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804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两晋南北
功业未及建,夕阳忽西流的悲剧英雄
上传者:站长上传 刘琨 点击次数:4446 次
发布时间-2005/3/18 1:01:02

  功业未及建,夕阳忽西流。时哉不我与,去乎若云浮,朱实陨劲风,繁英落素秋。狭路倾华盖,骇驷摧双輈。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重赠卢谌》

  如此清拨雅壮、意概不凡地抒发英雄末路的苍凉诗句,出自西晋时期大英雄刘琨笔下。“苍苍莽莽,一气直达”,兼悲兼壮,一生气象,皆于诗中表露无遗。
  
夜宴金谷园的豪客和四处逢迎的青年时代

  刘琨,字越石,中山魏昌人(今河北无极县),是汉中山靖王刘胜之后。(刘胜即那位在河北满城陵墓中放置全缕玉衣的西汉荒淫王爷。他有儿子一百余人,三国刘备也号称其后代。)

  刘琨青少年时代,完全是过着贵族子弟醉生梦死、豪奢不羁的生活。

  刘琨的祖父刘纳曾为相国参军,其父刘藩位至光禄大夫。如此父祖,可以想见刘琨贵族公子哥的周围环境定是笙歌满目,金玉满堂。二十六岁时,刘琨已得“司隶从事”这样的清闲官职,平日一直是大豪客石崇(与皇帝舅舅王恺斗富的名垂千古的富翁)金谷园别墅的座上常客。这位高干子弟饮酒赋诗,听棽观舞,纵情山水,日日夜夜享乐其间。皇后贾南风权势薰天之时,她外甥贾谧官至秘书监,也是一位喜爱文墨、专事治游的贵族公子哥,当时的一帮文士豪客都与他气味相投,其中包括刘琨、石崇、左思、潘岳、陆机、陆云、欧阳建等人,号称“文章二十四友” ——这个贵族沙龙鱼龙混杂,什么样人品的人都有,大小诗人、政客侧身其间,虽然带有很大程度上趋炎附势的味道,但这些人中间也不乏上佳的诗作问世。游冶之曰,刘琨一首《胡姬诗》最能体现他当时轻佻、放荡以及声色犬马之情:“虹梁照晓曰,绿水泛香莲。如何十五少,含笑酒垆前。花将面自许,人共影相怜。回头堪百万,价重为时年。”
  
  赵王司马伦杀掉皇后贾南风,虽知刘琨与贾后一党关系不错,但司马伦儿子司马荂是刘琨姐夫,两家有秦晋之谊,加上刘家兄弟声名卓异,所以,不仅没杀没罚,还对他们加以拉拢,以刘琨为记事督(机要秘书主任)。成都王司马颖、齐王司马冏等宗室三王兴兵讨伐司马伦,刘琨还被司马伦任命为冠军将军,与孙秀的儿子孙会率三万禁卫兵出战。

  黄桥一战,刘琨大败,烧掉河桥仓皇逃跑才保得一命。

  齐王司马冏等人囚杀赵王司马伦,很想把这位曾抵拒三王军队的刘琨抓起杀掉,但“以其父兄皆有当世之望,故特宥之,拜兄(刘)舆为中书郞,(刘)琨为尚书左丞,转司徒左长史。”全凭西晋有尊崇名望的社会风气,刘琨不仅最终没被杀掉,又能在乱世播迁中升官发财。其中原由,除了其贵族名望的因素外,刘琨早年在金谷园与王族贵戚的宴饮交游和文学才能肯定也帮了他的大忙,其出口成章的才能与作曲作赋的敏思,为诸位司马氏王爷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齐王司马冏执政不久,又被长沙王司马义政杀。混乱之间,刘琨与哥哥刘舆跑到镇守许昌的范阳王司马虓那里,被委以军中司马(高级参谋)。东海王司马越为政,刘琨与司马越一系的司马虓患难与共,便这位范阳王能成功拥有冀州之地。他还带兵成功救出陷入敌军手中的父母,统帅几路军马奉迎白痴皇帝晋惠帝于长安。东海王司马越见刘琨为自己卖命,高兴之余封他为广武候,食邑两千户。

  晋怀帝永嘉元年(公元307年)东海王司马越任刘琨为并州刺史,加振威将军,领匈奴中郎将,作为“自己人”安插至并州一带以抵御反叛的五部匈奴刘渊等胡人。

  刘琨之所以能被东海王司马越委以如此方面大任,全赖其兄刘舆的鼎力相助。刘舆,字庆孙,年少时就与弟弟刘琨名重当时。京都人有语曰:“洛中奕奕,庆孙、越石。”兄弟两人青年时代举止浮夸,一直以贵族高门子弟自居,数次欺侮寒人出身的孙秀。这位杀掉潘岳大才子的小人手中得权后很想也干掉刘氏兄弟。但刘氏兄弟与赵王司马伦有姻亲关系,牙根恨得痒痒,也不能把这两个人弄死。经历了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冏两“朝”王爷,兄弟俩因“清贵显名”都能保得一命。范阳王司马虓深知自己兵败逃命时刘舆、刘琨兄弟一直追随自己左右,他在邺城站稳脚跟后,向自己一系的东海王司马越竭力保荐刘氏兄弟。刘舆被封为征虏将军、魏郡太守。

