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400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隋唐五代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上传者:站长上传 李勣 点击次数:4464 次
发布时间-2005/4/4 23:01:26

  李勣(公元594年—公元669年),本名徐世勣,字懋功,被唐高祖赐姓李,变成了李世勣,后来为避唐太宗李世民的名讳,又变成了李勣,如此圆滑变通,难怪有人说他是一狡贼。但就算是一狡贼,他也是一位重义重情的狡贼,他亲自为病中的姐姐煮粥,以致烧着了胡子,他向李世民央求保留故友单雄信的性命无效,就割下大腿上的一块肉喂给单雄信,立誓将故友之子抚养成人,一生如亲人般地照顾单雄信的妻子儿女。历史成就了李勣,历史又嘲弄了李勣,这位一生与胡人殊死拼杀的名将,其旁系后代被迫逃亡,成为胡人队伍中的一员,成为与大唐兵戎相见的敌人,权利斗争,是是非非,谁又能说得清?

  李勣出身富家子弟,本是曹州离狐(今山东鄄城西南)人,后来迁移到东郡卫南(今河南浚县东南)居住。富家子弟,却甘心做贼,一点也没有逼上梁山的无奈,可见隋末天下大乱的程度。李勣年方十七,就投入了瓦岗(今河南滑县南)巨盗翟让的队伍,积极出谋划策,献计献策。他劝说翟让, “东郡是你我的家乡,大家乡里乡亲,不宜劫掠。荥阳、梁郡是汴水所经,商旅众多,咱们劫掠公私商船,足以养活瓦岗队伍”,翟让拍手称妙,依言而行,队伍很快就壮大到一万多人。大隋朝廷慌神了,赶紧调兵遣将,前往镇压,双方在荥阳大海寺附近展开激战,数量不占优势的瓦岗队伍竟然大获全胜,在阵中杀死了隋朝名将张须陀,瓦岗军声威大振。

  蒲山郡公李密因为跟随杨玄感造反失败而亡命天涯,投奔了瓦岗队伍,李家世代都为显宦,在当时属于赫赫名流,为了扩大瓦岗军的影响,李勣和王伯当一起劝说翟让推举李密为一把手,使瓦岗的造反队伍带上了几分名正言顺的色彩。隋朝震怒了,名将王世充气势汹汹而来,遇上李勣这个天生的战神,却只能灰头土脸地败走,而且是一败再败,李勣因功被李密封为东海郡公。

  大隋王朝到了末世,正是雪上加霜。河南、山东发了大水,导致饿殍遍野,民不聊生。隋炀帝下令打开黎阳仓赈济灾民,官吏们却不及时发放粮食,灾民每天饿死的有数万人。李勣劝说李密,“天下大乱本来就是饥民造反,如果我们能攻下黎阳仓,据此募兵,则大事成矣”,李密同意了他的建议,瓦岗军五千人马在李勣的带领下,直奔黎阳仓,很快就将黎阳仓收归己有。瓦岗军开仓放粮,迅速将饥民吸引到自己周围,十天时间就招募了二十多万人。

  家大业大,瓦岗军的内部矛盾也迅速激化,公元617年,内讧爆发了,李密杀死了翟让,李勣因为是翟让的部下,也遭到渔池之殃,被李密的卫士砍伤。李密总算及时制止,救下了李勣的性命。李密亲自为李勣的伤口敷药,百般安慰他,让李勣和单雄信等人统领瓦岗军,瓦岗军才暂时安定下来,具备了与隋朝讨价还价的资本。

  没多久,宇文化及在江都杀害了巡游途中的隋炀帝,越王杨侗在东京洛阳被大臣们拥戴即位,在这种形势下,过去不共戴天的仇敌开始了合作,新皇帝赦免了李密等反王,将李密封为魏国公兼太尉,让其讨伐宇文化及,李勣则奉命镇守黎阳仓城。他将城外挖得沟壑纵横,以此防备宇文化及的进攻。宇文化及虽然带足了攻城器械,限于李勣的工事严密,未能攻陷城池。李勣带着手下挖好了通向城外的地道,派出部分人员从地道绕至敌后,内外夹击,一举奏效,宇文化及大败而去。

