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7758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两晋南北
被梁书遗忘的陈朝世敌,南梁将领
上传者:站长上传 王琳 点击次数:3557 次
发布时间-2007-10-27 13:41:49

萧梁皇朝的大厦顷倒之际,一个出身低微的军人企图力挽狂澜,苦苦征战,与陈氏朝廷作对到底。陈朝遗少编的梁书里面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不给他写传记。在那个混乱时代的大江南北,他的魅力倾倒众生,不折不扣偶像一个。这人就是王琳。
  
  王琳本名王珩,字子珩,公元526年出生在会稽山阴一个兵户家中。南朝向来重文轻武,到了晚期,兵户人家更是贫贱潦倒,为人轻视,如贱民一般。后来同样出身的绝代美女张丽华的父兄破落到卖女为婢的地步,兵户的境况可想而知。所以王珩哇哇落地之时,睁开眼睛,面对的就一个当炮灰的黯淡前途。天幸,这没有前途的人生因为姐妹的容貌而改变了方向。王家子女众多,从史书里的记录看,王珩至少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两个妹妹。鸡窝里飞出金凤凰,二姐二妹双双被梁湘东王萧绎看中,收入宫中。王家得以鸡犬升天。二姐姐生了萧方诸,萧方略,母子深得萧绎宠幸。这对姊妹花的老爹王显嗣当了大半辈子大头兵,终于从女婿那里得了个湘东王国常待的官职。(这个职位一般是封给刚出仕的贵族子弟的,由此估计王显嗣从前没什么官职。)
  
  作为美女们的兄弟,王珩也生得赏心悦目。体貌娴雅,立发委地,人见人爱。十几岁便在萧绎左右听差。萧绎自命才子,幕府里浓浓书卷香,因为视力有问题,萧绎喜欢叫从人给他念书。这种差事肯定是论不到王珩的。文化氛围再好,聪明伶俐的小王珩表面上学了些斯文样,却揪着耳朵也读不进书,只喜欢舞枪弄棒,弓马骑射。在人心向佛,吃素成风的萧梁晚期,官员在京城里骑小矮马都会被人弹劾有暴力倾向,(小矮马,果下马也,顾名思义,迷你得可以在果树下行走),更有四肢纤弱头脑敏感的贵公子,居然被马嘶震晕倒,魂飞胆颤模样如同听到了老虎叫。江南的柔风细雨间,王珩这号兵家小子只有被氏族们鄙视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份儿。不过萧绎讲的是文武之道,太精英的人物他未必会喜欢。姐夫小舅一唱一和搞了场恶作剧:萧绎嫉妒自己姑妈义兴长公主和氏族琅玡王琳生的9个儿子个个潇洒,文采茂然,便给王珩改名王琳。南朝风俗极度讲究避讳,人一听到亡父母名字必定得作哭丧孝子状。萧绎一边叫着驸马爷的名讳把兵户小子使唤来使唤去,一边品味着琅玡王氏的贵公子们哀号伴奏的鼻涕眼泪,报复心理强烈地得到了满足。不过后来这九兄弟里的一位,居然和王琳打得火热,可见王琳的情商之高。
  
  侯景之乱时候,侯景围攻建康,萧绎把王琳提拔为全威将军,让果劲绝人的小舅子发挥长处。王琳在史书里第一次露脸是在梁武帝太清三年(公元549年)3 月,他奉命顺流而下,运送二十万石大米,来馈赠救援台城的军队,船到姑孰时,他听说台城已经被侯景陷落,就将大米沉到江中而返。而后湘东王萧绎忙着内斗,把兄弟侄子们打得死的死逃的逃,确保暂时无人能跟他争储君地位了,才把锋头指向在建康困死老爹老哥的侯景。期间,王琳立下了不少的功劳。官职从岳阳内史升到宜州刺史。侯景之乱,江淮一带又遇大灾荒,青壮年纷纷上山下江当强盗,王琳便招募这种流民组成万余人亲属军队,强兵悍将所向披靡。

  公元551年4月,15岁的郢州刺史萧方诸在江夏(武昌)被侯景手下的宋子仙擒拿。当时王琳的哥哥王珣正在郢州领军,见江夏沦陷,因为家小在城内,便投降了侯景。
  
  湘东王萧绎得知爱子被俘,急了,正式向侯景开战,任命其干将王僧辩为大都督,带领王琳,杜龛(王僧辩自家女婿,将门虎子)等四个刺史,向东进发攻打侯景。在巴陵(湖南岳阳)和侯景产生了正面冲突。侯景令人把王珣绑到阵前,说降城墙上的王琳。众目睽睽之下,王琳很镇静,厉声道:“哥哥受命讨贼,不能以身殉难,竟然不知内疚,反而要来诱我投降!”弯弓便射,当然射歪了。
  
