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5974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隋唐五代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
上传者:站长上传 阿史那社尔 点击次数:5330 次
发布时间-2005-4-8 0:04:50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这是莎士比亚名著《哈姆雷特》中的台词,每当阅读阿史那社尔的传记,就会想起哈姆雷特的内心交锋,他们同样都是出生高贵的王子,哈姆雷特为复仇而煎熬,阿史那社尔在为异族屠杀同胞的时候,也一定有过内心的迷茫,他在为谁而战?他在为谁征服那些辽阔的土地?回望初唐的历史,阿史那社尔的一生都笼罩在迷雾当中,隐隐约约,让人看不清楚。

  首先,他是属于哪一个人种?史书上没有详细的记载,在陕西礼泉县的昭陵墓道上,原来本有阿史那社尔的石像,现在只剩下汉白玉的基座,根据前人留下的史料,阿史那社尔的石像是高鼻深目的形象,与中原人士大相径庭,那么,他属于高加索人种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再者,他出生于哪一年?新旧唐书上都没有相关的记载,但是,考古学的成果大致可以推算出他的年龄。近年来在陕西西安出土了阿史那摸末的墓志,阿史那摸末是突厥处罗可汗的长子,也就是阿史那社尔的亲哥哥。阿史那摸末死于贞观二十三年,享年四十有三,倒推回去,他应该出生在公元606年,那么,作为弟弟的阿史那社尔只能出生在公元606年以后,由此,大致可以推算出阿史那社尔一生活了四十多岁。史书上记载,“年十一,以智勇闻”,“处罗卒,哀毁如礼”,当时突厥人盛行的是“血泪祭”,那就是父亲死了,儿子用刀在自己脸上划出一条条的道道,表示悲痛万分,激情表演之下,还可能割下自己的耳朵,作为对死人的献祭。不过,阿史那社尔后来当上了大唐帝国的驸马,如果真的仪容被毁,李世民是断不会将自己的皇妹嫁给他的,到底阿史那社尔“哀毁如礼”是如何一个哀法,笔者也被史官弄得糊里糊涂。

  阿史那社尔拜为拓设(拓亲王)时年方十一岁,他在漠北建起象牙装饰的大旗,作为部落首领的标志,与他的堂兄弟颉利可汗的儿子欲谷设(欲谷亲王)各自统治着铁勒、回纥、同罗等部落。作为一位高贵的王子,他似乎没有染上骄奢淫逸的毛病,十年时间没有向当地征收赋税,别人劝说他聚敛财产,他坦然对答,“部落既丰,于我便足”,如此崇高的思想境界,使手下众人皆畏而爱之,认为他是一个好头头。阿史那社尔曾多次劝说颉利可汗不要对外用兵,都被颉利可汗当了耳边风。

  唐高祖武德九年(公元626年),秦王李世民发动了玄武门兵变,杀掉了皇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还有他们的十个儿子, 唐高祖李渊禅位为太上皇,李世民即位为唐太宗。这时,颉利可汗认为有机可乘,就与突利可汗合兵二十万,大举入寇唐境,这中间,很可能就有阿史那社尔这位亲王的参与。虽然尉迟敬德在泾阳(今陕西泾阳)大败敌军,但未能阻止突厥人的攻势,颉利可汗的军队一直推进到渭水便桥北岸。颉利可汗派执失思力到唐廷探听虚实,瞬即被李世民扣留,李世民仅率六骑驰至渭水河边,严厉斥责颉利可汗不守盟约,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王者风范,一定给了年轻的突厥亲王以极大的震撼,游牧民族向来崇拜强者,后来阿史那社尔投奔唐朝,老老实实为李世民看守宫禁,浴血奋战为大唐东征西讨就不显得突兀了。此时,铁勒、回纥、薛延陀趁着颉利可汗倾巢出动、漠北兵力空虚的当口,一同起兵反叛,欲谷设带兵前往镇压,被打得大败而逃,阿史那社尔出兵作战,却根本不是薛延陀的对手,他只得率领余众西保可汗浮图城(今新疆吉木萨尔县西北破城子),与此同时,大唐正在积蓄力量,训练战士,准备给予东突厥以毁灭性的打击。

