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9375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臣:两晋南北
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北齐亡国之君,无愁天子
上传者:站长上传 高纬 点击次数:4956 次
发布时间-2005-8-3 2:14:10
  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 
  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 

  巧笑知堪敌万几,倾城最在著戎衣。 
  晋阳已陷休回顾,更请君王猎一围。 

  《北齐二首》 李商隐 

  言及南北朝,由于大多史官总是以“本正流清”的南朝为“正朔”,代代相袭,一直对南朝的宋、齐、梁、陈多有详尽的阅读,但如果细读北朝的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各国历史,发现其中不少让人拍案叫绝、引人入胜的故事,并明晰了隋、唐两朝都是源起于北朝勋贵,融会贯通之际,对于北方各民族在动荡时代相互大融合的历史脉络也一清二楚。特别印象深的是几代北齐帝王,凶淫荒唐,所作所为很似小说情节。这一大家子人疯疯颠颠,估计是遗传的精神病因子,到最后的末帝高纬更是“发扬兴大”,惊心触目。 

  北齐帝王姓高,是鲜卑化的汉人出身。开国皇帝高欢(同曹操一样,高欢生前未称帝,创下帝基,死后为儿子高洋谥为“神武皇帝”)少年时代家贫四壁,娶媳妇后才从女方一家的财礼中得到一匹马,始有资格在边镇军队中当个小队长。高欢一生追随过不少反叛暴虐的人物——杜洛周、葛荣、尔朱荣。尔朱家族大杀北魏皇族,高欢叛尔朱家族,立孝武帝。不久君臣互攻,魏帝西遁,是为西魏。高欢立孝静帝,建立东魏。高欢病死后,长子高澄继任大将军,飞扬跋扈,差点篡位,却被家奴刺死。高欢次子高洋深沉大度,其父兄在世时装疯卖傻,少年时常拖着两条大鼻涕嘿嘿傻笑。高澄曾耻笑这个弟弟:“此人如果也得富贵,相法怎么能解释呢。”而正是这个乍愚乍智的二弟,上台后不久就逼孝敬帝禅位,建立齐国,史称北齐。 

  高洋即位后雄才大略,征伐四克,六七年之间,威振戎夏。后来,高洋耽湎酒色,肆行淫暴。太子高殷儿时由儒生辅导,仁德胆小,高洋以为“太子得汉家性质”,怯懦不能继位。高洋曾让太子亲手杀囚,吓得太子砍了多刀也不能砍断犯人首级。高洋大怒,亲自鞭打太子,吓得少年自此得了忽发性的精神病。 
高洋三十一岁暴崩,太子高殷继位,不久就被六叔高演废掉。高演是北齐在位四帝中最为仁德的一位好皇帝,平生只干过一件坏事,就是杀了年仅17岁的侄子高殷以应天象。可惜高演只当了两年皇帝,得病暴死,终年才二十七年,死时他传给九弟高湛,亲自给自己这位同母弟写信:“宜将我的妻儿安置一个好地方,不要学前人的样子(指自己杀侄一事)”。高湛淫虐绝伦。他先是逼通高洋的皇后李氏,搞大了嫂子的肚子,又把李后之子太原王高绍德叫到殿前,说:“从前你爸打我的时候,为什么不劝。”用刀柄把侄子乱击而死。不久,他又把传位给自己的亲哥哥的太子高百年弄到凉风堂,让左右卫侍拖曳这位十四岁的少年绕堂击打,遍地是血,孩子奄奄一息之际,求活说:“阿叔饶我,愿给您做奴仆”。高湛亲手斩之,投尸于池,池水尽赤。他还怕这位故太子不死,亲自到后园看手下埋尸。……种种暴行,耸人听闻。暴崩之年,三十二岁。 

  高湛二十七岁时,慧星出现。史官说是除旧布新之象,应该有新皇帝出现。此时北魏、东魏的皇帝早已被高洋杀尽,高演时还可以杀侄子高殷,高湛总先人一步,已经把高演的儿子自己的亲侄高百年太子弄死。为了“应天象”,就传位给自己的儿子高纬,自称太上皇。高纬当儿皇帝时很老实,大概坏事都让老爸干了,当时又是儿童,没有能力干坏事。高湛死时,高纬已当了五年皇帝,此后,他又作了七年皇帝。年头虽不长,却干尽了荒唐的坏事,成为后世恶君昏帝的“楷模”。 

