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658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雄霸春秋战国,犬戎为何不入诸侯史册?

类别:春秋战国 发布人: daming 观看次数: 2956 次

迷人的宣太后通过日日夜夜的欢娱,软化了义渠王复兴帝国的野心,而英俊骁勇的年轻国王也使这位年轻守寡的太后心动不已,最后她竟为义渠王生了两个儿子。

公元前841年,是中国信史的端口年份,从这一年开始,中国有了信史,历史有了文字记载,并且再没有中断。同时,从这一年开始,周朝开始了14年的共和政治,而这之后又恢复了帝王政治的原状。

周朝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信史时代的王朝,柏杨先生在《中国历史年表》中写道:“本世纪,周王朝的镐京(今陕西西安)被蛮族攻陷。焚掠一空,只好迁都洛阳,权威不能复振。”能导致当时中国境内最强大、权力最集中的王朝迁都的蛮族,到底是哪个民族呢?

柏杨先生显然糊涂了,而著名的历史学家黄仁宇在《中国大历史》中也表达了类似的困惑:“现存的资料不能使我们确定周民族的来源。他们留下来的一段简短传说,也和其他原始民族的传统一样,充满着神话与幻想,可是这传说不断地提及农业。”如果说周的原始部民就是出自西北黄土高原上的戎部,这个观点还有些模糊甚至被人指责站不住脚,那么,灭了西周的“蛮族”是在宁夏、陕西、甘肃一带驰骋了2000年的戎(一个被国人很容易忽略的种族),却有着足够的历史明证。

“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说你美,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马格利特·杜拉斯在《情人》一书中的开场白,很适合人们现在想起4000年前活跃在以宁夏南部六盘山地区为核心的一个古老的族落—戎。

公元前21世纪前后,当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奴隶制国家—夏朝出现时,在西北大地上生活的远古居民的氏族组织内部也发生了变化,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氏族部落逐渐消失,以地缘关系为纽带的小方国开始露出历史的水面。生活在宁夏南部地区泾水流域的姬姓部落慢慢强大起来,并且和姜姓部落结成了联盟,而这个联盟的形成恰好处于两个部落从游牧生活向农业生活的过渡期。

联盟部落的第13世时,执掌大权的古公亶父因为无法招架来自生活在北方的戎狄的连年侵扰,只得向东迁移,在陕西岐山之南的周原居住了下来。他们在那里营建城郭,摒弃在他们看来比较粗鲁的戎狄风气,建立了以周命名的方国。古公亶父带领族人的东迁,成就了两件大事:一是建立了中国历史中奴隶制国家的最后一个王朝,二是将姬姜联盟的地盘彻底让给了戎狄(这个退让为后来西周的灭亡埋下了种子)。

狄戎族群在赶走古公亶父的战争中形成的联盟内部很快就出现了裂化,并在这里展开了角逐,逐渐形成了殷周时代北方的农牧混合族群(不是如后世匈奴那样的骑马游牧族群)。最后,戎人以绝对优势打败了狄人,一部分狄人向北撤退,占据了宁夏北部地区和河套一带,另一部分狄人投降,与戎人杂居融合。

戎在称雄中国2000年的历史中,后来分化出了不同的族落,其中对中国历史产生重大影响的主要是义渠戎。这个小小的方国和其他戎人一样,在夏、商、周三朝的正统视野里是野蛮的、动物般的人,因此,从甲骨文时期开始,他们居住的地区即被记载为“鬼方”,就是在《史记》里,他们也被称为“犬戎”—像狗一样卑贱的人。

尽管戎在周的兴起和从殷朝手中夺取政权的过程中起到了助推作用,但他们的骁勇与侵扰一直是西周王朝的心病,从穆王到宣王,曾多次派兵攻伐义渠诸戎,双方时战时和的状态贯穿了整个周王朝。周宣王三十九年至四十年,周朝和义渠诸戎的战争以周朝的失败而告终,周朝将五戎安置在今甘肃庆阳、宁夏固原一带,而五戎之中的义渠戎主要留居在今天的宁夏六盘山一带。