  范阳王司马虓病死后,刘舆当机立断,娇诏赐死了邺城内被囚的成都王司马颖,为东海王司马越除去了一大心病。久闻刘舆之名,司马越想把刘舆召至京城在自己身边做事。有人很嫉妒刘舆的才干,就对司马越讲他的坏话:“刘舆象块脏肉,谁接近他都会受到污染。”司马越先前没有直接和刘舆打过交道,听亲信这么一说也很警惕。所以,这位东海王把刘舆召至京城后,一直对他存疑戒,未加重用。

  刘舆入京后,“密视天下兵簿及仓库、牛马、器械、水陆之形,皆默识之”。当时,战事频繁,内忧外患,军国多事。司马越每次开会召集众臣僚佐商议对策时,他手下那些文士、武将都惟惟诺诺,不知所对。惟独刘舆侃侃而言,有条有理,要数据有数据,要细目有细目,山川、水路、战术、战略,娓娓道来,应对如流。“(司马)越倾膝酬接,即以为左长史”。刘舆也不只是那种仪貌堂堂、只会耍嘴皮子的主儿,“宴客满筵,文案盈机,远近书记日有数千,终日不倦,或以夜继之,皆人人欢畅,莫不悦附。命议如流,酬对款备,时人服其能。”欢饮笙歌之余,这位爷竞也把军国大事处理得服服帖帖。看来,不仅仅是刘舆有情商,其智商也超出常人。

  正是由于东海王司马越把刘舆定为至亲心腹,才对其弟刘琨加以器重。“(刘)舆乃说(司马)越,遣(刘)琨镇并州,为(司马)越北面之重。”也是为东海王在西北巩固一个根据地。

  刘舆才高如此,也逃不过一个“命”字。不过,此位仁兄死得很是时候,各路胡人大军围困,洛阳未失陷时,他因手指感染,得败血病而死,时年四十七。死后备极哀荣,追赠骠骑将军,谥曰贞。

  好风凭借力。凭借亲哥哥的保荐,刘琨终有一施报负的机会。

荆棘丛生、胡贼横行的并州路
  
  刘琨当初在赵王司马伦手下打过大败仗,福兮祸兮,也增添了不少领兵战斗的经验。在赴任路上,虽“道险山峻,胡寇塞路”,他仍敢“以少击众,冒险而进”。在给朝廷的表章上,刘琨道出了并州一带的胡寇猖狂、人民死亡的悲惨景象。“┄┄臣自涉州疆,目睹困乏,流离四散,十不存二,扶老携幼,不绝于路。及其在者,卖妻鬻子,生相捐弃,死亡委危,白骨横野。哀呼之声,感伤和气。群胡数万,周匝四山,动足遇掠,开目睹寇。┄┄”

  艰难苦恨途中,刘琨又作《扶风歌》以抒怀心情沉郁,词意慷慨:

  “朝发广莫门,暮宿丹水山。┄┄据鞍长叹息,泪下如流泉。烈烈悲风起,泠泠涧水流。挥手长相谢,哽咽不能言┄┄去家日已远,安知存与亡。慷慨穷林中,抱膝独摧藏┄┄资粮既乏尽,薇蕨安可食┄┄君子道微矣,夫子故有穷。惟昔李骞期,寄在匈奴庭。忠信反获罪,汉武不见明。我欲竞此曲,此曲悲且长。弃置勿重陈,重陈令心伤。”

  历尽千辛苦,刘琨率领一路招募的一千多号人,沿路搏斗进击,最终到达晋阳城(今山西太原)。当时的晋阳,经五部匈奴军队蹂躏,官府建筑全都被烧焚一空,僵尸遍地。侥幸存活下来的民众,个个被饿成活骷髅,面无人色,整个城内不仅荆棘成林,吃饱了人肉的野狼也四处乱窜。刘琨到后,“剪除荆棘,收葬枯骸,选府朝,建市狱,”几乎重新构建了晋阳城。其间,胡寇和坞堡强盗相继来袭,刘琨率从属兵士“恒以城门为战场”,数历惊险,驱除贼寇,终于在晋阳安顿下来。

