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7666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隋唐五代
醉和金甲舞,雷鼓动山川
上传者:站长上传 韦皋 点击次数:4453 次
发布时间-2005/4/4 22:56:49

  “雨霁天池生意足,花间谁咏采莲曲。舟浮十里芰荷香,歌发一声山水绿”,这是大唐名将韦皋的《天池晚棹》,意境优美,婉转动人,至今为世人所称道。由韦皋改编的《南诏奉圣乐》曾在长安德麟殿上献演,轰动一时,从此列为唐代宫廷十四部乐之一,成为中华艺术宝库中的瑰宝。韦皋与扫眉才子薛涛的交往,创造了蜀地女校书的佳话,时人有诗赞曰,“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下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太平广记》上更记载了韦皋与美女玉箫的两世姻缘,这些,已经足以让他留名青史,当人们注意到他一生的功业时,才发现他是中唐的赫赫名将,写诗作曲不过是他闲暇时的点缀和情趣,为他没有虚度的一生增添些许温馨和绚丽,那么,历史上真实的韦皋,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

  韦皋的出生笼罩在一个神秘的传说当中。当他满月的时候,父母请了一些高僧为他祈福,有一个相貌丑陋的胡僧不请自到,被认为是想吃白食,遭到韦家下人的白眼。当小韦皋被抱出来的时候,胡僧登上台阶,对小韦皋言道,“别来无恙乎”,小韦皋面有喜色,似乎与胡僧已相识多年。韦皋的母亲大吃一惊,连忙追问原由,胡僧说道,韦皋是诸葛亮的转世投胎,将来必为统帅,守护蜀地的一方平安。后来,韦皋成了太尉兼中书令,在蜀地呆了二十一年,正如胡僧所言。

  俗话说,“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韦皋开始不过是个建陵挽郎,张镒成了凤翔陇右节度使之后,韦皋才当上了营田判官,“得殿中侍御史,权知陇州行营留后事”。如果没有爆发奉天之难, 韦皋只能按部就班,升迁到一品高官恐怕是猴年马月的事情,泾原军队的哗变,对长安的龙子凤孙来说,是万劫不复的灭顶之灾,对韦皋来说,却是出人头地的绝好机遇。

  唐德宗建中四年(783年),淮西(今河南汝南)节度使李希烈叛乱,朝廷派泾原士兵前去讨伐,路过长安时,因为赏赐微薄,激起士兵们的强烈不满,他们挟持泾原节度使姚令言一起哗变,唐德宗被迫逃往奉天(今陕西乾县),叛军拥立朱泚为首领,在城中大杀李姓皇族,大唐江山一时岌岌可危。

  李楚琳响应朱泚的叛乱,杀害张镒,“劫众叛归朱泚”。朱泚旧将牛云光此时戍守陇州,准备挟持韦皋投奔朱泚,不料手下将消息透露给韦皋,牛云光惊慌之下,赶紧出逃,在路上碰上了朱泚派出的家僮苏玉。原来朱泚已经称帝,苏玉作为使者,特来向韦皋宣布御史中丞的授命。牛云光和苏玉两人一商量,决定先礼后兵,如果韦皋拒不受命,再用兵不迟。两人一起来到陇州城下,向韦皋传达了朱泚的意思。出人意料的是,韦皋笑脸相应,马上表示愿意接受朱泚的诏书。他首先让苏玉入城,恭恭敬敬接受了朱泚的任命。然后,又到城上与牛云光周旋。他假意责备牛云光,“不辞而别,又去而复回,是何道理?” 牛云光赶紧表白,“先前不知你的心意,所以离去,今天我们已是同一阵营的人,愿与阁下同生共死”,韦皋笑里藏刀,“既然没有恶意,请把兵器送入城内,让大家放心”。牛云光认为韦皋是一介书生,翻不起什么大浪,就依言而行。之后,牛云光率众入城。

  第二天,韦皋大摆宴席,为牛云光和苏玉等人接风洗尘。二人以为招降了韦皋,心中喜不自禁,喝得东倒西歪,醉得不醒人事。韦皋早已布置妥当,只等瓮中捉鳖,待牛云光和苏玉明白过来,已经被捆得象粽子一般,等待他们的是斩首示众。朱泚再派其他的奴才去向韦皋授命,同样被韦皋砍下了脑袋,只放随从一人回去向朱泚报信。在奉天的唐德宗听说了韦皋的事迹,任命韦皋为陇州刺史,“置奉义军,拜节度使”,韦皋终于有了起家的本钱。

