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9774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隋唐五代
守一城而捍天下,鬼神泣壮烈的大唐名将
上传者:站长上传 张巡 点击次数:4057 次
发布时间-2007/10/29 18:41:25

  “接战春来苦,孤城日渐危。合围侔月晕,分守若鱼丽。屡厌黄尘起,时将白羽挥。裹疮犹出阵,饮血更登陴。忠信应难敌,坚贞谅不移。无人报天子,心计欲何施”,每当读到唐书中张巡的传记,总是心中黯然,当抽象的道德重于实体的生命成为共识,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都可能发生,由此又想到了当时的山南东道节度使鲁炅,他坚守南阳整整一年,最后弹尽粮绝,率军突围,叛军在遭到重创的情况下,进攻江汉地区的图谋化为泡影。张巡没有效仿鲁炅,他选择了将睢阳城中的百姓当作军粮,吃完了城中的妇女,接着吃男性中的老人和孩子,史料上记载,城中的百姓打个盹就可能被别人吃掉,真是一副人间地狱的画面,张巡饱读圣贤之书,不知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心中作何感想?柏杨先生曾就此发表评论,“悲剧性地以身相殉,是表现个人尽责的诚实行为,却绝不能慷他人之慨,强迫别人以身相殉。更不可以杀战友,尤其不可杀妇女儿童,有一于此,便是禽兽”,中国人的生命,在强盗匪徒的眼中,固然是一文不值,在忠臣义士的眼中,同样是一文不值,难怪柏杨先生“每一思及,悲愤交集”。睢阳之战,历时十个月,保障了江淮的补给源源不断地支持平叛的唐军,唐朝不亡,张巡立有盖世功勋,他以不足万人之众,奇计百出,消灭叛军十二万人,射瞎叛军首领尹子奇一只眼睛,前后牵制了安庆绪的几十万大军,使唐军的主力部队能够从容反击,一路凯歌,迅速收复长安和洛阳,如果张巡不算大唐名将,那么大唐就没有名将,如果张巡没有守住睢阳,江淮地区的千万百姓就要遭到战火的蹂躏,生灵涂炭就是就是不可避免的下场,但是,睢阳要靠吃人才能坚守,却让人对张巡的道德情操产生了怀疑,孟子曾说过,“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张巡,这个争论不休的人物,唐朝以来就让人无所适从。

  张巡生于公元709年,死于公元757年,他的籍贯,《旧唐书》说是蒲州河东,《新唐书》说是邓州南阳,在这里采用《新唐书》的说法,邓州南阳属于今天的河南。张巡自幼聪明过人,读书不过三遍,就终身不忘,写文章不打草稿,从来都是一蹴而就。他博闻强记,每结识一个人,马上会记住他的名字,以后见面都是脱口而出,没有不认识的,这就是说,他守睢阳时,城中百姓数万人,他后来率领士兵宰杀的每一个人,他都认识。

  张巡长大以后,身高七尺,是个高大威猛的美男子,他喜读兵书阵法,难怪后来每战必胜。他志气高迈,喜欢与有学识的长者交流,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庸俗之辈从来不入他的法眼。大唐帝国的晋身之阶,无非是军功、科举、父荫,他在唐玄宗开元末年考中进士第三名,初仕为太子通事舍人,他的兄长张晓当时担任监察御史,兄弟二人都是文才出众,为世人所称道。

