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324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臣:隋唐五代
身相两朝的后周宰辅
上传者:站长上传 范质 点击次数:3265 次
发布时间-2003-9-13 20:05:24

  公元964年秋季的一天,汴京城上空阴云密布,坐落在城中一角的鲁国公府内更是笼罩在一片沉闷和惨淡的气氛中。宋太祖赵匡胤突然驾临鲁国公府,他诏见了国公夫人并询问府中近况,夫人奏报说家中迎送供奉的盛物器皿不齐备。太祖当即命令翰林司将果床、酒器赐给国公府。然后,太祖进到国公内室,看着病卧在床,已经虚弱得不能起身拜谒的老臣,不由满腹辛酸,潸然泪下道:“爱卿身为宰相,却连必备家用器具也没有,为何要如此苦自己!?”病者回答说:“臣下从前身在中书门下,家中投有私人请谒,所一起饮宴的都是贫贱亲戚,哪用得上供奉物品的器皿,并非财力不及。”

  这天,国公病情恶化,他以饱经世事沧桑的平静对跪在床边的儿子说:“我死后,不要请求谥号,不要镌刻墓碑。”不久,他便安然合上双眼,永远告别了这个世界。

  这位在乎平淡淡中死去、一生坎坷而充满传奇的大臣就是五代时后周的末代宰相——范质。

乱世贤才 文章锦秀

  范质(公元910年一964年)字文素,大名宋城(今河北威县东)人。他的父亲为范守遇,曾任郑州防御判官。一天夜里,范质的母亲梦见一位神仙送给她一支五色笔,第二天便生下了他。许是得了仙人的灵气,范质从小十分爱读书,并且天性聪颖明慧,9岁的时候便已能写一手好文章,13岁研究《尚书》,并教授学生。

  后唐长兴四年(公元933年),23岁的范质参加科举,当时是才名贯天下的翰林学土何凝为主考。何凝在看了范质的文章后大加赞赏,以第十三名取了范质,并把范质叫到跟前来对他说,“你的文章在众人之上,而我却让你屈居十三,只不过想你传承我的衣钵罢了。”范质听后深以为荣幸。

  中了进士后,范质被忠武军节度使推举做官,任封丘县令。

  当时,四方动荡,战乱频仍,后唐很快被后晋所代。晋天福年间,范质用文章谒见当朝宰相桑维翰,桑维翰十分器重他,即刻奏明皇上任命他为监察御史。后来,桑维翰镇守相州(今河南安阳市南),又历任泰宁、晋昌节度使,便把范质带在身边做从事,让其帮忙协助主管政务。桑维翰再度为相后,范质升任主客员外郎、直史馆。大约一年以后,范质被召为翰林学士,加受比部郎中、知制诰。

  公元936年,石敬瑭以“儿皇帝”的身份建立后晋,但是辽太宗耶律德光却从未放弃南犯的企图。后晋开运元年(公元944年),辽兵终于大举南下,一路烧杀掳掠,势不可挡。开运三年十二月,辽军兵临汴梁城下,城中大乱。后晋出帝石重贵感到末日到来,绝望地在宫中放起了火,并发疯似地提起宝剑驱赶后宫中人跳人火中,被亲军将领薛超拦腰抱住。不久,卖国贼张彦泽从宽仁门外传入契丹主给太后的书信以示抚慰。出帝心里涌出一线希望,于是命令灭火,打开所有的宫门。出帝坐在御苑中和后妃哭得呼天抢地,召范质草拟降表,他口述道:“孙男臣重贵,祸事来临,神志迷惑;运数已尽,天命灭亡,现在和太后及妻子冯氏,全族大小都在郊野两手反绑而面向前,等待治罪。”此外,他派儿子镇守于宁(今河南濮阳县南),节度使石延煦、石延威镇守于信(今山东曹县西北),节度使石延宝奉上国宝一枚、金印三枚出城迎接。亲历了这一场屈辱的变乱,范质面对国家的沦亡而无能为力,感到一阵阵说不出的无奈和悲哀。耶律德光废掉石重贵,将其全家迁到建州(今辽宁朝阳境内)。此后,石重贵再也没有踏上中原的土地。

