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8751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郅支单于兴亡概况及其部众来源分析推测

类别:非主流政权 发布人: xiaoyu 观看次数: 2684 次

  参照《汉书·匈奴传·宣帝纪·陈汤传》等史料记载,笔者对郅支单于兴亡概况及其部将来源分析推测如下:

  1。前59年,篡夺单于位的握衍朐鞮单于一面派遣弟弟伊酋若王胜之到长安与汉朝洽谈和亲事宜,一面穷凶极恶地大肆铲除异己势力,培植亲信,巩固权威,虚闾权渠单于在位时重用的郝宿王邢未央等大臣被杀,处境危急的日逐王先贤掸率部数万人南迁降汉。虚闾权渠单于的中子稽侯狦也仓皇逃离王庭,投奔岳父乌禅慕;此间,稽侯狦与哥哥呼屠吾斯失散。 随后日逐王的两个弟弟又遭到杀害。匈奴老臣乌禅慕劝阻不听,愤然而归。

  前58年,呼韩邪单于在岳父乌禅慕、呼延王,以及匈奴左地贵族的拥立下自立单于号,调发左地兵马四、五万人,兴义兵、除奸佞,击败篡权夺位、失道寡助的握衍朐鞮单于,一举夺取漠北王庭。此时呼韩邪的亲信部将如下:大弟弟【虚拟名:琼图里斯】、二弟【虚拟名:卡布里斯】、长子铢娄渠堂、次子雕陶莫皋;乌禅慕、呼延王的部将;姑夕王【因乌桓攻打左地,损失惨重,受到握衍朐鞮单于责骂,畏惧而反叛】;乌厉屈父子所统领的左地人马五万余人马,当是合围攻打握衍朐鞮单于的主力。

  2.前58年呼韩邪单于夺取漠北王庭后:流落在民间的哥哥呼屠吾斯在战乱中出现,可能自发组织了民间义军,为呼韩邪单于攻占握衍朐鞮单于王庭立有战功,因而战后被呼韩邪单于封为左谷蠡王。同时,呼韩邪单于作出了两个错误决定:一是停止战事,让各部兵马各自回到自己的领地。二是派人密告右地贵人,唆使他们杀死右贤王。右贤王是握衍朐鞮单于的亲弟弟,对握衍朐鞮单于的恶行深感不满,握衍朐鞮单于兵败后曾经向其求救,右贤王严词拒绝,并直言羞辱,致使握衍朐鞮单于绝望自杀。因此,呼韩邪单于对右贤王理当区别对待,争取民心。前一个排斥异己的决定埋下了内部纷争的隐患,后一个刺杀计划破产导致矛盾激化、异军突起,左大且渠之子都隆奇与右贤王共同拥立新日逐王薄胥堂为屠耆单于,出动数万兵马向东进攻呼韩邪单于,夺取漠北王庭,呼韩邪败走;呼韩邪单于的失误在于存有私心,排斥异己的行为必然失却人心,教训惨痛。呼韩邪的军队一战即溃,王庭易手。屠耆单于长子都涂吾西为左谷蠡王,少子姑瞀楼头为右谷蠡王,留居漠北王庭。

  3.前57年,屠耆单于派遣时任右奧犍王的先贤掸两个哥哥为乌籍都尉各领两万人驻守东方,防备呼韩邪单于;呼揭王自立单于,乌籍都尉也随即分别自立为车犁单于、乌籍单于;屠耆单于亲自领军东征,击败车犁单于,都隆奇领兵击败乌籍单于;车犁单于、乌籍单于均向西北逃亡,与呼揭王合并一处,约四万人,自去单于号,共同拥立车犁单于,当在匈奴右地科布多至阿勒泰一带;屠耆单于将其八万兵马分屯东西两个方向,亲自领军西击车犁单于,车犁单于败走西北,当在塔城一带;屠耆单于将大本营设在王庭西南的闔敦一带【地址不详;结合上下文当在外蒙古西南部。是否与辽代可敦城为同一处,存疑。辽代可敦城即镇州(今内蒙古土拉河上游,位于乌兰巴托西南部),这里是辽朝西北路招讨司的驻地。】

