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1641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臣:先秦时期
连横合纵针锋相对的战国双雄
上传者:站长上传 苏秦、张仪 点击次数:8951 次
发布时间-2005-9-26 0:50:18
  战国中后期,各诸侯国经过变法改革,不同程度地加强了政治、经济和军事力量。实力强大的战国七雄,为了兼并土地和人口,相互间进行着长期而激烈的战争。在战争中,作战双方的损耗都相当惊人,强者愈强,弱者愈弱。一些弱国为了求取一点生存的空间必须联合起来,抵抗一个强国,以防止强国的兼并。而强国为了达到兼并的目的,就要拉拢一些弱国来进攻另外一些弱国。因此,在各大国纷纷拉拢其它国家而开展的激烈斗争中,诸侯国的外交和军事就不断产生新的磨合。合纵连横的运动,正是循着这种政治斗争的走向应运而生,随之而来的是一批纵横家的诞生,他们极力鼓吹合纵和连横的策略,来往于诸侯国之间,鼓励大国称霸,以此建成功业。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张仪和苏秦,可谓连横合纵的双雄。 

连横强秦

  张仪本是魏国人,曾经师从鬼谷子学习游说之术。后来他到各国游说,一次跟楚国令尹一起喝酒,席间,令尹丢失了一块玉璧,门客们怀疑张仪,说道:“张仪贫穷,又没有德行,一定是他偷了令尹的玉璧。”大家一同捉住张仪,拷打了几百下,他不服,门客们只得放了他。当他鼻青脸肿地回家时,妻子责备他说:“唉!你要是不去读书游说,哪会遭受这样的侮辱呢?”张仪不以为然,对妻说:“你看我的舌头还在不在?”他妻子笑着说:“舌头还在呢。”张仪长嘘了一口气,说道:“这就够了。”第二天一早,张仪又整顿行装,又出门游说去了。不久,他经人引荐,终于得以会见秦惠王,秦惠王见他有才识,用他作客卿,与他商议进攻各国的事。 

  秦惠王十年(公元前328年),秦惠王派公子华和张仪率兵包围蒲阳,降服了它。张仪乘机建议秦王把它归还给魏国,并且派公子繇到魏国去作人质。张仪随即到魏国游说魏惠王:“秦国对待魏国很宽厚,魏国不可以失礼。”迫使魏国将上郡十五县献给秦国,以感谢秦惠王。秦王闻讯大喜,于是任用张仪为相。张仪为相后,建议秦惠王实施连横策略,使用这种软硬兼施的手段,迫使魏国归附秦国,去进攻楚国。 

  秦国在收复河西地区之后又获得上郡,既可以从东北方向威胁赵、魏,又在河东和河南控制了许多军事要点,增强了东向争天下的基地,于是秦国的声威大振。而这又引起了它的近邻的极大恐惧,它们纷纷起来有所行动,抗拒强秦的进攻。 

  魏惠王在公元前324年采用惠施“合于齐、楚以案兵(休战)”的策略,虽然与齐国会于徐州并尊齐威王为王,仍不能免除秦的连续进攻。公元前323年,魏王又采用公孙衍“五国相王”的策略,将燕、赵、中山、韩、魏等五国联合起来对抗秦、齐、楚三个强国,又遭到齐、楚的反对。张仪乘机与齐、楚两国的执政大臣在啮桑(今江苏沛县西南)相会,故作调停的姿态以拉拢魏国。 

  会后,张仪从东方回国,就被免去了相国职务,于是他又来到了魏国,魏惠王接受了张仪的“以魏合于秦、韩而攻齐、楚”的策略,并任命他为相国。张仪与魏连横,只是为了帮助秦国,不仅是要使魏攻齐攻楚,还想让魏国领头归顺秦国,再让各国效法它。而魏惠王联秦并不是真心投靠秦国,只是暂时借秦国的力量来对抗齐、楚。因此魏王并不愿听从张仪的调遣。不久,秦国又出兵攻魏,攻下曲沃、平周,又私下里更加优待张仪。张仪感到惭愧,没什么可回报秦王。他留在魏国四年以后,哀王继位。张仪又劝说哀王,哀王也不听。这时,张仪暗中让秦国攻打魏国,魏国又吃了败仗。魏与秦的关系又趋于恶化。 

