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1357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臣:明清时期
位高权重宠遇不衰,贞介忠诚处事公正。明朝难得的好宦官
上传者:daming 田义 点击次数:4064 次
发布时间-2009/3/15 1:44:24

  田义别号渭川,陕西西安府华阴县人,生于嘉靖十三年(1534年),死于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享年72岁。从他9岁入宫到去世的63年宫廷生涯中,经历了嘉靖、隆庆、万历三个皇帝,由于他办事“周慎简重,练达老成”,所以“历事三朝未尝有过”,并且“始终宠遇不衰,禄米岁增。”可以说田义一生春风得意,备受皇帝宠信,是一个极有身份和地位的大太监。下面就从两方面来详细介绍田义其人其事。

一、位高权重宠遇不衰

  田义孩提时就聪明过人,举止不凡。9岁那年,被净身送入宫中,从此便开始了他漫长而又辉煌的宫廷生活。隆庆在位年间,田义被任命为司礼监提督太监下属的六科廊掌司,管理内外章疏和内官档案。

  万历皇帝初登大宝之际(1572年),仔细考察了身边伺侯他的人,最终发觉田义忠心耿耿,处事干练老成,可以担当大任,于是就在第二年(1573年)委以重任,提拔到文书房当管事,为司礼监的助手(相当于机要秘书)。明朝时,宦官升入司礼监,必须是从文书房出来的才行,因而文书房管事也就等于是司礼太监的预备班。田义进入文书房,充分显示了他本人的才干,也说明他已从众多的内官中脱颖而出,为他日后荣升司礼监乃至掌司礼监印铺平了道路,这是田义发迹的开端。

  田义升入文书房管事后,专门负责保管百司奏章和出纳皇帝旨意。因政绩卓著,又升为内官监太监,专掌国家造宫殿陵墓,并铜锡妆奁器用诸事,外厂甚多,同时监视吏部选官,亦为清要之职。

  在此任间,田义曾于万历十年(1582年)奉旨押发秦府永寿王府辅国中尉怀墉至凤阳。怀墉是怀顺王怀的弟弟,他们一共兄弟五人。怀墉兄弟四人仗着兄长怀顺王的势力,常以皇家子弟出入市井,鱼肉乡里,后被秦敬王上奏朝廷,神宗治怀墉为“逆恶乱常,大违祖训”之罪,四凶中一人赐死,怀墉等三人被废为庶人,发落到安徽凤阳高墙中禁锢。万历皇帝考虑到怀墉出身皇室,素来桀骜不驯、作威作福,且押送路途遥远,恐有闪失,因此,皇帝就把押送怀墉的重任交给了办事最得力的太监田义。

  田义奉旨行事,一路上风餐露宿、小心谨慎,平安到达凤阳,将怀墉交给了太监韩寿,转发高墙。途经家乡华阴县时,他特意回家上坟祭祖,并对乡党亲旧厚加赠遗。他的升官发迹与衣锦还乡,使得乡人十分羡慕,纷纷以之为荣。田义回京后,龙颜大悦,次年便提拔田义担任南京副守备,实际上掌握监军大权。

  万历十一年(1583年),御旨任命田义为南京副守备,同时以南京司礼监太监掌南京内官监印。三年后转正守备兼掌南京司礼监印,留都南京的军政大权都握在了田义的手中。南京是明朝早年定都的地方,明成祖迁都北京后,便定南京为留都,一切官府人员均照北京设置,宦官各监也是如此,就是没有皇帝,于是便设守备一人,以公、侯、伯充之。到仁宗时改为派一个宦官去当守备,俨然是皇帝的代表,职务自然十分重要。万历认为南京是“国家根本重地”,特命田义协助正守备新建伯王承勋及兵部尚书翁大立参赞机务、操练军马、抚恤人民、禁戢盗贼、振举庶务、保护宗庙山陵等,不得欺压百姓、乱征科税、以私减公、玩忽职守,务使军民“安分守法”,一定要“勉之慎之”,“庶副朝廷委托之重”。职权虽大,不过任务也非常重。

  此后田义青云直上,官运亨通。万历十七年(1589年),皇帝特将田义由南京召回北京担任司礼监随堂办事,“总理中外文书,提督教习兼督礼仪房”。万历十九年(1591年),掌司苑局印。万历二十年(1592年)兼掌巾帽局印。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掌司礼监印,兼掌酒醋面局印,总提督礼仪房”。