  史书上记载后主高纬“幼而令善,及长,颇学缀文”,很是个有上进心爱读书的少年人。十五、六岁他爸爸高湛暴死,真正当了皇帝,但未几差一点被自己的弟弟高俨推翻。 

  高俨是武成帝高湛第三个儿子。很受高湛宠爱,常代替父皇高湛本人在含光殿办公,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人老成大度,王公大臣都跪拜畏惧。高湛未死时,高俨的器服玩饰和当皇帝的高纬一模一样。有一次他在高纬处见到有进贡的新冰早李,大怒:“我哥哥有这东西,我怎么没有”。从那以后只要是高纬宫里有高俨认为是新奇未见的东西,他的属官和工匠肯定获罪。 

  高俨生性威猛,经常患喉疾,医生下钢针直刺入喉医治,高俨虽痛但连眼睫毛都不眨动一下。他常常对父皇高湛说:“我哥哥这么怯懦的一个人,怎么能统驳臣下呢。”高湛好长时间一直想废了高纬,立高俨为帝。 

  高湛暴死后,高俨获改封为琅邪王。后主高纬的宠臣和士开很怕高俨,对人说:“琅邪王眼光奕奕,数步射人,刚才在他面前站一会就吓出一身大汗,在皇帝面前我都没有这种感觉。”和士开不仅是高湛和高纬的宠臣,还是高纬他妈胡皇后的情夫,在高湛活着的时候就因玩“握槊”游戏和胡后奸通(似乎和古代的双陆游戏差不多,好象是国际象棋,用个小桌子一样的东西,上面摆上立起的棋子样的博具来回走动,具体可参见中的《资治通鉴》中《尔朱彦伯传》中的描写,不过,到唐朝时已经不知道握槊具体是什么游戏了)。高俨很讨厌和士开,见和士开盛修第宅,讽刺他说:“你们等不到大宅子修好,自己可能就完了。”疑惧之下,和士开在后主高纬前进谗言,要小皇帝解除了高俨的兵权。高俨在侍中冯子琮窜掇下,假称高纬旨意,把和士开骗到御史台砍了头。本来高俨原意只为杀和士开,可一开了头就收拾不住,其手下徒众拥逼他去杀后主高纬。高俨就带着禁卫军三千多人直向宫殿闯来。 

  高纬听到消息后吓得大哭,对冯太后说:“有缘的话能再见到您,无缘的话就永别了。”同时,他下旨急召大臣斛律光。高俨也派人召传斛律光。斛律光的女儿本是孝昭帝太子高百年的妃子,高百年被杀后也绝食而死。但封建宗法社会尊正朔,斛律光仍卖命高家。而且斛律光也憎恶和士开,听说高俨杀了和士开后大笑:“龙子作事,本来就不和凡人一样。”他见高纬时,小皇帝已和四百兵士慌乱披甲操刀要出门抵挡。斛律光劝后主说:“这些少年舞刀弄抢,一交手就乱杀一通不分尊卑。只要您皇帝露一露面,那些人就死了心。”果然,小皇帝一露面,高俨的徒众“骇散四奔”。 

  高俨也没了主意,站在原地不动弹。斛律光上前牵手拉他,说:“天子弟弟杀个人算什么呢。”把这位闹事的皇弟带到殿里,斛律光又对高纬说:“琅邪王年少不懂事,成人后就不会这样。”高纬此时忽长精神,抽出弟弟高俨的佩刀用刀柄对这位胆大妄为的少年大脑袋一顿乱击,咬牙切齿好久才把高俨放了。他又亲自用弓箭射杀高俨的徒党,肢解暴尸,以泄怒气。胡太后怕大儿子弄死二儿子,就把高俨关在自己宫内,高俨每次吃饭前太后自己都亲口尝试怕有毒把儿子毒死。几个月后,高纬趁胡太后睡觉,骗高俨早起打猎。这位失势的小王爷不知是计,刚刚进殿就被皇帝哥哥的卫士刘桃枝反绑起双手,用袖子堵嘴,背负到自己的宫里砍了头,时年十四岁。高俨的四个遗腹子也都“生数月而幽死”。 

