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5054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先秦时期
战国最后的合纵家
上传者:站长上传 庞煖 点击次数:3731 次
发布时间-2007/10/23 21:51:29

  庞煖,“煖”字又作“援”、“焕”,即现在常用字中的“暖”,也有将庞煖误作庞涓的。庞煖的家族出身不甚明确,但是在战国时代庞氏知名的仅有三人,即庞涓、庞葱、庞煖。庞涓知名度最高,在魏惠王时效力,庞氏曾经在魏国成为显族。但是庞涓败桂陵,死马陵,此后魏国也一蹶不振,庞氏在魏国就失了势。后来,魏王派庞葱陪伴太子到赵国当人质,庞葱担心此去之后魏王不再亲近自己,便说了个“三人成虎”的寓言,然而后来他还是失去了魏王的信任。也有可能庞葱因此就跑到赵国谋求发展,庞煖大约是庞葱的后人,和庞涓能够拉上点关系(说不定是庞涓的曾孙)。

  虽然说庞煖是战国时代最后的合纵家,但是他的年纪却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小。早在赵武灵王时,庞煖就曾经与武灵王论兵,为武灵王阐释了“百战而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胜,善之善者也”的深刻含义。武灵王于前299年让位于惠文王,前295年死于沙丘之乱。也就是说,在前3世纪初,庞煖已经成年并受到武灵王的重视。武灵王是一个招揽人才很开明的人,以个人魅力吸引了大批名将名臣汇集赵国。但是沙丘一乱,人心四散,楼缓、乐毅、富丁、剧辛纷纷离弃,这也是赵国人才任用没有形成一种良性制度的体现。依据庞煖论兵的史料,基本可以确定他的出生时间约在前320 年左右,他可能比后来出现的赵奢、廉颇、蔺相如、乐乘等人都要年长。

  沙丘之乱后,赵国公子成、李兑当道,不久公子成老终,赵国为李兑把持。像庞煖那样一大批曾经受到器重的人都被排挤,此后五十多年间不再见到这位年轻人了。当他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时,已经是一位垂垂老人。这五十多年间,庞煖的行迹无法把握,只知道他可能是跟随了鹖冠子继续钻研学问去了。鹖冠子是楚国人,曾经也是武灵王帐下红人,故赵武灵王表武士以鹖尾,竖左右为鹖冠。沙丘之乱后,鹖冠子、庞煖师徒俩就回到楚国,隐居深山,潜心修学。鹖冠子主张道家言,《汉书?艺文志》中有道家《鹖冠子》一篇,同时鹖冠子也比较关心政治、军事、人生等问题,在继承道家的同时也吸收了其他学派的观点有所发展,这与战国后期出现了很多兼收并蓄大家的趋势也是符合的。庞煖跟随鹖冠子修行,当然经常论对,所以后来鹖冠子、庞煖的门人完成《鹖冠子》一书时也就经常通过他们两人问答的形式来阐述。在此期间,庞煖可能也开始著书,《汉书?艺文志》中兵权谋家有《庞煖》三篇,纵横家中也有《庞煖》二篇。可见,庞煖应当是一个既通兵法、纵横之术,又通黄老之说的人,他比老师鹖冠子更接近于杂家。

  前245 年,赵孝成王去世,其子偃即位,是为赵悼襄王。此时赵国兵权掌握在老将廉颇手中,悼襄王试图废去他的兵权,而任命长期担任廉颇副手的乐乘为将。廉颇还是没能改去那种骄傲的秉性,拒绝交出兵权,赶走了乐乘,后来自己也畏罪潜逃了。这样一来,赵国一下子少了两位大将,再加上前264年左右赵奢病故,邯郸之战中蔺相如去世,赵国到了人才凋敝的程度。到了悼襄王二年(前243年),北边守将李牧率军攻克了燕国的武遂(今河北武强西北)和方城(今河北固安西南),但是代、雁门、云中各郡尚需要将领驻兵防守,李牧无法回到邯郸长期担任赵军统帅。

  正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想起了已经年近八十的“老不死” 庞煖,于是向悼襄王举荐这位可以算是四代元老的人物。悼襄王立刻接见了老庞煖,并向他讨教了治国之道,庞煖年虽老迈,但思维敏捷,顺畅的回答了悼襄王的问题,阐述了自己的政治主张。两人一拍即合,悼襄王随即任命庞煖为统帅。

