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8816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臣:隋唐五代
臣奉十帝,千古毁誉的五代不倒乐翁
上传者:站长上传 冯道 点击次数:3687 次
发布时间-2005-4-7 23:16:25

  冯道(公元882年一954年),字可道,瀛州景城(今河北交河县东北)人。他生活在中国历史上改朝换代最频繁的五代十国时期,为臣不过三十一年,为相二十余载,却经历了四朝(唐、晋、汉、周)、十帝(唐庄宗、明宗、闵帝、末帝、晋高祖、出帝、汉高祖、隐帝、周太祖、世宗,辽太祖耶律德光)。在中国历代的宰相中,冯道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不倒翁”,他的一生,甘苦备尝,悲欢不定,充满了戏剧色彩,也引起了史学家们的千古毁誉……

初入仕途 步履多艰

  冯道出生在一个半农半儒的家庭,他的先辈们躬耕于土地上,又曾寒窗苦读,希望有一天能登科求仕,光宗耀祖,但一次次都失败了,没有改变“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年幼的冯道身上。冯道天生聪颖,又很纯朴厚道。他从小好学,能写得一手好文章,祖父冯炯对冯道赞许备至:“此儿定能金榜题名,光我冯氏门庭。”其父冯良建对儿子也寄予厚望。冯道身负祖父辈的期望,他发愤学习,不管是雪拥门窗,天寒地冻,还是飞沙走石,尘土满席,他都孜孜不倦,如平时一般地努力读书。家境贫寒的他,从来不嫌弃穿葛麻土布,吃粗茶淡饭,除了侍奉长辈之外,他便是勤于读书或吟诗为文。

  但冯道身不逢时。唐末藩镇割据,各镇首领拥兵自重,独霸一方。此时,唐皇虽有至尊之名,而无天下之实,兵灾连年,国无宁日,人民无法安身,何谈登科求仕。更何况在门阀之见的那个年月,寒族知识分子能有几人步入高堂?这些,给冯道的希望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及至朱温废唐皇自立,改国号为梁,中国历史进入了一个混乱的时代。冯道的希望彻底地破灭了。及至成年,冯道为进身计,便投到当时幽州节度使刘守光麾下当了一名巡官。刘守光依仗其手中势力为政一方,妄自作威作福,部下稍稍不如意,就被他关入牢中,甚至把人囚入铁笼,外面用炭火烧,囚犯往往就这样活活地被烧死。有时,刘守光命人用铁刷子给囚犯刷脸,使其体无完肤,真是残忍至极。公元911年,刘守光僭称帝号,国号大燕,改元应天。他极具野心,意欲并吞邻镇,号令天下。然而。他自不量力,这时晋王李存勖声势浩大。兵雄将猛,已有天下几镇。当时任参军的冯道,深知未来胜负难卜.便面谏刘守光:“皇上基业未稳。不便贸然发兵,晋王李存勖亦欲图天下,望皇上内整朝纲,外交诸侯。待时机成熟,皇上还怕成不了四海之共主?”刘守光可听不进去,一怒之下,反将冯道拘于狱中,后来幸亏有人前往搭救,才得以释出。

  刘守光一意孤行,与晋王李存勖檀州一战,刘守光大败,只带领残余士兵几百人逃回幽州。冯道料想刘守光必定会覆亡,便带着家眷,连夜逃出幽州城,来到太原,投靠监军使张承业,他被任命为巡官。张承业很看重冯道的才能。也很赏识他的品行,所以对冯道倍爱之,因此也引起了同僚的嫉妒。当时有一个叫周玄豹的人,与冯道不和。便在张承业面前谗言:“冯道这个人没有什么本事,您不要过分地器重他。”河东节度记室卢质听说后。为冯道呜不平:“我曾经看到杜黄裳司空的画像,冯道长得特别像他,将来肯定大有作为,周玄豹的话不可信。”张承业没有听周玄豹的话,反而更加器重冯道。

