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4505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宋辽金元
文武双全的金朝名将
上传者:站长上传 完颜宗弼(金兀术) 点击次数:7694 次
发布时间-2005-9-2 13:07:06
  看过或听过评书《岳飞传》的人,都知道金兀术这个人.他统率金军向宋朝发动了一次又一次侵略战争,杀死汉人无数,把宋高宗赵构逼到海上,数月不敢登岸,是著名的“岳家军”的死对头,是穷凶极恶的刽子手和侵略者。然而,评书毕竟是评书,评书中金兀术的形象与历史中真实的金兀术不能完全相符。真实的金兀术是什么样的人呢? 

南征与北战

  金兀术,姓完颜,名宗弼,也称斡出,通用的名字为完颜宗弼,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第四子。宗弼生得身材魁梧,而且勇猛膘悍,武艺超群,继承了女真人强壮的身材体魄优势。但宗弼并非仅是一介武夫,他还熟知兵书战策,深懂治国用兵之术。 

  辽国后期,统治者腐朽不堪,生活奢靡。为了满足挥霍的需要,他们残酷地剥削和掠夺人民(包括契丹人、女真人和北方汉人),人民的反抗时有发生。当时,阶级矛盾剧烈,社会财富被挥霍殆尽,辽国上层统治者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在此情况下,金向辽发动了征服战争,年轻的宗弼就参预了此次战争。天辅六年(公元1122年),金军攻入辽北安州,金将完颜希尹俘虏了辽护卫司泥烈,得知辽帝在鸳鸯泺打猎。于是完颇希尹派都统完颜杲取道青岭进袭辽帝,宗望、宗弼率领100 名骑兵与马和尚一道追逐辽的残军越卢、孛古、野里斯等人。宗弼等很快打败了他们。战斗中,宗弼箭已射完,就夺过辽兵的长枪,独自杀了辽兵8人,活捉5人,审问出辽帝还在鸳鸯泺打猎,没有离开,于是,宗弼等人急忙率军直奔鸳鸯泺而去,可惜辽帝已经逃走。公元1125年冬天,金灭掉了辽。 

  不久,金军移师南下,向宋王朝发动起进攻。昏庸君主赵估统治下的宋朝面对来势凶猛的强大金军,几无抵抗之力。赵估听说金军来攻,吓得连忙将皇位传给他儿子宋钦宗。这时,宗弼跟随宗望进军宋朝,夺取了汤阴县,迫使宋军3000人投降。金军进至御河,桥已被宋人焚毁。合鲁索干脆领着70名骑兵渡水过河,杀了焚桥的500 名宋军。接着,宗望派吴孝民先入汴京城去说服宋朝统治者投降,宗弼率3000骑兵迫近汴京。宋太上皇赵佶仓皇出逃,宗弼挑选100名骑兵去追赶他,没有赶上,却缴获了3000匹战马而回。 

  宗望去世后,宗弼升任右监军。继续领兵攻宋,征讨淄、青地区,大败宋将郑宗孟所率的数万兵马,很快攻占了青州。又在临朐打垮了赵成,大破黄琼,进占临朐。在回师的路上,金军与宋军3万余人在河上相遇,宗弼再次大败宋军,斩杀l万余人。 

  公元1127年,金灭北宋,掳走宋徽、钦二帝及皇族宗室共数千人。留在金作人质的康王赵构从金国逃出来后,继续领导宋军抗金。于是金帝下诏讨伐赵构。宗弼进军河北,攻开德府,由于粮食供给不上,转而进攻濮州。前锋乌林苔泰欲打垮了宋将王善的20万兵马,攻占濮州,迫使附近五县投降。占领濮州后,宗弼再次进攻开德府,他率领部下首先登上城墙,奋力击垮宋军。进攻大名府时,宗弼的部队又是首先攻上城墙,占领了大名府,河北于是被金全部占领。 

