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8467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隋唐五代
保主捐躯的黑脸猛将,后唐名将之首
上传者:aabbcc 周德威 点击次数:3476 次
发布时间-2007-12-6 18:49:23

  周德威(?~918),中国后唐名将。字镇远,小字阳五,朔州马邑(今山西朔县)人。勇而多谋,久在云中(今山西大同),谙知边事。唐乾宁中,随晋王李克用攻王行瑜,以功由铁林军使升检校左仆射、衙内指挥使。唐光化二年 (899),梁军围太原(今山西太原西南),闻周德威勇猛,曾明令生擒周阳五者为刺史,而挑战者却被周德威擒获。天□三年(906),与李嗣昭攻取潞州(今山西长治),迁检校太保、代州刺史、蕃汉马步军都指挥使。后梁开平二年(908),救李嗣昭,随晋王李存勖击败梁军,解潞州之围,授振武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次年,授蕃汉马步总管。四年,在柏乡之战中,向晋王献退军高邑(今属河北)、诱敌离营、以逸待劳之策,大败梁军。乾化三年(913),领兵攻幽州(今北京),灭大燕,授检校侍中、卢龙节度使(见幽州之战)。贞明三年(917),坚守幽州,契丹军围攻 200日不能破。周德威用兵持重,能攻善守,常出奇制胜,为开创后唐屡建功勋。四年,胡柳陂(今河南濮城西)之战中,晋王不听其用兵之策,为梁军所乘,周德威战死。

黑脸猛将

  周德威,字镇远,小名阳五,朔州马邑(今山西朔县)人。周德威最初跟随李克用,骁勇而擅骑射。周德威不但勇猛过人,而且智谋和胆略也非常出众。因为长期在边塞地区,所以军事经验非常丰富,他仅凭观看烟尘便可以判断出敌人的数量。

  周德威长得人高马大,面皮黝黑,平时表情就很严肃,即使在笑的时候也不改变。在杀敌的阵前更是凛凛然充满肃杀之色。出众的胆识和智谋使周德威在五代成为一员猛将、一员名将。

  后来,周德威随李克用讨伐王行瑜,立下战功,升为检校左仆射,任内衙军副。在和后梁的战争中,周德威又以周阳五的雅号名震敌军。有一次,后梁大将氏叔琮领兵进逼太原,属将中有一个叫陈章的也以骁勇善战闻名,在和南方军阀作战时屡立战功,这次又想再立新功。当时后梁为了鼓励将士的士气,传令三军:“凡能生擒周阳五的赏给刺史之职。”陈章还有一个外号叫“夜叉”,为立功争赏,他便对氏叔琮说:“晋军所仗恃的也不过是周阳五一个人,我愿去拿他过来,到时请为我请赏,弄个刺史当当。”于是陈章便在阵前找机会和周德威交战,他身披红甲,胯下骑着白色骏马,非常自负,丝毫没有把周德威放在眼里,好像周德威已是他的掌中之物。

  李克用得知陈章到处找周德威后,便提醒他:“我听说那个陈夜叉要拿你去换刺史当,你要小心防备啊。”周德威笑了笑,说:“陈章大言不惭,到了阵前还不知鹿死谁手呢。”第二天,两军又一次交战时,周德威告诫部下:“如果阵上见到陈夜叉,你们只管假装逃走,我来对方他!”周德威当时已经换上了士兵的军装,他让部下上前挑战,等陈章领兵追来时,部下依计佯装败退,将陈章引诱过来。还未等陈章回过味儿来,周德威已经从背后杀过来,只一锤便将这个陈夜叉打下马来。生擒活捉。这一仗,使周德威的威名更大了。

  后来,晋军和后梁又一次交战时,晋军寡不敌众,被迫撤退,梁军在朱友宁和氏叔琮的率领下追击进逼到晋阳(今山西太原)。当时由于军队还未重新集结,晋阳城内的军民大为恐慌。周德威和李嗣昭便一起选拔精锐步骑兵组成突击队,出其不意地打开城门袭击敌人,破坏他们的营寨,杀伤并俘虏了许多敌兵。这种战术使梁军应接不暇,既不能消灭晋军,又无法组织有效的防御,最后只得撤兵。周德威在后来和李嗣昭一起联合幽州兵会攻潞州(今山西长治)时,使梁将丁会投降,又因功升为检校太保、代州(今山西代县)刺史。