  有一次,晋王李存勖要起草一份文书。掌书记王缄在战胡柳时死在战场上,他便召卢程起草文书,卢程推辞说不能。晋王听说过监军使张承业帐门有一个叫冯道的,文辞很好,回到太原之后,他便置酒宴请张承业,要张承业向他推荐一名掌书记。张承业便把冯道推荐给晋王。晋王大喜,立即任命他为太原掌书记。卢程因为曾经说自己不行,便没有被任用,他感到非常气愤:“用人不以门阀为先而用乡村种田郎!”当时晋王已占据了河北.文书来往甚是繁忙,这些事都统统交给冯道去做,冯道做起来都得心应手。

  晋军与梁军在黄河两岸对峙,晋军久攻不下。李存勖也一筹莫展。有一天,郭崇韬入见晋王:“臣以为众多将校中吃闲饭的太多,而战时又出不了力,请稍稍裁减罢免一些。”晋王听了很恼火,说:“这些位置是为替我效命的人设立的!难道我连任命校官的权力也没有吗?那么河北三镇就请你们另找一个人为帅好了,我回太原去.以避免妨碍贤路。”于是,晋王一气之下,硬要冯道当面起草辞呈。冯道拿起笔好久都没有下笔。李存勖厉色地催促他,冯道才慢慢地站起来,对晋王说:“我所掌的是笔和砚,不敢不写。现在大王屡次建立大功,不久前又平定南寇,军中岂能缺少大王您作主帅?郭崇韬所谏,也不算很不妥,您拒绝就行了,何劳大王动此肝火,作出如此决定,以致军中上下议论纷纷?要是敌人知道后,还会说大王您上下不和呢。希望大王深思而后行,那将是天下的幸运呀!”晋王听后,收回了成命,郭崇韬亦得以解围。

  同光元年(公元923年),李存勖即位于邺宫,改国号唐。史称后唐。授冯道为省郎.充任翰林学士,平定后梁后,又迁任他为书舍人、户部侍郧。

  冯道为人能刻苦俭约,为时人所称道。当晋军与粱军在黄河两岸对峙时,冯道在晋军中随军任掌书记。身为军中高官的他,住的不是豪宅大院,而且住在一间简陋的茅草屋里,也没有床席,就躺在一捆稻草上。吃也是和士兵们同甘共苦,他将所得的俸禄,往往拿来和士兵、仆人们一起改善伙食.他自己心里还感到十分满足。在当时,将领与士兵在战胜后洗劫城池,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不但金钱财宝,女人也往往成了战利品。军中的将领见冯道久耽于军中,一定会思慕女色,便将抢来的美女送给冯道。冯道盛情难却,只好收下。那美女料自己入虎狼之穴。无法脱身,暗自流泪。冯道前去安慰:“我也有妻子儿女,不要害怕,我会送你们回去的。”他将抢来的美女安置在别的房间里.并想方设法寻访到她的家人,再送她回家。

  在后唐庄宗朝为官不久,从家乡景城传来了父亲去世的消息。父亲冯良建在冯道高居宰辅之后,仍居于景城,虽没有躬耕于田地,但仪靠皇上所赐几亩薄产难以维持整个家庭。冯道闻此凶讯,并没有备上车马轿舆,带领群僚浩浩荡荡,一路威风地荣归故里,而是马上徒步星夜兼程赶回家奔丧,连随行衣物都没有拿,家人拿着衣物在后面好不容易才赶上他。他回到家乡,含着悲痛安葬了父亲,又清茶淡饭、素衣素服为父丁忧三年。当时正值家乡闹饥荒,老百姓把树叶草根都吃光了,有的被活活饿死,有的则流徙他乡。冯道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为人臣让天下百姓挨饿,我当倾力以救之。”冯道于是把自己的财物全部拿出来,分散给家乡老百姓.以济一时之饥饿。而自己居于用蓬茨搭成的草屋里,并亲自到田里去耕作,亲自砍柴割草。饥荒过后,百业萧条,土地一片荒芜,冯道看到老少妇人无力耕种土地,便亲持耒耜,热心帮助他们耕种。也有游手好闲之人,懒得去耕做。土地也长出了野草,冯道便趁夜间替他们耕种。当他们看到土地里长出了庄稼,也感到不好意思,身为大学士的冯道能亲自下地,这是何等的难得,一些懒汉们一改过去之懒惰,变得勤劳起来。父老乡亲们纷纷向冯道感谢,冯道认为自己仅仅为老百姓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冯道居家守丧期间,各地方官员认为这是巴结冯道的好机会,纷纷前来拜谒冯道,也少不了捎上一些金银细软以及地方土特产。冯道连一斗米一匹帛都没有收下,还对地方官说:“为官一任,就要造福一方百姓,现在百姓饥困,你们应尽心抚恤,快把这些东西分发给挨饿的家乡父老吧。”地方官员听后满脸通红,灰溜溜地走了,从此再也没有人敢上门拜谒了。

