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5239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宋辽金元
抗金报国、矢志不渝的南宋名将
上传者:站长上传 张浚 点击次数:4358 次
发布时间-2007/6/6 21:12:15
  在北宋的半边废墟上重建的南宋,是一个更加虚弱的王朝。金兵频繁发动的大规模南侵,使它长期面临着覆亡的严重危机。 

  在高宗、孝宗年间,有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为保卫南宋半壁江山作出了重大贡献。他长期担任军事统帅,曾经指挥岳飞、韩世忠等名将作战;他坚决主张以武力抗击金国的侵略并收复中原,是深孚众望的主战派代表;他经常受命于危难之际并能力挽狂澜,是民族的中流砥柱。他,就是被誉为“国之长城”的张浚。 

  张浚(公元1097一1164年),字德远,汉州绵竹人。政和八年(公元1119年)中进士,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官至大常寺主簿。靖康二年二月金灭北宋后,张浚不肯屈服于张邦昌的傀儡政权,避入太学中。五月,北宋宗室康王赵构称帝(是为高宗),重建宋政权,史称南宋。张浚闻讯立即前往效命。 

平定苗刘、初露锋芒 

  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初,金兵大举南侵,拔离速部千里奔袭扬州。高宗惊恐万分,一路狂奔到达杭州。三月,御营都统制王渊被任命为同签书枢密院事。王渊对扬州溃逃负有重大责任,又通过依附宦官骤然升任高官,激起扈从统制苗傅、刘正彦的不满。苗、刘利用军民的愤慨情绪,打着“为天下除害”的旗号发动兵变。他们杀死王渊和作恶多端的宦官康履。迫使高宗禅位于三岁的皇子并由孟太后垂帘听政。但苗刘集团在控制局势后不仅没有大力号召抗金,反而认为高宗的退位有利于求和,准备派出“大金国信使”进行谈判。这就降低了兵变的积极意义,失去了军民的拥护。而且在大敌当前的危急形势下,“以一妇人抱三岁儿决事,何以令天下。”由此可见,苗刘兵变的出发点带有正义性,但其结果却恶化了国家的形势,所以平定兵变符合抗金大局的需要。 

  当时张浚担任礼部侍郎兼御营使司参赞军事,驻防于平江。他接到改元敕书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命令不准公布消息。他如集平江守将汤东野和提点刑狱赵哲,共同商讨应变对策。这时,承宣使张俊接到改任秦凤路总管的命令,准备解除兵权赴任。张浚急忙邀请张俊率部万人前来议事,告诉他当前的形势,让他协助扼守平江。张浚一面给驻防建康(今江苏南京市)的吕颐浩、镇江的刘光世等将领写信,相约联合起兵问罪;一面派遣辩士前往杭州城中游说,以稳定苗刘并联络被困的官员。苗刘为了拉拢张浚,封他为礼部尚书,并命他立即赴任。张浚借口张俊骤然回师引起人心动荡,暂时不能离开军中,请求缓行。张浚召集将士说:“听说叛乱者出重赏买我的头,如果我的举动违背天意和民心,你们可以把我的头拿去;如果不是这样,无论谁畏缩不前,都要按军法处置。”官兵深受感动,发誓拚死效力。韩世忠率部先到平江,准备立即发动进攻。张浚告诫说:“投鼠忌器,不能操之过急。应当先到秀州驻扎,等待大军齐集后再行动。”于是张浚等人率军进驻秀州。 

  苗刘为了打击勤王活动,派人刺杀张浚,一天深夜。张浚独坐帐中处理公务,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张浚问道:“你不是苗傅、刘正彦派来杀我的么?”来者答道:“您如此忠义,我怎么忍心杀您!只是见您防备不严,担心还有刺客前来,所以特意相告。”说罢飞身而去,帐外的卫士们一点也没有察觉到。第二天,张浚命令公开处死一名死囚,并声称是夜间捕获的刺客。 

  各路人马会合后,张浚向全国通报苗刘兵变的内幕,随即率军向杭州进发。在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劝诱下,苗刘没有进行坚决抵抗,不久兵败出走。 

  在平定苗刘兵变的过程中,张浚把握全局,指挥若定,避免了局势出现严重的动荡。因此,他的才能得到统治集团上层的充分肯定。朱胜非于四月罢相时推荐张浚继任,并说:“我担任宰相以来,军政、后勤事务都交给张浚处理。这次平定叛乱,实际上也是由张浚主持的。” 