  史上记载了韦皋与将士们效忠大唐的誓言,“协力一心,以诛元恶,有渝此盟,神其殛之”,在皇帝蒙难的时刻,韦皋处惊不乱,派出使者与吐蕃言和,“陇坻遂安”。唐德宗急躁刻薄,处置失当,逼反了救驾有功的李怀光,多亏李晟等人的赤胆忠心,才扫平叛乱,迎接唐德宗回返长安。事后论功,韦皋被封为左金吾卫将军,迁大将军。

  贞元元年,韦皋代替张延赏成为剑南西川节度使,开始了在蜀地的长期经营。蜀地南面是南诏,西边是吐蕃,两国成为大唐的心腹之患。公元751年,唐玄宗派鲜于仲通率大军6万进攻南诏(南诏一再求和,大唐不准),在南诏和吐蕃的两面夹击之下,唐军全军覆没,主帅“竞以身免”。公元754年,唐玄宗又“征天下十万兵”再度进攻南诏,同样一败涂地,连主帅都淹死在水里,十几万唐军就这样埋骨当地。诗人白居易怀着苍凉的心情,写下伤感的吊亡诗,“唐将南征以捷闻,谁怜枯骨卧黄昏,唯有苍山公道雪,年年被白吊忠魂”。如何对付大唐的宿敌,韦皋胸有成竹,那就是分化瓦解、各个击破,对吐蕃打压,对南诏安抚,并极力离间吐蕃和南诏的关系,蜀地从此笼罩在高歌奋进的胜利当中。

  贞元五年,韦皋派大将王有道与东蛮联合出击,在台登击溃吐蕃军,杀掉了青海大酋乞臧遮遮、腊城酋长悉多杨朱及论东柴等人,唐军士气大振。乞臧遮遮是尚结赞之子,是吐蕃一代名将,英勇善战,威望极高,此战被唐军清除,大挫吐蕃的锐气,史书记载,“酋长百余行哭随之”,相比之下,斩首二千的战果,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因为此战的胜利,韦皋当上了检校吏部尚书,一步步走向那个时代男人建功立业的巅峰。

  天佑大唐,此时的南诏受尽吐蕃欺凌,正欲复为唐臣,与韦皋的战略不谋而合,顺水推舟,成就了韦皋的一番功业。南诏王异牟寻派人暗中与大唐联络,但尚未公然反叛吐蕃,吐蕃出兵十万攻打西川,向南诏征兵数万,异牟寻犹豫再三,还是出兵相助。韦皋想到了兵法中的离间之计,他给南诏王修书一封,“叙其叛吐蕃归化之诚”,并故意通过东蛮人,让此信落到吐蕃人手中。吐蕃大为恼怒,只得分兵二万去防守姚州通往成都的道路,以防止南诏背后发难,吐蕃与南诏的同盟破裂了,“吐蕃失云南之助,兵势始弱矣”。在韦皋怀柔政策的感召下,异牟寻归唐之心越发坚定。贞元九年,异牟寻派出三批使者,携带表章、生金和丹砂,前往成都晋见韦皋,与大唐朝廷进行了热线联系,以金子表明归唐的决心,以丹砂表明对唐的忠心,令唐德宗感到非常地欣慰。在此之前,东蛮勿邓首领苴梦冲阻绝南诏通往大唐的道路,被韦皋派人斩首于琵琶川下,摇摆于大唐与吐蕃之间的蛮族首领无不倒吸一口凉气,“两头蛮”们初步领教了韦皋“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气概。

  贞元九年,朝廷筑盐州城,因为就在吐蕃边境线上,担心吐蕃人的偷袭,就令韦皋主动出击。为了保证盐州城的安全竣工,韦皋精心布置,有备而来。唐军势如破竹,攻破吐蕃峨和、通鹤、定廉城,吐蕃南道元帅论莽热率众来援,被杀伤数千,定廉城也被唐军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盐州城筑成了,吐蕃人怒火中烧,却无济于事,事情正向韦皋策划的那样一步步发展。贞元十年(公元794年),韦皋派巡官崔佐时携带诏书,到南诏与异牟寻结盟。异牟寻开始时害怕吐蕃得知此事,要崔佐时改换当地人的服装,以掩人耳目,崔佐时傲然言道,“我是大唐使者,岂能穿上小国蛮夷的服装”。异牟寻无可奈何,只得晚上去迎接大唐使者。正是这位大唐使者崔佐时,软硬兼施,尽展手段,逼迫异牟寻斩杀当时尚在南诏都城的数百名吐蕃使者,去掉吐蕃施加的封号,恢复南诏的旧名,两国于点苍山神祠正式会盟,达成了南诏回归大唐的协议,大唐承认了南诏的藩属地位。