  天宝年间,张巡调授清河(今河北清河西北)县令。他扶危济困,倾财好施,政绩考核列为最高等,任职期满后回到长安。当时,杨贵妃的族兄杨国忠是当朝宰相,灸手可热,皇帝的宠信是无以复加,留京待迁的官员纷纷去走杨国忠的门路,有人也这样规劝过张巡,让他找个好出路,张巡却严词拒绝,“此人得势绝非国家之福,我断不会去阿附他”,尽管张巡政绩出众,却得不到升迁,不久,他调任真源(今安徽毫州西)县令。真源地处中原,豪强地主横行一方,鱼肉乡民,当地有一个顺口溜,“南金口,明府手”,指的就是豪强地主华南金,他是当地的“南霸天”。张巡到任后,收集华南金违法乱纪的罪证,将之依法处决,百姓拍手称快,民心归附,张巡又威恩并施,赦免了华南金的党羽,这伙人再也不敢为非作歹,个个改行向善,真源县一片太平景象。张巡为政简约,史书上记载,“民甚宜之”。

  大唐帝国承平日久,中原多年没有战事,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安禄山控制了全国近三分之一的军队,他看到内地兵力空虚,萌生了取代唐室的念头。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安禄山谎称奉皇帝密旨诛杀杨国忠,起兵十五万,向洛阳、长安杀来。“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等唐玄宗清醒过来,叛军已经攻陷河北诸郡,准备南下夺取江淮之地。安禄山占据洛阳以后,以其将张通晤为睢阳(今河南商丘县南)太守,让他带领精锐部队向东发展。谯郡(今安徽亳县)太守杨万石向叛军投降,逼迫张巡担任长史,到西边去迎接叛军。张巡义愤填膺,率领吏民大哭于玄元皇帝祠,宣誓起兵讨贼,从者有数千人。天宝十五年(公元756年),单父(今山东单县)尉贾贲攻克睢阳,杀掉了张通晤,起兵与叛军抗衡。

  当时雍丘(今河南杞县)县令令狐潮举城降叛,击败了淮阳救兵,俘获了百余人。他将这些俘虏押至雍丘,准备当众处死。令狐潮出城办事,俘虏们趁机挣脱绳索,杀掉看守,迎接贾贲入城,张巡也亲自带领一千人到雍丘与贾贲会合。令狐潮的妻儿都在雍丘城内,张巡将他们统统杀死,让城外的令狐潮看得清清楚楚,令狐潮怒火攻心,发誓为妻儿报仇,带领精锐叛军攻打雍丘,在雍丘城外将贾贲杀死。张巡统领众人,严防死守,滴水不漏,叛军尽管气焰嚣张,却无机可乘。此时,已是唐肃宗至德元年(公元756年),守卫雍丘城的唐军只有三千人,而围攻的叛军有一万五千人,叛军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伤亡过半,依然无法撼动雍丘城。之所以双方志在必得,是因为江淮地区是唐朝的财赋供应地,而雍丘则处于洛阳通往江淮地区的交通要道上,战略位置极为重要,一旦失守,后果不堪设想,吴王李祗得知张巡的战况,将兖州以东的战事委任给张巡,让他负起守卫雍丘的重责。

  令狐潮引领四万叛军来到雍丘城下,城中军民大为惊恐,都认为城池难以守住。张巡及时鼓舞士气,大家心里才稍为安定。唐军主动出击,打了叛军一个措手不及。叛军恼羞成怒,环城设置百门石砲,拼命轰击,城楼及城上女墙全被毁坏,城池危在旦夕,张巡率众在城上设置木栅,阻挡叛军进攻。唐军用蒿草束灌上油脂,点燃之后纷纷投下,爬墙的叛军被烧得焦头烂额,一片鬼哭狼嚎。唐军坚守六十多天,历经大小三百余战,带甲而食,带伤而战,叛军尽管人多势众,却无法前进一步。

  五月中旬,令狐潮又卷土重来,这次,他想不战而屈人之兵。他亲自来到城下,劝说张巡,“朝廷兵不能出关,大势已去,你率老弱残兵守此危城,又有什么意义,不如投降,还能求个封妻荫子”,张巡满脑子忠君爱国,如何能听令狐潮的花言巧语,他大义凛然,训斥令狐潮,“自古以来,君主杀掉父亲,为人臣子的不能报复。你因为妻儿被杀怀恨朝廷,妄图借助叛军之力血洗城池,将来一定会落得个斩首示众的下场,留下乱臣贼子的骂名。你饱读圣贤之书,可知,忠义两个字怎么写”,令狐潮理屈辞穷,羞惭而退。

