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9759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臣:两晋南北
大智若愚,死于非命的刘宋开国宰相
上传者:站长上传 徐羡之 点击次数:5767 次
发布时间-2009/8/14 2:49:15

  徐羡之,字宗文,东晋东海郡郯(tán谈)县(今山东郯城)人。其祖父做尚书吏部郎时,徐家显赫一时,人丁兴旺。其父徐祚之曾任上虞(今浙江上虞县)县令。徐羡之出生不满周岁时,父亲病故,家境开始衰落。徐母与儿子羡之相依为命,仅靠丈夫留下的积蓄过活,日子过得很清贫。徐羡之从小就有远大的志向和非凡的气度,他常同小伙伴一起玩耍,大家都乐于听从他的指挥。他勤奋好学,家境贫寒并没有妨碍他涉猎经史。少年时代的徐羡之与众不同,沉默寡言,喜怒不形于色。他精于弈棋和欣赏戏剧,但从深沉的外表观察,他又似乎对这些不太精通。因此,当时世人对他大智若愚的气度十分推崇。如名士傅亮、蔡廓、郑鲜之等人,尤为敬佩他。

   晋安帝隆安二年(公元398年),已远近闻名的徐羡之被晋朝廷征辟为太子少傅主簿。后来,北府兵元帅刘牢之请他去担任镇北功曹和尚书祠部郎(主管祭祀的官)。隆安三年(公元399年)十月,浙东一带爆发了孙恩领导的农民起义,东晋政府派北府兵前往镇压。东晋王朝炙手可热的抚军将军桓修任命徐羡之担任抚军中兵曹参军,从此,徐羡之开始官场得意,他凭借自己的气度和志向,一步步进入权力中枢。时人都盛赞他是一个将相之才。名士傅亮、谢晦、郑鲜之曾经与徐羡之置酒聚会,傅亮、谢晦等人才学渊博,议论时局高谈阔论,徐羡之则风度庄重而严肃,只在适当的时候才发言,且妙语连珠,令人振聋发聩。此后,郑鲜之常叹息道:“观看徐羡之的言谈举止,我再也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有学问的人。”

结识宋主 初展英才

  在桓修的抚军将军府,徐羡之结识了当世的枭雄刘裕。两人同在将军府共事,朝夕共处,彼此有了较多的了解。刘裕遇事当机立断,雷厉风行,走起路来龙行虎步,气宇轩昂。徐羡之发觉此人有帝王之气,远比其辅助的桓修胜似百倍。加之刘裕待人友善,易于接近,徐羡之便主动与刘裕交往。刘裕也注意到他的这位同事,遇事沉默寡言,但关键之处却能提出独到的见解,使人豁然开朗,远比那些唯唯诺诺的士族官僚们有才能,这样的人才对自己成就一番事业会大有裨益。由于相互的敬佩,两人来往日益密切。

  东晋末年政局动荡,朝中大权落入大士族桓玄之手。北府兵首领刘牢之在与桓玄的权力斗争中兵败自杀。桓玄为铲除后患,把刘牢之旧部诸将分调各地。他把北府兵中大将刘裕特意调到堂兄桓修手下,名为重用,实则是加以监视。当时不少心腹劝刘裕起兵反抗桓玄,徐羡之劝刘裕应广交贤达,静待天时,不可操之过急,以刘裕的威望与才德,一定不会久居人下。

  时机很快来临了。晋元元年(公元402年)五月,卢循起义,义军由临海郡攻入东阳郡,夺占了不少州县,东晋朝野震惊。总揽朝政的太尉桓玄派刘裕起兵镇压。

  军情紧急,刘裕率所部兵马出发,徐羡之随军出征。行军途中,他对刘裕说:“将军此番出征凶多吉少,不可不先做打算。”刘裕忙问何故。徐羡之答道:“此次征讨卢贼有三不利:其一,桓玄派将军讨伐,实则是借刀杀人,想借卢贼削弱将军的兵力;其二,讨伐大军均为北府兵旧部,同时命各路将军分头出击,也是要借卢贼之手各个削弱;其三,卢贼善于用兵,现已占据有利地形,并把周围州县掠劫一空,将田地庄稼也尽行割去。将军不可高枕无忧啊!此三不利,将军只要处理得当会变成三利。桓玄借刀杀人,将军可借这一时机联合各路将军,团结起来。我愿担当特使去劝说各路兵马,晓之以利害,同舟共济,合力平定卢贼,再共同讨伐桓玄。至于卢贼,其坚壁清野的行为已搅得浙东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只要将军联合各路兵马合力攻之,定可凯旋。”

