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4735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臣:先秦时期
忠君为民 智慧过人的齐国相辅
上传者:站长上传 晏婴 点击次数:9607 次
发布时间-2010/11/15 2:41:35

  晏婴(?—公元前500年),春秋时齐国大夫,字平仲,世称晏子,东莱夷维(今山东高密)人。继父任齐卿,历仕齐庄公、齐灵公、齐景公三世。晏子担当的角色,可与后世的宰相等同视之。世传《晏子春秋》一书,系战国人对晏婴言行的辑录。

  在晏子之前,齐国曾经出过两位杰出的政治家,一位是太公望,即姜太公;一位是管仲。太公望是齐国的开朝元勋,奠定了泱泱大国齐的版图。管仲则辅佐齐桓公一统天下,九合诸侯,开霸业之先。而到了晏子之时,齐国势力日渐衰败,政权统治也处在风雨飘摇之中。晏子生逢此时,决心挽狂澜于既倒,要将齐国先辈的业绩恢复并继承下去。

直言善谏 随机应变

  奴隶主贵族嗜欲成性,国内稍稍有一点安定,他们便荒淫奢侈起来,齐景公便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他荒淫无度,为了饮酒,可以连续七天不设朝问事,可以一醉三日不醒;为了享乐,他横征暴敛,大兴土木,筑高台,建宫室,耗尽民力财力,老百姓若是反抗,轻则砍脚,重则处死;为了自己的玩好,他可以因一匹马、一棵树、一根竹、一只鸟而杀人。正是在这种恐怖的政治氛围里,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由于当时齐国被砍脚的人太多,以至于假肢供不应求,一时间竟然出现了“踊贵履贱”的现象,足见统治者之残暴。

  对于景公的倒行逆施,晏子不断直言劝谏,使其稍有收敛。公元前522年,齐景公患病已经一年多了,仍不见好转,诸侯各国派来探望的使者倒是不少。景公的两位宠臣梁丘据和裔款私下商量,认为这是祝史不尽职守造成的,于是,他们建议齐景公杀了祝史,以便向各国诸侯有所交待。景公把这个意思告诉了晏子。晏子沉思了片刻,说:

  “若是有德行的君主,内政、外交都不荒废,上上下下没有怨恨,举止行动不违背时令,那么祝史向鬼神陈述实情就不会有什么惭愧的了。然而一旦遇到淫乱的国君,既不关注老百姓的怨恨,又不敬畏鬼神的震怒,把这些全然不放在心上,那么祝史如果讲明实际情况,就是数落国君的罪过;如果祝史掩盖过错、列举好事,则是虚诈欺骗。所以鬼神不享受祭祀,国家因而得祸,其中当然有祝史的份。”

  景公赶忙问道:“那该怎么办呢?”

  晏子很诚恳地回答道:“这不是杀祝史就可以解决的事。现在齐国山林、草泽、盐场、铁场,都有官吏看管。而贪婪的人掌握权力,各处的关卡就会横征暴敛,世袭大夫强买货物;政令无准则,赋敛无节度,宫室不断更新,淫乐不止,宠幸的人在市场上肆意掠夺,在各处假传教令。私欲不能满足,就加害于老百姓,百姓痛苦不堪,怨声载道。再怎么好的祝史,虽有千万美言,也不能胜过亿万百姓的诅咒。”

  景公听罢,面露愧色,说:“只有先生您善解我的迷惑,应升官加爵。”并命令将裔款和梁丘据的职事归于晏子。晏子辞谢,景公不允许,晏子接受丞相的职位而退。

  晏子主持国政,一个月后景公的病就好了。后来景公指示大臣们要放宽政策、毁掉关卡、废除禁令、减轻赋税,裁减一些不利于老百姓的机构和法令,老百姓的生活状况也有了一定的改善。