  天福十二年(公元947年),刘知远称帝建立后汉。原后晋许多大臣被掳至北方,范质侥幸得以逃脱,并因其才名被命为中书舍人。后汉乾佑元年(公元948年),河中、永兴、风翔府三个藩镇叛乱,郭威为西面军前招慰安抚使,出兵平叛。战争过程中,朝廷每每下达的诏书都措词得体,军务处置也切合实际情况,郭威十分惊奇。一次,他问使者道:“这诏书是谁起草的?”使者回答说是翰林学士范质。郭威叹道:“他真是宰相的人才啊!”

  刘知远死后,18岁的皇子刘承佑继位,是为汉隐帝。刘承佑年幼轻佻,专事荒淫,他十分不满枢密使杨分、史弘肇的倨傲跋扈,而喜欢善于谄媚的苏逢吉,他和亲信计议杀死了杨分和史弘肇二人,同时用苏逢吉为权知枢密院事,刘铢权知开封府,命刘铢杀郭威家属,并密遣使者赴澶州诛杀郭威,迫使郭威从邺(今河南安阳市)率领将校兵卒南下,清君侧,洗冤诬。隐帝为乱兵所杀。

  郭威军入汴京,手下大肆杀掠,烽烟四起,京城大乱。于是,范质隐居在民间。一天,范质坐在封邱巷茶馆中,有一个相貌怪异丑陋的人走上前来对他作揖说:“相公不必担忧。”当时天气炎热,范质手中拿的扇子上书写着“大暑去酷吏,清风来故人”两句诗。那人说:“世上的酷吏冤狱,哪里只是大暑的厉害而已?相公将来一定要特别注意这个弊端。”说完便把那把扇子带走了。范质为这事迷惑了很久。一次,他偶然到了一座庙宇,看见一尊泥塑的小鬼,那样子就像在茶馆中见的人,扇子也在他手中,范质心里十分诧异。

  郭威到京城等一切平定下来之后,便在民间寻访范质。那天,天降大雪,郭威终于找到了范质,一时喜出望外,立马解下身上的紫袍披在他身上。郭威命令范质起草太后诰令,迎接新国君的礼仪规则。虽然在匆忙间写成,范质的笔调、措辞还是十分得体。

  后汉隐帝乾佑三年(公元950年),翰林学士、户部侍郎范质被任命为枢密副使。

改朝换代 身不由己

  公元951年春,后汉太后颁布诰令,授予监国郭威传国玺印,正式即皇帝位,是为后周太祖,改年号广顺,实行大赦,安抚百姓。

  是年,郭威加拜范质为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同时兼参知枢密院事。中书侍郎为中书省长官,唐中叶以来,凡任宰相之职者都要在其本官外加“同平章事”的尊衔,以行使宰相之权。太祖在郊外祭祀完毕后,又把范质进升为左仆射兼门下侍郎(门下省长官)、平章事、监修国史。在跟随太祖征伐高平(今山西晋城市)回来后,范质又加授为司徒,弘文馆大学士。这样,范质成了后周名副其实的宰相。

  当初,范质刚进入朝廷为臣,成天手握书卷仔细研读,有人劝他不必如此辛苦,范质回答:“从前有善于看相的,说我将来会位及宰相。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不多多学习又怎么能胜任呢?”他精明敏锐,博闻强记,严守法律制度,在成为宰相后,保忠臣,举贤能,劝谏君王,改革弊政,确实为国家做了不少事。

  范质刚做宰相,与冯道一起站在朝堂上,太师中书令瀛文懿王冯道宦海浮沉三十年,左右逢源,因而十分瞧不起初出茅庐的范质,暗暗观察他的行为。范质一开始主持政务便对手下说:“凡是处理政事,或者写报告奏折,都应亲自体察实际情况,否则便会文不符实,漏洞百出,为天下耻笑。”冯道听说后叹道:“真是识大体的人啊,我不如他。”太祖显德元年(公元954年)冯道去世,范质称赞冯道说:“太师德高望重,精研古道,才器雄伟,度量宏大,虽历经朝代变迁,人们也没有闲言碎语,好像大山那样岿然屹立,不可震撼动摇!”

