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1514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女:全部
风流能诗,含冤而死的北国佳人(辽道宗耶律洪基懿德皇后)
上传者:站长上传 萧观音 点击次数:6084 次
发布时间-2005-3-8 21:32:52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中原之地固然文化灿烂,才女辈出,但是北方辽国契丹也有不少奇女子。当时辽国主要由两大部落组成,一是皇帝族的耶律部落,一是皇后族的萧部落,这两大部落仍保留着上古时两族互婚的习惯,世代相配。所以辽国的皇后必然姓萧。其中比较有名当然是萧太后,大多数人都听过《杨家将》的评书,对她不会陌生,虽然评书和正史不尽相同,但是萧太后长期执政辽国,能够“亲御戎车,指麾三军”,率领数十万大军攻城野战却是不假。有人说杨家将故事中虽然大讲特讲杨门女将这些巾帼英雄,但历史上确查不出有余太君、穆桂英这些人来,真正在历史上称得上巾帼英雄反而是敌国的萧太后。

  当时辽国皇后会骑马射箭的着实不少,不过却也出了几个极富文采的才女。最为有名的就是萧观音了。辽国萧氏女子,好像倒喜欢观音菩萨之类的乱叫,还有个叫萧菩萨哥的,也做过皇后。不过有人说,叫这样名字的女子,命运都不好。《辽史第七十一卷·列传第一后妃》中说:“道宗宣懿皇后萧氏,小字观音……姿容冠绝,工诗,善谈论。自制歌词,尤善琵琶。”这里所说的道宗,就是辽帝耶律洪基。说起耶律洪基,大家可能倒比较熟悉,就是《天龙八部》上和萧峰结为兄弟,最后萧峰逼他折箭为誓,不再进犯中原的那家伙。对于萧观音,也有一段传奇性的故事,说是她刚被册封为皇后时(清宁元年即1055年),突然有白练一段,从空中吹过来,上面写着“三十六”三字。她问:“这是什么征兆啊?”左右随从其实也不明白,但都会拍马屁,择好事来说,于是她们就说:“这是上天命你统领三十六宫的嫔妃。”萧观音当时还大喜。据说其实是预示她36岁时用一根白练自尽而死。当时这种传说,多属附会。

  耶律洪基粗野强悍,喜欢打猎,经常带着后妃们一起游猎。清宁二年(1056年)八月,耶律洪基在伏虎林附近打猎,当时就命萧观音写首诗来助助兴,才思敏捷的萧姐姐应吟道:“威风万里压南邦,东去能翻鸭绿江。灵怪大千俱破胆,那教猛虎不投降!”耶律洪基大喜,对众臣说:“皇后可谓女中才子。”第二天,耶律洪基亲自射猎,突然出来一只老虎(应该属于东北虎)。耶律洪基说:“朕射得此虎,可谓不愧后诗。”结果一箭就将老虎射倒,群臣山呼万岁,想必耶律洪基和萧观音两人都是春风满面,得意至极。

  据说后来三耶律洪基作了首《君臣同志华夷同风诗》,萧观音当时和道:

  虞廷开盛轨,王会合奇琛。到处承天意,皆同捧日心。
  文章通谷蠡,声教薄鸡林。大寓看交泰,应知无古今。

  作为应制诗,当然艺术性不是太高,但是倒也作得像模像样的,可见萧观音的才气非同一般。萧观音很崇拜唐太宗的妃子徐惠,也学着她向耶律洪基进谏,但是耶律洪基却没有唐太宗那样的气度,不免听了后就不痛快。耶律洪基喜欢骑一匹叫做“飞电”的马,据说“瞬息百里”,当然是夸张之语,但大概每小时八十麦也是有的,耶律洪基特别喜欢纵马狂飚,他手下侍卫的马可没有这么快,所以常常耶律洪基一撒欢就跑到长白山的原始森林里看不着影了,萧观音很担心他的安全,也劝阻他,但耶律洪基可能这时候对萧观音也“审美疲劳”了,对她的关心之语却厌恶起来,嫌她罗嗦。

  在清宁九年(1063年)耶律洪基的叔叔耶律重元和他的儿子耶律涅鲁古叛变,此事在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金戈荡寇鏖兵”一章中有详细叙述,不过不大细心的朋友,往往只注意到描写萧峰、阿紫的事情,什么“涅鲁古”之类的家伙印象可能不深。但这些家伙倒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天龙八部》在此节中也提到了萧观音,只是没有点出她的名字,小说中在叙述耶律重元的叛军挟持了皇太后、皇后和众多嫔妃来要挟耶律洪基投降时写道:

