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4253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两晋南北
显名北魏,回归南朝的风华名将
上传者:站长上传 羊侃 点击次数:3831 次
发布时间-2005-3-24 0:48:51

传奇的时代必然产生传奇的人物。在动荡的乱世,他们如同星辰一般点亮了中国历史的天空。羊侃就是其中的一员。

  羊侃出身于汉以来著名的高门泰山羊氏。泰山羊氏的源流可以追述到春秋晋国公族羊舌氏,至秦末徙居泰山,历经百年,至东汉时期已“七世二千石、卿、校”,发展成举朝瞩目的天下甲族。到西晋时更是“或以国之耆老,特蒙优礼;或以参与魏晋递嬗之际的秘策密谋,任掌机要,或以联姻皇室,……为晋爪牙虎臣。”

  随着晋室南渡,中原冠盖相随,羊氏一些族人亦纷纷渡江,投身于南方激烈的政治斗争。北魏太武帝南伐时,羊侃的祖父时任任城令的羊规之被迫降于魏,被封为钜平子。他的父亲羊祉任官以不惮强御而闻名,因此在中国的正史上留下了自己独立的传记。

   在北方的生活并不愉快。出身于世家的羊氏被迫服务于一个他们心目中犬羊一般的异族政权,其心理上的屈辱是可想而知的。像许多中原大族一样,他们文化的根现在在南方,那里象征着正统,那里也有着他们的族人。幼小时的羊侃长期被灌输着这样的思想,这才会有北魏孝昌末年那件著名的起兵归梁事件。

  但是羊侃作为名将的生涯却是从北魏开始的。

  羊侃长得十分魁梧,身长七尺八寸,膂力绝人。他用的弓足足有二十石,即使在马上也能用六石的硬弓。据说他有次来到兖州的尧庙蹋壁,竟然能够直上五寻,横行七步。这样夸张的举动也许只能用“轻功”这样一种不存在的东西来解释吧。还有另外一件轶事:当时泗水的桥边有几个石人,高八尺,大十围。羊侃竟然能够举起来互相撞击,把它们打得粉碎。

  但是他并不仅仅是一个武夫。良好的贵族家庭出身培养了他的文化素养,他平常十分喜欢阅读文史书籍,可谓是文武双全。

  弱冠时因为他随着父亲在梁州立下战功,被任命为尚书郎的官职。尚书郎因为能够接近皇帝,因此是十分亲要的职务。在这时期,北魏皇帝听说了他力大无穷的传闻,有一次对他说:“你的同僚都说你一只老虎,我要看看你是不是只是披着虎皮的羊?”羊侃听了匍匐在地上,仿佛猛虎一般,双手紧紧殿上的台阶,手指竟然深深插了进去。看来他还是一位硬气功高手。魏帝十分惊喜,赐予他一柄珠剑。

  这时的北魏政权已经开始走向没落。

  正光年间,秦州羌莫折念生据州反,派遣其弟莫折天生攻陷岐州,进逼雍州。朝廷急派萧宝寅出兵讨伐。萧宝寅是南齐那位著名的东昏侯的弟弟,当萧衍代齐建梁的时候他出走北方,保住了一条命。因此他对梁朝怀有刻骨仇恨,北魏为了拉拢他,将公主嫁给了他。

  当时的羊侃担任的就是萧宝寅的偏将。这是羊侃有确切记载的第一次出阵。在战场上武功卓绝的他一箭射杀莫折天生,叛军失去主将立刻崩溃。由于羊侃立下首功,因此被任命为征东大将军、东道行台,领泰山太守,进爵钜平侯。

  泰山是羊氏的故乡,北魏皇帝也许是想利用羊氏在泰山的巨大威望来帮助他安定山东一带。但是这恰恰给了羊侃实现他父亲梦想的机会——那就是回归南朝。
  
  北魏建义元年(528年)七月,羊侃终于决定率众南归。只是事机不密,被其表兄羊敦探知。与羊侃不同,羊敦忠于北魏,他得知消息后立刻据州抗拒羊侃,。兄弟于是反目,羊侃率众三万攻城,只是一时间城坚难破,于是羊侃只能先筑城十余座而守,以等待南梁的援军。

