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517
 
  中国通史文章分类

上古夏商周
春秋战国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辽夏金元
明清两代
非主流政权
历史综述

 

 



 
被绝色歌妓推上皇位的皇帝

类别:隋唐五代 发布人: daming 观看次数: 3469 次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不平凡的女人,这句话用在唐武宗李炎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他生于太监当家做主、皇帝低头为奴的中唐时期,作为唐文宗的五弟,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王爷,与皇位的距离如同北京到纽约那么远。然而,历史制造了一个偶然的错误,而他最挚爱的一个妓女通过自己的胆识,硬是利用这个错误把他推上了皇位,从而开创了唐朝一段短暂的中兴。

  唐武宗生于元和九年(公元八一四年),最初的名字叫李瀍。二十七岁之前,他一直兢兢业业做王爷,任凭皇位在父亲穆宗、哥哥敬宗和文宗几个手里转来转去,而他只是尽情地四处观光旅游和关注医学的某个特殊领域——炼丹,过着极为小资的生活。因为这个原因,无论是皇帝,还是皇帝的主子——太监,都没有过分地关注他。在那个谁有才谁倒霉(专指皇帝宗室)的时代,这可是走了狗屎运的大好事。在一次去邯郸自助游的过程中,他偶然结识了一位王姓歌妓,此女不仅艳惊四座,而且歌舞俱佳,让李瀍喜欢得不得了。唐朝是个婚姻世俗观念相对开放的朝代,娶个歌妓下人做王妃没什么丢人的。李瀍当即决定为她赎身,然后带回自己的王府里金屋藏娇。二人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即使李瀍后来成了唐武宗。

  就在他们安享王府生活的时候,大唐帝国的时局却因为立嗣一事而一波三折。当时在位的唐文宗是一位勤劳的皇帝,面对太监干政曾想借助大臣的力量加以铲除,但在甘露之变中遭遇了彻底失败。此后,大宦官仇士良、鱼弘志等人完全掌握了唐朝中央大权,在唐文宗面前比亲爹还牛气。唐文宗要权力没权力,要自由没自由,皇帝当得比太监还难受。就拿册立太子这种关乎帝国未来的事来说,唐文宗都难有所作为。最初,唐文宗想立哥哥敬宗之子晋王李普为嗣,可惜这孩子命薄,于太和二年(公元八二八年)六月五岁夭折。无奈之下,唐文宗转而立自己的儿子鲁王李永做了太子。这时正受宠的杨妃却不满意李永,总是找各种机会想废掉他。大概是她的害人之心太过虔诚了,没等她真的动手,李永就已经突然死去,连病因都找不出来(仇士良等人绝对脱不了干系)。杨妃这下高兴了,极力向老公推荐安王李溶。唐文宗这时也在犹豫,宰相李珏这时站出来力劝立唐敬宗第六子、陈王李成美为太子。经过一番较量,宰相最终战胜了皇妃,李成美顺利成为皇储。

  经过前太子李永暴亡的事件后,唐文宗的精神受到严重打击,既然不能把气撒到太监身上,就只能找几个宫女当替罪羊。所谓气上加气,身体吃不消了。他原本计划为李成美举行隆重的行册大礼,没等那天到来,他就一病不起了。弥留之际,唐文宗密旨宦官枢密使刘弘逸与宰相李珏等奉太子监国。但是另外两个大宦官仇士良、鱼弘志却另有小算盘,如果陈王登基,那么有拥立之功的就是刘弘逸与李珏,他们二人日后就要坐冷板凳。所以二人置文宗的圣旨于不顾,公开提出以太子年幼多病为由,提出更换皇太子。文宗想争却只剩一口气,宰相李珏反对了半天,手里没有兵权,也只能是动动嘴皮子。兵贵神速,仇士良立即伪造了文宗的诏令,册立安王李溶为皇太弟,派神策军赴十六王宅迎请安王即位。

  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小插曲。据《唐阙史》记载,当时安王李溶和颖王李瀍都极受哥哥文宗喜欢,而且都住在王爷区——十六王宅。仇士良派出去的神策军是一帮没文化的粗人,没有弄明白他的意思。他们一大群人匆匆忙忙来到十六王宅时,却连要迎接哪位亲王都没弄清楚,站在门口傻了眼。宫中的仇士良反应还算快,马上派一个信得过的手下追了上去。然而这人是个脑子里明白嘴上讲不明白的大笨蛋,到了王府门口张嘴半天,才傻乎乎地喊出一句“迎接大的!迎接大的”,意思是安王年长于颖王,应该迎接安王李溶。神策军听到后还是一头雾水,搞不清该接谁。府里面的安王和颖王都听到了外边的喧哗,但是他们在没有最终确定之前都不敢贸然行动。