  皇帝位子坐稳,转年七月,高纬就诛杀了大臣斛律光。斛律光一族自其父斛律金起就卖命高氏。“敕勒川,天山下,天似穹窟,茫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首千古名曲就是斛律金在高欢在玉壁之战被周军大败之后,为安慰高欢用鲜卑语唱出,听得高欢当时涕泪横流。斛律光位极人臣,平生为高家打过无数恶仗,又帮助高纬坐稳帝座,但不贪权势,不懂交结高纬的宠臣穆提婆和祖珽。两个人于是同上谗言,说斛律光有谋反之心,劝高纬杀掉他。高纬性怯,不敢诛杀如此重臣。祖珽给他出主意:“赏赐斛律光一匹马,说明天一起游猎东山,他一定来谢恩。”果然,斛律光来到凉风堂,皇帝卫士刘桃枝从后击其后脑,斛律光不倒,回头说:“桃枝常常干这样的事,我到死也不干对不起国家和皇帝的事。”刘桃枝和三个大力士用弓弦勒在不做丝毫抵抗的斛律光脖子上,勒死了一代名将。齐国的敌国周国周武帝听说斛律光死了,齐国自毁长城,高兴得全国大赦。 

  诛戮功臣之后,高纬又把目光转向亲族。被谧为文襄皇帝的高澄有六个儿子。第四子是兰陵王高长恭。高长恭容貌美丽如纤洁妇人,上阵常面带一个铁面具以威吓敌人。邙山之战,他辅助高湛取得大胜利,武士们吟唱歌谣,名为《兰陵王入阵曲》,国人诵唱,声名显著。后主高纬有一次问他:“你打仗时深入敌阵,如果失利的话后悔也来不及呵。”兰陵王回答:“家事亲切,不知不觉我就冲了进去。”本来是效忠皇帝的话,但高纬对兰陵王“家事”一词深为忌讳,渐生猜忌。为免横死,英名一世的兰陵王得病也不医治,在家等死。武平四年,高纬派人送毒药给他。高长恭喝药前对妃子郑氏长叹:“我忠以事上,为什么要被毒死呢。”妃子哭劝让他亲自见见皇帝诉说无罪。兰陵王说:“天颜何由可见!”遂饮药而死。 
以前读史未多,观小说、史书等记载岳飞、袁崇焕等人被冤诛死,心中慨叹这些人有兵有权,干嘛不举兵造反自己称王称帝。二十四史阅毕,始知儒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纲常大伦,几千年来深入人心。每个王朝嫡君即位,再暴虐专滋也是众望所推,诸如伍子胥之父、萧衍之兄被昏君杀头前还献策要把自己儿子兄弟骗回来杀掉,怕他们造反给国家添乱;斛律光之弟斛律羡知道使臣来杀他一家,大开城门,与五子跪接诏书,引颈受戮;西汉七王,西晋八王,都是皇帝至亲骨肉,有兵有地有钱,但都不是嫡子正统,没有正当理由反叛,乱常逆伦,无一好下场。因此,兰陵王虽勇猛绝伦,智力超常,呜咽受死,应不足为怪。 

  假使北齐末帝高纬同时代的都是像他这样的庸君,估计还能保善终。不幸的是,与他相邻为敌的是雄才大略的北周武帝宇文邕。周武帝即位时正赶上北齐高演废高殷自立。两国开战,北周一直打不过北齐。每年冬天,周国人一直捣碎两国界河上的冰,以防齐国军队来袭。到高湛即位后期,反过来齐国人捣碎河冰,转恐被周国军人侵入。后主高纬即位,杀大将斛律光,皇族高长恭,又平灭勇武能战的皇族高思好,亲痛仇快,让周国人大大高兴了一阵,扩兵略地,日复一日,下了一城又一城。高纬当时宠信萧长鸾、穆提婆等人。一帮人天天宴饮无度,带刀走马,从未安生过。这些人见朝臣就瞋目张拳,有吃人之势。尤其是韩长鸾特别憎恨读书人,常常大骂朝臣:“我对这些汉狗不可忍耐,应该都杀掉才对!”(韩是鲜卑贵族)。齐国大城寿阳被周朝军队功陷,高纬还真忧惧了一阵子。穆提婆就劝他:“即使我们齐国尽失黄河南岸,还可作一龟兹国呢……人生如寄,唯为行乐,干吗犯愁呢!”左右嬖臣随声附和,高纬于是大喜,酣饮歌舞,日以继夜。 