报主恩,救潞州

  潞州是后梁进攻李克用的战略基地,朱温对潞州的失守非常恼火,立即命大将李思安领兵十万去收复。李思安到达潞州外围,便在四周修筑城墙将潞州整个围困起来,然后内攻潞州,外防晋方援兵。这一圈城墙就叫夹城。李思安这次志在必得,所以进攻得也很猛烈。

  周德威奉命救援潞州,以精锐骑兵冲击梁军,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但由于兵力相差太大,无法击退梁军。周德威只好命骑兵不断骚扰敌军,并寻机劫持梁军的粮草,以动摇其军心,等候援军到来再和梁军决战。梁军则坚壁不出,而且在东南面的山口修筑了一条甬道,建寨保护以打通和外面的联系。周德威在强敌面前毫不示弱,摧寨拔营,有时一天竟有大小几十次战斗。双方为争夺这个战略要地,前后苦战达一年之久,也未分胜负。恰在这时,李克用病重身亡,战争到了胜负的关键时刻。

  听到李克用病重的消息,周德威只好退兵再扎营固守,李存勖继任晋王之位后,命周德威班师返回晋阳。等周德威回到晋阳时,李克用已经去世。李克用在临死时对守在病床边的儿子李存勖说:“李嗣昭忠孝没有二心,不会负我,但他与周德威有点矛盾,等周德威回来后,你把我的意思告诉他,希望他和李嗣昭共同破敌,如果这次不能解潞州之围,我死有遗恨!”

  在周德威回晋阳之前,由于他在外掌握兵权,而李存勖又刚刚继位,所以人们对他颇有议论,担心他和李存勖不能很好地合作破敌。周德威对这些谣言早就料到了,他赶到后,让军队驻守城外,自己一人骑马进城奔丧。他伏在李克用的灵柩前恸哭不止,悲痛欲绝,李克用生前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为没有见到李克用最后一面而伤心不已。众人见了,也都跟着落泪,再没人议论什么。

  李存勖劝住周德威,又将父亲临终时的话转告他,周德威更是感动异常,决心不惜死战以报李克用的重望。其实周德威和李嗣昭也没什么大仇,一点矛盾也是在潞州争夺战中为战略战术而产生的一些分歧。周德威这时听李存勖转告的李克用临终的肺腑之言,也就有了和李嗣昭和解的意愿。

  在李存勖决定趁梁军毫无戒备,以为李存勖服丧期间根本不会发兵的有利时机,袭击梁军一举解潞州之围时,周德威极为赞同。出兵时周德威担任先锋,他和其他部队利用大雾的有利天气,在前一天埋伏在三垂岗,第二天,领兵直扑梁军的夹城,斩关夺寨,如入无人之境,终于一鼓作气解了潞州之围,大败梁军,也了结了李克用临死时的那桩心愿。战争结束了,他和李嗣昭的矛盾也化解了,两个人又和好如初,关系更加密切。周德威也因为这次立下大功而被加升为检校太保、同平章事,并兼任振武节度使。

柏乡大捷

  周德威的智谋和胆识不但在这次解潞州之围中得到体现,以后在和后梁的柏乡大决战中,正是周德威的谋略和据理力争才使晋军没有因为李存勖的冒险而失利,最后取得了柏乡大战的全面胜利。

  柏乡位于现在的河北中部,石家庄以南,在当时则位于镇州(今河北正定)、定州(今河北定县)和魏博镇(治所在魏州,今河北大名东北)之间。梁晋为争夺霸权,一直将镇定和魏博这些河北地区作为战略要地来争夺,晋军如果占有这些地方,就可以南渡黄河,直逼后梁的首都开封。而梁军如果占领了,则可以从东面和南面一起夹击晋军,形势就非常有利。柏乡大战就是在双方争夺的时候打的最大的一次战役。