  刘琨为晋人,自有浑然天成的“魏晋风度”。有许多个寒风凛凛的夜晚,晋阳城外胡骑纷纷,团围城市。守兵、人民窘迫之计之时,刘琨一袭白衣,乘月登楼,发出阵阵清啸之声,“贼闻之,皆凄然长叹”。(啸是魏晋时代名人常有的举动,鲁迅等人为是吹口哨,笔者觉得“啸”更可能是以低嗓发出的悲吟之声,类似在以低音歌声中咏叹)。夜深之际,刘琨又吹奏胡笳,音声哀感行人,“贼又流涕嘘唏,有怀土之切。向晓复吹之,贼并弃围而走。”在那样一个血腥、杀戳、乱离的时代,音乐仍有如此巨大的魔力,“胡笳退兵”――竟成中华审美史上的万古绝唱。直至唐代,仍保存有刘琨创造的《登陇》、《望秦》、《竹吟风》、《哀松露》、《悲汉月》五首曲子,统称《胡笳五弄》,其间融有愁远绵长的胡笳之曲,宛转淒伤,令人顿起怀乡思旧之情。当然,刘琨城楼之上独自一人,肯定不是正规的合声演奏,仅是一支胡笳在手,明月当头,呜呜咽咽。墙外群胡,伫马低首,泪眼迷离,谁也不忍心抽白羽搭弦给这位大文豪、大音乐家当胸一箭,艺术的魅力,至此已臻极致。

  当时,匈奴刘渊已经称汉王,其老巢离石距晋阳才三百多里地,匈奴铁骑可以一天内驰至晋阳城下。刘琨文武全才,对周遭的匈奴别部“杂虏”施以离间计,“降者万余落”。结果,刘渊反而大惧,迁出离石,在蒲子造坚城而居,惟恐刘琨来袭。

  说来也好笑,刘渊称王时,“立汉高祖以下三祖五宗神主而祭之”,并追尊蜀汉主刘禅为孝怀皇帝。刘禅他爸刘备,一直号称中山靖王之后,刘禅肯定也当属中山靖王之后无疑。而这位大晋忠臣刘琨,恰恰是百分百没有掺假的中山靖王之后,汉室血亲。如果论理讲礼,刘渊和刘琨还真能论论世系排行,没准论来论去,两人能论出谁是谁的大爷来(刘渊之姓“刘”其实因“很久很久”以前刘邦曾嫁汉室疏宗公主于匈奴,他是冒姓刘氏而已)。
  
苦心经营、屡北屡战的艰难岁月
  
  经过年余经营,晋阳城“流人稍复,鸡犬之音复相接矣”。在虎狼争斗之地,附近的汉族人民终于找到了一块相当安全的飞地,生活生产战头三不误,初具立城规模。刘琨的父母此时也从洛阳赶来与儿子相聚,远近士子流民也争相奔赴,依附刘琨。但是,“(刘)琨善于怀抚,而短于控御。一日之中,虽归者数千,去者亦相继。”公子哥性情,终归不能全然改戒。(刘琨)“素豪奢,嗜声色。虽暂自矫励,而辄复纵逸”。美女伎乐,挥金如土,此种性格,估计刘琨承袭他那好色好财好挥霍的远祖中山靖王刘胜。

  如在歌舞承平之日,刘琨这种豪奢也没什么太可指摘。但是,当时晋阳三面受敌,北有鲜卑,南有匈奴,东有王浚,皆虎视眈眈,视刘琨为眼中钉,肉中刺,皆欲拔之而后快。

  公元308年10月,刘渊在蒲子称帝。其间,汉将石勒连陷巨鹿(河北宁晋),常山(河北正定)、冀州(河北冀县),一百多当地坞堡武装向石勒投降。不久,刘渊的儿子刘聪、汉将王弥与石勒又合军进攻壶关,刘琨遣去的晋将接连被杀,西晋上党太守投降。屋漏偏遭连夜雨。不仅处处战败消息传来,原先附晋的匈奴右贤王刘虎和白部鲜卑也墙头草顺风倒,纷纷向刘渊称臣,对刘琨的晋阳根据地形成了严重的威胁。审时度势后,刘琨只能遣派使人,带大份厚礼恳请鲜卑拓跋部酋长猗卢出兵,与自己一道,与刘渊争衡。

  拓跋猗卢倒是很讲义气,派其侄拓跋郁律率领两万鲜卑骑兵助战。刘渊匈奴兵很能战,但心理上一直害怕鲜卑人的勇猛和亡命。不仅匈奴刘虎的军队大败,白部鲜卑也损失了不少人马,皆败于刘琨、鲜卑联军手下。得胜之后,刘琨与拓跋猗卢置酒高会,两人结拜为兄弟。由于患难相助,感激之余,刘琨上表朝廷,奏请拓跋猗卢为大单于,以代郡封之为代公。当时代郡属于割据一方、怀有不臣之心的晋朝宁朔将军王浚所统的幽州属内。王浚当然不答应,并派兵偷袭拓跋猗卢,反被猗卢军队击败。由此,刘琨与王浚的矛盾也开始表面化。