  冯道在家守丧三年,深为家乡父老所称道,很快,他的声名远播,以至当时北方的契丹人听后,也不由钦佩,意欲把冯道抢过去,为契丹人所用。幸亏边防有备,才未使契丹人的企图得逞。

  三年守丧期已满,冯道又被召为翰林学士,赶赴京师效命朝廷。当他赶到汴州的时候,形势出现了变化:庄宗擅杀功臣郭崇韬,引起各路将领人人自危。效节指挥使赵在礼恐遭不测,先下手为强,起兵反叛庄宗。李嗣源也为庄宗所忌,将士哗变思归,众军拥李嗣源为帅,从魏州奔驰而回,攻犯京师洛阳,形势甚是危急。冯道的老友孔循便劝他稍作停留,以观事态发展。冯道说:“我奉诏命赴朝,岂能自己停留!”于是他急速赶回京师。

  后唐庄宗李存勖先时承父遗志,伐伪燕,扫残梁,驱契丹。三矢报恨,还告太庙。及家仇既雪,国祚中兴,便戮杀功臣,猜忌戚族,不恤军民。两河南北屡遭水灾,饿殍盈途,京师财赋减收,军粮不足,庄宗仍挈领后妃,出猎白沙,兵士万骑,责民供给,又宠信伶人,最后身死伶人郭从谦之手,为千古后人之笑柄。

居安思危 忠谏主上

  李嗣源进入洛阳,继承后唐大统,是为明宗。明宗意欲更张庶政,改易百官,一扫先帝的弊政。但李嗣源一介武夫,大字不识.四方奏事,便令重臣安重海旁读,可安重海也不能尽通。于是,明宗欲选用文士以帮助处理文书奏章。明宗想起了冯道,便对安重海说:“先帝时的郎中冯道现在哪里?”安重海说:“此人刚充任翰林学士。”明宗对冯道很熟悉,也很赏识他。不久。便任命冯道为端明殿学士,端明殿学士这一称号,就是从冯道开始的。不久,朝中权臣勾心斗角,宰相任圜为人所嫉,明宗亦欲另择宰相,他向群臣建议道:“宰相位高责重,应仔细审择,我在河东时,见冯书记博学多才,与人无忤,看来且可任为相。”帝王一言九鼎,于是,明宗天成二年(公元927年),冯道被任命为中书侍郎、刑部尚书同平章事。

  冯道为相以后,任人为贤,破除承袭已久的门阀之见。那些贫穷、无背景的读书人以及有真才实学,有事业心的人,都得到他的提拔重用,而唐末的世家显族中那些品行不正,办事浮躁的人却受到抑制或冷遇。冯道擅长于咏颂,口若悬河.一泻千里,形诸文章,挥笔而就。他的文章,除了文辞优美之外,还义蕴古今之道,为远近的人所竞相传抄。冯道曾经亲自写上明宗徽号二篇,文章浑然天成,意诣高深,不是一般流俗的文体,深为朝中之人佩服。有一次,工部侍郎讥笑冯道看《兔园册》,认为《兔园册》是乡校俚儒教田夫牧子所涌。冯道反唇相讥:“《兔园册》是名儒所集,我尚且能够吟诵它,而朝中的某些士子只看文章秀句就窃取公卿之位,真是浅薄无知。”任赞听了感到非常惭愧。梁朝宰相李琪,自以为文章写得好而自我炫耀,有一次进《贺平中山王都表》,文中提到‘‘复真定之逆城”,冯道马上指出,“昨天收复的是定州(今河北定县),而不是真定(今河北正定)。”李琪由于不懂地理,竟闹出如此笑话。