  李勣这边打了胜仗,李密那里却连连吃紧。王世充的部队训练有素,非李密的乌合之众可比,他们渡过洛水,与李密的部队展开了决战,在这场实打实的较量中,李密输得一败涂地,只带着小股人马落荒而逃。有人建议他到李勣那里安身,李密却顾忌着自己的手下曾在瓦岗军的火拼中险些杀掉李勣,担心李勣怀恨在心,犹豫再三,还是未能前往。此时,李渊已在长安称帝,正是武德二年。李密万般无奈之中归唐,这样一来,李渊和他的儿子李世民就成了李勣的新主。

  土地要归新主所有,人口也要归新主所有。此时,李密所管辖的地盘都归了李勣,东至大海,南至长江,西至汝州,北至魏郡,都在李勣的掌握中,他完全可以割据一方,可是他没有这样做,他也可以将土地人口的表册直接献给唐高祖,可是他也没有这样做。他让使者携带表册呈送李密,让李密自己去献给唐高祖。唐高祖李渊知道了个中内情,对李勣大加赞赏,“感德推功,实纯臣也”,册封李勣为莱国公,赐姓李,还要将李勣的父亲李盖封为王爷,李盖坚决推辞,后改封舒国公。高官厚禄加之爱才的诚心收买了李勣父子,下一步,就是李勣统领河南、山东之兵与王世充沙场争锋。

  李密归唐之后并未受到唐高祖的青眼,只当了个光禄卿的闲职,内心本来极度不满。唐高祖派他去招降旧部,走到半路又叫他回去,使他郁积的不满来了个总爆发,他终于下定决心反唐。唐高祖显然料到了这一招,唐将史万宝、盛彦师痛下杀手,拦路结果了李密及王伯当等人,消除了唐高祖眼中的威胁和隐患,这些,等李勣知道的时候,为时已晚。李勣收葬了李密的遗体,三军缟素,将李密安葬在黎阳山,以全故旧之情。他的举动,不仅没有引起李渊和李世民的反感,反而使皇帝父子更加看重李勣,更加喜欢李勣。

  武德二年(公元619年)十月,窦建德的大军攻破了黎阳,淮安王李神通、魏征还有李勣的父亲李盖都做了窦建德的俘虏,李勣本来已经策马突围而出,眼见父亲陷于敌手,不忍舍弃,又跑回来投降了窦建德,被窦建德任命为左骁骑将军,仍然镇守黎阳。但李勣心向大唐,终于在武德三年(公元620年)正月又回到大唐。此时,他的父亲李盖还是窦建德手中的人质,有人劝说窦建德杀掉李盖泄愤,窦建德慨然说道,“徐世勣本就是唐朝的将军,被我俘虏,却不忘朝廷,是个忠臣义士,这种人,我干嘛要杀他的父亲呢”,派人将李盖送回大唐。

  从此以后,李勣再也没有克服不了的难题,他东征西讨,大显身手。他跟随李世民接连平定了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徐圆朗,又配合李孝恭、李靖平定了辅公袥,战功赫赫,威名远扬。这中间,王世充的大将单雄信是他昔日的结义兄弟,曾经誓同生死,在沙场撕杀中,单雄信勇往直前,险些要了秦王李世民的性命,以致王世充投降以后,李世民坚持要处死单雄信。李勣向李世民哭着恳求,愿以自己的家财爵位换取单雄信的活命,遭到了李世民的严词拒绝。李勣忠义无法两全,遂与单雄信在狱中诀别。单雄信口出怨言,李勣无言以对,他拔刀割下自己大腿上的一块肉让单雄信吃下,告诉他,“我不会忘记以前的誓言,今后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你的家人就是我的亲人”。单雄信死后,李勣信守诺言,照顾单雄信的妻子儿女,终生不变。

  武德八年(公元625年),东突厥颉利可汗屡屡劫掠并州,使唐高祖大为恼火,他想到了常胜将军李勣,就任命李勣为并州行军总管。玄武门事变发生不久,李世民即位为帝,是为唐太宗,他任命李勣为并州都督(治太原),为朝廷捍卫这片龙兴之地。

