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520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秦汉三国
仗策定谋,文武全才的东汉中兴名将
上传者:站长上传 邓禹 点击次数:5649 次
发布时间-2009/8/10 1:28:49

  东汉政权的创建与一位年轻的奇士紧密相关。这位奇士就是邓禹。邓禹称得上是历史上少有的文武全才,他21岁时就成为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军师,定下“延揽英雄,务悦民心”的非常之策;22岁时就独当一面,统帅千军万马,驰骋疆场,身经百战;23岁时被封为侯,官拜大司徒,成为东汉的开国宰相。在东汉王朝众多的开国功臣——“云台二十八将”中,邓禹以杖策定谋、荐用贤良、军功卓著而被列为功臣之首,有“中兴元勋”之称。千余年来,邓禹传奇式的经历在中国亿万民众中传为佳话。

审时度势 定策非常

  新莽地皇四年(公元23年),也即刘玄更始元年,一支只有数百骑的队伍北渡黄河,在河北地区州郡缝隙中凄惶地行进着,其首领就是未来的东汉开国皇帝刘秀。他受更始皇帝刘玄的指派,任破虏将军兼行大司马事,来河北一带镇抚州郡。此时的刘秀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背后,有杀其兄长刘、又对他百般猜忌的更始帝刘玄,如继续辅佐这位平庸的皇帝,无异于羊归虎口;而在前行的征途中,河北各州郡野心骚动的豪强众多,他们拥兵自守,互相吞并,刘秀兵寡将微,一旦发生不测,刀兵相见,可谓凶多吉少。

  正在刘秀行军暂歇踌躇不定之时,一位青年儒士却在日夜兼程、快马加鞭地追赶而来。他从南阳新野(今河南新野)出发,披星戴月,马不停蹄,追行数百里,终于在邺地(今河北临漳)撵上了刘秀的队伍。刘秀闻报,打量来人,心中不由大喜,惊呼道:“是你邓禹啊!长安一别,你都到哪里归隐去了?”说完,忙令宿营,把邓禹迎进中军帐,两人各叙别后遭遇。

  邓禹字仲华,南阳新野人,西汉元始二年(公元2年)出生于一个富商家庭。他自幼聪慧,喜好读书,智识过人,性格稳健宽厚,被家人看成全家未来的希望。其父常教他写写算算,识别商品的好坏,希望他将来能光大家业,后来见他沉于书本,恢然大度,志趣高远,无意经商,乃改变主意,将他送入京师长安求学,以便日后有机会步入仕途,光耀门庭。

  当时的长安城尚冠里,居住着一批在京为官的南阳籍上层人物。因此,自南阳入京的学子们便大多投寄此处。邓禹正是在这里与长安太学生刘秀相识了。刘秀是南阳郡蔡阳(今湖北枣阳)人,汉景帝的支裔。其父刘钦曾任济阳(今河南兰考东北)县令,早已去世。刘秀早年在家务农,后在叔父刘歆资助下入长安太学,随著名儒生许子威攻读《尚书》。在长安,高才好学、豪爽义气、仪表非凡的刘秀受到了邓禹等同乡的尊敬和拥戴。他们在长安一边攻读学业,一边四出游历,对京城及各地的社会情状颇有解悟,同乡同学间也很有情趣相洽之感。一次,他们在长安街上看到执金吾(负责京师警卫的官员)出行的威严,刘秀羡慕不已,叹道:“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阴丽华是南阳新野的一位有名美慧女子,刘秀对她暗生艳羡之心,故有此言。邓禹等同伴听了刘秀之言,都哈哈直乐。从刘秀之言可以看出,他当时并没有后来的那种宏大志向和气魄,也没有反叛之心,倒希望在新莽政权中入仕为官。不过,年仅16岁的邓禹很有识人之明,他见刘秀气宇轩昂,器识深沉,知他非凡人,因而对刘秀很是亲近。刘秀虽长邓禹6岁,但两人都有才学识见,脾胃相投,遂成契友。

  王莽纂汉建立新朝以后,社会矛盾日趋尖锐。王莽的“托古改制”违反了经济规律,给社会经济造成极大混乱,“农商失业,食货俱废”,加上连年灾荒,百姓纷纷揭竿而起。新莽天凤四年(公元17年),在距刘秀家乡不远的绿林山(今湖北随州大洪山)就爆发了王匡、王凤领导的饥民起义,号称“绿林军”。次年,在今山东境内则爆发了樊崇等领导的“赤眉军”起义。天下大乱,仕途无望,刘秀、邓禹等人便自长安返归故里——南阳郡。