  明宗李嗣源励精图治,不事畋游,不任宦官,不喜兵革,志在与民更始,共享太平,到天成,长兴年间,百谷丰收,四方无事。明宗改名为宜,表示诚意。明宗数次向宰相冯道等询问民间疾苦,听到谷帛价贱,民无疾疫,便喜形于色,欣然说:“我没有什么功劳,不过与诸位为天下百姓做了些好事,以报答上天。”在一旁的冯道趁机讽谏明宗:“我做臣子任河东掌书记时,奉命出使中山,路过井陉险隘之地害怕马有失足,掌握缰绳时不敢松懈,到了平地,以为太平无事了,却从马背上摔下来受了伤。凡是处于危险境地的人往往深谋远虑,因而得以保全。处于平安的时候却往往因疏忽而发生祸患,这是人之常情。”冯道以小见大,劝诫明宗不要因为大下丰收国家无事,便纵情享乐,而应兢兢业业,为天下百姓着想。明宗听后,非常赞同。明宗接着又问:“天下虽然丰收了,老百姓都得益了吗?”冯道说:“谷物价贵就会使老百姓挨饿,谷物价贱就会损害百姓,历来如此。”接着冯道又给明宗念起聂夷中的《伤农家》诗:

  二月卖新丝,五月粜秋谷。医得眼下疮,剜却心头肉。
  我愿君王心,化作光明烛,不照绮罗筵,偏照逃亡屋。

  此诗语虽俚俗,却道尽农家痛苦情状,规劝人主体恤。明宗听了十分高兴,命左右录下聂夷中的诗,经常念诵。

  后来,水运将军在临河县得到一个玉杯,上面有“传国宝万岁杯”几个字,明宗以为得镇国之宝,甚是欢喜,便拿给冯道看。冯道说:“这是前代有形的宝器罢了,帝王自当有无形之宝。”明宗问何为无形之宝,冯道简单地回答说:“仁义就是帝王的无形之宝。”明宗是位武君,不理解这些话,冯道离开后。就召侍臣讲解这句话的含义,事后对冯道深为赞许。明宗因自己年愈花甲,料想自己不能长久,每天夜里在宫中沐手焚香,向天叩祝道:“我本胡人,因天下扰乱,为众所推,权居此位,自惭不德,未足安民,愿苍天早生圣人,为民作主,我早得歇息,乃是四海的幸福。”

  可是,继明宗大统之事,却引起了一场带血的厮杀。长光四年(公兀933年)十一月,明宗重病,昏睡了一昼夜。其子李从荣以为明帝已崩,密不发丧,将迎立他人,便采取了先下手为强之策,发动兵变,失败被杀。明宗闻李从荣被杀,且悲且骇,险些儿坠落御榻。宰相冯道率百官入宫问安,明宗泪如雨下,乃诏宋王李从厚入京。明宗在李从厚入京前三日驾崩,李从厚即位于灵柩前,是为后唐闵帝。翌年改元应顺,大赦天下,封赏百官,加封冯道为司空。潞王李从珂受猜忌,由风翔改镇河东。此时,潞王心怀鬼胎,以闵帝杀长立少、专制朝权为罪名,整甲入朝。闵帝李从厚兵败避难出奔。宰相冯道等次日上朝,到端门,闻圣驾出走,怅然欲归。李愚等欲进宫请示太后,冯道摇头说:“主上失守社稷,人臣将何处禀承,若再入宫城,恐非所宜。潞王已处处张榜,不若归俟教令,再作计教。”听说潞王倍道前来,行将入京,冯道便召百官奉迎。这时李从珂尚留陕中,等李从珂引兵至蒋桥,宰相冯道等大臣已排列恭迎。李从珂传令,说是未谒梓宫,不便相见。冯道等人上笺劝李从柯入主登基,李从珂并不审视,只令左右收下,竞尔昂然入都。先进谒太后,太妃,再趋至西宫,拜伏明宗柩前,泣诉诣阙的缘由。冯道等人也跟了进去,俟从珂起身,列班拜谒。从珂亦拜答。冯道等复劝进。11日,太后下令,潞王李从珂即位于柩前,是为末帝,并改元清泰。冯道仍位居相位,后又进检校太尉。不久,出冯道为同州节度使,一年后,又拜冯道为司空。

