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8392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隋唐五代
独立扬新令,千营共一呼
上传者:站长上传 马燧 点击次数:3821 次
发布时间-2005/4/12 14:33:07
  马燧出身于扶风马氏,这是一个中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家族,与大秦帝国的嬴姓源自同一个祖先,据说是中国神话时期颛顼的后裔伯益的子孙。伯益的后裔造父因为善于驾车,跟随周穆王平乱有功,被周天子封于赵城(今山西洪洞县北),成为赵氏的始祖。后来三家分晋,赵氏建立赵国。战国末期,赵奢因为战功被封为马服君,其子赵括因为纸上谈兵而葬送了45万赵军,赵奢的后人就以“马服君”的马字为姓氏,改称马氏。秦灭赵国之后,马氏族人被迫迁居咸阳(今陕西咸阳东北),西汉初期,又迁往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扶风马氏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充分展现自己的风采,“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这是伏波将军马援的豪言壮语,东汉末年的名将马超,在《三国演义》中杀得乱世枭雄曹操割须弃袍,在当时羌人的眼中,英姿飒爽的马超就是天上下凡的战神。到了大唐盛世,马燧又横空出世,建立了光耀后人的丰功伟业,他与李晟、浑瑊一起,并称为中晚唐的三大名将。

  马燧,字洵美,生于公元726年,身高 1.86米,容貌英武,气概超迈。他的祖父马珉,官至左玉钤卫仓曹,他的父亲马季龙,官至幽州经略军使。马燧少年时期和哥哥们一起读书,曾扔掉书本,叹息说,“大丈夫应当建功立业,平定四海,怎能做个皓首穷经的酸腐儒”,他喜欢钻研兵法,博览兵书,这为他以后的沙场征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天宝十四年(公元755 年),安史之乱爆发,光禄卿贾循守着叛军的老巢范阳。马燧劝说贾循,“安禄山背负皇恩,发动叛乱,虽然攻陷了洛阳,但将来必然身死族灭。如果你能杀掉向润客等叛将,拔其根柢,安禄山向西无法入关,退回去又失去了根据地,只能束手就擒,这就立下了不世功劳,天下可定”,贾循和马燧交好,虽然同意马燧的谋划,却未能当机立断,以致事情泄露,安禄山向范阳派来特使,埋伏杀手,用弓弦缢杀了贾循。马燧闻讯逃走,藏匿了一段时间,泽潞节度使李抱玉表奏马燧为赵城尉。

  当时大唐向回纥借兵平叛,许以仕女、财物等优厚条件,回纥大军回国的时候,仗着收复洛阳的功劳,肆意妄为,所到之处供给稍不如意,就杀人害命。李抱玉奉命慰劳回纥军队,宾客都不敢领这个要命的差事,只有马燧自请前往。回纥军队路过时,马燧笑脸相迎,用重金贿赂回纥酋长,糖衣炮弹之下,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回纥酋长给了他一面旗帜作为信物,言明凡是违反大唐法律的人都可以凭此信物予以正法。马燧从牢中提出了几个死囚,放在自己身边打杂,只要稍有过失,就马上处死,回纥人一旁瞧见,大惊失色,从此在大唐境内不敢胡作非为,大大收敛了游牧民族的暴虐性情,让大唐百姓免除了回纥人的抢掠之苦。

  马燧文武全才,不仅精于战阵,也擅长建筑和水利。唐肃宗时期他在长沙修建的道林精舍,杜甫有诗赞曰,“塔级宫墙壮丽敌,香厨松道清凉俱”,时称“道林三百众”,是文人读书修业的地方,当时长沙还没有学校,道林精舍就是当地的文化中心,后世的岳麓书院就是在道林精舍的遗址上修建起来的。历史名城太原(古称晋阳)是唐代的商业中心,有马燧亲自修建的引水工程,马燧担任河东节度使以后,急百姓之所急,因为城内井水水质很差,就带领众人开凿渠道,引晋水入晋阳城,又引汾水环城绕流,水边满栽杨柳,楼阁掩映其中,“晋祠流水如碧玉,百尺清潭泻翠娥”,晋阳三城被马燧整治得风景如画,秀丽非凡,成为唐代著名的山水园林城市。有文化的武将在造福百姓方面的确不同凡响,但马燧最显赫的功业当然是在战场上。“唐马燧亦造战车,蒙以狻猊象,列戟于后,行则载兵甲,止则为营阵,或塞险以遏奔冲,器械无不犀利”,马燧打仗讲究技术战术,不喜欢蛮拼蛮干,唐代也有很多象他这样的将领,演出了一出风筝传信的好戏。
    