  正在崛起中的拓跋猗卢很想趁机进入汉地发展势力,便率部落万余家从云中入雁山,向刘琨索求陉北之地。“(刘)琨不能制,且欲倚之为援,乃徙楼烦、马邑、阴馆、繁畤、崞五县(现山西代县以北的地区)民于陉南,以其地与猗卢。”

  公元311年年底,刘琨与王浚又因州民问题发生了直接冲突。

  王浚,字彭祖,是西晋博陵郡公王沈的儿子。这王沈本来也不是什么好货,当初曹魏少帝曹髦带兵攻打司马昭,临行前召王沈、王业两人,以实情报告。这两个不忠小人扭头就跑,驰告司马昭,使这位曹魏权臣争得了宝贵的时间,最终导致了少帝曹髦的被弑。

  王浚袭其父爵,在晋惠帝时出镇许昌。愍怀太子司马遹被贾南风幽禁,王浚希旨,与太监孙虑谋杀了这位太子爷,并获迁为宁北将军,不久又徙封宁朔将军、都督幽州诸军事。

  眼见当时朝廷昏乱,盗贼蜂起,王浚知天下大乱,深为自安之计,结好周边的少数民族首领。他把一个女儿嫁给鲜卑酋长务勿尘,另一女嫁与胡人酋长苏怒延。赵王伦篡位,司马三王起兵,王浚首鼠两端,持兵观望。成都王司马颖当时就想讨平他,但内战繁急,无暇他顾。气愤之余,司马颖以右司马和演为幽州刺史,暗中嘱咐他去杀掉王浚并统领其兵马。

  和演手持成都王马颖密诏,先秘见乌丸单于审登,得到对方口头支持,一同谋执王浚。新官上任,和演和王浚约定在蓟城(今北京)城南清泉水上共聚宴饮。当时,蓟城内有两条驰道,和演和王浚各走一道。和演想趁两人宾随仪仗交合、马上作揖行礼时,趁机杀掉王浚。不巧,天降暴雨,兵器皆湿,不便弓刀,谋杀王浚未果。乌丸族的审登单于很迷信,他和族人嘀咕,“和演想杀王浚,几乎得手的时机忽然天下暴雨,定是上天佑助王浚。违天不祥,我们还是别站在和演一边。”于是,审登单于向王浚告密,告之和演要杀掉他。王浚惊恐之下,忙召集兵士,与审登一起攻杀了和演。控制了当地局势后,王浚召来鲜卑女婿务勿尘,率鲜卑联军两万人,大举进攻司马颖,攻击邺城,杀死汉族士庶数万。鲜卑骑士在城里抢掠了不少汉族美女。回军途中,王浚怕有误战事,下命“有挟藏者处斩”。当时,鲜卑骑兵还很怕晋朝将军的将命,纷纷把抢来的美女推入易水,淹死八千多人。“黔庶荼毒,自此始也”。

  晋怀帝继位后,封王浚为骠骑大将军、司空,领乌丸校尉,并封他女婿务勿尘为大单于、辽西郡公。王浚在河北挟势自重,带着一大帮鲜卑雇佣军,与刘曜大将石勒持战,互有胜负。

  刘琨派族人刘希到中山各地活动,“代郡、上谷、广宁三郡人皆归于(刘)琨。”王浚见刘琨和自己争地盘,也顾不得去打石勒,挥转马头,率大军与刘琨属军交战。王浚的鲜卑联军战斗力很强,攻杀刘希,“驱略三郡士女出塞,(刘)琨不复能争。”

  由于晋将刘琨、王浚两人窝里斗,匈奴刘氏屡屡得手。怀帝永嘉五年,继石勒全歼司马越十余万众之后,汉帝刘聪的军队攻陷洛阳,生俘晋怀帝,杀伤数万汉族兵民,满载而归。窘迫之余,又是鲜卑老哥们拓跋猗卢派儿子拓跋六修来助刘琨,并为晋朝守卫新兴(山西忻县)。与拓跋六修一起守新兴的刘琨守将邢延找到数块上好玉石,进献给刘琨。为感激拓跋鲜卑人来投附帮忙,刘琨就把这些玉石转送给拓跋六修。这位鲜卑王子贪财,得了好处不说,又向新兴城内的晋将邢延索要更多的玉石。邢延表示所得玉石均已上献刘琨。拓跋六修不信,把邢延的妻儿抓起来囚禁,逼索玉石,邢延大怒,率所部兵攻袭六修,打跑了鲜卑兵,并以新兴城向匈奴刘氏投降,“请兵攻并州”。

  局势如此危急、复杂,自以为有大将气度的刘琨仍安然自若。晋怀帝永嘉六年(公元312年),他一面移檄所辖州郡,表示11月会军平阳(山西临汾)进攻汉国,一面在治所大张乐宴,声色是娱。河南人徐润是个音乐家,刘琨引以为同行、知音,非常宠幸他,竟提拔这个填词作曲的哥们任晋阳令。徐润骄恣,贪财受货,干预政事。刘琨的护军将军令狐盛是个正直的军人,多次劝刘琨杀掉徐润,刘琨不听。