  谁知南阳郡也处于大动荡的前夜。刘秀之兄刘早就对王莽纂汉不满,有匡复刘汉社稷之志,在家乡倾身破家,交结天下英豪,准备举大事。刘秀回到家乡后,听到四处都有刘氏当复得天下的传言,也心有所动。他预感到新莽政权的败亡之期已为时不远了,大丈夫应当乘时而起,建功立业,于是便投身到刘的举事准备之中,为他出谋划策。地皇三年(公元22年),南阳郡发生了大饥荒,人心动荡,刘秀、刘兄弟见时机成熟,拉起了一支数千人的队伍,号为“舂陵兵”,在南阳起事,并加入绿林兵阵营。其时,为了使起义队伍有号召力,以团结天下纷起的各支起义军,绿林兵便利用人们对王莽篡汉的不满心理,决定以复汉为名,立宗室刘姓的人为帝。但立谁为皇帝,意见却有分歧,一部分人主张立刘秀之兄刘,而大多数将领则主张立刘秀的族兄、单枪匹马易于控制的刘玄。地皇四年(公元23年)初,绿林兵在南阳縮水之滨的沙滩上筑坛,拥立刘玄称帝,恢复汉朝,改年号更始。

  王莽闻知,忙调动43万军队,号称百万,向新兴的更始政权猛扑,进攻昆阳(今河南叶县)。由于刘秀出色的计谋和勇敢,昆阳之战中,绿林军战斗力旺盛,一举消灭了王莽军队的主力,创下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经过昆阳大捷,刘秀、刘兄弟的威望大增,但他们不仅未受到刘玄的信重,反而遭到其疑惧。不久,刘被刘玄以企图谋反罪杀害。刘秀得知消息,深深明白自己的处境已十分危险。于是,他佯装镇定,不穿丧服,疾速从外地快马赶回南阳,亲向刘玄请罪,对刘遭害一事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态度。刘秀的举动果然迷惑了心胸狭隘的刘玄,得免杀身之祸。但从此以后,刘秀在更始政权中处境维艰。他担任闲官,整日足不出户,寡言少语以避不测之祸端。

  同年秋,绿林兵攻入长安,王莽被杀,绿林军的势力如日中天。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经人说合,刘玄亦认为刘秀较老实,不记杀兄之仇,于是便命刘秀为破虏将军,给以专任河北一带官吏的权力,令他持节北渡黄河,安抚河北。机会难得!刘秀终于乘此机会逃离樊笼,摆脱了更始皇帝刘玄的直接控制,迫不及待地带少量亲信、随从奔赴河北,另图他举。此行,刘秀非常高兴,只是手下兵弱将寡,前途难测,今后何去何从,刘秀心中仍是惘然。谁知就在他焦虑忧思之时,昔日同窗旧友邓禹突然前来投奔,这令他既感意外又很欣喜。

  早在起义纷起之时,蛰伏家乡的奇士邓禹却没有贸然行动。这时,他年方20岁,心中暗思:大丈夫相时而动,如果所托非人,满腹的才华谋略就会付诸东流、无从施展。刘玄称帝后,绿林军势力发展很快,邓禹的家乡新野也为其所占据。许多了解邓禹学识的人都劝他加入绿林军,一展宏图。但邓禹见刘玄乃平庸之辈,绿林军诸将胸无大志,散漫放纵,像一群乌合之众。他认为,这样的帝王和将士无法承担平定天下的大任。昆阳之战,刘秀初露锋芒,邓禹得知后,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但他仍没有投奔这位契友,因为刘秀尚在刘玄手下,受制于人,也难有一番作为。直到听说刘秀任破虏将军兼行大司马事去了河北,邓禹觉得施展抱负的机会到了,这才急速赶来与刘秀相会。