  李德林著《北齐书》,专门为这些人开个栏目:“恩幸列传”,共计有和士开,穆提婆,韩长鸾,高阿那肱等多人,“刑残阉宦、苍头驴儿、西域丑胡、龟兹杂技,封王者接武,开府者比肩……飞鞭竞走,数十为群”,连波斯狗和马匹都被封为仪同、郡君,可见其滥。侍奉高纬的宫婢都获封为郡君,宫女宝衣王食者500多人,一裙之费价值万匹布值,一个镜台就花费千两黄金,衣服只穿一天就扔掉;又大兴土木,在晋阳作十二院,西山造大佛,一夜燃油万盆,劳费亿计,还制作公马母马交合用的青庐,马饲料十几种之多,高纬“具牢馔而亲观之。”《颜氏家训》的作者颜之推在梁亡后被掳入周,而后逃至北齐,对于当时北朝世风有尖锐的描述:“齐朝有一士大夫尝谓余曰:‘吾有一儿年已十七,颇晓书疏。教其鲜卑语及弹琵琶,稍欲通解。以此伏事公卿,无不宠爱,亦要事也。’吾时俯而不答。”显然,当时的汉族士大夫都以攀附鲜卑贵族为荣,鲜卑语和弹琵琶,恰似如今的英语和驾驶技术,看来世易时移,人们趋同附势的心态还差不多。 

  高纬小皇帝刚即位时虽怯儒无志度,却有识人之智。高俨举兵时左右误告他说是大臣谋反,他说“这肯定是仁威(高俨字)啊。”杀了斛律光以后,众人推荐高思好做大将军,高纬独论:“思好这人本性喜欢反叛。”这两件事应验后,高纬自认为策无遗算,更加骄纵放荡。他自己创作《无愁》之曲,亲弄琵琶歌唱,左右百人歌舞和之,民间称其为“无愁天子”。“无愁天子”很有当今“行为艺术家”的喜好。他在宫内华林园做一个“贫穷”村舍,自己披头散发,穿叫花子衣服装做乞丐求食;又仿造穷人市场,自己一会装卖主一会装买主,忙乎不停;还仿建一些城池,让卫士身穿黑衣模仿羌兵功城,他用真正的弓箭在城上射杀“来犯”的“敌人”。 

  高纬在位期间,有人告发其同父异母兄弟南阳王高绰的暴行:高绰在定州任上姿情淫暴,见一妇女抱小孩在路上走,上前夺掉妇人怀中小孩,丢在地上喂他养的波斯狗。妇女号哭,高绰大怒,纵狗咬妇人,狗刚吃饱小孩,不去咬,他就把小孩身上的血涂抹于妇人身上,众狗一扑而上,把妇人撒裂食尽。两位兄弟见面,高纬马上就为高绰去掉枷锁,询问他在定州时有什么事最开心。高绰说:“把蝎子和人混在一起观看互相啮咬最开心。”高纬派人连夜搜寻蝎子,早晨时获得两三升蝎子,放进一个大浴盆,绑缚个人放进去,一同看那个人被蜇得号叫翻转。高纬大喜,埋怨高绰:“这么高兴的事,为什么不早派人告诉我知道。”于是拜高绰为大将军,早晚一起游玩淫暴。这事后来惹起高纬亲信韩长鸾等人的嫉妒,认为高绰抢了他们的风头,就诬告高绰谋反。后主一听高绰要夺自己的位,顿下杀心,但还是不忍明诛,就让自己宠信的胡人何猥萨与高绰玩相扑游戏,摔倒后把高绰掐死,埋在一座佛寺地下。 