  在王僧辩神武的指挥下,侯景向东退却。狗急跳墙之际,处死了在江夏抓到的俘虏萧方诸等人,我估计王珣如果不是跟着一块殉难,就是在这之前挂掉了。因为此后史书里再找不到这个人。公元551年2月,王僧辩和在平乱中名声鹤起的陈霸先在寻阳(九江)会师,一并东上讨伐侯景。两军将士筑坛歃血,一起宣读盟文,人人慷慨激昂,涕下沾衣。大军势如破竹,于552年3月打到建康城下。在王僧辩的后续支援下,陈霸先,王琳,杜龛等以铁骑野与侯景展开会战。侯景拼死力战不敌,乘船逃窜,终于被从人杀死。
  
  进军建康前,湘东王萧绎曾告诉属下,进城后要“六门之内,自极兵威。”意思说,你们给我把侯景一党,对我有威胁的家伙统统清算掉。顶着姐夫哥的金口玉言,王琳带领江淮群盗威风凛凛开进建康城。放任士卒卤掠抢劫,剥剔士庶。他们绑了无数侯景余孽,美滋滋就等着家属来缴纳赎金换活人。实在轧不出油水了,干脆把人衣服剥得精光,丢到路边,春寒犹烈,从石头到东城,全部是衣不遮体的老百姓,哀号之声响彻天地。王琳得意洋洋之际,当夜就闯了大祸,手下失火烧掉太极殿及东西堂等宫殿。王琳忙到顶头上司王僧辩那里和浆糊。王僧辩气得吹胡子瞪眼,却不敢拿他严办。一来怕他手下强盗悍匪作乱,二来自己的乘龙快婿杜龛也属一丘之貉。王琳有持无恐包庇属下敢当强盗头子,既仗着自己未来国舅爷的身份,也拿杜龛当挡箭牌。杜龛在襄阳的老家,因为支持萧绎而被昭明太子的儿子灭了门。所以杜氏叔侄一上京师便把从前的萧梁杰出青年,美男子昭明太子从坟里挖出来鞭尸。呜呼哀哉!杜龛手下蛮横抢夺,军纪不比王琳的好,你争我夺,双双名震京师,难分仲伯。一边是湘东王的小舅子,一边是王大都督的毛脚女婿,可苦了老百姓。此时的愣头青王琳,实在很难和北齐书,南史,资治通鉴里那个沉默内敛的翩翩君子划上等号。我怀疑,对他的系统记录最早出现在北齐,到北齐时候王琳已经人到中年,跳脱不羁的少年锋芒早被沧桑岁月给磨平了。

  荆州军猛于虎豹。抢劫的抢劫,掘墓的掘墓,湘东王亲信朱买臣还忙着杀威胁自己主子帝位的萧家亲王。官军之暴烈甚于侯景。
  
  王僧辩拿军纪没治,拿王琳更没治。便偷偷给湘东王萧绎上书,把荆州军的种种过失一股脑尔推到王琳身上,下笔毫不留情,“ 请诛王琳。” 萧绎要倚仗王僧辩,自然不方便处分他女婿。为挽回民心,决定拿自家小舅子开刀。秋天,王琳接到了湘州刺史的任命。他多少听到了些不妙的风声,让长史陆纳帅部曲赶赴湘州。自己则轻舟上荆州州治江陵去向萧绎陈辩。分别前,王琳对陆纳等人说:“我如果回不去了,你们怎么办?”大家说:“请死之。” 男儿泪相对流。
  
  果然,公元552年10月14日,王琳到江陵上殿面君,被萧绎下了大狱。其副将殷晏被杀。11月,萧绎登基为皇帝。新皇登基的万众喜庆中,国舅爷在冷冰冰的囚房里面过了个大年夜。萧绎一发怒,很爱把股肱亲信关监狱。包括王僧辩这样的左膀右臂都吃过牢饭。梁书把这作为萧绎刻薄的一条证据,骂得狗血喷头。但有些人却觉得,这是他玩得很有效的一条霸王权术。从结果看,那些被关过的放出来后多数对他服服帖帖。想来,关大牢一来不像杀头那样浪费人才,二来不像打屁股那样皮开肉绽容易使人记恨。当然,前提条件是狱中温饱,不施酷刑。萧绎的牢里整死过好些人,不过对有利用潜力的囚徒,很可能待遇就变了。
  