  晏子进谏有时是不讲情面的,他敢犯颜直谏,而国君仍对他很器重,这才有“公阜一日三谏”的故事发生。

  一天,齐景公在公阜巡游,往北正好看见了齐国都城,不禁感叹道:“唉!假使从古到今人可以不死,那该是多么快活的事啊!”晏子从旁道:“上古的帝王认为人死是好事,这样,仁德的人得以安息,凶残的人也消失了。假使古代的人不死,太公、丁公将永远拥有齐国,桓公、襄公、文公、武公就都只能辅佐他们了,那您就会成为戴斗笠穿粗衣、拿着锄头在田间劳动的人了,哪有闲情去担心死呢!”景公闻言,气愤得脸发白,很不高兴。这时,恰巧梁丘据驾着马车疾驰而来。景公问:“是谁来了?”晏子说:“当然是梁丘据。”景公说:“何以见得是他?”晏子说:“大热天里驾着车飞驰,重则累死马,轻则累伤,除了梁丘据还能有谁?”景公说:“梁丘据与我可算是相和的人吧!”晏子说:“这只能说是相同的。所谓‘相和’,是指国君甜而臣子就酸,国君淡而臣子就咸。现在君王甜,梁丘据也甜,这只能说是相同,怎么可以称得上相和呢?”景公气愤得脸更白了,极不高兴。

  又过了没多久,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景公向西正好望见了彗星,立即召见大臣伯常骞,叫他祈祷消灾除彗星。晏子说:“不能这样啊!这可是上天的告诫。日月的云气,风雨失调不顺应季节时令,彗星的出现等现象,都是上天怜悯百姓的愁苦离乱而显现的,用凶吉的预兆来警告,告诫不敬鬼神、不重礼仪的人。现在君王您如果推行礼乐制度而接受谏言,任用圣贤之人,即使不祈祷,彗星也会自行消失的。而今君王您酷爱饮酒放纵享乐,不好好治理国家而宽容作恶的人,亲近阿谀奉承的人,喜好歌舞乐工,厌恶礼乐制度,疏远圣贤之人,岂止彗星出现,絈星也将出现了。”景公气得脸完全发白,几乎都有些要发怒了。

  纵使这些话景公很不爱听,但在晏子死后,再也没有人劝谏景公了。景公设朝听政,出屏风见群臣,因思念晏子而悲泣,不由叹道:“唉!往日与晏子一起巡游公阜,他一天内责问我三次,而今谁还来责问我呢?”

  当然,晏子也不是一味地直谏,有时则用巧谏。他利用一切机会向国君谏诤,充分显示了他的原则性和为达到目的所表现出来的灵活性,甚至很幽默风趣。

  齐景公饮酒七天七夜不止,弦章劝谏说:“恳请君王不要酗酒了,不然,就赐我死。”景公对晏子说:“如果这样听从弦章的话而停止饮酒,那就是臣子制约君王了;不听他的话,又舍不得他死。”晏子欣然应道:“幸运啊!弦章遇上君王您了!假使他遇上的是夏桀、商纣这样的暴君,那他早就没命了。”景公豁然大笑,并停止了酗酒。

  还有一次,景公与臣子们饮酒到极高兴时要大家不要拘于礼节,晏子当即站起,严肃地批评这种作法,景公不耐烦,背过身子不听晏子的话。过了一会儿,景公出去,晏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站起来;景公回来时,晏子也不起立;相互举杯时,晏子先于景公饮完。景公怒容满面,双手按着桌子,瞪大眼睛看着晏子,说:“以往的先生告诉我,人不可以没有礼节,我出去进来你都不起立致意,相互举杯时,你又先喝,这合乎礼节吗?”晏子立即站起来离开座席,叩了两次头,并跪拜着恭敬地说:“我哪里敢把国君刚才说的话给忘掉了呢?我只是用这种作法来表现没有礼的结果。君王如果希望不要礼法,这就是了。”景公赶忙说:“说得对,这是我的罪过,先生请入座,我听从您的劝告。”君臣举杯三次,就结束了酒宴。从这以后,景公便整治国家法度,修明礼治,百姓也恭敬有礼了。