  那白发老妇便是当今皇太后、耶律洪基的母亲萧太后,其余的是皇后萧后(萧观音)、众嫔妃和众公主。皇太叔和楚王乘洪基出外围猎时作乱,围住禁宫,将皇太后等擒了来。

  皇太后朗声道:“陛下勿以老妇和妻儿为念,奋力荡寇杀贼!”数十名军士拨出长刀,架在众后妃颈中。年轻的嫔妃登时惊惶哭喊。耶律洪基大怒,喝道:“将哭喊的女人都射死了!”只听得飕飕声响,十余枝羽箭射了出去,哭叫呼喊的妃子纷纷箭而死。皇后(即萧观音)叫道:“陛下射得好!射得好!祖宗的基业,决计不能毁在奸贼手中。”

  这些情节虽是小说家言,可能正史无载,但可想而知,萧观音在金庸先生的心中也是个有胆略的女子形象。

  但是正所谓“花无千日好”,时间长了,耶律洪基更有其他年轻貌美的女子为伴,对萧观音渐渐冷落起来。萧观音寂寞之余,可能也想仿效卓文君写白头吟让司马相如回心,苏若兰织回文让窦滔转意,薛涛做十离诗让韦皋原谅,她也做了十首《回心院》词:

  扫深殿,闭久金铺暗;游丝络网空作堆,积岁青苔厚阶面。扫深殿,待君宴。
  拂象床,凭梦借高唐;敲坏半边知妾卧,恰当天处少辉光。拂象床,待君王。
  换香枕,一半无云锦;为使秋来辗转多,更有双双泪痕渗。换香枕,待君寝。
  铺翠被,羞杀鸳鸯对;犹忆当时叫合欢,而今独覆相思块。铺翠被,待君睡。
  装绣帐,金钩未敢上;解除四角夜光珠,不教照见愁模样。装绣帐,待君眠。 
  叠锦茵,重重空自陈;只愿身当白玉体,不愿伊当薄命人。叠锦茵,待君临。
  展瑶席,花笑三韩碧;笑妾新铺玉一床,从来妇欢不终夕。展瑶席,待君息。
  剔银灯,须知一样明;偏使君王生彩晕,对妾故作青荧荧。剔银灯,待君行。
  熱薰炉,能将孤闷苏;若道妾身多秽贱,自沾御香香彻肤。熱薰炉,待君娱。
  张鸣筝,恰恰语娇鸯;一从弹作房中曲,常和窗前风雨声。张鸣筝,待君听。

  这十首《回心院》还真写得很不错,不在薛涛的《十离诗》之下,通过扫深殿、拂象床、换香枕、装绣帐等种种动作,表现她渴望耶律洪基能够在回心转意的心情,寂寞寥落之情,尽在这十首诗之中,意味绵长不尽。而且出于辽国女子之手更为难得。但可惜“野驴”(耶律洪基)却不是个多情书生,只是个蛮猛汉子,萧观音的这些动人词句对于他来说可能是俏媚眼作给瞎子看了。

  萧观音这十首《回心院》并非诗歌,也不是有现成词牌的词,这个曲牌是她自己发明的。既然是词,当时都是能唱的,萧观音虽然也精通音律,但是可能对于音乐的创作能力还是比较有限,于是她就召来一个宫庭乐师叫赵惟一的来谱曲。赵惟一是汉人,是个俊俏的帅哥,赵惟一殚精虑智谱好了曲子,不免和萧观音时时商榷试奏,正当寂寞难耐之中的萧观音不免以他产生的爱慕之情。据后来告发萧观音有“奸情”的耶律乙辛所写的告状信中所写:“于时皇后以御制《回心院》曲十首,付惟一入调。自辰至酉,调成,皇后向帘下目之,遂隔帘与惟一对弹。及昏,命烛,传命惟一去官服,著绿巾,金抹额,窄袖紫罗衫,珠带乌靴。皇后亦著紫金百凤衫,杏黄金缕裙。上戴百宝花簪,下穿红凤花靴,召惟一更放内帐,对弹琵琶。”

  萧观音和赵惟一合作谱曲,从“辰至酉”,也就是从早上8点多钟,一直到晚上7点钟,这才谱成。然后两人又合作弹奏,好比合奏“笑傲江湖曲”一样。到了黄昏点上蜡烛,又让赵惟一换上便装,放上帐子,在里面继续弹琵琶。后来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又和赵惟一喝酒,俗话说酒是色媒人,后来自然俩人就上床共赴云雨了。据说萧观音心旷神怡之后,赐给赵惟一“金帛一箧”,但赵惟一后来酒醒了后,可能后怕不已,萧观音再召他时,“虽时召见,不敢入帐”。