经略关陕、保全东南 

  张浚洞察天下大势,认为巩固关陕是确保东南和收复中原的前提。控制关陕要冲就能直接阻止金兵西进,同时与江淮战场的宋军遥相呼应,从而有效地牵制金兵南下;如果金兵攻占陕西和四川,随后会全力以赴地南侵,东南地区就无法保全。因此,他主动请求负责川陕军事,并建议派遣韩世忠、吕颐浩分别镇守淮东、武昌,张俊、刘光世拱卫秦川。 

  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五月,朝廷拜张浚为川陕宣抚处置使,授予官吏任免权。张浚于七月从建康出发,十月抵达兴元。他选用善于理财的赵开为都转运使,任命屡克强敌的曲端为威武大将军、宣抚处置司都统制,征召足智多谋的刘子羽为参议军事,重用英勇善战的吴阶、吴磷兄弟。十二月,金将娄宿孛堇围攻陕州,张浚命令宋将李彦仙死守待援。陕州军民经历大小两百多次战斗,仅宋炎一人就射杀千人。他们的英勇抵抗为其它地区的战备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建炎四年一月,陕州失陷。四月,金兵长驱直入潼关。吴阶在彭原打败撤离喝部,但随后遭到金兵的主力进攻而受挫。曲端率军退守泾原,金兵占领分州(今陕西彬县)。 

  当时金兀术所部停留在两淮地区,准备在秋后大举南侵。为了牵制两淮之敌,张浚决定在西北战场发起大规模反攻。他指挥宋军分道进入关中,收复陕西的大片失地。鉴于西北战场宋军积极进攻的战略态势,兀术急忙率领两万精兵赶往陕西。金太宗也应娄宿孛堇的请求,派遣右副元帅讹里朵增援。九月,张浚调集熙河刘锡、秦凤孙渥、泾原刘铸、环庆赵哲四处路经略使及吴阶所部,步兵和骑兵共计20万(号称40万)人准备进行决战。王彦会劝谏说;“陕西兵将互不熟悉,如果出师不利,那么五路人马都会遭受重创。不如暂且固守利州、阆州(今四川仓溪)、兴州(今陕西略阳)、洋州,敌军入境就召集五路人马进行合击。这样即使不能取胜,也不会造成大的损失。”张浚叹息道:“我并非不明白这一点,但看到东南形势正危急,不得不如此。”于是大军向东挺进,驻扎于富平县。 

  各路金兵会合后也进至富平,并率先向宋军发起进攻。刘锖率身先士卒,率领官兵杀人金兵阵中。激战之中,宋军围困兀术,重伤金兵大将韩常。正在胜负未定之时,赵哲面对金国的骑兵的冲击拨马而逃。于是赵哲所部溃散,其余宋军丧失斗志,最终全线失利。金兵乘胜追击,关陕大震。张浚退守秦州,按律处死赵哲,命令诸将各回本路布防。 

  十一月,金兵攻入德顺军。张浚退守兴州,派遣刘子羽到秦州召集溃散的宋军。不久,十余万宋军再次集结。张浚命令吴阶扼守风翔大散关东的和尚原,关师古率熙河兵驻扎于岷州大潭,孙屋、贾世方率泾原、凤翔兵防守阶。成、凤三州。由于宋军中的动摇分子相继役降,形势十分严峻。绍兴元年(公元1131年)三月,金兵攻占福津、同谷,威胁兴州。张浚移驻阆州,任命张深为四川制置使,王庶为利夔制置使兼兴元府知府。 

  在关陇六路大部分地区失陷的情况下,和尚原成为阻止金军人川的前沿阵地。这年五月,金兵乌鲁折合、没立两部夹击和尚原,被吴阶击溃。六月,张浚任命吴阶为陕西诸路都统制。十月,兀术亲率数万人猛攻和尚原。吴阶用弓箭手射退敌人,随后突出奇兵从侧翼袭击。终过三天激战,宋军杀敌万余,身中两箭的兀术狼狈逃窜。 