  由于秦、魏连横对其他各国都不利,各国纷纷起来支持魏国起用公孙衍实行合纵。魏王于公元前319年以公孙衍为相,将张仪驱逐回秦国。魏、赵、韩、楚、燕等五国合纵成功,并推楚怀王为纵约长,次年出兵攻秦。但实际出兵的只有魏、赵、韩三国,而且在攻函谷关时被秦军打败。次年,秦庶长樗里疾又大败三晋联军于修鱼,俘虏韩将申差,斩首8万余人,齐国又来到观津打败了魏军。这样,第一次合纵攻秦宣告惨败。魏哀王就在这时背弃合纵盟约,并通过张仪请求跟秦国讲和。张仪回到秦国,重新担任相国。 

  魏国合纵攻秦之所以失败,主要是参与合纵的国家各怀异心,不能真正合力以对付秦国。燕国偏居北方,远离秦国,因此对合纵不热心。楚王虽为纵约长,实际上是隔岸观火,使三晋与秦相互削弱,从而使其获得向北发展的有利条件。合纵的弱点暴露无遗。 

  自从公孙衍的合纵失败以后,秦、齐两大国又开始各谋兼并土地。秦国则在合纵后明白短时期内攻灭东方诸国是不可能的,还有待于努力加强国力,首先则是解除后顾之忧。 

  义渠据有今陕西北部、甘肃北部和宁夏一带地区,是当时西戎中最强大的部族,也是秦北边的近邻。当秦反击三晋时,义渠曾趁机袭击秦国,大败秦军于李帛之下。秦国于公元前314年攻占义渠二十五城,削弱了义渠的势力,巩固了西北地区。 

  公元前316年,蜀国和苴国、巴国之间发生战争,原来苴国是蜀国所封的一个小国,蜀国与巴国长期为敌,而苴侯却与巴王交好,于是蜀王进攻苴国,苴侯逃奔到巴国,并向秦国求救。秦惠王想要发兵进攻蜀国,认为道路艰险狭窄,难以到达,而韩国又可能来侵犯秦国。秦惠王想先攻打韩国,然后攻打蜀国,恐怕有所不利;想先攻打蜀国,恐怕韩国钻空子袭击秦国,犹豫不决,于是召集群臣商议。张仪主张进攻韩国,认为这样可以劫持周天子,从而便于挟制天子去向天下发号施令:“天下没有谁敢不听从,这才是统一天下的功业啊!”而司马错则主张进攻蜀国,他认为“攻韩劫天子”的方案只能得到“恶名”而得不到任何实利,而首先攻灭西南“戎狄之长”的蜀国,就可以扩充领土,增加人口,而且夺取它的财富足以使百姓富裕,军粮充足,增强秦国的实力。还有巴蜀可以从水道通向楚国,“得蜀则得禁止,楚亡则天下并矣”。秦惠王采纳了司马错的建议,命令张仪、司马错等人从石牛道(即剑阁道)进军,相继灭亡了蜀国、苴国和巴国。秦国攻占巴蜀广大的富饶之地,为富国富民强兵,支持长期而频繁的战争,奠定了强大的物质基础,秦国也因此而更有实力攻伐各国。 

计削南楚

  秦国在攻义渠、灭巴蜀之后,便着意向东发展,征服韩、魏,并且多有斩获。秦在威服韩、魏之后便图谋进一步向东发展。但楚国在南方对秦国的东进构成很大的威胁,秦要解除两侧背的威胁,必须削弱楚国。而当时齐、楚联盟,关系密切,齐的声威盛极一时。于是秦惠王派张仪入楚,进行拆散齐、楚联盟的活动,从而削弱它们彼此的力量。 

  张仪对楚怀王说:“秦王对大王是最佩服的,而对齐王最憎恶。只因大王与齐王交好,秦王就没有侍奉大王的机会了。大王如果能够与齐国断交,秦国愿意奉还过去取之于楚的商於之地600里,大王即可派使者随我赴秦受地。这样既削弱了北面的齐国,又与西面的秦国搞好了关系,还能使600里土地失而复得,这岂不是一举三得的好事吗?” 

