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6811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隋唐五代
使失陷近百年的河西重归大唐的归义军节度使
上传者:站长上传 张义潮 点击次数:3833 次
发布时间-2005/4/2 23:43:51

  懿宗咸通十三年(872年)八月,声震河西的英雄人物张义潮在京师长安病死,唐朝廷赠官太保。[敦煌石室文卷记载为张议潮,两《唐书》和《资治通鉴》均记载为张义潮,可推测为张议潮归义后,改为张义潮。特此说明。]

  一年后,咸通十四年(873年)七月,懿宗病死,十二岁的僖宗即位。八年后,僖宗广明元年(880年),农民军领袖黄巢攻进长安。三十五年后,哀帝天佑四年(907年),朱温逼唐末代皇帝哀帝禅位,自登帝位,建国号梁,定都于汴州(开封),唐朝至此宣告灭亡。三十八年后,开平四年(910年),张义潮之族孙张承奉自立西汉金山国,自号白衣天子。

  倘若张义潮尚在人世,不知道是怎样的感慨!

  为什么要讲这个张义潮呢?因为他是懿宗一朝唯一的骄傲。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有了英雄而不知敬仰的民族更是可悲的。张义潮就是唐末的英雄。

  在玄宗一朝,名将哥舒翰采用“步步为营”的军镇策略,收复了失陷于吐蕃多年的黄河九曲之地。而吐蕃在与哥舒翰的交战中,开始时尚能发动反击,到后来只能是疲于招架,毫无还手之力。最终在哥舒翰的手中,唐朝在对吐蕃的战争中取得了全面胜利。《哥舒歌》在陇右一带广为流传:“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充分地反映了一方的黎民百姓对哥舒翰的信赖和赞颂。

  然而,安史之乱时,唐朝廷将边军大量内调,哥舒翰也在安史之乱中死去。吐蕃趁着唐朝的内乱,重新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唐朝廷为了对抗吐蕃,于宝应二年(763年)设河已西副元帅一职,统一指挥河西、北庭、安西三地的残余唐军。首任河已西副元帅为杨志烈,在他的指挥下,吐蕃人的攻势一度被遏制。但到了永泰元年(765年),杨志烈为叛将所害,形势便开始急转直下。永泰二年(766年),吐蕃人占领河西重镇甘州、肃州。第二年,继任的河已西副元帅杨休明战死。这样,河西,安西,北庭三地唐军互相失去联系,进入各自为战的境地。之后的十多年中,唐军在河西走廊的各个要塞因孤立无援陆续被吐蕃军各个击破。

  沙洲位于河西走廊的西端。从大历五年(770年)开始,沙洲受到吐蕃军的围攻。当时沙洲以东的唐军要塞已经全部失陷,所以沙洲城处于孤立无援状态。沙洲刺史周鼎一面率军民固守,一面向唐朝廷在西域的盟友回鹘求援。然而,援军经年不至。沙洲一直被围困,城中粮草将尽。周鼎主张焚毁城郭,率军民东归唐朝。但他手下的部将都不同意,认为一旦军民东奔,沙洲以后将永不复为大唐之地。经过一番激烈争论,最后,都知兵马使阎朝缢杀了周鼎,然后继续率部抵抗吐蕃。

  为了解决粮草问题,阎朝贴出告示:“出绫一端,募麦一斗。”用这样的方法来征集粮草。这样,沙洲这个只有四、五万人的弹丸小邑一直坚持了十一年,到建中二年(781年),沙洲城终于弹尽粮绝,山穷水尽。阎朝实在无路可走,为了保全城中百姓,只得与围城的吐蕃主将绮心儿相约,在得到沙洲城民众不外迁的许诺下,向吐蕃军投降。至此,唐朝在河西的最后一座要塞沙洲被吐蕃军所攻破,完全丧失了河西走廊的控制权。而北庭都护府则在贞元六年(790年)为吐蕃人所破,安西都护府在元和三年(808年)为吐蕃所破,唐朝失去了对西域的控制。

  沙洲失陷之后,沙洲百姓受到了吐蕃的残酷压迫,“丁状者沦为奴婢,种田放牧,赢老者咸杀之,或断手凿目,弃之而去”。汉人尤其受到歧视,吐蕃人规定河西各城的汉人走在大街上必须弯腰低头,不得直视吐蕃人。之前率沙洲顽强抵挡吐蕃进攻的阎朝也被吐蕃用“置毒靴中”的手段暗杀。在这样的情况下,人心更加思念唐朝。