  在此以前,战场形势对唐军颇为有利,哥舒翰将安禄山阻于潼关之外,半年时间叛军僵持不下,郭子仪、李光弼在敌后切断了叛军与范阳老巢之间的交通线,叛军东进被张巡阻于雍丘,南下被鲁炅阻于南阳(今河南邓州),安禄山进退两难,起了放弃洛阳的心思。关键时刻,唐玄宗却一意孤行,强令哥舒翰兵出潼关,与叛军决战。二十万唐军在灵宝陷入叛军埋伏,全军覆没,潼关失守了,长安门户大开,唐玄宗慌乱之中,带着皇子皇孙,逃往蜀地避难。皇太子李亨在众人的拥戴下,赶赴灵武(今宁夏灵武西南),指挥抗敌,是为唐肃宗,遥遵唐玄宗为太上皇。令狐潮得知长安陷落,马上写信给张巡,言明形势,再次劝降,雍丘守军中有六位将领也极言双方兵力悬殊,投降是保全城池的上策,张巡面临内外压力,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他要杀鸡给猴看,看谁再敢妄提投降二字。

  张巡将唐玄宗的画相挂在大堂之上,率领将士进行朝拜,一时之间,到处是哭声一片。张巡知道士气可用,就将准备投降的六位将领带到堂上,责以大义,将他们统统斩首,自此以后,众人断了投降的念头,一心一意跟随张巡把守城池,不敢稍有怨言。

  当时城中粮食匮乏,而叛军数百艘装运盐米的船只即将到达,张巡得知消息,当机立断,带领部分人马出城,牵制了令狐潮的全部兵力,唐军勇士乘机赶到河边,夺取叛军盐米千斛,其余带不走的统统烧掉,给了叛军一个迎头痛击。叛军一时受挫,却攻势不减,唐军缺乏补给,箭支很快消耗殆尽。张巡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带领士兵捆扎了上千个草人,给草人穿上黑衣,半夜时分,将草人放下城去。叛军发觉后,以为唐军夜半袭营,顿时万箭齐发,将草人射成刺猬一般,等发现中计,唐军已得箭数十万支,重新补充了军备。几天以后,张巡又派人夜半出城,这次,却是他亲自挑选的五百勇士。叛军以为唐军是故伎重施,不加防备,五百勇士个个如下山猛虎,所向披靡,令狐潮的军营乱成一团,被唐军追出了十里开外。叛军恼羞成怒,增加兵力继续围困雍丘。

  雍丘围困多日,薪柴用完,唐军已经没有防具与叛军抗衡。张巡又生一计,他派人通知令狐潮,“雍丘守不住了,我们打算放弃此城,你们退后六十里,让出道路给我们突围”,令狐潮信以为真,如约撤退,张巡率领军士很快将几十里范围内的房屋统统拆掉,将木头运回雍丘,继续组织防御。令狐潮勃然大怒,指责张巡言而无信,张巡回复道,“你想要雍丘城,必须给我三十匹战马,我与诸将乘之而去,这座城池就留给你了”,令狐潮马上派人送来三十匹战马,张巡将之全部分给属下骁将,告诉他们,“明天叛军攻城,你们每人去抓一个敌将”。第二天,令狐潮见张巡还没有行动,忍不住出言责备,张巡在城头答道,“我想离开此城,但将士们不愿放弃,我也没有办法”,令狐潮气得浑身发抖,命令叛军列阵强攻,唐军三十名骁将一马当先,直入敌阵,斩首百余级,擒获叛将十四人,得器械牛马甚众。 令狐潮一再上当受骗,这次一直跑到陈留(今河南开封),才缓过一口气来。

