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8063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臣:宋辽金元
南宋末期擅权误国的奸相
上传者:站长上传 贾似道 点击次数:3552 次
发布时间-2003-9-13 20:26:39

  贾似道,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奸臣。他在政治腐败、国运衰微的南宋末年,由一个专事吃喝嫖赌的荡子,迅速爬到了右丞相兼枢密使的高位.他残酷压榨人民,过着极其荒淫奢侈的生活。在元军大举攻宋的时候,他又向敌人称臣请降,成了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的罪人,最后落得个人人唾弃的可耻下场。

放荡子弟 扶摇直上

  贾似道,字师宪,台州(今浙江临海)人。他父亲贾涉年轻时,曾在钱塘县(在今浙江杭州市)买了一个有夫之妇胡氏做妾。后来,贾涉带了妻、妾去万安县(今江西万安)当县丞,宋宁宗嘉定六年(1213年)八月初八,胡氏在万安县衙生下了贾似道。由于贾涉的妻子忌恶胡氏,在贾涉离开万安县时,胡氏被遗弃,后来改嫁给一个石匠,贾似道则跟随贾涉生活.嘉定十四年(1221年),贾涉升任淮东制置使.十六年(1223年),他突然病死,当时贾似道只有十一岁。贾似道在青少年时期,因为父亲死去,家道中落,又无人管教,曾一度落魄,在社会上游荡。他不务正业,经常酗酒赌博,沾染了一身流氓习气。后来,总算依靠他父亲做过制置使的“恩荫”(皇帝赐官职给大臣或功臣的子孙),当了个嘉兴(今浙江嘉兴)司仓的小官。

  宁宗赵扩死后,理宗赵昀(读云)继位。贾似道的同父异母姊姊贾氏,与天台(今浙江天台)人谢道清一起,被选入宫中。由于杨太后包办婚姻,将谢道清立为皇后。可是谢道清的容貌并不出众,而贾氏却长得非常漂亮。理宗本是个好色之徒,就于绍定五年(1232年)十二月,进封贾氏为贵妃。贾似道就依靠他姊姊与理宗的“枕席之恩”,在端平元年(1234年)以后的数年之中,被陆续提拔为籍田令、太常丞、军器监、大宗正丞等京官。从此,贾似道凭着理宗对贾贵妃的宠爱,更是有恃无恐,行为愈加放荡。他常常白天在京城临安(今浙江杭州)名妓女家里鬼混,夜间又通宵在西湖上泛舟燕游。有一天晚上,理宗登高眺望西湖夜景,见湖上灯火异常,他对左右说:“这必定是似道。”次日前去询问,果然不错.在南宋末期,理宗提倡理学。虽然他自己也经常干些荒淫无耻的丑事,但是在表面上总装得道貌岸然,竭力鼓吹维护封建礼教。贾似道挟妓浪游的行径,实在太过于张扬,理宗觉得有损封建统治者的声誉,就命临安知府史岩之对贾似道提出警告。史岩之知道理宗宠爱贾妃,便乘机为贾似道讲好话。他对理宗说:“贾似道虽有少年习气,然其材可大用也。”结果,贾似道并未受到惩戒,理宗只是命他离京去当澧州(今湖南澧县)知州。

  贾似道无功无德,因是贵戚的关系,加上他善于使弄权术,却连年升官。从淳祐元年(1241年)至十年(1250年),他由澧州知州陆续升到两淮制置大使兼淮东安抚使知扬州(今江苏扬州).宝祐四年(1256年),又加参知政事,随着权力的增加,贾似道的威风也越来越大,甚至右丞相兼枢密使董槐也十分怕他.宝祐五年(1257年),贾似道又当了知枢密院事,任两淮安抚大使。

  贾似道在任两淮制置大使知扬州时期,曾经干过一件非常缺德的事情.当时,他找到了生身母亲胡氏和她的再嫁丈夫石匠。他怕母亲改嫁影响自已的声誉,就叫石匠去长江上经商,然后阴谋将石匠淹死在江中,再把胡氏接回.由此可见,贾似道的手段何等阴险毒辣。

