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8882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女:全部
从皇后到娼妓(北齐武成帝高湛皇后)
上传者:站长上传 胡氏 点击次数:5523 次
发布时间-2007/9/16 23:03:46
  她是历史上最有意思的女人,做过最高贵的皇后,做过最下贱的娼妓,她曾口出惊人之言,“当娼妓比当皇后快乐多了”,让无数的正人君子跳脚大骂、痛心疾首,指为淫妇之首,胡氏,她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子,让人议论至今? 

  胡氏出身高贵,这是没有什么疑问的。她的父亲叫胡延之,曾任北魏的尚书令,她的母亲出身范阳卢氏,范阳卢氏是当时北方著名的高门士族,男人如果能够娶到范阳卢氏的女儿,如同今天的男人能够娶到英国的郡主,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胡氏的母亲就是范阳卢道约的女儿,可以推断,胡氏自幼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具有大家闺秀的风范。据说,在胡氏出生之前,有一个胡僧路过胡延之的家门口,说了一句奇怪的话,“这家的葫芦里有个月亮”,卢夫人果然生了一个女儿,当这个漂亮的小人儿长到十几岁的时候,美貌无比,名声远扬,她顺理成章地成了北齐长广王高湛的王妃,开始了极品富贵的生活。天保七年(公元556年)五月,胡氏在痛苦的挣扎之后,生下了第一个儿子高纬。没过几年,天下掉馅饼,长广王高湛成了北齐皇帝,长广王妃胡氏成了北齐皇后。 

  有人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歪锅配歪灶”,武成帝高湛与皇后胡氏简直就是一对绝配。高湛逼奸了嫂嫂李祖娥,常常夜宿昭信宫,胡氏钩搭给事和士开,凑成一对野鸳鸯。高湛知道了皇后的奸情,并不恼怒,反而给奸夫淫妇制造机会,将和士开提升为黄门侍郎,让他教皇后玩“握槊”的古博戏。皇帝和皇后彼此彼此,各寻欢乐,大家相安无事。 

  说起胡氏的情人和士开,那可是北齐王朝大名鼎鼎的人物。他是两代皇帝的宠臣,即使他秽乱宫闱,万人注目,两代北齐皇帝依然安之若素,对他信任有加,在伴君如伴虎的北齐宫廷里,他游刃有余,大权独揽,创造了后人难以理解的奇迹。 

  和士开的祖先是西域胡人,以经商为业。到了和士开的父亲和安这一代,因为极有活动能力,担任过中书舍人、仪州刺史等职,和士开得以进入国子监,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公元550年,高湛封为长广王,和士开进入长广王府,做了王府参军。人与人有时就是一种缘分,高湛和他非常投缘,很快就形影不离。文宣帝高洋是高湛同父同母的哥哥,他认为和士开不是个好东西,将之逐出京城,不许他再与弟弟来往。高湛出言哀求,又把和士开弄回京城。高湛即位后,侍中的封号很快就落到了和士开的头上。和士开的母亲去世,和士开按惯例回家丁忧,武成帝高湛十分不舍,派武卫将军吕芬到和士开家里,全程守护,一直等到和士开守丧期满才回去。和士开返朝那天,高湛专门派牛车把他接到宫中,见面之后,握住和士开的双手,泪水直流,劝慰了好久,才让和士开回去。 

  在私人场合,两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君臣之礼,整日一起胡闹。和士开向高湛灌输及时行乐的思想,高湛连连点头,“自古以来,多少帝王都化成了灰烬。贤德如尧、舜,暴虐如桀、纣,到头来都是一死,又有什么区别?趁着自己年轻健壮,尽情享乐,为所欲为,一日快活胜千年,该有多好。国事交给大臣们去办,别给自己找苦吃了”。于是,29岁的高湛竟然让位于皇太子高纬,当了百事不管的太上皇。和士开讨好了高纬,也讨好了年轻的太上皇。高湛嗜酒,每日离不了杯中之物,却患上了无法根治的气疾,一喝酒就会马上发作,和士开多次劝他戒酒,高湛都当作了耳边风,有一回,高湛喝酒时又剧烈地咳嗽起来,和士开默不作声,独自落泪,高湛很受感动,从此不再饮酒了。 

  高湛尽情享受了三年,温柔乡中日月如梭,后来他病倒于乾寿殿,很快就病重不治。和士开成了托孤大臣,高湛要他效仿商朝的伊尹、汉朝的霍光,尽心扶佐年幼的皇帝。高湛断气的时候,还紧紧握住和士开的手,殷殷嘱托,“不要辜负我啊”,双手至死都没有松开,高纬和母亲胡太后就这样托付给了重臣和士开。 