  公元781年,魏博节度使田悦反叛朝廷,将临洺城围困了好几个月,城中很快就要弹尽粮绝,守将张伾焦急万分,只好将心爱的女儿打扮一番,当着将士们的面,准备卖掉女儿,换钱供将士们一日之需。众人深受感动,都表示要竭尽全力守住城池。马燧的援军赶到城外,却没有立即向田悦展开进攻。城中守军快要撑不住了,张伾把求救信绑在风筝上,风筝飞向援军驻扎的地方,田悦命人向风筝射箭,但风筝越飞越高,直飞到马燧的营地。马燧很快看到了风筝求救信,上面写着,城内只能支持三天了,援军再不行动,城中守军就要变成敌人的人肉军粮了。马燧率军猛攻杨朝光的营栅,“推火车以焚其栅”,杀掉了杨朝光和五千敌兵。马燧手下的大将李自良等人在双岗(今河北邯郸西北)阻击田悦的援军,马燧告诉他们,如果让田悦的援军突破了唐军的防线,就拿自己的脑袋来交差。马燧亲自扼守要冲,双方激战上百回合,唐军斩首万余级,生俘九百人,“得谷三十万斛”,干脆利落地解了临洺之围。田悦的残军在洹水集结,负隅顽抗,马燧再度出击,打出了一场漂亮的洹水之战。

  公元782年,马燧率军强度漳水,用铁锁连住数百辆车,塞上土囊堵住河流,唐军得以顺利渡河。马燧命令部队带上十天的军粮,进兵仓口(今河南漳水西北),隔着洹水就是田悦把守的城池。为了速战速决,马燧攻敌之必救,围魏救赵,先在洹水上搭建三座木桥,然后率军直奔田悦的老巢魏州(今河北大名北),田悦无法安坐,率叛军渡洹水北上,大军刚刚过河,三桥就被唐军放火烧掉。马燧的军队迅速结成阵势,清除野草,开出空阔的阵地,田悦的军队追上来了,但已然士气衰竭。唐军精锐一鼓作气,如排山倒海,势不可挡,田悦军退到洹水岸边,已经无路可走,唐军斩首两万级,俘虏三千人,田悦军“尸相枕籍三十里”,赴水溺死者不可胜数,田悦带着上千残兵逃到魏州,叛军元气大伤,失去了与中央政府公然抗衡的本钱。

  不久大唐朝廷爆发了奉天之难,李怀光率领朔方军赶往救援,终于保住了唐德宗的性命,但是生肖属马的唐德宗性格急躁,行动鲁莽,又爱偏听偏信,刚刚躲过朱泚的追杀,又逼反了立有大功的李怀光,幸有马燧、浑瑊等人为他收拾残局。性格决定命运,唐德宗不能容人的性格使他的执政生涯危机汹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果马燧没有对皇帝的百般忠诚和容忍,恐怕很难对皇帝的刻薄和怪僻安之若素。唐德宗曾为马燧的一位孙子取名马继祖,就是希望马家后人能继承这种谦冲的品德。马燧去世后,他的儿子马畅曾向宫中进献家中所产的杏子,唐德宗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杏子,竟然派人去马畅家中册封杏树,马家宅地本是风水宝地,皇帝如此郑重其事,马畅只好将宅院主动献给唐德宗,改名“奉诚园”,如此小心谨慎,马氏在唐德宗时期才平安渡过,那些性烈如火的胡人将领,遭受不公正待遇,可没有马家这么好说话了,李怀光的手下就将唐德宗的特使乱刀砍死。兴元元年正月,马燧加封为北平郡王,与侍中浑瑊、镇国军节度使骆元光一起讨伐河中的李怀光。