  朱温一直有吞并河北的野心,开平四年(公元910年)十一月,幽州(今北京)的刘守光派兵到涞水(今河北涞水),想寻机占领镇州、定州。朱温见有机可乘,便打着援助盟友成德节度使(治所在镇州)王熔的旗号也派兵到达了深州(今河北深县)冀州(今河北冀县)一带,也在打同样的主意。王熔的属将石公立当时镇守深州,不愿意让梁军进入深州,但王熔却让石公立打开城门,将部队开出城外,避开梁军,让梁军进城驻守。梁军将领杜廷隐入城后,紧闭城门,将还在城内的一部分镇州兵全部杀死,然后占据全城固守。到这时王熔才醒悟过来,赶忙命石公立夺回深州,石公立攻打不下,王熔只好向李存勖求救。正好当时定州的王处直也在晋阳,镇州定州两方便共举李存勖为盟主,一起对付朱温。李存勖经过分析,认为王熔虽然和朱温有婚姻关系,但这次却是真心求援,如果不救正好给朱温吞并河北的良机。于是立即派周德威出兵赵州(今河北赵县),自己领大部队跟进。李存勖的决策很对,但在用兵作战方面却不比周德威,这次柏乡大战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到了十二月初四,朱温的大将王景仁领兵从河阳(今河南孟县)渡河北上,与其他部队会合,经邢州(今河北邢台)等地在二十一日到达柏乡,王熔见状又火速求救。李存勖马上派周德威等将领率兵进援,周德威二十五日与李存审所部会合,共商退敌之策。第二天,李存勖的军队从赵州南进,到达柏乡以北三十里的地方驻扎,然后派周德威领兵去梁军营前挑战,梁军闭门不战。二十七日,李存勖率兵逼进,到了离柏乡五里左右的野河北岸,再派骑兵到梁营前挑战。梁军列阵相迎,精兵三万一望无边,而且士兵的铠甲都是用绸缎包裹,饰以金银,远远望去,森然而让人生畏,再加上金银饰物在阳光下夺人二目,更是令晋军士兵胆怯。周德威见此情形,对李存璋说:“梁贼结阵而来,我看其阵势不像为作战而设,是专为震慑我军炫耀武力而来。我军乍一见到,肯定会以为梁军锐不可挡,所以现在如果再不挫其锐气,那我军就没法振作士气打败梁军了。”于是,让李存璋告诉三军将士:“你们见到这些贼军了吗?这都是汴州所谓的天武军的健儿勇士们,其实都是些屠夫、佣人和小贩,徒有虚表,就是披戴上精致的铠甲也是十个顶不了我们一个,他们的一副铠甲好的能值几十万钱呢,抓住一个就足够我们军需所用了。大家要勇猛杀敌,争立战功!”然后周德威身先士卒,领精骑冲击梁军的两翼,左右冲杀,出没敌阵四次,鼓舞了晋军的士气,将梁军的盛气压了下去。作为大将,周德威不但懂得料敌制胜,而且更懂得士气对于作战的重要性。

  第一次交锋,晋军俘获敌人一百多人,取得了初步胜利,梁军渡河退到了南岸。周德威对李存勖说:“敌人骄气很盛,士气也很高,我们现在应该按兵不动,等敌人的士气衰落低迷时再趁势一举歼灭。”李存勖则说:“我军从千里之外而来,应该速战,而且镇州和定州兵又是仓促联合,更应趁势从速决战,将军想稳重用兵,我怕时间一长,胜负难料。”周德威又说:“镇州和定州之兵擅长于守城,两军列阵野战,他们平时没有训练。我军则仅依仗骑兵破敌,适合在平原旷野上与敌决战,这样才能充分发挥我军的长处,战胜敌人。现在我们将部队全部压上,和敌人决战,万一梁军得知我军数量少于他们,那胜负就很难预料了。”李存勖听了很不高兴,扭头就回到帐内,躺到床上生气去了。周德威怕李存勖贻误战机,赶忙去找监军张承业,让张承业赶紧转告劝说李存勖:“我们的兵力不如敌人,又是三方联合,如果急于速战,很难取胜。现在我们跟敌人只相距一条小河,万一敌人夜里渡河过来,我们恐怕要当敌人的俘虏了。最好先退兵到高邑(今河北高邑),再引诱敌兵离开营寨出来决战,发挥我们骑兵的优势。他们出来我们就回营,然后再派骑兵劫持他们的粮草和辎重。不出一个月,一定会寻机歼敌取得全胜的。”张承业进去将周德威的话转告给李存勖,李存勖这才听从了周德威的建议。这时,周德威得到梁军投降的人提供的情报,说梁军已经在河上造浮桥数天了,正如周德威所估计的那样。