谎报战功 独擅朝政

  贾似道不断升官的时期,也正是南宋统治极端腐败和北方蒙古贵族不断率军南侵的时期。原来,自从宋理宗端平元年(1234年)南宋联合蒙古军攻灭金朝之后,蒙古军得寸进尺,公然背弃盟约,开始进犯南宋.他们杀人抢劫,致使城无居民,遍地荒芜.宝祐六年(1258年)二月,蒙古大汗蒙哥决定调动三路大军全面侵宋。开庆元年(1259年)二月,蒙古军会师围合州(今四川合川),七月,蒙哥病死在钓鱼山。九月,蒙哥的弟弟忽必烈进围鄂州(今湖北武昌),并准备进攻南宋都城临安。这时,理宗万分慌张,急忙命令诸路出兵御敌,并派贾似道以右丞相兼枢密使的身分屯兵汉阳(今湖北汉阳),以援鄂州,十一月,蒙古军激烈进攻鄂州城,城中死伤达一万三干人。这时,宋将高达率领援兵力敌蒙古军,加强了鄂州防守。左丞相吴潜根据军事需要,命贾似道移防鄂州下游军事要冲黄州(今湖北黄冈)。贾似道本无军事才能,只是个十分怕死的胆小鬼。他在移防黄州途中,忽闻前军遭遇蒙古兵,吓得手足无措,连叹“死了”!后来他发现来者只是南宋叛将储再兴带领的一支老弱残兵、这才又神气起来。当忽必烈一面急攻鄂州,一面扬言将向临安进军之时,贾似道万分惊恐,就秘密派遣宋京去向蒙古人求和,提出的条件是:“北兵若旋师,愿割江为界,且岁奉银、绢各二十万。”蒙古军拒绝议和.正在这时,合州守将王坚派人前来向贾似道报告蒙哥的死讯,在这种蒙古军内部人心动摇的形势下,贾似道本应伺机反击,可是他却再次派宋京前去求和,忽必烈本来就准备撤军赶回蒙古去争夺汗位,他见贾似道求和心切,就乘机答应了议和条件,放心地率领主力军回北方去了。贾似道见蒙古军主力已撤走,就出动大军拦杀了一百七十名殿后的蒙古兵,布置了一个“英勇抗战”的场面,然后隐瞒了向蒙古人求和答应纳币之事,大官不惭地向朝廷上表说:“诸路大捷,鄂围始解,江汉肃清,宗社危而复安,实万世无疆之休!”昏庸的理宗对前线实况一无所知,他在接到贾似道的捷报后,十分感激贾似道为再造宋室江山立下了大功。于是在景定元年(1260年)三月,他下诏褒奖,命贾似道入朝陛见,同时令满朝文武百官去京郊迎接慰劳。四月,晋升贾似道为少师,封卫国公.但贾似道并不以此为满足,为了进一步巩固并扩大自己的权势,他又进行了一系列阴谋活动。

  贾似道首先排斥异己,打击抗蒙将领。他认为左丞相吴潜曾要自己移防蒙古军频繁出入的黄州,是想借蒙古人的刀杀害自己.因此,景定元年(1260年)四月,他使人弹劫吴潜,说吴潜反对立赵祺为太子,又在抗蒙战争中措置无方,从而削去了吴潜左丞相之职,然后又派人将吴潜毒杀于循州(今广东龙川西)。另外,他恨抗蒙将领曹世雄、高达曾经轻视自己,就罗织罪名,逼死曹世雄,废弃高达。贾似道又因忌功,于景定二年(1261年)八月,在各路行“打算法”,以清查军费为名,诬陷各地抗战将领侵吞官物,有的人因此被迫害致死,有的人被削去了官职。