  两个大男人发怵的千钧一发之际,颖王在邯郸带回的王美眉突然发飙。她极其镇定地走出王府,来到满脑子浆糊的神策军官兵面前,用自己美丽的歌喉开始了唐朝历史上最成功的一次忽悠:“尔等听着,所谓‘大的’就是颖王殿下李瀍。你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给我看清楚了,颖王殿下身材魁伟,连当今皇帝都称他为‘大王’。”看到这帮粗人们有点上钩,王美眉忽悠得更起劲了:“颖王与你们的上司仇公公是生死之交,一起喝过酒。拥立新君可是头等大事,你们可要小心了,出了岔子可是要满门抄斩的!”众人一听,大眼瞪小眼,小眼瞪眯缝眼,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说的是真是假。王美眉毫不含糊,立即转身回府把隐藏在屏风后边的李瀍推到众人面前。果然,李瀍高大魁梧,所言不虚。神策军们被彻底忽悠住了,立马拥李瀍上马,护送至少阳院。看到李瀍,仇士良恨不能拿头撞墙。骂了一通后,也只好将错就错,册立颖王为皇太弟。几天后,唐文宗在众人的期待中,终于驾崩,李瀍即位,是为唐武宗。

  李瀍是个要么不做,要做就做绝的人。从前他不是皇帝,国家爱折腾成啥样,只要不散架就行。但现在他是皇帝了,就要做个名副其实的皇帝。即位的最初日子里,他进行了成功表演,有模有样地做了好一阵子孙子。仇士良说杀唐文宗的老婆,李瀍二话没说,立马就杀;仇士良又说陈王李成美该杀,李瀍没有犹豫,立即照办。几次下来,仇士良相信了,嗯,这是个不错的乖儿子。李瀍呢,也表演得更加卖力,一有空就带着王美眉骑马旅游,或者大大咧咧地跑到妓院里喝花酒,听小曲。有时喝多了,还在里面跳上两曲,那叫一个放荡。仇士良一见更高兴了,他本人曾经有套把皇帝训练成昏君的秘籍,核心点就是不能让皇帝们的心闲下来,一旦闲下来,他们就会亲大臣而远太监,变得越来越聪明。最好的办法就是多找点儿好玩的,天天都去勾引皇帝的眼球,让他们玩物丧志。按照这套理论,眼前的唐武宗简直是自学成才、无师自通的昏君了。

  就在仇士良沾沾自喜的时候,李瀍已经开始行动了。他独具慧眼,把文宗时被贬出中央的原宰相李德裕招回身边,重新委以相位,让其大展宏图。这个李德裕是大唐王朝赫赫有名的牛人之一,他最牛的一件事就是和一个姓牛的人(牛僧孺)死磕了几十年,制造了摧毁唐朝几大隐患之一的“朋党之争”。他比较牛的第二件事是对科举制度嗤之以鼻,曾经不止一次提出要废除科举制,幸亏他两次入相时间不是特别长。他比较牛的第三件事是让皇帝害怕,这个皇帝就是唐武宗的继任者——唐宣宗。此人也是个超强势的皇帝,曾把多个太监牛人整得服服帖帖,人称“小太宗”,也就是李世民第二。但是唐宣宗唯独害怕看见李德裕,每次见面时都心里乱颤,不得已把他又贬出了朝廷。不可否认的是,李德裕很有能力,而且大是大非搞得很清楚,所以有幸成为唐朝的十大贤相之一。李瀍找他做副手算是找对了人,君臣二人同心协力,一时间大唐帝国活力四射。

  一看这情形,仇士良恨不能掐断自己的大腿。想来想去,这个老人妖来个以退为进,向李瀍提出辞呈,假心假意地说要回去吃退休金。他敢说,李瀍就敢批,不就退休金吗,我发。这可是仇士良和一帮太监们没想到的,事到如今,这个曾经导演过几次皇帝废立的大宦官终于结束了自己的威风日子。为了表示自己瞧不起李瀍的几毛钱退休金,仇士良回家没几天就死了。老大一死,屁股后的小崽子们自然也没了脾气,乖乖做回奴才了。

  搞定了宦官,李瀍又开始搞军阀。当时除了中央的大唐皇帝,地方上还有许多大大小小姓刘、姓王的土皇帝,也就是俗称的藩镇。这些人把自己的属地变成名副其实的独立王国,官员自己任命,税收自己截流,军队自己掌握,哪天自个儿死了,接班人自己指定。自打盛唐末期的唐代宗时期,皇帝们就想着怎么摆平这些地头蛇,一直拖到李瀍这里,问题还是那个问题,答案依旧没有。这当中,不仅上进的牛僧孺也起了不小的纵容作用。李瀍完全对得起自己庙号里的那个“武”字,他在李德裕的全力配合下,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削藩运动。公元八四四年,刘缜不经中央批准,擅自接任泽潞节度使,李瀍立即下令平叛,奶奶的,两条腿的太监我都不怕,还怕你三条腿的刘某人?结果,泽、涟等五州被一举平定。大大小小的土皇帝们一见这阵仗,都彻底老实了。李瀍马不停蹄,又对北方的回纥用兵,把周边的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国吓得再也不敢滋事了。