  二十七日,晋军退兵到高邑筑垒固守,等候时机。

  第二年正月初二,周德威率领骑兵到达柏乡,在村落间设下埋伏,然后命三百骑兵到梁营前挑战,王景仁领兵全部出动,列阵前进。周德威且战且退,将梁军引向平原地带,到了高邑南边。当时晋军的步兵还未列好阵形,周德威便率骑兵列阵河边阻击。等到了中午,双方列阵完毕,李存勖问周德威是否开战,周德威说:“现在梁军士气还盛,我们可以以逸代劳,然后再与之决战,仓促开战很难取胜。两军交战时,一方按兵不动,都是因为粮草供给不足,士兵饥疲难忍。现在梁贼远道而来与我决战,纵使他们携粮草而来,也难以在战斗中进食。等到日落之后,敌人饥饿难忍,无心恋战,退阵之时,我们再趁势攻击,必获全胜。”众将都表示赞同,李存勖本来以为已经将梁军引诱出来,应该决战了,但看众将都赞成周德威的意见,也就只好同意。战到黄昏,梁军还未进食,将士们又饥又饿,王景仁便率兵稍往后退,准备撤走。周德威见时机已到,立即命令全军向梁军的东西两翼发起猛攻。梁军遭到这出其不意的攻击,阵形顿时大乱,东边的梁军首先开始撤退。周德威命令士兵大喊:“梁军败走了!梁军败走了!”李嗣源率兵直冲梁军西阵,也让士兵高喊东边的梁军已经败走。在晋军的冲杀之下,梁军被歼殆尽。这一战,晋军共歼敌两万多人,缴获的粮食辎重和兵器无数。由于周德威的机智谋略,梁军没有冒险应战,而是寻找战机,充分利用自己骑兵的冲杀决战的优势,终于取得了这次大战的胜利。从此,镇州和定州反梁而归附河东李存勖一方。梁军只好向南退到魏博地区,梁晋争战的历史进程朝着有利于河东的方向发展。

  柏乡之战大捷后,周德威又联合镇州定州兵征讨在幽州(今北京)称帝的刘守光。刘守光派大将单廷圭率精甲兵一万出战。起初,单廷圭对左右吹嘘说:“今天我给你们把那个周阳五捉来!”到了阵前,他见到周德威便一个人拍马摇枪直冲过来。周德威假装败退,等单廷圭即将追上时,他闪身躲过,在单廷圭稍一楞神的时候,拨马回身挥锤便将单廷圭打下马来,生擒活捉。主将被擒,幽州兵不战自溃,周德威趁势追杀,取得全胜。最后又将刘守光父子活捉,送回晋阳,李存勖祭告父亲李克用在天之灵后将刘守光父子斩首,了却了父亲一桩未了的心愿。周德威也因功被任命为检校侍中和幽州节度使。

