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5826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臣:宋辽金元
器宏识远,功施社稷的元朝宰相
上传者:站长上传 脱脱 点击次数:3912 次
发布时间-2003/9/28 18:37:54

  元至正十六年(公元1366年),元朝灭亡在即,监察御史圣好、也先、撤都失里等人对当时的时局曾有这样的评议:“奸佞小人设计陷害忠臣,导致在敌我交战的紧要关头更换将领,国政兵事从此一蹶不振,钱粮逐渐消耗,各地盗贼更加肆无忌惮,天下百姓生灵涂炭,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如果脱脱不死哪会出现这种混乱不堪的局面呢?”诚然历史大势所趋,既便脱脱不死,元末未必不乱亦未必不亡。尽管如此,在上面评议的字里行间,脱脱的贤明和声望是不难想见的。

  脱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重要历史角色呢?

蒙古贵胄 少年得志

  脱脱(公元1314—1355年),字大用,他出身于蒙古贵族,出生时容貌奇特,非同常人。年幼时,他天性活泼好动,不喜雅静沉郁。到了上学的年龄,父亲特意为他拜请了浦江名人吴直方为师,意在将脱脱培植成国之栋梁,然而脱脱对读书的兴趣并不大,他对老师说:“先生让我整天正襟危坐,攻读圣贤之书,倒还不如给我多讲一些有关古代名人如何成才就业的故事。”及年龄稍长些,少年脱脱长得粗壮结实,加之喜好武艺,臂力过人,勇猛无比,十几岁便能开一石重的弓。15岁那年,他便被征为皇太子侍从。天历元年(公元1328年),脱脱被按成制授袭提举司达鲁花赤。次年,他奉诏入朝觐见皇上,文宗见脱脱气质独特,极口盛赞说:“这孩子将来必定大有可为!”于是,升迁脱脱为内宰司丞,兼任前职。五月,又任命脱脱为府正司丞。至顺二年(公元1331年),文宗亲自授予他虎符,凋时升调他为忠翊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元统二年(公元1334年),又让他兼管宣政院事务。五月,朝廷迁他为中政使,六月,又任命他沩知枢密院。从他进京起,不到六年时间,脱脱由于深得宣帝的信任,一连官升数级,成为朝廷省、部级大员。

  至元元年(公元1335年),唐其势阴谋起事,事发被杀。其党羽答里、刺刺等人见势,忙起兵发难。脱脱亲自挑选精兵强将讨伐答里、刺刺部队,最终将他们全部擒获,押解大都听候处置。因平叛有功,脱脱被拜为御史中丞、虎符亲军都指挥使,不久又被提升为左阿速卫。至元四年,他被升迁为御史大夫,仍兼任前职,担任御史大夫后,脱脱如鱼得水,充分施展了自己的才能。

  当时,元朝已是日薄西山,朝政趋于腐败,法度不行、官宦不廉。脱脱大胆改革、重振纲纪,朝廷内外一片肃然。一次,脱脱跟随皇帝出巡,返回上都时路过鸡鸣山、浑河,皇上准备在保安州畋猎,不料御马失蹄跌倒,于是便认为这是个不吉祥的征兆。脱脱进谏说:“自古以来帝王正襟危坐于九重之上,每天与文武大臣们谈论治国明理,至于那些飞鹰走狗般的邪门异说,是不值得理会的。”皇上认为他说得很有道理,于是授予他金紫光禄大夫的职衔,同时兼任绍熙宣抚使。

忠心不二 大义灭亲

  脱脱的伯父伯颜是当时朝廷的重臣,任中书右丞相。他平日专断跋扈、自以为是,平定唐其势叛乱后,伯颜更是肆无忌惮,根本不把皇帝和其他官员放在眼里。他擅自提拔亲信,对奸佞小人放任自流,且常常滥杀无辜。此外,他还把各卫所的精兵收编为自己的部下,国家府库钱帛,也听任他自由支配。皇帝对伯颜的所作所为很是不满,但终因他的威望如日中天,也不便将他怎么样。朝中其他百官更是敢怒不敢言,奈何伯颜不得。脱脱自幼在伯父家长大,伯颜也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因此两人先前关系亲密,感情很深。及至脱脱在朝中任官,对伯父的行为极为担忧,认为伯父所为将为整个家族招致麻烦。他多次婉言劝说伯父,但伯颜狂傲自大,不以为然,反而斥责脱脱不懂长幼之礼,辜负了伯父对他的期望。