  刘裕按徐羡之计极力拉拢受桓玄排挤和迫害的北府兵诸将。他派徐羡之携带密信,前往北府兵大将何无忌、刘毅、孟昶、诸葛长民、刘道规等营中游说,晓之以理,揭穿桓玄的阴谋,并阐明只有各路兵马联合起来,才能保存实力,不致于被桓玄各个铲除。于是各路军马与刘裕合兵一处与卢循交战,连连取胜。卢循兵败,无路可退,只得弃岸逃往海上。

  在平定卢循起义的过程中,由于各路北府兵将领纷纷投靠刘裕,刘裕的实力大增,威振朝野。桓玄借刀杀人之计不仅落空,还使刘裕形成尾大不掉之势。

入讨桓玄 运筹帷幄

  事态的发展,正如徐羡之所料,对刘裕已很有利:通过平定卢循起义,北府兵大权已落入刘裕手中,各路将军对桓玄和桓修早就痛恨,必欲除之而后快;而桓玄由于失去了对北府兵的控制,实力大减,手中只掌握京都建康(今江苏南京)的军队和实力虚弱的西府兵。刘裕已拥有足够实力与桓玄抗衡。不久,他率大军向山阴(今浙江绍兴)集结休整,各路军马声讨桓玄的呼声日趋高涨,他们共推刘裕做首领,枕戈待旦,准备讨伐桓玄。因此事关系北府军的生死存亡,刘裕面临着人生又一次重大抉择。一天,他坐帐沉思,愁肠百结:虽然他手握重兵,但若处理不当,也会步刘牢之后尘。此时,刘裕想起了足智多谋、为自己创造现今有利局面的徐羡之。他觉得,这次抉择应该听取一下徐羡之的见解。于是,刘裕站起身,径直前往徐羡之军帐。

  刚出大帐,迎面正好遇到徐羡之。原来自从大军驻扎山阴,徐羡之就为刘裕大军日后何去何从而忧心忡忡。今天他正想来与刘裕商讨对策。这真是不谋而合。

  刘裕忙请他入帐,表明自己主张率各路军马并力讨伐桓玄之意。徐羡之剖白形势说:“桓玄窃取宰相之位,独揽朝政,猜忌群臣,手段残忍而又刑罚不公,天下人无不欲杀之而后快,将军应顺承天命,起兵诛之。”刘裕大悦,不等他说完,忙击桌说:“太好啦,我即日起兵!……”徐羡之拦住刘裕:“不可,此时起兵,将军何以诛玄?古人云:欲成大事,必具备天时、地利、人和,今将军三者不具其一。”徐羡之见刘裕发愣,进一步分析利害:“现在起兵尚无任何借口,师出无名,不能号召各地共同讨伐桓玄,故谓未得天时;其二,大军现驻扎山阴,距建康路途遥远,假如在此地起兵,不能马上威胁桓玄,造不成政治上太大的影响,故谓未得地利;其三,各路将军虽愿与您合兵诛讨桓玄,不过是因为受到桓玄迫害而暂时联盟,并非真心归顺将军,故谓未得人和。我劝将军不可操之过急。当务之急是积极团结各派将军,树立威望,做到上下齐心。桓玄独揽朝政,据我所料,他势必要篡夺大晋江山,将军应静待天时,等桓玄称帝篡位时,以兴复晋室为号召,再由京口(今江苏镇江)起兵,各地必风闻相随,成功则指日可待!”