  康王赵构在在南京(今河南商丘)称帝,是为宋高宗、高宗在金军的追击下从扬州逃到江南。宗弼等分兵数路追击,进至南京归德(今河南商丘),金军填平护城河,在上面修好路,把炮架在上面,对准城里。准备攻城,城里人见状惊恐万状,投降了。于是,宗弼派阿里、蒲卢浑先率军至寿春,自己率领大军随后。宋安抚使马世元率官吏出城投降,接着庐州又降。巢县王善的军队早已领教过宗弼的历害,见势不妙也投降了。金军一路势如破竹,直趋江宁(南京),在离江宁西边二十里的地方,受到宋将杜充率领的六万步、骑兵的抵抗,被金兵打垮。宋守将陈邦先便领着江宁的官民出城投降。 

  宗弼从江宁出发攻占广德军路(今安徽广德),向越州(今绍兴)方向追击赵构。金军攻占湖州后。宗弼先派阿里、蒲卢浑等部直奔南宋都城杭州,在钱塘江边备好船只,预作进攻之用。待宗弼兵临杭州城下,宋朝主要官员大都逃走,金军没有花太大气力就攻占了杭州。宋高宗赵构听说杭州失守,吓得半死,连忙从越州逃往明州(今宁波)。宗弼留驻杭州,派阿里,蒲卢浑以4000精兵追击赵构。蒲卢浑打垮了3000宋兵后,渡过了曹娥江,在离明州城二十五里的地方大破宋兵。一直追赶到明州城下。赵构仓皇出逃,乘船跑到海上。宗弼兵分两路,围攻明州,并占领了它。阿里,蒲卢浑泛海追至昌国县(今浙江定海),抓住了宋明州太守赵伯谔。赵伯谔招供说:“宋主赵构跑到温卅去了,将从温州前往福州。”于是金军下海追赶,一直追了300里也没有赶上,只得作罢。 

  宗弼见赵构已逃到海上,一时也难以灭掉南宋,而且攻占之地宋人的反抗情绪强烈,进攻江南的后方不稳;宋军退缩到江南后,岳飞、韩世忠等几支抗金力量也令宗弼不能小视。在这种情况下,宗弼决定从江南撤兵。于是宗弼从杭州率兵北返,在返回的路上,顺势攻占了秀州(今浙江嘉兴)。部将阿里率兵先赴镇江,宋将韩世忠领水军扼守江口。宗弼军船小,淹死200 余人,被迫从镇江逆流西上。韩世忠派兵前来袭击。夺了他的十艘大船。于是,宗弼沿着长江南岸,韩世忠沿着长江北岸,两军一边打一边走。韩世忠的艨艟大舰比宗弼的大好几倍,在宗弼军前后数里出出进进.敲梆子的声音从晚上到天亮响个不停。韩世忠还用轻快的小船来挑战,两军一大交战好几次。金兵行至黄天荡,韩世忠围困金军四十余天,想把宗弼困死在黄天荡中。不料想宗弼利用老鹳河故道开河三十里直通秦淮河,就摆脱了韩世忠的围困,到达江宁。宗弼逃离黄天荡后,韩世忠仰天长叹:“煮熟的鸭子飞了!” 

  宗弼从江宁出发,打算渡江北上。宗弼军从东头渡江,移刺古军从西头渡江,韩世忠则将水军分布在两岸,封锁了长江,战船上都挂起了风帆,准备从左右两边夹击金军。这时,宗弼挑选好射手,乘着轻快的小船,用火箭直射韩世忠船上的风帆。风帆被火箭射中,顿时燃烧起来,结果烈焰满江,宋朝水师溃不成军,被金军歼灭,韩世忠仅以身逃。 