  突厥人一向把汉人的地盘视为自己的粮仓,缺吃少穿就来明抢,虽然他们和李世民已经缔结了和约,可是从未考虑过保守自己的信誉,多次悍然寇边。李世民开始时予以容忍,并非他想以德服人,而是尚未聚集到足够的力量,一旦时机成熟,唐军铁拳出击,马上东突厥的亡国之祸就在眼前。

  贞观三年(公元629年),突厥再次寇边,朝廷任命李靖为定襄道行军大总管,李勣为通汉道行军总管,这对黄金搭档统军十几万,率领唐军开始了全面的反击。李勣从云中进军,在白道(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土默特左旗)与突厥军队遭遇,大获全胜,颉利可汗尝到了李勣的厉害,心生怯意,主动派使者向唐太宗请和。

  唐太宗派鸿胪卿唐俭出使突厥,与突厥人商谈和谈事宜,李勣认为此时机会难得,急忙劝说李靖,“颉利可汗虽然初战失利,但是依然人数众多,如果他率众进入碛中(漠北),与回纥、薛延陀等部落沆瀣一气,想要消灭他们就很困难了。现在唐俭在与突厥人谈判,颉利对唐军的防备必然松弛,此时唐军雷霆出击,打他个措手不及,东突厥必然不战而降”,李靖心中打得也是这个主意,两人一拍即合,“你说得这番话,正是韩信灭田横的策略”。李靖领军深夜出发,李勣也带领手下做好埋伏,唐军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颉利可汗自投罗网。颉利可汗牙帐被袭,仓惶逃命,他想逃向碛中,而李勣正在碛口等着他的到来。前面唐军阵势如山,后面追兵紧咬不放,突厥大酋长无奈之中,只得率领部落族人向李勣投降,李勣轻轻松松就得到了五万俘虏。颉利可汗虽然一时逃脱,却逃不出唐军的掌控,最终被李道宗抓住,被唐军隆重献俘,不可一世的东突厥汗国就这样灭亡了,李勣因功拜为光禄大夫和并州大都督府长史。

  这时,李勣的父亲也去世了,按礼仪制度,他得回家为父亲守孝,在无法遮风蔽雨的破棚子里守丧三年,但是初唐的南征北战哪里少得了这个出类拔萃的将才,唐太宗的一纸诏书,就将李勣“夺哀还官”。李勣在并州十六年,知人善任,向朝廷推荐了不少的人才,其中,张文瓘到唐高宗时期做到了宰相之位,唐太宗这样赞扬李勣在并州的政绩,“隋炀帝不懂得任用良将戍守边防,只知道动用老百姓大修长城,现在我任命李勣镇守并州,突厥不敢南下而牧马,岂不胜过修筑长城百倍”。公元641年,李勣升为兵部尚书,加封英国公,他还没到长安赴任,漠北薛延陀真珠可汗就纠集同罗、回纥等部落,领兵二十万,直扑大唐边境。

  薛延陀袭击已经归降大唐的东突厥部落,东突厥部落抵挡不住,向大唐朝廷频频告急。唐太宗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他任命李勣为朔州道行军总管,统兵六万,屯守羽方,迎击薛延陀。这一年十二月,薛延陀可汗之子大度设带领数万骑兵直奔长城而来,刚好与李勣的唐军部队迎面撞上,大度设见唐军兵强马壮、无懈可击,心生畏惧,赶紧带领部众向北逃窜。李勣当然不会给对手以喘息之机,他挑选六千精锐骑兵,昼夜兼程,在青山赶上了薛延陀军。唐军骑兵手持长槊,下马冲锋,勇不可挡,薛延陀军全线崩溃,被唐军斩首三千、俘虏五万,大度设拼命逃跑,却遇上了漠北的暴风雪,人畜冻死的十有八九。捷报传来,唐太宗骄傲地告诉薛延陀使臣,“李世勣才出动了数千骑兵,你们已经如此狼狈,回去告诉你们的可汗,不要再妄想与大唐做对”。

