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8844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女:全部
诅咒丈夫的女人(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皇后)
上传者:站长上传 冯润 点击次数:5537 次
发布时间-2007/9/21 15:37:23
  冯润小名妙莲,出生年不详,死于公元499年,她的父亲冯熙是北魏文明皇后的哥哥,官至北魏的侍中、太师,她的曾祖父冯弘是北燕王国的国君。她的母亲常氏出身微贱,但很受冯熙的宠爱,在冯熙的正妻去世之后主持家事,成为冯家事实上的女主人。常氏生了一儿一女,女儿就是冯润,儿子就是北平公冯夙。冯润是长乐信都人(今河北翼县人),当她正值十四岁的豆蔻年华,在姑母的安排下,与妹妹冯清先后入宫,姐妹俩貌美如花,善解人意,很快成为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的宠妃。 

  拓跋宏对冯润尤其喜爱,一天也离不开她,冯润的媚功过人,让拓跋宏处处称心如意,因此,对冯润一向是百依百顺。但是,冯润病了,病得很重,在宫中一直不能痊愈,她的姑母就让她出宫,在庙里做了尼姑,慢慢静养,在此期间,冯润的妹妹冯清被立为皇后,她的姑母文明太后也去世了。 

  拓跋宏可以完全为自己的事情做主了,当他知道冯润的病已经完全好了的时候,迫不及待地把她迎回洛阳,两人恩爱更甚,如胶似漆。冯润又成了拓跋宏的左昭仪,但是她并不满足,硬逼着皇帝废了自己的亲妹妹冯清,立自己当了皇后。冯清后来出家为尼,在瑶光佛寺终老一生。 


  “白日光天无不曜,江左一隅独未照”,拓跋宏并非整日沉迷于温柔乡的昏庸君主,他志向远大,时刻不忘一统天下。从他亲政以后,经常南征,冷落了后宫中的冯润,冯润寂寞难耐,钩搭上了中官高菩萨,从此夜夜春宵,把拓跋宏忘到了九霄云外。中常侍剧鹏实在看不过去,出言规劝,被冯润口出恶言,活活气死。冯润眼看皇帝不在身边,就公然逼迫守寡的彭城公主嫁给自己的弟弟冯夙,彭城公主心有不甘,于太和二十三年(公元499年)二月冒雨出奔,去向前线的孝文帝告状。孝文帝看着伤痛万分的彭城公主,答应解除她与冯夙的婚姻关系,彭城公主又把冯润与高菩萨之间的事情一一道来,孝文帝大吃一惊,将信将疑。 

  冯润知道了彭城公主到前线告状的事情,大惊失色,她知道孝文帝是不会原谅她的,赶紧向母亲常氏求救,两人一起跑到一个著名的女巫那里,告诉她,“只要你能把皇帝咒死,让我当上皇太后,以后对你有求必应”,女巫被她们收买了,大行巫术,诅咒孝文帝早日归天。此时,孝文帝已经到了邺城(今河北临漳),冯润急得团团转,她收买知情官员,大肆贿赂,请求他们不要将自己的隐私外泄。 

  孝文帝回到了洛阳,提审高菩萨、双蒙等六人,很快撬开了他们的嘴巴,得知了皇后通奸的全过程。孝文帝还是愿意给皇后一个辩白的机会,当天晚上,他在含温室召见了冯润。他知道冯润对自己起了杀心,就让宦官给冯润搜身,只要发现皇后身上带有凶器,就把她就地处决,冯润很聪明,她没有带凶器,只带了满脸的泪水,她希望可以唤起皇帝的旧情。孝文帝沉默了,这一刻他也产生了动摇,但是他无法忍受皇后带给自己的耻辱,他要好好教训她。 

  他让冯润到东楹坐下,然后叫人把高菩萨一干人押了进来,当面陈述与皇后通奸的情况,皇后面如死灰。孝文帝说,“现在你没话说了吧?你和你的母亲是如何使用妖术诅咒我的,你给我老实交代”。冯润要求屏退左右,才能据实以告,孝文帝依言而行,只留下长秋卿白整在身边护卫。冯润还是不愿意开口,孝文帝只好用棉花把白整的耳朵塞紧,在他身边连叫三声“白整”,白整完全听不见,冯润这才开口说话,“事隐,人莫知之”。等冯润说完之后,孝文帝走出含温室,让彭城王、北海王进屋。彭城王、北海王颇为犹豫,孝文帝说道,“过去她是你们的嫂嫂,现在与路人没有什么区别,尽管进去,不用难为情”。二王刚刚坐下,孝文帝就指着冯润怒气冲冲地说,“这女人想把刀插到我的软肋上,现在你们好好拷问她,不要以为我还对她有什么情谊,如果这贱人还有羞耻心,应该马上自己了断”。 

  彭城王、北海王虽然是孝文帝的亲人,却不便干涉这种事情,两人附和了一会儿,就托辞离开了含温室。二王走后,孝文帝余怒未息,要赐冯润自尽,冯润不住地向他磕头,哭得肝肠寸断,孝文帝的心被哭软了,决定放她一马。平日,孝文帝念及文明太后的养育之情,一向对文明太后至为孝顺,即使她已经去世,也不忘眷顾她在世的亲人,孝文帝又一向对冯润清深爱重,如此大罪,竟然没有废掉她的皇后之位,仍然让她留居宫中。冯润虽然失宠了,但在宫中依然飞扬跋扈,当孝文帝命令宦官向她传话时,她大骂道,“我是皇后,有话应该当面说,怎能让你们这些阉人转达”,孝文帝听到之后,气得几乎倒仰,他叫来了冯润的母亲常氏,要她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儿,常氏在皇帝的威逼之下,用拐杖痛打女儿,一直打了百余下,直打得冯润哭天抢地、鲜血淋漓。 

  公元499年三月,孝文帝再次南征,大败四万南齐军,孝文帝自己也重病不起。走到谷塘原,他自知命在旦夕,就向彭城王元勰托付后事,“我已经不行了,太子幼弱,以后就要仰仗你了,希望你能象霍光那样扶佐太子”,孝文帝当然不会忘了皇后冯润,他交代说,“皇后自绝于天理人伦,荒淫无耻,我死后立即让她自杀,但还是要保全冯家的颜面,把她以皇后的礼仪安葬”。北魏太和二十三年(公元499年)四月,孝文帝拓跋宏病逝于谷塘原,年仅三十三岁,当他的遗体到达鲁阳时,彭城王元勰委托北海王元详去向皇后传达孝文帝的遗诏。元详宣读遗诏之后,命令长秋卿白整给皇后灌下毒药,冯润奔走呼号,不肯喝药,她哀求白整,“皇帝不会这么做的,这是诸王陷害我,你不要上他们的当”,白整一向只听皇帝的命令,他抓住冯润,迅速把毒药灌了下去,冯皇后挣扎了一会,就气绝身亡,当年她毒死高美人,把高美人的儿子夺过来抚养,不知有没有想到过今天? 

  冯润陪葬在孝文帝的长陵(今河南临汝)中,谥号幽皇后。当咸阳王元禧听到她的死讯,如释重负,“即使没有皇帝的遗诏,我们兄弟也要杀死这个可恶的女人,岂能让失德妇人宰制天下,谋害我辈?”由此看来, 冯润如此遭人痛恨,就算孝文帝不杀她,恐怕以后也没什么好日子过。
上一篇: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高阳公主
下一篇:因国史案含冤而死的北魏名臣——崔浩




中国历代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