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955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臣:秦汉三国
诸葛亮的继承者,以静治国,壮志难酬的蜀汉宰相
上传者:站长上传 蒋琬 点击次数:6715 次
发布时间-2005/8/3 2:21:54
  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 
         ——诸葛亮上后主密表 

卓尔不群 深受器重 

  蒋琬,字公琰,零陵湘乡(今湖南湘乡)人。蒋琬年少好学,聪明过人,仪态轩昂,气度不凡。青年时期他就与表弟刘敏因才学而知名当时。后来,他投笔从戎,追随刘备,由于年轻资浅,在当时刘备的统治集团中并不起眼。刘备入蜀时,他只是一名秘书性质的佐吏,之后出任广都县县令。 

  广都距成都约70里,号称当时名城,富于渔盐之利。如果在此为官,循序渐进,倒也不无前途,只是对于蒋琬来说,有些大才小用。因此,他有此闷闷不乐,常借酒解愁。 

  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就此而论,蒋琬是比较幸运的。他很快受到了诸葛亮的注意。一次,刘备、诸葛亮等人出巡至广都,发现蒋县令政务不理,而且沉醉不醒。刘备勃然大怒,要把蒋琬就地处置。诸葛亮忙加拦阻,他另有考虑。他知道大才屈居小任,常醉酒误事。当年刘备牧守荆州,满腹经论的庞统开始也不受重视,居官耒阳令时也是不理公务,每日醉酒高卧,被免去官职。鲁肃致信刘备说:“庞士元(庞统字士元)不是百里之才,使他处治中、别驾(州官的重要属官)之任,才能让他一展宏才。”诸葛亮也同样劝说刘备,刘备便召见庞统,一见如故,方知此人满腹经论,从此委之以大任。后来庞统献计,刘备入蜀,立了大功,却不幸为国捐躯。眼前之人与庞统当年所为十分相似,若是平庸之辈,哪敢在成都附近 
的属县荒废政事,不尽职守?其中必有委曲。于是,他劝刘备说:“蒋琬是国家栋梁,而非百里之才,为政以安民为本,不以修饰为先,望主公明察。”因为诸葛亮的一席话,蒋琬得以免死,但被罢去官职,不久又被起用为什邡县(今四川什邡县)县令。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刘备进位汉中王,调蒋琬入中央任尚书郎。在诸葛亮的有意栽培下,蒋琬兢兢业业,恪尽职守,逐步熟悉国家大政、典章制度,积累了比较丰富的管理经验。 

  蜀汉建兴元年(公元223年),后主刘禅即位,丞相诸葛亮躬亲政事,日理万机,蒋琬进入丞相府为东曹掾,主管二千石长吏的升迁,地位十分重要。诸葛亮对他十分器重,又举他为秀才,蒋琬谦逊不受,一再推荐刘邕、阴化、庞延、廖淳。诸葛亮再三勉励,在给他的文告中说:“如果为了四避亲故而舍弃了有德之人,就会使百姓遭受苦难,众人既然于心不安,确实又使内外官员不明其中道理,你应当尽力施展才能,以此表明这种选举是公正慎重的。” 

  蜀汉建兴五年(公元227年)诸葛离开了成都,屯兵汉中以备北伐。此时,已提升为参军的蒋琬与长史张裔主持丞相府的一切事务,对于一向谨慎、鞠躬尽瘁的诸葛亮来说,这是基于对蒋琬等人的充分信任而作出的决定。建兴八年(公元230年),蒋琬又代替张裔为长史,成为丞相府的最高副手。蒋琬没有丝毫的骄矜和大意,他以丞相为榜样,处繁理剧,尽心尽力,一方面为北伐筹集粮食,组织运输,补充兵源,讲武训练,一方面谨慎地处理公文,使作为当时政治中心的丞相府保持良好的运作状态,为呕心沥血的诸葛亮实在分忧不少。此时,诸葛亮身在北伐前线,对蒋琬的办事能力和表现深感欣慰:他没有看错这个故意醉酒的县令。他多次深有感触地对家人说:“蒋公琰忠心耿耿,雅量宽和,实在是我复兴汉室的好帮手。”不仅如此,经过对蒋琬多年的考察和培养,诸葛亮决定把蒋琬作为自己的接班人,这才有了后来的诸葛亮上后主密表。 