  绍兴三年初,金将撤离喝率部攻占金州。饶风关失守后,吴阶回防仙人关,王彦退守达州,刘子羽驻扎潭毒山。他们固守要塞,同时不失时机地出击,对金兵构成极大的威胁。四月,金兵被迫从兴元府经斜谷撤往凤翔。刘子羽、吴玢率军掩杀,在金牛镇大败金兵。五月,王彦乘势收复金州。金兵节节败退,放弃均州、房州。十一月,张浚把川陕划分为四个防区,分别由吴阶、王彦、刘琦、关师古管辖,扩大主将的权力以便于抗敌。 

  绍兴四年三月,吴阶死守仙人关,击溃兀术所率10万金兵联军。四月,宋军相继收复秦、凤、陇诸州。 

  由于朝廷的屡次催促,张浚于绍兴四年三月回到临安(今浙江杭州市)。御史中丞辛炳弹劾他丧师失地,于是他下野闲居。 

  张浚在川陕苦心经营四年,为南宋政权的稳定立下了汗马功劳。虽然西北战场出现了富平之战失败和陕西大部沦陷的不利形势,但川陕宋军的英勇进攻和顽强防守,打乱了金兵的战略部署。金兵主力兀术部被迫调离左右全局的江淮战场,不仅被牵制于西北战场近四年,而且在侵川的战斗中遭受重创。这就极大地削弱了金兵对江淮战场的冲击,有效地保障了南宋东南半壁江山的安全。 

措置两淮、大败伪齐 

  绍兴四年九月,金军和伪齐军大举南侵,连破数州。十一月,朝廷起用张浚为知枢密院事,统摄全军。当时兀术在扬州驻兵10万,全力准备渡江作战。张浚立即沿江巡视军队,召集韩世忠、刘光世、张俊、岳飞等大将商议对策。在张浚的部署下,宋军从容地投入战斗。岳飞所部在庐州(今安徽合肥)大败金军,并威胁其退路。正值天降大雪,金兵粮草缺乏,士气低落。当金太宗病危的消息传来,兀术连夜撤兵。 

  绍兴五年,张浚被任命为尚书右仆射(右相)、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他认为全国势力强大,伪齐占据中原,他们都可能进行南侵。因此,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绍兴六年初,他召集诸将在江上议事,命令韩世忠固守承州、楚州,伺机攻占淮阳,刘光世布防于合肥;张俊进驻盱眙,杨沂中为其后翼;岳飞驻扎襄阳,相机进军中原。不久,张浚积极进攻的战略部署初见成效。二月,韩世忠在宿迁打败金兵,随后围攻伪齐重镇淮阳。岳飞所部在五月进驻襄阳,八月深入敌境攻占卢氏、长水等地。 

  伪齐屡败之后求救于金国。即位不久的金熙宗试图运用“以汉制汉”的策略,因此不予理会。伪齐皇帝刘豫孤注一掷,倾巢而出。伪齐军共30万(号称70万),分三路南下。为了壮大声势以迷惑宋军,伪齐军打着金国的旗号。消息传来,左相赵鼎请求在建康巡视的高宗返回临安。张浚反对说:“三年中陛下一再亲临江防,便士气振奋。现在陛下回驾临安,会使人心离散。”张浚又亲赴前线视察,告诫众将说:“今日之事,有进无退。”赵鼎提出放弃庐南、集中兵力固守江防的计划,同意张浚、刘光世杨沂中退到江南。并调遣岳飞部驻守江州(今江西九江)。张浚上书说:“张俊等人渡江以后,那么淮南被敌人占领,长江天险与敌人共有。”当时刘光世放弃市州南撤,形势万分危急。张浚急忙赶到采石,对官兵下达命令说:“有一人渡江者斩。”于是刘光也被迫北上,在霍丘、正阳一带与伪齐军相遇,终过激战取得胜利。伪齐东路军经定远县南下时在藕塘与杨沂中部相遇,随后从泗洲南下的宋军张宗颜部也投入战斗。两路宋军南北夹击,大败伪齐军。在顺昌、光州的伪齐军闻风而逃,宋军一直追到南寿春(今安徽寿县)。 

  南宋在抗击伪齐的战争中大获全胜,使伪齐刘豫政权走向覆灭。绍兴七年十一月,金国废掉了刘豫。张浚因退敌有功,被授予金紫光禄大夫。不久,他因淮西兵变引咎辞职。此后由于秦桧及其党羽当道,他长期遭受迫害,被闲置于地方达20余年。 