  刘秀面对多年未见的朋友,对他的突然光临难免心存疑惑,便激将他说:“我现在有专封专任之权,你远道而来,难道是想做官吗?”邓禹摇摇头,微笑地说:“否。”刘秀很奇怪,于是又问道:“你既不想为官,那么风尘仆仆到我这支孤军里来,难道只为了叙旧?”邓禹面色庄重地回答:“我来这里,只希望你的威信恩德能够遍于四海,我可以尽我微薄之力,使你的功名留传于史册。”刘秀颓丧地说:“当初起兵,尚想有一番作为,如今我效命于更始皇帝,势力微弱,会成什么气候?”胸有成竹的邓禹见刘秀有些气馁,沉默片刻,便带着笑容为他打气,冷静地给他分析形势,希望他撇开刘玄的旗号,独立发展自己的势力。他向刘秀陈以利害,说:“刘玄虽然在洛阳定都,并攻下了长安,但现今广大东部地区尚未平定。各路群雄,占城据地,刘玄内部不稳,他是庸才一个,根本控制不了大局。其部下只知道掠夺钱财,寻欢作乐,刘玄身边没有一个是深谋远虑、忠良明智之人,更谈不上安定四方。你如今不如乘势而起,如果老是在刘玄的辖制下,辅佐这样一个无能皇帝,会有什么作为呢?”

  接着,邓禹向刘秀陈述方略:“中兴大业,不是一般人所能胜任的。你是非凡之人,要成就大业,不如现在就作打算,广泛延揽英雄,尽力取悦民心,建立像汉高祖那样的功业,拯救万民于水火。你的德才,足以谋取天下。”

  刘秀听了邓禹的建议,恍然觉悟,连连称是。他感到有深谋远虑的邓禹辅助他,是天佑于己。随即,他命左右称邓禹为“将军”,把他当作军师看待,常留他同宿,商讨军情,制定谋略。从此,刘秀决心参与群雄逐鹿,争夺天下,并把“延揽英雄,务悦民心”作为他夺取天下的根本策略。

勇谋兼备 平定河北

  刘秀到达河北之后,为了在河北立稳脚跟,便按邓禹的计策大肆笼络人心。他黜陟官吏,遣散囚徒,废除王莽苛政,恢复西汉官制,所过之处,吏民欢悦,争持牛酒迎劳。刘秀又广收人才,置于幕府。邓禹则时时注意帮助刘秀笼络这些文人猛士,使他们都愿意为刘秀效死力,即使在刘秀最艰难的时候,由于邓禹的精诚团结,这些人也大都不愿舍弃刘秀而去。刘秀曾称赞邓禹说:“我自从有了邓禹,门人与我就更加亲密了。”

  但刘秀要在河北打开局面并非易事。当时,河北处于极度混乱之中,这里既有大大小小的农民武装,又有不少官吏豪强割据势力,形势错综复杂,战事接连不断。河北地区最大的割据者是邯郸(今河北邯郸)自称天子的王郎。王郎冒充汉朝宗室,自称是汉成帝的儿子刘子舆,哗众取宠,控制了旧赵国以北、辽河以西的多数州郡,还有一些随风倒的势力也向他靠拢,形势对刘秀极为不利。刘秀为避开王郎,率众北移至蓟(今北京市大兴县),但在蓟的刘氏宗室刘接却响应王郎,王郎又以封十万户侯的悬赏索拿刘秀。刘秀在蓟也呆不下去了,只好又带着部下一路南奔几百里,到了饶阳(今河北饶阳)的芜蒌亭。

  这一队人一路奔波,早已是饥肠辘辘,只有刘秀喝了点讨来的稀粥。无奈之下,他们便冒充王郎的使者,进入饶阳驿站。驿吏信以为真,就给他们端来饭菜。众人实在是饿极了,个个狼吞虎咽,这引起了驿吏的怀疑。为了试探这个“使者”的真假,驿吏让人敲响大鼓,高喊:“邯郸将军到!”众人大惊失色,刘秀也想起身逃走,但转念一想,这样做无疑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便急中生智,坐下来从容地对驿吏说:“请邯郸将军进来。”驿吏支吾以对,刘秀这才明白是驿吏使诈,便顺水推舟地说:“邯郸将军可能在路上逗留,我们不便再等了。”邓禹等人也随声应和,总算蒙混过关。他们不敢久留,又昼夜兼行,一路披霜挂雪,手足都冻破了,面无人色。