智高一筹胜刘寻

  几年后,在争夺魏州的战役中,梁将刘寻出兵奇袭晋阳,在魏州的李存勖急忙调兵紧追,又让李嗣恩领兵火速赶回晋阳加强防守。周德威当时在幽州,得到消息后,亲率一千骑兵救援晋阳,到达土门(今河北获鹿)时,刘寻知道晋阳有防备后已经转兵出太行山向东,准备抢占临清(今河北临西),想截断晋军的供应线,周德威看出了刘寻的企图,马上领兵绕过去抢占,中途抓获敌军几十人,用刀划伤他们的背部后放他们回去,这些人见到刘寻后,说周德威已经占领了临清,其实这都是周德威的计谋,刘寻不辩真伪,在迟疑的时候,周德威已经趁黑夜抢先占领了临清。周德威这次策应李存勖最终击败了刘寻和梁军。

  周德威也并非常胜将军,在又一次契丹入侵时,由于敌众我寡,周德威领兵与契丹的三十万军队决战于居庸关,损失了三万兵马退入幽州城,契丹兵攻城长达二百天,也未攻下。周德威团结将士,抚慰鼓励士兵日夜守城,终于取得了幽州保卫战的胜利。

为保主不幸捐躯

  在后梁末年,李存勖又发兵与后梁争夺黄河沿岸的各个据点,想南下一举灭掉后梁。李存勖在战场上非常轻敌,总是亲自领少数骑兵到敌营前去挑战,几次被围攻时都是部将拼死相救才得以脱险,李存勖不吸取教训,反而更加急躁,不听周德威的劝说,终使一员大将白白送命。

  当时,梁军内部将领因争权而产生内讧,骑兵将领谢彦章被杀,李存勖认为时机已到,想率兵直捣后梁首都。周德威认为梁军主力没有受任何影响,不宜仓促出兵,应认真谋划,寻机再动,他分析道:“这次敌人急速追来,还未建好营寨,而我军营寨已很稳固,守备有余。我们既然深入敌人领地,就应该有万全之策。此地离敌人首都很近,敌兵的家属都在那里,以家国为重这是人之常情,所以用我们深入敌境的孤军和为保卫国家和亲属的激愤之军决战,如果再没有什么好的作战谋略,就难以获胜。我们应督兵先保营寨,我再领骑兵骚扰敌军,使之疲于应付无法安营扎寨,到了晚上他们饥饿困乏而又进退两难的时候,我们再趁机冲杀,便可以破贼取胜了。”

  李存勖却说:“先前在黄河岸边屡次挑战,总是不能与贼决战,现在敌人到了,反而退缩不战,时机难得,还等什么,你怎么害怕起他们来了?”李存勖不听周德威的劝告,命令辎重部队先行,自己亲自率领部队跟进出击。周德威无奈,只好随行保护,但他似乎有了不祥的预感,对他的儿子说:“我不知道今天要死在何处了!”交战开始后,李存勖亲自冲锋,取得了初步胜利。但周德威的部队却遭到敌兵主力的围攻,再加上晋军的辎重部队在敌人冲击之下慌忙中退入了周德威阵中,造成一片混乱,梁军趁机掩杀过来,晋军自相践踏,无法整队迎敌,周德威父子苦战多时,最后双双死在战场之上。胡柳陂一战,李存勖虽然听从李嗣昭等将领的建议,趁黄昏梁军将要收兵之时冲杀过去,歼敌三万,取得最后胜利,但周德威这员大将却再难生还。夜里收兵时,见周德威父子没有回营,才知道已战死,李存勖恸哭不止,对众将说:“丧我良将,都是我的过错啊!”

  胡柳陂一战,晋军虽然取得胜利,但代价也很沉重,兵力和梁军一样损失了三分之二,两败俱伤。因此,晋军再无力南下去灭后梁了,李存勖不听周德威的谋略,致使损兵折将,虽胜犹败,大大推迟了灭后梁的时间,到灭后梁的同光元年(公元923年),将近五年的时间过去了,虽然中间北上击退契丹耽误了许多时间,毕竟丧失了一次大好的灭梁时机。假如李存勖听从了周德威的谋略,既取得胜利又保存了主力,那灭梁的时间也许会提前两三年。

上一篇:北齐王朝的奠基者之一,被追认的齐文襄帝——高澄
下一篇:唐朝第一贤后(唐太宗文心顺圣皇后)——长孙皇后




中国历代名将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