  徐润知道此事,暗恨令狐盛。一次,趁刘琨饮酒赏乐兴致正浓之际,忽然“告发”说令狐盛要率众拥刘琨称帝。一向以精忠晋室为已任的刘琨大怒,不细审情由,立刻派人斩杀令狐盛。其实,仔细推究,刘琨很有可能一直有忌恨、提防令狐盛的心理,借此机会正好发泄。

  刘琨的母亲是个贤明知理的老太太,知晓此事后,严责刘琨:“你不能弘图远略,驾御豪杰,只想除掉比自己强的人,以此自安,又怎能完成大业呢?如此下去,祸必及我!”知子莫若其母,刘琨祸事,已经不远。

  闻知父亲被枉杀,令狐盛的儿子令狐泥忙逃至匈奴汉国刘聪处,具言刘琨虚实。汉国大将刘粲、刘曜以令狐泥为向导,率精骑进攻并州。刘琨闻讯东出,四处收兵,以图抵战汉兵。刘粲与令狐泥乘虚突袭晋阳得手,杀死刘琨的父母及留于晋阳的家人。晋朝各路军大败。

  听闻晋阳失陷,父母被杀,血泣之余,刘琨只得率十余骑人马奔逃至常山。败亡危急关头,又是鲜卑拓跋猗卢出手相助。公元313年11月,拓跋猗卢以儿子拓跋六修等将领率众数万进功晋阳,他本人率二十万大军殿后。反观刘琨,此时只有近日招集的汉族散卒数千,夹在鲜卑军中以充向导。匈奴刘氏的中山王刘矅连忙把军队调出,在汾水东岸与拓跋六修军对阵,双方开打。匈奴遇鲜卑,如狼对虎,始终心怀畏惧,交战不久,汉军大败,刘曜本人身中七创,差点死于阵中。他逃入晋阳城后,连夜与刘粲等人“掠晋阳之民,踰蒙山而归”。

  拓跋猗卢率大军追击,在蓝谷(蒙山西南)又大败汉军,“伏尸数百里”。其实,这横倒百里的人尸,估计大半是被汉军裹挟的晋阳百姓,真正的匈奴兵将有马有武器,逃跑途中估计也不忘刀砍斧剁,大肆杀戮平民。最可怜是这些无辜晋民,即使侥幸在匈奴刀口下生存,马上就被追上来的鲜卑人砍掉脑袋。刘琨自营门步入拜谢,固请进军。拓跋猗卢婉然回绝,说:“吾不早来,至卿父母见害,诚以相愧。今卿已复州境,吾远来,士马疲弊,待后举。”他馈送刘琨兵车百乘,马、牛、羊各千余以为军资,并留下两个本来就是晋人的将军协助刘琨守卫晋阳。

  现在,刘琨经营了几年的晋阳又变成废墟,再也无法重建。无奈,刘琨移军至阳曲(今太原以北),虽然仍兢兢业业,招集亡散,但世易时移,形势对他越来越不利。晋愍帝建兴二年(公元314年),石勒忽然来书要与刘琨请和,并表示愿意率兵征讨王浚以效力晋廷。刘琨大喜,认为石勒可以为自己除掉身边一个劲敌。其实,石勒真正的目的是想集中力量干掉王浚,先卑辞下礼稳住刘琨,以免腹背受敌。

  倒霉蛋王浚正值自找膨胀高峰期。其父王沈字处道,他就牵强地认为他们王家应“当涂高”之谶,有称王为帝之命(简直和三国时期的袁术一个德行)。其属下官员谏劝,不是被外放,就是被杀掉。王浚又宠信苛刻小人,矝豪日甚,不理政务,辖境人民饱受压榨,纷纷逃亡邻近的慕容鲜卑部落。

  王浚在“八王之乱”中凸显实力,全靠他手下的鲜卑、乌桓雇佣兵,此时,这些人纷纷离他而去,使他失掉手中最大的王牌。加之天灾人祸,王浚的实力大不如前,日益虚弱。石勒想除掉王浚,但又不知对方虚实,便先遣使向王浚问候,主要目的是觇察其军事、政治实力。石勒的手下参谋多建议石勒以当年羊祜、陆抗那种敌国将领相抗相敬之礼去见王浚。石勒的幕僚长张宾表达了他自己的不同意见:“王浚名为晋臣,其实是想废晋自立,只怕四海英雄不会追随他,因此,他太渴望得到您的拥持。以您威振天下之大名,卑辞厚礼,折节事之,才有可能使王浚信赖您。”