西周时,著名的谋士、重臣姜子牙知道戎部落善战,于是建议周文王有效利用,并派大将南宫适带着无数美女、精美的青铜器以及周朝生产的美酒和特产出使戎部落。事实上,南宫适此行不是单纯地为了讨好戎部落首领,而是为了换取戎人制造的战车。

六盘山一带茂密的森林,促成了戎人善于用木造房、制车。在中国历史上,青铜器和战车的出现是一次巨大的飞跃,著名历史学家许倬云在《万古江河—中国历史文化的转折与开展》中《中国文化的黎明》一节中写道:“青铜与车的使用在中国文化圈里引发过十分重大且深远的变化。两者之间,青铜的出现较为有迹可寻;中国何时开始用车,在考古学上尚未能找到确切的时间。但这两项重要发明的信息进入中国地区很可能是同时发生的,而且可能都是经过中亚与内亚草原上的交通路线,间接传递进入的。”

从姜子牙派人向戎人求战车这个历史事实来看,戎人造战车早于且先进于周人。而南宫适是目前文字记载中,从中原地区到戎部落地区的第一个使者,他将战车引进到周后,对西周政权的建立起到了积极作用,也是战车走向中国军事史的开端。

双方的修好,给义渠戎人带来了相对稳定的发展,也使西周的建立加快了进程。然而,整个周朝时期,义渠戎人始终没放弃寻找机会进行军事扩张,他们犹如一把两千年里没有生锈的战刀,划过当时中国西北的天幕,其中最耀眼的一笔,是将历史上以“烽火戏诸侯”来博取褒姒一笑而知名的周幽王斩杀于战刀之下,并以此为标志,结束了西周的统治。

《史记》中载,自从进入周朝的后宫,美人褒姒就从没笑过,周幽王用了各种办法也无济于事。为了博得美人一笑,周幽王下令悬赏,谁能让王后一笑,赏金一千。最后,幽王身边有个大臣出了个主意叫“烽火戏诸侯”。

当时,周朝在国内修建了许多烽火台用来报警,相临的两座能互相看见,如果发生敌情,就点燃上面晒干的狼粪,靠狼烟来传递情报。一天,幽王带领褒姒来到城楼顶上,登高远望,随着他的一声令下,烽火台上的狼烟被点燃,远近的诸侯看到狼烟四起,便纷纷带着兵马赶来救驾。但远道而来的诸侯到了镐京却发现没一丝敌情,都面露诧异之色。褒姒看到诸侯们如此慌张,终于一笑。褒姒的这一笑,贵不在千金,而在于一个周朝因此被断送掉了。

公元前771年,幽王除掉申太后,申侯(申太后的父亲)大怒,起了反叛之心,并联合西夷犬戎兵(即义渠戎人)以及山东枣庄一带的缯人起事,后来戎兵又开始攻打西周都城镐京。周幽王急忙命人点燃烽火,然而,“狼来了”的故事在这位因美人一笑而失去信用的君主身上得到了印证,诸侯们以为这次又是幽王为博得美人一笑而玩的把戏,没人发兵救主。就这样,戎人追杀幽王到骊山脚下,将一代美妃褒姒俘虏,带着周朝的财物回到了戎地。

这次兵变,迫使周朝将都城迁移到了洛阳一带,开启了中国历史上的东周时代。

义渠戎首领消灭西周后,宣布脱离周王朝的统治,正式建立自己的郡国。从此,中国历史上正式出现了“义渠国”这个名称。义渠建国不久,随即出兵向四面扩张,其疆域不断扩大,其国界西达西海固草原,东抵陇东,北控宁夏河套,南达泾水,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

