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3402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说说当代中国人某些局限性的根源

类别:历史综述 发布人: 蓝色海豚 观看次数: 4821 次

黄仁宇先生有个比较著名的理论,大体意思就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前半期总的来说是相对开放的,而进入后半期则逐渐转向了内敛。如今国内部分马克思主义史学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即中国早期和中期的封建社会更多的呈现出进步的一面,而到了晚期则日益落后于世界潮流了。

虽然变化的过程是十分漫长的,但是一定要找出转折的关键点的话,还是可以大体落在两宋时期的。有两个历史事件值得注意。一个是北宋初期,太祖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磨灭了武将群体的自豪感,以及整个民族的尚武精神。另一个则是南宋末期,蒙古统治集团南下过程中的大肆杀戮,让曾经绵延近千年的文官士大夫集团损失殆尽,从此不再有独立人格和不屈不挠的奋斗志愿。

现在的国人常常怀念汉唐之际的辉煌,把关注的焦点主要定位于当时物质的富足,却殊不知整个思想意识领域的发展,才是支撑起这两个时代的真正基础。

秦汉时代虽然被认为是法家当道,号称“重农抑商”,汉武帝却不拘一格的重用各类人才,应当是卑贱出身的商人桑弘羊,坐镇长安,悠然自得的掌握着财政大权和国家的经济命脉,推动富国强兵的大事业。任何有真才实学的人充分发挥着自己的作用,为国家走向富强创造了条件。

宋代以后开始流传的“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的社会意识,在此前其实是很难想象的。汉朝时,大将军卫青击破匈奴主力,汉武帝姐姐平阳公主立即为之钦慕并毅然下嫁。唐朝时,武将取得边功返京之日,同样是万人空巷希望一睹威风,成为无数少女争相追逐的偶像。当然出色的文人也会获得极高的礼遇,李白年轻时出川,随身带的钱很快就花光了,但是他从来都没有为生计发过愁,因为他的才气逼人,一路上始终有大批人趋之若鹜,据说有位铁杆崇拜者,居然以李白醉酒后能够抢先为之买单为最大荣耀。当时唐玄宗也乐于附庸风雅,即便最后对李白已经不感冒,还是为了迎合社会舆论,假惺惺的赠送其一大笔奖金,以展示自己的爱才之心。

宋朝和明朝均亡于北方强敌,但是生死存亡之秋,整个精英集团的表现却有着天壤之别。

南宋末年,面对咄咄逼人的蒙古骑兵,王坚和张钰坚守重庆合川钓鱼城数年,直至击毙不可一世的敌酋蒙哥。在元世祖忽必烈和众多高官显贵的劝降之后,文天祥始终坚守自己的信念,写完千古绝唱的《正气歌》,慷慨赴死。经过崖山决战,走上穷途末路的陆秀夫背负着卫王赵昺,毅然率众跳入南海殉国,用生命实践了抗争到底,绝不苟且偷生的誓言。

而明朝末年,李自成大军行至京师城下的时候,陪伴崇祯皇帝登上煤山自缢的,居然只有一名贴身太监。后来那些所谓股肱之臣们的表现就更加不堪入目,洪承畴、吴三桂等封疆大吏,争先恐后的投靠关外胡奴,寡廉鲜耻的主动剃发易服,把自贬为“奴才”当做值得炫耀的资本。

产生如此巨大的变化,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

汉朝时,司马迁在《史记》中直书当朝天子的过失,汉武帝却极为大度的为此书的流传放行,任由后世评说。唐朝时,魏征先是敌营的头号军师,后来又多次在朝堂上触怒龙颜,唐太宗也表现了足够的包容、理解与支持,视之为诤友。即便在宋朝,有着超强权利欲的太祖赵匡胤,也还是立下了不杀言官的誓约,营造了敢说、敢做、敢当的良好氛围。

但是在进入明朝以来,君主专制主义和极权意识的泛滥,造成了社会的扭曲。明太祖朱元璋滥杀开国功臣,实施骇人听闻的廷杖制度,让满朝文武颜面扫地,并人人自危。明成祖朱棣虽然有所改革,却又开创了宠信宦官的先例,并发展厂卫等特务机关,使得佞幸横行,将相离心。其实拥有着相对先进生产力的明王朝是有可能更长时间的抵御来自满清的威胁的,但是东林党人相继遭受灭顶之灾,阉党逐步控制了朝政,尤其是“自(袁)崇焕死”,“边事益无人,明亡征绝矣”。

两宋亡国之后,蒙元统治者推行落后的民族压迫政策,妄图通过消灭各民族的独立意识,从而达到巩固自身统治的目的。明朝的建国本来有可能成为复兴的契机,但是朱姓皇族考虑更多的却是自己的狭隘利益。名将徐达攻克大都时,朱元璋却令其迅速收手,这次安于现状,不追穷寇的决策,为未来的中国多次对外用兵中的肆意妥协政策奠定了基础,终结了长期延续下来的“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豪迈气魄。明朝的另一个重大错误就是八股文,思想文化研究领域应当是百花齐放,兼容并包,不设禁区的,然而官方居然将内容已经是少的可怜的《四书》、《五经》进一步压缩,将士子的言论限定在程颢、程颐和朱熹等人审定的狭小范围之内,换句话说,就是大家不能再研究统治者的想法是对是错,而是只能去寻找各种证明统治者的想法绝对正确的方法。

清朝时中国的封建统治继续保守化。文字狱的大兴,把知识分子最后剩下的一点创造性也给粉碎掉了。考据学的日益繁荣的同时,各种实用理论全面衰落。尽管在清朝的前期和中期,仍然有过不少次追上世界新潮流的机会,整个国家的腐朽,却决定了一切突破的不可能实现。中国在近代的挨打局面,实际上早就已经注定了。

回顾历史,研究当代中国种种问题的根源,不能仅仅局限于近代一百年,需要将眼光放的更加长远。要从更深的层面反对全部封建糟粕,彻底扭转封建社会中后期较长时间里所形成的各种落后观念。个人要树立自强精神,国家也要树立自强理念。要摒弃盲目崇拜,摒弃趋炎附势,摒弃人云亦云,摒弃妄自菲薄。只有人人都具备了独立、自信、勇于开拓,善于创新的强有力人格,我们的国家才能迎来汉唐般的复兴时代。

浏览更多文章,欢迎访问我的个人博客:http://xlog.stuit.cn
上一篇:地方自治与中国艰难而短暂的探索      下一篇:再由《诗经》说漆沮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