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1687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骗来的江山终究是保不住的

类别:春秋战国 发布人: youyouwoxin 观看次数: 3045 次

  田氏齐国和姜姓齐国的疆域几乎一样,都是今天山东一带,姜姓齐国就是一个讲究诈谋奇计的国度,田氏齐国在这个方面更上一层楼,姜姓齐国的计谋往往是为了战胜对手,田氏齐国的计谋往往是为了骗倒对手;姜姓齐国不讲究礼仪制度,使国家一直缺乏深入的文化特征,也没有稳定的战略思想,田氏齐国讲究礼仪建设,目的是为了标榜自己,欺骗民众,同样没有形成国家文化和战略思想。

  田氏齐国的祖先是陈国的贵族陈完,陈国是帝舜的后代。帝舜碰上了一个他个人根本无法解决的历史问题。大家知道,黄帝尧舜禹时期正是我国的军事民主制时期,也是原始公社制向私有制国度的时期,尧的无所作为事实上纵容了氏族贵族吞并公有财产,帝舜以自己无比高尚的品德承诺给人民一个美好的前途,但是大禹上台后,令民皆则禹,否则刑从之,用严酷的刑罚压制了人民,帝舜的承诺再也无法变成现实,这就像私有制不可能重新回到公有制一样。帝舜本心无意骗人,但别人很难不这么看。以帝舜的聪明才智,他肯定能够看到这个问题,对于一个强调品德高尚的人来说,这不啻为奇耻大辱,帝舜九泉之下永不瞑目。
 
  以从严要求的角度来看,对于这个问题,帝舜自己也有责任,他没有看清历史发展的大趋势,把事情搂得太满,对不能善始善终没有足够的准备,结果形成了事实上的欺骗,从潜意识来看,帝舜对欺骗这个词缺乏足够的防范。陈完和他的后代继承了帝舜这个弱点,结果田氏齐国兴起于欺骗别人,结束于被人欺骗。

  陈完降生的时候,周朝的太史官正好路过陈国,陈完的父亲陈厉公就请这位大学者占卜一下陈完的命运,得到的是观卦变成否卦,太史当然没有必要冒犯这位主人,所以他说的都是其中好的东西,他说:“是为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此其代陈有国乎?不在此而在异国乎?非此其身也,在其子孙。若在异国,必姜姓。姜姓,四岳之后。物莫能两大,陈衰,此其昌乎?”陈厉公听了之后,当然会很高兴。实际上太史官的话没有说完,观卦和否卦都是消息卦,所谓消息卦说的是像冬去春来一样的自然规律,但是观卦变成否卦正好是逆向而动,看来陈完和他的后代完全不是善良、美好这样的高尚品德,而是逆“历史潮流”而动,观卦是看的意思,否卦是小人得势君子艰难的形象,所以陈完和他的后代会耍出一些列花样给别人看,通过欺骗,不正当地获得政权,但是这个政权的特点是天地不交,小人当道,所以很快走向灭亡。

  陈完来到齐国后改姓田,齐桓公曾经想重用他,但是被他婉言谢绝了。陈完绝不是没有想法的人,但是他很有耐心,不急不躁。传到田乞的时候,他看透了齐国国君不得人心的形势,他采用小斗收租大斗出贷的方法收揽民心,结果齐国的民心归向了田氏。晏婴看在眼里,非常着急,进谏齐景公,没有被采纳,他对叔向说:“齐国之政卒归于田氏矣。”

  田乞的小把戏果然奏效,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于是,田乞开始谋划册立公子阳生为齐国国君,他首先假装侍奉权臣高昭子﹑国惠子,对他们说:“始诸大夫不欲立孺子。孺子既立,君相之,大夫皆自危,谋作乱。”又对各位大夫们说:“高昭子可畏也,及未发先之。”结果,田乞与大夫鲍牧等人一起杀掉了高昭子。事实上,此时田乞册立新君已经没有什么障碍了,但是他仍然谨慎从事。他先把阳生藏在自己家里,然后约大夫们一起喝酒,酒席之间再让阳生出场,还故意说这是他和鲍牧共同的主意,鲍牧开始很生气,后来也只好听了田乞的话,阳生成了齐国国君,田乞掌握了齐国政权。这就是田氏家族的特点,不论什么事,总要耍出一通把戏。
  齐简公的时候,田常和监止两个人是齐国的左右相,齐简公更喜欢监止,田常想加害监止,此时田氏家族耐心、精密的骗术再次显现。田常又玩起了大斗出贷小斗收租的把戏,同时在监止身边放了一个卧底,田常首先用好话稳住齐简公,杀掉监止,然后再杀掉简公。田常册立齐平公,他对齐平公说:“德施人之所欲,君其行之;刑罚人之所恶,臣请行之。”五年以后,齐国的政权全部归属了田常,然后田常杀掉了齐国所有的公卿,把齐国大部分的土地变成了自己的封邑。