  蒋琬自从担任丞相掾属以来,诸葛亮一直与他保持频繁的书信往来,评论当时人才,兼及政局时势。诸葛亮爱才若渴,第一次北伐时,收姜维,辟为仓曹掾,加奉义将军,封当阳亭侯。当时姜维年方27岁,精通武略,深得诸葛亮的喜爱。诸葛亮曾多次在与留府长史张裔、参军蒋琬的信中反复强调姜维人才难得,他写道:“姜伯约(姜维字伯约)忠勤时事,思虑精密,马良、李邵等人都不如他,其人可称凉州上士。”又说姜维“敏于军事,既有胆识,又深通兵法,心存汉室,才能过人,我一定要让他进宫觐见主上。”蜀汉建兴九年(公元231年),诸葛亮再次出兵北伐。李严负责督运军粮,大雨路坏,运输不继。请诸葛亮回师后,李严不自责反而诬告诸葛亮军粮充足却随便退兵。真相大白以后,李严被废,诸葛亮致信长史蒋琬、侍中董允:“陈震上次出使吴国,临出发时对我说:李严腹藏机心,乡党以为不可接近,我以为只要不去触犯他就行,不料会出现这样的事,可以让陈震知道。” 

  此外,蒋琬等人作为丞相掾属还负有监察巡行的任务。廖立在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被刘备征为侍中,刘禅继位,徙为长水校尉。廖立自以为才名仅次于诸葛亮,现在地位却在李严之下,很不服气,后来蒋琬等人来到,廖立放论蜀汉君臣,包括对先主刘备、关羽等人都极不客气。蒋琬将其言论向诸葛亮如实汇报,不久,廖立被废为民。 

  无论是书信往来还是亲临指教,蒋琬在诸葛亮的悉心指导下,在多年的公务处理中越来越成熟,具备了作为一名最高管理者的必要条件。 

遵守成规 选贤举能 

  蜀汉建兴十二年(公元234年),一代名相诸葛亮心力交瘁,在前线五丈原病逝。灵柩运回成都,举国上下一片哀声,上上下下一时无所适从,惶惶不安:谁能继承英才盖世的丞相料理军国大计呢?谁能填补这个巨大的空白昵? 

  重任落在蒋琬的肩上。按照丞相遗愿,蒋开始为蜀国掌舵。一连串的名号包括尚书令、益州刺史、大将军、录尚书事,把蒋推至无可争辩的中枢地位。延熙元年(公元238年),刘禅又加蒋琬为大司马,使他总揽军政大权。 

  泰山崩如前而面不改色,蒋琬从容自如,料理一切,既不带荣登台辅的喜色,也没有让哀戚形于面容,他的言行举止,一如平常,只在心里默默掂量肩上的重担,这种气魄和定力渐渐消除了蜀汉人民的不安和观望情绪,使蒋琬赢得了众人的敬服。 

  偏安一隅的蜀汉,国力薄弱,人才日渐凋零,又面临着北伐中原的既定任务,蒋琬知道自己与丞相相差很远,他要做的是让蜀国在原有秩序上保持稳定。为此,他基本上继承了丞相的各种政策,尽量避免引起社会大的波动,包括北伐在内,要点是以安民为本,人尽其用。 

  杨戏(字文然)是诸葛亮比较赏识的人物,论法决疑,公平允当,蒋琬为益州刺史,举他为治中从事史,后在大将军任上又辟其为东曹掾,信任有加。大学者谯周曾被诸葛亮任命为邓学从事,蒋琬用他为典当从事,总管一州的学术文化事业。成都人杜琼精术数,蒋琬和费仪对他礼遇敬重。汉嘉人王元泰容止蕴藉,操守贞亮,曾为益州别驾,蒋琬询问张休:“汉嘉前辈有王元嘉,现在谁可与他媲美?”张休回答说:“像他这样的人,州里都找不到,何况汉嘉郡?”虽有溢美之词,仍可看出王的声望和蒋琬一心选贤的赤诚之心。甚至曾经批评刘备称帝太早的费诗,因为直言刚正,也被蒋琬任命为谏议大夫,尽其所长。至于王平、姜维两位杰出的将领,均在蒋琬北伐时随军听用。延熙元年(公元238年),大将军蒋琬驻军沔阳,任王平为前护军,六年(公元243年)蒋琬还住涪县(今四川绵阳附近),拜王平前监军、镇北大将军,统管汉中。姜维也随蒋琬进驻汉中,蒋琬升其为大司马,又命他多次率偏师西征。延熙六年(公元243年),姜维又迁镇西大将军,领凉州刺史。这些任命,都是蒋琬出于北伐的需要而作出的安排。 