  楚王十分高兴地应允了他。大臣们都向楚王道贺,只有陈轸持反对意见。陈轸认为,“泰国之所以重视大王,是因为大王与齐国交好。未得地而与齐绝交,楚就先孤立了。秦国不愿先出地却要求楚国先与齐绝交,如果与齐绝交之后再向秦国索地,必然要受张仪的欺骗。大王受骗后必然攻秦,齐国也会因为绝交而怨恨楚国,这样会招致秦、齐两国对楚的进攻。”楚怀王利令智昏,不纳忠言,天天设宴款待张仪,并把相印授给他,还馈赠予他丰厚的礼品。接着楚怀王宣布与齐国废约断交,并派一个将军跟随张仪到秦国接收土地。 

  张仪回到秦国后,假装上车时没有拉住绳索,从车上掉下采摔伤了腿,三个月不上朝。楚怀王不知是张仪故设的圈套,还以为是张仪怪楚国与齐断交不够彻底。于是楚王又派勇士到宋国,借了宋国的符节,到齐国辱骂齐王。齐王大怒,折断了符节,转而同秦国交好。秦、齐两国建交后,张仪才去上朝,并对楚国的使臣说:“我有六里封地,愿意献给楚王。”使臣回国报告楚王,楚怀王大怒,要出兵攻打秦国。这时陈轸又劝说楚王道:“进攻秦国不是好计策,不如反过来割让土地送给它,同它合兵攻打齐国。虽然这是送地给秦国,但可以从齐国得到补偿,大王的国家还可以保全。楚国已经同齐国绝交,又出兵质问秦欺骗之罪,只能促使齐、秦交好,联兵来攻楚国,我国必然大受损伤。”楚怀王仍旧不听,又与秦国断交,并派将军屈旬率兵攻秦,秦、齐两国共同反攻楚国,斩杀楚兵8万,俘虏屈旬及裨将等70多人,并夺取了楚国的丹阳、汉中等地。楚怀王大怒,又征发全国之兵袭击秦国。秦又大败楚军于蓝田。韩、魏两国乘楚军大败,又联兵攻楚至邓,楚国这才退兵,并割让两个城邑跟秦国讲和。 

  秦国得到汉中,既加强了南部边防,又可沿汉水进攻楚的邓和鄢,进而威胁楚的郢都,为下一步攻楚创造了有利条件。第二年,秦国要挟楚国,要拿秦武关以外的土地换取楚的黔中郡。楚怀王对张仪极其恼怒,于是说:“我不要土地,只要得到张仪就献出黔中地区。”秦王想遣送张仪前往,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后来这事让张仪知道了,他竟然主动要求前去。秦惠王很是为他的安全着想,而张仪却说保证万无一失,一切都安排完了。原来张仪早就用财物收买了楚国的权臣靳尚,而靳尚又同楚怀王的宠姬郑袖互相勾结,因此他不怕赴楚。张仪到达楚国后,楚王立即将其囚禁,准备处死。张仪通过靳尚为其活动,郑袖日夜向楚王进言,楚怀王又把张仪放了,并且还像前次一样优厚地款待他。张仪乘势诱说楚怀王与秦连横,结为婚姻之亲,不相攻伐。楚怀王为了不割让黔中,便允诺了张仪的要求。主张联齐抗秦的楚大夫屈原劝楚怀王杀掉张仪,楚怀王柜不采纳,反倒疏远了他,甚至将他放逐到汉水之滨。 