衔命北上 忍辱而还

  石敬塘本为后唐一名骁将,早怀狼子野心,意图自立,因羽翼未丰,便以割让幽云十六州并向契丹称臣为条件,引契丹军入境帮助他灭了后唐。公元936年,石敬塘当上了契丹的儿皇帝,改国号为晋,是为后晋高祖,仍封冯道为相。转眼到了天福三年(公元938年),契丹王耶律德光遣使加徽号“英武明义皇帝”于晋高祖石敬塘,石敬塘也献徽号于契丹。为了取悦于契丹,石敬塘认为只有官崇德重的冯道才能充当使者。冯道知道此事已决,便没有推辞,石敬塘又言路途险阻,以示假意关怀。冯道说:“陛下您受契丹之恩,我受陛下之恩,有什么不可以的?”冯道与诸相回到中书省,吃完饭以后,外厅堂吏前来告诉冯道有关使北事宜。听完之后,冯道取出一张纸,在纸上从容写下两个字:“道去。”立即叫人将纸条送给石敬塘,当场的人无不为冯道的前程捏一把汗。冯道又遗书一封,遣人送给妻子儿女,信中写道:“此行深入沙漠,路途险阻,我已做好了不再回来的准备。”当天冯道便住进了都亭驿,没过几天,便开始了北上之行。石敬塘在都亭驿为冯道设宴饯行,对冯道说:“以家国之故,烦耆德远使。”并赐厄酒于冯道。冯道接过酒盏,连饮三杯,对石敬塘一拜,便策马扬鞭往北行,真有燕太子丹于易水畔送荆轲之悲壮。

  冯道一行数人,远涉北漠,历尽艰难险阻,到达上京。契丹主耶律德光素闻冯道之名,欲亲自到郊外迎接,大臣谓天子没有迎宰相之礼,耶律德光方才罢休。入契丹之后,冯道亦备受礼遇。耶律德光赐他牙笏及牛头,大臣以能够得到这两样东西为殊荣,耶律德光对冯道很赞赏,欲留他效命于契丹。冯道知自己已入虎狼之穴,身不由己,便很爽快地答应了。他说:“南朝为子,北朝为父,我在两朝做臣子没有什么区别。”北雁南飞,春去秋来.冯道何曾不思念故国家乡,但又无可奈何,便动心思想感化契丹主。冯道在契丹,所得的赏赐全部用来购买木炭,问他为什么这么做,冯道叹气道:“北方地逸气候寒冷,我年纪老了没法忍受,应该准备点木炭以备冬天之用。”在别人看来,冯道好像准备久留于契丹,耶律德光深为感动,便同意冯道归晋。冯道恐契丹主意在试探其意,便三次上表要求留下来。契丹主深感其诚,让他南归故里。冯道闻讯。还故意在使馆里住了一个多月才启程归国。一路上走走停停,走了两个月才走到后晋国境。手下的人很不解,便对冯道说:“倘若能在北地得以生还的人,恨不得长上翅膀飞回去,而您怎么一路留宿?”冯道解释说:“即使走得再快,他们的快马一晚上就可以追到,你也逃脱不了。要是慢慢地走倒可以让他们不了解我的真意。”天福四年二月,冯道才回到京师洛阳。

