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7615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女:全部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上传者:站长上传 高阳公主 点击次数:5207 次
发布时间-2007-9-21 14:30:28
  “金飙扇徂暑,玉露下层台。接绶芳筵合,临池紫殿开。日斜林影去,风度荷香来。既承百味酒,愿上万年杯”,这是初唐重臣长孙无忌的《早秋侍宴应诏》,文辞华美,比之他主持编写的《隋书志》、《唐律疏义》(30卷),别有一番情调,他一生的辉煌功业却不在此,而在辅助一代英主李世民开创了大唐帝国旭日东升的辉煌。他的家族源自北魏皇族,他是唐太宗的股肱大臣,他是长孙皇后的亲哥哥,他还是唐太宗的儿女亲家,名列凌烟阁二十四位功臣中的第一位。他在唐太宗去世以后,以元舅辅政,为了稳固唐高宗李治的皇位,亲手制造了惊天大案,诛杀了名望素高的吴王李恪,以绝四海之内的期望,为绚丽的初唐抹下了无比悲怆的颜色,而这一悲剧的导火线就是吴王李恪和唐高宗李治的亲妹妹高阳公主(?—653年),始称合浦公主。这个美丽的女人可怕的任性和可怕的无知牵连了李恪的性命,但李恪直到临死,都没有埋怨她一句半句,他只是痛骂长孙无忌,“长孙无忌窃弄威权,构害良善,宗社有灵,当灭族不久”,他的诅咒变成了事实,武则天后来居上,长孙家族在武则天的荼毒之下,走上了同样悲怆的凄凉末路,这是历史的周期率,在封建社会的漫长岁月中,不断重复着“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宿命。 

  高阳公主不想伤害吴王李恪,吴王李恪却因为与她过从亲密而丢掉了性命,高阳公主想让房遗直完蛋,而长孙无忌偏偏让房遗直活下去,在痛恨和痛苦中度过了暗淡的余生。其实,没有高阳公主,长孙无忌也要收拾吴王李恪,因为李恪实在太出众了,“有英武才”,果敢坚毅,最象李世民,他的身上集合了一个女人对男人的全部幻想,如果他是长孙皇后的嫡子,谁都无法动摇他继承人的地位,可惜,他的母亲是隋杨帝的皇女,即使他能以庶子的身份成为大唐储君,开国功臣们也不愿见到隋杨帝的血脉卷土重来。 

  李恪是天地的精华,万物的灵长,他的身上融合了隋杨帝和唐太宗两位帝王高贵的血脉,融合了北齐、北周、隋、唐军事贵族勇武豪迈的血统,他文武双全,英俊挺拔,在胡化严重的关陇贵族集团中,他也是最最出色的美男子。他没有建过什么大功业,却“名望素高”,深得人心,当他牵连被诛时,“以绝众望,海内冤之”,可见,他象他英武绝伦的父亲一样,是个魅力无穷的万人迷。这种让人折服的巨大魅力,却成为木偶剧中皮诺曹的长鼻子,鼻子越长,越容易撞到铜墙铁壁,不幸的是,皇位只有一个,兄弟却有一群,而他只是庶子,长孙无忌说,“晋王仁厚,守文之良王,且举棋不定则败,况储君乎?”唐太宗万般无奈中,立了晋王李治(长孙皇后的亲生儿子),唐太宗相信晋王的仁厚,并以此断定仁厚的晋王不会危及吴王的生命。 

  但是唐太宗却低估了长孙无忌的冷酷和狠毒,长孙无忌曾和唐太宗一起,为了大唐的皇帝宝座,诛杀了身为嫡长子和储君的李建成和李世民的亲兄弟李元吉。李世民兄弟姊妹众多,只要没有威胁到皇权的根本,在李世民的贞观盛世中都能平安渡过,因为他们没有皮诺曹的长鼻子,但吴王却有,对于晋王李治来说,吴王“珠玉在侧,觉我形秽”,吴王是天生的帝王胚子,也是天生的帝王材料,名望极高,只要有人拥戴,再来一次“玄武门之变”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吴王也的确不甘寂寞,因此,从晋王被立为储君的那一天起,就决定了吴王无法逃脱的悲剧命运。如同后世的武则天当政,“时皇室诸王有德望者,必见诛戮,惟千里褊躁无才,复数进献符瑞事,故则天朝竟免祸”,李千里就是吴王李恪的后裔。李世民对吴王的钟爱和忧虑,可见于李世民的诫子书,“吾以君临兆庶,表正万邦。汝地居茂亲,寄惟籓屏,勉思桥梓之道,善侔间、平之德。以义制事,以礼制心,三风十愆,不可不慎。如此则克固盘石,永保维城。外为君臣之忠,内有父子之孝,宜自励志,以勖日新。汝方违膝下,凄恋何已,欲遗汝珍玩,恐益骄奢。故诫此一言,以为庭训”。 

