而抱怨,敌方投降过来的又害怕陛下报复,人人心怀不安,当然会为自己考虑后路,万一他们真的有所举动,陛下您出身布衣,将靠什么来对付这些或文或武的人才呢?”

  一言击中要害,刘邦傻了眼,赶紧问张良应该怎么办,张良问:“陛下平生最痛恨的而群臣又都了解他经历的人是谁呢?”

  答案当然是项羽,不过人死不记仇,这里就没他什么事儿了。刘邦想了一会咬牙切齿的说:“是雍齿,那厮多次和我作对,因为他是我同乡又立功很多,所以不便杀他。”

  张良说:“那就请陛下立即重赏雍齿,这场灾难就可以消弭于无形了。”张良的意见刘邦从来没有不采纳的。于是公元前201年,刘邦封雍齿为什邡侯,食邑二千五百户,并为此摆宴庆贺,亲自给雍齿斟酒,这个面子可是给得相当足了。

  这样一来文武群臣都放了心,他们想,雍齿这样让皇上恨得牙根都痒痒的货色都有这么高的待遇,我们哪一个不比他强?薪酬方面是不用担心了。汉朝第一场灭顶之灾就这样被留侯的只言片语溶化了。

  公元前192年,这个反复无常的家伙挂了,他的子孙继承爵位。虽然刘邦后来毫不客气的对英布、彭越、韩信等异姓诸侯下了黑手,但是雍齿的封地什邡却安然无恙的作了63年的国中国,一直绵延到了武帝时期,刘彻因为担心地方势力强大与中央分庭抗礼,以什邡筹集的酎(音“宙”)金(祭祖的贡金)纯度不足的理由削掉了雍氏的侯位。但是有历史记载表明雍齿有名有姓的后人在什邡传承了89代。后人还给他修建了祠堂,文革时期被毁,改为农田,不过这也没关系,即使留着它也肯定挺不过汶川地震的。

作者:北汉刘君

上一篇:谈迁-写历史的“许三多”      下一篇:洁身自好的严子陵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