  刘裕听罢,甚觉有理,便连连点头。从此,他依从徐羡之之计,大力拉拢各路将军,日夜操练军马。不久,他亲率大军逐渐向京口移动,以便随时进攻建康。

  晋元兴二年(公元403年),桓玄自称大将军、楚王。十二月,在建康篡位称帝,国号楚,贬晋安帝于寻阳(今江西九江)。桓玄统治下的楚国朝廷更加腐败,骄奢荒淫。他在建康大兴土木,征发大批民工,大幅度增加赋税,搞得百姓困苦不堪。同时,桓玄游猎无度,夜以继日,所到之处必索要美食特产、美女珍宝,闹得朝野上下劳瘁不堪,怨怒思乱之人,十有八九。

  此时,徐羡之见时机成熟,便向刘裕建议道:“天时已到,将军可大展鸿图。”于是,刘裕向各路兵马下达命令,令大将刘毅、何无忌等率各路人马同时起兵,由京口直攻建康,并四处张贴檄文,号召入京讨逆,各地纷纷响应。桓玄匆忙间率军与北府军交战,一触即溃,不得已,只得挟安帝西逃,后被刘毅诛杀。义熙元年(公元405年),刘裕等迎安帝还都建康。桓玄之乱,遂告平息。

  刘裕大军浩浩荡荡进驻建康,因勤王有功,刘裕被提升为侍中,车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功告成之日,刘裕没有忘记徐羡之的功劳,呈请朝廷任命他为镇军参军,尚书库部郎和领军司马,让他仍留在身边。刘裕需要徐羡之这位谋士来辅佐他成就一番事业。

回避锋芒 以退为进

  平定桓玄之乱,复兴晋朝,刘裕首功可鉴。晋安帝欲让他都督中外诸军事,实质是把全国兵权交给刘裕。这对于任何欲成就大事的人无疑是最大的诱惑,也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刘裕非常高兴,准备接受这一任命,手下众将都很高兴,期待刘裕高升,自己能沾沾光。但有一个人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反而显得忧心忡忡,他就是徐羡之。

  刘裕明白徐羡之是为自己担忧,但他想不通徐羡之现在还有什么值得如此担忧的。自己已成为东晋炙手可热的人物,应该放开手脚大干一番才是。于是有一天,他就去问徐羡之担忧的缘故。徐羡之闷闷地说:“将军勤王有功,理应受此重任。但你周围还卧着几只猛虎,虎视眈眈,我一想到这就高兴不起来。”刘裕一惊道:“哦,愿听徐公高见!”羡之说:“此番勤王,诸位将军中只有你受封爵位最高,其它将军虽受封赏,谁能保证无人对你有嫉妒之心呢?我私下听说刘毅、诸葛长民等对此次封赏低于您而颇有不满。尤其是刘毅将军,刚愎自用,自负而又喜欢炫耀。这次是他亲手斩杀了桓玄。将军若接受官职高于他,势必会引起他的嫉妒。将军应以长远眼光来处理这件事情。将军手中虽握有重兵,但还缺少足够的威望来震服诸将,因此对朝廷的任命应予辞谢。一则让人们知晓将军以国家大事为重,不谋一己之私;二则可避免同刘毅的正面冲突。将军应暂时回至京口,在此地休养生息,以团结更多的将军到身边,孤立刘毅。”

  次日,安帝正式下诏分封诸将,刘裕再三辞让,并盛赞诸将尤其是刘毅、诸葛长民的功劳,声称自己并无大功,受之有愧,愿回到驻地,治理地方事务。安帝诏命百官促劝,刘裕仍旧多次推辞,并亲自到宫廷请求。安帝无奈才允许他回京口,改封他为都督荆、司等十六州军事。

  刘裕虽避免了与刘毅的正面冲突,可刘毅表面上也拥戴刘裕,可内心仍不服气。刘裕越是忍让,刘毅越发骄横放纵,处处与刘裕为难。在这种对峙中,刘裕虽暂居下风,但由于他谦逊待人,不计私利,以团结为重,北府兵大多数将领都很敬佩他,逐渐向刘裕靠拢,对刘毅则丧失了信心。后来刘毅起兵攻打刘裕,由于众叛亲离,兵败自杀。