  宗弼渡江北返后,随宗辅去平定陕西局势,与宋将张浚在富平交战。初时,宗弼陷入重围之中,部将韩常眼睛也被流矢射中,他愤怒地拔出箭头,用土堵住血流不止的伤口,跃马大喊,奋勇搏斗,与宗弼一道杀出重围。打败了张浚的军队后,宗弼同阿卢补去招降熙河、泾原两路宋军。在进攻和尚原吴玢的部队时,遇到高山险阻,军队不能前进,于是向后撤退,正在此时,两山锣响,宋军伏兵四起,宗弼且战且退,走了三十里,进至山口时,宋军早已在此摆陈迎候,宗弼只得率残军迎战,结果大败亏输,将士大多战死。第二年,宗弼再次进攻和尚原,终于占领了它。 

  至此,金军的伐宋战争暂时告一段落宗弼因伐宋有功,于天会十五年(公元1137年)被封为沈王,晋升为右副元帅。 

停战与议和 

  宗弼自江南退兵以后,女真贵族内部开始分化为两派:改革派与守旧派。改革派与守旧派的政治经济主张且按下不表,先谈两派在军事上的分歧。两派在对侵宋的问题上发生严重分歧。保守派宗翰等人主张继续南侵灭宋,把对宋战争无休止地进行下去,挞懒(完颜昌)在宗弼从江南北还之初也主张继续南下侵宋。改革派宗弼从江南北还后,主张停止侵宋,待时机成熟后再一举灭宋。宗弼曾亲自渡江追击宋主于海岛,深知南宋难以一时灭掉,而且金所攻占的北方之地,生产破坏,社会经济衰弱,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复杂而激烈,不仅再难以支撑对南宋的侵略,就金朝在北方的统治也较难维持。此外,金、宋的力量对比也发生了对金不利的转变。韩常曾随从宗弼作战,他看到了这种变化,说:“今昔事态变异,以前我强敌弱,现在我弱敌强。”因此,宗弼、宗斡等深明形势的人都主张停止渡江灭宋。宗弼回江北后,每遇到熟识的人,就拉着相对而泣,诉说渡江南下的艰危。这样一来,就与主战派宗翰、挞懒等发生矛盾。宗弼刚从江南返回时,宗翰要入朝再议侵宋之事,坚持认为可以继续讨伐。而宗弼则说:“江南地气潮湿,现今兵马困顿疲惫,粮草不足,恐怕难以成功。”宗翰却说:“都监(指宗弼)是想偷安罢了。”后来宗翰想利用徐文策讨伐江南,在宗弼、宗斡的强烈反对下才停止讨伐。宗弼刚回时,挞懒也讥讽他伐宋无功,想让他再次进军江南,被宗弼严辞拒绝。 

  改革派与守旧派的矛盾因而首先在战争问题上展开。以金熙宗为首的改革派便利用守旧派内部宗磐、挞懒与宗翰的矛盾,首先剪除掉宗翰的心腹高庆裔,宗翰愤懑而死。他死后,挞懒升为左副元帅,宗弼为右副元帅。宗翰一派的希尹,在宗翰死后也被罢相。宗翰一派所依靠的汉人,是原辽朝旧官僚集团以及在灭北宋后建立的刘豫政权的人员。宗翰死后,改革派便废掉了刘豫政权。不久,宋朝派使者向挞懒请求收回河南、陕西。原来主张灭宋的挞懒受宋贿赂后竟答应把河南、陕西割给南宋,宗磐等人也应声附和,并派遣张通古出使江南。宗斡、宗弼对挞懒等人的割地行为十分气愤,为铲除宗磐、挞懒,宗弼、宗斡便联合希尹,杀死宗磐.使挞懒出任燕京行台尚书省左丞相。宗斡、宗弼改革派在这次斗争中取得重大胜利,宗斡升为太师,宗弼从军中入朝,晋升为都元帅。宗弼在同旧势力的斗争中作用越来越大,地位也越来越高。 

  挞懒到燕京后,更加骄肆不法,又与翼王鹘懒合谋反,这时宗弼已查明挞懒与宋人勾结,接受了很多贿赂,因此才把河南、陕西割给宋朝。于是宗弼奏清诛杀挞懒,收复旧有的疆土。金熙宗令宗弼为太保,领行台尚书省,都元帅如故,派他到燕京去杀挞懒,挞懒从燕京南逃,宗弼派兵追至祁州,把他杀了。 