  此时同时,萧绎任命儿子方略为新的湘州刺史,以廷尉黄罗汉为长史,加上太舟卿张载一起到巴陵(岳阳)接管王琳的军队。陆纳一伙得知王郎被囚,痛哭之余,野性大发,逮住黄罗汉和张载。萧方略因为是王琳的小外甥,保得自由,得以回江陵报信。张载平时对属下苛刻,荆州人人疾他如仇。这伙暴兵将张载绑在柱子上,抽出肠子,系在马蹄上,赶着马乱走,肠子越拉越长,直到张载断气,又把肉一块一块割下来,挖了心,拎起来在头顶飞旋,最后干脆把尸体骨头烧得干净。焚尸化骨,向萧绎示威。
  
  而后陆纳一伙占据长沙和朝廷作对,宣称王郎无罪,朝廷不放王郎,绝不罢休,若放王郎,他们甘愿终身为奴。萧绎没想到心窝里生个了瘤子,忙派王僧辩来平叛。叛军都是些亡命之徒,连一代名将王僧辩都觉得吃紧。几场仗打下来,长沙一带还在拉锯,长江上游(四川境内)萧绎的弟弟武陵王萧纪也打起皇位的主意,东进峡口攻打荆州。公元553年6月,萧绎人手吃紧,只好叫人把王琳押送到长沙劝降叛军。初四,王僧辩看这坏小子来到,正好城里叛军开门出战,便将他放在楼车上给众人看,表明你们的王郎还有气有息地活着。叛军一片哗然,纷纷拜倒。痛哭流涕。这劲头,像极了梁山好汉对宋公明。看水浒时候我很难理解怎么那么多人为宋公明抛头颅撒热血,等读到王琳事迹才知道世间还真有这码子事情。我们来看看王琳驭人的几刷子:低微的出身,使得他对部下知暖知冷,倾身下士,所得赏赐都分给部下。讲义气守信用。脾气温和,从不施滥罚,这点在那个动不动就把人下油锅的年代尤为可贵。据记载王琳的杀手锏就是善于记人,军府上千人名字全部铭记在心,使得人人感觉王郎重视自己。长发飘飘的王郎又够帅。在唯美的两晋南北朝,偶像效应首先得有外貌作基础的。两军对阵,陆纳表示:“如果放王郎进城里来,我们就投降。”见着王琳举臂一挥万众响应的场面,王僧辩满肚子翻胃酸,哪里忍得自己在长沙赛区给pk掉,断然拒绝叛军的要求。将王琳押回江陵。

  这一来二去,除了让王琳作了场偶像秀,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峡口那边求救声不止,萧绎只好下决心释放王琳,由他进入长沙城,果然叛军立刻投戈于地。随王琳为萧绎卖命,西援峡口。此后陆纳也在史书里不知所踪。
  
  这样萧绎能集中兵力对付武陵王萧纪,形势大转。王琳鏖战之余,充分发挥个人魅力,招降了杀掉峡口城守将公孙晃的巴东平民苻升等人,轻松获得峡口城。萧纪很快覆灭。
  
  除了被西魏乘乱打下的川中,萧绎基本上恢复了萧梁的江山。便开始为自己的安全考虑了。下诏让各路兵马回到各自的镇所去。对王琳自然是一百个不放心,把他从湘州刺史调到衡州刺史一直调到广州刺史,越赶越远。王琳与萧绎的主书李膺关系很好,私下对李膺说:“我王琳不过一介草民,蒙官家提拔到这个份上。现在天下未定,就把我远远迁到万里之遥的岭南去,如果形势突变,江陵有危险,我想出力也是鞭长莫及!揣度官家的意思不就是疑心我吗?我这种人志向有限,难道还能和官家争帝位不成?你能不能建议官家,任命我为雍州刺史,镇守武宁。我可以带兵屯垦,为国御敌。如果有警报,立刻可以反应。” 王琳这番话说得直来直去,他对朋友总是无所保留地信任。李膺知道他有道理,可哪里敢对苛严的萧绎开口。
  