  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大唐铁骑雷霆出击,一举灭掉了不可一世的东突厥汗国,阿史那社尔的叔叔颉利可汗被抓到长安,被迫在庆功宴会上为太上皇献舞,此后,大唐北部边境数十年间没有爆发大的战事。此时,西突厥咄陆可汗兄弟争位的斗争已然进白热化状态,鹬蚌相争,渔人得利,阿史那社尔乘机攻下了西突厥近一半的国土,拥众十万,自称都布可汗。

  阿史那社尔一直咽不下为薛延陀所败这口恶气,立足未稳,就准备对薛延陀用兵,史书上说,“不平延陀而取安乐,是忘先可汗,为不孝也”,把攻打薛延陀的理由归结为阿史那社尔的孝心,多半是以汉人史官之心,度突厥男人之腹,游牧民族自有不同于汉民族的生存规则,在那里,贱老贵壮,把失去劳动能力的亲人丢到冰天雪地里喂狼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谁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尽管手下的各部落酋长一致反对向薛延陀用兵,阿史那社尔还是一意孤行,最终自尝苦果,西突厥遂成了咥利失可汗的天下,阿史那社尔败走高昌(今新疆吐鲁番东南高昌旧址),身边只剩下一万多残兵败将。西突厥虎视眈眈,薛延陀穷凶极恶,阿史那社尔已经无法在当地立足,贞观九年(公元635年),他率领部众一路东行,投靠了大唐帝国,开始了人生新的篇章。

  贞观十年(公元636年) 正月,唐太宗李世民接见了阿史那社尔,将其部落安置在灵州以北,给予了阿史那社尔相当优厚的待遇。阿史那社尔成了大唐的左骁卫大将军,娶了李渊的第十九女衡阳长公主为妻,成了大唐的驸马都尉,唐太宗李世民的妹夫。而阿史那社尔的亲哥哥郁射亲王阿史那摸末入唐以后仅娶了平夷县主李氏,可见,李世民对阿史那社尔更多了一层意气相投,一见如故之下,他竟然允许阿史那社尔持刀持枪,带领手下为自己宿卫,丝毫不担心过去的敌人会借机反水。

  高昌国王鞠文泰与西突厥狼狈为奸,联合发兵攻打大唐的西域属国伊吾和焉耆,更悍然阻挠西域各国的使节通过其境向大唐进贡,唐太宗决定一劳永逸,除掉这个眼中钉。贞观十四年(640年),侯君集被任命为交河道行军大总管,阿史那社尔被任命为行军总管,领军数万,浩浩荡荡,直扑高昌国。唐军攻下三郡、五县、二十二城,东西800里、南北500里的高昌国从此灭亡,唐太宗在高昌旧地设置西州,在可汗浮图城设置庭州,在交河城(今新疆吐鲁番西北雅尔湖村附近)设置安西都护府,自汉朝以来,西域再度成为中国人海阔天空的翱翔之地。高昌平灭,侯君集接受了大量的战利品,上行下效,唐军私取宝物,蔚然成风,这中间,只有阿史那社尔秋毫不取,理由是未奉诏命,显得格外卓然不群。唐太宗是一代名君,当然知道如何激励军心士气,他听从大臣的意见,赦免了侯君集的过失,对阿史那社尔更予以了丰厚的物质奖励,“以高昌所得宝刀并杂彩千段赐之”,封其为毕国公,仍然担任李世民的禁军统领。

  阿史那社尔入唐以后作战能力突飞猛进,判若二人,很可能是得到了名师的指点,如果《唐太宗李卫公问对》这本书记载属实,阿史那社尔曾拜李靖为老师,跟他学习过兵法战阵。在这本书里,李靖向唐太宗推荐了包括阿史那社尔在内的几位番将,“万彻不如阿史那社尔及执失思力、契苾何力,此皆番臣之知兵者也。臣尝与之言松漠、饶乐山川道路,番情逆顺,远至于西域部落十数种,历历可信。臣教之以阵法,无不点头服义。望陛下任之勿疑,若万彻,则勇而无谋,难以独任”。宝石经过名师的雕琢,很快放射出灿烂的光华,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阿史那社尔率本部人马随唐太宗东征高丽,驻跸山一役,再立新功。