  萧观音食髓知味,情思荡漾之际,作了《十香词》写给赵惟一:

  青丝七尺长,挽出内家装;不知眠枕上,倍觉绿云香。(发香)
  红绡一幅强,轻阑白玉光。试开胸探取,尤比颤酥香。(乳香)
  芙蓉失新艳,莲花落故妆;两般总堪比,可似粉腮香。(腮香)
  蝤蛴那足并,长须学凤凰;昨宵欢臂上,应惹颈边香。(颈香)
  和羹好滋味,送语出宫商;定知郎口内,含有暖甘香。(吐气香)
  非关兼酒气,不是口脂芳;却疑花解语,风送过来香。(口脂香)
  既摘上林蕊,还亲御苑桑;归来便携手,纤纤春笋香。(玉手香)
  凤靴抛合缝,罗袜卸轻霜;谁将暖白玉,雕出软钩香。(金莲香)
  解带色已颤,触手心愈忙;那识罗裙内,消魂别有香。(裙内香)
  咳唾千花酿,肌肤百和装。元非啖沈水,生得满身香。(满身香)

  这《十香词》虽然确实是儿童不宜,但艺术手法上也是很出色的,写得让人神魂荡漾,尤其是那首“裙内香”,更是让男人们晕生双颊,让人神魂颠倒。

  可惜的是,萧观音是大辽的皇后,所以她的出位招来了一场腥风血雨。

  当时有个叫耶律乙辛的奸臣,看到《十香词》之后,不禁大喜。原来这厮正想着打击太子(萧观音的亲生儿子)的势力,看到这个东东后,马上就向耶律洪基告密。本来宫闱之事,外人不可能知道,但是萧观音身边有个宫女叫做单登,也会弹琵琶,《续资治通鉴·卷第七十一》中说:“重元家婢单登没为宫婢……辽主尝召登弹筝,后谏曰:“此叛家婢女中独无豫让乎?安得亲近御前!”出遣外直,登深怨之。”也就是说这个叫单登的宫女本来是上面提到的叛臣耶律重元家的婢女,她也会弹筝,恐怕模样也长得不错。耶律洪基曾经召她弹奏,可能也想宠幸她吧,萧观音说:“她是叛臣的婢女,难保她不会像豫让那样为主报仇”(当然这里不排除有萧观音吃醋的私心),于是耶律洪基就没有过于亲近她,这个单登因为此事,对萧观音恨得牙根痒痒。所以她得到萧观音手书的《十香词》及一首怀古诗后,就偷了出来,交给耶律乙辛。

  耶律乙辛马上写了个《奏懿德皇后私伶官疏》,揭发萧观音的“奸情”。并且人证物证俱全:单登来做人证,萧观音手书的《十香词》及那首怀古诗就是物证。那首怀古诗是:“宫中只数赵家妆,败雨残云误汉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窥飞燕入昭阳。”耶律洪基这个粗鲁武夫看不明白,说:“这是皇后骂赵飞燕的,有什么问题。”结果耶律乙辛这个奸臣和一个叫张孝杰(可不是张孝祥啊,张孝祥是宋朝大词人)串通好了,解释说这正是萧观音喜欢赵惟一的证据,看诗句中就嵌着“赵惟一”三个字呢,耶律洪基一听勃然大怒,让耶律乙辛和张孝杰将赵惟一捉来痛打逼供,用铁钉烧红了烙赵惟一,在这种情况下,白脸小男生赵惟一就算没有此事,也吓得只要承认后以求速死。供状拿给耶律洪基一看,耶律洪基大怒,下令将赵惟一全族满门抄斩,皇后萧观音赐死。

  萧观音死前要求见耶律洪基一面,说一句话再死,但是耶律洪基根本不见。萧观音的儿子也就是太子哭着求耶律洪基,并要求替母亲去死,耶律洪基不允。萧观音留下一首《绝命词》说:

  “嗟薄祜兮多幸,羌做俪兮皇家。承昊穹兮下覆,近日月兮分华。托后钩兮凝位,忽前星兮启耀。虽衅累兮黄床,庶无罪兮宗庙。欲贯鱼兮上进,乘阳德兮天飞。岂祸生兮无朕,蒙秽恶兮宫闱。将剖心兮自陈,冀回照兮白日。宁庶女兮多惭,遏飞霜兮下击。顾子女兮哀顿,对左右兮摧伤。共西曜兮将坠,忽吾去兮椒房。呼天地兮惨悴,恨今古兮安极?知吾生兮必死,又焉爱兮日夕?”