  在田义担任的这些要职中,司礼监随堂办事、提督教习、督礼仪房、司礼监掌印、总提督礼仪房等都属司礼监系统中至为关键的职务。礼仪房也属司礼监,一般由掌印或秉笔兼摄,掌管“一应选婚、选驸马、诞皇太子女、选择乳妇诸吉礼。”至于田义兼掌的司苑局、巾帽局、酒醋面局又分别是“八局”中比较实惠的职务,司苑局掌蔬菜瓜果,巾帽局掌宫中内使帽靴、驸马冠靴,酒醋面局掌宫内食用酒醋糖酱面豆诸物。

  纵观田义的宦官生涯,发现他几乎是从始到终都在司礼监任职(内官监除外),无论是接受宫廷教育的内书堂,还是最后的司礼监掌印,都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尤其是司礼监掌印,田义整整当了10年直到因病去世,这一职务在明代可谓举足轻重。正因为司礼监负责批阅奏章、传达圣命,所以大臣们对司礼监太监也是拱手听命,仰其鼻息,就是大臣入阁,照例要拿着名片,捧着礼物,先拜谒司礼太监,然后才正式就职;平时路上遇见则叩头跪拜。

  伴随着田义职位的上升,也由于他忠于职守、谨慎操劳,因此备受万历帝赏识,得到的赏赐格外优厚。万历初年田义当内官监太监时,皇帝就赐他蟒衣玉带。万历十四年(1586年)赏他岁加禄米。万历十七年(1589年)又“钦赐坐蟒,许禁地乘马”。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再“钦赐内府坐橙杌”。此后,他还奉旨“团营大阅”和“法司录囚”,这些在当时都是特殊的恩典。

  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田义卧病不起,万历帝特派医官诊视,不久田义去世,万历帝悲痛不已,特为他辍朝三日,五天之内派三人去谕祭他,并赏给大量冥钱,“赐祭三坛”,又赏“东园秘器”,下令工匠挖地宫埋葬,特“树享堂碑亭”,永久祭祀——这是少有的恩典。至此,田义荣贵善终。


二、贞介忠诚处事公正

  提起太监,人们普遍认为他们个个包藏祸心,无恶不作,利用手中权力干尽了缺德事。一般而言,由于宦官生理上的畸形导致心理上的变态,总要最大限度地攫取权力和财富,以取得心理平衡。同时,宦官社会地位低下,等级制度森严,在充满利害倾轧的环境中,宦官要卑屈以固宠,一旦得势,则疯狂地残害臣民作为补偿。正是这种变态心理,使得许多太监臭名昭著于史册。

  明代更是如此,王振、刘瑾、魏忠贤一登上司礼监掌印、秉笔的高位后,就独擅大权,把至尊至上的皇帝玩弄于股掌之中。对大臣们更是排挤陷害、打击报复,杀剐存留全由他们说了算,弄得天下大乱、四海不宁,政治黑暗到了极点。

  那么,同样是大权在握的田义是怎样的一个太监呢?下面讲三件田义的事,忠奸好坏便自见分晓。

  一是田义陈疏为无辜。《酌中志》卷五记载: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田义刚当司礼监掌印,就冒死拿着两折奏稿去密谏皇帝。一折奏稿的意思大致是:近日以来外廷章疏滞留不报者太多了,以至于内阁、监察院屡屡催发,甚至有人疑惑,私下议论是万岁身边的人故意隐匿,不向皇上汇报,现在恳请万岁爷阅览批答。另一折奏稿说的是:微臣我发现御前执事宫人、内官,有的惹皇帝生气,处罚遣送络绎不绝。有的被打成重伤,加上患时疫而死亡,天天都不在少数。向来是圣旨下达,当日用刑,而掌刑者怕连累自己,便用刑严酷;押解犯人者也怕牵连进去,日夜严加看管,致使受刑者能得性命的十无一二。如此致伤天和,有违圣德。又如近日因寻访杨山女一事,两宫回护,都说不知内情,所以严刑拷打,有的已经损命。因未审详明,累及守门者,几条人命又搭进去了。大凡宫女病死,都要连累内官,轻的打120棍,重的打150棍,打完后性命难保。一人病死已经够不幸的了,何况又波及无辜者?今耳闻目见,哭声载道,怨气冲天,不堪忍睹。若不冒死上奏,则是我等贪恋禄位,畏死偷生,犬马不如。万望圣上圣断。万历看后觉得在理,奖励了田义后,便高兴地采纳了他的建议。不用说,田义的果敢行为使众多的性命得以拯救,弊习立除,真正做了一件善事;同时他还劝勉皇上及时亲政,免得大权旁落,滋生变故。这与明朝大多数太监揽权的行径截然相反,很是难能可贵。