  晋高祖石敬塘亲自为冯道接风洗尘。他对冯道此行很满意,特意废枢密院,将枢密使大印交付冯道,让冯道身兼宰相和枢密使二职。冯道见自己年事已高。便上表于高祖要求隐退。高祖没有接受,派郑王前往冯道处探望,并传话说:“卿明大不出,朕当亲自去请你。”冯道不得已便答应了。从此,朝廷事无巨细,由冯道包揽处理。不久,冯道又被加授司徒,兼侍中,进封鲁国公。有一次晋高祖问冯道有关用兵方面的事情,冯道说:“陛下您历经艰苦,建成大业。神武英明,为天下人所共知,讨伐不臣之藩,还须陛下决断。我本是一个书生,为陛下掌中书,守历代之现成规章制度,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偏差。我在唐明宗朝时,他也曾经问我这方面事情.我也是这么回答的。”石敬塘听了很满意。

  天福七年(公元942年),晋高祖石敬塘重病缠身,不得不考虑百年之后江山社稷由谁继承的问题。石敬塘有七个儿子,四个儿子战死,两个儿子夭折,只剩幼子重睿,当时还不满16岁。晋高祖召宰相冯道入见,晋主呼出重睿,向冯道下拜,并且命内侍把重睿置于冯道怀中,意欲托孤寄命,使冯道辅立幼主。至六月,晋高祖崩,冯道与侍卫马步都虞侯景廷广商议,景廷广谓国家多难,应立长者。冯道是个模棱两可的人物,竞与议定拥立重贵,飞使奉迎。重贵即位于灵柩前,是为晋出帝,而可怜重睿却被封为郑王。

  石重贵是高祖侄儿,根据高祖与辽主之盟约,高祖向辽主称儿称臣.重贵即位,理应称孙称臣。而重贵只称孙不称臣,激怒耶律德光。便欲兴师问罪,进兵中原。国难当头之时,晋出帝石重贵却勾搭起叔母冯氏,并册立她为后。此等有违伦常风化之事,宰臣冯道等不予劝谏,居然统统入朝祝贺。皇上龙颜大悦,加冯道守太尉,进封燕国公。时有人在晋出帝面前说:“冯道在国家无事时是个好宰相,而无以拯救国家于危难之中,正像禅僧不可以呼鹰一样。”天福八年(公元943年),五月,冯道被罢相,出任同州节度使。一年后.移镇南阳,加中书令。

  开运三年(公元946年),辽主耶律德光入主中原.废晋出帝,且令其徙往黄龙府。时任威胜军节度使的冯道自郑州入朝。耶律德光责备他在后晋供职政绩不佳,冯道不能答对,德光又问他:“为什么来朝见?”冯道回答说:“我无城无兵.怎敢不来。”德光又责问:“你是什么样的老头?”冯道答:“我是无才无德又傻又笨的老头子。”德光见冯道甚是恭顺,感到很高兴,于是任命冯道为太傅。

  经历战乱,中原地区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失所。有一天,冯道入朝,耶律德光问他:“世上百姓怎样可以得救?”冯道用丑角的话回答说:“现在是佛出来也救不得,只有皇帝救得百姓。”这年三月,契丹北撤.冯道与晋时大臣一道随之迁至常山。他看到有被掠的中原士女,就出钱赎出,把她们寄居在尼姑庵中,以后为她们寻找家人领回。耶律德光死后,永康王耶律阮欲代统其众,留辽将麻答据常山。辽主耶律阮欲定国,乃为先君耶律德光安葬,在木叶山营造陵墓,临葬时遣人到常山召冯道、和疑等会葬。可这时常山已发生兵乱,辽将麻答残酷虐待汉人,引起当时汉兵的激愤,起来反抗辽国军队,驱逐了辽将麻答。冯道率领百官到战地慰劳士兵,军心大振。当时人推戴冯道的功劳,冯道谦虚地说:“我一介儒臣能有什么作为。这都是诸位将士的功劳。”冯道又择骑校白再荣为帅,使军安民定。冯道等乘隙南归,仍至中原事新主,而免为异域鬼魂。