  “城头铁鼓声犹振,匣里金刀血未干”,激战四个月以后,为了减少唐军的损失, 马燧决定单人赴险,凭着勇气和口才,说服朔方军将领归降朝廷。他来到朔方军镇守的长春宫外,呼唤朔方军守将徐廷光,“我来自朝廷,你可向西面受命”,徐廷光一向敬畏马燧的威名,拜于城上。马燧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朔方军将士平定安史之乱,首建大功,四十多年来,功劳赫赫,无人可比。现在你们跟着李怀光背弃皇上,意图造反,这是灭族之祸呀,难道你们希望妻子儿女跟你们一起受死?如果你们主动归降,非但免去杀头之罪,还有现成的荣华富贵等着你们,何去何从,你们可要好好思量”,朔方军将士沉默不语,马燧又说,“如果各位认为我的心意不够诚恳,这里相隔不远,你们可以用箭射我”,解开衣襟露出自己的心口,徐廷光等人感动不已,朔方军将士都流下了眼泪,马燧的攻心之策获得了成功,长春宫的六千朔方军不再听从李怀光的指挥,焦篱堡守将尉珪也率二千朔方军投降了马燧,李怀光众叛亲离,四面楚歌。镇国军节度使骆元光想要招降徐廷光,徐廷光讨厌这个胡儿胡貌的唐将,让戏子扮成安息胡人在城墙上放声歌唱,把骆元光气得半死,只能叫来马燧这位正宗汉人与徐廷光交涉。看见了马燧,长春宫的朔方军立即开门投降,马燧带领数名骑兵入城安抚,朔方军将士都如释重负,“吾辈复得为王人矣”,浑瑊看在眼里,对手下说道,“我总以为马燧用兵比不上我,但他几次把田悦打得一败涂地,今天看他如何对敌,才知道我比他差远了”,浑瑊是铁勒人,心眼实在,赞扬话也不肯藏在心里,同为胡人的骆元光则没有浑瑊这样的度量,他恶向胆边生,亲手杀死了已经投降的徐廷光,马燧怒不可遏,要将骆元光就地正法,被旁人苦苦劝止。马燧收服了众多朔方军士兵,他的勇气和胆量,如同东汉王朝的班超在大漠上的飓风行动,“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乘着月黑风高,顺风放火,杀掉了匈奴使节,终于胁迫鄯善国王归顺了东汉王朝,以最小的代价获得了最大的利益。

  在马燧的调遣下,八万大军很快围住了李怀光的老巢,绝望之中,李怀光自缢身亡,牛名俊砍下了他的脑袋,出城投降。朔方军一万六千人归降了朝廷,马燧只杀掉了阎晏、孟宝等七个人。大唐渡过了波涛汹涌的危机,唐德宗非常欣慰,加封马燧为侍中,加封马燧的一个儿子为五品正员官,赐马燧《宸扆》、《台衡》二铭,马燧回到太原,把二铭刻在起义堂的西面,“帝为题额,其崇宠如此”。

  贞元二年的冬天,吐蕃寇边,攻陷盐(今宁夏盐池县北)、夏(今陕西横山县西)二州,马燧被任命为绥、银、麟胜招讨使,率唐军讨伐,到达了石州。吐蕃人自问不是大唐的对手,再三要求与大唐会盟,被唐德宗一口拒绝。吐蕃遣使向马燧申明诚意,并退还了盐、夏二州,在马燧的斡旋下,唐德宗终于同意与吐蕃会盟,不料这却是吐蕃尚结赞设下的圈套,“唐之名将,李晟与马燧、浑瑊耳,不去三人,必为我忧”,尚结赞要借唐蕃会盟除掉大唐的栋梁。贞元三年(公元787年)五月,唐蕃会盟于平凉(今甘肃平凉市),不出名将李晟的预料,几万吐蕃骑兵一起杀出,参与会盟的唐军猝不及防,损失惨重,有1000多人被吐蕃军队抓获,只有浑瑊抢到了一匹没有马镫的马,拼命冲出了吐蕃人的包围圈。唐德宗既悔且怒,夺去了马燧的兵权,但马燧仍然是大唐的司徒、侍中和北平郡王,吐蕃放回了马燧的侄子,唐德宗也没有因此怀疑马燧的忠诚。在以往的战斗中,马燧曾散尽家财,用来奖励立功的将士,“德宗嘉之,诏度支出钱五万贯行赏,还燧家财”,君臣能够善始善终,主要是因为马燧公而忘私的品德和谦虚谨慎的性格,唐徳宗不是一个宽厚的皇帝,但对李晟和马燧却不得不宽厚,因为他找不出不宽厚的理由。

  贞元五年,马燧和太尉李晟的画相都被放入了凌烟阁,与唐太宗的功臣们放在一起。贞元九年,唐徳宗在延英殿召见马燧,其时,李晟已去世,皇帝十分伤感,“以前是你和李太尉一起上殿,现在只看见你一个人了。”马燧因为足疾摔倒在地,皇帝亲自扶起,将他送出殿外。贞元十一年(公元795年),马燧病逝,唐徳宗为之废朝四日,追赠太尉,谥号庄武。

  “忘身辞凤阙,报国取龙庭。岂学书生辈,窗间老一经。”看过马燧的一生,就仿佛看到那个意气风发的大唐盛世,男儿投身军旅,鏖战沙场,以求万里封侯,青史留名,就仿佛看到大唐的铁骑在马燧的训练之下,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我们的祖先曾是如此的英勇豪迈,我们的祖先曾是如此的刚毅赤诚,我们的祖先曾是如此的气概飒爽,毁家纾国,一呼百应,没有半分犹豫,这是汉唐的精魂,这是汉唐的气魄,也是我们无限迷恋唐朝历史的原因。
上一篇:书生宰相 金国栋梁——胥鼎
下一篇:咸阳原上英雄骨,半向君家养马来——浑瑊




中国历代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