  劝说伯父无效后,脱脱只得私下和父亲商量,他说:“伯父骄狂放纵实在是太过分了,万一天子震怒,我们所有的人都得受牵连,防患于未然,我们何不在事情还没败坏之前来寻找解决办法呢?”父亲认为脱脱说得有理,然而一直优柔寡断,反反复复,不能作出果断的决定。脱脱又向老师吴直方请教,吴直方对脱脱说:“《春秋传》有‘大义灭亲’的典范,何不仿效之?大丈夫只知忠诚于君王,报效于国家,其他还有什么好顾及的呢?”当时,皇帝周围都是伯颜的亲信党羽,只有世杰班、阿鲁是皇帝的心腹,每天相伴在皇帝左右,脱脱于是与二人结为朋友,坦诚相待。另外,钱塘人杨禹曾经在宫中侍奉过皇帝,当时任奎章阁广成局副使,能够出入皇宫,皇帝知道他忠诚可用,于是,每次与脱脱议事也都让杨踽参加。

  至元五年(公元1340年)秋天,正值伯颜出使应昌,脱脱立即与世杰班、阿鲁商量,准备把伯颜阻挡在东门外面,然后见机行事,后来因为考虑到成功的把握不是很大,最终取消了行动计划。不久,赶上河南范孟假借圣旨斩杀省臣,被朝廷查处,案件牵连到廉访使段辅。伯颜对汉人素有偏见,这次便乘机传言说,汉人不能担任廉访使,并且命令御史大夫别儿怯不花定成制度公布于世。别儿怯不花害怕因此招致非议,称病不出。伯颜几次传话给别儿怯不花,敦促他立即照办。监察御史把这件事告诉了脱脱,要他来替别儿怯不花办理此事。脱脱当然极不满意伯父的这种做法。他回复监察御史说:“别儿怯不花位高于我,而且掌握着大印,他不同意,我自然更加不敢擅作主张。”别儿怯不花惧怕伯颜对自己进行打击报复,最后只得起草章程,准备上交皇上。脱脱不能制止,于是又向吴直方请教,吴直方说:“任用汉人为官,这是祖宗定下来的法度,决不能轻易废除,否则国家将失去统治中原的基础。既然伯颜企图改变祖宗的法度,你何不去直接向皇上说明此事呢?”于是,脱脱依吴直方之盲,直接向皇上递交奏章,弹劾伯颜擅权。伯颜知道是脱脱在与自己过不去,大怒,对皇上说道;“脱脱虽然是我的侄子,但他一心偏袒汉人,应当对他严惩。”皇帝回答说:“这都是我的意思,并不是脱脱的罪过。”

  不久,伯颜又因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擅自贬斥宣让、威顺两位王爷。皇帝终于忍无可忍,决定将伯颜逐出朝廷,但又害怕伯颜借机反叛,所以也不敢贸然采取行动。一天,皇帝一边哭泣,一边对脱脱诉说他的苦衷,并喻意脱脱相助,脱脱也忍不住泪流满面。回家后,脱脱就开始与吴直方商议计策,吴直方说:“这件事关系到国家的生死存亡,须当机立断为好,而且在具体部署时,要绝对保密。你们谋划时,周围都有些什么人?”脱脱回答说:“当时只有阿鲁和脱脱木儿在场。”吴直方说:“伯颜是你的亲伯父,他凭借自己的特殊地位,挟持拉拢亲信,有些人迷恋富贵,贪图享乐,万一泄露机密,恐怕后果不堪设想,看来还是周密一些为好。”脱脱于是把阿鲁和脱脱木儿二人延请到家里,摆好酒席,并用舞乐相伴,日夜商议对付伯颜之事,准备在宫门内外安置重兵,等伯颜上朝时将其擒获。不料此事被伯颜及早发觉,他大惊失色,急忙召见脱脱,严厉斥责他无情无义。脱脱丝毫不惊慌,义正辞严回。答道:“天子的居所,当然得严加防范。”从此以后,伯颜便开始意识到脱脱要对他采取行动,于是增加大量卫兵,加强自卫。

