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1418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江山不换美人躯:苦命的女人成就伟大的王朝

类别:隋唐五代 发布人: wangjin 观看次数: 3014 次

本篇文章来源于青传媒www.qingnet.cn

  中原与突厥之争,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当年大汉与匈奴之争。汉朝与匈奴之间的战争长达百年,之后匈奴分裂,南匈奴呼韩邪单于娶了汉室宫女王昭君,开始内附中国,逐渐汉化。北匈奴在汉军的军事压力下,逐渐西迁。另外,匈奴还有一些别支,生息繁衍广阔无垠的北方草原,突厥人就是其中的一支。

  当时柔然汗国强大,突厥人不得不受其奴役,为他们充当“铁工”,但势力渐盛。公元546年,铁勒部攻伐柔然汗国,突厥首领阿史那土门率众击败铁勒。土门以为有功,向柔然主求娶公主。柔然主阿那瓌不但不许,还辱骂道:"尔是我锻奴,何敢发是言也!"土门勃然大怒,当场杀死柔然使者,与柔然绝交,改向西魏求婚。西魏当权者宇文泰欣然答应,将长乐公主许配给土门,由此与突厥建立起密切的和亲关系。

  突厥首领土门从来没有忘记当初柔然主阿那瓌的欺侮,发兵击柔然,柔然主阿那瓌兵败自殺,柔然就此势衰。土门一时名声大震,建立了突厥政权,自号伊利可汗。突厥建国后,牙帐设在于都斤山(又称郁督军山,今蒙古国境内杭爱山之北山),并以狼为图腾,帐前大旗称“狼头大纛”。伊利可汗死后,其子逸可汗继立,不久逸可汗卒,其弟木杆可汗继位。公元555年,木杆可汗消灭了柔然残余势力。556年,与西魏合力破吐谷浑,东逐契丹,北并契骨;后又在西面联合萨珊朝波斯灭厌哒,在漠北称雄一时。

  虽然突厥时时闯入中原劫掠财富人口,但还是与北周政权保持了良好的关系。北周保定三年(563年),木杆可汗集结精骑十万,会合北周大将杨忠所率的步骑一万,一起进攻北齐重镇晋阳(今太原西南)。不过时逢天降大雪,此次联兵未有斩获。之后,木杆可汗又将女儿嫁给北周武帝宇文邕为皇后。木杆可汗病死后,其弟佗钵可汗继位。宇文邕统一了北方后,一度想要对突厥用兵,但却死在了出征突厥的路上。北周与突厥的关系一度紧张起来。

  北周大成元年(579年)二月,突厥佗钵可汗忽然派人要求与北周结亲。当政的北周宣帝宇文贇忙于玩乐,没有精力应付北方事务,为了笼络突厥,同意了佗钵可汗的和亲要求,选赵王宇文招(宇文泰之子)之女宇文芳为千金公主,打算嫁给佗钵可汗为妻。但宇文贇还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那就是请佗钵可汗擒北齐范阳王高绍义,作为聘礼送给北周。佗钵可汗没有同意。于是千金公主和亲一事就此搁置。

  突厥并没有就此罢休,当年五月,佗钵可汗发兵进犯北周并州(今山西太原)之境,实际上已经是一种武力的要挟。宇文贇一面与突厥修好,表示愿意继续以公主和亲,一面发山东(指太行山以东)诸州民众修长城。

  次年二月初二,突厥迎亲的使者到达长安,千金公主出嫁的事宜开始紧锣密鼓地展开。就在这一年的五月,宇文贇忽然病死,杨坚意外成为摄政,开始总揽朝政。不过,北周武帝宇文邕的皇后阿史那氏尚在,并已经被尊为太皇太后,千金公主和亲一事并没有就此搁浅。六月,千金公主由汝南公宇文神庆、司卫上士长孙晟(唐太宗皇后长孙无垢和名臣长孙无忌之父)护送,前往突厥和亲。美貌多才的千金公主由此踏上了漫漫黄沙之路,以自己的妙龄青春充当了维系两国友好关系的工具。

  送亲的队伍中还有背负秘密使命的建威侯贺若谊,杨坚交代他务必重金贿赂佗钵可汗,说服他擒拿高绍义回国。贺若谊果然不辱使命,到达突厥后,成功地让佗钵可汗在重金诱惑下动了心。佗钵可汗假意请高绍义围猎,让贺若谊出其不意地将其擒获。高绍义随即被押送回长安。执政的杨坚正忙于应付北周宇文诸王的明枪暗箭,以及外面尉迟迥的叛乱,他感到高绍义将来也许还有利用的价值(高绍父高洋与宇文泰是死对头),因此没有杀他,只将他流放到蜀地。高绍义后病死于蜀地。