公元前650年,希腊人开始建城邦,邦主为人民直接拥立,民主的种子开始在人类历史上最早萌芽,引启了西方历史上持续140多年的“霸主时代”。而中国,此时却进入了多元霸主的战国时代。历史总是为强者说话,传统的修史者带有的政治功利色彩,使战国时代的各个诸侯国的出现,皆以“中国”境内为正统,像六盘山下的义渠王朝,虽然具备了跻身当时任何一个显赫诸侯国行列的条件,但因为其不在“中国”的范围内,因此也就被踢出了正统诸侯国的圈子。

当正统王朝的文臣武将们沉醉在黄河流域甚至长江流域的征杀掠夺中时,一个悄然强大的背影从西北黄土高原上站立起来。义渠国王在完成了对周围的小部落、方国的统一后,将扩张的剑锋指向了已经在各诸侯国中有足够实力的秦,双方将试探性的军事摩擦进行了220多年,各自在这种军事摩擦中培育着力量。这220多年,是一代代义渠国王保持高涨自信心的时光,这种自信来自于自身的力量,而且,这种自信心的保持为后来的义渠国以北的各个少数民族扩张树立了楷模。

公元前627年,秦国向东面扩张的梦想因为遭到晋国的毁灭性打击而破灭,转而向西扩张。恰好此时西戎派出的一个叫由余的人来到秦国,被秦国收买后向秦国提供了西戎的地形和军事实力情况,加上秦穆公对西戎王实施了美人计,于是,秦于公元前623年出兵,取得了“开地千里,遂霸西戎”(《史记·秦本纪》)的胜利。这是秦国,也是战国时期诸侯中第一次将军事触角伸向戎地。

公元前430年,人类历史上发生了两次大的战争,历时10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而历时220年的义渠国和秦国的战争却开始了高潮。西方历史的全面记载,使人们能比较详尽地知道伯罗奔尼撒战争,而中国的权威史料中却只有“义渠国攻秦,军至渭水”寥寥几个字。

此役之后,已跻身于战国群雄并占据了农业和牧业发达地区的秦国被迫退出了渭河下游地区。但这场战争的耗时之久、规模之大、伤亡之重,由于没有历史资料的记载,只能成了一场存在于2400多年前的梦。梦醒的地方,是义渠国从此开始了88年最鼎盛的时期,并和秦国进入了军事对峙。这种鼎盛,也使得秦国时刻不忘以灭义渠为国之重任。

公元前352年,中国大地上仍然战乱频仍,秦国打败了魏国后,乘义渠国发生内乱,出兵义渠国,这个驰骋于夏、商、周、春秋、战国,长达近2000年的王国开始走下坡路了,王国的辉煌也随着秦军的致命一击开始黯淡起来。

经过商鞅变法,秦的国力得到了巩固与提高,再次积聚了向西扩张的力量。公元前331年,义渠国再次发生内乱,秦国派兵进入义渠腹地,乌氏戎国(今甘肃平凉和宁夏固原南部一带)被秦军灭亡,义渠国的重要城郭郁郅(今甘肃庆阳一带)被秦军占领。秦军将占领的两个地方按商鞅在秦国境内设立县、乡、里的行政制度,分别设立了乌氏县和义渠县。乌氏县和义渠县的出现,标志着秦国行政力量开始进入宁夏境内。

义渠戎王虽然臣服于秦国,但一直没放弃复国的愿望,并将这个希望的接力棒传给了年轻的义渠戎王。公元前318年,魏、赵、楚、燕、韩五国结成联盟攻打秦国,秦王为了专心对付来自东边的联军,便对义渠国采取安抚政策,送给年轻的义渠国王“文绣千匹,好女百人”。但义渠国王却乘机发动对秦的袭击,秦人战败。秦国击退五国联军后,立即于公元前314年发动了对义渠国的攻击,占领了整个义渠国的25座城池(《史记·六国年表》),从此义渠国的复兴之梦彻底破灭。