  把凡人全都搞定了之后,李瀍又跟神仙较上了劲儿,这事还得从他的一个业余爱好说起。唐朝皇帝大多有个特点,就是都喜欢炼丹求药,梦想着长生不老。唐宪宗、唐穆宗、唐宣宗,包括最最英明的唐太宗,都是因为过于痴迷,不幸中了丹毒而提早升天的。所谓你不吃还活得长,你一吃反而死得早。出于同样的爱好,李瀍也喜欢吃丹药。早在他还是王爷的时候,身边就聚集了一帮道士,整天拿着多种重金属和有毒物质(如硫磺)炼制所谓的长生不老药。根据这些人的理论,金银等重金属抗腐蚀性强,不容易变质,如果人吸收了这些东西的精华,一定也可以永垂不朽。别看李瀍在国家大事上不糊涂,在这件事上却傻得可笑,十分虔诚地相信这些鬼话,一直到死。

  与以往不同的是,李瀍身边的这几个江湖骗子如赵归真等人,不仅造假药,还造谣。他们煞有其事地编了一句顺口溜:“李氏十八子昌运未尽,便有黑衣人登位理国。”我来解释一下,“十八子”合起来是“李”字,代表李唐帝国,“黑衣”呢指的就是和尚。两句话连在一起,意思就是和尚们要起来造李唐王朝的反。李瀍对这话正琢磨着呢,赵归真等人又生出了一个幺蛾子,对李瀍说:“陛下,你知道望仙台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一个道士成仙吗?”李瀍摇摇头,他们接着说,“是因为信佛的那帮秃驴妖气太重,阻挡了成仙之路。”李瀍一想这还了得,来呀,给我把佛教灭了!于是,轰轰烈烈的灭佛运动开始了,因为事情发生在会昌年间,史称“会昌法难”。

  这次灭佛运动虽然没有北魏太武帝灭佛那么血腥,但对佛教的打击程度却是最严重的。我们来看几个数字:整个“会昌法难”期间,被拆毁的寺庙有四千六百多座,招提和兰若四万多所,还俗的和尚以及尼姑共计二十六万多人。到后来,长安、洛阳仅各存十座寺,每座寺十名僧人。此外,由于佛寺所属财产众多,在灭佛期间,共计没收田地数千万公顷。至于寺庙里的佛像、大钟等金属制品,李瀍也没放过,不是变成了钱币,就是变成了农具。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不,那么多佛像就这样报销了。昨天还是信徒遍布各地、香火缭绕四方的大教,就这样一夜之间没落无光了。

  当然,这次灭佛运动的起因并不单单只是因为赵归真等人的几泼口水,当时佛教自身的不检点也是一个原因。李瀍在废佛诏书里明明白白地说:“僧徒日广,佛寺日增,劳人力于土木之功,夺人利于金宝之饰。遗君亲于师资之际,违配偶于戒律之间。坏法害人,无愈此道!”说到底,还是一个钱字。武则天当政时期,对李唐王朝一直尊崇的道教没多少好感(因为她不姓李,跟太上老君李耳没血缘关系),反倒是对佛教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在她的支持下,全国各地大兴佛寺,僧尼们的各项待遇也一高再高。这些人渐渐脱离了劳动,坐拥大片土地成了名副其实的地主。到了后来,僧侣们还成了霸占民产、危害一方的恶势力。李瀍这么做,既有增加财政收入的目的,也起到了劫富济贫、维护社会和谐的目的。

  把佛教折腾得够戗的同时,李瀍自己也被自己折腾惨了。因为长期吃所谓的丹药,身体中的重金属含量超标,会昌六年(公元八四六年),他收到了太上老君发来的病危通知书(如来佛的他不认)。赵归真不愧是赵归真,这个时候还敢胡编,说什么生病是您名字中的“瀍”属“水”,与本朝尊崇的土德不合。根据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土克水,“瀍”亦被土所克制,因此破解的办法就是改名为“炎”。因为呢,炎字属“火”,与土比较和谐。重病中的李瀍竟然相信了,就把名字真的改为李炎。然而,改名并没有延长他的生命,反而加快了他的死亡。这年三月二十三日,即改名之后的第十二天,唐武宗驾崩。而那位王美眉,因为爱他过深,居然殉情而死。有此知己,唐武宗今生无憾。

来源:《名利场,男人事》

上一篇:明末清初闭关政策之我见      下一篇: 里克:欲望的羔羊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