  张仪在劝服楚王与秦国连横以后,他又继续北上东行,分别游说了韩、齐、赵、燕,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明之以义,晓之以理,使得这些国家都同意与秦国连横。但是在劝服燕国后,张仪在回咸阳的途中得知秦惠王已去世,武王继位。武王自从作太子时就不喜欢张仪,到他登位后,很多大臣说张仪的坏话道:“张仪不诚实,反复无常,出卖国家,只图自己有出路。秦国硬要再任用他,恐怕被天下人耻笑。”各诸侯国的君主们听说张仪同秦武王有矛盾,又都纷纷背叛连横路线,实行合纵外交。这时,张仪外交上的努力全都化为泡影,而且他在秦国的地位也越来越不稳固,但他不甘心辉煌一世却落个凄凉的下场,他又谋划着新的策略,走完他纵横家的最后一步。 

  秦武王元年(公元前310年),大臣们不分白天黑夜地诋毁张仪,齐国又派使者来责备张仪。张仪恐怕自己被杀,于是对秦武王说:“为秦国的利益考虑,东方各国只有大变乱,大王才可以获得更多的土地和人口。现在听说齐王很是怨恨我,我到哪个国家,他一定会发兵去攻打的。所以我希望让我这个不成器的人到魏国去,齐国一定会发兵进攻魏国。当魏、齐两国的军队交战,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一定无暇他顾,大王就可以乘机进攻韩国,进入三川,出兵函谷关而不进攻,以进逼周的都城,周朝的祭器一定会交出来。到那时,大王就能够挟制天子,掌握地图和户籍,成就帝王的事业了!”秦武王正愁没法让张仪离开自己,这会儿张仪主动提出到别国去,而且还对秦国有利,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事,当即就表示同意,于是派30辆兵车送张仪到魏国。 

  齐王听说张仪到了魏国,果然出兵攻打魏国。当时魏国已相当孤弱,无力抵抗齐国的入侵。当魏哀王知道齐王出兵是因为张仪的缘故,他感到很恐惧,因为张仪是秦国送来的,魏王不敢轻易将他驱逐出去,只得请求他自动离开。张仪则平静地说:“大王不用担心,我会让齐国停止用兵的。”魏王这才稍微心安一些。张仪于是派他的家臣冯喜去楚国,作为楚国使者前往齐国,对齐王说:“大王十分憎恨张仪,是吧!虽然这样。但大王为了让张仪在秦国安身,也做得够周到了!”齐王说:“我憎恨张仪,张仪到哪里,我一定出兵打到哪里,怎么说让张仪有安身之处呢?”冯喜回答说:“这就是大王让张仪有了安身之处了!”接着他将张仪的初期打算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并说:“现在张仪到了魏国,大王果然进攻它,这是大王内耗国力,外攻盟邦,广树敌人来包围自己,而使张仪得到秦王的信任,这难道不是我所说的‘让张仪安身’吗?”齐王听罢,大为惭愧,连声称“好”,并立即派人撤回了军队。 

  魏哀王非常感谢张仪的救国之功,立即将相位给他,并给他丰厚的赏赐。一年后,即大约在公元前309年,张仪死在了魏国。几乎与此同时,东方又出现了另一位著名的纵横家一一苏秦,他以倡导合纵著称,享誉战国政坛。 

合纵抗秦

  苏秦是东周洛阳人,曾经到齐国去求学,同张仪一样,拜鬼谷子先生为师,但他自认为比不上张仪。 

  随后,苏秦凭自己的才学,到外地游说了几年,希望能得到诸侯赏识,捞个官做,但是不为人所用,一无所获,只得怏怏回家。兄嫂、弟妹、妻妾都纷纷嘲笑他,说道:“按照东周人的习俗,大家都经营产业,致力于工商,把谋取十分之一二的利润作为谋生的主要手段。现在你丢掉了根本,却以搬弄口舌为职业,遭受穷困,不也是应该的么!”苏秦听了这话,感到极其惭愧,暗自伤心,于是关上门,整天不出来,拿出自己的藏书,全部读了一遍,读完以后,他又说道:“一个读书人虚心接受了书本知识,却不能用它去谋取荣华富贵,尽管这样的知识很多,拥有它们又有什么用呢?”于是他找到了一本周书《阴符》,日夜废寝忘食,埋头攻读它。过了一年,他从中找出了许多揣摩国君心意的诀窍,然后他胸有成竹地对他的妻妾说道:“凭着这点本事,我可以游说当代的国君了。”他的妻妾只得报以苦笑,待他出去游说的时候,她们也纷纷离去了,心里想:跟上这个执迷不悟的窝囊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苏秦要求拜见周王,周王的近臣向来熟悉苏秦,都瞧不起他,周王也因此不信任他,不予接见。苏秦出师不利,但他没有气馁,他相信只有那些有雄才大略的君王才会接受他的策略,因此他又继续西行。 