  石勒称善,派人带了数车珍宝奇珍,奉表于王浚,说:“(石)勒本小胡,遭世饥乱,流离屯厄,窜邻冀州,窃相保聚以救性命。今晋祚沦夷,四海无主,为帝王者,非公而谁!伏愿陛下应天顺人,早登皇祚。勒奉戴殿下如天地父母,殿下察勒微心,亦当视之如子也”。王浚得到石勒书信,差点乐昏过去。本来自己架子大正在强撑,昔日的强敌石勒竟然摆出一副儿子样一会陛下一会殿下地称呼自己,要拥戴自己为皇上,能不高兴得冒油吗。

  当然,王浚也不是傻冒,他高兴之余,探问石勒使臣:“石公一时豪杰,跨据赵魏之地,为什么要向我称藩呢”?石勒使臣早有心理准备,趁机又给王浚戴上一顶大高帽:“殿下您中州贵望,威行夷夏。自古胡人未有能为帝王者,石将军深信帝王自有历数,非智力能取。项羽虽强,终归汉有。石将军前鉴于史,所以应天顺命,欲归身殿下,攀龙附凤,以为辅佐名臣”。一席话,王浚不得不信。大喜之余,他连石勒派来的两个使臣都“加封”为列候,又回馈石勒更厚一份大礼。为获取王浚进一步信任,石勒还斩东王浚手下叛逃到自己营中的人。王浚浑信这位羯胡头子对自己忠诚无比,再也不怀疑石勒的动机。

  王浚使者来到石勒的根据地襄国,“石勒匿其劲卒、精甲,赢师虚府以示之,北面拜使者而受书。”王浚赠送石勒一柄麈尾,石勒悬之于壁,朝夕跪拜,并对王浚使者说:“我不见王公,见其所赐,如见公也”。同时,石勒不停向王浚进献珍宝,连连不绝,并提出4月中旬要亲自去幽州面见王浚,奉戴王浚称帝。

  王浚骄傲至极,对石勒不复加防备。

  石勒送走王浚使臣,便向自己的使臣问王浚的虚实情况。使臣汇报说:“幽州去年发大水,人民无粮食可吃。王浚积粟百万,不能赈济。刑政苛酷,赋役繁重,忠贤内离,夷狄外叛。人人都知道他灭亡不远,而他自己意气自若,没有丝毫戒惧之心,还布列百官,大修台阁,自谓才过汉高祖、魏武帝”。

  石勒大笑,知道王浚已是囊中之物。

  公元314年四月,石勒率大军抵达易水。王浚手下将军孙纬派人驰告,准备出兵抵拒。王浚将佐纷纷进言,认为胡人“贪而无信,必有诡计”,希望王浚下命迎击石勒。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王浚大怒,大声申斥诸将:“石公来此正是要奉戴我称尊,再有敢讲迎击石将军的,必斩不饶!”众将不敢再进言。石勒大军逼近蓟城,吆喝守门军士开门。由于王浚有命,门军忙大开城门。王浚毫无戒心,石勒却多留一个心眼。他害怕进城后会遇到埋伏,就先派兵赶进数千头牛羊,声言献礼,以堵塞城内通道。即使王浚有伏兵,这么多牛羊塞路,也兵不得发。

  “(王)浚始惧,或坐或起”。石勒入城后,纵兵大掠。

  王浚手下恳请出兵抵御,王浚仍不答应。如果此时出兵,即使不能击败石勒,最起码王浚及手下诸将还有逃跑的机会。见主帅在危急关头仍不下令,诸将一时离散。王浚等了半天,也没见石勒来拜见自己,倒听见兵士气吁吁的跑来禀告,石勒在衙署中庭已经高高上座,正发布命令。终于知道自己上了大当,王浚撒丫子就跑。由于无人护卫,王浚没跑多远就被石勒兵士抓住,送至府堂。 终于见到石勒。王浚双臂被绑,见这位一直向自己称臣装孙子的的大胡酋高坐堂首,把自己的老婆搂在怀中,一面手中乱动,一面笑望自己。王浚大骂:“胡奴,竟然哄骗大爷我(调乃公),太凶逆无道了!”

  石勒回话:“王公您位冠元台,手握强兵,坐观本朝倾覆,欲自为天子,您才是凶逆之人呵……您又残害百姓,委任奸贪小人,毒遍燕士,罪过真是不小!”言毕,石勒变脸,遣精骑五百押送王浚至襄国,并收杀王浚手下精兵猛将一万多人。王浚最后关头倒像条汉子,在襄国闹市被斩时,“竟不为之屈,大骂而死”。即使如此,又有何益!