  早在广顺二年(公元952年),后周太祖平定了兖州慕容彦的叛乱,打算诛杀兖州所有的将领官吏。翰林学士窦仪得知后约见冯道、范质共同朝觐太祖劝谏说:“他们只是胁从罢了,不应担这样大的干系啊!”于是兖州将吏得到了赦免。

  枢密使、平卢节度使、同平章事王峻性狂妄急躁,晚年愈是变本加厉。广顺三年,他奏请任用端明殿学士颜衍、枢密直学士陈观取代范质、李毂为相,想翦除异己,架空皇上,太祖不予采纳。

  公元954年,郭威逝世,柴荣继位,是为后周世宗。世宗仍用范质为相。范质每次起草诏书、下达诏令都严守法度,他命令各地方的刺史、县令一定要把清查人口、户籍作为当务之急。朝廷派遣使者到民间去巡视田赋和监狱诉讼的情况,范质都要把他们叫来当面告诉他们皇上忧国勤政,嘱咐他们要不负圣望,然后才打发他们出巡。当时的人都称他为贤相。

  显德三年(公元956年),范质跟随世宗征讨南唐,诏令多是他亲手起草,南唐文人士子没有不为之惊叹折服的。世宗锐意进取,打算亲自到扬州。范质等重臣认为军队已经疲乏,粮食缺少,哭着劝谏阻止了世宗。不久,世宗因为一件事情恼怒窦仪,心存杀机。范质闻知后人谒请见。世宗知道他的来意,便起身回避他。范质急步走上去说:“窦仪是陛下身边的大臣,他的过错小,不该杀啊!”接着,他除去头上的帽子,一边叩头,一边声泪俱下:“臣身为宰相,却让陛下暴怒,错杀近臣,罪过都在臣一人身上啊!”世宗怒气全消,遂释放了窦仪。

  显德四年(公元957年)夏,范质跟随世宗征伐寿州回来,被授以爵位和食邑。

  范质没有忘记当年避祸市井时那位异人对他所说的话。他建议世宗说:“现在的法律条文繁复冗杂、互不统一,轻重没有依据,因而使得下吏相互勾结干尽恶事。”世宗于是命令他制定详细而规范的法律,范质尊命,遂编定了缜密的《刑统》。

  显德六年(公元959年)夏,世宗向北征讨契丹,北汉,收复领土,范质因为生病不能跟随,留在京师。世宗赐给范质百万钱,以延医吃药。世宗很快平定了关南,到达瀛州,范质赶往路边迎接。就在征辽战争节节胜利时,世宗不幸患病,只得还师,回到京师后,世宗任用枢密使魏仁浦为宰相,命范质与王溥同参知枢密院事,并任命赵匡胤为殿前都点检。

  这年夏末,世宗病笃,召范质等人进宫接受顾命。世宗说:“王著是我在藩镇府第的故人,朕若有不测,应当用他为宰相。”王著是世宗从前慕府的僚属,嗜好喝酒。世宗想是病糊涂了。范质等人出宫后,相互议论说:“王著终日醉生梦死,哪配当宰相!千万不要把皇上这句话泄露出去。”当天,世宗驾崩,?岁的梁王柴宗训即位,是为后周恭帝。范质作为顾命大臣被封为萧国公。

  宗训即位初;对百官加官进爵,而趁机南下的契丹兵也在河北霸州被后周北面兵马都部署韩令冲击溃。表面看来,后周国势一片、歌舞升平。谁也没料到,一场政治事变的潜流却已暗暗形成,改朝换代的风云已初现端倪。早在显德末年,范质收到殿中侍御史郑起舶一封密函,信中描述赵匡胤掌握宫禁军队,颇孚众望,并极力陈说了此中的利害关系。但当时正值北伐契丹,不久世宗又染病,政务繁忙,因此这封信并未引起范质的重视。而另一方面,赵氏兄弟的夺权阴谋却在加紧进行。还在世宗在位时,赵匡胤就已暗蓄异图,加紧事变前的准备,他一方面通过自己的结义兄弟和心腹将领在禁军基层加紧活动,另一方面,他自己也开始对资历较深的将领,节度使以及各地藩镇,当朝权贵加以多方笼络和收买。世宗病逝前夕升他为殿前都点检,使他手握重兵。7岁的宗训即位后,赵匡胤又密谋唆使人造谣言“天下无主”,一时间人心惶惶。