  挞懒死后,朝廷命令宗弼讨伐宋朝,恢复河南疆土。宗弼由黎阳向汴京进发,右监军撤离喝从汉中向陕西开进。宋将岳飞、韩世忠分守河南州郡要害之地,又出兵过河到汉东,驻守在岚、石、保德的境内,以牵制金军兵力。宗弼派孔彦舟攻下汴、郑两州,王伯龙攻占陈州,李成攻占洛阳,自己率众夺取毫州与顺昌府、嵩、汝等州也被相继攻克。这时,暑天已到,宗弼把部队撤到汴京,岳飞等军也奉命南撤。河南于是为金所有,这是公元1140年的事情。 

  这时,金熙宗来到燕京,宗弼到皇帝行在所朝见。住了二十天后,宗弼欲回部队,皇上起立为他斟酒,还赐给他盔甲、弓箭和两匹马。宗弼刚走四天,皇上又把他召了回来。这次回来,是为了让他诛杀完颜希尹。希尹是欢都之子,属于宗翰一派。希尹一直是女真的当权者,宗弼掌握军权后,与希尹之间的矛盾更加突出。宗弼被召回朝,从金熙宗杀希尹的密诏中得知他们在更改法令上有矛盾。希尹平时总是私下议论皇位继承之事,心无皇上,奸状萌生。于是宗弼领诏杀死了完颜希尹,又诛杀了右丞萧庆。宗弼升为左丞相兼侍中,仍任都元帅,领行台尚书省事。 

  不久,宗弼又回到军中,进攻淮南,攻占了庐州。宗弼向金熙宗请求攻占江南。皇上准奏,并下诏把燕京路划归尚书省,西京与山后各部族统归元帅府指挥。于是宗弼开始了讨伐江南的军事行动。其实,宗弼这次南下攻宋的真实目的在“和”而不在“战”。宗弼反对挞懒等人割陕西、河南于宋,主张划淮为界再与宋议和。宗弼在为结束对宋战争促成议和的过程中,首先铲除了奴隶主旧势力,统一内部,然后再利用宋朝内部的不团结,让奸细秦桧从宋内部瓦解抗金力量,把对宋的军事攻势与政治攻势结合起来。宗弼这次举兵南下,就是利用秦桧当国用事和南宋内部的不一致,以大军临之,迫使南宋称臣,促使议和的达成。 

  宗弼率军渡过淮河以后,写信责骂宋人。宋人回信请求宽恕。宗弼叫宋高宗派可靠的使臣来和他商议。宋高宗赵构请求宗弼先收兵,允许他将誓表章上奏金廷。双方经商议,宗弼根据形势自行决定以淮水划定两国国界。 

  皇统二年(公元1142年)二月,宗弼回到京师,兼任监修国史的工作。宋高宗赵构派端明学士何铸等人送上誓表,向金称臣。表上说:“臣构言:现在来画定疆界,当以淮水中流为界。西边的唐、邓州割属上国。从邓州西四十里以及南四十里为界属邓州。其四十里以外以及西南之地都属光化州,为蔽邑沿边的州城属地。既蒙大恩保存,允许列为上国的藩邦,世世子孙,谨守臣节。每年皇帝生日与元旦,派使称贺,永不停止。每年贡银、绢25万两、匹,从公元1142年开始,每年春季差人搬运到泗州交纳。有违此盟,神明诛杀,丧命灭族,国家消灭、臣今既皇上誓表,敬请上国早降誓书,能使小邑永有凭证。”宗弼以战促和、其军事、政治的双重攻势,终于取得了成功,达到了迫使南京称臣割地纳贡的目的。 