  刘琨坐待王浚被石勒击灭。如今,石勒不仅没有归身晋朝,反而调集大兵,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准备向刘琨发动攻击。晋愍帝建兴三年,刘琨获拜为司空,都督并冀幽州诸军事,官衔虽堂皇,周遭的形式却十分令人担忧,根本没有什么他可以真正长久立足的地方。屋漏偏遭连夜雨。晋愍帝建兴四年(公元316年),一直为刘琨倚为根本后援的鲜卑酋长拓跋猗卢被杀。

  拓跋猗卢于愍帝建安三年已被晋朝封为代王。鲜卑人有爱宠幼子的习惯。代王拓跋猗卢想立小儿子比延为嗣,就把长子拓跋六修派去新平城,还黜废了他的母亲,打入冷宫。六修有日行五百里的骏马,代王猗卢也强夺过来送给小儿子。拓跋六修惭怒之下,不告而去。猗卢大怒,率军讨伐六修,结果反被儿子打败。这位鲜卑老英雄换件破衣服逃离战场,半路被一乡下妇人认出,报告给拓跋六修。逆子驰马而至,当胸给了老爸一刀,老英雄含恨而死。

  六修自立为代王,不久就被堂兄普根攻杀。“普根代立,国中大乱,新旧猜嫌,迭相诛灭”。混乱之中,依附鲜卑多年的晋人将领卫雄、箕澹两人,率所统晋兵以及乌桓兵士,共三万余家、马牛羊十万头,拥带刘琨在鲜卑的质子刘遵,一起归复刘琨。

  由此,刘琨之势得以复振。虽如此,拓跋鲜卑之精兵猛将,再也不会成为他危难时刻的后援友军了。此年年底,晋愍帝于长安被匈奴刘氏的汉军生俘。石勒方面,忽发大兵进攻晋臣韩据的乐平(山西昔阳),刘琨刚得新锐之兵,便要率手下军队去前往救援。愍帝被俘、江河日下之时,刘琨也确实出于一腔忠勇,其志可嘉。

  刚刚从鲜卑来归的晋人将领箕澹、卫雄谏劝,说:“我们从鲜卑部落带来的这帮兵士,虽属晋民,久沦异域,一直不晓明公您的恩信,难以控御。当今之计,最好是内收鲜卑的余粮,外抄残胡的牛羊,闭关守险,修养生息,使来归兵士服化感义,有一段修整和熟悉晋朝制度、感受德化的时间,然后再派他们征战,可以立功”。

  刘琨征战得胜心切,不从二将之议,倾兵而出。他命二将为先锋,将兵二万先行,自己率军继之。

  石勒闻讯,于山地设伏击圈,先佯装小败,而后四面合围,大败晋军。箕澹和卫雄二将只剩一千余残兵,突围逃走。晋将韩据闻败,也慌忙弃城逃跑。

仓惶逃亡、寄人离下的最后岁月
  
  山穷水尽之时,幸得晋朝幽州刺史段匹磾派人来邀。穷极无路,刘琨只得前往蓟城,依附段匹磾。段匹磾一直很敬崇刘琨,两人相见,相约共扶晋室,尽忠朝廷,并结为兄弟。同时,两人又一起上表远在建康的司马睿,拥戴他为皇帝。段匹磾,东部鲜卑人,“种类劲健,世为大人”,其父务勿尘就是王浚嫁女与之的那位鲜卑首领。务勿尘被晋朝封为大单于时,段匹磾也受封为左贤王,率众帮助晋朝征讨匈奴刘氏。务勿尘病死后,段匹磾的哥哥疾陆眷在叔父涉复辰拥立下承袭大单于封号。刘曜攻打洛阳时,王浚派疾陆眷等人与晋军一起攻打襄国的石勒。段匹磾的堂弟段末杯追击石勒被俘,石勒不仅没杀他,反而送还于疾陆眷。为此,东部鲜卑与羯胡结盟,双方不再战斗,晋将也不能阻止。

  段匹磾一直不赞成兄长与石勒休战的作法,并尊刘琨为大都督,遣兵准备攻击石勒。大惧之下,石勒派人厚赂段匹磾堂弟段末杯。段末杯既想报石勒先前不杀之恩,又想乘段匹磾在外征战侵夺他的地盘,便向疾陆眷和涉复辰二人进言,认为他们以单于兄长和叔父之尊,不应该听从段匹磾。他又讲,即使讨伐石勒,一旦有所成功,大功也归于段匹磾一人,对疾陆眷单于没有什么好处。此计果然奏效,东部鲜卑主力引军而还。

  段匹磾孤掌难鸣,只得回军。不久,疾陆眷单于病死。段匹磾闻讯,率军赶回为哥哥奔丧,段末杯声言他是要回来篡位,半路设伏追击,段匹磾败走。段末杯趁杀掉堂叔涉复辰及其子弟二百多人,自立为单于。

  因此,刘琨依附段匹磾之时,这位鲜卑人自己也处于多难之秋。惺惺相惜,两人关系开始处得很不错。

  当初,段匹磾在奔兄丧时,刘琨的儿子刘群也和他一起。段末杯大败段匹磾,段匹磾逃走,刘群被俘。段末杯抓住刘群后,“厚礼之”,答应推戴刘琨为幽州刺史,结盟共击段匹磾。刘群年青无识,写信给父亲刘琨,并派密使送信。半路,段末杯派来为刘群送信的人被段匹磾手下抓获,搜出密信。对此,刘琨一无所知。忽然受到段匹磾“邀请”,刘琨便欣然前往。两人坐定,段匹磾拿出刘群的密信,对刘琨说:“我也没有怀疑您参与此事,特意把真情告知您。”