  同月,不甘心失败的令狐潮再派四名使者到雍丘劝降,被张巡全部斩杀,随从被押到吴王李祗那里听从发落。张巡治军之严,令狐潮早有领教,先前郎将雷万春奉张巡之命在城头上与令狐潮对话,脸上被叛军的弩机射中六处,依旧岿然不动,让令狐潮胆战心惊,失了底气。张巡以千人之众,坚守孤城四个月,抗击数万叛军的疯狂进攻,每战皆捷,有力阻止了叛军长驱南下的企图,为唐军反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当时,河南节度使虢王李巨屯守彭城(今江苏徐州),假张巡为先锋,充当抗敌的中流砥柱。

  八月,贼将李庭望带兵两万,在雍丘城东三十里处扎营,准备切断张巡的后路。张巡亲率三千精兵,乘着夜黑风高,主动出击,将叛军斩杀大半,李庭望狼狈逃窜。十月,令狐潮、王福德又率步、骑万余人再战雍丘,唐军奋勇当先,斩首数千级,叛军败逃而去。十二月,令狐潮再领万余兵马围攻雍丘,同样不敌张巡锐利无比的攻势。叛军心灰意冷之际,决定改变策略。他们在雍丘以北筑城,切断雍丘的粮食通道,又相继攻陷鲁郡(今山东兖州)、东平(今山东东平西北)、济阴(今山东定陶西南),贼将杨朝宗虎视眈眈,准备进攻宁陵(今河南宁陵东南),雍丘已经失去倚仗,张巡只能主动放弃雍丘,带领三千士兵和三百匹战马,进驻宁陵,与睢阳太守许远合兵一处。

  在宁陵城西北,张巡部将雷万春、南霁云与杨朝宗的部队血战一昼夜,杀敌将二十名,斩首万余级,死尸塞满了汴水,河水为之不流,杨朝宗收拾残兵败将,连夜远遁。唐肃宗得知张巡的事迹,十分欣慰,任命张巡为河南节度副使,在江淮指挥抗敌事宜。张巡为了激励部下,派人向虢王李巨请求空名的委任状,李巨只给了三十个折冲都尉和果毅都尉的委任状,令张巡大失所望,他写信责备李巨,“大唐社稷危在旦夕,正是朝廷用人之际,怎能吝惜些许赏赐”,李巨占不住道理,竟然不予回信。

  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安庆绪杀害其父安禄山,在洛阳称帝,他任命尹子奇为河南节度使,要求尹子奇不惜一切代价,夺下睢阳,打通南下江淮的通道。十三万叛军气势汹汹而来,睢阳太守许远与宁陵的张巡合兵后也只不过六千八百人。唐军苦战十六个昼夜,打退敌人的无数次进攻,竟然杀敌两万,擒获叛将六十多人。许远见张巡智勇兼备,主动提出,张巡负责睢阳的军事指挥,自己负责后勤保障工作,为张巡免除一切后顾之忧。两人精诚团结,密切合作,共同为守卫睢阳尽心竭力。

  张巡一向信奉攘外必先安内,从来对内奸是毫不留情。当他得知许远部将田秀荣暗通敌寇,当即将田秀荣召到城墙上,将之斩首示众。正因为唐军内部铁板一块,战斗力才格外惊人,以数千对十几万,居然不料落下风。唐军缴获的战利品,张巡一向都分给将士,不给自己留下一点点东西,将士有感于他的大公无私,都愿意为他赴汤蹈火、出生入死。睢阳的捷报传到了唐肃宗的耳中,唐肃宗下诏册封张巡为御史中丞,许远为侍御史。