  吴王是个性情中人,史料记载他“甚为物情所向”,这是否在暗示一种难以启齿的兄妹关系,从简单的史料中难以得知更多的信息,但从高阳公主从来不肯伤害吴王来看,她对哥哥是发自内心的真情。初唐的后妃,主要来自胡族和胡化的关陇集团,血脉中流淌着游牧民族一向如此的豪放不羁,但是她们却要遵循汉族代代相传的《女诫》,执行三从四德的女性规范,“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故曰夫者天也;天固不可逃,夫固不可违也。行违神祇,天则罚之;礼义有愆,夫则薄之——故事夫如事天,与孝子事父,忠臣事君同也”,高阳公主的母亲就是李世民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史书上没有留下她的名字和记载,如果不是因为高阳公主惊世骇俗的偷情行为,这个女人根本不会被任何人想起。 

  高阳公主是李世民的第十七女,深受父兄宠爱,享受着亲王或列候的待遇,她如同希腊船王里士多德·奥纳西斯的女儿,成为全世界男人仰望的梦中偶像,但是,只有功臣之家的男子才有资格娶她,平民百姓根本无缘结识皇家的尊贵和气派。高阳公主有众多的姑姑(不管是亲姑姑还是远房姑姑),高阳公主也有众多的姐妹(不管是亲姐妹还是堂姐妹),在隋末残酷的战争中,杀戮极其惨重,壮丁大量减少,而剩下来的出色男人,几乎全被皇族和官宦人家的女子娶走,在高阳公主长到可以出嫁的年龄时,其实已经没有很多的选择余地。高阳公主的父亲是大唐最出色的男人,高阳公主的三哥李恪也是大唐最出色的男人,无论高阳公主嫁到那位功臣之家,她的丈夫都很难与她的父兄相提并论。她当然无法满意,自幼在皇宫中看到父亲春色无边,随意临幸众多国色天香的女人,她开始刻意效仿,除了自己的正牌丈夫,她有了一个又一个的婚外情人(和尚情人、道士情人等等),但最终弄得头破血流,因为皇帝父亲的“夫人世妇”再多,也是礼法容许的,公主女儿的身份再高贵,也不能公然蔑视男人的权威,这是唐代宫廷的生存法则,逆天而行,天则罚之。 

  高阳公主嫁给了当朝宰相房玄龄的儿子房遗爱,令人感兴趣的是,房玄龄是位博学多才的书生,而房遗爱却是一位善长弓马的纠纠武夫,经常与皇亲国戚们一起外出狩猎,吴王李恪也喜欢外出狩猎,曾因踏坏老百姓的庄稼、影响当地百姓的生活而被唐太宗削减食封三百户,高阳公主喜欢文武全才的哥哥,她应该不会讨厌骑马射猎的大唐武夫。也许,是房遗爱的懦弱窝囊使骄纵的公主产生了轻侮之心,一发而不可收,最终给房家带来了灭顶之灾。房遗爱的母亲是房遗爱的父亲唯一的妻子,也是历史上“喝醋”事件的女主角。唐太宗是个乱宠功臣的任性皇帝,为了奖励房玄龄多年的劳苦功高,要以数位美女相送,房玄龄却不敢接受,原因是夫人不答应,唐太宗派长孙皇后前去劝说房夫人,结果碰了一鼻子灰,皇帝决心大张男权,召来房夫人威胁说,如果不让房玄龄纳妾,就把这杯毒酒喝下去,房夫人毫不畏惧,将“毒酒”一饮而尽,英武的唐太宗被大臣的女人吓倒,他沮丧地告诉宠臣,“这样的女人我都害怕,你以后也不要违逆她了”。也许是房家女人的霸气,使房遗爱象父亲一样养成了隐忍的性格,也纵容了高阳公主的任性和妄为。 

  在与丈夫一起游猎的途中,高阳认识了辩机,一个儒雅清秀的佛门僧人。在丈夫那里没有的东西,在情人那里往往找得到,高阳公主一眼就看上了年轻的辩机,“具帐其庐,与之乱”,为了让自己的合法丈夫心里平衡,高阳把两位美丽的侍女送给了房遗爱,另外送给房遗爱数以亿计的私饷,房遗爱容忍了公主妻子的偷情,还主动替这对如胶似漆的情人把风站岗,为两人制造幽会的机会,高阳公主则以丰厚的酬谢回报了他。 

  历史上,太后、皇后与和尚宣淫的很不少。可那些和尚不过是女性权贵们的性奴,人品卑劣,有污清门。可辩机不是。辩机是玄奘的高足,是长安城最负盛名的学问僧,翻译了《大唐西域记》。在玄奘亲自挑选的九名译经大德之中,二十六岁的辩机最年轻,译的经也最多。作为一个大德,他的名字已和玄奘一起流芳万载。当然,才华并不能证明一个人的人品,但一定可以增加一个人的价值和份量。这足以说明年轻的高阳绝非贪图情欲,而是真心爱慕。 

