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432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南汉亡国之君阉人成癖之谜

类别:隋唐五代 发布人: daming 观看次数: 3293 次

  刘伥(943~980年),五代时南汉国君。公元958~971年在位。南汉中宗刘晟之子。原名继兴。即位后,委国政与宦官龚澄枢和才人卢琼仙等。不信士人,欲用者先加阉割。生活荒淫,赋敛苛重。大宝十四年(971年),宋兵进迫,降宋,送至开封,被封为恩赦侯。

  五代十国时,南汉国王刘晟吃丹药丧命。其子刘铱嗣位,刘铱即位之后,易名为刘伥。

  刘伥性情昏懦,以卢琼仙、黄琼芝为侍中,参决政事。他非常信任宦官龚澄枢,国家大政皆由龚澄枢指示可否。最令人不解的是:凡群臣有才能的,或者读书的士子中了进士、状元,皆要先阉割了,然后进用。即便是和尚道士,刘伥想与其谈禅论道,也要先阉割了再说。在刘伥认为,百官们有家有室,有妻儿老小,肯定不能对皇上尽忠。有些趋炎附势的人,居然自己割了阳具,以求进用。于是南汉几乎成为阉人之国。时人称未受阉割之刑的人为门外人,而称已阉割者为门内人。

  刘伥重用宦官,事事都惟内宫之言是从。其时有个宦官陈延寿,原是个无赖之徒,后来因奸淫妇女被下了蚕室,便进宫内充当一名内侍。因他性情灵巧,善于趋承,慢慢获得了刘伥的信任。陈延寿想邀取刘伥的宠幸,便将女巫樊胡子举荐进宫内。樊胡子以送神请仙,画符咒水来骗钱谋生。她自称奉了玉皇大帝的使命,特来辅佐刘伥削平四海统一天下。刘伥半信半疑,樊胡子头戴远游冠,身穿紫霞裾,腰束锦裙,足登朱红履,打扮得不僧不俗,不男不女。接着做出玉皇大帝附身的样子,胡言乱语说刘伥本是玉皇大帝的太子下凡,来扫平诸国,统一天下。且命樊胡子、卢琼仙、龚澄枢、陈延寿等降临人世,辅佐太子皇帝,这四个人皆是天上神圣,偶然不慎犯了什么过失,太子皇帝也不得加以惩治。刘伥忙俯伏在地,诚惶诚恐地不住磕头。从此宫中都称刘伥为太子皇帝。

  刘伥也自以为是玉皇大帝的太子降凡,因此有恃无恐,愈加暴虐起来。他制定了烧、煮、剥、剔、剑树、刀山等各种残酷的刑罚。臣民稍有过错,就用毒刑处治,因此搞得人人惊惧,甚至熟人在路上相遇,只能相互使眼色,而不敢多说一句话。

  他在后苑内养了许多虎豹之类的猛兽,将罪犯的衣服剥去,驱入苑中,让他赤身与虎、豹、犀、象角斗。刘伥领了后宫侍妾在楼上观看,每听到惨叫的声音,他就拍手大笑,以此为乐。

  内侍监李托有两个养女,都生得如花如玉,选入宫中,长者封为贵妃,次者封为才人,刘伥极为宠爱。他每夜与李氏姊妹饮酒歌舞,酒后以观看罪犯被猛兽撕咬为乐。刘伥心情不好的时候,便将平日讨厌的大臣捉来,或是烧煮,或是剥剔,或上剑树,或上刀山。那些文武大臣整日栗栗危惧,见了刘伥,好似见阎王一般。

  刘伥经常出外微行,有时带一二个内侍,有时独自一人至街市中乱闯。酒店、饭馆、花街柳巷,无处不到。倘若倒霉的百姓遇见了他,偶有一二句言语不谨慎,触犯了忌讳,或是得罪了他,顿时便命卫士捉进宫去,剥皮剔肠,斗虎抵象,活活地送了性命。当时南汉的百姓,偶然见到陌生人,便怀疑是皇帝来了,一齐张口结舌,连话也不敢多讲。

  有一天刘伥独自出宫,偶然走到一座古董店前,柜台里面坐着一个年轻女子,皮肤略带黑色,身体很肥腴,眉目之间现出妖艳的神态。刘伥走上去搭讪。原来那女子是波斯人,刘伥将女子弄进宫里。这波斯女丰艳善淫,曲尽房术,床笫之间有不可言传的妙处,把刘伥弄得神魂颠倒,大加宠爱。因其黑而肥,赐号为“媚猪”。媚猪又选择宫中体态善淫的宫女九人,尽传她的房中术,随自己一同去服侍刘伥。刘伥一时大开淫心,将九人各个赐号:一个高大肥胖的,称作媚牛;一个瘦削双肩的,称作媚羊;一个双目盈盈如水的,称作媚狐;一个双乳高起如杨贵妃的,称作媚狗;一个香喘细细、娇啼婉转的,称作媚猫;一个额广面长的,称作媚驴;一个雪肤花貌,水肥玉骨的,称作媚兔;一个喜啸善援的,称作媚猿;一个声如龙吼的,称作媚狮。以媚猪为首,总称为十媚女。