  与北齐诸位列祖列宗相比,高纬不象爷爷叔叔那些长辈们闺门污秽,高家诸位几乎爷们个个好色,肆行奸伦。高纬的爷爷神武帝高欢出身微贱,加之在鲜卑地方长大,伦常不修还能理解。掌权后,他先后纳北魏孝庄帝皇后(尔朱荣女)、建明帝皇后(尔朱兆女)、魏广平王妃郑大车、任城王妃冯氏、城阳王妃李氏等北魏宗室之后妃;高纬的叔父文襄帝高澄十四岁就和高欢妃郑大车私通,差点被父亲废掉。又想强奸功臣高慎的妻子,最后害的高慎叛逃至西魏。高欢另一个老婆柔然公主也被高澄搞上,还生下一个孩子;高纬另外一个叔父文宣帝高洋更过分,他称帝后就强奸了高澄的妻子元氏,说:“从前我哥哥奸污我老婆,现在我要回报哦。”又纳大臣崔修的老婆为嫔,娼女薛氏也被他弄入宫内为嫔,后来思起旧恶又砍头杀掉姐妹两人。后期他酗酒无度,常常把高氏宗族妇女无论亲疏,一起弄到宫里,脱光衣服,让左右卫士轮奸这些妇人,其荒唐残暴简直就超出常人的想象;高纬的爸爸武成帝高湛更是有样学样,逼通高洋皇后李氏,又残杀高洋的儿子、自己的亲侄高绍德。他还把魏静帝和高洋的嫔妃及几个功臣的女儿都一股脑招入宫中宣淫,秽不可闻。 

  高纬本人总共有三位皇后,斛律氏,胡氏以及穆氏。斛律氏因父斛律光“谋反”被废,胡氏是胡太后亲戚,因事忤犯被胡太后废掉为尼。穆后原是斛律后的侍婢,本名轻霄。后主宠幸她,立为皇后。高湛曾经为高纬的妈妈胡后制造真珠裙,所费巨万,不久为火所烧。至比,高纬又为穆后造七宝车,载满金银到周国买珍珠。周人恰值太后丧礼,不卖珍珠给齐国。齐主便更花费巨亿从别的地方购买珍珠制造宝车和裙袴。妇人色衰而爱驰。穆后以侍婢起家,按理应该对自己的侍婢严加防范才是。天意弄人,她自己的侍婢冯小怜聪明伶俐,样貌动人,一直与后主高纬眉来眼去,日久生情,于年中五月五日的一个花好月圆时分与皇帝共赴巫襄,云雨一处,,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至于高纬亡国灭种也不顾惜,史家、诗家对此不绝于书,以李商隐“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最为有名。 

  史载,冯小怜慧黠能弹琵琶,善歌能舞,后主与她坐则同席,出则并马,常祈愿生死一处。如果身逢太平之世,两个人可能也是对模范恩爱夫妻。不幸的是周军节节深入,后主勉强“亲征”,竟然无时不刻放不下冯小怜,带着她四处游走。后世史书都言北齐亡于冯淑妃,确也不无道理。古代军队本来就视妇人从军为不祥之兆,心理上已有必败的暗示,加之后主高纬与冯小怜两个人上演的幕幕“爱情”荒诞剧,国家不亡才怪。 

  周朝军队猛攻晋州,齐军奋勇抵抗。高纬正在附近的三堆打猎,闻讯就想师大军驰援。冯小怜玩兴正浓,请高纬“更杀一围”。等到这一圈游猎结束,晋州已破。齐大军至平阳城,由于将领统师有方,气势宏盛,周武帝一时间吓得要班师回国。由于皇帝亲征,齐军无不以一当百,并修地道攻平阳,城墙塌垮十余步,将士人马乘胜欲入之际,高纬忽然传旨要暂停,派遣手下唤冯小怜观看大军攻垮城池的壮观景象(大概当时没有电影和数码技术,后主就学周幽王让褒姒一笑的伎俩博取美人一笑)。当时冯小怜正在化妆,对镜顾影自怜,磨磨蹭蹭,等她到来时周军已经修好塌垮的城墙,使这座战略要城重归防御之中。 

  周武帝亲率大军八万人,从长安出发,逼城置阵,与齐军相望。齐军和周军之间本来有一道深高好几米的土堑,横亘双方之间,高纬问左右交战与否。其中一名叫安吐根的宠臣大言:“这么一小撮贼寇,马上到取,掷向汾河罢了。”诸位内宠大监不识军阵,也旁边附合:“他是天子师军,我们也是天子督阵。他们远来攻伐,我们堂堂大齐天子怎能挖堑示弱!”高纬闻言觉得很有理,就下令填平两军之间的大沟,摆出两国天子决战的架式,“周主大喜,勒兵击之”。 