  邓禹随刘秀一行来到下曲阳(今河北晋县),听说王朗追兵将至,又急渡滹沱河。河水咆哮,寒风嗖嗖,无船可渡。派出去察看河情的王霸急中生智,却回来报告刘秀说:“天气很冷,河已结厚冰,大家快过河!”众人闻讯赶到河边,果然河已结冰,于是迅疾渡河。事后王霸将此事告诉邓禹,邓禹称奇:“真是天助明公!”刘秀、邓禹一行人来到河对岸,又遇上大雨,浑身湿透,经北风一吹,身上都结成了冰。他们又冷又饿,便歇脚在道旁的一间空房子里。邓禹和刘秀部将冯异利用房主人留下的木柴和一点麦子,熬了麦粥充饥。这一路真是历尽艰险,好不容易到达信都(今河北冀县),得到郡守任光的拥护,才得以安顿下来。刘秀命邓禹征发该郡骁勇,得众数千人,以邓禹为将,先后攻下乐阳(今河北真定一带)、广阿(今河北隆平),终于占据了一块立足之地,拥有了一支较大的武装。

  这天,刘秀住在广阿城楼上,邓禹陪他翻看地图,查看形势。刘秀回想这半年多来,历尽千辛万苦,没有取得多少成就,情绪沮丧地对邓禹说:“天下郡国如此之多,今才得到其中的一个。你前次说我的德才足以定天下,这哪能办到啊!”邓禹连忙鼓励刘秀说:“如今国内纷乱,人们渴望能得到一个贤明的君主,如同儿子思念母亲一样。古时候兴起来的帝王,其成败全在于德之厚薄,而不是土地的大小。”刘秀听了邓禹的激励,心情又舒畅起来。

  经过苦心经营,刘秀在邓禹的辅佐下,终于率军攻下了中山国、涿郡、钜鹿、清河等郡,完成了对邯郸王郎的包围。更始二年(公元24年)四月,刘秀进军邯郸,连战连捷,擒斩王郎。这样,刘秀在河北完全站稳了脚跟。在这一阶段,邓禹运筹帷幄,殚精竭虑,立下了汗马功劳。刘秀任用和调度诸将,用谁不用谁,都要征求邓禹的意见。邓禹每次所推荐的人才,都十分称职,所以刘秀称赞邓禹是一个善于识别人才的人。如刘秀在广阿时,要发兵攻幽州,不知派谁合适,便商诸邓禹。邓禹推荐为人质朴纯厚、办事实在的偏将军吴汉。结果,吴汉仅率少量骑兵就完成了使命,还征发了大批新兵。以后,吴汉成为刘秀十分信任的一员大将,与邓禹并列为东汉王朝的开国宰相。

  王郎的势力虽然消除了,但在黄河以北、山东一带尚有铜马等数支农民起义军,其众少者数万人,多者可达20万人。更始二年(公元24年)秋天,刘秀派邓禹率骑兵与将领盖延等至清阳(今河南中牟)去进攻铜马起义军。盖延等将率兵先到,与战不利,撤兵固守城池,被铜马军团团围住。邓禹赶到后,驱军进攻,经过激战,打败了铜马兵,生擒其大将。接着,邓禹与刘秀乘胜追击,一路攻到蒲阳(今河北完县),连战连捷,降敌数十万。刘秀军事实力由此大增,河北一带也大致平定。从此,刘秀便独树一帜,争雄天下。

独当一面 转战关中

  更始三年(公元25年)初,在山东一带活动的赤眉起义军30多万人转战河南,随即西攻长安更始政权巢穴。刘秀对此暗自高兴,想在鹬蚌相争中渔翁取利,吞并关中,便转兵于财物富实的河内郡(今河南武陟),以此作为谋取天下的后方基地。

  刘秀自己正在经营中原,必须派一位有谋略、稳重可靠,能专任攻伐、独当一面的人去完成西攻关中的使命。他选中了23岁的邓禹,认为只有他才能胜任这一使命。邓禹欣然从命。刘秀便任命邓禹为前将军,拨两万精兵,持节西进,并让邓禹自己挑选可以随他西征的大将。