  王琳的担心不幸成为现实。554年11月,宇文泰控制的西魏在昭明太子的儿子萧詧的协助下进攻萧绎。萧绎这才派人到广州宣王琳入援。日夜兼程,远水也解不了近渴,月底,江陵陷落。萧绎于12月19日被侄子萧詧杀害。西魏军扶持起了萧詧的江陵市政府级傀儡政权后,驱赶着百姓男女数万口冒着寒雪凯旋北上。走不动的弱小者都被杀掉。走得动的也有很多冻死在途中。富庶的荆州成了尸山血海。
  
  行进中的援师得到哀耗,三军缟素。凄风间,王琳面对血雪交融的长江水,眼见一具具尸体涌到岸边。这惊涛激起刺骨寒,如人生的洗礼,逼着他和混沌青春彻底告别。
  
  555年初王琳屯兵长沙,传檄州郡,长江上游忠于萧梁的将领们推举王琳为盟主。攻打西魏,不成功。又派别将候平攻打萧詧,领兵的侯平打得顺利,便开始有自立山头的打算了。
  
  江南两大牛人王僧辩陈霸先在建康将萧绎十三岁的儿子萧方智捧上皇帝位置。王琳把死里逃生的萧绎孙子,7岁的萧庄送到建康来。五月,在北齐的军事干涉下,王僧辩转而立在北齐长期当俘虏的萧渊明为皇帝。把萧方智降为皇太子。这正好给了野心勃勃的陈霸先口实,说什么:“孝元帝萧绎能平定景之乱,光复社稷,王僧辩凭什么要勾结戎狄废掉他儿子的皇帝之位?”便突发奇兵,杀害了王僧辩及其一个儿子。这个儿子都是陈霸先的未婚女婿。因为他奶奶的丧事,推迟了婚礼。野史里说,王僧辩家推却婚礼的真实原因是听闻陈家千金和她堂哥陈茜的娈童韩子高勾搭成奸。陈霸先坚信掌上明珠是清纯玉女,认定王家刻意和他作对。恶从胆边生,刀戈相见。陈家千金没多久被嫁给另外一个人,生了个儿子(韩子高的种?),郁郁中,母子具亡。
  
  陈霸先把萧方智又捧为皇帝,后来当然杀掉了。又将自己另一个侄子,和萧庄一起送到北齐去当人质。一边稳住高氏,一边攻杀王僧辩余孽。奋剑与夕火争光,挥戈与秋月竞色。江南的烟雨也被糙老爷们糟蹋成了霉雨。在浙江境内一系列阀除异己的军事行动中,陈茜的才华日益显露,深受陈霸先大将候安都等人的拥护。杜龛就是这时候挂掉的。死得很窝囊,喝酒喝得不省人事,被内奸背了送给陈茜,一刀砍了。算是没有感觉痛苦。
  
  王琳对陈家叔侄的野心更看得一清二楚。可这时候他自己都忙不过来,无力东顾。得了他大队精锐的侯平自信心爆棚,和他公开翻脸。王琳师老兵疲,没有办法,只好继承王僧辩的政策,和北齐通好。献上驯象以表归顺。王琳还干了件被后世所垢弊的事。当初江陵陷落的时候,他妻子蔡氏、世子王毅都被西魏人抓了去,他向西魏付钱想赎回妻子。不久他派人和西魏交涉,要求送回萧绎父子的灵柩,和众将家属。宇文泰都同意了。还封他为大将军、长沙郡公。湘州一带得以休养生息,秣马厉兵。此时的王琳,从齐梁魏三方得了一大堆官职。被后世的儒生骂作狡兔三窟。不过那个乱世里政治人物的作为,不是后世用几条忠义道德的礼法就可以简单分辨清楚的。那个时代的王朝更替,从氏族们潇洒的嘴里说出来,就是以一家物与一家。王琳比他们还是强多了。
  