  苏秦来到秦国,并游说秦王道:“秦国是一个四面都有天险的国家,有华山倚靠,有渭河流贯。东面有函谷关和黄河,西面有汉中,南面有巴蜀,北部有代郡和马邑,这真算得是天然的府库。仗着秦国人民众多和军事上的强大,足够吞并天下,建立帝王事业,以求长治久安。”秦王说:“好比鸟的羽毛还投有长好,不可能高飞,我国的政治还没有走上正轨,谈不上兼并天下。”苏秦自认为秦王是个相当有作为的人,但是秦王的这番话实在令他失望,于是他又去东方,游说东方诸国。 

  苏秦痛恨秦国,以合纵之策游说燕王道:“秦王攻打燕国,是在千里之外作战;赵国进攻燕国,则是在百里之内作战。不担心百里以内的祸患,而去注重千里之外的战事,策略上的失误,没有比这更严重的了。因此希望大王跟赵国合纵亲善,让天下结成一体,那么燕国也就没有什么值得担忧的了。”燕王很是赞赏苏秦的策略,于是供给他车马和金银布帛,让他到赵国去。 

  赵王极为欣赏苏秦提出的“六国合纵联盟,共同对抗秦国”的策略,也只有那样才能使秦军不敢走出函谷关来危害山东各国。于是,赵王送给苏秦一百辆装饰了花纹的车子,加上黄金一千镒,白璧一百双,锦缎一千匹,让苏秦用这些去游说各国。 

  这时,周天子赠送祭祀文王、武王的祭肉给秦惠王,以求取秦的保护,而秦也借天子的威名四下扩张。秦惠王派公孙衍进攻魏国,活捉魏国将领龙贾,攻占了魏国的雕阴,并且打算继续向东进兵。苏秦担心秦军会打到赵国来,便用计激怒张仪,使他投奔秦国。 

  紧接着苏秦又分别到达了韩、魏、齐、楚等国,当他们了解到苏秦的策略是为了统一天下,团结各国,保全处于危亡境地的国家,他们正是苦于强秦一步步的蚕食,因此都愿意倾尽本国的所有力量,听从苏秦的调遣。至此,六国合纵成功,并力同心,苏秦做了合纵联盟的盟长,同时担任了六国的相国。 

  苏秦北上向赵王汇报,中途经过洛阳,他带着大量的车辆马匹和行装,各国都派大批甲士护送他,那气派比起国王还过之而无不及。周王听到这情况感到很惊慌,赶忙派人清扫道路,并亲自到城外去迎接、慰劳他。苏秦回到家里,其兄嫂、弟妹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他。苏秦笑着对他的嫂子说:“你怎么先前那么傲慢,而现在却这么恭顺呢?”嫂子弯着身子匍匐而进,把脸贴着地面谢罪说:“因为我现在看到小叔子地位尊贵.财物很多。”苏秦深有感慨地叹息道:“同样是我这么一个人,富贵时,亲戚就敬畏我;贫贱时,就蔑视我。我若是其他一般的人,他们还能这样恭敬吗?假如我当初在洛阳近郊有两顷良田,我难道还能够佩上六国的相印吗?”于是他便施散千金,赐给族人和朋友。当初,苏秦到燕国去,借过别人一百钱做路费,等到他富贵了,就用一百金(一百万钱)去偿还他。而且他还普遍地报答了所有曾经给他好处的人。他的随从人员中唯独有一个人没有得到赏赐,便走上前去主动申说。苏秦说:“我并不是忘了你。你当初跟随我到燕国去,在易水之滨,你再三说要离开我。那时我处境艰难,因此我很怨恨你。正因为这样,我把你放在最后,不过你现在可以得到赏赐了。” 