  李勣回朝以后,突然得了重病,医生开出的药方上写明,需要别人的胡须来做药引,唐太宗知道以后,剪下自己的胡须为他和药,李勣感动得一塌糊涂,入朝谢恩时叩头出血,唐太宗告诉他,“我这么做完全是为社稷打算,不用谢我”。

  李勣担任太子詹事后,唐太宗在一次宴会上向他吐露肺腑之言,“我想托付年轻的太子,考虑下来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选,你过去能不忘李密,如今又怎么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李勣含泪对答,把自己的手指头都咬出了鲜血。后来,李勣喝得大醉,不省人事,唐太宗怕他着凉,脱下自己的御服,披在了他的身上。

  贞观十八年(公元644年),唐太宗雄毅的目光又转向了高丽,他要御驾亲征,完成自己长久以来征服高丽的心愿。李勣被任命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统军六万,向辽东进发。山雨欲来风满楼,高丽国的命运到了岌岌可危的关头。

  李勣从柳城(今辽宁朝阳)出发,渡过辽水(今辽河),到达玄菟(今辽宁铁岭南),高丽人关闭城门,严阵以待。李勣率军先后攻下盖牟城(今辽宁抚顺)、辽东城(今辽宁辽阳)及白岩城(今辽阳东南),其中辽东城的战况尤为激烈。唐军的攻城器械里有威力巨大的抛石车,抛石车排成一排,石头象冰雹一样砸向高丽人的阵地,高丽人用木头制造的战楼来抵挡,却无异于螳臂挡车。唐军又用巨型撞车进攻敌人,高丽人的工事无不东倒西歪。雪上加霜的是,这时又刮起了南风,李勣带人顺风放火,火借风势,迅速蔓延,活活烧死了很多高丽兵,辽东城一战,高丽折损上万人,李勣指挥有方,从容镇定,让高丽人心胆俱裂,丧失斗志,后面的白岩城在力不能敌的情况下举城投降。唐军因为天气寒冷、缺少粮草而撤军,此次出征却收获颇丰,一年时间,玄菟、横山、盖牟、磨米、辽东、白岩、卑沙、麦谷、银山、后黄等十城归入了大唐的版图,唐军斩首四万人,俘获高丽人口七万多户,自身仅仅损失了两千人。高丽人被大批迁到中原腹地,开始了强制同化的血泪生涯。

  贞观二十年(公元646年),漠北薛延陀发生了内乱,真珠可汗暴死,他的儿子即位为多弥可汗,不久多弥可汗遭到了回纥人的毒手,国人就拥立真珠可汗的侄子咄摩支为伊特力失可汗。李勣奉命出击,在郁督军山(今蒙古杭爱山)大败薛延陀军。他派人前往招降咄摩支,咄摩支犹豫不决,没有马上回应。李勣不再跟薛延陀人讲客气,长驱直入,打得敌人落花流水,唐军斩首五千级,俘虏三万余多人,继东突厥汗国的灭亡,称霸漠北的薛延陀也跟着烟消云散。贞观二十三年,唐太宗李世民去世了,李勣的地位变得更为重要,唐太宗临终之前,还在考验这位大臣的忠心。

