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622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两晋南北
具有旷世之度的南梁儒将
上传者:站长上传 韦叡 点击次数:4270 次
发布时间-2005/3/28 0:00:10

  韦叡,生于宋文帝元嘉十八年(442),病逝于梁武帝普通元年(520),字怀文,世称韦虎,京兆杜陵(今陕西蓝田附近)人,萧梁名将,汉族著名的军事家。

  韦叡的祖父韦玄,后秦时不愿为官,隐居在长安南山。宋武帝刘裕北伐光复关中后,曾征韦玄为太尉掾,但被韦玄拒绝。韦叡的伯父韦祖征,仕宋为光禄勋。韦叡的父亲韦祖归,为宁远长史。

  韦叡对继母十分孝敬,因此受到乡里人的称赞。伯父韦祖征为郡守,常带韦叡去办理公事,视之如子。时韦叡内兄王登、姨弟杜恽在当地都颇有盛名,韦祖征一次问韦叡:“汝自谓何如憕、恽?”韦叡谦虚不敢回答,韦祖征说:“汝文章或小减,学识当过之;然而干国家,成功业,皆莫汝逮也”(《梁书·韦叡传》)。韦叡的外兄杜幼文为梁州刺史,要韦叡和他同去。梁州当时十分富饶,到那里做官的人多因为贪财而被免职,而韦叡虽年纪很小,却以清廉闻名。

  宋永光元年(465年),袁顗为雍州刺史,见韦叡不同凡人,便引为主簿。袁顗到雍州后与邓琬起兵拥立晋安王刘子勋反对宋明帝,韦叡遂请求到义成郡,因而没有受到诛连。后又为晋平王左常侍,迁司空桂阳王行参军,随齐司空柳世隆守郢城,拒荆州刺史沈攸之。沈攸之被平定后,韦叡迁前军中兵参军。

  此时,萧道成已篡宋称齐,韦叡后又为广德令,累迁齐兴太守、本州别驾、长水校尉、右军将军。南齐末年,战乱不断,韦叡不愿远离家乡,便求任上庸太守,加建威将军。永元元年至二年(499—450年),齐太尉陈显达和护军将军崔慧景相继叛齐,屡逼京城,以至人心惶惶。时有人问计于韦叡,韦叡说:“陈虽旧将,非命世才;崔颇更事,懦而不武。其取赤族也,宜哉!天下真人,殆兴于吾州将矣”(《梁书·韦叡传》)。于是派他的两个儿子和雍州刺史萧衍结交。

  萧衍起兵后,韦叡率郡人伐竹为筏,带2000人和200匹马日夜兼程投奔萧衍,萧衍见韦叡到来非常高兴,手按桌角说:“他日见君之面,今日见君之心,吾事就矣”(《梁书·韦叡传》)。萧衍多用韦叡建议,顺利攻取了郢城。中兴元年(501年)八月。萧衍将率大军继续向前,但无良将留守郢城,考虑良久,对韦叡说:“弃骐骥而不乘,焉遑遑而更索”(《梁书·韦叡传》)?于是任命韦叡为江夏太守,驻守郢州。

  郢城原拒守的人有十几万,因疾病死了十之七八,皆积尸于床下,生者则睡在床上,每间屋子都堆满了尸体。韦叡上任后,便下令把死去的人全都掩埋,得病的人也派遣回家,郢城遂安。

  天监元年(502年),萧衍称帝建梁,任命韦叡为廷尉,封都梁子,邑三百户。天监二年(503年),改封永昌子,户邑如先。萧衍立太子后,迁韦叡为太子右卫率,出为辅国将军、豫州刺史、领历阳太守。天监三年(504年),魏军来犯,韦叡率州兵将其击退。

  天监四年(505年)十月,梁武帝萧衍兴师北伐,以其弟临川王萧宏为统帅,率军进驻洛口(今安徽怀远境)。天监五年(506年)二月,徐州刺史昌义之与魏平南将军陈伯之战于梁城,昌义之败走。四月,北魏以中山王元英为征南将军、都督扬、徐二州诸军事,率军10万迎击梁军。五月,南梁太守右卫率张惠绍攻徐州(治彭城,今属江苏),进抵宿预(今江苏宿迁东南)。昌义之复攻梁城(今安徽淮南田家庵附近),拔之。