  前242年,好大喜功的燕今王喜完全没有吸取当年栗腹丧师六十万的惨痛教训,又询问大臣剧辛能否趁赵国换帅之际捞他一把。这个剧辛也不是一般人物,当年在赵国也曾服侍过武灵王,他是法家的代表,又著作《剧子》(又称《处子》)九篇。沙丘之乱后,剧辛闻得燕昭王思贤若渴,便前往辅佐,和郭隗、乐毅、邹衍齐名。在燕国他可能实行了一定的变法图强,所以后来燕昭王的国力才会如此之强。联军破齐前夕,剧辛作为燕国的使节和邹衍一起游走各国,达成对齐国的包围纲。联军大败齐军于济西后,剧辛曾经和乐毅争论过是否要进一步攻入齐国腹地的问题,他主张逼迫齐国割地,获得实际利益,说明他是一个比较谨慎小心的人。四十多年过去了,剧辛也可能由于燕武成王家族的排挤而没有继续得到重用,但是这时他重新得到了今王喜的赏识。也已经七十多岁的剧辛,凭借着自己当年与庞煖共事时的印象,对庞煖做出了评价,他认为庞煖是“易与”的。于是,燕国即以老剧辛为帅,南下攻打赵国。

  这正是庞煖第一次带兵实战的机会,也可以让世人看看他究竟是孙武型的奇才,还是赵括型的纸上谈兵之人。双方的交战状况不明,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剧辛对庞煖错误的估计断送了燕军二万将士的生命,也断送了他自己的性命。他忘了人是会进步的,五十多年对于一个人来说改变会是惊人的。也许剧辛临死前正在懊悔,如果自己提前几年死去多好,这样他就是一位将以盛名流传后世的人物,然而现在却落人笑柄。

  庞煖对燕国作战的胜利不但稳固他在赵国的地位,也使赵国重新赢得了在列强中的威望。战国最后一次合纵行动终于达成,庞煖名正言顺的成为了联军统帅。这次合纵除了一向“谨事秦”的齐国和刚刚被打废的燕国没有参加外,三晋、楚国以及小国卫都参加了。五国联军于前241年收复了秦国从赵国夺去的寿陵(在当时恒山一带)。庞煖认为,攻秦之师屡向西进攻,均在函谷关(今河南灵宝北)被阻,不如绕道蒲阪(今山西永济西南),南渡河水,迂回至函谷关后,可以出其不意。五国联军分路出蒲阪,进展顺利,至蕞(今陕西临潼北)时与吕不韦所率迎击秦军相遇,这已经是咸阳的大门口了。吕不韦分析联军情况,楚军远来,军士疲惫,战斗力不强,但楚为大国,影响较大,如楚军战败,则联军必不战自溃。他遂决定先以精锐部队,乘联军夜间疏于防范之机,突袭楚营。楚军侦知,自行东撤,此后便迁都于寿春。四国军队闻楚军先退,军心动摇。诸将皆请退军,庞煖只好应允。于是,韩、魏、卫之军也都回国。庞煖怒齐附秦,同时消除无功而返的结果,率军攻取齐国饶安(今河北盐山西南),赵国由此有了自己的出海口,然后回归赵国。尽管庞煖富智谋,善纵横,但联军同床异梦,协同不力,终于无功而返。从此,山东各国再没有实际的合纵抗秦军事行动了。(后来赵、燕、楚、越四国曾有形成合纵的态势,但是被秦国姚贾破坏,死于襁褓之中。)

  这次庞煖率领的联军伐秦失败虽然不全是他的责任,但是也体现出老庞煖开始力不从心了。他的兵法权谋也就止于这种程度了。

  由于赵国是这次合纵的主谋,所以成为秦国反击的首选。同时,又因为庞煖发泄怒气于齐国,也要防范齐国的报复。所以,悼襄王五年(前240年),赵国令将军傅抵率军驻扎平邑(今河南南乐东北),又令将军庆舍率领东阳、河外之师防范黄河一线。这些都是为了防止齐国的反扑。当年,秦国的军队也开进了赵国。秦军分两路:一路由名将蒙骜统帅,北出太行,攻打赵国的龙(今河北行唐)、孤(今河北行唐北)、庆都(今河北行唐附近),试图切断邯郸周围地区与北方代、雁门的联系,防止李牧南下救援邯郸。另一路则由秦始皇的弟弟长安君成蛟率领,预期从上党的屯留(今山西屯留南)东出太行,直逼战国都城邯郸。之所以让成蛟统帅大军攻打邯郸是因为他曾经在赵国担任人质多年,对于邯郸周围的状况相对熟悉。不过,秦国似乎错信这位年近十八岁的王弟,他率领的大军在屯留长期逗留,止步不前。这就造成蒙骜的北路大军变成了孤军深入,赵国可以充分腾出手来歼灭北路的秦军。于是庞煖亲率大军北上打击蒙骜。蒙骜军队结寨于曲逆(今河北顺平)西南的都山。庞煖认为:都山之北惟尧山最高,登尧山可望都山,宜往据之。于是使扈辄率兵2万先行,军至尧山,先有秦兵4万在尧山驻扎,被扈辄冲上杀散,赵军确立了尧山的据点。蒙骜令张唐带兵2万前来争山,庞煖大军亦到,两军在山下屡战。扈辄在山上举红旗为号,张唐往东,红旗东指,张唐往西,红旗西指,赵军潮水般向红旗指处围裹。庞煖激励将士:有擒得张唐者,封以百里之地。赵军个个奋勇争先,张唐奋力冲杀,却不能透出重围。这样的险境还是张唐第一次遇到,此后对他造成了长期的心理障碍,他对于赵国的畏惧一直到甘罗劝说后才有所削弱。危急之时蒙骜领军杀到,救出张唐,同回都山大营。这时成蛟一路仍然没有动静,蒙骜见形势不利,只得撤退。庞煖派兵埋伏于太行山密林深处,乱箭射死蒙骜,秦军大败。