  他告诉皇太子李治,“你对李世勣无恩,不容易掌控他,现在我将他贬官外放,我死之后,你马上授予他仆射之职,他必然感恩戴德,尽忠竭力”。李勣接到唐太宗的圣旨后,连自己家里都没有回去,直接赶赴外地上任。李治即位为唐高宗,依照父亲的遗言,召回李勣,进封尚书左仆射,永徽四年,又将李勣进封为司空。皇宫内院的斗争越演越烈,逐渐进入白热化的状态,唐高宗以王皇后无子为理由,要废掉王皇后,另立武昭仪,长孙无忌等大臣坚决反对,一时间唐高宗左右为难、愁眉不展。李勣一语惊醒梦中人,终于让唐高宗下定了决心,“这是陛下的家事,无须让外人多言”,于是后宫变天,武昭仪终于当上了武皇后,后人因此事对李勣恶语相加,其实有失公允,当时他也没有料到楚楚可怜的武昭仪会变成后来杀人如麻的女皇武则天,他不想干预皇帝的家事,岂知皇帝的家事也是大唐的国事,他对皇帝的支持和纵容,导致后来无数李姓皇子皇孙的灭顶之灾,正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乾封元年(公元666年),高丽发生内乱,给了唐朝出兵的借口。唐高宗任命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统领水陆两军,向高丽进发,这时,李勣已经年过七十。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他决心做到隋炀帝、唐太宗未能做到的事前,将高丽问题在自己手中做个了断。唐军一路进发,于翌年二月攻下高丽西境要塞新城(今辽宁铁岭南),自此门户洞开,唐军捷报频传,无往不胜。总章元年(公元668年),李勣占领了高丽的扶余城(今吉林四平),高丽王子泉男建的五万兵马兼程赶来,与唐军展开会战,结果羊入虎口,唐军斩获三万余人。李勣马不停蹄,挥师南下,汇合其他几路人马,又包围了平壤城(今朝鲜平壤)。在唐军铺天盖地的攻势下,高丽国王最终屈服,派出王子泉男产带着九十八人打着白旗出城投降,泉男建也被唐军生擒活捉。高丽灭亡了,唐朝占领了一百七十六座城市,获得六十九万七千户人口,在高丽旧地设置了安东都护府,任命薛仁贵为检校安东都护,统兵2万留守当地,高丽并入了大唐的版图, 李勣为大唐的扩张立下了不世功勋,他进封为太子太师,增食一千一百户。

  公元669年,李勣因病去世,陪葬昭陵,赠太尉、扬州大都督,谥号贞武。他的墓地冢起三山,象征着曾经驰骋过的阴山、铁山和乌德鞬山,历史上只有汉朝的霍去病死后享受过如此荣耀的待遇,今天陕西礼泉县的昭陵博物馆就设在李勣的墓园之中。

  李勣一生征战沙场,喜欢推功于手下将士,皇帝赏赐的财物,也大多分给手下将士,因此在军中极得人心,将士皆愿效命。对家中儿孙,他也严加管束,惟恐他们行差踏错。临终之时,还对其弟李弼殷殷嘱托,要他约束家中子弟,有行止出格、结交非类的,马上打杀,以免倾覆家族。李勣目睹房玄龄、杜如晦、高士廉等家族的衰亡,惟恐自家后辈蹈其覆辙,深以为戒,只可惜,事情往往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唐高宗去世以后,武后当权,为了稳固自身统治,大杀李姓皇族,引起李勣之孙李敬业的极大义愤,又因受赃被贬,心中不满一触即发,终于在扬州举兵起事,扬言要匡复李唐皇室。武后调集三十万人马,动用守边大将,很快将起义队伍打垮。李勣的直系子孙几乎被杀得精光,旁系子孙偶有逃脱的,“皆窜迹胡越”,在蛮荒之地苦度余生。李勣的官爵被追削,受子孙连累,还遭到了开棺戮尸的下场,令史家感慨不已。唐德宗贞元十七年(公元801年),吐蕃攻下大唐的麟州,抓获了几千汉人俘虏,准备将他们押回吐蕃做奴隶,走到半路,被一个叫徐舍人的吐蕃将领全数释放,徐舍人自称是徐家后裔,先祖在徐敬业举事失败时逃往异域,从此在当地繁衍生息,虽然已历数代,依然难忘故国,所以作主对汉人俘虏私下开恩,这就是史书上记载的有关李勣后人的片言只语。

  “啸聚声名壮,宏图乱世酬。沙场少奇策,廷庙尽阴谋。且向娥眉拜,争知子弟休。评书千载下,宜配武乡侯”,纵观英国公李勣的一生,有情有义有担当,是个遇事不逃避的性情中人,他与李世民生处同一时代,是他的幸运,也是李世民的幸运,更是大唐帝国的幸运。

上一篇:醉和金甲舞,雷鼓动山川——韦皋
下一篇:醉相骄儿、双饮黄泉的东晋父子宰相——司马道子、司马元显




中国历代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