  于是金朝派使臣册封赵构为宋帝,并且诏告天下。宗弼因功位进太傅。皇上赐给宗弼人口牛马各一千,驼一百,羊一万,又于每年宋朝进贡的财物内,拨给他银、绢各二千两、匹。不久宗弼上表请求退职,皇上不但没有同意,还赐给他金券。皇统七年(公元1147年),宗弼又位进太师,次年去世。 

除旧与布新 

  金政权建立后,在灭辽侵宋的过程中,其政权的性质也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由一个单纯的奴隶制政权逐渐演变为以封建制为主的政权。这个演变过程经历了一段时间。从金熙宗开始。以金熙宗为首的改革派通过革新加速了这一历史进程。宗弼作为改革派中的中坚人物,在当时的社会改革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要立新,首先得除弊革政。金熙宗为推行改革,首先对保守派开刀,革除他们所施行的弊政。天会十五年(公元1137年)六月,金熙宗利用保守派内部矛盾诛杀了高庆裔,七月保守派代表人物宗翰死去。宗翰生前大施淫刑毒政,他死后,所设的误国害民的机构设施都尽行废除。接着又革除刘豫弊政。刘豫在宋朝时曾在济南做官,只知道动用酷刑,以快私忿。降金后,他阴谋贿赂宗翰,让金立他为齐王。他在位八年,以什一税搜刮民财,以严刑酷法压迫百姓,敲诈百姓,下至娼优,境内人民苦不堪言。刘豫政权被废除后,金在汴梁设行台尚书省,让宗弼掌管行台尚书省事。宗弼把刘豫手下的军队悉数解甲归农。既减轻了人民的负担,又支援了生产、废去刘豫弊政后,民情大悦。宗弼还亲自到民间访求百姓疾苦,百姓们都说赋税过重,要求减免。宗弼回来后就将赋税减轻三分之一,人民的生产、生活开始复苏兴旺起来。 

  宗磐、挞懒掌权后,金国法令严苛,赋税沉重,加之灾荒饥馑,以致民不聊生他们又下令欠债还不起的,要以人口折还,这种以人口折还债务的办法是一种变平民为奴隶的政策。宗弼诛杀了宗磐、挞懒后,这些暴政都被废除。因此,从宗弼诛宗磐、挞懒的行为来看,也是为除弊政。 

  励行文治,选拔能吏。宗弼虽是武将,但他颇通政事,器重文人。金熙宗以文治自励,宗弼也选用能吏。宗弼进占中原后,搜罗汉族文人、士大夫,让他们为其立制度,定分阶,以汉法统治汉地。蔡松年、曹望之、许霖、张子周等都是宗弼选拔信用的汉官。 

  宗弼在任用这些汉臣时,还和守旧派发生过矛盾和斗争。韩企先是金太宗时由宗翰、宗等所器重和扶植起来的汉人官僚集团的人物。天会十二年(公元1134年),韩企先升任尚书右丞相,在任期间,他奖励后进,推荐人才,在金初实行汉人制度改革金政权,是个有贡献的人物。但随着女真族内部阶级关系的变化和多种制度并存,由宗翰所器重的辽朝旧官僚集团不能不与宗弼所扶植的新的汉人官僚集团产生矛盾。孟浩、田勰都是韩企先所提拔的,而由宗弼所扶植的蔡松年、曹望之、许霖等都被他们称为“小人”加以排斥,宗弼掌权后,蔡松年等人便指责田觳等人结纳朋党,开始打击和排斥韩企先一派的官僚集团。韩企先病了,宗弼前去探病,这时田彀正在韩企先屋里,听到宗弼来了忙到屏风后面躲了起来。宗弼问企先:“丞相年高多病,将来谁可继承相位呢?”企先推举田彀,宗弼却对企先说:“此人该杀!”韩企先死后,田彀被宗弼排挤出朝廷,任横海军节度使,过了几年又借故将他杀死。宗弼又杀掉奚毅、邢具瞻、王植、高凤廷、王做、赵益兴等多人。与田彀有来往的孟浩等34人,也被指控为同党,迁徙海上。于是尚书省为之一空,这样便由宗弼扶植的蔡松年等汉臣来取代了原辽朝旧官僚集团。 