  开成年间(836年),有一支唐朝的使团出使西域,途径甘、凉、瓜、沙诸州,当地民众闻讯后夹道相迎,流着泪问唐使者说:“皇帝犹念陷蕃生灵否?”《张淮深变文》记载唐朝使者到了沙洲,叹念敦煌虽“百年阻汉,没落西戎”,而“人物风化,一同内地”,当左右从人无不感动凄怆。此时,河西和西域沦陷已经长达几十年,但当地民众仍然视自己唐朝子民,念念不忘唐朝,盼望有一天能够重新回到唐朝治下。

  唐武宗会昌元年(841年),吐蕃国内发生了大规模的饥荒,“人饥疫,死者相枕藉”。一些贵族将自然灾害都归咎于吐蕃信奉佛教所致。吐蕃赞普达磨新即位后,大力采取措施禁佛:下令封闭吐蕃境内的全部佛寺,焚毁佛教经典;强迫所有僧人还俗,不愿还俗者,被迫从事屠夫、猎人等违反佛教戒律的职业;有些高僧还遭到了无情的杀戮。因此,吐蕃国内尊信佛教的人都十分痛恨新赞普达磨,视达磨为牛魔王下凡,称他为“朗达磨”。朗,藏语,意为牛。达磨的禁佛措施未能维持很久,会昌二年(842年),他被佛教僧人拉隆·贝吉多杰刺死。

  达磨无子,不过他被刺杀前,王妃已经怀孕。王后为争夺权位,也伪装成有孕的样子。会昌三年(843年),王妃生一子,为了防止王后抢走孩子,白天派人四下围住孩子,晚间用许多盏灯光守护,以故取名欧松,意思是“光护”。王后也不甘示弱,到外面买了一个要饭人的孩子,胁迫朝臣认可是她亲生,并取名为永丹,意为“母坚”,即母亲坚持认定的。这两个孩子被不同的利益集团操纵,用来争夺赞普宝座。双方互不相让,进行了长年累月的斗争。王室分裂后,吐蕃各领兵将帅也拥兵自重,相互混战。吐蕃国一时大乱,势力急剧衰落。

  而唐朝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国力有所恢复,见吐蕃大乱,乘机收复了陷于吐蕃的三州(原州、乐州、秦州)和七关(石门、驿藏、木峡、特胜、六盘、石峡和萧关)。唐王朝的一连串军事胜利极大地鼓舞了河西人民。
 
  张义潮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涌现出来的西域豪杰。张义潮,沙州敦煌(今属甘肃)人。张氏世为州将,是沙洲的大族。父张谦逸祖籍南阳,在唐朝官至工部尚书。张义潮兄名张义潭,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张淮深的父亲。张义潮有姐张媚媚,后出家为尼,法名了空。今敦煌莫高窟156号窟供养人像第四身比丘尼像,就是张媚媚。

  张义潮出生之时,沙洲已经被吐蕃统治多年。由于亲身经历了吐蕃人的残暴统治,张义潮在青少年时代便胸怀大志,“论兵讲剑,蕴习武经,得孙武、白起之精,见韬钤之骨髓。……知吐蕃之运尽,誓心归国,决心无疑”。他十分崇敬在平定安史之乱中被宦官边令诚陷害身死的著名将领封常清,曾亲笔抄写过《封常清谢死表闻》。

  唐朝廷收复三州七关后不久,吐蕃尚恐热率五千骑兵大肆劫掠河西鄯、廓等八州,“杀其丁壮, 劓刖其羸老及妇人,以槊贯婴儿为戏,焚其室庐,五千里间,赤地殆尽”。尚恐热的暴虐行径,不但令河西民众愤慨,就连他的部下也怨望不平,“皆欲图之”。这时候,张义潮已经开始暗中结交豪杰,密谋起事。

  大中二年(848年),张义潮见时机成熟,率众在沙洲发动了轰轰烈烈的大起义。他率部众披甲执锐,与吐蕃军在城内展开激战。城中的汉人纷纷响应,人人争相与吐蕃军拼命。吐蕃军在沙洲城中军力本来就不多,在出其不意之下,难以抵挡,于是仓皇逃出沙洲。