  二是田义御前救宝秀。吴宝秀是万历十七年(1589年)的进士,官拜大理评事,后被贬为南康知府。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湖口的税监李道仗着是皇帝的特使,恃势妄为。吴宝秀为人正直,不愿巴结李道,故不和他往来。李道恼羞成怒,诬告吴宝秀,说他阻挠税务,下令逮捕了他。宝秀的妻子陈氏闻讯悲痛万分,把平日积蓄的银钱和首饰交给宝秀,哭着说:“把这些作为路费吧!”当晚陈氏上吊自杀。宝秀被押解到北京后,关在诏狱里。诏狱由锦衣卫直接控制,代皇帝行刑,权力超越一切法律之外,下诏狱就是下地狱,刑法极其严酷,生还的可能性极小。吴宝秀太冤枉了,不少大臣上书皇帝,为宝秀伸冤。奏章积压了十多件俱不上报,即便上报了,皇上也一概不理。一日田义汇集所有的奏疏送到万历面前,万历十分愤怒,把奏章都扔到了地上。田义从容地捡起奏章,又放到皇帝面前,磕着头说:“大臣们在门外跪候多时了,得不到答复绝不退出。”皇帝怒气稍平,把奏疏看了一遍,下令把吴宝秀由诏狱移至刑部。刑部监狱和诏狱相比简直就是天堂。九月,吴宝秀被贬为庶民释放,次年病死,南康士民为宝秀和他妻子建了祠庙。直到天启年间,宝秀的冤案才平反,被追赠为太仆少卿,享受祭祀,并录用他一个儿子当官。要是没有田义的仗义说情,恐怕吴宝秀早惨死在诏狱里了。

  三是田义涎唾沈一贯。万历三十年(1602年),皇帝突然病倒,急召大臣到仁德门听遗诏。一会儿又单独召见内阁首辅沈一贯,万历对沈一贯说:“朕陡遭疾病,恐怕难好。自从承继大业以来,享尽了荣华富贵,没有可遗憾的。惟独矿税一事,朕因为宫殿尚未竣工,权宜推行。如今可以废止了,派去的宦官都让他们迅速回京……”。沈一贯见万历气息奄奄,匆匆叩辞,便在朝房拟好遗诏,送了进去。三更时内侍传谕旨,一切尽如遗诏宣示臣民。大臣们想到矿税即将废除,都暗自高兴。

  出人意料的是天还没亮,万历帝突然病好了,后悔要废除矿税,便接二连三地派内使去追回成命。沈一贯急了,说这是照皇帝所说拟就的遗诏,岂能收回?但万历催逼很急,来索要的内侍多达二十余人,他们不断叩头请求,沈一贯迫不得已,交出了遗诏。

  就在万历派人追回成命时,田义正在皇上面前据理力争。神宗愤怒极了,抽出宝刀要砍杀他。田义深知矿税的危害,见皇上抽出宝刀,毫不畏惧地说:“皇上金口玉言,何必出尔反尔!”他置生死于度外,越说越理直气壮。正在这时,中使拿着遗诏回来复命。田义愤愤然走出,正好撞上沈一贯。他气得用唾沫吐着沈一贯的脸说:“好一位相公,胆小如鼠!矿税各使已经把人民骚扰得够厉害了,你就没听说过吗?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个机会,如果你稍微坚持一下,弊政立除。你怕什么呀?”沈一贯顿觉惭愧,惟惟谢罪。确实沈一贯该受埋怨,由于他的软弱胆小,竟让当时人民又多吃了18年的矿税之苦,直到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这一弊政才废除。此事说明,田义在一些国家大事上能分清利害,坚持正义。所以蔡东藩先生在《明史通俗演义》中就此事称赞田义:“不期太监中,亦有此人,其名曰义,可谓不愧。”

  这三件事充分说明田义是个好太监,为人正派,不仗势欺人,而是尽最大的努力拯救无辜。尤其是他在大事上能分清是非,主持公道,敢冒死在皇帝面前据理力争,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胆识!这些行为在当时权监中是极为少见的。刘若愚在《酌中志》中称赞他“贞介忠诚,有大臣度……性俭朴寡言,休休有量,人不敢干以私”。也正因此,在田义死后万历帝给予他隆重的待遇,赐祭三坛,树享堂碑亭,祠额题为“显德”,更证明其德性高洁。更有后代的太监追随他气节品行而葬于其墓侧。还因此,清代太监慈有方诚心发愿捐出私产,营建慈祥庵来保护田义墓地,使之以存久远。

  抚今追昔,我们真为田义的公正无私、深明大义而感到高兴,如果明朝多出几位这样的正直太监,而少出几位像王振、刘瑾、魏忠贤那样的奸佞之辈,也许明王朝不会亡得那么快吧。

上一篇:打破十五世纪“蒙古坚冰”的明朝外交家——陈诚
下一篇:文景之治的奠基人——窦漪房




中国历代名臣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