  苏秦约定六国合纵联盟之后,回到赵国,赵王封他为武安君。苏秦于是把合纵盟约送到秦国,秦军不敢进攻函谷关以东的国家达十五年。 

  后来秦国派犀首欺骗齐国和魏国,和它们联合进攻赵国,想要破坏合纵盟约。齐国、魏国进攻赵国,赵王便责备苏秦。苏秦害怕了,请求出使燕国,并说一定要报复齐国。苏秦离开赵国以后,合纵盟约就瓦解了。 

忠心报燕 

  周赧王元年(公元前314年),燕王哙将君位禅让给子之,这一举动遭到了燕国的封建贵族的反对,从而导致内乱。齐宣王趁机带兵向燕国进攻。最初燕国人民因为痛恨本国的封建统治阶级,对于进攻的齐军表示欢迎,齐军仅用五十天就攻下了燕国的国都,燕王哙身死,子之被擒后被处以醢刑而死。后来由于齐军过于残暴,燕国人民纷起反抗,迫使齐军不得不撤退,但还是占据了燕国的十座城池。 

  燕昭王即位后,处心积虑地想报齐破国之耻。燕昭王与百姓同甘共苦,礼贤下士.广招贤才。乐毅、剧辛、苏秦等一批优秀的军政人才纷纷来到燕国。燕王积极改革政治,于是使燕国人民富裕,将士们都愿意为国而战。只因与齐强弱悬殊,只能俟机而动,表面上仍然对齐表示忠顺,以致齐国在对外用兵时,连部署在北边防备燕国的守军都撤走了。 

  由于燕国在国破后相当疲弱,仍然无力回击齐国,但是燕昭王很想收复被占领的土地。一天,他对苏秦说:“从前先生到燕国,先王资助先生去见赵王,于是约定六国合纵。现在齐国先进攻赵国,接着又进攻燕囤,因为先生的缘故让天下人笑话,先生能够替燕国收复被侵占的土地吗?”苏秦听了十分惭愧,说道:“请让我替您到齐国把失地收回来吧。” 

  苏秦见到齐王后,拜了两拜,俯伏表示庆贺,抬头表示慰问。齐王说:“先生为什么庆贺和慰问相继来得这么快?”苏秦说:“我听说饥饿的人即使饿得要死也不吃乌头草(有剧毒)的缘故,是在于它越能充饥饱肚就越跟饿死同样有害。现在燕国虽然弱小,但燕王是秦王的小女婿。大王贪图十座城池的利益,却长期和强大的秦国结仇。一旦弱小的燕国作先锋,而强大的秦国跟在它后面作掩护,从而招致天下的精兵来攻击您,那您的这种做法同吃乌头草充饥又有什么两样呢?” 

  齐王听了这话,吓得脸色都变了,赶忙问苏秦该怎么办,劳秦说:“我听说古时候善于办事的人,能够变灾祸为幸福,化失败为成功。大王如果能够听从我的计谋,就应该归还燕国的十座城池。燕国收复十座城池,一定很高兴;秦王知道您是因为他的缘故而归还燕国十座城池,也一定很高兴。这就叫做抛弃仇敌,却得到磐石一样牢固的朋友。燕国和秦国都服事齐国.那么大王对天下发号施令,没有谁敢不听从您的。这样,大王只需空口表示依附秦国,却能用十座城池的代价取得天下,这才是称霸的大业啊!”齐王闻言大悦,说:“好。”于是便归还了燕国的十座城池。 