  此时,“春风不度玉门关”已经将近七十年,河西的事情唐朝廷均一无所知。张义潮完全可以据地称王,雄霸一方。然而,张义潮率众驱逐了吐蕃守将后,立即派遣使者,赴京师长安向唐朝廷报捷。由此可见,张义潮确实胸怀归唐之心,并非贪图个人权势。

  沙洲和长安之间相隔千里,中间当道的凉州等地仍然被吐蕃控制,可以说,通往唐朝的道路根本就不通。为了确保消息送到长安,张义潮一共派出了十队信使,每队信使都带着相同的文书。信使们将经由不同方向的沙漠,绕过吐蕃人控制的河西诸城后,再向长安进发。

  这是一个相当悲壮的故事,其曲折动人之处不亚于任何一部传奇。信使们与张义潮等沙洲军民道别后,英勇地踏上了艰难行程。他们非常清楚,他们中只有很小一部分人才有机会到达目的地,而绝大部分人将付出生命的代价,但仍然义无反顾,没有一个人回头。

  信使中不少人是是僧侣,其中就有敦煌高僧悟真。这主要是考虑到佛教在西域具有强大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势力,由僧侣来送信,更利于掩护。

  这十队信使无一例外地进入了莽莽大漠,奔向不同的方向,各自面临九死一生的考验。这是一群舍生忘死的英雄们,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留下名字。其中的九队,要么死在了吐蕃军的追击下,要么迷失了方向,被埋在了无情冷酷的大漠中。只有向东北方向进发的那支队伍,由敦煌高僧悟真率领,历经千辛万苦后,终于到达了唐军要塞天德城(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天德军防御使李丕惊讶感动于这群近乎从天而降的使者,立即以最大的热情护送他们前往长安。在李丕的协助下,悟真等人于大中四年(850年)正月抵达了长安。这时候,离张义潮在沙洲起事已经整整过去了两年。

  这支满身尘土的信使队伍感动了所有的长安人,长安官民争相涌上大街,用真诚的欢呼来迎接这些来自远方的英雄。

  自建中二年(781年)唐朝完全失去河西之后,河西走廊就成了帝国心中的隐痛。谁也想不到,在万里之外的西域,悄然出了一个叫张义潮的英雄人物,平息了烽火,圆了唐朝廷可望不可及的梦想,这是何等的惊喜!唐宣宗听到这一喜讯后,竟情不自禁地欣然赞叹道:“关西出将,岂虚也哉。”悟真后来被唐朝封为“京城临坛大德”,以表彰他的功绩。

  有了张义潮和十队信使的故事,人类也可以存在更多的信心。历史上总会有英雄人物出现,而英雄非凡的勇气,意志,和信念,如同有源之水,永远不会枯竭。

  在派出信使后,张义潮并没有安于现状,而是“缮甲兵,耕且战”,积极备战,逐渐展开收复河西诸城的计划。由于吐蕃国内政治阴谋和内讧不断,一遇到张义潮强有力的挑战,在河西的统治随即土崩瓦解。到大中五年(851年),张义潮已经收复了整个河西走廊中除凉州之外的所有州县,声震西域。

  大中五年(851年)八月,张义潮第二次派信使到长安,其中又其兄张议潭和沙洲豪族李明达、李明振(张义潮女婿,娶张义潮第十四女)、押衙吴安正等二十九人,并献上河西十一州(瓜州、沙州、伊州、西州、甘州、肃州、兰州、鄯州、河州、岷州、廓州)的图籍。至此,除凉州而外,陷于吐蕃近百年之久的河西地区复归唐朝。

  由于河西走廊的大多数州县已经处在张义潮军的控制之下,所以这一次的信使团出使长安的行程十分顺利。唐宣宗接到捷报后,特下诏令,大力褒奖张义潮等人的忠勇和功勋,诏令说,张义潮“抗忠臣之丹心,折昆夷之长角。窦融河西之故事,见于盛时;李陵教射之奇兵,无非义旅”。随后,唐朝廷在沙州建立归义军,统领瓜沙等十一州,授张义潮归义军节度使。