  两军相交,齐军并不弱,奋勇冲杀。高纬和冯小怜并马观战。忽然之间东翼阵脚略有退却,冯小怜吓得花容变色,大叫“军队败了!”齐主手下将领谏劝:“半进半退,战之常理。陛下您如果马足一动,人情骇乱,军旅不可复振!”齐主不听,带着冯小怜奔逃而去。齐师大溃,被杀万余人,百里之间,军资器械委弃山积。一行人跑到洪洞,冯小怜又在帐中涂粉施朱,从人又大叫周兵到,于是大家又跑。其间高纬忽发奇想,让太监化妆回晋阳取皇后衣饰,封冯小怜为左皇后,在逃跑途中让小怜穿上皇后礼服,反复观瞧欣赏后接着奔逃。 

  高纬跑到晋阳后,忧惧已极。眼见情势吃紧,就想留下安德王高延宗等人留守晋阳,自己去北朔州暂避兵锋。如果晋阳陷落,他就想顺势逃往突厥。君臣纷纷劝谏,高纬不听。安德王高延宗哭泣苦谏,还是不听,密遣左右送胡太后和皇太子前往北朔州。夜间,高纬想趁黑逃遁,诸将都不听令。他就下令以安德王高延宗为相国、并州刺史,留守晋阳,统领山西兵马。高延宗苦苦哀求说:“为了社稷江山,陛下您千万别走。为臣我定为陛下死战,肯定能击败周军。”高纬宠臣穆提婆一旁叱道:“至尊已经考虑的很明白,王爷不要阻碍!”于是高纬及属下从五龙门斩关而出,向突厥方向逃奔,途中从官多散,谁也不肯抛弃家乡到突厥地方寄人篱下。见周围只有十余骑随从,高纬只得转向首都邺城。高纬手下穆提婆、贺拨伏恩等人纷纷奔入周军投降。 

  留守晋阳的将师聚集一起,跪拜安德王高延宗,恳请道:“王爷您不当皇上,我们军民就无法为您致死力。”高延宗不得已,即皇帝位,下诏说:“武平孱弱(武平是高纬的年号),政由宫竖,斩关逃遁,不知所之。王公卿士,猥见推逼,今承继宝位。”改元德昌。齐人听说此讯,不召而至,大批大批涌向晋阳。高延宗以府藏和后宫美女赐赏将士,杀掉留在晋阳的高纬宠臣内侍十多家。高延宗亲自接见士卒,执手称名,流泪呜咽,士兵们感动得都表示以死以报。晋阳城内就连儿童妇人,也都登屋上城,狂投瓦石以御敌兵。高纬听说高延宗继皇帝位,气呼呼地说:“我宁让周国得并州,也不想安德王以那里为窝。”左右附合:“是啊,陛下说的极是。” 

  不久,周武帝亲率军队围晋阳攻城。周军蚁附登城,“四合如黑云”,高延宗也自师兵士在城北迎敌。高延宗本来身体肥硕,平时人常常笑他。此时他乘马奋矛往来督战,劲捷如飞,所向无前。周武帝黄昏时分率兵攻入东门,焚烧佛寺。高延宗随后而入,前后夹击,周军大乱,争相回头想跑出城门,践踏乱击,死伤无数,大门也都被尸体堵塞住。齐军前后刺杀砍劈,杀死周军两千多人。周武帝左右禁军侍卫几乎被杀光,幸亏高纬从前的宠臣、刚刚投诚不久的贺拨伏恩不知现在哪来的忠勇,与几个人殿后掩护周武帝,从城东缺口逃生,周武帝多次险些被剑槊击中。当时已值四更时分,高延宗以为周武帝为乱兵所杀,派人在尸体堆中寻找大胡子的人,结果没有找到。天意灭齐。齐军取得城内胜利后,却入坊间喝酒庆祝,醉卧一地,高延宗再也整集不出一只劲军来。 