  作为奴隶主贵族,齐景公有着极为残暴的一面,但对晏子的谏诤还是有所敬畏的。一次,景公最心爱的马死了,他大为恼怒,非要肢解养马人不可。景公左右的人拿着刀向养马人走去,晏子制止了他们而向景公说:“尧、舜肢解人是从人的哪个部位开始的呢?”尧舜可从来没有肢解过人啊!景公顿时恍然大悟,立即明白了晏子话中有话,为了不与之争辩,便说:“那就把他关起来吧,等着处死。”晏子接着说:“这个养马人还不知道他究竟犯了什么死罪呢,请让我给他说清楚,也好让他死个明白,这样不是更好吗?”

  景公没有办法,只得派人将养马人带到宫廷上来。于是,晏子当着景公的面对养马人说:“国君让你养马,你却把马养死了,这是你的第一个死罪;你养死的马,又是国君最心爱的马,这是你的第二个死罪;而你使得国君为了一匹马就杀人,老百姓知道后一定会怨恨国君极为残暴,邻近的诸侯听说我们的国君这样随便杀人,一定瞧不起我们。你看,你养死了国君的马,使得老百姓怨恨国君,使得邻国要进攻我们国家,这是你的第三个死罪。如此罪不可赦,你赶快进牢房等死吧!”晏子的话景公句句听在心里,又字字如刺,他反复掂量了半天,只好说:“快把他放了吧!别损害了我的好名声。”

  正是凭着巧妙的谏诤方法,晏子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为老百姓做了好事,同时也对当朝君主有一定的警示作用。

廉洁从政 民为邦本  

  晏子对统治者的荒淫无度感到极其憎恶,对老百姓的疾苦却表示了深深的同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爱民甚于爱君。

  齐景公时曾连续下雨十七天,时值寒冬,茅屋坍塌,饥民塞道。晏子多次请求发放粮食救济灾民,均未得景公的允许。与此同时,景公还夜以继日地饮酒,并派大臣巡视全国,以求能歌善舞之人。晏子听到此事后,很不高兴,于是就把自家的粮食分发给灾民,并把装载粮食的器具放在路旁,自己步行去见景公说:

  “下了十七天的雨,一个乡有数十间房屋损坏,一个里有好几家饥饿之民,老年体弱的人没有御寒的粗布短衣,饥饿的人连充饥的糟糠都没有,步履艰难不能行走的人只得四处张望,而没有诉说灾难的地方。君王非但不怜悯百姓的苦难,反而日夜饮酒作乐,并命令全国选送能歌善舞者无休无止。宫中的马匹吃着府库的粮食,猎狗吃牛羊的肉已吃厌了,后宫的嫔妃也都有充足的粮食肉类。您对待犬马嫔妃不是太优厚了吗?而对待老百姓不是太刻薄了吗?老百姓穷困而没有地方投诉时,就不会喜欢君王了;饥饿而没有人来援助时,也不会喜欢君王了。我身为一国之相,让老百姓饥饿贫困而没有地方投诉,使得我们的君王整天沉湎于酒色,丢弃百姓而不予怜悯,我的罪过实在太大了。”

  说罢,晏子向景公深深跪拜两次后请求辞职,并快步走出宫门。

  景公听罢,赶忙起身,慌不择路地徒步跟在晏子后面,但由于道路泥泞,赶不上晏子。于是他又驾车赶到晏子家,只见晏子家里的粮食已全部分给了灾民,装载粮食的器具还放在路旁。景公又驱车追到大路上,总算是追上了晏子。景公下车跟在晏子后面并对他说:“我有罪过,先生抛弃我不辅佐我,我是没有资格来请先生的,难道先生就不考虑国家和老百姓的前途命运吗?希望先生相信我,我愿意拿出齐国的粮食财物,分发给老百姓,给多给少,谁轻谁重,一切听凭先生一人的安排。”景公就这样在路上躬身恳请,一直走了好远的路,晏子为景公的精诚所动,又惦念百姓的疾苦,方才同意返回国都。