  一次,伯颜带领自己的亲兵,恭请皇上同他出猎。脱脱意识到伯颜可能用心不轨,劝说皇上,让他称病推辞。伯颜一定要请皇上同往,脱脱便要派皇太子燕帖古思代替皇上陪同伯颜出猎柳林。值此时机,脱脱又立即与阿鲁等人商量,决定用他们手中掌握的军队和宿卫士来对付伯颜。脱脱等人先命令士兵控制通向京城的城门,然后在城门下布满亲信,专等伯颜回城。当夜,皇帝亲御玉德殿,先后召见近臣汪家奴、沙剌班以及省院各大臣,让他们在午门听命。同时又召见杨禹和江西范汇进殿草拟诏书,历数伯颜的种种罪状。第二天清晨伯颜派遣亲信到城门下观察动静,脱脱高高坐在城门之上,大声宣读:“皇上诏书决定,罢黜伯颜的丞相职务,其余所有官员和随从都不受牵连,可各就其职。”伯颜所率各卫所士兵听到传达的圣旨后,各自逃散,伯颜也只得孤军南下,途中经过真定时,当地百姓向伯颜敬酒辞行。伯颜伤心地对他们说;“你们曾经见过儿子杀父亲的事情吗?真是大逆不道!”百姓回答说:“儿子杀父亲的事情倒没见过,只是听说有臣子弑君王的现象!”伯颜当下低头不语,面带愧色。

变革旧习 励精图治

  伯颜事定后,皇上下诏任命脱脱之父马扎儿台为中书右丞相,脱脱主持枢密院事务,以前所授职位不变,同时命他兼任诏熙等处军民宣抚都总使、宣忠兀罗思护卫亲军都指挥使司达鲁花赤、昭功万户府都总使。同时诏令:“脱脱之外,诸侯王不得悬带弓箭及环刀辄人内府。”

  至正元年(公元1341年),皇上任命脱脱为中书右丞相,掌管全部军国大事。就任后,脱脱大胆变更伯颜时期的旧制度,恢复科举取士,重新启用太庙四季祭祀的制度,为郯王微徽秃昭雪平反,同时召还宣让、威顺二王,让他们居住在原来的藩地。正亲王阿鲁图在伯颜当政时期,因事得罪伯颜,被贬为平民,脱脱也将阿鲁图接回京城,恢复原职。

  伯颜任宰相时,为了自己聚敛财富,无故增加各种赋税,百姓不堪忍受,怨声载道。脱脱立即调整政策,减除盐税,蠲免负逋。脱脱还开马禁,恢复先前经筵讲学的制度,遴选儒生学士治经讲学,并且自己亲自掌领经筵讲学的具体事宜。脱脱颁行的一系列恢复社会经济的政策和大刀阔斧的改革,赢得了朝廷上下仕人及普通百姓的好评和称赞,人人都称他为贤相。

  至元四年(公元1338年),元朝廷开始着手编写宋、金、辽史,但因为当时学者为宋、金、辽三朝谁为正统的问题争论不休,所以也就一直未能撰成。直至至正三年,脱脱以都总裁右丞相的身份领衔主修三史,他断然裁定:“三国各与正统,各系其年号,以此为三史之义例。”于是次年三史才得以正式撰成,脱脱主修三史虽因急于求成,无暇细心综合浩繁资料加以分析,加之修史诸人又并非什么“吏才”,所以芜陋之处很多,但三史卷帙众多,对后人研究宋、金、辽的史籍极具参考价值。

  史书修完后,脱脱又请修《至正条格》,颁布天下,以正法度。皇帝经常亲临宣文阁,一次,脱脱向皇上进言:“陛下继位以来,天下平安无事,现在应该多多关心圣学,以教化天下臣民。臣听说有不少人阻挠这件事,陛下应该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一个国家连教化臣民的经典史书都不够,那还谈什么恩泽九州?先前世祖皇帝在这方面是很注重的。”说到这儿,脱脱命秘书监取出世祖时期制定和颁布的经书,进献给皇上。皇上认为脱脱所言极是,心中十分高兴,当下命令脱脱从速办理。