  萧梁的权臣陈霸先任命王琳为侍中司空,招他入朝。明摆的请君入翁,王琳可不上当呢。大营楼舰,准备东进。王琳有个将领的坐舰,每次战胜之前,就会出现野猪似的声音,王琳就把新造的千余艘大舰都称为“野猪”,以鼓舞士气。他把自己比作晋朝的温峤。希望像温峤一样光复朝堂。王琳军一路东进,557年10月和陈霸先的军队在沌口(武汉附近)展开大会战。这只由陈氏大将侯安都,周文育带领的二万舟师开拔时候打着萧梁的旗号,以王琳不受皇命为借口讨逆。等到要开打了,忽然得到消息,建康的陈霸先急不可耐扒掉小皇帝取而代之。这下可师出无名了。加上两个带兵的都是能人,手下勾心斗角好些摩擦。士气低落。琳据东岸,安都据西岸,相持数日后,两军开战。王琳坐平肩舆,执钺指挥大军,(钺,大斧也,吼吼,几斤?)打得陈军丢盔卸甲,侯安都,周文育及其手下干将徐敬成、周铁虎、程灵洗一股脑儿被擒获。这些人都曾在建康城下和王琳并肩战斗过。王琳就杀了一个周铁虎。其余的用一根长锁系在自己的舰底。让好朋友,宦官王子晋看守。周铁虎原来是萧绎的死对头,昭明太子的儿子萧誉的人,叔侄相争中,他为萧誉立有赫赫功勋,打得萧绎的大儿子萧方等阵亡。后来萧誉被攻杀,周铁虎为王僧辩招降。王僧辩死后他又投靠了陈霸先。估计王琳很讨厌这种三姓家奴,便一杀了之。但其余几位留着,怪王琳太自信自己的感召力,爱惜人才,以为终能降服。
  
  到558年初,王琳进军湓城(九江),领有十万甲士。北齐皇帝高欢给他派来一个小皇帝:萧庄。王琳拥着萧庄登上了皇帝宝座,改年号为天启。追谥从前王僧辩立的萧渊明为闵皇帝。组织了一个小小政权。
  
  陈霸先见形势危急,继续派兵遣将之余,又于7月13日派吏部尚书谢哲去宣谕王琳。印象中,他是陈郡谢氏最后一个政治能人了。在他之后,乌衣巷的风流就真随堂上燕消失在了寻常巷陌。谢哲见到王琳,究竟干了些什么,今人不得而知。只晓得随后发生的事对陈霸先非常有利。史书里说,此时周文育、侯安都等人买通了看押他们的王子晋,许以重赂,王子晋就在大船边放了艘小船,假装钓鱼,夜深人静后,把囚徒们用小船载上岸,藏入深草丛中,一道步行投奔陈军。其间,谢哲究竟扮演了个什么角色,是个迷。他回建康向陈霸先复命之时,王琳撤回了湘州。
  
  而后长江中游还有一堆地方武装坐在王陈两派之间骑墙,江州庐山一带大混战,严重毁坏自然风光。
  
  公元559年6月,枭雄陈霸先病死。王琳趁机发起总攻。开始很顺利,把陈将吴明彻打得只身逃还。560年二月,王琳帅舟师顺江东下到了芜湖附近。北齐派出刘伯球,慕容子会领兵在西岸支援王琳。这时候宇文氏趁着王琳东走的空虚,派出数万人袭击郢州,王琳怕军心不稳,压下消息。2月14号,西南风大作,王琳领舟师顺风直逼建康。屯在芜湖的陈军在侯瑱的指挥下开进长江跟在他后来。占了梁军的上风口,反而使王琳处于劣势。王琳的军队此时犯了一个绝对错误,居然向陈军丢火炬,可逆风,反而烧了自己船。实在让人怀疑王琳是否紧张过度而思维混乱,当然也可能某一时间段风向有变。或者是军士私自的决定。从王琳为人来看,他的属下自由散漫。侯瑱趁势发起猛攻。梁军溃不成军。溺死了十之二,三,逃到岸上的被陈军追杀殆尽,西岸接应的齐军陷于芦荻烂泥中自相蹂践,刘伯球,慕容子会全被俘虏。至此,梁军全军覆没。王琳乘坐舴艋舟逃到湓城,还想收集离散军士,但此刻大家都保命要紧,再也没有人愿意跟他搞光复大业了,王琳只好带着妻妾、左右亲信十几个人逃奔北齐。同时抵达的还有小皇帝萧庄。萧庄后来病死在这异乡。
  
  北齐的皇帝让王琳在合肥一带召募武人,军事威胁陈朝。王琳的侄女婿陈朝合州刺史裴景徽愿意作内应,再攻陈朝。王琳见新败,手下又都是新召的,犹豫不绝,裴景徽心急如焚等着度日如年,担心事情泄漏,干脆跑到齐国来了。
  
  北齐皇帝就任命王琳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镇守寿阳。等到王琳兵强马壮,蓄意待发了,同在齐国对陈前线的尚书卢潜又来拖他后腿。陈茜通信到寿阳,愿意和北齐和亲。卢潜很配合地把这封信上报上去,同时要求息兵。北齐皇帝同意,决定改变对陈方针。王琳一肚子气,和卢潜争执不断。562年初,北齐皇帝把王琳调到邺城去,任命卢潜为扬州刺史。
  