  值得一提的是,张义潮兄张义潭按照惯例被留在长安为人质,被授为金吾卫大将军。而后来张义潮年老时,主动入京,其实也是做人质的意思。

  咸通二年(861年)三月,张义潮命其侄张淮深(张义潭之子)率蕃、汉兵七千人收复陷于吐蕃的最后一州凉州。这是一次空前激烈的战斗,《张义潮变文》中有很多章节描写了这场战斗。描述战场时说:“分兵两道,裹和四方。人持白刃,突骑争先。须臾阵和,昏雾张天。”描述战士的勇敢:“汉家持刃如霜雪,虏骑天宽无处逃,头中锋矢陪垅土,血溅戎尸透战袄。”描写战阵说:“我军遂列乌云之阵,四面急攻,蕃贼糜狂,星分南北;汉军得势,押背便追。不过五十里之间,杀戮横尸遍野。”最终,张淮深取得了战斗的胜利。至此,陷没百余年之久的河、湟故地已全部收复。

  咸通四年(863年),唐朝重新设置凉州节度使,统领凉、洮、西、鄯、河、临六州,治所在凉州,使贞元初年失守而废置的凉州军镇又得以恢复,由归义军节度使张义潮兼领凉州节度使。河西走廊从此畅通无阻,从长安经萧关通往西北的道路已完全打通。河西有歌谣热忱赞颂张义潮的英雄业绩说:

  河西沦落百余年,路阻萧关雁信稀。赖得将军开归路,一振雄名天下知。

  不过,在归义军控制的地区,由于吐蕃已经进行了几十年的管辖,遗留下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亟待解决,可以说是一个大的乱摊子。面对这种复杂而又严峻的形势,张义潮首先在辖区内全面恢复唐制,废除部落制,重建县乡里;重新登记人口、土地,按照唐制编制新的户籍,制定新的赋税制度;恢复唐朝服装,推行汉化。很快就使敦煌“人物风化,一同内地”。这些措施迎合了沙州等地汉人怀恋大唐故国的心理,得到了汉人们的拥护和支持。对辖区内的少数民族,张义潮则采取区别对待的政策。已汉化者编入乡里,与汉人杂居。吐蕃化较深者部分继承吐蕃制度,仍用部落的形式进行统治,尊重他们的习俗。同时授予少数民族头面人物官职,让他们参加统治。这些措施同样受到了少数民族的欢迎。这样,经过张义潮的惨淡经营,河西地区的局势已稳定,生产得到了发展。

  咸通八年(867年),张义潮在长安留为人质的兄长张义潭因病去世,已经六十九岁高龄的张义潮依然离开沙洲,“束身归阙”,主动前往长安为质。这是张义潮兄弟为了表示自己对大唐的忠诚而作出的决定,“先身入质,表为国之输忠;葵心向阳,俾上帝之诚信”。张义潮入朝后,朝廷任命他为右神武统军,赐给田地,并于宣阳坊赐第一区。还晋升为司徒。咸通十三年(872年)八月,张义潮卒于京师,结束了英雄人物不平凡的一生,享年七十四岁。

  张义潮离开归义军之后,任命侄子张淮深执掌河西归义军事务。但在张义潮去世后,唐朝廷并不授给张淮深节度使旌节,意思是不肯承认张淮深是张义潮的合法继承者。唐朝廷采取这种态度,无非是怕张氏像其他藩镇一样,坐大难制。

  双方关系紧张应当还有许多细节的微妙之处。自从张淮深父亲张义潭和叔父张义潮先后在长安为人质死后,张氏再无关键人物在长安为人质。张淮深有六个儿子,却不肯派一个儿子到长安当人质,这大概也是唐朝对他始终不能放心的缘故,以致双方产生种种明争与暗斗。

  其实,即便唐朝廷不授予节度使旌节,张淮深仍然是河西的实际统治者。此时,唐朝廷政治混乱,内部危机严重,兵锋难以顾及河西,不对张氏这样的有功之臣和河西大族尽心笼络,反而因质子这样的小问题一味冷遇,实际上是重大失策。

  对张淮深来说,即便他是实际上的归义节度使,但没有唐朝廷的承认,还是有相当不利的一面。当时正值西北地区发生民族大变动之际,在以沙州为中心的张氏汉人政权周围活跃着吐蕃、回鹘、退浑、龙家、仲云等许多少数民族政权,从东、南、西三面对归义军构成威胁。唐朝廷不授给他节度使旌节,表示不支持他当节度使,那么归义军内部必然会有一些窥觑权势的人蠢蠢欲动,内忧外患下,他难以兼顾。可以说,唐朝廷迟迟不授张淮深节度使旌节的失策正是后来造成河西动荡的根源。