  南诏刚与大唐结盟,就向吐蕃反戈一击。当时,吐蕃与回鹘争夺北庭,正打得你死我活,双方僵持不下,吐蕃让南诏发兵前往助阵,南诏将计就计,异牟寻亲率数万之众,大破吐蕃的神川都督府,俘虏十余万众,宣告了南诏与大唐牢不可破的关系从此确立。唐军的节节胜利,使以前如同墙头草般的诸蛮纷纷归附,先是西山八国脱离吐蕃控制,后是松州生羌2万余户内附,韦皋都予以妥善安置。样样事情都办得妥妥贴贴,自然让唐德宗称心如意,韦皋的官职也就步步高升,贞元十二年,被加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贞元十三年,韦皋收复了被吐蕃占领的巂州城,贞元十六年,唐军又大破吐蕃于黎、巂二州。韦皋时时拿刀捅捅吐蕃人的心窝子,吐蕃人气得半死,发誓要将韦皋碎尸万段,他们筑垒造舟,图谋入寇,却次次遭到挫败,如同孙悟空翻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敌人气馁了,军心动摇了,不断有吐蕃酋帅率领部落来向韦皋投降。吐蕃的有生力量被大唐拉走,双方的冲突与矛盾更加激化,吐蕃赞普终于决定孤注一掷,贞元十七年双方投入了大量的兵力,大唐、南诏为一方,吐蕃、阿拉伯阿拔斯帝国为一方,进行了空前规模的大会战。

  开始的时候,吐蕃军队气势汹汹,猛攻大唐的灵、朔二州,并攻陷了麟州。唐德宗命令韦皋“围魏救赵”,向吐蕃腹地发起进攻。韦皋的军队兵分十路,勇猛出击,一举击溃吐蕃和阿拉伯阿拔斯帝国的联合军队,“康、黑衣大食等兵及吐蕃大酋皆降,获甲二万首”。从八月到十月,唐军击破吐蕃军队十六万,攻下城池七座,拿下军镇五座,斩首万余级,生擒六千人,吐蕃的维州城被围得象铁桶一般。吐蕃的救兵纷纷赶到,却被唐军打得落花流水,万般无奈之中,吐蕃撤回了进攻大唐西北方的军队,十万吐蕃军赶来解救维州之围。

  韦皋早已设下埋伏,只等敌人上钩。吐蕃军统帅论莽热眼见唐军人少,自信心爆棚,带领全部人马追赶唐军,结果伏兵四起,乱石穿空,维州决战,唐军完胜,吐蕃完败,吐蕃十万人马被歼灭过半,论莽热硬是被唐军生擒活捉。这一年十月,论莽热被送到长安献俘,唐德宗高兴之下,赦免了论莽热的性命,对韦皋大加封赏,“皋以功加检校司徒,兼中书令,封南康郡王”。

  唐顺宗继位后,韦皋被封为检校太尉。当时,唐顺宗中风不能理政,朝政由皇帝的亲信王叔文等人把持。韦皋上表请太子监国,后又支持太子受禅登基,尽逐王叔文一党。也是在同一年,韦皋得急病去世,享年六十一岁。唐宪宗赠封太师,韦皋的谥号为忠武。

  韦皋在蜀地二十一年,多次出师,共击破吐蕃军队四十八万,擒杀节度、都督、城主、笼官一千五百人,斩首五万余级,获牛羊二十五万头,缴获器械六百三十万件,可以说,与韦皋同一时代的武将,战功如他这样出类拔萃的绝对寥寥无几,而且,韦皋的政治也玩得团团转,尤其擅长的是收买人心,婚丧嫁娶,他总是替别人大包大揽,在蜀人心目中,他就是一尊活菩萨,蜀人把他当作神灵一样崇敬,即使在他死后,蜀人见到他的遗像也必会参拜。

  韦皋是当之无愧的多才多艺,举世闻名的乐山大佛在高僧海通圆寂后,也是由韦皋主持继续修造,于唐德宗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竣工的,从大佛开凿时算起,整整历时九十年。当然,韦皋最文化的方面自然是他的传世诗篇,“腰间宝剑七星文,掌上弯弓挂六钧。箭发□云双雁落,始知秦地有将军”,诗中被他颂扬的将军名不见经传,倒是诗人自己名垂千古,成为历代军人羡慕的典范。

上一篇: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薛万彻
下一篇: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李勣




中国历代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