  然后一条白练,抛于画梁之上,就此芳魂渺渺,长恨绵绵。此年,萧观音恰好三十六岁。

  耶律洪基在萧观音死后,还“命裸后尸,以苇席裹还其家”。将她的尸身扒光衣服后用破席一裹,送回她娘家去,以示羞辱。萧观音一死,后来她的儿子也就是太子也被耶律乙辛的诬陷迫害下死去。但耶律乙辛的下场也并不好,耶律洪基后来发觉了他的野心,杀了耶律乙辛。这是公元1081的事情,再过了十年,耶律洪基死了,他的孙子耶律延德继位,为了报父亲和他奶奶萧观音的仇,将耶律乙辛的子孙及亲旧,全部“咔嚓”了个精光。并把已死去的张孝杰剖棺戮尸。然后宣布,萧观音的死是出于耶律乙辛的诬陷,这件事也改成这样:

  耶律乙辛为了加害打击太子,于是暗中派人作了十香词,又派宫女单登,让她把十香词献给萧观音,就说是宋国皇后所作,皇后若能把它抄下来并为它谱曲,岂不是件佳话?于是萧观音就抄了一遍,然后在后边又写了那首怀古诗。所以从头到尾,萧观音纯属是被人陷害。

  对于此事,后世的看法是,耶律乙辛想陷害萧观音不错,但《十香词》却是萧观音所作不假。依上面的说法,宫女单登本来就是萧观音讨厌的人,她让萧观音抄萧观音就抄吗?再说《十香词》的语句暖昧淫靡,萧观音是饱读汉家诗文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会信是宋朝皇后作的诗吗?亲自抄一遍来做什么?都说不过去。萧观音在宫中寂寞难当,以三十多岁的青春年岁,怎么不可能有炽热的情欲呢?所以她和赵惟一有点什么事也是人之常情。而且萧观音在上面的《绝命词》里曾说过“虽衅累兮黄床,庶无罪兮宗庙”,既然萧观音自己承认了“衅累(祸患与事端的牵连)兮黄床”,好像萧观音确实有出轨的行为。到了她的孙子继位后,一心为她奶奶翻案,当然把这一切都平反过来。谁敢不听,所以国史就记载成后来这样。也未必就全是实情。不过不管此事是真是假,后世都是同情萧观音的,多情多才的女子总是命运坎坷。

  有人也归罪于萧观音的多才多艺,像最早记载此事的《焚椒录》的作者王鼎就说:“然懿德(萧观音)所以取祸者有三,曰好音乐与能诗、善书耳。假令不作《回心院》,则《十香》词安得诬出后手乎?”意思是说萧观音惹祸是因为喜欢音乐、诗词和书法,如果假设她根本不会作《回心院》那样的诗,那《十香词》也不会被诬蔑出于她手了。自古以来多情多才的女子更是磨难重重,倒是思想庸俗、头脑冬烘的傻大姐们倒活得挺滋润的,这倒是实情。萧观音的悲剧到此却还没有结束,据说,萧观音死后,被草草下葬,到了她的孙子耶律延德继位后,为她进行了改葬,但后来大辽灭亡,金人又毁了她的墓,将她的尸身挖出来,任由牛马践踏。可惜,一代艳骨芳容,零落成泥碾作尘。

  萧观音的生前身后虽然极为凄惨,但是她才华在北国荒原之地显得是极为出众了,像《回心院》那样的诗,放在汉人诗篇中,也算得上一流的水准了。而且萧观音的才华很高,写起应制诗什么的也中规中矩,可以说是文备众体。所以她虽是北国契丹女子,但称之为才女是当之无愧的。所以后世的文学大家们也都为之同情惋惜,清代的朱彝尊写道:

   细草含茸,圆荷倚盖,犹与舞衫相似。回心院子,问殿脚香泥,可留萧字?怀古情深,焚椒寻梦纸。

   纳兰性德也叹道:

   六宫佳丽谁曾见,层台尚临芳渚。一镜空潆,鸳鸯拂破白萍去;看胭脂亭西,几堆尘土,只有花铃,绾风深夜语。

上一篇:南宋多情才女,断肠词人——朱淑真
下一篇:好运不是永远的(宋孝武帝皇太后)——路惠男




中国历代名女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