  邓禹便挑选了积弩将军冯?、骁骑将军樊崇(与赤眉军首领樊崇重名)、车骑将军宗歆、赤眉将军耿等几位大将,以韩歆为军师,择日出师,决心不辜负刘秀之重托,平定关中。

  部署完毕后,邓禹向刘秀辞行。刘秀依依不舍地对邓禹说:“将军此行,不知何日归还?你走以后,我身边就少了一个出谋划策的人。刘玄虽然在关中,但其部将尚据守洛阳。将军西行,我也要去安定北方,刘玄必定要进攻河内郡。因此,河内郡必须派将留守。究竟留谁防守,还请将军指教。”邓禹也觉得河内郡这一后方基地非常重要,自己临西行之前,有必要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以前,邓禹常与偏将军寇恂谋划军政大计,为寇恂的才能所震惊,曾多次宴请寇恂,以礼相待。他认为这人正是留守后方的恰当人选,便向刘秀推荐寇恂。后来的事实证明,寇恂果然不负众望,坚守后方,为刘秀、邓禹的出征免除了后顾之忧。

  更始三年正月,邓禹率军自河内郡出发西征。他先抵达箕关(今河南济源西),然后准备进入河东郡。河东都尉守关不开,邓禹连攻10日,终于攻破,缴获辎重车千余辆。再进围安邑(今山西夏县西北),数月未下。更始政权派大将军樊参前去抵挡。樊参率众数万,进攻邓禹。邓禹率军在解县(今山西虞乡西)南面迎击,以少胜多,大败樊参,将其斩首。

  樊参惨败的消息传到长安,刘玄坐卧不安,派定国上公王匡率成丹、刘均等人率兵10余万围攻邓禹。邓禹军寡不敌众,初战失败,骁骑将军樊崇战死沙场。日暮双方收兵,邓禹的部将见兵势已挫,劝邓禹趁夜撤军退去,邓禹不允,次日是凶日,王匡认为此日用兵会带来噩运,整整一天没有出战,邓禹便借机休整军队。又次日,王匡派全军出战攻邓禹。邓禹见敌人倾窠而出,来势凶猛,命令手下不要轻举妄动,直到王匡军至营前,邓禹才传令诸将击鼓并进。邓禹军士气旺盛,奋力进击,大败王匡军队。王匡弃军逃窜,邓禹亲率轻骑乘胜急追,俘虏了敌将刘均及河东太守杨宝,皆斩首。这一仗,邓禹大获全胜,缴获了符节6只,官印绶500条,兵器不可胜数。河东郡宣告平定。

  这年六月,在邓禹节节胜利之时,刘秀在?城(今河北柏乡)千秋亭前奠基称帝,国号汉(史称东汉),改年号为建武,颁诏大赦,建置百官。邓禹被拜为大司徒。因邓禹在外作战,无法领受,刘秀特派使者拿着符节和册封文书送至邓禹的大本营。刘秀在册封文书中写道:“前将军邓禹坚执忠孝,常与朕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选任贤才,无不忠诚称职。又斩将破敌,平定山西(崤山以西),功勋卓著。今拜作司徒,封为侯,食邑万户。”这一纸任命,使邓禹成为第一任开国宰相,并封为侯。而这一年,邓禹才23岁。

  同年秋天,邓禹又在衙县(今陕西白水)与刘玄所派的10余万大军及左冯翊(今陕西高陵)的兵众相遇。邓禹再一次以少胜多,大败刘玄的军队。

  就在邓禹西进关中的时候,樊崇率30万赤眉大军已抵达华阴(今陕西华阴),逼近长安。随后刘玄内部发生分裂,赤眉军乘势攻入长安,刘玄投降后被缢杀,其结局与邓禹当初的预言完全一致。

  赤眉军紧接着占据了长安周围的三辅(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地区。这时,关中因屡遭战乱,百姓惧怕战争,不知逃到何方去,听说邓禹的军队军纪严明,秋毫无犯,于是都扶老携幼以迎邓禹,每日归降者数以千计。邓禹所过之处,都驻车插节,招抚慰劳百姓,父老幼童,都竟相拥挤到邓禹的车前,欢声雷动。于是,邓禹之名威震关中。刘秀对邓禹的举动非常欣赏,数次写信褒扬、赞美他。

  这时,邓禹军已号称百万。许多将领和关中豪杰都劝邓禹直攻长安。邓禹经审慎考虑,没有采纳这种意见。他说:“今我众虽多,能战者少,前无充足的粮草,后与后方相隔遥远。如深入敌境,粮食接济不上。而赤眉军刚攻下长安,财富充实,锋芒毕露,锐不可挡。但他们没有长远打算,粮草财帛终要耗尽,不可能坚守太久。而上郡(今陕西绥德)、北地(今宁夏吴忠)、安定(今甘肃固原)地广人稀,粮多,牲畜也多,我且休整于关中北部,靠近产粮地,就粮养士,然后伺敌薄弱环节,设法攻取长安。”于是,邓禹引军北上,一路击破赤眉的零散军队,郡县官吏都开城门迎接。邓禹率军一路风顺,直抵距长安200里的縌邑(今陕西旬邑)。