  同时,贾似道又大造舆论,指使幕僚廖莹中和属吏翁应龙等撰写《福华编》,竭力鼓吹他的所谓“援鄂之功”。景定元年(1260年)七月,正当南宋举国上下受贾似道蒙骗之时,蒙古派国信使郝经前来南宋,催征贾似道求和时答应的岁币.贾似道怕阴谋败露,就密令淮东制置司将郝经拘留在真州(今江苏仪征)。

  自从所谓“鄂州大捷”之后,理宗很快就忘掉了国难,又沉缅于醉生梦死的荒淫生活。宦官董宋臣之流,就在宫中兴建芙蓉阁、香兰亭,引娼入宫,日夜侍奉皇帝游燕,从而取得了理宗的宠信。于是他们用外戚子弟当监司、郡守等地方大官,内外勾结,贿赂公行。贾似遭为了与宦官争权,他在从鄂州回朝后,立即利用宰相的威权,赶走宦官荐用的人,并勒令外戚子弟不得为监司、郡守。从此,贾似道就独擅朝政,权倾中外,可以为所欲为了。

回买公田 剥削人民

  贾似道专权后,对人民的剥削愈益苛重,致使社会经济更为萧条。

  在蒙古军南侵时,南宋政府财政困难,军粮不足。贾似道为了“富国强兵”,于景定四年(1263年)实行买“公田”法.其办法是:按官品规定占田限额,两浙、江东西等地官户超过限数的田地,从中抽出三分之一,由官府买回,作为公田出租,然后收公田租米充军粮。买“公田”法先在浙西路实行,占田二百亩以下者免买。此法实行到景定五年(1264年),甫宋政府共买“公田’约一千万亩,收租米六百多万石。买“公田’使南宋政府从民间掠夺到了大批粮食。

  按买“公田”法买田,本与农民关系不大。但因有关官吏以买田多为功,常将只能收租米六、七斗的田虚报为一石,官府就据此规定重额官租,强迫农民交纳。农民负担大大加重,阶级矛盾更加尖锐。同时,买“公田”时,有权势的官僚大地主可以拒不卖田。地方官为了完成买田数额,就强迫占田二百亩以下的中小地主乃至自耕农卖田。而且买田价格也强行压低,如渐西有些值钱千贯的田,贾似道只付给四十贯。而且支付的只是不值钱的会于(纸币),甚至是一些度牒(政府批准俗人出家为僧的证明文件,有度牒者可免除赋税、劳役)、官诰。这些官诰折价又极高。田主失去了土地,换来的只是一些不能兑现的度牒或空头官诰。并且以后公田土壤瘠薄,收租不足或佃农欠租逃亡,官府都要原田主偿付。买“公田”法推行结果,许多人家破产失业,南宋王朝与中小地主以及自耕农的矛盾也激化了。由于买“公田”害民,不少官员上书要求停止实行。可是理宗全力支持贾似道。贾似道有恃无恐,把一些上书反对他专权的人,统统打下去,有的被贬官,有的被刺配。

  景定五年(1264年),贾似道又在各路实行所谓“经界推排法”,也就是清查民间土地,分毫必计地向民间搜括田税地租。尤其在实际推行过程中,各地方政府常虚加贫弱农户的租税,对人民危害极大。在蒙古军严重威胁南宋统治、民族矛盾十分尖锐的时期,贾似遭不顾民族,国家的安危,不仅消极抗战,而且竭力加强对人民的剥削,从而激化了国内矛盾。

  贾似道当权时,还滥发纸币,景定四年(1263年)甚至每天增印十五万贯。第二年贾似道又下令印发新的纸币,称为“金银关于”。原来发行的第十七界旧会子废除不用。第十八界旧会子以三比一折换新的关于。滥发纸币造成了物价飞涨,从而致使市井萧条,城市工商业遭到破坏。