  千金公主离开长安后不到一个月,她的父亲宇文招设鸿门宴刺杀杨坚不成,反而被杨坚所杀。半年后,杨坚废周称帝,改国号为隋,定都长安,史称隋文帝。杨坚登基后,为了巩固皇位,大挥屠刀,杀尽了北周宇文氏皇族。对于远在突厥的千金公主而言,她不仅丧失了故国,还失去自己所有的亲人。

  隋朝立国后,杨坚视突厥为大敌,深深感到北方边患可畏,但中原尚不稳定,他实在没有足够的精力和兵力出击突厥,不得不下令沿边修筑长城,并派上柱国阴寿镇幽州(今北京),宰相虞庆则镇并州(今山西太原),屯兵数万,以防御突厥。

  戏剧性的是,就在杨坚日夜提防突厥南下的时候,突厥忽然发生了争夺汗位的纷争。佗钵可汗病重时,对儿子庵逻说:"我兄长当年将汗位传给我,而不是他的儿子,我一直很感激。现在我要死了,决定将汗位传给兄长的儿子大罗便。"消息传开后,突厥各部酋长认为大罗便母亲身份卑贱,不能服众。酋长摄图实力强大,勇武强健,公然公布支持庵逻即汗位,并威胁说,假如大罗便若即汗位,他将率部自立。为了避免突厥分裂,佗钵可汗最终将汗位传给了亲生儿子庵逻。大罗便又不服气了,一心要惹是生非。庵逻性格懦弱,无法节制大罗便,他颇有自知自明,便主动将可汗位让给了名望最高的摄图。摄图由此登上了可汗位,号沙钵略可汗,又称伊利可汗,居都斤山。沙钵略可汗又以主动让贤的庵逻为第二可汗,以大罗便为阿波可汗,以沙钵略可汗从父玷厥为达头可汗,居西面。这样,四可汗各领部领,分居四面,但沙钵略以勇武出众深得人心,四部依旧以沙钵略为突厥大可汗,暂时没有分裂。

  沙钵略可汗平息了突厥内部矛盾后,按照部落习俗,继续了北周千金公主为妻。千金公主怨恨杨坚覆灭其母国、杀尽其宗族,日夜悲泣,请沙钵略可汗为她报仇。沙钵略可汗也感到隋朝对待突厥不像昔日北周那般优礼,心生怨愤,立即率领第二可汗、达头可汗、阿波可汗和贪汗,包括他自己共五可汗,兴兵四十万,大举攻隋。突厥骑兵声势浩大,长驱直入,隋武威、天水、金成(今均属甘肃)上郡、延安(今均属陕西)、弘化等郡被突厥铁骑蹂躏,六畜皆尽。

  突厥当时亚洲大陆上的霸主,隋朝新建,在实力上根本无法与其匹敌。不过,尽管中原政权素来不能有效地与游牧民族的骑兵抗敌,但其政治阴谋的历史却远比游牧民族丰富。自古以来,强国由盛而衰,大多是祸起萧墙,自乱阵脚,这才给外敌有机可乘。在突厥大举南下的严重形势下,当时已经是隋朝奉车都尉的长孙晟提出了以反间计破突厥之策。

  长孙晟在当时是个非常有名的人物,骑术高超,箭法精妙,突厥闻其弓声,称为“霹雳”,见其走马,谓之“闪电”。北周时,他曾经护送千金公主出嫁突厥,在突厥滞留将近一年,经常与突厥贵族子弟交流,对突厥的内情和山川形势非常熟悉。他认为:突厥的争夺汗位虽然没有演变成内讧,但却依然有可乘之机;尤其是西面的达头可汗兵强位下,与东面的沙钵略可汗内隙已彰,可使其东西分裂,引发起内战;而沙钵略可汗之弟处罗侯素有野心,为沙钵略可汗所忌;阿波可汗本应为突厥可汗,现在的地位却在沙钵略可汗之下,一直心怀不满。长孙晟建议主动派人联络处罗侯,设法离间突厥各部,使其内乱,最终达到"首尾猜嫌,腹心离阻"的目的,这样便能不攻自破。

  杨坚采纳了长孙晟的建议,派太仆元晖出伊吾(今新疆哈密西),赐达头可汗狼头,表示尊重之意。达头可汗的使者来隋,各方面的礼遇均在沙钵略可汗的使者之上。杨坚又命长孙晟为车骑将军,出黄龙道(今辽宁朝阳一带),与契丹、奚、霄等少数民族部落联络,请他们游说处罗侯,诱其内附。

  反间计十分有效,突厥很快开始互相猜疑。沙钵略可汗想趁胜深入南下,达头可汗不但不同意,还带着自己的人马退兵。长孙晟又使反间计,故意引诱沙钵略可汗之子染干去告诉沙钵略可汗说:铁勒等部反叛,欲袭占可汗牙帐。沙钵略可汗深怕后方不稳,这才匆忙退兵。

