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9962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大宋宣和遗事》谈宋江及农民起义

类别:宋辽夏金元 发布人: daming 观看次数: 5545 次

  宋江,生卒不祥,于政和年(公元1111年)中,领导农民造反,结寨于山东梁山泊。《水浒传》云:郓城人。《全宋词》存其词二首,《念奴桥》是大家公认,《西江月》则有些争论,有人说,可能是施耐庵的托伪之作。《念奴桥》全文如下:

  天南地北。问乾坤何处,可容狂客。
  借得山东烟水寨,来买凤城春色。
  翠袖围香,鲛绡笼玉,一笑千金值。
  神仙体态,薄幸如何销得。
  回想芦叶滩头,蓼花汀畔,皓月空凝碧。
  六六雁行连八九,只待金鸡消息。
  义胆包天,忠肝盖地,四海无人识。
  闲愁万种,醉乡一夜头白。

  这首词语言通俗直白,格调昂杨激越,毫无矫揉做作之气。全词充满惆怅悲壮之感,一个壮志未酬的英雄形象,呼之欲出。端的是一首好词,有辛弃疾词的豪迈气概!不知为何,许多“宋词赏析”版本都没有选取,真可惜了!
  
  如说“词如其人”的话,那么,这首词里塑造的“义胆包天,忠肝盖地”的“狂客”形象,与《水浒传》里的那个猥琐作态的黑矮男人,实在难以联想到一块儿去。

  当然了,《水浒传》只是一部侠义小说,不能当历史书看的。可是,真实的宋江是咋样的,正史的记载,却也少得可怜,《宋史》、《续资治通鉴》仅寥寥几笔。野史倒是五彩缤纷、七嘴八舌。
  
  《大宋宣和遗事》记载,北宋末年,淮甸大旱,饥民遍地,百姓困苦。宋徽宗赵佶面对内忧外患,不仅不积极治理,反而沉湎于表面的繁荣富贵,“惑佞臣之言,恣骄奢之欲,起万岁之山,运太湖之石,建宝箓之宫,修同乐之园,役天下农工,大兴土木,赋繁役重”,导致民不聊生、国家形势雪上加霜。政和元年(1111年),朝廷为搜刮民脂民膏,进一步设置“西城括田所”,将梁山泊收为“公有”, 规定凡入湖捕鱼、采藕的,必须交以重税。那些原本靠梁山泊打渔为生的小老百姓顿时完全失业,流离失所,宋江以此为契机,宣布“替天行道”,并于宣和元年(1119年)正式揭竿而起,带领一帮人,阻杀官兵。

  在《水浒传》中,施耐庵老先生将宋江走上梁山的故事,演义成一桩“文字狱”案件,说宋江在浔阳楼喝得酩酊大醉,题了这首《西江月》词,给自己惹来一身祸: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
  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
  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却不仅不得重用、得不到功名利禄,还要忍受平庸“爪牙”的作弄,自然牢骚满腹。宋江激动、悲愤之下,一时昏过头,酒后狂吐大话,喊出“血染浔阳江口”、“敢笑黄巢不丈夫”的诗词狂言,乖乖了不得,果然反动啊!如放到“康乾盛世”,别说死罪,可能“铢灭九族”都不在话下!即使当今“盛世”,亦恐难容哦!

  自小,我就十分喜欢《水浒传》,对“武松杀虎”、“李逵遇李鬼”、“林冲雪夜上梁山”等小故事,均烂熟于心,对梁山各路豪杰也佩服得五体投地。而宋江那厮,“貌黑身矮,出身小吏,文不能安邦,武不能服众,手无缚鸡之力,身无寸箭之功”,我鄙视厌恶得很。尤其恶心的是,这黑厮整天就想着招安,结果弄得自己被毒酒谋杀,还连带害死一帮兄弟好汉,-“招安,招个甚鸟安!杀去东京,夺了皇位,岂不快活?”长大后,读了些历史书籍,才明白:宋江那些喽罗、乌合之众,企图扳倒北宋朝廷,就如同某些“网络黑客”奢望打垮微软一样,都是螳螂挡车、以卵击石。