谋取权位,恣意淫乐

  景定五年(1264年)十月,理宗终因嗜欲过度而病死,皇太子赵祺在贾似道扶持下继位,这就是度宗。度宗孱弱无能,也爱好声色,他一切依靠贾似道,称贾似道为“师臣”。满朝臣子也都奉承贾似道,把他比作周朝辅佐成王的“圣人”姬旦,称他为“周公”。可是,贾似道还要考验一下度宗对他的信赖程度.他在理宗葬事结束后,一面弃官回到绍兴(今浙江绍兴)私宅,一面又指使吕文德慌报蒙古兵急攻下沱(在今湖北宜都东南)。度宗和谢太后闻报大惊,手诏请贾似道出来治事,并特拜他为太师、封魏国公。这时,贾似道才出来“为国视事”。但不久,他又多次以弃官要挟度宗,度宗总是卑躬屈膝地拜他,恳求他留下。贾似道觉得权位稳固了,便显得异常骄横.有一次他召集朝中百官议事,忽然厉声叫道:“你们这些人,若不是我似道提拔,怎有今天的地位!’显然贾似道已自视为真正的太上皇。

  贾似道贪心不足,感到自己的权位还不够高,于是他又耍花招,于咸淳三年(1267年)一月,向度宗提出要归家休养。度宗每天四、五次派大臣和侍从官去传旨挽留,又每天十多次派人送去各种赏赐.这许多被派去的人,唯恐贾似道离京归家,竟每夜躺在贾府门外守着.同时,度宗特授贾似道平章军国重事,许他三日一朝。早在景定三年(1262年)正月,理宗已将高宗在西湖享用过的集芳园,赐给贾似道作家庙和别墅,并赐予缗钱百万.这次,度宗又在靠近里西湖的葛岭,赐给贾似道第宅一所,把他送到那里去休养.从此,贾似道每五天坐西湖船入朝一次,也不去都堂(宰相办公的地方)理事,一切公文都由吏人送到他家中签署。实际上大小朝政,都由他的幕僚廖莹中和属吏翁应龙决定,其他几位宰相只是挂名而巳。当时人们形容这种情况说:“朝中无宰相,湖上有平章(指贾似道)。”

  虽然贾似道深居家中,其实朝廷内外一切政事,如果他不同意,任何人也不敢办理。谁要是使他稍不满意,轻则斥责,重则削去官职,终身不用,一时间许多正直人士全部被他打击了下去。一些企图向上爬的吏人,纷纷向他行贿,求做监司、郡守等大官,以便到地方上去大肆搜括。这样一来,贾似道得了不少财宝,同时官场上的贪污之风也随之大盛。

  此后,贾似道为了不断取得新的特权,又多次以离职要挟度宗.度宗总是流着眼泪鼻涕挽留他,直至给他十日一朝的特权,而且每次退朝,度宗总要离座目送他走出殿廷,才敢坐下。

  在贾似道不断向度宗要官要权之时,蒙古军正大肆南侵,南宋民族危机十分深重。自从景定元年(1260年)忽必烈北返蒙古夺得汗位之后,他迅速稳定了内部,不久即又派兵侵犯南宋四川地区,并沿汉江南下,于度宗咸淳四年(1268年)包围襄阳,次年又围樊城。