  徐羡之以退为进的妙计使刘裕大尝甜头。从此,在灭南燕、后秦等一系列战争中,刘裕屡建奇功,但对朝廷封赏总是依此计而行,推辞再三,表示他对封官进爵没有兴趣。朝廷内外都盛赞刘裕是德高望重的忠臣。刘裕的威望终于形成了。

助裕篡晋 开国宰辅

  自诛灭桓玄以来,经平灭刘毅,西征南燕,北伐后秦,多亏刘羡之屡献良策,才使刘裕树立了崇高的威望,他已完全掌握了东晋军政大权。刘裕对有才德的庶族大力提拔,不拘一格。注意团结各路将军,培植了一大批亲信,他在朝廷一呼百应,一切朝中事务必须由刘裕处理,俨然一位太上皇。到这时,刘裕受禅便成了顺理成章之事。徐羡之已身兼司马、吏部尚书、建威将军和丹阳尹,成为刘裕手下最得力的辅臣。事至此,他最明?刘裕的心事。

  晋恭帝元熙元年(公元419年),安帝驾崩,恭帝即位。恭帝被迫加授刘裕为宋王,并给予特殊礼仪,尊宋王妃为太后,世子刘义符为太子。这使刘裕的儿子日后可以继位做东晋皇帝,但是这与刘裕的目标相去甚远。刘裕便欲迫使恭帝禅位。徐羡之早已明白刘裕的心思,又向他悄悄献了一计。随后,元熙二年(公元420年)正月,刘裕依计行事,他欢宴宋国(封地)大小官员。酒过三巡,刘裕对大家说:“当年桓玄篡夺帝位,是我首倡大义,兴复晋室,接着南征北战,平定四海,大功告成,遂蒙皇上赐赠九锡。可我现已年迈,地位如此崇高,天下事物都忌讳满盈,如此下去,难保长久平安。我拟将爵位奉还皇上,回到京城颐养天年。”这些臣属弄不清刘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一味地歌功颂德。傍晚席散。中书令傅亮宴毕出来后,恍然大悟,忙转身去宋王宫。此时,王宫门已关闭,傅亮敲门,请求召见。宫门马上打开,傅亮一看,正是宋王刘裕。刚要施礼,刘裕忙上前挽住他说:“傅公,我已恭候多时啦,快请进。”原来傅亮求见,正如徐羡之的算计。傅亮说:“宋王,我想暂时返回京城。”刘裕知道他的意思,很高兴,就问:“要多少人护送?”傅亮说:“几十人。”说罢告辞。据说傅亮出宫时,天已黑了,又见一颗长星划破夜空。傅亮拍腿叹息说:“我从不相信天文,现在天文已应验。”

  傅亮抵达建康不久,恭帝便下诏征召宋王刘裕入京。傅亮联合朝中官员,迫使恭帝将帝位禅让刘裕。

  宋元初元年(公元420年)刘裕在建康修筑高台,接受恭帝禅让,即皇帝位,建元永初,史称宋武帝。

  为了稳固新建的宋政权,刘裕贬恭帝为零陵王,将其迁居旧秣陵县(今南京江宁县南秣陵镇)。一年后,刘裕派人将恭帝处死。

  刘裕对助禅功臣和属臣各有封赏,提升徐羡之为司空、镇军将军、录尚书事,主管朝廷机要;傅亮为中书令。刘裕已年过65,朝中大事悉委徐羡之负责,命他统率百官,与傅亮等共同辅政。徐羡之成为刘宋朝廷的开国宰相,更加努力地辅佐刘裕。

顾命辅佐 废昏立明

  武帝刘裕一生戎马,如今终于获取了人间至尊的皇位,他踌躇满志,意欲成就一番伟业,无奈连年的征伐损害了他的健康。永初三年(公元422年)三月,刘裕病倒。徐羡之、傅亮等重臣入宫照料。五月,刘裕病危,下诏立太子刘义符,又亲写遗诏:“后世如有幼主,朝廷大事全部委托宰相,皇太后不能临朝干政。”并任命徐羡之、傅亮、谢晦等为顾命大臣,辅助义符。刚刚开创的刘宋天下,治理的重任便落到徐羡之等人肩上。