公元前306年,楚、齐、韩三国制定军事联盟,共同对付日益强大的秦国,秦国面临着来自这个军事同盟的显性力量和义渠国的隐性力量东西夹击的形势,秦帝国出现了建国以来最大的危机,此时,秦昭襄王的母亲宣太后上演了中国历史上罕见的一出“床上戏”。

风华绝代的宣太后让秦王将年轻的义渠国王作为人质扣押在咸阳城里,她以自己的成熟美丽作为诱饵,以甘泉宫为阵地,一步步诱惑着义渠王走进她的后宫花园。迷人的宣太后通过日日夜夜的欢娱,软化了义渠王复兴帝国的野心,而英俊骁勇的年轻国王也使这位年轻守寡的太后心动不已,最后她竟为义渠王生了两个儿子。

然而,二人的情谊在各自的国家利益前,终究还是微不足道的。公元前272年,年轻的义渠王经过长期卧底后近乎周密的复国计划,终于被宣太后知道了。在国家利益前,宣太后抛下儿女私情,将义渠王诱杀于甘泉宫内。当心爱的人倒在血泊中时,宣太后心里是何滋味?或许歌剧《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里的一句唱词是最好的解释:“熊熊烈焰困住我,熔岩在我血脉中流淌,一剂迷药将你变成奴隶,我属于谁?王后?”

宣太后随后派兵将义渠彻底击溃。甘泉宫的花园很快被历史废弃得一干二净,不仅失去了往昔的繁华,也暗淡了义渠戎民族创伤的记忆,历史在这一幕燃烧后的灰烬轻如袅烟,也重似石头。

存活了2000年的西戎,势力影响最大时,曾一直进逼到燕国的疆土内,其疆土面积比当时任何一个诸侯国都大。但因为没在当时的“中国”视野里,更被后世的史学家们以为是个偏居蛮荒之地的小方国,在正史中没能走上自己该有的席位,最终以义渠国的消亡而降下了历史的帷幕。

其实,在整个春秋战国时期,仅公元前722年到公元前637年的86年中,戎就讨伐过周两次,讨伐郑、楚和齐各一次,也招致了齐伐戎三次,鲁伐戎一次,不难看出,戎在整个春秋战国时期的活跃。而整个戎的活动范围,北到山西西北地区,南到泾渭水之间,西到陇西,东到河北、山东西部地区,整个疆域横跨了北中国的大部分地区,是当时疆域最大、势力最雄厚的一个国家。

对西戎的讨伐直至消灭其军事力量,扫除了秦国在统一全国的霸业中来自西北最大的军事干扰,给秦国向西发展打开一条通道,也为秦向东扩张提供了人力和物力的新基地。逐渐在战争中成熟的秦昭襄王,带着胜利的笑容和对北方少数民族不断滋生的扰乱而产生的不安,踏进了义渠国的核心地界。

在宁夏南部的六盘山下,面对陌生的来自宁夏北部少数民族的铁骑,这位年轻的帝王做出了一件令世人震惊的事情—修筑长城。后来,这个伟大事业被他的曾孙嬴政发挥到了极致。

如今,逶迤在六盘山北麓下的那段战国秦长城,经过2000多年的风雨冲刷后,已经变得模糊,这种模糊亦如藏在《史记·匈奴列传》中的那段文字:“于是,秦有陇西、北地、上郡,筑长城以拒胡。”这段文字明确地告诉后人秦长城的修建背景和时间,更证明了那一抔黄土被堆积起来时,逐渐被掩埋的不仅仅是一个义渠国,还有纵横于中国半信史到信史两千年的西戎。

自此之后,来自宁夏北部或者更辽阔的北中国大草原上的少数民族,逐渐被随后建立的秦、汉帝国称为胡。

本文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上一篇:马江海战中的张佩纶,战败到底怪谁?      下一篇:历史上最大喜大悲的状元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