  晏子回到都城后,立即命令各级官吏巡视灾民:家里有农桑种子而没有粮食吃的人家,发给足够一个月食用的粮食;没有种子的人家,发给足够一年吃的粮食;没有积蓄柴火的人家,发给柴草;房屋塌坏不能抵御风雨的,发给金钱;百姓中缺少用度、经济困难的人,给予贴补。所有这些要在三天内完毕,超过期限就要治罪。

  与此同时,景公也离开了宫室,减少肉食,撤消宴饮,马匹不再吃府库的粮食,猎狗不再吃肉粥,宠妾也减少美味的食物,陪景公饮酒的近臣减少赏赐。三天后,巡视的官吏完成使命,上报情况,景公这才回到宫中,并减少食用之物,不弹琴瑟,不击钟鼓。晏子还请求将那些宠臣舞女都遣回本籍,且要求在三四天内全部遣送出宫门之外,景公也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晏子正是怀着对百姓的爱而深得民心的,他看到贵族们荒淫奢侈,而百姓穷困潦倒,总是不失时机地规劝齐王。

  一次,景公与晏子登台眺望国都,景公看到那壮丽的山河、如织的游人,不禁感慨道:“要是我的后人能够世世代代保有这大好江山那该多好啊!”晏子见机而应对道:“自古以来只有那些做有利于百姓的事的贤明君主才会得到百姓的拥护,并且能够使他的子孙永保江山稳固。”他进一步严肃地指出,“君王您违反德政而损害百姓由来已久了,还说出这样的话,不觉得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吗?”

  景公忙问道:“如此说来,那么后世谁将会执掌齐国的政权呢?”晏子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使齐国老百姓得利的人了。”景公有些心惊,又问晏子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这种局面,晏子则毫不客气地揭露了景公的奢侈生活,说:

  “君王您的牛马在栏圈里关老了,而不用来耕地拉车;车驾在车库里被蛀虫咬坏,不用来乘坐;锦衣皮袄在衣柜里发霉,不能穿;醋酱腐化、变质了,不能卖;美酒酸了,不能喝;粮仓里的粮食腐烂变臭了,不能吃。您非但不将这些积存之物分发给饥饿的老百姓,还要加重赋税以搜刮民脂民膏。”

  晏子接下来又非常肯定且警告地说:“储藏的财物不使用,必然招致祸患。如果誓死守护着财物,这是下等的办法,抱怨的人们就会群起而动。再下等的人也明白财物不应该坚决守护着,积累起来不分给老百姓,那他们一定会自己来分它。所以君王与其请人来分,倒不如自己来分更好一些。”

  话音未落,景公已是满面愧色了。随后即要求各级官吏减轻赋税,注意百姓的疾苦,并且他还罢了大台之役,停了路寝之台,撤了长胇之工,减轻了百姓的劳役。

  晏子始终对百姓怀有爱,并且深知“民为国之本”的道理。他不仅时刻提醒本国统治者,而且在其他诸侯国也是如此。

  一次,晏子出使吴国,吴王向他询问怎样才能长期保持声威,强盛不衰败。晏子回答说:“君王要为老百姓着想,而后才能想到君王您自身;首先要施行仁义教化,而后才能行刑惩罚。不以强凌弱,不以贵辱贱,不以富轻贫;百姓都可举荐做官,官吏不侵害人民,人民和气,政治清平;君王用法律手段为当世禁止暴乱,因此百姓不违背他的意志;君王使用武力为百姓摒除祸患,因此百姓不厌恶征伐的劳苦。这就是长期保持声威、强盛而不衰败的办法。失去这些,人可就危险了。”吴王闻言,连连点头称是。

  晏子曾说过:“德行最低下的是轻视百姓,品行最卑劣的是残害人民。”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这一句至理名言,为天下人所敬服。