  寓公王琳在邺城一晃就是十年多。南边陈茜病死了。他弟弟陈琐当了皇帝。北齐的皇帝是一个不如一个。落到无愁天子高纬手里,把国家玩得日益糜烂。宇文氏挑拨陈朝进攻北齐。好渔翁得利。公元五七三年,陈将吴明彻大举北攻。著名的美男子兰陵王就是这时候死的,他知道自己让皇帝高纬讨嫌,在家里称病,高纬想,敌军来了你还装歪!就把他杀死了。重担自然落到了熟悉南人的王琳身上。高纬另派了尉破胡与之配合。尉破胡开局不利,就被吴明彻击溃。吴明彻把王琳围在寿阳。在淝水筑堰灌城, 城里人都得了水肿腹泻,死了十之六七。而齐将皮景和等带着十万大军屯在寿阳三十里外,居然不采取任何救援行动。王琳从七月守到十月,城陷,被从前得手下败将吴明彻俘虏。卢潜也一道当了囚徒。“援军”皮景和见势不利,溜得飞快。驼马辎重一股脑儿留给了陈军。
  
  得知消息,无愁天子高纬终于面露愁色。他的宠臣却是伶俐:“就算我们齐国尽失黄河南岸,也还可作一龟兹国呢!”高纬转愁为喜。如此没心没肝的朝廷,真替王琳不值!
  
  王琳被押到陈军军营,一路很多当地百姓哭着跟着。吴明彻军中不少是王琳当年的老部下,个个流着泪为他请命,争相送来生活日用品。吴明彻本来想把王琳槛送到建康,可一看这架势,吓坏了。万一有不要命的在半路上劫了囚车怎么办?心一横,派人追上囚车将王琳斩杀在寿阳东二十里。消息传开,哭声震天。田夫野老,知与不知,莫不为之流泣。有个老头儿拿着酒肉来到王琳身死之处,祭奠之后,将浸着王琳热血的,还戴着余温的土收集而去。尘封中,该有怎么样的一段往事啊!王僧辩流亡北齐的长子得知噩耗,登上高冢,对着南方痛哭而绝。
  
  王琳被传首建康。他的头颅高悬市中,直视陈家三代朝廷。王琳故吏朱玚上书陈朝廷要求埋葬王琳的首级。吴明彻居然好几次梦见王琳向他求取首级,也开口帮着说话。陈朝皇帝同意了。于是王琳的尸首合一,被埋在寿阳附近的八公山侧。在这陈朝的领土上,上千人参加了这个陈朝世敌的葬礼。不久扬州茅知胜等五人悄悄挖出王琳的灵柩,秘密送到邺城。再次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一代绝世偶像带着忠武王的谥号归于黄土。
  
  王琳其人,在历史上争议很大,有人说他虚伪,不值得那么多人崇拜。我认为,他肯定是有政治野心的。从王琳的人际关系看,他总是和下级非常铁,而和上司搞不好,感觉不是个甘居人下之辈。但是他对梁朝的忠贞决不假。虽然人很有些政治家的滑头,在三方势力间骑墙,打陈氏不打宇文氏,也是形势所逼。当时他可能做到的极限顶多是光复萧梁政权。如果他真要发展自己势力的话,不如扎根郢,湘,高筑城广积粮,而不是急冲冲地东进。王琳为人可能有点像萧衍。对周围人极好,也信佛地说,对朋友对女人绝对重情重义,非常在乎眼前人对自己的评价,留着劲敌陈霸先的股闳大将不杀,真是烂好人。被朋友出卖也不回改。从后世的角度来看,王琳才华并不出众,简直觉得当时人们对他崇拜好像玉米爱春春。我怀疑这种感情,除了折服于其个人魅力外,很大程度上寄托着对萧梁盛世的怀恋。现在网上好多把萧梁时代骂得很不堪,可放眼南北朝大乱世,这四十余年短暂的和平,简直算是天堂时代了。
  
  八卦八卦,王琳光儿子就生了17个,好人种!一生流离,虚岁48过世,竟然如此高产,风流程度可想而知。献款宇文氏求妻子,背负多少骂名,但从一个女人的角度看,到感觉到王郎的侠骨柔肠。

上一篇:刚愎自用,身首异处的的吴国权臣——诸葛恪
下一篇:才华横溢、不畏权贵的清初才子——金圣叹




中国历代名将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