  4.前56年,呼韩邪单于遣其弟右谷蠡王【二弟】等人向西袭击屠耆单于的屯兵,杀略万余人。屠耆单于闻之,亲自率领六万骑兵反攻呼韩邪单于,行军千里,还未至嗕姑地,与呼韩邪单于兵马四万人遭遇,交战中,屠耆单于兵败自杀。

  屠耆单于也是能征善战的一代枭雄,多次御驾亲征,所向披靡。此战呼韩邪单于四万人抵六万人,以弱胜强,大获全胜,最为耐人寻味,可惜史家惜墨如金,记述极其简略。之前右谷蠡王率部袭击屠耆单于屯兵,与随后的两军大战,似乎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组合拳。“嗕姑地”地址不明,很有可能是一处有利于伏击的战场。据《匈奴传上》记载,匈奴左地有一个归属匈奴的西嗕部落,居住在左地。前68年因匈奴闹饥荒,百姓、牲畜死亡过半,西嗕部落的数千人赶着牲畜逃离匈奴,与匈奴在瓯脱地区与瓯脱王的部众发生激战,死伤许多人,然后,西嗕部落的人都南迁降属了汉朝。因此,“嗕姑地”当是西嗕部落故地。此战中呼韩邪似乎没有参加,主要战将也不明确。估计应有呼韩邪单于的精锐投入。从此战当年呼屠吾斯升为左贤王来看,必有此人。此战过后不久,乌厉屈父子率众脱离呼韩邪,投降汉朝,应有一场激烈的内部纷争,最终呼韩邪单于的兄弟占了上风,导致呼韩邪单于阵营的内讧和分裂。左地贵族乌厉温敦自立为呼遬累单于,左大将乌厉屈与其父亲乌厉温敦父子率领所部数万人叛离降汉。屠耆单于的小弟弟原本侍奉呼韩邪单于,此时也率部叛离,迁居右地。随后,李陵之子扶持乌籍都尉再次自立为乌籍单于;不久就被呼韩邪单于派人捕杀,随即定都漠北单于王庭,并作出裁减王庭直属兵马数万人。与此同时,屠耆单于的堂弟休旬王击杀左大且渠,吞并其部,自立为闰振单于,雄踞西方。呼屠吾斯也另起炉灶,自封为郅支单于,实为呼韩邪单于集团内讧分裂的延续。足见此战过后,呼韩邪单于在为君封赏方面存在严重失误,以致众将难服,闰振单于、郅支单于的争相自立,从而形成匈奴三足鼎立的局面。呼韩邪单于复得王庭,却又迅即陷入内部分裂的危险境地。

  前55――54年二年间,闰振单于率部东征郅支单于,一场恶战之后,郅支单于大胜,吞并其部,实力大增,转而进攻呼韩邪单于,一举夺取漠北王庭。呼韩邪单于的实力大为削弱,甚至难以立足,被迫南迁降属汉朝。前54年春季,呼韩邪单于向汉朝称臣,并派出弟弟谷蠡王入质汉朝。

  5.前53年,呼韩邪单于正月,呼韩邪单于派长子铢娄渠堂到汉朝入质。同年冬季,再派出大弟弟左贤王前往长安,参加次年例行的朝拜。前52年冬季,呼韩邪单于来到五原塞,表示第二年正月亲自到长安向大汉天子朝拜。

  前51年正月,呼韩邪单于进京朝拜,郅支单于以为呼韩邪投降了汉朝不会再回来了,便向西域扩张,途中与刚刚自立的伊利目单于发生遭遇战,一场恶战之后,郅支单于大胜,伊利目单于所部五万人马被其吞并。至此,除去郅支单于留守在漠北王庭的部属,西进扩张当有三万人马,加上伊利目单于所部,实力不下八万人马。郅支单于听说汉朝派兵运粮辅助呼韩邪单于,畏惧汉朝与呼韩邪单于联合讨伐,不敢返回漠北王庭,随留在右地观望。自度实力无望统一匈奴,开始向乌孙逼近,企图联合乌孙小昆弥,做大势力,与汉朝抗衡。而此时汉朝权贵们却盲目乐观地认为“郅支单于远遁,匈奴遂定。”此时汉朝西域边陲危机虽未凸现,郅支单于为祸西域的契机已经降临。