  脱脱虽不好读书,然而忠君孝义的观念却是根深蒂固。一次,皇上出行云州,正好遇上狂风发作,暴雨滂沱。咆哮的洪水像疯狂的野兽一般,迅速向出行队伍猛冲过来。车马人兽来不及躲避,全部被水冲散,慌乱之中,脱脱紧紧抱住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飞身上马,单骑向旁边的山顶冲去,皇太子得以幸免于难。自此以后,太子长至6岁才回到皇宫。在此期间,每逢太子生病,喂药时,脱脱必先尝其冷热,再端给太子。皇上经常感激脱脱对皇太子的救命之恩:“汝之勤劳,朕不忘也。”另外,脱脱还用自己的财钱在健德门外修造大寿元忠国寺,祝愿皇太子平安无事,健康成人。工程所花费用共计银钞十二万二千锭。

  至正四年(公元1344年)闰月,脱脱主持宣政院事务。各名山僧侣主持请求脱脱复设僧司,重振佛教,他们向脱脱进言说:“郡县所苦,如坐地狱。”脱脱回答说:“如果复设僧司,不是在地狱中再设地狱吗?”最终不设僧司。

  至正七年,别儿怯不花担任右丞相,因过去与脱脱的父亲马扎儿台有宿怨,便利用手中特权诬陷马扎儿台,并将他贬谪甘肃,脱脱生性孝道仁慈,不忍心让年迈父亲忍受痛苦,于是便向朝廷请求与父亲同行。马扎儿台在西域死后,左丞相太平和哈麻向朝廷请求,想让脱脱将父亲的棺木运回京师。但朝中许多人作难反对。在太平、哈麻的坚决请求和不断努力下,脱脱才得返回京师,加上皇帝也念及脱脱的功劳,便同意他回京任职。

  至正八年(公元1348年),朝廷擢升脱脱为太傅,随即提调宫傅,总理东宫之事。第二年,朵儿只、太平都被罢相,重新启用脱脱为中书右丞相,赏赐上尊、名马、袭衣、玉带无数。脱脱第二次人相后,又开始重新整顿朝政,先是开设端本堂,供皇太子专门学习,并亲自管理端本堂的事情。脱脱大胆提拔乌古孙良桢、龚伯遂、汝中柏、伯帖木儿等人为僚属,共同商议朝政。

  当时正值大水,黄河白茅堤段、金堤段决口,决口长达数百里,两岸人民深受其害,连续五年都不能彻底堵住决口。脱脱采用贾鲁的方案堵截决口,并亲自担任总指挥,同时布告天下:“皇上心忧天下百姓,我们臣民应该替陛下分担忧愁。只是天下有些事情很难办,就像有的病很难治好一样,自古黄河水患遗害无穷,是难治之疾,现在我一定要尽全力治理黄河,消除水患。”当场很多人都说长道短,大谈治理黄河之难,然而脱脱毫不在乎,他相信自己有能力治理好黄河水患。于是他奏请皇上,任命贾鲁为工部尚书,总理治河的一切事务。黄河南北两岸17万民工经过数月时间的努力,终于补筑决口,让黄河恢复了故道。整个工程历时共八个月。皇上为了嘉奖脱脱,赏赐他世袭答刺罕的称号,同时,“又敕儒臣欧阳玄制《河平碑》以载其功”,把淮安路赐给脱脱当作食邑,郡邑大小官吏都听从脱脱的命令。

遇馋招贬 殒命南疆

  元末,由于阶级矛盾的激化,各地农民起义时有发生,尤其是汝、颖之间的红巾军声势和影响最大,不久。襄、樊、唐、邓各地的起义军也纷纷响应,势力范围涉及中国大部分地区。

  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脱脱极力向朝廷推举弟弟也先帖木儿,令其率领各卫所士兵Io万余众,浩浩荡荡讨伐刘福通的红巾军,也先帖木儿出师首战告捷,上蔡很快被攻克,不久又进军沙河,不料晚上因流星引起夜惊,元营溃不成军。也先帖木儿害怕引起兵变,慌乱中逃奔汴梁,随后收集散兵游勇,屯兵朱仙镇。朝廷认为也先帖木儿不谙兵事,下诏让他返京,其军事统帅一职也由他人取而代之。