  刘秀见关中尚未定,而邓禹又避敌锋久不进攻长安,不免心焦,下诏说:“司徒德如尧舜,赤眉残似夏桀。长安百姓和官吏因无所归依而惶惶不安,最好乘这时进兵讨贼,安定和抚慰长安地区,以稳百姓之心。”但邓禹仍坚持就粮养士的意见,派各将分别攻上郡诸县,征兵募粮,然后大军移至大要(今甘肃宁县东南),留冯?、宗歆守縌邑。

  谁知冯?、宗歆同为将军,都不愿服从对方,竟反目成仇,互相攻伐起来。冯?攻杀宗歆,反过来还进攻驻守大要的邓禹。这一次内讧极大地削弱了邓禹的力量,从此邓禹开始走下坡路。

  赤眉军在攻占长安以后,只是一味地搜索珠宝、焚烧宫室,甚至杀掠百姓,毫无政治谋略。不久,长安粮尽,使赤眉军陷入困境。恰在此时,传来邓禹要攻打长安的消息,赤眉军便焚烧宫室,挖掘西汉皇帝陵寝珠宝,然后撤出长安西走扶风。邓禹便于建武二年(公元26年)正月毫不费力地进入长安城,驻军昆明池。至此,邓禹出征历时达1年,终于拥兵进入长安。他在这里犒劳将士,拜谒、祭祀了高庙,收集西汉11位皇帝的神主,派使者奉至洛阳。这年春天,刘秀特派遣使者封邓禹为梁侯,以4个县为他的食邑。

  但攻入长安只是暂时的胜利,战事远没有结束。

  在长安东南,有自称为武安王的割据势力延岑部;在云阳(今西安附近)有更始政权的汉中王刘嘉部。邓禹入长安后,便派兵攻打延岑,两军在蓝田(今陕西蓝田)相遇,邓禹的军队没能取胜,只好退回长安。由于长安已十室九空,邓禹军中极度乏粮。这时,汉中王刘嘉来降邓禹。邓禹便以云阳为物质供应基地,以守长安。但刘嘉营中的大将李宝见邓禹这么年轻,就常常对邓禹傲慢无礼,邓禹为饬军纪,将其斩杀。李宝之弟便招集李宝所部为兄报仇,进攻邓禹,杀死其心腹爱将耿。此时,因长安乏粮,一些归附者也离邓禹而去,邓禹的军力又受到削弱。

  赤眉军离开长安后,不久又折回长安,邓禹与战不利,败走高陵。士兵们饥饿不堪,都只能采摘野菜充饥。面对窘境,邓禹只好向洛阳的刘秀求援,希望接济粮草。光武帝考虑到邓禹以两万兵众攻入关中,打了一年多,手下将领死的死、叛的叛,精锐兵力消耗殆尽,全军将士疲惫不堪,便征召邓禹还朝。诏书说:“赤眉军亦无粮可食,必然东奔,朕已安排下歼敌之计,你不要为此忧虑,也不要再妄自进兵。”

  邓禹对自己受命西征最终却劳而无功,内心非常愧疚,又不顾刘秀的诏命,数次率残疲之兵攻打赤眉军,都告失利。建武二年十二月,邓禹在东归途中与刘秀派来接替他攻打赤眉军的大将冯异相遇。邓禹还是不甘心,又联合冯异再与赤眉军战,再次失利,败得很惨,只引24骑退还宜阳(今河南宜阳)。

  建武三年(公元27年)正月,身心交瘁的邓禹面带愧色回到东汉京师洛阳。刘秀知道邓禹此行身经百战,以实力悬殊的兵力深入关中,并非无功而返,对他好言安慰。但邓禹仍放不下这一思想包袱,交上大司徒和梁侯的印绶,领受责罚。刘秀又将梁侯印绶送还邓禹,并拜邓禹为右将军。数月后,邓禹率军再征延岑,终于大捷,凯旋回京,邓禹终于以胜利者的姿态结束了他的短暂而酷烈的军事统帅生涯。