  刘琨览信过后,神情凝重。良久,他推心置腹地说:“我与您结盟,志在恢复晋室,以雪国家沦亡之耻。即使我儿子的书信送至我处,也不会因一子之故辜负您!”段匹磾不断点头。他一直钦敬刘琨的操节,知道其所言发自内心,便想听任刘琨还其所属部伍。其间,段匹磾的弟弟段叔军把兄长唤至厅外,劝道:“我们本来就是胡夷外族,现在能让晋人畏服,正是我们人多势重的原因。如今,我们家族内部骨肉相残,正是晋人良图之期。如果有人奉戴刘琨从中起事,恐怕我们家族会尽被屠灭!”段匹磾闻言,深觉有理,于是他下令把刘琨软禁起来。消息传出,刘琨长子刘遵害怕也被囚杀,与刘琨僚属一起闭门自守。由于兵少,段匹磾兵将很快攻下营垒,执捕众人。“(刘)琨既忠于晋室,素有重望,被拘经日,远近愤叹”。连被段匹磾任命的代郡太守和刘琨任命的雁门太守也都一起密谋计议,准备联召军兵,袭击段匹磾,救出刘琨。不久,两个太守谋泄被杀。段匹磾虽杀掉数人,自己也内心惶恐。

  刘琨自被拘禁,“自知必死,神色怡如也。为五言诗赠其别驾卢谌”。此诗,即是文章开首那首《重赠卢谌》。

  东晋朝廷方面,权臣王敦派人密告段匹磾,让他杀掉刘琨。段匹磾外迫于王敦,又内惧属下造反,就声称皇上诏旨,下令诛杀刘琨。刘琨听说王敦来使,就已预料自己的命运,他对儿子刘遵说:“处仲(王敦字处仲)使来而不告我,是杀我也。死生有命,但恨仇耻不雪,无以下见二亲耳”。大英雄言及此,泪下如雨。段匹磾遣兵士闯入,缢杀刘琨,时年四十八。同时遇害的,还有刘琨的子侄四人。由于当时晋廷还要依仗段匹磾抵拒石勒,没有立即为刘琨正名举哀。

  两年多后,晋廷才下令赠刘琨为侍中、太尉,谥曰愍。南宋大诗人陆游与民族英雄文天祥都有佳诗赞美刘琨。

  买醉村场半夜归,西山照月落柴扉。刘琨死后无奇士,独听荒鸡泪满衣。《夜归偶怀》陆游

  寥阳殿上步黄金,一落颠崖地狱深,苏武窖中偏喜卧,刘琨囚里不妨吟。生前已见夜叉面,死去只因菩萨心。万里风沙知已尽,谁人会得广陵音。《已卯十月一日有感而赋》文天祥
  
  段匹磾杀掉刘琨后,其属下汉人、胡人多奔散。杀刘琨是段匹磾一生最大败笔,但这个鲜卑人一直忠于晋室。不久,他与晋臣邵续合力,进攻段末杯。石勒大将石虎乘段氏兄弟互攻之际,乘间掩袭,最终把段匹磾包围于蓟城。段匹磾本想突围逃生,单骑归朝,被人劝阻。最后,眼见救援无望,段匹磾身穿晋朝朝服,手持晋节,率从人出见围攻他的石虎,正色凛然道:“我受国恩,志在灭汝。不幸族内自乱,以至于此。既不能死,也不会奉汝为主。”石虎与段氏鲜卑一族从前常打交道,二人还曾结拜为兄弟。石虎虽残暴成性,对段匹磾仍十分尊敬,“起而拜之”。

  段匹磾被执送襄国后,被石勒软禁,常常也被石勒“请出”参加赵国的“朝会”。段匹磾总是一身晋朝朝服,手持晋节,从不向石勒下拜。以石勒、石虎之暴,竟也一时不敢对段匹磾下手,可见这位鲜卑大人的威武和人格魅力绝非常人可比。石勒忍耐一年多,见始终无法降服这位辽西鲜卑,又怕其族人趁机拥之东山再起,便加以谋乱罪名,派人杀掉了段匹磾。

  《晋书》对段匹磾的评价非常中肯:“段匹磾本自遐方,而系心朝廷,始则尽忠国难,终乃抗节虏庭,自苏子卿以来,一人而已。越石(刘琨)之见诛段氏,实以威名;匹磾之取戮世龙(石勒),亦由众望。福祸之应,何其速哉!《诗》云:‘无言不酬,无德不报’此之谓也。”

上一篇:被溽没的名将,南梁白袍战神——陈庆之
下一篇:击碎江南的瘸猴——侯景




中国历代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