  弟弟讨代起义军的失利,令脱脱感到格外不安,毕竟弟弟由自己亲自举荐。为将功补过,至正十二年(公元1352年),脱脱上书奏请亲自征讨徐州芝麻李的红巾军。皇上本就赏识脱脱的军事才干,自然欣然准奏。于是脱脱任命逯鲁曾为淮南宣慰使,招募盐丁以及城中游民共2万人,与自己所率正规部队一齐向徐州进发。九月,元军到达徐州,脱脱集中兵力进攻西门。芝麻李出城应战,搭箭拉弓,嗖的一声,一支铁翎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中脱脱的马首。脱脱稳稳当当地坐在马背上,毫不惊慌,指挥军队奋力冲杀,最后大败芝麻李的部队,并且占据徐州的外城。第二天,脱脱集中全部兵力进攻,内城农民军抵挡不住,内城很快被攻破,芝麻李率领残余部队逃出徐州,徐州一役,脱脱获军资器械无数,令将其积聚城中,全部烧毁,并派兵追赶芝麻李,将擒拿的农民军全部杀掉。皇帝派中书平章政事普化为钦差大臣,任命脱脱为太师,仍领右丞相职务。脱脱回京后,风光至极,首先是皇上重赏脱脱,赐上尊、珠衣、白金、宝鞍。然后皇太子又特意在家中设宴向脱脱表示庆贺。为了永远纪念脱脱的功绩,“诏改徐州为武安州,而立碑以著其绩”。至正十三年(公元1353年)三月,脱脱采用左丞相乌古孙良桢和右丞相悟良哈台的建议,在京畿地区屯田,并让他们两人兼任大司农卿,自己统领大司农事务,屯田范围西至西山,东到迂民镇,南抵保定、河间,北及檀、顺州,引渠灌溉,立法佃种,年终收成极佳,京畿百姓对脱脱无不交口称颂。

  脱脱回京师不久,南方张士诚占据高邮。朝廷多次招谕,总是拒不投降,只得重新诏令脱脱统领各路军马征讨张士诚。此期间,脱脱去掉一切政务,专门指挥军队作战,所到省台院部各司,得遴选官属,听命脱脱的调遣和节制。西域、西番等地也派兵前来助战,旌旗连绵,战鼓阵阵,“出师之盛,未有过之者”。部队驻扎在济宁后,脱脱特地派人到阙地祭祀孔子,到邹县祭祀孟子。十一月份,大队人马行至高邮,脱脱采用分兵合击的战术,连续几次战争都取得胜利。随后又派小部军队平定了六合,农民军的情势十分紧迫,脱脱正准备对农民军采取最后行动,不料朝廷突然下诏以劳民伤财的罪名剥夺了他的兵权,削除一切官职,贬居淮安,听候处置。全部兵马由河南行省左丞相太不花、中书平章政事月阔察儿、知枢密院事雪雪代为统领。

  脱脱突然被贬,并非事出蹊跷,原来别儿怯不花一直与脱脱有私怨,先前诬告脱脱的父亲马扎儿台,并将他流放甘肃,就是报复打击脱脱父子。脱脱随父西行,别儿怯不花也曾企图趁机将他置于死地。后因哈麻、太平等人多次向皇上进言,才得以重返京城,为此脱脱一直对哈麻、太平等人很感激。恢复职位后,脱脱便将哈麻提升为中书右丞相。然而,脱脱在用人方面也有过失误,比如说汝中柏就格外受脱脱提携,事无大小,脱脱都常与汝中柏商议,而且让他主持左司郎中参议中书省事务。汝中柏凭借脱脱的特殊地位,目中无人,凡事独断专行。虽然平章以下的官员都不敢对汝中柏的所作所为有任何异议,但哈麻并不屈服于汝中柏,且时常与他对立。汝中柏在脱脱面前诬告哈麻狂妄自大,脱脱听信了汝中柏的馋言,并提升汝中柏为宣政院使,位居第三。哈麻由此对脱脱、汝中柏深怀怨恨,哈麻曾和脱脱商议授予皇太子册宝典礼的事情,脱脱每次都推辞,所以此事一直拖延没办。脱脱领兵征讨农民军期间,任命汝中柏为治书侍御史,让他辅佐也先帖木儿总理政务。汝中柏一直把哈麻当作自己的眼中钉,认为如果不及时除掉他,必将后患无穷,于是怂恿脱脱对哈麻采取行动。脱脱认为哈麻对自己有恩,不忍下手,便交给弟弟也先帖木儿处理,也先帖木儿也感激哈麻曾经照顾自己,没有听从汝中柏的意见。哈麻听到消息后,连忙在皇太子和皇后奇氏面前中伤诬告脱脱。当时正好也先帖木儿在家养病,对朝中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监察御史袁赛因不花等人也趁机迎合哈麻,在皇上面前弹劾脱脱,开始皇上不为所动,袁赛因不花等人上奏三次后,皇上才同意贬斥脱脱,收回脱脱的御史台印章。重新任命汪家奴为御史大夫,脱脱于是有了他生命历程中的淮安之贬。