  此外,董允和费祎,是诸葛亮生前极为看重的人物,蒋琬任尚书令并领益州刺史时,极力让位于二人。董允充任侍中多年,执政严明,正色匡辅,使后主刘禅不得亲近小人,对于安定蜀汉的政治局面功不可没。蒋琬曾建议对他赐爵封土,董允推辞不受。由于蒋琬的让位,费祎代为尚书令,领益州刺史分领宰相之事。从延熙元年(公元238年)到延熙六年(公元243年)蒋琬出屯汉中,费祎则在成都处理国务,二人配合得十分默契。延熙六年,蒋琬回军涪县,以尚书令费祎为大将军、录尚书事,意味着宰相的人事交接提前完成。 

心系北伐 壮志难酬 

  继承诸葛亮遗志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是北伐中原、兴复汉室。由于地理、经济、人才等因素的限制,诸葛亮尚且惨淡经营、劳而无功。而征讨之事、应变策略更非蒋琬所长,其中利害关系十分明显。蒋琬深知自己难比诸葛丞相,但为了继承丞相遗志,蒋琬奋然一掷,决计北伐,并为此作出了悲壮的努力。 

  汉中地区地处陕西南部的汉江上游,北屏秦岭,南障巴山,汉水横贯其间,形成了一个比较宽阔的盆地。其地接秦陇蜀楚,路通川、甘要津,古道交错,关隘重叠,易守难攻,历来有“西垂重镇”之称。三国时期,汉中是蜀的咽喉,汉中安则蜀安,汉中若失,则蜀国危在旦夕。加上汉中盆地土肥水美,气候宜人,历来盛产多种粮食作物,因此,它成为北伐重要的军事基地。 

  蜀汉延熙元年(公元238年),即魏明帝景初二年,司马懿率军讨伐辽东公孙渊,后主诏令蒋琬率兵进驻汉中,等待时机,与孙吴夹击魏国。六年之中,蒋琬率军屯驻汉中,魏军不敢来犯。此期间,蒋琬还多次命令姜维率偏师西进,采取一种进攻的姿态,但是收效不大。 

  蒋琬费尽心思,又想从水路进攻,他认为诸葛亮生前多次出兵秦川,道路艰险,来往不便,不如沿汉水、沔水东下、进攻魏国的魏光、上庸二地,于是,大造舟船,准备出击,不料蒋琬旧病复发,未能成行。朝中官员大多认为:水路出兵容易,但万一失败则回返不易,不是上策。蒋琬的这一举措还引起了孙吴朝臣的疑惧。步骘、朱然等上疏,说传言蜀要破坏吴蜀联盟,与魏交好,多作舟船,缮治城郭,等等,应该加强戒备,孙权力排众议,一场风波才算平息。 

  后主派尚书令费祎、中监军姜维来汉中与蒋琬商议大计,蒋琬深感惭愧,感激发愤,又一次上书后主,他诚恳地写道:“为汉室除残去秽,是我应尽的职责,由于我资质驽钝,又兼疾病,来汉中六年,并无进展,俯仰惟艰,寝食不安。现在魏国强大,北伐不易,我与费祎商议,认为凉州地势险要,进退可据,羌胡人心思汉,宜用姜维为凉州刺史,姜维出军西北,我当率军后继,而涪县水陆通达,万一东北有变,应付不难。”一片赤诚,一番苦心,溢于字里行间。 

