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5054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臣:秦汉三国
束缚的枷锁,袁绍谋臣
上传者:站长上传 沮授 点击次数:3292 次
发布时间-2007-11-10 14:27:58

  岸边,一条即将起锚的船上,滚滚的黄河水正在无情的击打它那早已略显破旧的船壁。伟大的黄河,此时,它依旧是如此的荡气回肠。时间的推移,没有让它的美丽有丝毫的褪色。跟随着黄河的足迹,历史,找到了当初的那片土地。

  一切,依旧没有什么改变。气息,始终是如此的伤感和凄凉。眼前这悠悠的黄河之水,在它的汹涌澎湃下面,不知为何,那掩埋了千年的悲哀和孤独又开始了愤怒的咆哮。结局,似乎已经注定了,终究还是没有一位勇者敢于拆开这片早已封存的记忆。

  那时的他,依旧很有富有朝气。带着几分的满腔热血和战略家的眼光,年轻的他,缓缓的踏上了这个曾经硝烟弥漫的战场……

  中平六年(189年),董卓,这位汉末舞台上最后的舞者,用他那略显笨拙的舞步给世人们留下一段难以忘却的表演。血腥的统治,让人闻道了王朝灭亡的气息。同年间,为了使这行之将木的王朝继续苟延残喘些许日子。于是,十八路诸侯举起了“勤王”的大旗。当然,这所谓的“勤王”,只不过是诸侯们向天下众生说的一句并不怎么好笑的玩笑。

  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成为了各怀心事的诸侯们在“勤王”期间的主要任务。很快,这场荒唐的“群雄盛宴”便结束了。诸侯们,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这片他们早已不想再停留的土地。然而,故事才刚刚开始。在那遥远的河北战场上,一切,似乎早已蓄势待发。

  为了迅速扩张势力,早日满足那颗称霸中原的野心,刚从盟主宝座上退下的渤海太守袁绍开启了自己阴谋的第一步——窃取冀州。冀州刺史韩馥,按照史书上的说法,这是个“性素恇怯”的主子。没有强大的政治野心,又缺乏逐鹿天下的胆略。性格的造就,使他成为了那种热衷于“躲进小楼成一统”式的人物。时间过的很快,不久,袁绍在耍了一些自认为聪明的手段后,兵不血刃的进入了冀州城内。至于那个韩馥,在冀州城池被攻陷的那刻,他早已于惶惶之中“如厕自杀”,结束了自己悲剧般的一生。

  韩馥的固执,让自己慢慢的步入灭亡的道路。有些可惜,因为就当袁绍那些自认为聪明的伎俩被识破的一刻,韩馥,他依旧是置若罔闻。此刻,历史作出了抉择,沮授,这个姓氏已在字面上露出某种不祥的名字,在韩馥擦去的那刻被郑重的记录了下来。当然,还有那位名不见经传的耿武用鲜血和生命谱写的忠义之歌。

  广平沮授,“少有大志,多权略”。年少便出仕的他,举茂才,做了两任县令。天下大乱时,才华横溢的沮授便来投奔韩馥,担任冀州别驾。后因其深得韩馥器重,很快被表拜为骑都尉。

  冀州的失陷,使沮授成为了袁绍麾下的一员。不久,高举着“四世三公”的招牌,袁绍又开始广招河北豪杰。事情进行的十分顺利,即便是“以正直不得志于韩馥”的审配、田丰等名士也被迅速的拉帮入了伙。就这样,依靠着良好家族背景,再加上那么一点点的人格魅力。很快,袁绍集团成为河北实力最雄厚的军阀。

  旧主的故去,使沮授经历了短暂的一段失落和悲伤后,慢慢的,他开始逐渐习惯了战争所带来的残酷和无奈。缓缓的抬起头,仔细的端详着眼前这位相貌堂堂的新主子。他那文雅的谈吐、恢弘的气度以及独步天下的雄心壮志,似乎于当初那个“幽滞之士”韩馥有着天壤之别。眼前的一切,对于沮授产生了某种难以抑制的吸引力。带着几丝兴奋和激动,沮授缓缓的打开了自己心中的那扇大门。在与新主子的第一次见面中,他决定将自己的信任和平生所学放心的送到了对方的手中。