  咸淳六年(1270年),正当襄、樊被围,南宋前线形势十分危急之际,贾似道却悠闲地躺在葛岭私宅中,过着极端荒淫的生活。他在住处建起楼阁亭榭,又治“养乐圃”,作“半闲堂”,还延请道士在堂中供奉自己的塑像。他取宫女叶氏和张淑芳以及许多美貌的妓女、尼姑为妾,日夜淫乐。贾似道又请来从前的赌友,关门赌博,不许别人偷看.他的一个侍妾的哥哥,来贾府探看妹子,正站在大门口想进去,被贾似道看见,立即将他捆起来投入火中。贾似道对身边的侍妾也极其残酷。有一名侍妾因见到西湖上两个游客,只赞了一声“多美的少年”,贾似道就醋劲大发,立刻叫人砍下了她的头。为了杀鸡警猴,他还将这颗砍下的头装在盒子里,捧给其他侍妾观看,吓得那些可怜的妇女魂不附体。贾似道又经常与群妾一起,蹲在地上斗蟋蟀。他还著《蟋蟀经》,描述他养蟋蟀、斗蟋蟀的经验。他身边的狎客曾拍拍他的肩背开玩笑说:“这是平章的军国重事吗?”贾似道还特别爱好奇玩珍宝,广为搜罗。他听说已故兵部尚书余阶有玉带殉葬,竟掘坟取来。谁要是有珍宝不肯送给他,他即诬加罪名,进行迫害。他所搜集到的大量古铜器、法书,名画,金玉珍宝,都交给廖莹中鉴定,并建多宝阁贮藏,每日登阁玩赏一次.贾似道在葛岭恣意淫乐,整月不上朝,如果有人提及边防之事,他即加贬斥。有一天,度宗问他:“襄阳被围已三年,怎么办?”他扯谎道:“北兵已退,陛下从何处听得此言?”度宗告诉他是听一个宫女讲的,他就立即处死了那个宫女。自此,不管前线情况多么吃紧,谁也不敢透露半点真实消息。

  贾似道越来越专横,但他又怕舆论指责自己。特别是当时的太学生非常厉害,甚至直接批评宰相、御史台,连皇帝也对他们没办法。如曾有大学生上书指责贾似道,说他游山玩水,不管社会萧条;大吃大喝,不管物价飞涨。贾似道为了堵塞舆论,便施行权术,用官爵牢笼当时的名士,又增加太学生餐钱,放宽科场恩例,以种种小利去诱惑和拉拢读书人.从此,言路断绝,贾似道作威作福,更加肆无忌惮。

向敌称臣,不战而溃

  咸淳五年(1269年)三月,蒙古军已围襄、樊,宋军屡败.南宋群臣多主张派高达前去支援襄阳,贾似道不同意。次年正月,朝廷命李庭芝督师往援襄、樊,贾似道又布置他的女婿范文虎从中加以牵制,致使李庭芝不能进兵.左丞相江万里也多次请派兵救襄、樊,贾似道置之不理,仍挟着大批妓女沉醉于声色歌舞之中。

  咸淳七年(1271年)十一月,忽必烈定国号为元,并加紧进攻南宋。咸淳九年(1273年)iE月,樊城被元军攻破。襄阳被围五年,粮尽援绝,城中拆屋当柴烧,缝纸币做衣穿,守将吕文焕不断向朝廷告急。军情如此危急,贾似道不能不有所表示。但他又很怕死,因此他一面假惺惺地向皇帝要求亲临前线,一面又暗地里指使谏官上奏皇帝,把自己留在朝中。二月,吕文焕献襄阳城投降元朝.消息传来,贾似道对度宗说:“如果早让我去前线,决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这样,贾似道既巧妙地把襄阳失陷的责任推给了别人,又乘机表现了自己的“爱国热忱”。同时,贾似道又假装十分着急地说,若再不让他去前线,后果将不堪设想。胆小无能的度宗偏死死拖住贾似道,这正中贾似道下怀,于是他便在宰相衙门中建立了一个所谓“机速房”,居中“指挥军事”。

  咸淳十年(1274年)三月二十日,贾似道的母亲胡氏活到八十三岁老死了。在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严重关头,贾似道不仅不积极组织抗元,反而乘办丧事之机,大摆排场,炫耀自己的权位。朝廷赐他水银、龙脑各五百两,银、绢共一万匹两,田六干亩。度宗亲往祭奠。太后以下之皇亲国戚以及朝中大臣,也家家设祭.有的祭台搭到数丈高,为装祭品,还跌死了好几个人。贾似道回台州治丧,动用皇帝的仪仗送葬,山陵的规模甚至超过度宗的寿坟。下葬那天,整日大雨,山洪猛涨,送葬的百官立在大水中,连动也不敢动一下。安葬完毕,贾似道住在绍兴私宅不肯回京,经度宗再三恭请,他才动身回临安,直到七月初才上朝。