  《史记》中有一个特殊的记载:“田常乃选齐国中女子长七尺以上为后宫,后宫以百数,而使宾客舍人出入后宫者不禁。及田常卒,有七十余男。”田常这是想干什么?主动戴绿帽子吗?如果从田氏家族的发展史来看,此事就不值得奇怪了。当初陈完的父亲陈厉公娶了蔡国女子,蔡国女子与蔡国人私通,陈厉公不加制止,自己还去蔡国参与淫乱,后来因淫被杀。陈灵公的时候,他和两个大夫一起与夏姬私通,这个夏姬这个女人不是一般人,她“三为王后,七为夫人,公侯争之,莫不迷惑失意。”因为她的缘故杀御叔,弒灵侯,戮夏南,出孔仪,丧陈国。陈灵公等三个男人面对夏姬,一点争风吃醋的意思也没有,反而在一起嬉笑打闹,别人给他们提意见,他们把提意见的人给杀了,最后夏姬的儿子实在忍无可忍,杀掉了陈灵公。看来,田氏家族的男女观念与常人有很大不同,他们不把戴绿帽子当回事,田常大概把他这百十个媳妇给宾客们当福利了。

  齐桓公田午的时候,秦﹑魏攻韩,韩向齐国求救,齐国方面立刻想出了一个充满欺骗性的计谋,一方面告诉告诉韩国齐国必救他们,使韩国与秦、魏殊死战斗,一方面齐国乘机出兵进攻燕国,占领桑丘。

  齐威王和他的祖先正好相反,他更愿意识破别人的欺骗。刚刚即位的时候,他故意不理政务,长达九年时间,让手下人充分表演,然后突然识破大家,该杀的杀,该奖的奖,结果齐国震惧,人人不敢饰非,务尽其诚。齐国大治。诸侯闻之,莫敢致兵于齐二十余年。齐威王的大臣邹忌同样是一个能够明察秋毫的人,他从琴音、隐语中就能够判断对方的心意。后来邹忌和田忌争权,邹忌的宾客公孙阅更会想办法,他派人去街上占卜,说:“我田忌之人也。吾三战而三胜,声威天下。欲为大事,亦吉乎不吉乎?”然后抓获占卜的人,送到了齐王那里,弄得田忌百口莫辩,被迫逃亡,以贤明著称的齐威王一时都难以分辨,过了一段时间后,才重新请回了田忌。

  齐宣王的时候,魏国进攻赵国和韩国,韩国向齐国求救,齐国采用孙膑的计谋,告诉韩国齐国会就他们,韩国以为会得到齐国的救援,与魏国五战不胜,几乎亡国,此时齐国才发兵,大败魏军于马陵。

  齐威王,齐宣王以后,田氏齐国开始走下坡路。田氏齐国和燕国一样,缺乏稳定的战略思想,这给张仪、苏代等谋略之士提供了大好机会,他们从战略角度游说齐国,齐国人感到很新鲜,结果齐国开始上当,进行了一些列拣小便宜的战争,表面看上去齐国变得强大了,实际上成了众矢之的,反而使秦国的野心被隐蔽起来了。以燕国为主力,五国伐齐,齐国几乎亡国。

  田单复国后,齐国元气大伤,仍旧没有稳定的战略思想,秦国进攻三晋和楚国,齐国坐视不救,偏安四十年。齐王建在位的时候,齐相后胜接受秦国贿赂,他的宾客也大多为秦国当间谍,他们既不帮助五国攻秦,也不准备战争,五国灭亡后,秦军进攻齐国,后胜建议齐王建不要抵抗,齐国灭亡。齐国人感叹说:“松耶柏耶?住建共者客耶?”田氏齐国作为宾客骗来的政权,又被自己的宾客骗走了。

上一篇:草原与大海的对话——辽代的海疆与海上交通      下一篇:《后汉书·西域传》记载的一段希腊神话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