  梁武帝听说羊侃率众归附,也派遣军队前来接应,赏赐与以前归附南梁元法僧相同。这时魏帝也得知羊侃南归的事情。在他的脑中应该还留有羊侃骁勇的印象,无庸置疑,他对羊侃是十分看重的。于是北魏皇帝派遣使者到羊侃军营之中,说只要羊侃留在北魏,前事可以不究,还授予其骠骑大将军、司徒、泰山郡公,终生担任兖州刺史。矢志南归的羊侃斩杀使者以明决心。

  于是北魏政府命令仆射于晖率众十万攻打羊侃,高欢、尔朱阳都等军也相继而至。羊侃率军依托所筑的简易城寨与之展开血战。到当年十一月间,由于南梁接应的军队畏敌不进,城中箭矢也已用尽,羊侃只能决定突围。趁着夜色,羊侃率众杀出重围,经过一日一夜的激战,终于来到南梁边境。这时起兵之时的三万人还剩下一万余人,马两千匹。

  士兵们知道将要离开自己的故乡,整夜悲伤的唱着怀乡的歌曲。羊侃听着知道将士难以割舍自己的故乡,于是会集全军对他们说:你们怀念自己的故乡,我也不便挽留你们,想要回去的就回去吧。士兵们于是默默的拜谢了自己的将军后告别而去。

  羊侃率着宗族终于回到了南梁,当时正是梁大通三年。羊侃被授予徐州刺史,封高昌县侯。他的哥哥羊默和三个弟弟忱、给、元都被授予刺史的官职。不久羊侃又被任命为太子左卫率。

  在南梁的羊侃无疑是郁郁不得志。作为武将的他万分的渴望能够驰骋战场,统帅大军驱逐胡虏,一统河山,乃至于封狼居胥。只是昏庸的梁武帝始终没有委其以重任,他宁愿用自己那些无能的亲属。

  后人评价梁武帝时这样道:梁武帝“三北伐,而三不用良将,天监不用"裴韦",普通不用夏侯兄弟,太清不用羊侃,唯亲唯私,宁选懦弱之临川,不测之豫章,无能之渊明。

  羊侃在南梁唯一的一次出阵是太清年间的北伐中作为冠军将军监督筑造寒山堰。他的主将则是以无能闻名的贞阳侯萧渊明。当时费尽了无数劳力的寒山堰终于筑成,羊侃劝萧渊明趁着大水淹城之际攻打彭城,只是懦弱的萧渊明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等到北魏援军来到之时,羊侃再次劝说萧渊明乘北魏援军刚刚来到,立足未稳之时出兵击其疲惫之时,只是萧渊明依然没有采纳。当第二天羊侃的劝谏被拒绝的时候,他明白这次北伐的的命运必然是失败。于是他率领自己的部众屯兵于堰上。果然萧渊明被魏军大败。羊侃看到败局已定于是结阵徐还,魏军素闻羊侃威名也不敢进逼。

  不得志的羊侃平时只好以歌舞自娱,生活豪华奢侈。他善于音律,自己谱了两首新曲:《采莲》与《棹歌》,都十分美妙。他蓄养了许多姬妾,穷极奢靡。弹筝人陆太喜着鹿角爪,长七寸,弹筝美妙动听。舞人张净琬的腰围只有一尺六寸,当事人都说她能够和赵飞燕一般作掌上舞。又有个孙荆玉能反腰帖地,衔得席上玉簪。另外还有两个歌者王娥儿和屈偶之,都是妙尽奇曲,一时间没有可以与之匹敌的人。

  羊侃有一次到衡州去,在两艘船上各起三间三间通梁水斋,饰以珠玉锦缋,盛设帷屏,列上女乐。乘着潮水解开缆绳,对着水波置下酒席。当时来看的人挤满了岸边,都来一睹他的风采。大同年间,北魏使者阳斐与羊侃是老同学,梁武帝命羊侃邀请阳斐同宴。来的有宾客三百馀人,食器都是镶嵌宝石的金器玉器,奏三部女乐。到晚上为了照明,让侍婢百余人拿着贴金花的蜡烛,将大厅照成了一片白昼。

  豪华的生活并没有磨灭将者的雄心。广蓄女乐也许只是为了打消梁武帝对他的疑心。

  有次他随着车驾幸乐游苑,当时少府奏道新造的两刃已经完工,长是二丈四尺,围一尺三寸。梁武帝赐给羊侃骑着河南国进贡的骏马紫骝让他试试新矟。只见羊侃执矟上马,左右击刺,武艺十分精妙。看的人围成了一圈,有些看的人为了看清楚甚至爬上了树。梁武帝说:“这棵树肯定要为你而折断了。”果然不久树因为不能承担重量而断了。于是将这把矟称为折树矟。
  