  蔡松年初事宗弼于行台省。宗弼当国后,又引进他为刑部员外郎,并以曹望之为尚书省都事,许霖为省令史,张之周为行台省工部员外郎。后来蔡松年在海陵时期为户部尚书,制交钞与钱并用,恢复钞引法。曹望之也以善治钱谷而有名,是“金之能吏”。宗弼领行台尚书省事后,选名士10余人于官属备用,削涿州范阳人赵元便是其中之一。赵元在行台十年,干练明敏,行台有事要上报相府,宗弼必定要问:“经过赵元了吗?”宗弼收复河南、陕西后,征召张奕到行省,起用傅慎微为陕西经略使,后来又改任同知京兆尹,其治绩成效颇显著。宗弼在领行台尚书省事及收复河南、陕西后,为恢复北方生产,起用了不少“能吏”或“循吏”。 

  计口授地,使自播种。宗翰主持国事时,曾迁徙女真族人,让他们散居到汉地上去。但是这次迁徙却并未引起女真原来的社会组织猛安谋克内部土地关系的变化。到金熙宗废掉刘豫后,开始将内徙到中原的猛安谋克户实行新的军事屯田制度。具体办法便是:将女真本部族徙居汉地,让他们与汉族百姓杂居,按户口分给他们田地,让他们自己耕种解决口粮。若遇到战争,政府另外配给钱米,壮男出征,老幼仍在家耕种。金朝实行“计口授地”的屯田制时,正是宗弼为尚书左丞相、都元帅、领行台事的时候,国家军政大权在其掌握之中。这种屯田军之设置,不能说与宗弼无关。 

  “计口授地”是女真族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的最关键一环,是女真族奴隶制社会内部一次重大变革,也是对守旧势力予以沉重打击的措施。 

  颁行新制,安定生产。金熙宗时为废除女真旧制,建立和健全封建的中央集权制度,以熙宗、宗斡、宗弼为主的改革派进行了许多改革工作。宗弼进人中原,用中原士大夫“教之立制度,定分阶”,在改革中作出了贡献。金熙宗时颁行的主要制度是“天眷新制”和“皇统制”,统一了官制和法制,这对求得统治秩序的安定,保证北方生产恢复和发展是不可缺少的。金熙宗废除刘豫傀儡政权,也是为了统一政令。废刘豫后,由宗弼领行台尚书省事,而收复河南、陕西,以秦岭、淮河为界,与宋实行南北议和,这都是宗弼一手促成的。南北议和,给淮北与宋接近的人民带来了安定,在一程度上符合了人民的愿望。史载:金熙宗时,国家内外皆风调雨顺,五谷丰收,盗贼平息,百姓安乐。当然,把金熙宗时出现的阶级矛盾缓和、生产恢复发展、社会安定,都说成是宗弼一人之力是不符合实际的,但说这些成就是当时包括宗弼在内的改革派所采取的英明措施的结果,却不算过分。 

  宗弼作为女真皇室贵族的主要成员,在金初社会发展中,享有很高声誉。出于历史时代的局限,早年他积极执行女真奴隶主贵族实行的侵宋灭宋的方针政策,领兵攻宋,直至蹙宋主赵构于海岛,但那时他并非战争的主要决策者。作为女真贵族中的改革派中坚人物,他从江南退兵后就不主张继续侵宋,并排除守旧派的阻挠,划淮为界,实现与宋的议和,结束了金、宋战争,给金、宋两国人民都营造了安定的社会局面。在金初的社会革新中,他协助金熙宗革除弊政,加强集权,任用汉族士人,革新社会制度,恢复社会经济。在金朝的社会发展史中,宗弼无疑占有一席之地。
上一篇:连横合纵针锋相对的战国双雄——苏秦、张仪
下一篇:文武双全,参与废立的隋朝重臣——杨素




中国历代名将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