  燕王收回失地后,十分高兴,准备对苏秦大加封赏,这时有人诋毁苏秦说:“苏秦是个左右摇摆、叛卖国家、反复无常的人,将来会作乱的。”苏秦恐怕得罪燕王,急忙回到燕国,但燕王不恢复他的官职。苏秦拜见燕王说:“我本是东周一个鄙陋的人,没有半点功劳,而大王亲自在宗庙里授予我官职,并在朝廷上以礼相待。现在我替大王收复了十座城池,理当更加亲密。可是现在大王不再让我做官,一定有人用不诚实的罪名在大王面前中伤我。其实,我的不诚实,正是大王的福气。”接着他认为忠诚老实的人只为自己着想,而积极进取的人一切替别人打算。他鄙弃孝顺、廉洁、诚实的人,而认为只有那些能够通时变,不是那么一意孤行地坚守诚实的人,这才是忠诚。他还举出了一个婢女为挽救男女主人而表现出来的不诚买,女主人与人私通,想把自己的丈夫毒死,而婢女一怕主人驱赶了女主人,二怕女主人毒死了主人,于是她假装昏倒而将毒酒洒在地上。虽然这样对上保全了男主人,对下保全了女主人,但是免不了被鞭打。最后苏秦感慨道:“怎么能说忠诚老实就没有罪过呢?我的过错可说是不幸得很,跟这件事正好类似啊!”燕王听罢,说道:“先生再担任原来的官职吧!”从此更加优待苏秦。 

  苏秦也不是一个行为检点的人,常与燕王的母亲私通。燕王知道这件事后,非但不予揭发和惩罚,反倒更加优厚地对待苏秦。苏秦恐怕被杀,就劝说燕王道:“我留在燕国,不能使燕国提高地位,如果去到齐国,那么燕国一定能够提高地位。”燕王正愁没法惩治他,现在苏秦主动提出要出去,他也乐得顺水推舟,于是说道:“一切随先生自己行动吧!”这时候,苏秦假装得罪了燕王而逃奔到齐国,齐宣王用他做客卿,经常同他商议国际形势,寻求对策。 

  不久,齐宣王去世,齐湣王就位。苏秦劝说齐湣王隆重地安葬齐宣王,以表明自己的孝道,同时高筑宫室、扩大园囿来表示自己的得志。其实苏秦的目的是要使齐国破落、凋敝下去,从而有利于燕国。 

  然而苏秦的眼光要比这远大得多,他要打击齐国的策略是使齐国“西劳于宋,南疲于楚,则齐军可败”,即齐国在攻楚攻宋遭到重大削弱之后就可以打败它,其中诱齐灭宋是关键。宋国西北部的定陶是当时中原地区最繁荣的大商业城市,手工业和商业的税收收入很高。齐湣王早就想占有定陶,在秦国专政的穰侯魏冉和在赵国专政的奉阳君李兑也都想夺取定陶作为自己的封地。如果能诱使齐滑王灭宋,就挑起了齐与秦、赵两国之间的激烈斗争。而且魏在宋的西边,楚在宋的南边,齐国出兵灭宋,又将导致魏、楚两国与齐争夺宋地。这么一来,便将齐国置于三面受敌之境,要摧毁它就不难了。其次是赵国经过武灵王的改革,又灭了中山国,其强大已略与齐、秦相当。齐国还联赵制秦,为了战胜齐国,还须拆散齐、赵的联盟。苏秦为了诱使齐灭宋和拆散齐、赵的联盟,四出为燕国活动。 

  秦国在免除楼缓的相位后与赵国的关系已经趋于紧张,又见齐、赵联合对自己不利,便企图拆散齐、赵联盟,摧垮赵国这个新发展起来的敌手,从而孤立齐国。于是秦昭王在公元前288年先自立为西帝,派穰侯魏冉赴齐尊齐湣王为东帝,相约攻打赵国而瓜分它的土地。苏秦当时正在齐国,齐湣王征询他的意见时,他立即指出:齐、秦两帝并立,天下只会尊重秦国而不会尊重齐国。如果齐国取消帝号,天下就会敬爱齐国而憎恨秦国。而且攻打赵国也不如攻打宋国有利,齐国应该发动合纵攻秦,齐国则可以利用各国攻秦的时机吞并宋国。而从齐湣王的角度来说,将齐秦称帝、相约灭赵与合纵攻秦而灭宋相比较,后者既可削弱强大的敌手秦国,又可乘机吞下宋国这块肥肉,当然,后者的利益远远大于前者。于是齐湣王改变初衷,立即取消帝号,并命苏秦为其游说赵、韩、魏、楚等国,与齐国合纵攻秦。 