  三月中旬,十几万叛军再围睢阳城,数千唐兵于城下列阵,张巡亲自擂鼓,唐军决死冲杀,叛军大溃,唐军斩首三千级,杀敌将三十多人。双方相持数月,叛军屡败屡战,就是不退。为了麻痹敌人,唐军常常在晚上鸣鼓整队,害得敌人整夜不敢合眼,天亮之后,又毫无动静,等敌人倦极而眠,唐军勇将南霁云、雷万春等人突然出击,直扑敌营,一战就斩首五千级,杀敌将五十人。叛军中有一胡人酋长,带着千余胡兵准备招降张巡。张巡让数十名勇士藏在护城壕中,手持钩、陌刀、强弩等兵器,等到胡人酋长行至墙下,数十名勇士一齐动手,绳捆索绑,将胡人酋长抓个现行。后面的叛军想要出手相救,被唐军万箭齐发,只得后退闪避。俗话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张巡想要射杀尹子奇,苦于将士们无一人认识此人,但张巡足智多谋,很快想到了计策。他用蒿草杆代箭,射向叛军。叛军以为城中箭已用完,赶紧向尹子奇汇报。尹子奇立即被唐军将领南霁云锁定,强弩一发,正中左眼,顿时成了独眼龙,唐军趁势杀出,几乎将尹子奇生擒活捉。

  七月,数万叛军再围睢阳,此时,睢阳城中发生了严重的粮荒。本来,许远在睢阳城积存了六万石粮食,可供军民一年之用,但虢王李巨坚持把其中的一半分给濮阳(今属河南)、济阴二郡,许远向他据理力争,却无济于事。济阴在得到粮食后,没有坚守几天,就投降了叛军。睢阳城中缺粮,外无救兵,将士们每天只能以少量的粮食掺杂树皮为食物,饿得几乎拉不动弓弩,士兵减员到一千六百余人,尽管如此,在张巡的带领下,唐军顽强战斗,睢阳城依然屹立如山。

  叛军制造巨型云梯,上面可安置两百精兵,云梯靠近城墙,叛军借此登堂入室。张巡早有准备,他在城墙上分段凿了三个大洞,当云梯快要靠近时,一个洞中伸出一根大木,上面配置铁钩,钩住云梯使其不能后退,一个洞中伸出一根大木,抵住云梯使其无法前进,一个洞中用长杆挑着烈火熊熊的大铁笼,从中间焚烧云梯,云梯上的叛军不是活活烧死,就是活活摔死,叛军损失惨重,士气受挫。尹子奇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制造出一种钩车,钩住城墙上的栅栏,想借此攀上城墙,张巡在大木杆上面装上大铁环,用铁环套住叛军钩车上的钩子,立马将钩子拔掉,钩车失去了借力点,变成了一堆废物。尹子奇老于战阵,又叫人制造了大量木驴,掩护叛军攻城,张巡为叛军准备了熔化的铁汁,从城墙上倾倒而下,木驴当即被销毁殆尽。叛军仍有后手,他们在睢阳城西北角堆积柴草,层层铺垫,想以此作蹬道,张巡不动声色,夜晚派人将松明、干蒿等物投掷其中,叛军居然未曾察觉,耐心等到十多天后,唐军顺风放火,烈焰熏天,叛军眼睁睁看着多日心血付之一炬,都不禁沮丧万分。尹子奇彻底被张巡的智勇所慑服,不再主动进攻,而在城外挖了三道壕沟,环置木栅,层层围困睢阳城中的唐军。