  杨坚统一天下后,为了反击突厥五可汗入寇,命卫王杨爽等为行军元帅,分八道出塞讨击突厥。杨爽督总管李充等四将出朔州道(今山西朔县),与沙钵略可汗于长城北白道遭遇,大破突厥兵,沙钵略可汗弃甲潜逃,突厥军中无食,死者甚众。隋秦州总管窦荣定帅步骑三万出凉州(治今甘肃武威),与突厥阿波可汗相遇,阿波屡败。窦荣定部将史萬歲单骑与突厥挑战,斩突厥骑将首,阿波不敢战,引军而去。长孙晟在窦荣定军中,又设计离间阿波与沙钵略的关系,劝阿波西联达头以拒沙钵略,阿波可汗遂遣使入朝。

  沙钵略可汗听说阿波可汗遣使朝隋后,大为恐慌,他素来忌讳阿波可汗骁悍,便引兵袭击阿波北牙庭,杀阿波母,大破阿波兵众。阿波西奔达头可汗,达头派阿波率兵东讨,原部归附者将十万骑,屡破沙钵略,恢复故地。贪汗可汗与阿波友善,被沙钵略废去汗位,西奔达头。沙钵略从弟地勤察别统部落,也以众叛归阿波。从此,阿波可汗与沙钵略可汗互斗不已,为了取得隋朝的支持,避免腹背受敌,各自派遣使者到长安求和好。这一切的内讧正是隋文帝所希望看到的,也正是他苦心经营的,自然他对此都不作答,只是坐山观虎斗。

  因为内讧,沙钵略可汗实力大减,妻子千金公主也不得不主动向隋朝示好,上书隋文帝杨坚,自请改姓杨氏,求为杨坚女。杨坚并没有忘记千金公主是宇文氏皇族,自己是她不共戴天的大仇人,但出于政治利益的需要,也不得不顺水推舟,对千金公主加以笼络。开皇四年(584年)九月,杨坚派开府仪同三司徐平和出使沙钵略,改封千金公主为大义公主。沙钵略可汗由此开始与隋朝通好。

  突厥内讧后,阿波可汗在西部发展势力,渐见强大,号西突厥。从此,突厥正式分裂为东突厥沙钵略可汗和西突厥阿波可汗两部。突厥的分裂,使中国与突厥的战略对峙发生了根本改变。隋朝继续采用长孙晟的离间计:远交近攻、离间强部、扶助弱部,成效相当卓著--突厥各部长年混战不休,对中原的威胁大大减弱。

  东突厥沙钵略可汗死时,嫌儿子雍虞闾懦弱,担心他不能与西突厥对抗,因此将汗位传给了弟弟处罗侯,是为莫何可汗。莫何可汗死后,沙钵略之子雍虞闾最终继续了汗位,号都蓝可汗。沙钵略的另一个儿子染干则居住在北方,号突利可汗。都蓝可汗续娶了后母大义公主为妻,杨坚为了表示思惠,将陈后主宫中的一架价值连城的翠玉屏风作为礼物赐给大义公主。不料大义公主由陈后主的灭亡想到自己的母国,无限伤感,一时不能自己,在屏风上写下了一首长诗:

  盛衰等朝暮,世道若浮萍;
  荣华实难守,池台终自平。
  富贵今安在?空自写丹青;
  怀酒恒无乐,弦歌讵有声。
  余本皇家子,飘流入虏廷;
  一朝睹成败,怀抱忽纵横。
  古来共如此,非我独中名;
  惟有明君曲,偏伤远嫁情。

  这是一个弱女子的心声,既有身世飘零的感慨,又有家国兴亡的悲痛。

  杨坚得知后大为恼怒,担心大义公主会继续怂恿都蓝可汗攻隋,决意铲除大义公主。长孙晟派人四处散布流言,说大义公主与人通奸。尽管真假难辨,但却令都蓝可汗颇为恼怒。刚好这时候,突利可汗又向隋朝请求通婚。杨坚便告诉使者说:“只要能杀了大义公主,就将公主许婚给你。”突利可汗为了自己的利益,极尽挑拨离间之事,游说兄长都蓝可汗杀死大义公主。为了坚定都蓝可汗的决心,杨坚还特意送上四名中原美女。在谎言和诱惑面前,都蓝可汗终于动摇了。

  开皇十三年(593年),宇文芳这位雄心可嘉的鲜卑族公主,最终倒在了自己丈夫都蓝可汗的刀下。苍天浩渺无边,草原茫茫无际,却始终没有这个弱女子的容身之地。她的报仇复国梦,在历尽了艰辛后,最终只是以鲜血划上了一个悲壮的句号。 

  自隋朝立国以来,宇文芳一直是隋朝廷的心腹大患,杨坚极欲除之而后快,终于如愿以偿。作为个人的命运而言,宇文芳结局凄惨,十分令人同情。不过从中原的格局来说,她的死意味着隋朝的重大胜利,是杨坚离间突厥计策的有效成果。

上一篇:一隐二十年——徐庶的人生      下一篇:清王朝剃发易服的“十从十不从”政策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