  齐湣王只顾眼前的利益,陷入苏秦设计的圈套而不自知。而苏秦则因势利导,将原来的“离齐赵之交”临机变为合纵攻秦,既加剧了齐、秦的矛盾,又达到了诱齐灭宋、导致天下攻齐的目的,而燕国则可以坐收渔利。 

  苏秦随即以齐湣王代表的身份,先后赴韩、魏等国串连合纵,并随齐湣王与赵惠文王会于东阿,相约齐王去帝号,合纵攻秦。公元前287年,齐、赵、韩、魏、楚五国攻秦。燕国为了表示忠心服从于齐,一面派兵随军攻秦,一面又派兵助齐灭宋。各国虽然出兵攻秦,但又唯恐齐湣王独吞宋国,因而各怀异心,联军停顿于荥阳、成皋而迟迟不进。不过,秦国看见合纵的声势很大,为了摆脱困境,也就废除了帝号,并将过去夺取的一部分土地又退还给了东方诸国。这样,各国才算回师。第二年,齐国就灭了宋。也正因为灭了宋国,齐国变成了众矢之的。齐国灭宋后,声威之盛,一时无与伦比,大有吞并周室取代周天子之势。诸侯恐惧,为了自保,也纷纷反齐。燕国多年来所追求的陷齐于孤危的形势出现了。不久,燕国就联合其他国家攻灭了齐国。只可惜为此付出最大辛劳的苏秦没法看到这些,但他生前的计划在他身后实现了。 

  由于苏秦“合纵攻秦而灭宋”的策略收到了实效,齐国空前强盛起来,因此齐湣王对苏秦更加宠信,但引起齐国大夫中有些人的不满和忌恨,他们派人暗杀苏秦,但没刺死,苏秦带着致命伤逃跑了。齐王派人搜捕凶手,但是没有找到。苏秦快要死了,便对齐湣王说:“我如果死了,请大王在街市上把我五马分尸来示众,宣称‘苏秦为了燕国的利益而在齐国作乱’这样刺杀我的凶手就一定能够抓到。”于是齐湣王就按照他的话办,那刺杀苏秦的人果然自己露面了,齐湣王趁机把他杀了。燕国听到这个消息,感叹道:“齐国替苏先生报仇,做法也够残忍的啦!”他们不明白,出这种主意的正是这位苏先生。 

  苏秦死后,他暗中帮助燕国、破坏齐国的事实被大量泄露出来。齐国后来得知这些情况,很是恼恨燕国。燕国很害怕。这时苏秦的两个弟弟要求求见燕王,想继承苏秦的旧业。他俩看到哥哥取得了成就,也都发愤读书,希望有所作为。燕王于是派他们联络各国合纵相亲,商议攻打齐国的事,最终打败了齐国。他们得终其天年,名声显扬各国。 

  张仪、苏秦都是当时纵横家中的佼佼者,他们都曾师从于鬼谷子先生,由平民百姓跃升为位尊人臣的宰辅,但是他们走了不同的道路,一个连横,一个合纵,结果也判然两样,一个使秦国越来越强大,一个使东方各国日趋弱小。他们纵横捭阖,各有建树,最终都落了个倍遭猜忌、客死异邦的下场。纵观他们的得失,过于强调国际间态势的组合,而没有认识到只有从改革政治、经济和谋求富国强兵入手,才是国家强盛、统一天下的关键。顾此而失彼,显然他们同陷于策略的误区。尽管如此,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张仪和苏秦仍不愧为我国历史上胸怀博大、计谋出众的纵横家,正是由于他们的亮相登台,战国群雄才演出了一幕幕精彩纷呈的活剧,中国历史显现出勃勃生机!
上一篇:再起无人不谢安,风流何须问东山,东晋一代名相——谢安
下一篇:文武双全的金朝名将——完颜宗弼(金兀术)




中国历代名臣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