  是月,韦叡派长史王超等进攻北魏小岘(今安徽含山北),未克。韦叡亲自巡行围栅,魏军数百人忽出城外列阵。韦叡欲发动进攻,部将都不赞成,认为:“向本轻来,未有战备,徐还授甲,乃可进耳。”韦叡则认为:“不然。魏城中二千余人,闭门坚守,足以自保,无故出人于外,必其骁勇者也,若能挫之,其城自拔”(《梁书·韦叡传》)。但部将仍犹豫不决,韦叡遂出示符节说:“朝廷授此,非以为饰,韦叡之法,不可犯也”(《梁书·韦叡传》)。于是进兵,梁军殊死作战,大败魏军,占领小岘,继之乘胜围攻合肥。

  因梁右军司马胡景略等久攻不克,韦叡在观察地形后说:“吾闻‘汾水可以灌平阳,绛水可以灌安邑’,即此是也”(《梁书·韦叡传》)。遂令在淝水上游构筑堤坝,使水位上涨,疏通水路。不久,梁水军陆续抵达战区。面对梁军的进攻,魏军在合肥东西构筑两座小城抵御。韦叡领兵先攻此二城。不料魏将杨灵胤率5万人马攻来。梁军皆惧,欲奏请增兵。韦叡笑着指出:“贼已至城下,方复求军,临难铸兵,岂及马腹?且吾求济师,彼亦征众,犹如吴益巴丘,蜀增白帝耳。‘师克在和不在众’,古之义也”(《梁书·韦叡传》)。于是下令与魏军死战,终于击退了杨灵胤。韦叡急派军主王怀静等部署在淝水两岸筑城,保护堤坝,以待魏军。魏军攻破梁军所筑新城,城中千余人皆被斩俘,并乘胜攻击梁军堤坝,兵势甚盛。军监潘灵枯劝韦叡退还巢湖,各位将领也建议退保三叉,韦叡大怒,说:“宁有此邪!将军死绥,有前无却”(《梁书·韦叡传》)。于是把令旗插在堤下,表示决不退兵。

  韦叡身体向来衰弱多病,每次带兵作战都不能骑马,只是板车上,督厉众军。魏军来凿堤,韦叡领兵奋力搏斗,击退魏军,乘势在堤上构筑营垒,加强防护;同时起用主力战舰,舰与合肥城墙同高,四面包围合肥。魏军计穷,城中人皆哭。韦叡建成攻城器具后,堰水又满,魏救兵已不起作用,便号令军士大举攻城。魏守将杜元伦登城督战,被射死。梁军乘势发起总攻,收复合肥,俘斩魏军万余人,获牛羊万计,绢满十间屋,悉充军赏。

  在攻合肥前,胡景略与前军赵祖悦发生了矛盾,两人互相忌恨,一次两人发生口角,胡景略一气之下竟然咬破了牙齿,鲜血直流。韦叡知道此事后,想到将帅不和,会导致患祸,于是便把胡景略请来,摆下宴席,亲自把盏,劝说胡景略道:“且愿两武勿复私斗”(《南史·韦叡传》)。所以在这次作战中,两人没有互相斗气,战斗便进行得特别顺利。

  合肥之战,是华夏战争史上城邑攻坚战的著名战例,梁军在韦叡果断指挥下,奋勇攻击,一举收复合肥,取得了此次北伐的最大胜利。时萧宏统大军北伐,因畏惧魏军而不敢前,其参谋吕僧珍亦如此。魏军知其懦怯,遗巾帼以辱之,并歌之曰:“不畏萧娘与吕姥,但畏合肥有韦虎”(《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六》)。

  韦叡常常是在白天接待客人,夜晚钻研兵书,三更就起来掌灯工作,直到天亮。抚慰兵士,无微不至,所以当时有识之士都纷纷来投奔他,凡是所来之人,都受到他的热情接待。

  攻克合肥后,武帝下诏班师,此时韦叡正带军进入东陵准备和魏军作战,离甓城只有二十里。韦叡担心魏军得到梁军撤退的消息后,会来追击,于是下令辎重先行,自己儒服羽扇乘坐小车殿后。时魏人早已被韦叡的威名所震服,所以虽见梁军撤退也不敢出兵,韦叡遂全军而还。