  八月,睢阳守军已减员到六百人,张巡和许远分别负责睢阳东北和西南的防御。城中粮尽援绝,就吃树皮草根,树皮吃光后,就杀马充饥,马匹吃光后,就吃老鼠麻雀,最后什么都吃光了,终于开始吃人了。为了让士兵们保持战斗的体力,张巡将爱妾带到众人面前,大声说道,“诸公为国家舍生忘死,我恨不能割下自己的肉来喂饱你们,现在让这个女人来代替,让我们共度难关”,手起剑落,将爱妾杀死,放进大锅之中煮熟,以此来犒赏将士。大家虽然饥饿难奈,却不敢上前去吃张巡的爱妾,张巡一脸慷慨激昂,强迫众人吃下人肉,此例一开,源源不绝,许远也将奴僮杀死,煮熟后用作军粮。突破了道德底线的军人们再也无所顾忌,向睢阳城中的老百姓大开杀戒,先是向妇女下手,吃光了城中的女性,然后是年老的男子,年幼的男孩,直到城破的那天,城中百姓吃得只剩下四百余人。令人惊异的是,叛军释放了所有幸存的百姓,并没有城破必死的报复,如果张巡还能坚持一段时间,相信城中百姓将会无一幸免,正如柏杨先生的评论,“睢阳之围,我们没有歌,只有泣,那是已瘦成一把骨头的女人和孩子们,被宰杀时痛彻骨髓的哀泣”。

  当时,唐军方面有许叔冀在谯郡,贺兰进明在临淮,都眼看着睢阳蒙难而坐视不救。张巡派南霁云向许叔冀求救,许叔冀拒绝出兵。南霁云暴怒之下,要与许叔冀决一死战,许叔冀心有愧疚,不敢回应。张巡又派南霁云等三十人突围去临淮,向贺兰进明请求援兵。数万叛军上前拦截南霁云,南霁云武功高强,箭术出众,他左右开弓,气势如虹,一路冲杀,仅损失了两名随从。南霁云昼夜兼程,马不停蹄,只求尽快见到贺兰进明。

  贺兰进明与张巡一样,也是进士出身,写得一手好诗,为人却是满腹私心,只为自己考虑。当南霁云向他再三恳求时,他不为所动,心如铁石,“睢阳陷落是迟早的事情,救也无益”,南霁云向他说明,“睢阳和临淮唇齿相依,唇亡齿寒,睢阳现在应该还没有陷落,请大夫出兵相助,如果兵到时睢阳不存,我当以死相谢”,贺兰进明就是不肯答应,除了妒忌张巡、许远的功名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与当朝宰相房琯不和,房琯为了牵制贺兰进明,任命许叔冀为贺兰进明的都知兵马使,兼御史大夫,官职与贺兰进明相当,贺兰进明担心,自己一旦兵出睢阳,许叔冀就会兼并自己的部众,让自己没了根据地,所以他咬定青山不放松,坚决不出救兵。

  贺兰进明见南霁云是个难得的人才,想要收为己用,于是,设置了丰盛的酒宴招待南霁云。酒宴上,丝竹悦耳,歌舞曼妙,南霁云看出了贺兰进明的用意,忍不住泪如雨下,“睢阳城被叛军围困半年,妇人老幼,相食殆尽,想当初,城中尚有数万人口,现在侥幸存活下来的,不过数千,我冒死突围,而大夫忍心不救,这岂是忠臣义士所当为?想想睢阳城里的弟兄,这些山珍海味我哪里吃得下去,主将交给我的任务我没能完成,现在留下一指示信,回报主将”,他斩下自己的一根手指,愤然离去,满座惊诧,众人无不为之泪下。南霁云出城之后,抽箭射向佛寺浮图的墙壁,箭头深入砖内,他立下誓言,“等我破贼之后,必灭贺兰进明,这支箭就表达我的决心”。南霁云路过真源的时候,真源令李贲赠送马匹上百,路过宁陵的时候,接收了当地步骑三千余人,回到睢阳城的时候,叛军集中兵力,全力拦截,唐军入城之际,仅剩千余人。城中将士得知救兵未至,待援无望,忍不住相持而泣。

  叛军得知睢阳援军不至,越发加紧攻城。这种情况下,有人主张弃城突围,却遭到张巡、许远否定,“睢阳是江淮的保障,若弃之而去,叛军必然长驱直入。何况守军饥饿带伤,突围之后必然行走不远,肯定会被叛军消灭干净,不如在睢阳坚守待援”。公元757年11月24日,睢阳城终于沦陷了,城破之际,张巡向西跪拜,“为臣已竭尽全力,却无法保全孤城,此生不能报答陛下,化为厉鬼也要与叛军为敌”,士兵们痛哭流涕,不能仰视。