  以歌舞自娱并没有消磨掉羊侃的万丈雄心,他只是在等待着自己奋发的时候来临而已。只是当机会来临之时,南朝百年的繁华也将变成一场春梦,消失于一矩烈火之中。

  梁武帝早年不失为雄姿英发的有为君王,只是晚年的他却是昏悖不堪,只知道佞佛崇僧。他虽然自奉甚严,每日以稀粥素菜为食。但是御下甚宽,于是乎一群兄弟子孙竟无一个成才,临阵投敌叛变的豫章王萧综,弃众而走致使全军崩溃的临川王萧宏者就是典型代表。而梁武帝竟能一一宽恕,也真是荒唐的不堪。

  晚年的武帝最大的梦想应该是收复北方的失土,在他的一生中进行了多次北伐,惜乎用人不当,胜利的美酒从未品尝,失败的苦酒却是喝了一杯又一杯。虽有陈庆之的突入洛阳,但也是匆匆收场,空折了一枝精兵。只留下“名帅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的歌谣流传在大江南北。
  
  侯景的来降使得武帝高兴万分,却不知这是引狼入室,野心勃勃的侯景一生唯对高欢心存敬畏,又岂是梁武帝所能驾驭的。北伐的号角还未吹响,而侯景反叛的狼烟已传到了建业。
  
  当时羊侃正在都官尚书任上,武帝急忙召见他问其讨伐侯景的计策。富有军事经验的羊侃立刻建议武帝立刻派人防守采石要地,使侯景不得渡江。再命劭陵王率军袭取寿春,这样侯景叛军进退失据,乌合之众自然溃散。这本是妙计,充分反映了羊侃的战略眼光,若武帝真的依计而行,侯景也到不了江南肆其凶毒,而是应该早早的就被讨定,传首于朱雀航前。

  只是当时的朝堂上尽是些无能的猪头,居然都认为侯景跳梁小丑,不敢过江。自然也讲了些侯景如敢过江,臣等一只手就将侯景擒来的昏话。而梁武帝再无年青时代的英武气概,居然听信了这帮人的议论。于是采石要地竟然无人防守。他只是命令羊侃率领千余骑兵屯于望国门一带。
  
  不过当时沿江还有太子家令王质的三千人马巡视,此时侯景众不过数千,如若贸然渡江必被截获。因此侯景对这支部队亦是大伤脑经。不过也正是天佑侯景,梁武帝脑子也不知抽了那根筋竟然将王质调为丹阳尹,王质一走,沿江的军队因为没有主帅而无故自退。此时里通侯景的萧正德,也就是武帝那位宝贝阿弟萧宏的儿子立刻将此讯息告于侯景。侯景闻讯大喜,便立刻下令准备渡江。这位枭雄来到江边,只见大江滔滔,而江面居然无人防守,不禁大喜道:大事成矣。当侯景从采石渡江南下之时,仅仅有马数百匹,战士八千人,但是都城之下竟然无一人知晓。

  侯景一渡江,便先遣军袭取姑孰,一战而擒淮南太守文成侯萧宁。然后进军新林一带,南津校尉江子一正在此地驻守,他见叛军已渡江,立刻快马奔还建业。而梁武帝这才知道侯景已经兵临城下。此时武帝却来了个不问政事,一切都甩给了皇太子萧纲。
  
  不过身为太子的萧纲只不过是位文弱书生,对于排兵布阵可谓是一窍不通。他以其子扬州刺史宣城王萧大器为都督内外诸军事,又任命羊侃为军师将军作为他的副手。实际上萧大器纨绔子弟又懂得什么军事,一切处分还都是以宿将羊侃为主。萧纲同时又遣南浦侯萧推守东府城,西丰公萧大春守石头,轻车长史谢禧守白下,和建康成犄角之势。