  这是庞煖继大败剧辛后又一次大胜利,杀死了显赫一时的秦将蒙骜所造成的声势比打败燕国的剧辛更大。不过我们发现,这时蒙骜也已经七十岁了,似乎当时和庞煖交手的都是老将。此次大胜使得秦长安君成蛟非常畏惧,成蛟在下一年(前239年)便背叛了秦国,他占据屯留和蒲鹖(今地不明,似在屯留附近)投降赵国。于是悼襄王将饶(今河北饶阳东北)封给了长安君。然而,不久秦国大军平灭了长安君的叛乱,收复了屯留、蒲鹖等地,秦赵双方暂时处于一种相持状态。此时魏国已经被秦国打得不成国家了,断为南北两截之后,魏国被迫将邺城(今河北临漳西南)交给赵国。

  但是接下来的事态似乎向着对赵国有利的方向发展。前238年,秦始皇试图亲政,权臣嫪毐谋反随即谋反,秦国陷入内乱之中,对外的攻略停止。随着嫪毐叛乱被平息,秦国上下呈现大换血的态势,相国吕不韦也在下一年(前237年)受到牵连而被免职,软禁在家。此时,李斯、尉缭纷纷登上秦国的历史舞台。

  然而,赵国却没能利用好这个挫败秦国的大好机会,秦国的两年内乱没能给赵国带来什么实际利益。归根结底,庞煖只是一个战术家,而缺乏战略家的眼光。他知道秦国动乱衰弱,想到的是趁机攻打后方的弱小邻邦燕国,而不是再次组织合纵攻入关中。前236年,庞煖率领赵军主力北上攻打燕国。同时秦国内乱初定,雄姿勃发的秦始皇也派遣老将王翦、杨端和、桓齮三路联合攻打空虚的赵国。这次秦军攻赵的时间拿捏得相当精准:当庞煖大军攻打赵燕边境的大梁(今河北顺平境内)时,秦军王翦部从上党出兵,不久攻陷了阏与(今山西和顺)、橑杨(今山西左权);当庞煖攻到燕国的貍(今河北任丘东北)时,桓齮部攻陷了赵国河间六城(黄河与济水之间);庞煖攻克阳城(今河北保定西南)时,秦军已经会师将三年前魏国赠与赵国的邺城以及安阳(今河南安阳西南)攻克;当庞煖闻讯挥师南下救援时,秦军已经将鄣地(今山西高平西)全数吞并。而且,秦军的行动虽然和赵军同步进行,但是秦军却找到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救援燕国。

  赵国只得了北方边境的几座城池,却丢失了南方、西方大片的领土,这不能不说是身为赵军主帅庞煖的战略决策失误。这一战绝对是得不偿失的,赵国的力量进一步被削弱,离灭亡只一步之遥。赵悼襄王因此郁闷而终;庞煖也又累又急又气又怨,再加上年已八十五岁,也就这样一命呜呼了。可叹老将大器晚成,却又不得善果。当年赵惠文王时,魏国芒卯以诈重,赵国就因为贪小便宜而割地辱国;后来孝成王又贪图上党之利,最终招致长平悲剧;如今悼襄王又贪图魏国邺城和燕国边地的小利,最终失去了大片疆土。赵王三世为笑柄,祖孙三代脾性不改,这也是武灵王之后赵国越走越险的原因之一。

  从前242年庞煖大败剧辛,至前236年庞煖得不偿失郁闷而终,前后为赵军主帅7年。虽然他是当时全中国数一数二的人杰,但是他却没能给赵国带来复兴,反而使得赵国更加衰弱。这也许就是老庞煖的最终宿命吧。庞煖死后2年即前234年,曾经是他副将的扈辄被秦将桓齮破杀,同时斩首的赵军将士有十万。因为北边大将李牧的勉励支撑,赵国又顶住了6年,后赵王听信谗言,派赵葱代替李牧。李牧不从命,赵国暗中布置圈套捕获李牧并斩杀了他,撤换了司马尚。赵国临战而亲佞臣诛良将。三个月后,秦将王翦乘势急攻,大破赵军,杀赵葱,虏赵王迁,赵国灭亡。

  前228年邯郸城破。6年后,流亡的代王嘉被掳于秦军,赵国彻底灭亡。下一年即前221年,秦灭齐,中国归于一统!

上一篇:孤独生前事,寂寞身后名。助元灭宋的元朝名将——张弘范
下一篇:功成北阙,骨葬南溟的大唐名相、李党领袖——李德裕




中国历代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