隆兴北伐、英雄遗恨 

  绍兴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九月,金国皇帝完颜亮调集10万大军水陆并进,企图一举消灭南宋。完颜亮亲自指挥金兵主力东路军从淮西渡河南侵,宋军节节败退。十一月,完颜亮大军抵达采石,准备发起渡江之战。这时,朝廷起用张浚为建康知府兼行宫留守。张浚立即赶到岳阳,冒着风雪乘船东上。当时宋金双方正在采石发生激战,别人劝他不要涉险。他决意北渡,巡视李显忠所部。 

  绍兴三十二年初,张浚受命指挥建康府、镇江府、江州、池州、江阴军兵马。本来他是众望所归的军事统帅,理应被授权指挥至关重要的两淮地区并全面负责前线军务。但是高宗都不顾主战派的反对,坚持任命杨存中(原名杨沂中)为江淮荆襄路宣抚使。尽管张浚不受重用,当有人劝他引退时,他表示应以抗金的大局为重。十万金兵围攻海州,城内宋军危在旦夕。张浚派遣镇江府都统张子薷率兵前往救援,大败金兵。 

  张浚认为。金兵以骑兵见长,宋军以步兵见长;保护步兵最有效的方法是使用弓箭,保护弓箭手最有效的方法是使用战车。因此,他命令军中大规模制造弓箭和战车。 

  六月,宋高宗传位于太子赵奋,是为孝宗。孝宗立即召见张浚,动情地说:“我久闻您的大名,现在朝廷只能依仗您了。”张浚被任命为少傅、江淮东西路宣抚使,进封魏国公。 

  翰林学士史浩主张把防御重点放在长江一线,因此建议在瓜州、采石筑城。张浚指出不以两淮为防御重点是向敌人示弱,也不利于鼓舞士气,因此应当先在泗州筑城。张浚还请求孝宗亲临建康,以激励中原人民的斗志;在两淮用兵,以水军进攻山东。金兵十万驻扎河南,扬言要进攻两淮地区,并向南宋政府索要海州、泗州、唐州、邓州、商州和岁币。张浚置之不理,在盱眙、濠州、庐州部署重兵。金兵见宋军防守严密,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隆兴元年(公元1163年)正月,张浚升任枢密使。当时金将蒲察徒穆、泗州知州大周仁驻扎虹县,都统萧琦布防灵壁。他们屯积粮食,修筑城池,为南侵作准备工作。张浚主张先发制人.抢在金兵秋季南侵以前主动出击。由于吏浩等主和派的阻挠,该方案一直得不到实施。五月,经过张浚的努力争取,孝宗同意绕过三省和枢密院,直接命令将领出师。张浚奔赴扬州,聚集江淮兵八万人,任命主管殿前司李显忠、建康统制邵宏渊为正、副淮东招讨使。李显忠从濠州出师,直趋灵壁;邵宏渊从泗州出师,直趋虹县,结果李显忠在灵壁大败箫琦,不久萧琦请降;邵宏渊围攻虹县。迫使蒲察徒穆、大周仁投降。随后二将合力攻克宿州,歼灭和俘获金兵万余人。捷报传来,孝宗下诏勉励说:“近几天的战况鼓舞人心,十年来没有取得这样重大的胜利。” 

  不久,金将纥石烈志宁、孛撒先后从唯阳、开封率领十几万大军进攻宿州。这时,宋军两名主将却因为争功产生矛盾,邵宏渊不愿服从李显忠的指挥。李显忠所部一度打退先后到达的纥石烈志宁、孛撒两部金兵。在金兵进行合击的紧要关头,邵宏不仅按兵不动,还散布挫伤士气的言论。李显忠所部失利后,邵宏渊的儿子和所部中军统制周宏率众潜逃,致使军心涣散。李显忠击退攻城的金兵,邵宏渊又警告他说:“金国又增援军20万,如果我军不撤退,恐遭不测。”由于邵宏渊的一再阻挠,李显忠孤立无援,被迫连夜撤兵。结果宋军在符离一带被金军击溃。 