  周武帝出城后饥渴不堪,本想下令逃走,诸将也劝他回军。惟独宗室宇文忻力劝他死中求生,败中求胜,一鼓作气。周国的齐王宇文宪也认为兵败如山倒,如果逃跑肯定会被齐军追击,不免于死。投降的高纬宠臣段畅等人也告诉周武帝晋阳城中空虚。周武帝于是鸣角收兵,不久兵士云集,军旅复振。一大早,还攻东门,齐军还多大醉未起,城池很快被攻克。高延宗逃至城北,被周军生擒。自十二月十三日受齐王高纬命令守并州,十四日称帝,十五日战败被俘,总共才做了两天皇上。当时好事者以为高延宗的年号“德昌”,拆开就是“安德王为帝二日”的意思。高延宗虽是高澄的儿子,却一直为高洋所养,很受宠爱,十二岁时还骑在高洋腹上玩耍。高洋还让这个侄子尿尿在自己肚脐中,疼爱异常。高延宗少年时淘气出格,在楼上解大便让仆人在楼下张嘴接着,又把猪食和人粪掺在一起强令手下人吃。孝昭帝高演继位后知道他的劣迹,派人到他任职的定州猛抽他一百多鞭,又杀掉他手下哄他胡闹的九人,自那时起这个顽劣少年开始痛改前非,日后与周国的交战中屡屡立功。可惜时兮命兮,最终不免被囚的下场。 

  高纬逃回邺都喘息。后主的亲妈冯太后回来,后主理也不理。淑妃驾到,后主凿开城北大墙并出外十里迎接。齐国谋臣斛律孝卿请高纬亲自向守城将士发表讲话,鼓励军心,并亲自为高纬撰写了意气奋发、拼死守城的讲话稿,劝小皇帝在演讲时“应该慷慨流泪,以此感动激励士兵。”高纬面对十数万庄严肃穆、抱有哀兵必胜之心的将士,忽然忘了讲话稿上的词儿,于是自己大笑起来。左右太监幸臣也跟着大笑。由此,将士大怒,皆无战心。“皇帝都这样,我们急什么!” 

  高纬把群臣将士召集在朱雀门,商议对策。人人异议,不知所从。宗室高励劝说:“现在叛逃的大多是贵人将领,士卒犹未离心。请陛下下令把五品以上官员的家属都汇集在三台,以此逼诸贵人将领力战,告诉他们兵败就烧光三台。这些人顾惜妻子,必当死战。我们虽然一直败退,周兵肯定有轻视我们的意思,如果背城决战,肯定打赢。”高纬没有采纳此计。宫内占卜官说天文有变,当有改朝换代的迹象。高纬就学自己父亲,禅位给太子,自己做太上皇。 

  高纬心虚,未等周军攻城,带着妻儿老小往济洲跑,只有百余骑随从。到青州后,他想跑到从前的敌国陈朝避难。跟随他的宠臣高阿那肱想活捉他献给周朝请功,骗他不要着急跑,说周朝追军还很远。高纬得闲与冯小怜温存,殊不料“周师奄至”,高纬吓得肝胆俱裂,装了一大袋金子系于马鞍,带着后妃等十几个人狂跑,终于在南邓村被周军追及,一网打尽。 

  齐国的广宁王高孝珩和任城王高锴会兵信都,同周国的齐王宇文宪在城南对阵。高锴的领军尉相愿“自告奋勇”,报名率所部先行略阵,哪知他冲出去后不是举枪刺杀,而是将近周军时滚鞍落马投降。由于尉相愿是高锴的心腹大将,齐国军士对对他的投降心中骇惧,战心不宁。转天双方交战,高锴军被周国齐王宇文宪击败,三万多人被俘斩,两个王爷战至力尽也被活捉。宇王宪很有风度,对高锴说:“任城王何苦如此呢!”高锴怆然答道:“在下身为神武皇帝(高欢)之子,兄弟十五人只有我还活着,今天即使战死,无愧祖先!”宇文宪还亲自为广宁王高孝珩清洗包扎伤口,礼遇甚厚。高孝珩叹息道:“自神武帝以外,我各位叔、伯、弟、兄,没有一人活过四十岁的,真是天命啊。(高澄死年二十九。高洋三十一。高演二十七。高殷十七。高湛三十二,其余多不得善终)嗣君继位后,上昏下暗,真可惜我不早掌征伐之兵,殚竭心力!”两位王爷和高延宗一样,悲壮慷慨,实有高家另一种豪迈不屈之风。可惜时命俱乖,志节可怜,命运不济。 

