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8422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虢国被灭是东周历史的转折点

类别:春秋战国 发布人: 秦淮应是孤月 观看次数: 3303 次

  公元770年,周平王东迁洛邑,虢国也跟随东迁。从此东周王室与虢国便被绑在了一辆战车上,虢国存在时,东周王室在国际舞台上还有一定的地位。自从公元前655年虢国被晋国灭后,东周王室失去股肱,彻底一蹶不振。本文主要依据《左传》等传世文献,对此试作论述,以请批评指正。

一,关于虢国

  两周时期,虢作为一个重要的诸侯国屡见于文献。传统观点认为有三个虢国,《汉书·地理志上》弘农郡陕县下自注云: “故虢国。有焦城, 故焦国。北虢在大阳, 东虢在荥阳, 西虢在雍州。”

  北虢所在的大阳即春秋和左传里的下阳,在今三门峡地区,东虢所在的荥阳在今河南荥阳地区,西虢在的雍州,大概离今天陕西宝鸡地区不远。还有所谓南虢与北虢其实同属一国,只是分列于黄河南北的两个都邑而已。据学者考证,西周初期,周王所封只有二虢, 一为东虢, 封邑荥阳, 公元前767年为东迁的郑国所灭亡; 一为西虢, 封地宝鸡。西周晚期, 西虢东迁, 族人一支滞留原地, 史称小虢, 公元前687 年为秦武公所灭。另一支则东迁到今三门峡、平陆一带, 因其地跨黄河南北, 隔河相望, 故有南虢、北虢之称, 今人则一般称其虢国,这也是本文说讨论的虢国。

二,虢国与东周王室的密切关系

  虢国与周王室关系一直密切,《左传》僖公五年说“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为文王卿士,勋在王室,藏于盟府。”自从随着周室东迁,虢周关系更加亲密,这在《左传》里表现的很明显,兹作整理如下:

(一)虢国国君担任东周王室要职,《左传》隐公八年:“夏,虢公忌父始作卿士于周。”
(二)虢国曾受命于周王颁布诏命,《左传》桓公八年:“冬,王命虢仲立晋哀侯之弟缗于晋。”此时周室在晋与曲沃之争中偏向与晋。《左传》庄公十六年:“王使虢公命曲沃伯以一军为晋侯。”此时周室受曲沃贿赂。
(三)虢国经常受命于周王讨伐不臣之国,见于左传者有五,一为伐卫,《左传》隐公元年:“郑人以王师、虢师伐卫南鄙。”一为伐曲沃,《左传》隐公五年:“曲沃叛王。秋,王命虢公伐曲沃而立哀侯于翼。”《左传》桓公九年:“秋,虢仲、芮伯、梁伯、荀侯、贾伯伐曲沃。”一为伐宋,《左传》隐公九年:“宋公不王。郑伯为王左卿士,以王命讨之,伐宋。”《左传》隐公十一年:“冬十月,郑伯以虢师伐宋。”此时郑尚且服于周室。一为伐郑,《左传》桓公五年:“秋,王以诸侯伐郑,郑伯御之。王为中军;虢公林父将右军,蔡人、卫人属焉;”一为伐樊,《左传》庄公三十年:“三十年春,王命虢公讨樊皮。夏四月丙辰,虢公入樊,执樊仲皮,归于京师。”
(四)虢国内政受东周王室的干涉,《左传》桓公十年:“虢仲谮其大夫詹父于王。詹父有辞,以王师伐虢。夏,虢公出奔虞。”此时周王室的威权在诸侯国中似乎只能在虢国中行施。
(五)虢国积极从事安定王室的事业,《左传》庄公二十年:“冬,王子颓享五大夫,乐及遍舞。郑伯闻之,见虢叔,曰:‘……盍纳王乎?’虢公曰:‘寡人之愿也。’”
《左传》庄公二十一年:“二十一年春,胥命于弭。夏,同伐王城。郑伯将王,自圉门入,虢叔自北门入,杀王子颓及五大夫。”
(六)虢国经常受到东周王室的礼遇,《左传》庄公十八年:“十八年春,虢公、晋侯朝王,王飨醴,命之宥,皆赐玉五珏,马三匹。”《左传》庄公二十一年:“王巡虢守。虢公为王宫于玤,王与之酒泉。郑伯之享王也,王以后之鞶鉴予之。虢公请器,王予之爵。郑伯由是始恶于王。冬,王归自虢。”