  高丽军流箭如雨,阿史那社尔频频中箭,却毫不在乎,他拔出羽箭,继续冲锋,手下的士兵受其感召,也奋起神勇,“尽获殊勋”,将高丽军打得落花流水。回到长安后,阿史那社尔被授予鸿胪卿,主管外事和蕃务,坐上了今天外交部长的职位,从这一点上也可看出阿史那社尔挺拔英俊,气度不凡,完全可以代表大唐帝国的光辉形象,李世民将皇妹嫁给他,的确促成了一桩美满姻缘,有唐一代,风气开放,公主包二爷养男宠,层出不穷,而嫁给阿史那社尔的衡阳长公主却没有任何绯闻,可见两人是一对蜜里调油的恩爱夫妻,称得上是大唐历史上的异族佳话。

  贞观二十年(公元646年),鉴于薛延陀屡屡入寇,唐太宗决心彻底解决薛延陀问题,他任命阿史那社尔为瀚海安抚大使,与执失思力、薛万彻等人各率本部兵马,兵分几路,向薛延陀推进。薛延陀大败之下企图诈降,李勣却不给他们这个机会,纵兵出击,将薛延陀的可汗抓到了长安。回纥、拔野古、同罗、仆骨、多滥葛、思结、阿跌、契苾、跌结、浑、斛薛等十一部酋长相继归附了唐朝,唐朝因地为他们设置了州郡。薛延陀灭亡了,阿史那社尔终于出了昔日的一口恶气,在李世民的英明领导下,他成了战无不胜的大唐将军。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唐太宗决定灭掉龟兹(今新疆库车),以打通东西商路,这一次,皇帝要让阿史那社尔担任主帅,去完成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他任命阿史那社尔为昆丘道行军大总管,给阿史那社尔配备了两名精干的副手,一位是安西都护郭孝恪,是位从龙元勋,深受李世民的信赖,一位是右骁卫大将军契苾何力,曾割下自己的耳朵表明对大唐的忠心。动用的兵力是铁勒十三州、突厥、吐蕃、吐谷浑的人马,以蛮夷制蛮夷,十万骑兵风驰电掣,直扑龟兹国。

  贞观二十二年,阿史那社尔挥师击败了西突厥处月、处密二部,扫平了前进路上的拦路虎,然后,从焉耆以西向龟兹北境出击,焉耆国王薛婆阿那支胆战心惊,弃城逃走,却很快被唐军抓住,砍下了倒霉的脑袋,便宜了薛婆阿那支的堂弟,在唐军的扶持下,当上了新的焉耆国王。唐军一路凯歌,龟兹守将大多不战而逃,行至多褐城(今新疆轮台西) 外,龟兹国王诃黎布失毕、丞相那利率领五万大军,正严阵以待。唐军前锋是伊州刺史韩威的千余精锐,随后的部队是右骁卫将军曹继叔的骑兵,与龟兹军交手之后,韩威假装不敌,引军逃跑,龟兹方面倾城出动,全力追击,韩威很快与曹继叔合兵一处,转身向龟兹兵反扑,敌人兵败如山倒,狂奔八十里,只得退保龟兹都城伊逻卢城(今新疆库车北)。