  高湛死后,胡氏没有了顾忌,与和士开更加亲密。朝臣们心中不忿,纷纷请求高纬将和士开外放任职。胡氏知道以后,有意笼络大家,请高欢的侄子赵郡王高睿、司空娄定远等公卿大臣赴宴。赵郡王高睿不吃这一套,他在酒席上慷慨呈辞,“和士开不过是先帝的弄臣,城狐社鼠之辈。他大肆受贿,秽乱宫掖,让人忍无可忍,我们无法做到袖手旁观,一定要冒死劝谏”,胡氏极力维护老情人,她出言训斥,“先帝活着的时候,你们为何不说?现在再说,是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你们只管饮酒,不要再说什么了”。高睿十分生气,他声色俱厉,向胡氏据理力争。大臣们声援高睿,放出话来,“不赶走和士开,朝廷不会安宁”,高睿等人将官帽扔在地上,拂衣而起,大声呼叫,令胡氏颇为尴尬。其实,北齐皇太后有个把情人,与大臣们何干?还是和士开看得清楚,“在先帝的所有臣子中,先帝对我最为信任,现在先帝去世,陛下将我逐出朝廷,正是自剪羽翼,恐怕不久就有废立之变”,他为高纬出了个主意,去搪塞公卿大臣,让自己去做州官,等安葬了先帝,再行赴任。 

  高睿再三催促和士开离京赴任,还让娄定远守住宫门,不让和士开私会胡太后。和士开送了两名美女和一套珍珠织成的帘子给娄定远,才得以进宫见到了高纬和胡太后。高纬眼见权臣如此干涉自己的生活,终于起了杀心,他要把不服管的家伙一个个放倒。他以太后的名义将娄定远外放为青州(今山东一带)刺使,下诏谴责高睿无人臣之礼,把高睿气得半死,赶紧入宫向胡太后争辩,被一拥而上的卫兵抓住,活活勒死。大臣们看到了对皇帝和太后不敬的下场,说三道四的声音很快被压了下去。娄定远见风使舵,不仅退还了和士开赠送的礼物,还陪上了自己的老本。 

  公元570年,和士开被封为淮阳王,升为尚书令,终于成为人上之人,现在轮到无数人来向他献媚,在胡太后和高纬的支持下,他权倾朝野,大权独揽。《北齐书》里记载了一位士人是如何拍和士开马屁的,简直是奴颜入骨。这位士人上门拜访,正遇到和士开病得不轻。医生检查后说道,“王爷害得是十分严重的伤寒病,吃药没有什么效果,要服用粪水”,和士开面有难色,不想遵照医生开出的方子。那位士人就上前说道,“这方子甚为有效,王爷不必疑惑,就让我替你先尝尝粪水”,他端起一碗粪水,一饮而尽。和士开颇为感动,捏着鼻子灌下了粪水,很快出了一身大汗,伤寒霍然而愈。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虽然不少朝臣争当和士开的干儿子, 和士开仍然激起了公愤。琅琊王高俨是胡太后的亲生儿子,眼见母亲与和士开整日厮混,心中怒火中烧。他年方十四岁,一向很有主见,高俨的姨夫冯子琮与和士开不和,高俨决定联合冯子琮,除掉和士开。公元571年农历七月二十五日早晨,和士开象往常一样进宫早朝,库狄伏连、王子宜拦住他,送上了一道诏令,上面写道,皇帝请和士开到御史台去。和士开未生疑心,很快落入了高俨的陷阱,囚禁于治书侍御厅事。高俨生怕夜长梦多、走漏消息,命人把和士开就地处决,并带人去抄了和士开的家。胡太后听说老情人死了,心痛如割,她没想到年轻的儿子如此胆大妄为,高纬更是勃然大怒,但高纬不能轻举妄动,因为高俨拥兵三千,正聚集于千秋门外,一旦杀入皇宫,后果不堪设想。危急之中,胡太后想起了自己的儿女亲家斛律光(斛律氏是高纬的第一任皇后),让他入宫救驾。斛律光进宫以后,看见高纬披挂整齐,带领四百兵士准备出宫决战,斛律光赶紧出言劝阻,“小孩子受人鼓惑,成不了大事,皇上只要亲自前往千秋门,他们必然不敢轻举妄动”。高纬一向仰仗斛律光,当即依言而行。千秋门外,斛律光看见了铠甲鲜明的琅琊王高俨,赶紧抓住了他的手,要他向皇帝谢罪,斛律光拉着高俨来到高纬面前,笑着说,“天子的弟弟杀掉一个奴才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必惊慌”。高俨向高纬请罪,高纬抽出佩刀,用刀柄在弟弟头上狠狠打了几下,强压怒火,放走了弟弟。高俨的几个属官倒了大霉,被皇帝肢解暴尸,冯子琮也被胡太后活活绞死。 

  胡太后的情人和士开被风光大葬,厚加抚恤,高纬为之废朝数日。毕竟母子连心,胡太后不忍责备自己的儿子,她把高俨藏在自己宫中,以防高纬加害。平日饮食,都要一一亲尝,确定无毒才让高俨吃下。高纬亲眼见过弟弟的果决神武,认定将来必是自己皇位的莫大威胁,他不想放过高俨。终于有一天,高纬向胡太后提出,要和弟弟一起到郊外狩猎,征得了胡太后的同意。第二天凌晨,乘着胡太后正在熟睡,高俨被高纬的卫士带走,在永巷被当场勒死。十四岁的高俨还有四个遗腹子,也没逃过高纬的毒手。兄弟相残,尚未影响北齐的大政,自毁灭长城,则严重动摇了北齐的根基,斛律光的遇害是北齐命运的转折点。 