  6.解忧公主年过古稀,加上长子元贵靡和幼子鸱靡都死于流行疾病。因而上书请求老死在故国,得到汉宣帝恩准,于前51年冬回到长安。前50――前49年间,郅支单于击败乌孙小昆弥乌就屠,吞并其八千人马,随后接连攻打呼揭、丁零、坚昆,吞并三国,建都坚昆。至此,郅支单于的部属不下10万之众。前49年12月,汉宣帝驾崩,西域局势急骤恶化,汉朝已经无暇顾及。汉元帝即位后不但将常驻乌孙的屯田部队全部撤出,还应郅支单于的请求,把入质长安的儿子朐于利受护送回国,以致郅支单于解除后顾之忧,时常出兵袭扰乌孙,屡战屡胜。而他的王庭远在万里之外的坚昆境内。面对郅支单于的大肆扩张,柔仁好儒的汉元帝不是无动于衷,就是束手无策。直到12年后,才由新任西域都护甘延寿、陈汤毅然远征,一举剿灭。

  综上所述,郅支单于的部众应有以下几个成分构成:

  1.前58年随其起兵攻打握衍朐鞮单于的民间义军;这部分极有可能是追随他到西域的中坚力量;拟为2000―3000人马;

  2.前58年握衍朐鞮单于灭亡后,呼韩邪收留重用他为左谷蠡王时拨付的部队;拟为5000―10000人马,有可能就是姑夕王旧部;

  3.前56年,吞并屠耆单于残余部属;屠耆单于东进六万人马,除去战争消耗,郅支单于至少可分得二万人马补给;

  4.前54年,吞并闰振单于部属的后续力量;闰振单于敢于起兵东征郅支单于,可见其实力强盛,原属屠耆单于的旧部大都投奔闰振单于,兵力应在4――5万人左右;除去战争消耗,郅支单于续补力量不下三万人;至此,郅支单于总计兵马应有6――7万人;情知呼韩邪单于亲依汉朝,自己力量不足以平定天下,便采取一面向汉朝称臣纳贡,送子入质,一面扩张实力,拓展地盘的韬略。

  5.前51年,吞并伊利目单于所部五万人马。至此,除去郅支单于留守在漠北王庭的部属,西进扩张当有三万人马,加上伊利目单于所部,实力不下八万人马。

6.前50―前49年间,郅支单于击败乌孙小昆弥乌就屠,吞并其八千人马,随后接连攻打呼揭、丁零、坚昆,吞并三国,建都坚昆。至此,郅支单于的部属不下10万之众。

  7.前45年左右,郅支单于西迁康居,随迁人马总数不详,从康居王派贵人带着数千头骆驼、驴马前去接应看,郅支单于西迁康居的人马不下数万人。但因途中遭遇寒流,因疾病、饥饿死伤大半,到达康居的仅有三千人马。此后,主要靠向康居借兵报复乌孙。郅支单于在康居的兵马虽然不多,却十分强悍,加上康居王借给他的罗马军团残部,当有千人左右。再加上掳掠乌孙的部众,实力当在三万人左右。仔细考量,郅支单于的部属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中坚力量还是郅支单于旧部核心以及投附的罗马军团残部。但其能征善战,百战百胜的威名足以让西域各国闻风丧胆。

  8. 据《陈汤传》记载:甘延寿、陈汤远征康居时投入兵力汉兵、胡兵共计四万余人马。郅支城被攻破后,汉军斩杀郅支单于阏氏、太子、名王以下亲贵1518人,活捉145人,投降的敌军1000余人。康居派去万余骑兵组成的救援军队被击退,并未进入郅支城内,据后人考证,那部分投降的敌人就是依附郅支单于的罗马军团。这部分敌军被迁移到内地安置下来。 

  9.呼屠吾斯既为呼韩邪的哥哥,其长子朐于利受的年龄应当比呼韩邪单于长子铢娄渠堂稍长。郅支城被攻破之前,为其守城的还有郅支单于阏氏、夫人【妃子】数十名,皆可披挂上阵,引弓射箭,可见郅支单于的子女也不会太少。

  10.史籍中仅记载了郅支单于入质长安的儿子为朐于利受一人,汉元帝初年,郅支单于上书索要太子,汉朝派谷吉将朐于利受护送回国,最后被杀的太子是否朐于利受,不得而知。

上一篇:关于新疆考古和昆仑神话(续)      下一篇:三国官职表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