  唐军步步紧逼,诃黎布失毕手足无措,在龟兹都城被唐军攻破的当口,诃黎布失毕向西逃跑,躲避唐军无坚不摧的锋锐。阿史那社尔让郭孝恪、曹继叔、韩威留守龟兹都城,自己和薛万备等人乘胜追击,不让诃黎布失毕成为漏网之鱼。诃黎布失毕在拨换城(今新疆阿克苏)坚守四十天,弹尽粮绝,终于城破被俘。龟兹丞相那利轻骑逃走,引来了西突厥援军,加上龟兹兵,凑成了上万人的军队,他们杀回了龟兹都城。当时郭孝恪的部队驻扎在城外,只有上千人马,发现敌人的行踪,不假思索,就入城作战,双方兵力悬殊,那利部又有城内降军倒戈相助,但郭孝恪毫不畏惧,奋勇杀敌,浴血拼斗,与敌人僵持了很久,最后寡不敌众,与儿子一起壮烈殉国,成了第一位马革裹尸的安西都护,仓部郎中崔义超坚持战斗,等来了大唐援军的入城相救。曹继叔、韩威所部与敌人殊死搏斗,斩首三千,那利眼见形势不利,出逃后再搬救兵,以图东山再起。万余龟兹兵在那利的带领下,再攻龟兹都城,这次损失更为惨重,唐军早有防备,精锐部队迎头痛击,八千龟兹兵作了唐军的刀下之鬼。那利再次逃走,却被自己人抓住,向唐军献了俘虏。

  为了报复安西都护郭孝恪的被杀,阿史那社尔下令斩杀了11000多已经投降的龟兹居民,龟兹全国震动,各城相继请降,唐军得男女数万口,大唐的疆界扩张到了今天的中亚,设置了龟兹、焉耆、疏勒、于阗四个军镇,控制了西达葱岭(今帕米尔高原)的辽阔地区。西突厥、于阗、安国害怕之下,争着犒劳唐师,“因说于阗王入朝,王献马畜三百饷军”。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正月,阿史那社尔一手扶立了龟兹的新国王,刻石纪功而还。在攻灭龟兹的前后战役中,唐军缴获甚多,当时郭孝恪在军中,床帷器用多饰金玉,他要送一些给阿史那社尔分享,阿史那社尔坚持不受,让风闻此事的唐太宗深受感动,“二将优劣﹐不复问人矣”,话虽然如此,唐太宗对虎牢之战就跟随自己的郭孝恪依然非常痛惜,龙腾虎跃终黄土,英雄归路在沙场,马革裹尸往往是军人无法避免的宿命。

  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大唐皇帝李世民驾崩,贞观之治定格为过去的历史。此时,正处于事业巅峰的阿史那社尔请求为李世民殉葬,侍卫陵寝。活人为死人殉葬,是突厥的野蛮风俗,颉利可汗死的时候,就曾有两名部下主动为他生殉,阿史那社尔要以这种方式表明对唐太宗的忠心。即位的唐高宗否决了阿史那社尔的提议,毕竟,当时的汉文化早已淘汰了活人殉葬的风俗。阿史那社尔升迁为右卫大将军,在唐高宗永徽四年(公元653年),又封为镇军大将军,永徽六年(公元655年),阿史那社尔英年早逝,追赠辅国大将军和并州都督。他的坟墓陪葬昭陵,修建成葱山的形状,以彰显他平定龟兹的显赫战绩,他的谥号是元,在贞观一朝,只有宗室名将李孝恭得到了与他相同的谥号。他的儿子阿史那道真,曾任左屯卫大将军,唐高宗咸亨初年,阿史那道真担任逻娑道副大总管,与薛仁贵一起讨伐吐蕃军,却大败于吐蕃的论钦陵,“尽失其兵”,本来按律当斩,唐高宗法外施恩,将他免死为民。

  阿史那社尔的征战一生,正是大唐帝国用突厥人以蛮夷制蛮夷的缩影。这种策略的长处和短处都非常明显,长处是把大唐帝国开疆拓土的成本降至最低,短处是一旦中央政府失去了对雇佣兵团的绝对控制,就会发生叛离事件,甚至象安禄山、史思明那样起兵造反,险些颠覆整个国家,所以,唐太宗才担心李治担负不起绝对强势的中央政府,对李治的柔弱痛心疾首。阿史那社尔对大唐皇帝的忠诚无庸置疑,对大唐来说,他是功臣,对生他养他的突厥来说,他是罪人,他为大唐横刀跃马,他为大唐屠杀同胞,他如何自处,他是否心甘情愿,迷雾般的历史吸引着我们去寻找答案。

上一篇:少年有胆气,独猎阴山下——契苾何力
下一篇:玉壁一战成名的西魏、北周名将——韦孝宽




中国历代名将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