  北伐失利后,张浚被降为江淮宣抚使。他毫不气馁,大力整顿两淮守备。他命令魏胜守海洲,陈敏守泗州,戚方守濠州,郭振宁六合;聚集水军于淮阴,驻马军于寿春。八月,金将仆散忠义致书宋朝廷,索要海州、泗州、唐州、邓州和岁币,并以武力相威胁。张浚上书说:“金国强盛就进攻,疲弱就休战,同和与不和没有关系。”秦桧的党羽右桐汤思退急于求和,派遣卢仲贤到金军营中谈判。张浚指出用人不当。结果卢仲贤答应割让四州。张浚则极力陈述议和的危害,促使孝宗决定以保留四州为议和前提。不久,孝宗任命汤思退为尚书左仆射(左相);张浚为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仍然都统诸路兵马。这是在作和与战的两手准备。 

  由于金国坚持割占州,议和陷入僵局。于是张浚紧锣密鼓地加强战备。他招募山东、淮北的勇士l万2千人充实建康、镇江防御,招募淮南、江西的勇士一万余人充实泗州。他命令在战略重地修筑城堡,添置战舰,储备武器。他的举措得到了爱国民众的拥护。从淮北来参军的人络绎不绝,山东豪杰都表示愿意接受指挥。张浚还礼遇出身于契丹望族的降将萧琦,并致书他的族人相约为内应,使金人十分惊恐。 

  张浚坚决反对屈辱求和,引起主和派的敌视。在主和派头目汤思退的唆使下,王之望诽谤战备不足依靠,尹穑诬蔑张浚空耗国力。隆兴二年(公元1164年)四月,处于战与和之间动摇不定的孝宗,在以太上皇高宗为首的主和派的压力下,最终免去了张浚的宰相职务和军事指挥权。 

  隆兴二年(公元1164年)八月,一代抗金名将张浚因病逝世。他在给儿子的遗嘱中说:“我曾经担任宰相,却不能雪洗祖宗的耻辱。我死后不应当葬在祖坟中,埋在衡山下就可以了。” 

金无赤足、人无完人 

  张浚矢志抗金,竭力复国,功盖当世。但他在为国操劳的一生中也犯有一些严重的错误,对于李纲遭贬、曲端被害和淮西兵变负有不可推御的责任。 

  李纲是对宋朝有再造之功的主战派领袖,在高宗即位后担任右相。当时担任殿中侍御史的张浚错误地抨击李纲,客观上起到了支持主和派的作用。结果李纲在为相七十五天后被罢免,主和派完全控制了南宋政权。曲端是陕西名将,在抗金斗争中屡立战功,在军民中拥有较高的威望。张浚初到川陕时,希望借重曲端的威望开展抗金斗争,因此力排众议任命曲端为宣抚司都统制。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六月,由于战略意图的分歧(曲端主张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固守待变,反对主动出击以缓解两淮战场压力的策略),张浚把曲端贬官。绍兴元年(公元1131年)八月,王庶和吴阶为报宿怨,告发曲端曾作“不向关中兴帝业,却来江上泛渔舟”之句指责高宗,张浚由于听信某些将领的挑拨,下令囚禁曲端。不久,曲端在狱中被害。由于张浚在处理曲端事件的过程中举措失当,曲端的部将因不满而纷纷投敌。 

  绍兴七年(公元1137年)三月,刘光世由于在宋齐决战中率军南逃,而且治军不严,被解除军职。张浚决定由兵部尚书吕祉节制刘光世所部,以王德、郦琼为正、副都统制。岳飞对张浚说:“王德与郦琼向来不和,一旦使王德位居郦琼之上。势必产生争端。吕尚书虽然是全才,但书生不熟悉军事,恐怕不足以慑服。”张浚没有听取正确意见,结果丽琼于八月发动叛乱,率领数万精兵投降伪齐。 

  这些错误给抗金斗争造成巨大损失,时人和后人对此痛心疾首。 

  张浚在宋金矛盾尖锐的战争年代,抱定抗金复国的宗旨,为捍卫民族利益和挽救国家危亡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他的忠贞不渝的爱国精神和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无疑是值得称道的。但是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特别是南宋军事实力的衰弱与主和派势力的强大,最终决定了他不能以胜利者的姿态屹立于历史舞台上。尽管如此,“敌国根据他被任免而采取防守或进攻态势,宋朝依靠他的进退而处于安全或危险状况。”从这个角度看,张浚不失为南宋时期的一位举足轻重的爱国将领。
上一篇:腹有良策、雄冠群僚的中唐名相——李德裕
下一篇:早年革新派,晚年保守派,抵御西夏的北宋名臣——韩琦




中国历代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