  当时江南承平日久,久已不遭干戈,百姓闻听叛军来袭,纷纷躲避进入建业城,于是公私混乱,无复次第,幸赖得有羊侃维持纲纪,将难民一一安排妥当。此时的军队也乱成一团糟,自东吴孙皓出降以来建业已经两个多世纪未曾面对北方军人的威胁,惊惶失措的军人争着进入武库,去拿兵器铠甲,而有司也不能禁止。羊侃见状当机立断连杀数人才稳定了军心,维持住了军纪。
  
  南梁前期可谓是人才济济,可称为名将的就有韦睿、裴邃、夏侯兄弟、陈庆之等人。但这时宿将皆已凋零,少年新进者又在远处州郡。而唯一可以依赖的便是作为北人的羊侃。据说侯景围城时对左右讲了这样一句话:城中非无菜,但无酱耳。菜通北音的卒,酱指将。说得是建业城中不是缺少士兵,而是没有大将。不过侯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羊侃。

  侯景围城之时,士兵们都十分害怕。羊侃伪称得到城外人用箭射进来的书信,说是劭陵王和西昌侯率领的援军已经快到了,军心这才又安定下来。

  侯景首先进攻东掖门,企图放火烧开城门,羊侃亲自来到城门之上,率领众人用水灭火。叛军乘势攻城,羊侃再现神射手本色,一连射杀数人,率军击退了这次进攻。叛军再以长柄战斧劈砍东掖门,眼见门将被劈开,而叛军也将一涌而入,羊侃在门上砍开一孔,用马矟一连刺杀二人,叛军大惧,只得退下。太子见状大喜,加侃侍中、军师将军。又送来黄金五千两,白银万两,绢帛万匹以赐战士。羊侃推辞不受,却自己拿出家财来犒赏部曲数千人。
  
  一开始侯景作木驴数百攻城,城上用投石机发石将其一一击碎。叛军又造尖顶木驴来撞城墙,木驴上蒙着生牛皮,十分坚韧,一般箭矢擂石对其毫无作用。羊侃见状命将士制作雉尾炬,绑在铁镞上,上面淋满油脂点燃后扔在木驴上,木驴立刻烧起来,瞬间便烧得干干净净。不久侯景又作登城楼,高足有十馀丈,装载着弓弩手居高临下压制城中火力。众人皆有惧色,只有羊侃面不改色道:“车高堑虚,开过来来必定会倾倒,可卧而观之。”等到车子一动,情况果然如羊侃的预料一般。

  叛军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在城的东西两面堆起两座土山,准备居高临下对守军进行压制性火力攻击。羊侃随机应变,在城下挖地道通至土山之下,挖空土山的根基,土山立刻轰然倒塌。
  
  不管侯景想出怎样的办法,羊侃总能一一化解。在羊侃的阻击下侯景的叛军始终未能攻破建业城,无奈的侯景只得在城外筑起长围,企图困死建业。
  
  不久之后一场大雨几乎使得建康城提前沦陷。当时叛军与建康守军各自在内外堆筑土山作战,一面是侯景驱逐士民贵贱筑山,另一面也是发动了除太子萧纲和宣城王萧大器之外的所有人力。守军在土山上又造起高有四丈的芙蓉层楼,招募敢死之士二千人,穿着厚重的铠甲,和城外土山上的叛军日夜交战。这时一阵大雨袭来,在暴雨的侵蚀下城内的土山突然崩塌,叛军乘势发动攻击,眼见得叛军就要进得城来。在这危急时刻,又是羊侃暂时挽救了建康的命运,他命令士兵将一切可以点燃之物点起火来,向叛军扔去,刹那间便形成了一道火墙,使得叛军不能前进。羊侃乘机率领守军又筑起一道新的城墙,抵御住了这次进攻。
  
  只是羊侃的努力并不能够改变建康城的命运,留给他的时间已经并不多了,而勤王的军队却是各怀鬼胎,迟疑不进。太清二年的十二月,一代名将羊侃带着他的梦想在建康台城去世,时年五十四岁。随着羊侃的去世,城内再无主持大局之人,不久之后,叛军攻入建康,梁武帝饿死台城,简文帝萧纲最终被侯景命人用土袋压死,而他的女儿年仅十四岁的溧阳公主也沦为侯景的玩物。
  
  南朝百年的繁华就此终结,而历史则又掀开了新的一页。

上一篇:外戚篡汉,无奈悲歌(西汉元帝皇后)——王政君
下一篇:西晋乱国毒后(晋惠帝皇后)——贾南风




中国历代名将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