  十二月,朝廷圣旨下达军中,参议龚伯遂对脱脱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而且丞相领兵出师时,曾有皇上亲御的密圣,现在可以奉密旨进军叛贼。至于诏书,先不要打开,如果先拆开,那么大事将功亏一篑。”脱脱反对说:“天子下令我如果不听从,是与天子背道而驰,君臣之义何在?”最终没有听从龚伯遂的意见。听诏接旨,顿首拜谢:“臣愚昧无能,承蒙陛下恩宠,委以军国重任,日夜忧虑,唯恐不能担此大任,现在陛下让我卸任,这是对我的负责和关心。,’随即叮嘱部属将领务必服从月洞察儿、雪雪等人的调令和差遣。客省副使哈刺答悲壮地对脱脱说:“丞相此行,我们一定会死于他人之手,与其受他人侮辱,不如今天死在丞相面前。”说完,拔刀刎颈而死。在场官兵无不泣泪痛哭。脱脱开始被安置在淮安,不久又转至亦集乃路。

  至正十五年(公元1355年)三月,脱脱案件提至中央御史台。起初,台臣都仰慕脱脱的功勋,尽力轻判,但因哈麻一直追究,而且皇上也支持哈麻,所以最终还是列数脱脱兄弟所谓的罪状,将脱脱兄弟分别流放于云南大理宣慰司镇西路和四川碉门。脱脱长子哈刺章、次子三宝奴也分别谪居肃州和蓝州。家产簿录全部入官充公。-在行至大理腾冲时,知府高惠想用女儿来侍奉脱脱,遭到脱脱断然拒绝:“我是朝廷罪人,怎么还敢有这种荒唐的想法呢?”九月,朝廷又下诏将脱脱移贬到阿轻乞。高惠因为脱脱先前不肯接受他的女儿,对脱脱百般刁难。十二月,哈麻假借圣旨,派使者鸩杀脱脱。朝廷听到讣告后,派尚舍卿(官名)七十六(人名)赴阿轻乞,“易棺衣以殓”。

  至正二十二年,(公元1362年),监察御史张冲等人上奏朝廷,替脱脱平冤昭雪。不久,皇帝下诏恢复脱脱官爵,并发还已被没收的全部家产。同时召脱脱的儿子哈刺章、三宝奴回京都,并授予哈刺章中书平章政事官职,晋封申国公,三宝奴则担任枢密院事职务。

  大凡亡国之相,多为奸佞昏聩之辈,脱脱则不然。纵观脱脱短暂的一生(年仅42岁),堪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其人格影响和历史功绩都是有口皆碑的。正如《元史·脱脱列传》所说:“脱脱仪状雄伟,欣然出于千百人中,而器宏识远,莫测其蕴。功施社稷而不伐,位极人臣而不骄,轻货财,远声色,好贤礼士,皆出于天性……”脱脱终于死于政敌之手,除私人恩怨外,其握有重兵和重权,使元帝不能放心,恐怕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上一篇:元代著名的政治家——耶律楚材
下一篇:既是文臣又是水利专家的元代名臣——贾鲁




中国历代名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