  贾似道所享的荣华富贵,可说到了顶点。可是他的内心却十分空虚。就在咸淳十年(1274年)寒食节(清明前一天),他曾写了一首七绝:“寒食家家插柳枝,留春春亦不多时。人生有酒须当醉,青冢儿孙几个悲?”意思是说:春天来了,家家户户都插柳枝,想留住春意,可是春天的时间并不长:人的青春也同样不长,所以人生在世,应当今日有酒今日醉,及时行乐,人死之后,有几个子孙会为你悲哀?这首诗充满着没落情绪,表述了一种极端自私自利的腐朽人生观。而这也正是贾似道醉生梦死和倒行逆施的思想根源。

  贾似道回朝不几天,度宗因酒色过度,于七月初八日突然死掉了,只活了三十五岁。贾似道入宫立年仅四岁的赵显当皇帝,谢道清临朝听政,并被尊为太皇太后。

  元军在二月占领襄阳后,又于十二月攻下鄂州。太学生和群臣上疏,一致要贾似道亲自督师抗元。贾似道不得已,只好在临安设立都督府。但他很怕元军,迟迟不敢出兵。直到德祐元年(1275年)正月,才抽调各路精兵十三万,从水路出发。他带了大批辎重,船只首尾相接达百余里。途经安吉(今浙江安吉北),他的座船因过于庞大;曾在拦河坝上搁浅,虽千人下水,也无法拖动,只得换船继续前进.队伍开到芜湖(今安徽芜湖),贾似道就与元朝江州(今江西九江)知州吕师羹联系议和,又从芜湖放回元朝俘虏,并送荔枝、黄柑给元朝丞相伯颜,同时派宋京去元军,请求称臣输岁币。伯颜以贾似道曾经失信,拒绝议和,并继续进兵至安庆(今安徽安庆)、池州(今安徽贵池)。贾似道计穷,只得命孙虎臣统领精兵七万屯驻池州下流的丁家洲,又命夏贵领战船二千五百艘横列江上,他自己则率领后军驻扎在鲁港(在今安徽芜湖南)。此时,夏贵毫无斗志。伯颜令元军全力冲击孙虎臣军,又用大炮猛轰。孙虎臣、夏贵不战而走,贾似道惊慌失措,宋军溃乱,被杀和落水溺死者无计其数,军事物资和武器全被元军抢去。贾似道鸣锣退兵,并在夜晚召集夏贵、孙虎臣商议后路。夏贵表示无力应战,解舟离去。贾似道就与孙虎臣乘小船,狼狈逃往扬州。宋军也全部溃散。

  贾似道逃到扬州后,不仅不思重整旗鼓,而且上书朝廷,建议迁都,要皇帝往海上逃跑,结果,因朝臣们的反对而未成。

  当时元朝使者郝经尚被拘留在真州。在贾似道惊魂未定之时,元朝又派人前来责问他扣押郝经之罪。贾似道非常恐惧,就立即派人将郝经礼送回去。

  贾似道兵败之后,元军主力顺长江东下,很快逼近临安,赵宋王朝巳处在灭亡的前夕。

恶贯满盈 下场可耻

  贾似道鲁港兵败,丧师辱国,朝野震动,群情激愤。原来依附贾似道的枢密使陈宜中,见贾似道失势,便上疏请诛贾似道。谢道清竭力庇护贾似道,只罢去了他的平章军国重事和都督诸路军马的官衔。德祐元年(1275年)六月,朝廷又下令杀了翁应龙,并抄了他的家。不久又决定将廖莹中流放岭南,廖莹中畏罪自杀。