  斛律光字明月, 高车族,是位能征惯战的将军,是北齐帝国的擎天之柱,他出身将门,曾率五万精锐,在芒山(今河南洛阳北)大败北周军队,射杀王雄,让北周闻名丧胆。北周使出反间之计,到处传播谣言,“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高山不推自崩,槲树不扶自竖”,这些谣言传遍了北齐都城的大街小巷,也使高纬下定了宁可错杀三千、不可使一人漏网的决心。公元572年8月22日,斛律光在凉风堂被高纬杀害,享年五十八岁,高纬还灭了斛律光的三族,从此,一门三公主、一皇后、二太子妃的斛律家族在北齐的势力烟消云散。高纬的皇后斛律氏也因家族的牵连被废去了后位。北周得知消息,高兴得全国大赦,最厉害的绊脚石已经死在自家人手里,以后,没有人能阻挡北周进军的脚步。 

  国家形势岌岌可危,胡太后和高纬母子还在醉生梦死。自从和士开死后,胡太后深宫寂寞,欲火难耐。她以礼佛为名,经常出入佛寺,与一位叫昙献的和尚打得火热,两人经常在禅房私通。胡太后把国库里的很多金银珠宝搬入寺院,又把高湛的龙床也搬入禅房,在众僧的侍奉下,过得非常快活。高纬一开始蒙在鼓里,直到有一天,他去向胡太后请安,看见母亲身边站着两个眉目清秀的尼姑,不禁起了色心。当晚,他就派人去宣召这两个尼姑,让她们给自己侍寝。不料,两个尼姑坚决不从,惹得高纬怒上心头,下令扒光了两人的衣服,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两个尼姑是两个男扮女装的少年和尚,是昙献献给胡太后的漂亮男宠。高纬惊呆了,他下令处死了昙献和两个和尚,还杀了元、山、王三郡君。胡太后被儿子囚禁在北宫,见不到宫外的男人,她十分沮丧,她要找机会跟儿子和解,由此想到了自己哥哥胡长江的女儿胡氏。 

  小胡氏丰满妖娆,姿色过人,胡太后料定她一定合乎高纬的胃口。当盛装华服、拖着长长裙裾的小胡氏进入高纬的视线时,高纬喜出望外,立即把她封为昭仪。胡太后希望自己的侄女能当上皇后,不惜自降身份,与一向深得高纬信任的乳母陆令萱结成姊妹,还送给陆令萱大量的金银珠宝,功夫不负有心人,小胡氏当上了高纬的第二任皇后,胡太后也得到了儿子的谅解,得以返回皇宫,继续过那种随心所欲的生活。 

  过了些日子,小胡氏忤逆了胡太后的意愿,惹恼了胡太后,被高纬废掉后位,原先做过斛律氏侍婢的穆黄花成了高纬的第三任皇后。这时,高纬又迷上了穆黄花的侍婢冯小怜,如胶似漆,把穆黄花也抛诸脑后。 

  公元576年,北周大军压境,逼近晋阳,晋阳一日三惊,高纬能做的事情竟然是禅位给年幼的太子,让自己的哥哥死守城池,自己带着冯小怜等人逃跑。高纬当然跑不出北周军队的掌控,在南邓村被周军逮个正着,冯小怜等绝色美女也成为周军的俘虏。胡太后在济州(今山东)被俘,被带到了长安。没过多久,高氏皇族在宇文氏的屠刀下几乎全体覆没,胡太后因为女性的身份得以免死,但已经是身无分文。享受过太后的尊贵,她当然不习惯男耕女织的平民生活,她吃不下那种苦,但她还要活下去。于是,她和儿媳穆黄花一起高张艳帜,在长安当起了妓女。虽然当时胡太后已经四十多岁了,依然风韵犹存,她的床上功夫一流,服务态度良好,因此,她比二十多岁的穆黄花还受欢迎,艳名远播,无人不晓。 

  胡太后死于隋朝开皇年间(公元581年-公元589年),她的后半生一直在做妓女,而且做得十分惬意,甚至当年做皇后都没有这般舒心。有人分析她患有性饥渴症,所以作派才如此惊人,其实平心而论,男皇帝后宫过万,美女如云,依然不影响他的英明神武(如晋武帝司马炎),其实男皇帝与男妓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是男皇帝用过的女人不允许别的男人染指而已。人们对男皇帝百般宽容,对皇后皇太后百般苛责,实在有失公允。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好色不分男女,胡太后的好色,与其说是人性的堕落,不如说是人性的回归,只是她的皇太后身份影响了人们的认知,失去了人们的同情。
上一篇:一生为国,安定南疆的岭南女主——冼夫人
下一篇: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英年早逝的初唐诗人——王勃




中国历代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