明智外交 不辱国格  

  晏子个子矮,“身不满六尺”,按现代尺寸,才1.40米左右,但他人短智不短,随机应变,机敏过人。“晏子使楚”的故事便是家喻户晓的一例。

  晏子为相时齐国昔日的繁华已“雨打风吹去”,霸业尽失,晋国军队甚至打到齐国都城。齐在外交上也毫无地位,诸侯大国都瞧不起齐的使者。一次,晏子出使楚国,霸业正盛的楚王对齐的来使更是不屑一顾。他见晏子身材矮小,便命人在城门旁边特意开了一个小门,用来接待他。晏子拒绝从小门进去,说:“出使狗国的人,才会从狗门进去,而现在我出使的可是泱泱大国楚,不应该从这个小门进去吧!”接待他的人无言以对,只好让他从城门进入都城。

  晏了拜见楚王后,楚王问他说:“你们齐国没有人才了吗?”晏子答道:“临淄有数万户人家,人们展开衣袖可以遮住太阳,洒落的汗珠可以成为倾盆大雨,路上的行人一个挨着一个,怎么说没有人才呢?”楚王接问:“既然是这样,为什么派你来作使臣呢?”晏子笑答道:“齐国派遣使臣,各有各的出使对象,贤明的人出使贤明的国君,不贤的人出使不贤的国君,我是最不贤的人,所以只好出使楚国了。”

  楚王被驳得面红耳赤,半天说不出话来,但他不甘心,妄图用别的办法来羞辱晏子。

  早在晏子未到楚国之前,楚王就设计了一个圈套,诈称一齐国人偷盗。晏子到了楚国后,有一天,楚王赐他饮酒,酒兴正浓时,有两个官吏捆着一个人来见楚王。

  楚王问:“捆着的人是干什么的?”

  官吏答道:“齐国人,犯了盗窃罪。”

  楚王回过头来,面带微笑地问晏子:“齐国人生来就是善于偷盗的吗?”

  晏子初是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这话中有话。他略一整冠,离开坐席回答道:“我听说,橘树生长在淮水以南会结出又香又甜的橘子来,而生长在淮水以北就只能结出又酸又涩的枳子来,它们的叶子可是相似的呀,但它们的果实味道却完全不同。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水土不同啊!现在这人在齐国不偷盗,到了楚国就犯盗窃罪,莫不是楚国的水土使人们善于盗窃吧!”

  楚王又是哑口无言,两个官吏只得带着“齐人”灰溜溜地走了。后来楚王对别人说:“圣人是不能轻易与他开玩笑的,我反而自讨了没趣。”此后,楚王再也不敢怠慢晏子了,而晏子也圆满地完成了国君的使命,载誉而归。

  正是由于晏子的机敏智慧,在同大国的交往中,他始终不卑不亢、从容自如地进行外交活动,从而为齐国在外交上增添一分亮色。而晏子谈笑风生、挥洒自如的举止,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既不长对方的志气,又利用对方无礼的玩笑以退为进,使辱人者自辱,正体现了中国式的机智。

  晏子出使吴国,吴王私下里问他:“我听说齐国的国君大多残暴骄横,粗野怠慢,先生您却能容忍于他们,这是为什么呢?”晏子回答说:“我听说,精细的事不懂、粗笨的事不会做的人,一定很辛苦;大事不能干、小事又不愿干的人,一定很穷困;地位显要而不能招来客人,地位低下又不愿到别人门下的人,一定很艰难。这就是我之所以出来做官的原因了。像我这样的人,哪里是用自己的德行去向人求食的呢!”

