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7670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臣:秦汉三国
六出奇计定社稷的谋臣良相
上传者:站长上传 陈平 点击次数:3621 次
发布时间-2003-9-13 1:31:48

  公元前200多年的一天夜里,风大浪高。一个摆渡的艄公见黄河里浊浪排空,岸上树摇影暗,估计不会有过客了,正准备躲进小舱喝壶热酒,忽听岸上有人高喊:“艄公,行个好吧,快将我渡过去。”声音很急。艄公抬头一望,黑影中只见来人身躯魁伟,气宇轩昂,像个将军。少时,客人走到船边,揖手行礼,道:“行个方便吧,艄公,我多给你些银两。”艄公心里琢磨,这人仪表非凡,黑夜独行,必是私逃的将官,腰里头准缠着金银细软,待船到江心,敲他一竹杠。想到这儿,艄公忙解开娩绳,划动舟楫。船到江心,乘客发觉艄公神色不对,眼睛总是盯着自己,大有谋财害命之意。乘客见情势危急,急中生智,诡说船摇得太慢,恐误行程,索性脱去上下衣裳,往船板上用力一甩,便去帮艄公摇船。艄公见此人腰间别无一物,衣服落地也无硬物撞击之声,知是行囊空空,大失所望,于是打消了相害的念头。

  机灵的乘客死里逃生,他上得岸来,朝艄公施了个礼,便急如星火,朝前方走去。

违俗择婚 宰肉言志

  那乘客便是陈平。陈平是阳武(今河南原阳县东南)户牖乡人。少年时父母双亡,同哥哥嫂嫂在一起生活。他家境贫穷,只有30亩薄地。可陈平并不把心思放在种地过日子上,而是一心一意地读书,犹喜钻研黄帝、老子之学。他的哥哥陈伯是个忠厚人,看到自己的弟弟如此聪明好学,就心甘情愿地挑起全家生活的重担,不让弟弟在学习上分心,还支持他到外地去求学。

  几年以后,陈平便成了当地名闻遐迩的饱学之士,而且长得一表人材,身体高大魁伟,肤色白润而微胖。一天,陈平在家正同嫂子一起吃麦饼。正巧邻居有人前来闲聊,见陈平面色丰腴,便打趣地问陈平:“你家那么穷,你究竟吃了什么好东西,长得这么白胖?”他嫂子刻薄地说:“也不过是吃些麸糠粗粮罢了。”他嫂嫂对陈平不干活,早就不满意了,所以在人前人后,就免不了发泄几句,可是陈平的哥哥极偏爱自己的弟弟,听到妻子经常这样数落弟弟,很生气,竟把妻子给赶走了,继续支持陈平读书求学。

  陈平长到该结婚的年龄了,却迟迟未能婚配。有钱人家看到陈平这样穷,没有人愿意把女儿嫁给他;穷人家的姑娘,陈平还看不上,他的婚事就这样耽搁着。但事有凑巧,乡里有个富人叫张负,他的孙女先后嫁了5次人,5次都是不久就死了丈夫,因此再没有人敢娶她,可陈平却很想娶她。张负知道了陈平的心意,倒并不嫌他穷,而想了解一下他的人品怎样。这时正碰上乡里有一户人家办丧事,陈平来给这家帮忙。他每天总是早去晚归,特别勤快。张负也来参加丧礼,他对陈平特别注意。陈平知道张负在注意自己,也就故意走得晚些。张负觉得这个小伙子外表既高大英俊,又懂事勤快,第一印象是好的。为了加深对陈平的了解,张负又悄悄来到陈平家门口,看看他居住的地方。发现陈平家的房屋虽然破敝简陋,门口却有许多尊贵者车马往来留下的辙迹,因此他觉得陈平决不是凡夫俗子,将来定会有大出息,心里的主意便拿定了。这天张负回家后,召来儿子张仲,说:“我想将孙女许配给陈平。”张仲愕然道:“陈平是个穷士,何以与他提起亲来?”张负道:“世上像陈平这样的奇伟男子,岂能长久贫穷!”张仲仍不太愿意,便回房间自己的女儿。他的女儿虽然一直低头不语,但看她那种情景似乎很愿意。正巧陈平的朋友前来说亲,张负便一口应允了。又暗地送给陈平许多银两,作迎娶之资。陈平喜出望外,不久便成了亲。娶亲这天,张负又叮嘱孙女,叫她谨守妇道,切勿倚富欺贫。孙女唯唯听命应允。到了陈家,洞房花烛,万分如意。这时,陈平的哥哥陈伯也另讨了一房亲事,陈平夫妇待兄嫂如同父母。妻子温柔贤惠,真是外得富翁舅,家有贤内助。陈平从此去掉了建功立业的后顾之忧。纵然是处理婚娶这种家庭事务,也可见陈平智谋非寻常人可比。