  此后,西域的回鹘再次叛唐,引兵进犯肃州、酒泉、西桐地区。张淮深率河西军民英勇反击,活捉回鹘首领,俘获士卒千余人,并表奏朝廷。唐朝廷派遣左散骑常侍李众甫、供奉官李全伟等上下九使,先后几拨人马,赐给张淮深金银器皿、锦绣琼珍等各种各样的贵重物品,唯独没有授予张淮深一直请奏的节度使旌节。但张淮深并没有心怀怨望,继张义潮后尽力经营河西,多次打退了各族对河西地区的进犯,其文治武功不下张义潮。

  张淮深屡次遣使唐朝,求授旌节均未能如愿。光启二年(887年),张淮深第三此派使者入唐求授节度使旌节,唐朝廷依然没有同意,从而引发了归义军内部的权力争夺。文德元年(888年)十月,唐朝廷最终授张淮深归义军节度使旌节,但归义军内部的矛盾已经激化。大顺元年(890年),张义潮女婿、沙州刺史索勋悍然发动了兵变。由于变生肘腋,猝不及防,张淮深及妻子、六个儿子都被杀死。

  张淮深的叔伯兄弟张淮鼎继任节度使。可惜,张淮鼎这个节度使还没当几天,就得了重病。临死前,张淮鼎将孤子张承奉托付给索勋。但索勋却没有遵守诺言奉张承奉为主,而是自立为归义军节度使,并迅速得到唐朝廷的认可。由此可见,之前张淮深和唐朝廷的矛盾已经达到相当深的地步。至于索勋兵变背后的种种真相,因中原史籍少有资料,不好妄自推测,读者可以自己去想象。但是可以肯定的有一点,以张淮深在河西的威名,背后支持索勋的势力一定相当强大。事实上,拉一派打一派,以夷制夷一直是中原王朝对边疆少数民族惯用的手法。

  张义潮第十四女李氏(凉州司马李明振之妻)对姐夫索勋擅自诛杀张淮深一家、用武力夺取河西大权极为不满,以“靖难”名义发动兵变,杀死索勋一家。李氏拥立张承奉为归义军节度使,“赖太保神灵,辜恩剿毙,重光嗣子,再整遗孙”。但李氏三子分别任瓜、沙、甘三州刺史,掌握着归义军的实权。到最后,李氏甚至连表面文章都不做了,排挤走张承奉,独揽了归义军大权。

  李氏家族的行为引起了一些河西大族的反对,于是沙州出现了一场倒李扶张的政变。张承奉夺回了归义军实权,任归义军节度副使。但归义军的内讧给活动在其周边的少数民族提供了可乘之机,甘州被回鹘攻占,占据肃州的龙家也不再听从归义军的号令。凉州因有甘、肃二州相隔,实际上也脱离了归义军的控制。此时,归义军的辖境已缩至瓜、沙二州。

  光化三年(900年)八月,唐昭宗下诏,追认了既成事实,诏令说:“制前归义军节度副使、权知兵马留后、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国子祭酒、监察御史、上柱国张承奉为检校左散骑常侍,兼沙州刺史、御史大夫,充归义节度,瓜、沙、伊、西等州观察处置押蕃落等使。

  至天复年间,张承奉还一直任河西节度使,奉唐为正朔,终唐之世,辛苦地经营河西,亦可谓不忝祖德。天祐年间,朱温挟天子而令诸侯,群雄逐鹿中原,唐朝已经名存实亡。开平四年(910年),张承奉见唐朝灭亡,遂自立为白衣天子,建号西汉金山国。“西”乃指其国所居之方位,是以中国为坐标;“汉”乃是言其国民族之属性;“西汉”连用,意为西部汉人之国。“金山”又名金鞍山,在敦煌西南,即今甘、青、新三省交界处之阿尔金山。从国名也可推断出,张氏子孙依旧不忘自己是汉族子孙。  