  晏子出去后,吴王笑着对群臣说:“唉!今天我讥讽晏子,就像裸体的人责备脱衣服的人一样不恭敬了。”

  晏子正是在不动声色地维护齐国及其君王的尊严,不仅如此,他还善于识破外交上的阴谋,使齐国处于有利的地位。

  晋国打算攻打齐国,先派范昭去观察齐国的政局。齐景公设宴款待他。范昭用景公的酒具斟酒,晏子要求撤了那些酒具,另换酒具。范昭很不高兴,就要乐官为他演奏成周的乐曲来为他伴舞,乐官很有礼貌地回绝了。范昭二话没说,急步走出了宫廷。

  这下可把景公吓坏了,他对晏子说:“晋国是大国呀,派人来是打算观察我国的政局的,现在先生激怒了大国的使臣,这该如何是好?”晏子平静地说:“那范昭的为人,不是见识短浅不懂礼仪的人,再者说,他想试探我国君臣的反应,所以回绝了他。”

  景公的心总算稍安了一点。他又问乐官:“先生为什么不为客人演奏成周的乐曲呢?”乐官回答说:“那成周的乐曲,可是周天子专门使用的乐曲呀,演奏它,只有君主才能在这种乐曲下起舞才行,现在范昭是臣子,想用天子使用的乐曲来跳舞,所以我不能为他演奏。”

  果然,范昭回国后对晋王说:“齐国不可攻打。我想试探他们的君臣,而晏子识破了我的计谋;我想冒犯他们的礼仪,而乐官知道了我的打算。”晋国也真的不敢轻举妄动了,谁又能明白那一言一行中藏着那么多机关呢?由此,我们不得不赞叹晏子的机智。

临危不乱 虚怀大度

  公元前548年,齐庄公因为荒淫无道,被权臣崔杼弑杀。此后,崔杼为了专权,滥杀异己,一时间朝臣人人自危,纷纷逃亡,只有晏子不畏强权,不怕淫威。

  崔杼设计杀死了庄公,闻声而来的晏子一直站在崔杼的门前,崔杼的门人问他:“你是来送死的吗?”

  “难道只是我一个人的国君吗?要我死!”

  “那你为何还不赶紧逃命呢?”

  “难道是我一个人的罪过吗?要我逃命!”

  “那你还是回去吧!”

  “回去?国君已经死了,我往哪儿去?君主为国家而死,我们也就为他而死;为国家逃亡,我们也就随他而逃亡。如果君主为自己而死,为自己而逃亡,不是他个人宠爱的人,谁愿意承担这责任?我哪里能为个人而死?为他个人而逃?但我们又能回到哪里去呢?”

  正说着,崔杼的大门打开了,晏子立即走了进去,取下帽子,光着膀子,坐在地上,然后将庄公的尸体枕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而放声痛哭。哭了好半天,站起身来,向上跳了三下便径直走了出来。崔杼不解其意。

  崔杼与庆封勾结,立年幼的杵臼(即齐景公)为君。为了弹压朝臣,他们设坛立盟,劫持齐国所有的将军、大夫、显贵人士和一些百姓,扣押在太庙前的台阶上,下令所有人都得参加盟誓。盟誓的人不得佩剑,唯有晏子一人不肯解剑,崔杼不得已同意了。崔杼的家兵拿着剑戟逼迫每个大臣宣誓服从崔、庆,气氛十分恐怖。崔杼已经杀了七个人,轮到晏子宣誓,他仰天长叹道:“唉!崔杼干无道的事,杀死自己的国君,凡不跟随王室而跟随崔杼、庆封的人,必将遭受灾祸。”坚决拒绝宣誓。

  崔杼威胁着:“如果你改变自己的话,那齐国我与你共同享有;如果你不改变自己的话,叉戟已经架在你的脖子上,剑已经指向了你的心窝。看你是想走哪条路?”晏子毫不畏惧,厉声回答道:“纵使弯曲的快刀钩进了我的脖子,笔直的利剑伸进了我的胸膛,我也不会有丝毫改变的。”