临事骑墙 依违两可

  当后晋大将刘知远听到晋出帝为辽所虏,便在大梁自立,国号为汉。冯道从辽营中虎口脱险,便归附于后汉。汉高祖刘知远嘉其归附之心,拜为太师。汉高祖在北京(今太原)时,大聚甲兵,对牛皮进行禁贸禁用。拥有四海之后,仍以牛皮法禁天下,天下百姓苦不堪言。当时上党百姓犯牛皮法的有20余人,俱当死罪。戎判张璨遂封奏于刘知远,力陈牛皮法乃害民之法。”当时三司使刚刚开始行使职权,除冯道外都厌恶他,三司使力言于汉高祖刘知远:“哪有一小吏敢非议朝廷的法律!”刘知远见有人竟敢违抗圣令,龙颜大怒,欲杀犯牛皮法者及戎判张璨。正在下诏令的节骨眼上,冯道求见。冯道说:“陛下在河东时,断牛皮是可行的,现在已经取得了天下,牛皮不适合禁,陛下的忠臣枉死之,也为陛下感到惋惜。昭仪判官以卑位食陛下俸禄,做陛下臣子,不惜身家性命,执而奏之,应该奖赏才对,怎能诛杀他呢。我居宰相之位,让这条诏敕枉害人性命,我不能早奏,我罪当诛。”冯道稽首再拜,接着说:“张璨不应该加罪,希望陛下赦免他。”天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汉高祖顿时感到为难。

  冯道接着进言:“诏敕不是没下吗?”汉祖于是赦免了张璨,并加沼书一道,日:“三司邦计,国法所依,张璨体事未明,执理不当,宜停现职,犯牛皮者贷命放之。”乾佑元年(公元948年),汉高祖晋封冯道为齐国公,兼官太师。不久,刘知远病死,幼子刘承祐即位,是为后汉隐帝。

  后晋高祖一死,天下大乱,河中节度使李守贞举兵反叛,并自立为秦王,隐帝刘承祐以枢密使郭威为西面军招谕安抚使,所有河中、永兴、凤翔诸节度使都归郭威节制。郭威奉命将行,来到太师冯道处问招讨之策。冯道不懂用兵之道,却有知人之道。他对郭威说:“李守贞是一员宿将,功高望重,必能约束部下,难以令他归附。你去后,假如不吝惜财物,全部赐给将士,势必会众情所归,没有一个将士不愿跟从你的。这样,那李守贞也就无能为力了。”郭威听取太师之言,调集各路兵马,向河中进军。行军途中,郭威与士卒同甘共苦,小功必赏,微过不责,属吏无论贤愚,只要有所陈请,都虚心听从。乾佑三年,郭威果然率军平定了李守贞叛乱。隐帝刘承祐,却为茶酒使郭允明所弑。

  郭威进入京城,见幼主被弑,料想大臣们必相推戴。冯道率百官入见郭威,并无推戴之意,郭威不得已,忙下阶拜道。冯道受拜如前。并趁机进言道:“国家不可一日无君,明日当禀太后,请旨定夺。”百官赞同。第二天,冯道会同郭威呈请太后,太后不多言,命郭威为故主发丧,并另择嗣君。郭威议立徐州节度使刘赞为帝,遣冯道和秘书监赵上交、枢密直学士王度等往迎之。冯道料此次迎贺,非郭威本意,便婉言推诿,说自己年事已高不便成行。郭威笑道:“太师勋望,朝中无人能比,此次出迎嗣君,太师要是不牵头,那还有谁能胜任?”冯道反问郭威:“侍中此举,果真出自真心吗?”郭威听了一惊,又回过神来说:“太师休疑,天日在上,威无忌心。”冯道不久与刘赞自徐州赴汴京,走到宋州,正好碰上澶州兵变,枢密使王峻遣郭崇领兵至。这时郭威已在汴京自立为王,改国号周,是为后周太祖。刘赞手下闻此事变,以为是被冯道出卖,欲杀冯道以后快。冯道仰头自适.毫无惧色。刘赞知此事纯系郭威所为,与冯道无干,便放过了冯道。冯道便乘势辞去,星夜驰回汴京。广顺初年,冯道又官封太师,中书令。