  天监六年(507年)九月,北魏主元恪倾国南犯。命中山王元英率军,攻陷马头(位钟离西,今安徽怀远南),将城中储粮尽数北远。梁武帝萧衍为抵御魏军,派徐州刺史昌义之领兵进屯钟离。十月,元英与镇东将军萧宝寅率众围攻钟离,号称百万,连城四十余座。十一月,武帝诏右卫将军曹景宗都督诸军20万救钟离,屯道人洲(今安徽凤阳东北淮河中),待众军集齐后并进。

  天监七年(508年)正月,昌义之督率梁军将士奋力抗击,多次击退魏军进攻。二月,曹景宗都20万军至邵阳洲,便停军筑垒相守,不敢前行。梁武帝大怒,派韦叡带兵与之会合,受其节度。并赐给他龙环御刀,说“诸将有不用命者斩之”(《南史·韦叡传》)。韦叡自合肥取直道而行,无论是途经大泽还是山涧,都不减慢行军速度。时梁军畏魏兵军兵盛,多劝韦叡慢些行军,韦叡说:“钟离今凿穴而处,负户而汲,车驰卒奔,犹恐其后,而况缓乎!魏人已堕吾腹中,卿曹勿忧也”(《梁书·韦叡传》)。十天便进至邵阳。当初,曹景宗出兵时,梁武帝便对曹景宗说:“韦叡,卿之乡望,宜善敬之”(《梁书·韦叡传》)。曹景宗见到韦叡后,果然很是谦让。武帝听说这种情况后很,满意地说:“二将和,师必济矣”(《梁书·韦叡传》)。

  韦叡到来后,于夜间率众于曹景宗营地前20里处掘长堑,树鹿角,截洲为城,距魏军城堡仅百余步。拂晓,营已建成,元英见后大惊,以杖击地说:“是何神也”(《梁书·韦叡传》)!曹景宗等器甲精新,魏军见后,士气渐消。曹景宗又派人潜水入城送信,昌义之始知援军到达,勇气倍增。魏将氐人杨大眼勇冠军中,率万余骑来战,所向皆靡。韦叡结车为却月阵,杨大眼聚骑围之,韦叡以强弩2000一起发射,洞甲穿中,杀伤魏军甚众。杨大眼右臂中箭退走。翌日清晨,元英又率众出战,韦叡乘坐白色木车,手持白角如意指挥众军,一日数合,元英甚惮其强,乃退。入夜,魏军复来攻城,飞矢雨集。韦叡子韦黯请求到城下去躲避一下,韦叡不许。时军中惊乱,韦叡于城上厉声呵斥,乃定。曹景宗另募勇士千余人,于杨大眼营南数里筑垒,并击退来攻的魏军。梁武帝命曹景宗预装高舰,使之与魏军浮桥同高,以备火攻;并命曹景宗和韦叡分别攻邵阳洲之北、南桥。韦叡下令准备好大战船,让梁郡太守冯道根、庐江太守裴邃、秦郡太守李文钊等为水军作好战斗准备。

  三月,淮水暴涨六七尺,韦叡派水军乘斗舰袭击洲上魏军。另以小船载干草,灌以油,趁风纵火,以焚其桥。同时,派敢死之士拔栅砍桥。时大水特别湍急,倏忽之间,桥栅俱尽。梁军奋勇冲杀,无不以一当百,呼声动天地。魏军大溃,元英见桥断,脱身弃城而走,杨大眼亦烧营而去。诸垒相次土崩,皆争先弃其器甲争投水,溺死、斩杀各10余万,淮水为之不流。曹景宗令军主马广追击杨大眼至灭水上四十余里,杨大眼的军众死伤无数,伏尸相枕。昌义之闻报后,又悲又喜,不知说什么好,只是连声叫道:“更生!更生”(《梁书·韦叡传》)!昌义之出来追击元英至洛口。元英单骑逃入梁城,部下兵士也全军覆灭,沿淮河百余里尸骸相藉,梁军又俘虏5万人。收其军粮器械,堆积如山,牛马驴骡不可胜计。

  钟离之战,梁军在韦叡裴邃等良将的密切配合下,上下同心,并根据魏军不习水战的弱点,坚守疲敌,适时反击,取得了自宋初以来南朝对北魏作战的第一次大捷,歼敌25万,对稳定淮南形势起了重要作用。