  张承奉建立金山国后,不甘坐守瓜沙二州,想用武力恢复归义军兴盛时的旧疆。然而,他锐意进取,想收复失地,却在战争中屡遭失败。连年的战争使瓜沙地区经济凋零,不少百姓家破人亡,境内“号哭之声不止,怨恨之气冲天”。恢复祖上的荣光已经毫无可能。

  金山国建立的当年,回鹘多次对其进行打击,企图把金山国扼杀在摇篮里。有一次,敦煌东界的防线都被突破,回鹘军长驱直入,直抵敦煌城东安营扎塞。金山国天子则亲自披甲上阵,著名将领阴仁贵、宋中丞,张舍人等奋力应战,才把入侵的回鹘赶回甘州。

  一年后,回鹘大举进攻金山国,金山国由于连年战争国力衰微,不得不与回鹘立城下之盟:回鹘可汗是父,金山国天子是子。从此,张承奉被迫取消“西汉金山国”国号和“圣文神武白帝”、“天子”之号,并在甘州回鹘的恩准下,屈尊降格而改建为诸侯郡国——敦煌国。张承奉对回鹘的臣服,使他彻底丧失了在河西地区的威望。

  乾化四年(914年),沙州的另一个大族曹氏家族中的曹仁贵(后改名曹议金)取代了张承奉,废金山国,去王号,恢复了归义军称号,仍称归义军节度使。此后归义军政权一直把持在曹氏家族手中。

  曹仁贵有着极为高明的外交手段,非常擅长见缝插针。他自认为归义军节度使后,立即派遣使者到甘州,求娶回鹘可汗女为妻,又将自己的女儿嫁给甘州回鹘可汗,用联姻来笼络回鹘。贞明四年(918年),曹仁贵派使者出使后梁,受到封赠。同光三年(925年),曹仁贵趁甘州回鹘汗位交替之机,进行征讨,使其屈服。新立的回鹘可汗又娶曹仁贵之女,成为曹仁贵的女婿。
  由于曹仁贵对内对外关系处理得妥当,此时的归义军实力有所恢复。长兴二年(931年),曹仁贵号称“令公”、“拓西大王”,归义军成为独立王国。之后,曹仁贵还将女儿嫁给于阗国王李圣天。

  清泰二年(935年),曹仁贵病死,其子曹元德继位。沙州入朝中原的使臣在甘州被劫,归义军与甘州回鹘的关系破裂。天福四年(939年),曹元德卒,弟曹元深继位,曹仁贵妻(回鹘公主)掌握归义军实权,称“国母”。之后,沙州与甘州回鹘修好。

  天福九年(944年),曹元深卒,弟曹元忠即位。曹元忠是归义军节度使中统治时间最长的一位,也是文化比较昌盛的一个时期。曹元忠积极发展与周边民族的关系,并与中原的后晋、后汉、后周和北宋保持联系,使瓜州地区得以在五代、宋初复杂的民族关系中得以生存、发展。

  开宝七年(974年),曹元忠卒,侄曹延恭即位。九年(976年),曹延恭卒,弟曹延禄即位。

  曹元忠以后,归义军政权开始逐步衰落。沙州地区的回鹘势力在这一时期却得到了迅速发展,成为与归义军政权抗衡的重要力量,归义军内部也出现了矛盾。咸平五年(1002年),归义军再度与甘州回鹘发生战争,引起瓜沙民众的不满。归义军内部发生兵变,曹延禄及弟延瑞被迫自杀,其族子曹宗寿即位。宋朝廷承认了曹宗寿。但此时,归义军已经开始与辽通使。

  景德三年(1006年),信奉伊斯兰教的黑韩王朝灭掉了信奉佛教的于阗王国。消息传到沙州地区,寺院僧人十分恐惧。因为此时归义军政权已经不堪一击,任何外来的攻击和内部的动乱都足以使其倾覆。在伊斯兰教东进的威胁下,莫高窟的一些寺院将重要的经卷和佛像、幡画等集中起来,藏在隐蔽的洞窟中,并将洞口封闭。之后由于当事人和知情者先后去世,藏经洞的秘密逐渐不为人所知,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这就是后世发现的敦煌“藏经洞”的来历。

  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曹宗寿卒,子曹贤顺即位。1036年,西夏攻占沙州,归义军政权基本结束。

上一篇:明代进步思想家,东林党的精神领袖——顾宪成
下一篇:投笔从戎,扬威西域的东汉名将——班超




中国历代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