  崔杼迫于晏子的崇高声望,不敢对他有所损伤,只好放他回去了。果然,后来在晏子的辅佐下,齐景公消灭了崔、庆的势力。

  由此可以看到,崔杼敢于杀死国君而不敢对一个臣子动一丝毫毛,足见晏子在人民心中的地位之高。他虚心接受批评,重视选拔贤才,虚心对待下人,则是另一番情景。

  有一次晏子外出,路见一个头戴破帽反穿皮衣身背干草的人,认为这是贤人。于是他二话没说,就将自己驾车的马卖掉一匹,为这位名叫越石父的人赎了身,然后一同回家。

  到了家门口,晏子一时忘记打招呼就撇下越石父而独自进屋了,越石父见晏子对他这么没有礼貌,转身就走。晏子走了好远,回头一看,不见越石父跟上,很奇怪,急忙赶出门外,却见越氏已走了老远。晏子又急忙坐上车驾,等到快接近越石父跟前时,他有些不高兴地问道:“先生怎么这样不辞而别呢?你给别人做了三年奴仆,我与你素不相识,却将你赎了出来,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越石父停下脚步,不紧不慢地说:“我听说,读书人因为没有人理解而感到委屈,而有人理解时则感到舒畅。所以贤德的人不会因为有功劳而看轻别人,也不会因为别人对自己有恩而委身于人。我为别人当了三年奴隶,没有一个人理解我。今天先生为我赎身,我认为先生是理解我了。而此前先生乘车,不向我打招呼,我以为先生忘了我。现在您又不打声招呼就进屋去了,还是把我当奴隶一样看待。先生如此待我,我在这里又能干什么呢?走才是明智的选择。”

  晏子听罢大为惭愧,赶忙道歉:“先前我只看到您的外表,而现在则看到了您的气节。俗话说,‘反省自己行为的人不再列举他的过失,详察实情的人不再追究他所说的话’。我可以向您致歉,而您能接受吗?我诚心改正自己的过失,请您多多赐教。”

  越石父欣然一笑,晏子大喜,下令洒扫门庭,更换筵席,并用隆重的礼节欢迎越石父。从此越石父尽心帮助晏子,功绩颇大。

  晏子选才几乎是不拘一格的。在他任齐国宰辅之时,有一次出门,他车夫的妻子从门缝里偷看,只见自己的丈夫洋洋得意、神气十足,她很是不满。不久,车夫回来了,刚一进门,她便要求离婚,车夫很是奇怪,便问是什么原因。妻子说:“晏子身高不足六尺,当上了丞相,名声显赫。今天我看他出去,志向高远,保持着谦逊有礼的态度。而你可好,身高八尺,还是一个驾车的仆人,非但如此,还如此容易满足,沾沾自喜,所以我要求离开你。”车夫听完妻子的批评很是惭愧,并深深自责,努力改正。晏子见车夫前后判若两人,很奇怪地问车夫是怎么回事。车夫如实地将情况讲了出来,晏子认为车夫为人诚实,勇于改过,就推荐他做了大夫。

  晏子身为相国,可住的房子还是从先祖那里继承来的低矮潮湿的旧屋。齐景公很是过意不去,便要给他换一座高大明亮的宅邸。晏子不同意,并说:“我的先人住在这里,而我对国家没有什么功劳,住在这里已经很是过分了,怎么可以住更好的房子呢?”他坚决不换。

  没隔多久,晏子出使晋国,齐景公利用这个机会派人迁走了他左右的邻居,在原地重新盖了一座大宅第。在出使回来的路上,晏子听到了这一消息,便把车停在临淄城外,随即派人请求景公把新宅拆除,请邻居们再搬回来。经过多次请求,景公终于勉强同意了,晏子这才驱车进城。

  晏子在作齐国丞相的整个过程中,对自己的要求都十分严格。他吃的是仅仅去了谷皮的粗粮,以烘烤飞鸟、咸菜、苔菜为菜。景公听说后,到晏子家赴宴,看他家的饮食,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吓一跳,果真如此。景公很是内疚地说:“噫!想不到先生家这么困难,而我却不知道,这是我的过错了。”

  晏子微笑着回答道:“一切皆因为世间物资匮乏呀,去皮的粗粮能吃饱,是士人的第一种满足;烘烤飞鸟,是士人的第二种满足;有盐吃,是士人的第三种满足。我没有比别人更强的能力,而有这三种满足,君王的赏赐已经够丰厚了,我家并不贫困啊!”