  “扫黄巾灭公孙,据四州争天下”,这是沮授特意为袁绍送上的第一份极具战略前景的见面礼。“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同样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政治构想。在此之前,似乎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提出如此具有创意的设想。当然,在遥远大河的对岸,历史上那位同样卓越的战略家荀令君也曾提出过“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构想。但是,那些终究是后话。

  “南据河,北阻燕代,兼沙漠之众,南向以争天下”是袁绍所坚持的整体战略。此时,沮授的设想正好与袁绍的计划不谋而合。结果可想,沮授的第一手棋幸运的迎合新主子的心理,袁绍在撇下“此吾心也”这样一句赞叹的同时,也为赐予沮授那个担负着监护督辖全军重任的称号——奋武将军。然而,沮授始终没有察觉,当他兴奋的接过“奋武将军”印绶的那一刻,嫉妒的火焰已被点燃了……

  初平四年(193年),冀州黄巾及黑山贼被袁绍迅速扫平。次年,李、郭二人兵乱长安。于是,借用这个机会,沮授第二次提出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构想。然而,此次的建议并没有得到他的同僚们的响应和支持。相反,厅堂之上却留下那无尽的反对和斥责声。此时的袁绍,这个在沮授心中一直被奉为“明主”的人物,由于自己的“好谋无断”,使他在昏昏噩噩之中站到队伍的另一端。沮授,第一次品尝到了那种被遗弃和欺骗的感觉。

  故事继续进行着。建安四年(199年),袁绍开始了与河北最大竞争对手公孙瓒的会战。自知难逃一死的公孙瓒在悲愤中尽杀其妻子、引火自焚。这位曾经的“白马将军”,就这样被历史染成了鲜红色。幽州的平定,使袁绍集团兼并了河北四州。实力的强大,似乎让袁绍感受到了那种前所未有的快乐和成就感。于是,自大狂妄的袁绍耳边传来了某中献媚的声音——“以明公之神武,连河朔之强众,以伐曹操,其势譬若覆手”。

  “好大喜功,色厉胆薄,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成为了对袁绍这位泡沫般的英雄最合适的定义。忠臣的规劝,只换来了袁绍的不屑一顾。沮授,终究没能阻挡住袁绍那鬼魔附体般的固执……

  逢纪、郭图等人的鼠目寸光和小人得志让沮授有些作呕。此刻,沮授被彻底孤立了。派系的斗争,使他成为了牺牲品,而昔日那曾引以为傲的军队监护控制权,也被无情的一分为三。当然,或许,至少还有一点值得庆幸。沮授并没有像同样忠义正直的田丰那样,被残忍的关进漆黑潮湿的房间中。

  这一天,雄霸天下的机会开始慢慢远离了袁绍,转向了大河的对岸。沮授,这个高瞻远瞩的战略家,此时已经失去了选择的权利。背负着那一身沉重的束缚和枷锁,无奈的他踏上了这最后的征途。

  官渡之战,跟随着曹操的杰出的指挥才能,成为了古往今来教科书般的经典战役。很不幸,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袁绍,充当了昔日好友的陪衬。兵败的一刻,袁绍只能在仓皇之中带着亲信随从八百人灰溜溜的离开了战场。然而,远去的袁绍,却无情的遗忘了那双一直在默默关注和支持他的眼睛……

  沮授,就这样再次被袁绍遗弃和欺骗了,他成为了阶下囚。

  胜利者带着微笑来了,因为自己的才华,沮授得到了胜利者的亲自松绑和延之上座。面对着眼前这世人梦寐以求的荣誉和机会,沮授抬头望见了那个以“巧变为称”的张郃。一丝彷徨和略显愤怒的眼神,他,继续开始不停的摇着头……

  夜晚,心中那仅存的一点希望和光亮指引着沮授朝自己故主的方向走去。然而,终究还是被敌人发觉了。沮授,依依不舍的倒在了令人心碎的血泊中,留下的,只有那黄河渡口的一座孤坟和千古枭雄的一声长叹……

  智者的坟墓,英雄的长叹。历史,在此刻为世人留下了这颇为波澜壮阔的一笔。然而,斗转星移,人们似乎已经逐渐淡忘了它存在的价值。

  “悠悠黄河,吾其济乎!”伴随着这孤独和无助长叹,黄河之水,它似乎更加愤怒了……

上一篇:平定黄巾起义,东汉最后的名将——皇甫嵩
下一篇:三十年的英名一朝尽,失落的将星——于禁




中国历代名臣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