  延熙六年(公元243年),蒋琬从汉中回军,到涪县驻军,以费仪为大将军,出守汉中。在涪县的日子里,国事基本上交给了费祎,尽管病魔缠身,蒋琬仍然念念不忘北伐事宜,想到丞相的重托,心中十分不安,他觉得自己有负丞相厚望。 

  延熙九年(公元246年),蒋琬在疾病折磨之中与世长辞,北伐未成,含恨归天。 

大度雍容 胸襟宽广 

  诸葛亮曾经对杨仪(字威公)的才干倍加赞赏,大军出征,杨仪规画部伍,筹度粮谷,办事干练,不假思索。起初,杨仪为先主刘备尚书,蒋琬为尚书郎,以后二人同为丞相参军、长史,每次随行,杨仪总是负担更为艰巨复杂的任务,论为官才能,杨仪都在蒋琬之上,杨仪也认为诸葛亮之后非己莫属,那么诸葛亮为什么选择了蒋琬呢? 

  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杨仪气量狭窄,自负狂傲,在军中经常与魏延发生争执。魏延又是一个个性很强,很有主见的将领。诸葛亮病逝,遗令杨仪处理后事,魏延不服,双方争斗,各自上表后主,称对方为叛逆。后来,按照诸葛亮的计策杀了魏延。杨仪还踏上一脚,诛魏延三族。由于杨仪心性严酷等原因,后来没有当上宰相,杨仪深深不忿,居然说:“当年我如果举军投魏,哪会像今天这样!”此事被费祎知道后密奏后主。杨仪被废为庶民,徙至汉嘉郡。杨仪至徙处,又上书诽谤,辞指激切,被朝廷问罪收押,杨仪于是自杀身亡。  

  居宰相之位,理全局之事,必须眼界开阔,心胸博大,身居高位而意气用事是极为危险的,更何况蜀国内部存在着错综复杂的人事矛盾呢?与杨仪相比,蒋琬正好符合一个承平宰相所具备的体气和平、安抚大局的气质和要求。 

  蒋琬曾经提拔杨戏为东曹掾,甚为看重。杨戏生性疏略,蒋琬与他谈话,他经常不作回答。于是,有人别有用心地对蒋琬说:“杨戏轻慢傲人,有些过分了吧?”蒋琬严肃地回答:“人心不同,各如其面,当面顺从而背后非议,这是古人所不为的。杨戏要称赞我,这又不是他的本意,要反驳我,又会表明我的错误,所以沉默不语。这正是他为人坦诚的表现。”蒋琬言行一致,对杨戏始终没有一丝一毫的成见。相比较而言,姜维外宽内忌,无法容忍杨戏的傲视,有久,将其废为庶人。 

  更为显著的例子是对待杨敏。杨敏曾经直率地说:“蒋琬作事愦愦,真是不及前人!”这一大胆的言论很快被报告上去,有关官员要求审讯杨敏,蒋琬表示反对。他说:“我确实不如前人,这是实情,不必追究。”既然如此,按规定就必须有不加追问的理由,蒋琬心平气和地说:“如果不如前人,那么事情就不会办好,事情办得不好,不就是作事愦愦?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不过,这件事还没有了结。后来杨敏因事入狱,有人担心蒋琬乘机报复,这样一来杨敏必死无疑。但是胸怀磊落的蒋琬并无芥蒂,不怀成见,杨敏得以免除生命之忧。 

  从上述事例可以看出:蒋琬确实具有常人所没有的度量。因此在他为相期间,蜀国基本上没有人事上的重大矛盾和纷争,保证了全国官员同心,上下安定。 

  蒋琬的才能远不及诸葛亮,这是无可置疑的,但他能沿用诸葛亮的成规,以静治国,注意选拔人才,用人之长,兼之气量宽宏,心存大局,因此使蜀汉在失去了诸葛亮之后维持了稳定的政治局面。至于北伐,他审时度势,积极进取,虽壮志难酬,但其所作所为亦基本符合天下大势和蜀汉国情。从上述几点看,蒋琬仍不失为一个继诸葛亮之后的一个作风稳健的政治家。
上一篇: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北齐亡国之君,无愁天子——高纬
下一篇:致力改革,雄才大略的郑国改革家——子产




中国历代名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