  贾似道罪大恶极,谢道清对他的从轻处分,不足以平众愤。七月,太学生及台谏、侍从官纷纷上疏请杀贾似道,谢道清不许。这时,贾似道也送来奏表,一面将责任全部推给夏贵、孙虎臣,一面乞求活命。朝廷便削降他三级官职,命他回绍兴私宅去给他母亲守丧。可是贾似道却死死赖在扬州不肯回去.左丞相王粤认为贾似道既不死忠,又不成孝,应下诏严责。贾似道没法,只得回绍兴,但绍兴的地方官关起城门来不让他进去.于是朝廷改命贾似道去婺州(今浙扛金华)居住,婺州群众听说贾似道来,就贴出通告,把他赶走。贾似道犯下滔天大罪,人人不容。因此,又有御史孙嵘叟等请求斩贾似道以正法。谢道清仍不允,只命将贾似道请居建宁府(今福建建瓯)。当时,朝臣中有人认为:建宁是朱熹讲道的地方,理学盛行,虽三尺孩童,闻贾似道的臭名都要呕吐,更何况见到他的面目。为此,应将贾似道流放到广南的远恶荒州。由于众多朝臣的强烈要求,谢道清只得决定将贾似道贬为高州(今广东高州东北)团练使,派人监押到循州安置,并抄了他在临安和台州的家。

  派谁押送贾似道去循州呢?当时绍兴府有个县尉郑虎臣,因受过贾似道迫害,为了报仇,他主动要求担任押送官。这时,贾似道虽已谪居在建宁府的开元寺,但仍不忘享乐,身边除带了大批行李和家属之外,还带了数十名侍妾和许多珍宝。郑虎臣一到建宁,立即除去贾似道的众多侍妾,并没收了他的珍宝,但贾似道仍留下了所谓“王生”、“沈生”两名最漂亮的侍妾。在押送途中,郑虎臣又撤去贾似道所坐轿子的顶盖,让他在初秋的烈日下烤晒。同时,郑虎臣命轿夫用杭州方言唱歌,嘲骂贾似道。贾似道苦不可言。当郑虎臣押贾似道坐船到达南剑州(今福建南平)黯淡滩时,郑虎臣暗示贾似道自杀说:“水很清,何不就死在这里?”贾似道知道朝中有谢道清包庇他,因此他答道:“太皇太后许我不死,有诏即死。”八月初八贾似道生日这天,他还亲自写了一篇建本醮青词(道教斋祭仪式上写给“天神”的奏表),为自己辩护。说什么“老臣无罪”。又说自己曾始终一节,为国任怨”,为人正派得很。

  由于郑虎臣多方惩罚贾似道。九月,贾似道到漳州(今福建漳州)后做了个恶梦,预感自己将死,故在漳州逗留了二天。押送官催促继续南行,但只走到离漳州城南五里的木绵庵,又住了下来。贾似道自忖必死,就服脑子(冰片)自杀。谁知贾似道吞下超量脑子后,一时不死,只是频繁泻肚。郑虎臣不甘心让贾似道轻易死去,为了满足报仇之快,决定亲手去杀他。郑虎臣虽知杀死朝廷命官,自己也难免—死,但他说:“我为天下人杀贾似道,虽死何憾!”于是,郑虎臣走进厕所,扭住贾似道的前胸,提起他的整个身体,狠狠地向地上捶了几下,贾似道终于—命呜呼。后来陈宜中到福州(今福建福州),果然逮捕了郑虎臣,郑虎臣后死在狱中。

  综观贾似道的—生,此人贪婪残忍,荒淫奢侈,又欺善怕恶,满身流氓习气,他是南宋末年腐朽的大官僚大地主的典型。贾似道在历史上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他是从南宋政权这个腐败机体小生出来的—个毒瘤。他的所作所为,体现了南宋封建统治集团的没落,从而也加速了宋王朝的灭亡。

上一篇:遗臭万年的奸相——秦桧
下一篇:时战时和,临阵退逃的南宋丞相 ——陈宜中




中国历代名臣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