  齐国北朔州的军卒也不甘被周军统治,拥戴范阳王高绍义,并攻拨肆州以北二百八十余城。由于肆州已经为周军所取,临战又有两个前队将领投降,最后终于不敌周军,诸城复落周军手中。高绍义无奈之余,往北逃至突厥。突厥可汗佗钵曾在齐显祖高洋手下打过仗,敬崇高洋为英雄天子,非常爱重高绍义,把逃至突厥地界的齐国人全部划归高绍义统领。 

  被掳至长安后,高纬被封为温公。亡国之君,仍不忘向周武帝乞求把冯小怜还给他。周武帝不好色,笑言:“朕视天下如脱屣,一老妪岂与公惜之。”仍以冯妃赐还高纬。然后就开演周朝献俘太庙的大戏,高纬等家族大臣几百人作俘虏降臣状,跪于周国太庙前,至此北齐五十州,一百六十二郡,330万户人皆入于周。而后大摆庆功宴,周主令高纬起舞。史书没有详记高纬的舞技,估计他面带笑容,飞转盘旋,肯定以精妙绝伦的鲜卑舞步让周国君臣大悦。末代帝王大都是高级文化人才,高纬、陈后主叔宝都是自己会作曲的音乐家,南唐李煜是千古词人,北宋徽宗是书法大家、国画圣手,这些人天资绝顶,就是不会治国。前朝就有晋朝两帝被俘后奉盏洗爵的先例。此后,被俘国君青衣洗酒杯、执酒壶劝酒、起舞、站在俘虏自己的胜王后擎伞盖成为定例,后来的徽、钦二帝等也遭此辱。 

  半年以后,为斩草除根,周朝人诬称高纬谋反,宗族百口包括三十多个直系王爷皆赐死,只有高纬两个患白痴病和有残疾的弟弟高仁英、高仁雅活了下来,迁于西蜀偏僻之地任其自生自灭。 

  周朝皇帝把冯小怜赐给王室贵族代王宇文达。这位代王宇文达是周文帝的儿子,是个“性果决,善骑射”的王爷,绝对是个处事周慎的宗室元老。据《周书》记载,“(宇文)达雅好节俭,食无兼膳,侍姬不过数人,皆衣绨衣。又不营资产,国无储积”他的下属曾劝他聚敛财物,他回答说,“君子忧道不忧贫,何必为财物烦恼呢。”典型是个严守孔孟之道的正人君子。周武帝俘获冯小怜后,正因为宇文达出名的不好声色、廉洁自律,才特别在高纬死后把小怜赐给他,估计是想让臣子们看看,身为宗室勋贵的代王是多么不溺声色犬马,肯定随便把小怜打发到射门丫鬟仆妇居住的地方,好让代王成为一代贵戚的好榜样。殊不料,宇文达对小怜见而奇宠,原来的代王妃李氏被小怜挤兑得差点活不下去。由此可见,坐怀不乱,久经考验大半辈子的代王宇文达见到小怜也丧魂失魄,可见小怜的模样肯定是天下绝色。小怜虽遇新王恩宠,仍然不忘高纬的好处。一次弹琵琶断弦,即兴还作诗一首:“虽蒙今日宠,犹忆昔时怜。欲知心断绝,应看胶上弦。” 

  几年后,隋文帝杨坚篡了周静帝的位,大杀宇文氏,砍杀宇文达之后,把冯小怜赐给宇文达正妃李氏的哥哥李询。李询先让小怜穿着破布衣裤舂米,不久李询的妈妈逼令小怜自杀。一代艳花,香消王殒,终于和高纬地下团圆,如真能魂归一处,也不枉荒唐君王对她的万千宠怜! 

  晚唐的王孙李贺有诗《冯小怜》写到: 

  湾头见小怜,请上琵琶弦。破得春风恨,今朝值几钱。 
  裙垂竹叶带,鬓湿杏花烟。玉冷红丝重,齐宫妾驾鞭。 

  在后世万代的唾弃声中,在红颜祸水的指责声中,清人蒋文运独云不然:“齐高纬宁亡国,终不肯逆拂小怜之意,正所谓生死好友如此!”低回思之,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上一篇:攻灭北匈奴,勒石塞北,改变世界历史的东汉专权外戚——窦宪
下一篇:诸葛亮的继承者,以静治国,壮志难酬的蜀汉宰相——蒋琬




中国历代名臣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