  刘裕去世,太子刘义符即皇帝位,年仅17岁,史称少帝。

  少帝童心未泯,只知玩乐,朝中大事无论巨细都由徐羡之等处理。作为前朝老臣,徐羡之又担负起辅佐少主的重任。徐羡之受刘裕重托,眼看少帝年幼不问朝政,更加用心地管理朝事,尽宰相的职责,把朝政处理得井井有条,使百官上下一心。他还调整发展经济的政策,鼓励农耕、经商,使国库充盈,社会安定,并使多年来的战争创伤慢慢得到医治。

  少帝在居丧期间不守礼教,嬉戏无度,整日与佞臣在华林园、天渊地游乐,歌舞不休直至深夜。徐羡之上疏劝谏,少帝不听。恰好此时北魏大军南下,攻取虎牢(今河南荥阳县汜水镇),随后占领宋大片领土。徐羡之一面派大军北上抗击,一方面又上疏请少帝亲征。少帝不加理睬,把一切推给徐羡之处理,依旧游玩嬉戏。徐羡之对这位扶不起的“阿斗”毫无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刘裕开创的江山将要毁于一旦。作为顾命大臣不能保住江山社稷,又有何面目去见先帝?他遂与傅亮、谢晦三人密谋,最后决定废除少帝,迎立刘裕三子、宜都王刘义隆。而依旧制,废除少帝后应立刘裕次子、庐陵王刘义真,但此人生性轻浮,毫无声望,而宜都王刘义隆却具有帝王气质。于是徐羡之决定先弹劾刘义真,再废少帝,最后迎立刘义隆。

  徐羡之联合傅亮等几十位大臣联名上疏弹劾刘义真,少帝批准,贬其为平民,放逐新安郡(今浙江淳安县)。不久,徐羡之派人将他处死。

  刘义真已除,下一步便是废除少帝。徐羡之密令大将檀道济、王弘入京,与傅亮、谢晦几人商讨具体行动计划。他借口谢晦修理家宅,将军队藏于谢府,又派心腹潜入皇城收买禁卫军。

  元嘉元年(公元424年)五月二十四日,天气燥热难耐,少帝在华林园避暑,依旧歌舞升平,傍晚又移驾天渊池龙舟上通宵作乐,直到深夜。

  天将拂晓,徐羡之、檀道济率兵直奔天渊池。一路毫无阻拦,徐羡之领军冲上龙舟,斩杀侍卫,制服少帝,取下皇帝印信后,将他押出天渊池。随后,徐羡之前往朝堂,紧急召集百官,拿出早已拟好的诏书,假称是奉太后之命,已将少帝拿下,历数义符荒淫不孝等罪状,废为营阳王,贬居吴郡。迎立宜都王刘义隆即位,派傅亮率行台百官前往迎接。随后,徐羡之暗自下令杀死刘义符,以绝后患。

  接连诛杀两亲王,徐羡之恐怕刘义隆即位后对己不利,于是就命谢晦出镇荆州,兼都督荆、湘等七州军事和荆州刺史。把精锐部队和能征善战的将领,全部配给谢晦,希望他居于外地,与自己在朝廷遥相呼应,作为声援。

  八月,宜都王刘义隆在建康即位,改元永嘉,史称宋文帝。文帝下诏百官一律擢升二级,提升徐羡之为司徒。刘宋王朝的军国大事仍由徐羡之等顾命大臣处理。徐羡之位列司徒,做事有魄力,威望又高,实为百官之首,朝中一切必须经他批准方可办理,可谓无冕之王。

权倾朝廷 终招杀祸

  文帝登基伊始,为避免重蹈兄长复辙,下诏一切典章不变,并推说年幼,一切政事归由顾命大臣处理,自己要为先帝刘裕守孝满三年。徐羡之见文帝毫无怪罪自己之意,便放开手脚,毫无顾忌。他把自己的亲信大力提拔,担任朝中和地方的要职。朝中事务必须由他批准方可办理。徐羡之身为司徒,把握朝中权炳,使文帝形同虚设。