  就这样过了八九年。在自我情感中四处逃避的辩机与高阳断绝来往,专心译经。但是他藏匿着高阳赠送的“金宝神枕”,被潜入弘福寺的小偷偷了出来,小偷又落入了官府的手中,这种珍贵的皇家之物很快被精明干练的官员查出了来龙去脉,皇帝震怒了,一个出家和尚胆敢钩搭皇帝的女儿、宰相的儿媳,简直不把皇家的威严放在眼里,辩机死得极为痛苦,他被腰斩于长安,鲜血流了满地,高阳身边的十余位奴婢都以知情不报在狱中被处死,高阳挽救不了任何一个人的生命,因为唐太宗禁止他们夫妻再进皇宫。仅仅半年时间,唐太宗就驾崩了,高阳公主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一点都不难过。也许是唐太宗为了给了大臣一个交代,深深地伤害了高阳,让高阳从此抬不起头来。 

  高阳公主的兄长李治继位了,新皇有意讨好妹妹,解除了有关禁令。高阳公主没了父亲的压制,越发胡作非为。唐太宗在位的时候,房遗爱的哥哥房遗直因为是房家长子,得以官拜银青光禄大夫。房遗直谦恭守礼,曾主动要将银青光禄大夫让给弟弟房遗爱,但唐太宗不答应。高阳公主对丈夫的哥哥总有一种心有不甘的乖戾,曾在父亲面前诬陷房遗直谋反,唐太宗当然不会把她的话当回事。 

  唐高宗继位后,因为分家导致的财产纠纷使高阳公主作出了十分愚蠢的举动,居然让人向朝庭诬告房遗直对自己无礼,企图夺掉房遗直的封爵,把房遗直逼得走投无路。高阳公主本身情人不少,“又浮屠智勖迎占祸福,惠弘能视鬼,道士李晃高医,皆私侍主”,她按理没有必要与一个男人这样过不去,也许是她曾想把丈夫的哥哥变成裙下之臣,但素有清誉的房遗直不敢消受这样的皇家尤物,才使公主变得十分恼怒。朝臣对公主无礼,这是身败名裂的罪名,房遗直终于展开了绝地反击,拉开了永徽年间的悲剧大幕。“遗直亦言遗爱及主罪,云:‘罪盈恶稔,恐累臣私门’”,房遗直在历史上是个正人君子,诗书传家,如果不是弟弟、弟媳作恶太多、逼人太甚,他也不会主动与弟弟、弟媳为敌。他揭发高阳公主与房遗爱企图谋反,房遗直幼稚的冲动,不仅断送了弟弟全家,也断送了自己难以割舍的政治生命。长孙无忌主审此案,当朝国舅顺利执行了筹措已久的谋划,那就是诛杀吴王李恪。他软硬兼施,让房遗爱承认自己参与了谋反,然后供出同谋中还有吴王李恪。 

  二月的料峭寒风中,三位大唐驸马房遗爱、薛万彻、柴令武被当街斩首,高阳公主的叔叔荆王李元景、高阳公主的三哥吴王李恪、高阳公主、巴陵公主都在家中自尽,“惟丹阳公主已经身殁,无容议及”,“遗直以父功特宥之,除名为庶人,停玄龄配享”。无论高阳公主如何胡作非为,如何失意惆怅,吴王李恪都没有着意疏远她,因为和妹妹的关系,他被牵连丧命,至死,他都是高阳眼中的高贵和深情。 

  高阳公主的两个儿子,被流放到岭南,史料上没有提及他们以后的下落,但是两个孤儿最大的可能,就是埋骨他乡。李恪的后代也被流放到岭南,总算有儿子战胜了岭南的毒虫瘴气,等到了平反昭雪的那一天。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李恪的孙子李祎,进攻石堡城时的一番豪言壮语至今打动人心,“人臣之节,岂惮艰险?必期众寡不敌,吾则以死继之。苟利国家,此身何惜?” 

  一个任性的大唐公主牵连了众多的皇族贵戚,如果她不是硬要和房遗直决一死战,众多皇亲国戚的结局不至于如此悲惨,毕竟长孙无忌真正想对付的只是吴王李恪。高阳公主有天仙般的美丽,有数以亿万的豪富,却只有十二岁的头脑和心智,偏偏她被父亲和哥哥宠得不知天高地厚,如同盲人骑瞎马,夜过悬崖边,为亲人酿造了无法挽回的悲剧。唐朝风气开放,公主有情人私侍并无大不了的严重,不幸的是一个小偷把她的私情拖进了大唐臣民的极度关注中,李世民无法遮掩,为了维护大国风化,就让女儿的情人死得万分痛苦,高阳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产生了绝望的报复,她更加恣意妄为、胡作非为,最终招来了惊天人祸。挑战宫廷的生存法则,是一种以卵击石的弱智,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也搭上了至亲至爱的性命。纵观她父亲李世民波澜壮阔的一生,可以推断她有红杏出墙的基因,也有喜欢冒险的基因,这对于她父亲李世民来说,是痴情之外的风流,是勇往直前的战斗,对她来说,却是妇德之外不甘寂寞的淫荡,行事不计后果的愚蠢,她把自己和亲人都送到了敌人手中。她太看重自己的灵与肉,太忽略世俗的算与谋,她没有活到30岁,她也求不到“若得山花插满头”,只有无人探望的孤坟成为她最后的归宿。
上一篇:梁父吟成空余恨,赍志以殁的南明忠臣——堵胤锡
下一篇:诅咒丈夫的女人(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皇后)——冯润




中国历代名女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