  叛军入城了,张巡、许远都被敌人俘虏。部下见到张巡,情绪激动,张巡安慰大家,“诸位不要惊慌,生死有命,既来之,则安之”。叛军首领尹子奇变成独眼龙全拜张巡所赐,这时,他迫不及待,想见到张巡。

  张巡昂然而来,尹子奇打量之后问道,“闻公督战,大呼辄眦裂血面,嚼齿皆碎,何至于此”,张巡傲然回答,“吾欲气吞逆贼”,尹子奇用刀撬开张巡的嘴巴,里面的牙齿果然只剩下三、四颗。张巡骂道,“我为君父死节,死得其所,你攀附逆贼,猪狗不如,岂能长久”,尹子奇佩服张巡的为臣之节,打算将其释放,叛军中一片反对声,“张巡忠心似铁,肯定不能为我所用,他深得军心,留下他将是心腹大患”,于是,尹子奇逼迫张巡投降,张巡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严词予以拒绝。尹子奇也很欣赏南霁云,又劝说南霁云投降叛军,南霁云没有作声。张巡以为南霁云意志动摇,忍不住当头棒喝,“南八!男儿死尔,不可为不义屈”,南霁云笑着回答,“本想投降后再找机会杀贼,公既有言,敢不从命”,遂不肯投降,就在当日,张巡与南霁云、雷万春等三十六人被叛军杀害,张巡享年四十九岁,许远被叛军执送洛阳,在偃师被害。睢阳之战在张巡、许远的领导下,坚守长达十个月之久,整整经历了大小四百余战,歼灭叛军十二万人,杀掉贼将三百人,保全了江淮的财赋供应地,保全了江淮千万家百姓的性命,他们的赫赫战功,使大唐得以亡而复存,张巡、许远的名字,从此永远铭记在铁笔青史之中。

  “白发萧萧卧泽中,秪凭天地鉴孤忠。厄穷苏武餐毡久,忧愤张巡嚼齿空。细雨春芜上林苑,颓垣夜月洛阳宫。壮心未与年俱老,死去犹能作鬼雄”,睢阳陷落三天,朝廷的大军就至,但一切为时已晚,谯郡太守闾丘晓因为拒不出兵被朝廷杖毙。唐军相继收复长安和洛阳,扶正了摇摇欲坠的江山。张巡、许远的一片孤忠,让皇帝深受感动,皇帝下诏,追赠张巡为扬州大都督,追赠许远为荆州大都督,南霁云为开府仪同三司,并荫及子孙,张巡的儿子张亚夫册封为金吾大将军,贞元年间,赠张巡之妻为申国夫人,赐帛褒奖。从此以后,“唐代岳飞”的名声喧嚣尘上,只是,如果张巡幸而获救,他将如何面对被他吃掉的睢阳百姓?韩愈赞扬张巡,“守一城,捍天下,天下之不亡,其谁之功欤”,既然捍卫的是统治者的家天下,无怪乎拿睢阳百姓当粮草了。吃尽了睢阳人的张巡与许远,居然被移民来的新睢阳人立庙歌颂,这种历史的吊诡,沉重得叫人无法承受。孟子说过,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如果国家利益建立在以数万老百姓的肉体为食物的基础上,这样的国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可惜的是,以民为本的道理触犯了统治阶级的大忌,历史被涂抹得面目全非,包括张巡在内的愚夫愚妇入其彀中而不自觉,让人发出千古叹息。

  转自天涯的大唐名将系列!作者:嫣红1969

上一篇:才华横溢、不畏权贵的清初才子——金圣叹
下一篇:兵败身亡,纸上谈兵的主角——赵括




中国历代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