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925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大汉名将的难隐之痛!

类别:秦汉三国 发布人: aabbcc 观看次数: 3178 次

  汉处名将如云,这些将军在战场上一呼百应,斩将夺旗,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可一旦离开战场和刀笔之吏交锋时他们就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憋气的将军了。

  中兴之臣周勃免相归属地后,河东守尉来绛县巡视时,周勃总担心被害,往往是身披铠甲,家奴各拿兵器与守尉相见。之后便有人向朝廷上书告发周勃谋反。朝廷把这件事交给廷尉协理,廷尉要地方官逮捕周勃,进行审问。周勃非常害怕,不知怎么辩解。狱吏也渐渐欺凌和侮辱他。周勃送给狱吏千两黄金,狱吏便在“牍背”——公文板的背面书写“以公主为证”几个字给周勃示意。公主指的是文帝的女儿,嫁给了周勃的儿子周胜之,所以狱吏教周勃以她作证人。周勃把子日皇帝给他的赏赐都送给薄昭(汉文帝之舅),等到案件加紧审理时,薄昭便到薄太后那里替周勃说情。薄太后也认为周勃没有谋反之意。当文帝朝见太后时,太后便用“冒絮”——一种头巾扔向文帝说:“绛侯周勃诛诸吕时,当年身上挂着皇帝的玉玺,在北军统率军队,不在那时谋反,现在在一个小县里,难道要谋反吗?”文帝已看到了绛侯在狱中的供词,便向太后道歉说:“官员们正在查清这件事,准备释放他呀!”于是派使节赦免了周勃,恢复爵邑。绛侯出狱后慨叹:“吾尝将百万军,安知狱吏之贵也!”大意是:我也好歹统帅过百万大军,但想不到这狱吏比老子还拉风!

  老子领教了狱吏之贵,没有想到他儿子周亚夫不仅领教了狱吏之贵,还领教了狱吏之苛!

  话说周亚夫儿子见周亚夫年老了,就偷偷买了五百甲盾(汉朝禁止个人买卖),准备在他去世时发丧时用。周亚夫的儿子对佣工苛刻,结果,心有怨气的佣工就告发他私自买国家禁止的用品,要谋反。景帝派人追查此事。将周亚夫交给最高司法官廷尉审理。廷尉问周亚夫:“君侯欲反何?(君侯为什么要谋反啊?)”周亚夫答道:“臣所买器,乃葬器也,何谓反乎?(儿子买的都是丧葬品,怎么说是谋反呢?)”廷尉讽刺道:“君纵不欲反地上,即欲反地下耳!(你就是不在地上谋反,恐怕也要到地下谋反吧!)”

  晕,感觉秦桧的“莫须有”简直是小儿科,秦桧在韩世忠面前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挤出了这3个字,这家伙倒好,都算计到阴间了,而且从逻辑上讲,天衣无缝,无懈可击,真作假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 周亚夫受此屈辱,无法忍受,于是绝食抗议,五天后,吐血身亡。

  飞将军李广在追击匈奴时,部队因无向导,迷失了道路,耽误了约定的军期。统帅卫青派长史问李广等迷路的情况。李广不予回答,卫青又派长史紧催李广的幕府人员前去听候审问。李广说:“诸校尉无罪,乃我自失道。吾今自上簿。”李广回到军部,对他的部下说:“广结发与匈奴大小七十余战,今幸从大将军出接单于兵,而大将军又徙广部行回远,而又迷失道,岂非天哉!且广年六十余矣,终不能复对刀笔之吏。”言毕引拔刀自刎。可怜一代名将就这么陨落了。可见当时狱吏之贵的地步。

  汉朝廷尉为九卿之一,主管刑法和监狱以及审判案件,廷尉设有监狱,称为廷尉狱,系最重要的中央监狱之一。虽然廷尉审理的重大疑难案件判决意见须报皇帝批准,最后裁决权归皇帝,但是廷尉的无疑就是皇帝的影子,代表了皇帝,廷尉刁难重臣也无可厚非,可是一般的狱吏也是牛冲天,韩安国因犯法被判罪,蒙县的狱吏田甲侮辱韩安国。韩安国说:“死灰难道就不会复燃吗?”田甲说:“要是再燃烧就撒一泡尿浇灭它。”不过幸运的是后来韩安国死灰复燃成功。

  刘邦草创初期对父老乡亲说:“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 可是到了文景之治时,则重法制了,而且任用酷吏。文帝比较仁厚,任用吴公、张释之这样的人,还不算是真正的酷吏。景帝就不同了,晁错就被视为典型的酷吏,其他著名的还有两个,一个叫宁成,还有一个就是害死汉武帝哥哥刘荣的郅都。而得到武帝赏识张汤用法严酷,后人常以他作为酷吏的代表人物。汉初的几个皇帝都喜欢任用酷吏,应该是他们维护政权的手段吧,除了用拉拢的手段巩固权势外,打击重臣也是一项很有效的措施,于是便酷吏成风。

  可怜这些汉初名将,在战场上是挥洒自如,一马平川,可一旦为囚,则沦为他人砧上肉!还不能申述,因为皇帝是最大的黑手,悲矣,大汉名将的难隐之痛!。

上一篇:盛唐边塞诗与“盛唐气象”      下一篇:汉宫怨——记汉宣帝的三位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