  晏子的言论总是这么寓褒带贬,一方面显示了他的智慧,另一方面则体现了他高尚的品德,而这才是他人格魅力的所在。

  景公见他的车子太破旧了,就派人给他送去新车;又见他的马太瘦弱了,又差人给他送去骏马。一连送了三次,都被晏子谢绝了。景公很不高兴,就把晏子召来,对他说:“您不接受车和马,我以后也不再坐车了。”

  晏子很是诚恳地说:“君王您让我统领全国官吏,我要求他们节衣缩食,从俭处事,以便给全国人民作个榜样。即使这样,我还惟恐他们有奢侈浪费和不正当的行为。现在您在上面乘坐大车四马,我在下面也坐四马大车,这样一来,有些人就会学您和我的样,上行下效,会弄得全国奢侈成风,到时候我也就没办法去禁止了。”经过再三推谢,晏子最后还是没有接受景公的赐赠。

  住宅、饮食和车马,好像只是生活里的小事,但在身为齐相的晏子眼里,却是关系到政治和社会风气的大事。司马迁说他“以节俭力行重于齐”,可见他为政的高尚品德。

  一天,齐景公在晏子家喝酒,正喝在兴头上,景公一眼瞥见了他的妻子,景公来了劲:“嘿!先生的妻子又老又难看。我有一个女儿,年轻又漂亮,你就娶她做妻子吧!”晏子听罢,马上离开酒席,十分郑重地说:“如今我的妻子的确又老又难看,但她也曾有年轻美丽的时候。况且她年轻美丽时把自己托付给我,就是为了防备年老色衰的到来,现在我怎么能背弃妻子的托付而另娶新欢呢?”

  晏子就是这样为他人着想,而且始终勤勤恳恳。连景公的一位宠臣也感叹地说:“我怕到死也赶不上晏子了。”晏子听到后说:“我听说,只要肯干就常会取得成功,就能达到目的地。我也没有什么不同于人的地方,只是坚持干不放弃,坚持行而不停止,有什么难于赶上的呢?”

  晏子终于还是去了,但其人格的光辉却照耀后世。有一次弦章劝景公不要听谄媚人的话,景公称善,并赏赐给他五十车鱼。弦章回家时,见装鱼的车阻塞了道路,就抚摩着车夫的手说:“过去晏子辞谢赏赐来匡正国君,所以不掩盖国君的过失。现在所有臣子都用阿谀奉承来追求私利,我如果接受了这些鱼,就违背了晏子的行为准则,而使自己符合了阿谀谄媚之人的欲望。”于是他坚决谢绝,不接受景公赏赐的鱼。弦章的廉洁,不正是晏子遗留下的德行吗?

  晏婴一生经历了齐灵公、齐庄公、齐景公三世,名声显于诸侯各国,博得了“管晏”合称的美誉。他主张薄敛省刑,直言敢谏,正直无私,他为政清廉,生活朴素,为老百姓办了不少好事。

  晏婴心中有个目标,那便是使国家富强。他忠君,希望维护国君的权威,但这权威必须是为了国家。为了国家,他富贵不淫,勤勤恳恳;为了国家,他威武不屈,大义凛然。

  然而晏婴生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他力挽狂澜,却不知那是一个不可挽救的衰朽王朝。他的一切努力只能延缓这个王朝的衰亡,而无法从根本上挽救。他的美德,他的政见,只能为一个行将灭亡的阶级服务,为一个即将过去的时代效劳。尽管如此,这一切仍无法遮掩他的种种美德,他留给后人的巨大精神财富,为后世永忆。

  (作者:罗银川)

上一篇:智计诡谲,算无遗策,有三国鬼才之称——贾诩
下一篇:集功臣与乱臣于一身的东晋宰辅——王敦




中国历代名臣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