居安思危 自我克抑

  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自王莽后期就纷乱的天下终于沉寂了下来。为了表彰那些南征北战、佐定江山的功勋之臣,刘秀大加封赏,增其食邑。邓禹以佐命元勋改封高密侯,食邑4县。

  但刘秀为了堵塞少数位尊权重的大臣把持朝政的前朝弊端,加强皇帝个人的权力,对功臣实行以列侯奉朝请的政策,即让他们享受优厚的待遇,而不参予政治。当时功臣能够参议国家大事的仅邓禹等3人。这说明刘秀对邓禹的钟爱和对其才干学识的借重。但邓禹并不以位极人臣、功成名就自喜,从不居功自傲。邓禹深知刘秀不愿让这些功臣拥众京师,高居官位,威胁他的皇权,便主动辞去右将军职位。尽管刘秀令他参予朝政,还常召他入宫中参议国家大事,但邓禹尽量少言多听,收敛锋芒,自我谦抑。他退避名位,在府中悉心读儒学经书,借以自娱。其时,邓禹正当壮年,在政治生涯中却这样过早萎谢了,以至在东汉初年的政治舞台上没有任何建树,这与他的政治天赋和日臻成熟的政治经验形成强烈的反差。

  邓禹生活远避奢华,从不倚仗权势搜刮钱财。他在家中的一切用度都取之于封地,从不经营财利和田地以聚敛财富。

  在君王和同僚面前,邓禹从不提往年的功劳,保持谦虚的态度。一次朝宴,刘秀大会功臣,问他们:“你们如果没有遇到我,爵位会不会像今天这样高?”邓禹回答说:“我在少年时代曾读诗书,可以当州郡的文学博士。”刘秀笑笑对其他人说:“邓禹未免太谦虚了。”正因为邓禹的谦逊态度和仁厚淳朴,或者说明哲保身,他赢得了刘秀的信赖和敬重。中元元年(公元56年),刘秀打破不让功臣担任宰相的惯例,以邓禹出任代理大司徒之职。

  邓禹不仅自己远避名位,深居简出,还悉心教养子孙,整饬家规,不让他们以功臣之子孙自居,躺在前辈的功劳簿上坐享其成。邓禹有子女13人,他都让他们每人学一门安身立命的本领,并教育子孙后代,男儿必须读书,女子则操作家事,邓禹的这些做法被后世的士大夫认为是可以效仿的榜样。邓禹的后代在东汉累世贵宠,家族中共出了侯29人,公2人,大将军13人,中二千石者14人,列校22人,州牧、郡守48人,其余像侍中、将、大夫、郎等官职者不计其数。这恐怕与邓禹的教育不无关系。这似乎给后人这样一个启示:对富贵能谨守者,富贵反而更长远。

  中元二年(公元57年),刘秀死,其子刘庄立。因邓禹是东汉开国元勋,遂被刘庄封为太傅,位居郡国上公,倍受尊重。其他大臣都面北朝见天子,而刘庄对邓禹尊如宾客,让他面东站立,不需行君臣大礼。永平元年(公元58年)五月,57岁的邓禹病逝,谥为“元侯”。

  邓禹少年老成,胸怀韬略,有识人之明。在西汉末年的社会变乱中,他独相中刘秀有安定天下之才德,奔千里而投孤旅,以谆谆数言开启了创立东汉王朝之肇端;继而运筹帷幄,推贤荐能,并在极度险恶的中原逐鹿中辅助刘秀由弱到强,终成帝业。

  在受命统帅万众之师经营关中地区后,邓禹的政治家、军事家的才华与风范得到了充分展现。他纵横于数十万大军之中,身经百战,所向披靡;布恩德于关中百姓,群起响应,纷纷归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邓禹稳重有余,勇气不足,没有乘胜直捣长安,以至坐失良机,终因粮草断绝、将损兵疲而无功还朝,留下终身之憾。

  邓禹以开国元勋位列功臣之首,但他不矜前功,收敛锋芒,谨言慎行,恬然自守。这种明智的姿态使上无猜忌,同僚不嫉妒,小人无可乘之隙,不仅明哲保身,而且惠及子孙后代,可谓智者。

  (作者:伏六明)

上一篇:两朝元老,持重老到的西晋宰相——何曾
下一篇:战国时期伟大的私生子:被母虎喂养的宰相——斗子文




中国历代名将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