  公元960年正月,后周君臣正在宫中庆贺新年元旦,镇、定二州使者飞马来报,辽国军队已南下与北汉军队会合。恭帝一时慌了手脚,范质、王溥等也来不及细想便急命赵匡胤率领宫禁值宿警卫的众将抵御来敌。

  赵匡胤率领大军于正月初二出城,下午便驻扎于离汴梁东北40里的陈桥驿,赵匡胤本人执掌军政六年,又经常随从世宗柴荣南征北伐,屡建战功,在军队中已有一定威信。他便利用自己的威信指使其弟和赵普到军士中进行煽动。当时,一个颇晓星相的河中人苗训指着西边的天空大声叫:“天上有两个太阳,正在搏斗,天意啊!”于是,初四日黎明,众将身穿铠甲,手执兵器,将一夜未眠的赵匡胤拥出军帐,并把一件黄袍披在他身上,口呼万岁。赵匡胤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真龙天子,驱兵回京。

  范质在朝堂上听说事变,匆忙走下宫殿抓住王溥的手说:“仓促之间派遣将帅,我们失策了啊!”指甲几乎把王溥的手掌掐出血来。王溥张口结舌,无言以对。一会儿,赵匡胤被众将拥着到来。赵匡胤哭着对范质说:“我蒙受世宗大德厚恩,但六军将士非逼着我做皇帝,竟然到了今日这个地步,怎么办哪!”范质不知如何作答。这时散骑指挥都虞侯罗彦环握剑厉声道:“我们没有天子,今天必须得到一个!”范质等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一阵紧绷的沉寂后,王溥走下台阶拜见了新君主。目睹此情此景,已身历几度变乱的范质心下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于是,他也步下阶来,带着对后周太祖、世宗的深深愧疚以及对茫茫前途的忐忑惶恐向赵匡胤俯下身去。

出任宋丞 晚年奉献

  公元960年正月初五,宋太祖赵匡胤登上崇元殿,身着龙袍,头戴皇冕,正式君临天下。他对周恭帝及其皇室成员都实行优待,对范质、王溥等人也加以重用。范质以司徒、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加官侍中;王溥以右仆射、平章事、监修国史加官司空;魏仁浦以枢密使、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加官右仆射。从唐代以来,昭文馆、史馆、集贤院三大馆职都由宰相兼任,首相兼昭文馆大学士,次相兼监修国史,末相兼集贤殿大学士,宋朝因袭此制,范质、王溥的参知枢密职务被免去。

  不久,范质患病,太祖出征泽潞前,亲自到他府上探视,并赐给黄金器200两、银器千两、绢2000匹、钱200万贯。

  宋太祖对范质十分尊重,凡军政大事皆和他商议。

  建隆元年(公元960年)后周昭义军节度使、太原人李筠反叛,太祖与众臣计议调拨军粮的事宜,询问范质。范质说:“大军北上,怀州是十分重要的军粮供应点,不可转移到其它州郡。”于是,宋太祖便升怀州为团练使州,让原怀州刺史马令琮为团练使。

  大业初创,许多庶务还来不及办理,皇族子弟未得到封赏,开国功臣也没有授予相应的官位。范质上奏疏说:“赵光义,赵廷美官品爵位均不够尊崇,从典法礼仪上说还有欠缺,请求给他们加封册命,或列于三公宰相,或委任方镇;皇子、皇女即使还在襁褓中,也应交付有关部门办理,准许施行封赏。”于是建隆二年,宋太祖任命赵光义行开封尹、同平章事,赵廷美为山南西道节度使。范质又上疏说:“宰相,以荐举贤才为天职,以埋没善良为不忠。臣看到端明殿学士吕余庆、枢密副使赵普,精通治国之道,在陛下昔日藩镇府邸经营事务,资历颇深,且都公正忠诚值得信赖,请求授予宰相之职,使他们能施展才能。”太祖亦欣然采纳。