  文帝深居皇宫,但却没有空闲一刻。他表面不问朝政,暗地里积极结交名士,拉拢与徐羡之不和的官员,将前宜都王府的亲信都分封了高官,在朝中让他们替自己活动并充当耳目。

  元嘉二年(公元425年)正月,徐羡之、傅亮上疏文帝,归回政权。原来,文帝居丧三年已满,且又年方二十。按律例,顾命大臣已圆满完成任务,应归政文帝。徐羡之认为文帝不敢批准奏章,仍会让自己掌管朝政,况且朝廷上上下下都是自己的亲信,于是再三上疏请求回家乡安度晚年。文帝也下诏再三挽留。徐羡之便故作姿态,在府中期待文帝会亲自登门挽留。不料10日过后仍不见文帝来请,徐羡之便知自己玩过火了,于是赶紧上朝。短短数日,朝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朝中关键职位都换上文帝的一班人马。一切政事均由文帝裁决,虽也向他咨询,但已流于形式。徐羡之想削弱文帝实力,便要把文帝亲信大将刘彦之调往外地,奏章呈上后,文帝反而任命他为中将军,统率全部禁卫军。

  徐羡之不甘心失去往日的荣耀与权力,他写密信给谢晦,讲述朝中巨变,让他起兵入京“勤王”并联合檀道济在广陵同时起兵。

  与此同时,文帝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他一面密调军马向荆州运动,对谢晦形成包围,一面分化徐羡之阵营,密诏王弘、檀道济这两位顾命大臣入京。王弘是文帝心腹王昙首的弟弟,他又与檀道济交往甚密。于是,二人倒戈,投入文帝阵营。

  元嘉三年(公元426年)正月十六日,文帝下诏,宣布徐羡之、傅亮、谢晦谋杀少帝和庐陵王的罪行,命檀、王起兵诛讨谢晦,并在朝堂埋伏武士,伺机诛杀徐羡之、傅亮。

  这一天,文帝下诏急命徐、傅二人入宫商讨大事。徐羡之走到西明门外,遇到值班的谢嚼,得知宫中有变。于是马上回到西城,乘坐宫廷车马混出建康,出城后下车步行,一口气走了20多里,来到一处叫新林的地方,这才停下喘口气,悔恨不该迎立刘义隆,而应迎立年幼的刘义康,如今悔之晚矣。转念一想:此番在劫难逃,不该逃走,反落个骂名。想想自己辅助刘裕,顾命辅助幼主,为刘宋王朝呕心沥血,不辞辛劳,到如今反而招致杀身之祸,实在再无面目见人。痛定思痛,别无选择,最后,他含着热泪钻进路边一个陶窑里,上吊身亡。

  徐羡之,家境贫寒。少有壮志,勤学博见,大智若愚。早年,他追随刘裕左右,赞画军务,使刘裕抓住有利时机,重振北府军威,一举消灭桓玄势力。刘裕居首功之时,徐又劝其兵回京口,以退为进,远播德望,渐除异己,终使刘裕掌握朝权,建立宋国。徐羡之位列宰辅之后,顾命托孤,兢兢业业,辅助幼主,将朝廷政治理得井井有条,后因少帝失德,废昏立明,实是不得已而为之,其志仍在巩固刘宋社稷。后来,由于重权在手,徐羡之不免任人唯亲,继而忘乎所以,擅杀少帝和亲王,则为不智之举,罪在不赦。文帝亲政后,暗蓄诛徐之谋,徐羡之不察,终酿成风云之变。徐羡之身有大智、大功而遭此不测之祸,死于非命,不亦悲乎!

  纵观徐羡之一生,功大于过,瑕不掩玉。他为刘宋王朝立下的不可磨灭的功勋,将永远彪炳史册。

  (作者:王真慧)

上一篇:结党营私,拥晋灭魏的西晋佞媚庸相——贾充
下一篇:独步政坛,享誉文史的南朝史学家、文学家——沈约




中国历代名臣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