  梁武帝派中书郎周舍在淮水慰劳军土,韦叡把这次作战所获集聚于军门,周舍见后,对他说:“君此获复与熊耳山等”(《梁书·韦叡传》)。韦叡因功增封七百户,进爵为永昌县侯,征通直散骑常侍、右卫将军。是年,韦叡迁左卫将军,不久又为安西长史、南郡太守,秩中二千石。

  天监八年(509年)正月,司州刺史马仙琕北伐失败还军,为魏军所蹑,三关扰动不安,梁武帝下诏令韦叡督众军去支援。韦叡到了安陆,便下令增筑城二丈多,又开挖大堑,筑高楼。众人颇讥笑其胆怯,韦叡说:“不然,为将当有怯时,不可专勇”(《梁书·韦叡传》)。这时,元英急追马仙琕,想报钟离之战的耻辱,闻韦叡来援,畏惧之下便退兵而回,武帝这才下诏罢军。

  天监九年(510年),迁信武将军、江州刺史。天监十年(511年),征员外散骑常侍、右卫将军,累迁左卫将军、太子詹事,寻加通直散骑常侍。天监十三年(514年),迁智武将军、丹阳尹,以公事免。不久,起为中护军。天监十四年(515年),为平北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

  当初,韦叡在乡里起兵时援助武帝时,朋友阴双光哭着劝阻他,此时,笑着对他说:“若从公言,乞食于路矣”(《梁书·韦叡传》)。于是送给他十头耕牛。韦叡对于从前故人都毫不慢待,乡里人都很尊敬他。

  天监十七年(518年),征散骑常侍、护军将军,寻给鼓吹一部,入直殿省。他在朝中谦虚谨慎,从不表现出居功自傲的神态,武帝对他十分尊重。韦叡性情慈爱,抚养孤兄子胜过自己亲生子,把官府所得俸禄和赏赐,都发散给亲戚故人,家无余财。为护军将军后,韦叡在家中无事,倾慕汉朝名士万石(事见<史记.万石君传>)、陆贾之为人,便把两人画在墙上自己玩味。那时韦叡年纪已高,但闲暇日子仍然给诸子上功课,督促他们认真学习。三子韦棱特别喜欢经史,人都称他博学多识,韦叡常常坐在那里让韦棱说书,他对韦棱所作的讲解启示,仍然是韦棱无法达到的。武帝当时佞佛,于是当时全国都受到影响,韦叡却不做理会,他位居大臣,不愿违心地随波逐流,所作所为一如往日。

  当时,大将曹景宗为人争强好胜,看书写字,有自己不懂的地方,从不去问别人,全是自己望文生义,自己创造新字,即使是在公卿面前也从不谦虚恭让。唯独特别敬重韦叡,同宴御筵,也谦逊恭让。

  韦叡一向具有旷世之度,他作官以爱惠为本,所居职位必有政绩。他爱惜士兵,“士卒营幕未立,终不肯舍,井灶未成,亦不先食”(《南史·韦叡传》)。他身体羸弱,不能骑马,平时只穿儒者衣服,临阵交锋,常常是缓服乘车,手持竹如意指挥进上,为梁朝最著名的将领,无人能及。

  钟离之战后,昌义之十分感激韦叡,请曹景宗和韦叡会面,设二十万钱作为赌注,让二人进行著名的“官赌”,以报二人之恩。曹景宗掷得雉,韦叡掷得卢该赢雉,他赶紧取一子反之,说:“异事”,于是反作塞输雉。战后,曹景宗与诸将争先告捷,只有韦睿独居后,他平时行事多是如此,世人尤以此贤之。

  普通元年(520年)夏,韦叡迁侍中、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因病未拜。八月甲子(即西元520年9月20日),韦叡于家中去世,遗言要薄葬。武帝闻后,哭得十分伤心,赐钱十万,布二百匹,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丧事取给于官,遣中书舍人监护。赠侍中、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号为“严”。

上一篇:薄命的女人、幸福的母亲(汉高祖刘邦妾)——薄姬
下一篇:死留碧血欲支天,明末杰出的爱国将领——张煌言




中国历代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