  刘伥爱看男女交欢,他选择许多无赖青年,以及宫内的幼年宫女,命男女都脱去衣服,聚在一起,互相交欢。刘伥与媚猪往来巡行,记其胜败,若男胜女,更加以赏赐;若女胜男,便说那男子是个废物,轻则阉割,重则烧煮剥剔喂虎豹。

  有个名叫素馨的宫女,天姿国色,她常穿着白夹衫,带素馨花,云髻高盘,满插花朵,远远望去好似神仙。刘伥对她十分嬖爱,特地为了素馨造起一座芳园林。园内种植名花,到春间百花盛开,便命素馨率领众宫女做斗花之会。每逢开花之期,刘伥在天明时亲自开了园门,放宫女们入内采择花枝。待采择齐备,立即关闭园门,齐往殿中各以花枝角胜负。斗花胜的,当夜蒙御驾临幸;斗花败了的,罚金钱置备盛筵为胜者贺功。芳林园中除了众花之外,又栽了许多荔枝树,荔枝熟时,如同贯珠,颜色鲜红,灿若云霞。刘伥在花下大张筵宴,美其名曰“红云宴”。

  刘伥性情虽然暴虐,但他的手很巧,常用珍珠结为鞍勒,做戏龙的形状,精巧异常。他命人入海采珍珠,多至三千人。在宫里无事时,便以鱼脑骨做托子,镂椰子为壶,雕刻精工,细入毫芒,虽有名的雕刻工匠见了刘伥所制器物,都诧为世所罕有。刘伥以珍珠装饰宫殿,一代之尊,极尽奢侈,并在合浦置媚川都,置兵八千专以采珠为事。珠民采珠时,将石头系在珠民的脚上,深入海里七百尺,珠民溺死者无数。

  南汉地狭力贫,刘伥这样奢侈无度,不久府藏已空虚。刘伥便增加赋税,凡邑民进城的,每人须输纳一钱。琼州地方,斗米税至四五钱。每年的收入,都做了筑造离宫别馆及奇巧玩物的花费。宦官陈延寿制作诸般淫巧,日费数万金。陈延寿劝刘伥除去诸王以免后患,于是刘氏宗族被屠戮殆尽。旧臣宿将非诛即逃。以致朝堂上官员一空,只剩下了李托、龚澄枢、陈延寿和一班太监。所以宋朝的军队前来讨伐,刘伥也毫不知情。

  当宋兵距贺州只有三十里路时,刘伥才得消息,但此时南汉掌兵的人都是些宦官,再加上城壕都设为宫观池沼,楼舰皆毁,兵械腐败,所以刘伥束手无策,当时有个宫女梁鸾真保奏郭崇岳可以退敌。郭崇岳专事迷信,日夜祈祷鬼神,想请天兵天将来退宋军。谁知郭崇岳每天叩头祈祷,只是没有应验。宋兵势如破竹,刘伥急取船舶十余艘,上载金宝妃嫔,意欲浮海逃生。还未来得及跑,宦官乐范盗了船先行一步遁去。刘伥只得诣宋营乞降。南汉自刘隐据广南,至刘伥亡,共六十五年。

  刘伥被押送至汴京,宋太祖责问刘暴虐人民,横征赋税之罪。刘伥反而不慌不忙,向太祖叩头说:“臣僭位之时,年方十六,龚澄枢、李托等,皆先朝旧人,每事悉由他们做主,臣不得自专,所以臣在广州,澄枢等才是国主,臣反似臣子一般,还求陛下垂怜!”史称刘伥口才极好,此寥寥数语已可见一斑。宋太祖听了刘伥的话,赦免了刘伥,并赐锦衣冠带,授了官职。看到刘伥亲手用珍珠宝石结成的一条龙,宋太祖叹息地对左右说:“刘伥好工巧,习与性成,若能移治国家,何致灭亡。”

  刘伥体质丰硕,极有口才,因此宋太祖时常召赐御筵,听其谈论以为笑乐。《清异录》中记载,“刘昏纵……延方士求健阳法,久乃得多多益办。好观人交,选恶少年配以雏宫人,皆妖俊美健者,就后园褫衣使露而偶,扶媚猪,延行览玩,号曰大体双。又择新采异与媚猪对,鸟兽见之熟,亦作合。”历代亡国之君的淫荡生活登峰造极,决不止上述这些,历史记载的只是小小一笔,真正的秘闻大多反而湮没了。

上一篇:贫贱之妻不下堂:中国古代最痴情的帝王      下一篇:草原与大海的对话——辽代的海疆与海上交通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