  乾德元年(公元963年),宋太祖准备祭祀太庙和天地,于是命范质为大礼使。他对范质说:“近百余年来,中原动荡不安,礼乐仪仗制度虽未断绝,也像游丝细线一样了。如今有幸时事祥和,年成丰收,能够举行祭祀大典了。报答神明借助于众物齐备,爱卿和大礼五使千万要寻究失传的礼仪,遵奉实行典故旧制,不要有旷废失落,以符合朕的一片虔恭。”于是,范质和陶谷、张昭等研讨寻索前代故事,详细考定新制,制定《南郊行礼图》,又让司天监制定《从祀星辰图》,一并奏报太祖,太祖大为嘉赏。从此,宋的礼制才完备起来。这年,太祖大祭完毕后,封范质为鲁国公。范质上表推辞不受,太祖不允。

  北门翰林学士职责深重庄严,但一直空缺。一日,太祖询问范质:“何人可以担任此职?”范质回答说:“窦仪清廉方正,谨慎厚重,然在前朝已经从翰林学士升为端明殿学士,如今又为兵部尚书,难以再召回翰林院。”太祖说:“宫禁之中非此人不可,爱卿应当去说明朕意,勉励他再赴此职。”不久,窦仪被命为翰林学士。

  虽然,宋太祖极为爱惜文臣,尤其是对范质恩宠有加。但入宋后的范质身历五朝,深知做官为人的奥妙,对英武明智的君主赵匡胤,他更觉“伴君如伴虎”,每日诚惶诚恐,常压低自己,对君主做远距离的仰望,以便明哲保身。他常对家人说:“当鼻吸三斗醋,方可为相。”

  先朝旧制,凡遇重大政事,必定命令宰相大臣坐下商议,事毕后常常是赐茶了方才退下,唐朝和五代仍是遵循此制。范质建议将每件政事写成札子进呈,以此听取圣意,太祖采纳。从此宰相坐论政事之礼就被废除,进一步树立了君王的威严,拉大了君臣的距离。范质还几次上表请求退休,都未获准。

  乾德二年(公元964年),范质、王溥、魏仁浦再次上表请求退休。太祖任命范质为太子太傅,王溥为太子太保,魏仁浦为左仆射,免去他们的一切行政事务。

  同年秋,范质患病去世,时年54岁,噩耗传来,太祖悲伤痛惜,罢朝一天,赠授范质中书令,赐给他家丰厚的财物。

  范质以儒者通晓军事,做了宰相后,廉洁谨慎,敬守法度,从不接受私人的馈赠,朝廷所给的俸禄赏赐多半都给了孤儿和老人。他的生活朴素,死后家里没有多余财物。他的养子范呆曾上书请求升迁,范质作诗告诫他,当时的人广为传诵。他死后留下文集30卷,又著有后梁至后周的《通录》65卷流传于世。

  宋太祖在谈论辅佐大臣时,对左右的人说:“范质在居住宅第之外不添置家产,是真正的宰相啊!”宋太宗赵光义评论范质时叹惜说:“他只是欠世宗一死啊!”但是一个人如果能选择,谁又愿意生在乱世呢?统治者走马灯似地更换,在这种情况下,“忠君”只能是迂腐的表现。能于乱世求生存,并能为治国安邦做出一定贡献,这已经很了不起了。若一定要以“忠君”二字论人品,那赵氏兄弟似乎更该死。

  范质性格耿直,喜欢当面指出他人的缺点,曾对人说:“人能鼻吸三斗醇醋,即可为宰相矣!”他就是这样一个足智多谋、气度宏大,而又个性鲜明的两朝名相。

上一篇:臣奉十帝,千古毁誉的五代不倒乐翁——冯道
下一篇:宋朝的开国宰相——赵普




中国历代名臣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