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9487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关于三国许攸之死(多版)- 高估版

类别:秦汉三国 发布人: daming 观看次数: 3549 次
(高估版)

  许褚砍了许攸脑袋,却只被曹操“深责”,没人为许攸偿命。一条性命,等同蝼蚁!三国许攸之死,与其说暴露了文人的狂妄,不如说暴露了文人的愚蠢。他们不是高估了自己,而是高估了主人——许攸之死高估曹操、过度“撒娇”

  人言许攸死于狂妄,其实不然。

  许攸的不幸,首先是源于愚蠢的判断:自己是曹操的故交,又是有功之臣,纵然傲慢显耀,怎么得曹操也得给面子。

  但他不悟:曹操是个“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叫天下人负我”的真小人。怎容得别人对他有一点不利?再者,官渡之战既已成功,许攸的价值不过如此,曹操把这样看不出眉眼高低的腐儒当作“一次性工具”使用,武将许褚杀许攸,是替曹操了了一桩烦心的事情——从此,眼不见心不烦。

  在曹操眼中,帐下的谋士与儒生都只不过他的工具,既为工具,顺手即用,不顺手即弃。

  在使用许攸这个工具的前后态度上,曹操前恭后倨可谓判若两人。

  许攸初投曹营献计时,曹操远接高迎。许攸原是袁绍幕僚,曹操与袁绍在官渡相对峙,许攸献计袁绍不纳,许攸便弃袁绍投奔曹操。曹操听说许攸到来,大喜过望,“跣足而出”。

  什么叫跣足呢?就是光着脚,那么曹操这个时候跣足而出迎接许攸有两重意思:

  一层意思是来不及穿鞋,可能在洗脚在干什么,一听说许攸来了光着脚就往外跑,大喜过望;第二层意思是表示尊敬,因为古礼光脚是尊敬。我们知道曹操后来地位很高了以后,汉献帝给了曹操一个特殊待遇,叫做带剑鞋履上殿,叫“剑履上殿”,剑就是带剑,你可以佩着剑去见皇帝,履就是穿鞋,这说明一般的人是不能穿鞋见皇帝的。能不能穿袜子呢,看地位,地位高的人可以“袜而登席”,穿着袜子走到席位上,地位再低一点一定要光脚。所以光脚也是表示尊重。

  这个曹操光着脚冲出去以后,抚掌而笑,子远(许攸字子远)你来了,“吾事济矣”,我的事情就好办了,然后把许攸请到军帐里坐下。曹操与许攸携手共入,操先拜于地“。攸曰”公乃汉相,吾乃布衣,何谦恭“。操曰”公乃操故友,岂敢以名爵相上下“。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操相拜于地,有人呼?

  这时的曹操,真是求贤若渴。把许攸当成”座上宾“。许攸自然好不得意,将妙计和盘托出。

  曹操用了许攸的计谋,成功给袁绍以毁灭性的打击,打赢了官渡之战。之后,乘胜追击,势如破竹,攻破了袁绍的老巢冀州。

  战斗结束后,许攸轻傲秉性不该,而”礼贤下士“的曹操对许攸的态度却发生了质的变化。

  曹操统率众将将入冀州,许攸纵马近前,高叫:阿瞒,如果不是我,你能够入这个城门吗?曹操听罢大笑。

  许攸立功之后,当众高呼曹操小名,有人以为这是嚣张无礼,其实我认为这里包含”撒娇卖乖“的成分——我许攸跟曹丞相的关系非同一般。我是曹操的故交,他不会怪我无理。更不会卸磨杀驴。

  这种愚蠢的判断导致许攸曹操在加快了死亡的脚步。

  曹操对许攸”撒娇卖乖“一笑,已经暗藏杀机,他是笑许攸不懂事儿,不知道轻重。如果聪明些的,就应该明白了,至少应该从曹操的一笑中悟出些什么来。可是,许攸就是这么没脑子,他还以为曹操喜欢他”卖乖“,对人才永远毕恭毕敬,于是继续”撒娇“。

  以下是许攸杀身之祸的全过程——诸将以许攸如此无礼狂妄,都忿忿不平。过了几天,许攸遇许褚于东城门。又耐不住旧事重提:你们没有我,能这样出入此城门吗?

  许褚愤怒的驳斥道:我们千生万死,身冒血战,才夺得城池。你怎么胆敢这样夸口呢!

  许攸不知死活,骂道:你们都是匹夫,没有什么了不起。

  许褚大怒,拔剑把许攸杀死。

  且看曹操许褚杀许攸的反应——许褚杀了许攸,提头来见曹操:许攸无礼,我杀之矣。

  曹操说:许攸与吾旧交,故相戏耳。

  曹操”深责许禇,令厚葬许攸“。

  许褚只被曹操”深责“,没人为许攸偿命。许攸被许褚砍头,一条性命,等同蝼蚁。

  通过这段描述,我们不难推测到:其实,许禇早就有了曹操的指示——许攸很狂妄,丞相很生气。否则,许禇再愣点,也不敢随便杀一个曹操身边的幕僚!

  可怜许攸,对曹操抱有多大的幻想,到头来曹操却根本不拿他当个”东西“。

  对曹操这样的真小人来说,每当涉及最高尊严利益问题时,所谓的”才“,决不是首先考虑的条件。如何保持自己的最高尊严与利益,便成了唯一的标准。

  ”才“,包括才干、才能、才智、才气……作为封建社会的一国之君来说,无才,国家机器照常运转,而有才,则必要施展,而施展,好和坏就各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曹操当然也不是不看重”才“,但一涉及自己的尊严与利益,一切”才“皆可为牺牲品。

  从许攸投奔曹操献计那一段表现看,他应该是个聪明人。但是这种聪明人”业务能力“或许很强,但在”悟人事“上基本是个白痴。他以为在曹操眼里,他这样的人才何等重要,殊不知曹操眼中,没有什么不可以毁弃。武将忠诚头脑简单尚可一直留用卖命,而文臣腐儒,百无一用啥都不是,从内心鄙夷。纵然有点功劳,也不值多少钱,又何以杀不得?

  许攸之狂妄,不是过高估计了自己,而是过高估计了曹操对人才的态度。所谓人才,在曹操眼里不是亲情,不是友情,甚至不是性命,而只不过是工具。他可以”唯才是举“,但绝不可能”以人为本“,曹操的最高价值观是自我尊严与自我利益高于一切。人才,同时必须是听话懂事的奴才,才能在曹操这样的主子面前存在下去。

  像许攸这样”不悟人事“的腐儒,自古以来不乏其人。他们对”主公“的”胸怀“与”仁慈“ 永远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永远摆不正位置。故此,他们命运多舛跌宕起伏,成为卸磨之后,首杀之驴。

上一篇:论姜维      下一篇:关于三国许攸之死(多版)- 笑侃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