  从以上可知,虢国是东周王室最亲密的伙伴,虢国经常代表周天子,其内政受周王室的影响,虢国的对外政策始终与周王室同步,这在春秋诸侯国中是绝无仅有的。

三,虢国的存亡国对东周的战略意义

  周室东迁之后,国势与西周时的盛世相比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在春秋初年仍然是一等大国,《史记·秦本纪》:“(文公)十六年,文公以兵伐戎,戎败走。於是文公遂收周馀民有之,地至岐,岐以东献之周。”依据这条记录,春秋初年周王室对西周故土并未完全放弃,事实上周王室对也有意经营,《左传》桓公四年:“冬,王师、秦师围魏,执芮伯以归。”从地理上分析,周王室之所以能这样,因为虢国在东周王畿之西,而虢国之西则是原来的西周故土和一些同姓小国,这些地方在春秋初年大国还是受周王室影响的。与此同时,晋国则在日益崛起,其建立地区性霸权的主要威胁就是以虢国为代表的姬姓诸国,这也是阻碍它向外扩张的主要障碍。虢国的存在与否,是周晋在中国北方谁拥有主导权的关键,也是东周王权盛衰的一大关键,从史实中我们可以看到非常明显的表现。

(一)虢国被灭前后周王在诸侯国心目中的地位大变。《左传》隐公四年:“州吁未能和其民,厚问定君于石子。石子曰:‘王觐为可。’曰:‘何以得觐?’曰:‘陈桓公方有宠于王,陈、卫方睦,若朝陈使请,必可得也。’”
这种情况 在春秋中后期几乎不可想象。当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王权衰落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但虢国的被灭则是其中的关键。
(二)虢国被灭后周室几乎无所作为。过去人们习惯于认为周室东迁后便无所作为,只能受制于强诸侯,这种看法只要稍读左传就不攻自破,前文所引已多,不再赘述。也有学者认为周室的真正衰落在需葛之战后,我们认为需葛之战对东周王室只是意志上的打击,而在实质上,该战中周室军事上实际损失并不是很大。从左传上的记载看,需葛之战后,周王室的威权确实受到大挫,但依然汲汲于列国事务,前文中举例已经很多,这与虢亡后唯霸主之命是从不可同日而语的。
(三)虢国被灭前后周室对霸主态度的不同。春秋初年有所谓郑庄小霸,齐嬉小霸,因为其霸权有限,周王室与对其霸权并不承认,甚至相互发生摩擦。即便在齐桓建立霸业初期,周王室似乎并不认可,《左传》僖公五年:“秋,诸侯盟。王使周公召郑伯,曰:‘吾抚女以従楚,辅之以晋,可以少安。'”而同年虢国就被灭,之后周王室便对齐桓公仰仗有加。而到了晋国霸业建立时,周室对其几乎唯命是听,对晋国的依赖也远甚于齐桓。这里恐怕并非仅仅因为周齐异姓而周晋同姓,笔者认为原因至少还有两条,一,东周距晋国近在咫尺,且在虢国被灭后防御屏障大失;二,虢国被灭后周室与原来西方领地的联系被彻底切断,王畿大大缩小,而晋国紧紧扼制着函谷关至潼关的桃林之塞,周王室复兴的希望被彻底打破,会盟征伐之权全落在所谓霸主的手中。

    以上对虢国与东周王室的战略意义做一梳理,从中不难发现,正如吕思勉先生所言:“晋灭虢。是为东周盛衰一大关键。”从此,中国历史全面进入了“礼乐征伐自诸侯出”的霸权时代。

上一篇:徐寿辉红巾军起义及其“天完”政权      下一篇:庙堂的胡风“天可汗”与唐朝双重体制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