  宣和元年(1119年)宣战后,宋江的声势开始很旺,“起河朔,转略十郡,官军莫敢婴其锋”(《宋史 张叔夜传》)。整日纸醉金迷的宋徽宗君臣,这才注意到他,下令“(京)东、西路提刑督捕之”,“招抚山东盗宋江”。宣和三年(1121年)二月,宋江转战到海州一带,海州的太守张叔夜也是一能人,略施小计,果断出击,“募死士得千人,设伏近城,而出轻兵距海,诱之战。先匿壮卒海旁,伺兵合,举火焚其舟。”(《宋史 张叔夜传》)仅战一夜,宋江的军队就陷入重围,损失惨重,连宋江的副将都被活捉。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宋江主动出降,表示“接受招安”。原来,宋江走上招安之路,与那些 “网络黑客”被微软高薪收到门下一样,也是“识时务”的俊杰之举!结局双赢,皆大欢喜。

  在中国历史上,大大小小的农民“起义”中,宋江领导的“起义”,不论从规模还是影响,大概还排不进前二十名去。但是,南宋人编写的《大宋宣和遗事》,作了极为生动形象的描写,元朝“梁山泊系列”话剧又来煽风点火,再由明朝《水浒传》的大肆渲染,梁山泊与宋江的故事深入民间。宋江成为中国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人物。

  不管《水浒传》中的宋江形象如何虚伪猥琐,但宋江其人,能写出《念奴桥》、《西江月》这样豪气冲天、血腥淋漓的词,且能够带领一帮人对抗朝廷三五年,也算一牛人!我相信《宋史·候蒙传》的一句评语:“(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齐、魏,官军数万无敢抗者,其才必过人。”

  但是,喜欢《水浒传》是一回事,赞同农民勇于反抗是一回事;而美化底层百姓迫不得已的反抗、吹嘘农民起义的“丰功伟绩”,则完全是另一回事。每当看到某些权威,坚持“历史唯物”观点,一本正经地说什么“农民起义促进社会进步”时,我总觉得刺耳、觉得好笑。

  如果,硬要说“农民起义促进社会进步”,我以为,还不如直接说:那些逼迫农民无法生存因素,如腐朽帝制、官吏腐败、饥荒天灾、贫富悬殊等“促进社会进步”,倒更确切些呢!再说了,那几个被无限歌颂、赞咏的“农民起义”,如黄巢、洪秀全、张献忠等人的“起义军队”,“义”在何处?真的代表农民吗?底层农民得到什么益处了?
 
  “冲天大将军”黄巢的军队杀虏无度,所过之地,百姓净尽、赤地千里;还发明“捣磨寨”的机器,将活人粉碎,以人肉作军粮来供应部队,其杀人规模、骇人听闻的程度,绝对可以写进“吉尼斯记录”!张献忠屠剿四川,致使天府之国生灵涂炭,鸡犬不留,几近绝户。洪秀全搞邪教蒙骗百姓,“太平军每到一处,当地百姓,要么从军,要么被杀戮”,自己一上南京就开始挥霍,过足皇帝瘾。李自成倒是“革命”成功了,但又如何?还不是将明朝德腐朽政治制度来了个全盘接收?“大顺”比“大明”不是败亡得更加快么?

  然而,这些活生生的真相,又有什么要紧?黄巢、洪秀全、李自成、张献忠等人,照样被学者们以“反封建的唯物主义”思想,冠以“领导农民起义的杰出将领和军事家”头衔,最终是“其英名永远载入史册”的!
  
  我一向不喜欢马列主义,但对恩格斯的某段话非常赞同,大意如下:“历史上常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不带来先进的思想,也不建立先进的生产力;他们盲目摧毁文明,留给民众无限的恐怖和历史的巨大倒退。他们,只能称为暴动者,是不能称为革命者的!”

上一篇:春秋战国时期最幸运的诸侯国      下一篇:幽云十六州,北宋永远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