  显德元年,后周太祖去世.其养子柴荣即位。宰臣冯道率百官三呼万岁,表示愿听新主号令。先帝尚未安葬,新主刚刚即位,忽潞州节度使李筠报称北汉主刘崇人侵潞州。周世宗柴荣召集群臣会议,志在亲征。冯道认为御驾亲征不行,说:“刘崇刚自晋州奔还,势弱气夺,未必能再振。现在恐怕是潞州谣传,李筠未战先怯.于是马上奏报朝廷。陛下刚承大统,人心未定,太祖的山陵,也刚开始动工,不应该轻率地亲自出征。如果刘崇来犯,只须叫九名将军带兵前往,就可以御敌于外。”周世宗说:“刘崇小看我,以为我刚即位.而且国家又值太祖逝世,他自以为是一个入伺中原的好机会。现在潞州告急,一定不是谎报军情,我一定要御驾亲征。先声夺人,以免别人轻视我。”冯道等人痛切劝阻,周世宗说:“从前唐太宗创立基业时,屡次亲征,难道我怕那河东的刘崇吗?”冯道答道:“陛下你不可以和唐太宗相比。”周世宗奋然道:“刘崇虽有军队数万。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如果遇上我的军队,就好像泰山压卵,此次出征必胜无疑。”冯道仍不罢休:“陛下平心自问,你能做得像泰山一样安稳吗?”周世宗发怒了,拂袖起座,返身入内。

  周世宗柴荣披甲提枪,亲点精兵,御驾亲征刘崇,又令冯道为太祖山陵使恭奉太祖梓宫,往赴山陵。世宗在高平击败刘崇,又攻取淮南,平定三关。柴荣还至潞州,休整数日后,启行往新郑拜谒太祖嵩陵。等山陵告成、梓棺安葬后,太师冯道于显德元年(公元954年)病死。

  冯道卒年73岁,后周追封其为瀛王,赐溢文懿。

  冯道自称“长乐老”。曾作《长乐老自叙》云:“静思本末,庆及存亡,盖自国思,尽从家法,承训海之旨,开教化之源。在孝于家.在忠于国,口无不道之言,门无不义之货。所愿者下不欺于地,中不欺于人,上不欺于天,以三不欺为素。贱如是。贵如是,长如是。老如是。事亲、事君、事长、临人之道,旷蒙天恕,虽经难而获多福。曾陷藩而归中华,非人之谋,是天之祷。”冯道为自己树起了清正廉洁,忠臣孝子的形象。人贵有自知之明,冯道自己也承认:“不能为大君致一统,定八方,诚有愧于历官历职,何以答乾坤之施。”

  后人对冯道的评价,各执其词。薛居正在他的《旧五代史》中盛赞:“道之履行,郁然有古人之风;道之守墨,深得大臣之体。”之后,又对他的“忠”提出了疑问:“然而事四朝,相六帝,可得为忠乎?”欧阳修对冯道更是鞭鞑有加,他举一贞妇断臂保贞的正面典型,认为“以一妇人犹能如此,则知世固尝有其人而不得见也”然后讽刺冯道:“士不自爱其身而忍耻以偷生者,闻李氏之风宜少知愧哉。”在欧阳修眼里,冯道又成了一个不知廉耻的典型。

  冯道对自己明哲保身的处世哲学也有辩解,他曾经赋诗自况:“终闻海岳归明主,未省乾坤陷吉人。”与冯道同时代的人也对他赞誉备至。冯道死时73岁,与孔子同寿,“时人皆共称叹”。与冯道有相同经历,历二朝事二君的范质对冯道颇为赞赏,称他“厚德稽古,宏才伟量,虽朝代迁贸,人无闻言,屹若巨山,不可转也”。

  冯道生活节俭,为官清廉等个人品德是无可非议的。至于他的政治道德,由于他身处五代十国这一特殊动荡时期,苟全性命于乱世,还是可以同情的。

上一篇:历经三代奉侍过八个皇帝的五代名臣 ——张全义
下一篇:身相两朝的后周宰辅——范质




中国历代名臣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