  陈平自从娶了张负的孙女,用度自然宽裕,交游也就更广泛了,就是邻里乡亲,也早已另眼相看了。有一天,里中社祭,大家便一致推举陈平为社宰。陈平本有大才,社中分肉小事,自然不在话下。肉分得均匀公道。那些里中父老,交口称赞道:“好一个陈平孺子,不愧社宰!”听了这样的赞美之词,陈平却叹息道:“假若让我主宰天下,也会像分肉这样公平。”年轻的陈平,早已立下了均平天下的壮志。出寻明主巧释君疑

  陈平告别了自己的兄长亲友,先是带领一帮年轻人来到临济(今河南长垣县南),投奔被陈胜立为魏王的魏咎。陈平很想为魏咎出谋画策,干一番事业。魏咎虽用陈平做了太仆(九卿之一,掌车马),可是当陈平拿了天下大计向魏王进说时,魏王却并不怎么感兴趣。这时又有人在魏王跟前说陈平的坏话。陈平觉得在魏王这里很难实现自己的抱负,便悄悄地离开了魏王,另寻出路去了。

  公元前207年,秦将王离、章邯率兵进攻赵王歇,将赵王歇包围在巨鹿城(今河北平乡县西南),形势万分危急。赵王歇向楚怀王求援。楚怀王于是任命宋义为上将军,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北上救赵。当项羽抵达黄河时,陈平前往归附了他,并跟随他北—亡救赵,人函谷关。楚汉战争爆发以后,殷王司马印于汉二年春背楚降汉。项羽封陈平为信武君,率兵进击殷王,并不费一兵一卒收降了司马印。三月,刘邦率大军再取殷王领地,司马印迎战不利,只能向项羽告急。项羽派陈平率兵救援,谁知援兵未到,司马印已被汉将樊哙活捉,解交汉王。刘邦从座位上走下来亲自为司马印松绑,司马印感念刘邦的不杀之恩,便又归降了汉王,并仍去镇守原地。项羽闻知此事后,恼恨司马印反复无常,以致迁怒陈平,要尽斩昔日陈平收降殷王的将士。陈平见项羽无道伐能,难成大事,便挂印封金,连夜逃离楚营。

  再说汉王刘邦厉兵秣马,志在大略。这一天,汉军部将魏无知正在帐中议事,忽有一军吏人报,说有一美男子前来投谒,自称是魏将军的故人。魏无知出帐迎接,见是陈平,行礼后道:“闻足下已事项王,今何故到此?”陈平顿首答道:“小弟险些不能见君。”魏无知惊问何故,陈平道:“小弟在项王帐下,尚为其用。前因殷王司马印谋叛,项王使我引兵征讨,我因不欲劳兵,只与殷王陈说利害,殷王谢罪了事。近日汉王攻殷,项王复命我率兵救援,谁知我行至途中,司马印已降汉。项王怪我迟误军情,便欲将我加罪,只好举身西走,是以到此。”魏无知听罢,说道:“汉王豁达大度,知人善任,远近豪杰,接踵来归。今足下弃暗投明,我定当代为举荐。”陈平拱手相谢。

  第二天,魏无知带陈平面见刘邦,两人纵论天下大事,十分投机,真是相见恨晚。当谈到对楚用兵方略时,陈平详说路径,了如指掌。他说:“目前项王正带兵伐齐,楚地空虚,我军当迅速东进,捣其巢穴,若得入彭城,截惭楚军归路,那时楚军心乱,容易溃散,项王虽勇,还有何作为!”一席话正中下怀。只见刘邦眉飞色舞,询问陈平在楚军官授何职。陈平说:“都尉”。汉王道:“我也任你为都尉,掌握护军如何?”陈平拜谢而去。谁知跟随刘邦起义的一些将领,不满于陈平刚来即受重用,纷纷对刘邦说:“陈平初至,心迹未明,如此重用,恐为不妥。”汉王听后,一笑置之,而且更加厚待陈平。陈平自担任护军后,急切筹备,限令极严,众将一时布置不及竟有的想去向陈平行贿,乞求宽限时日。一来二去,有些人便隐约抓住把柄,推举周勃、灌婴出面,晋见汉王道:“陈平虽美如冠玉,恐怕徒有其表,未具真才。我们几个人听说他在家时,与其嫂通奸,如今他掌管.护军,又喜欢受贿。这样的品行,不可不察。主公不要被他的言辞所迷惑呀。”刘邦听罢,心中也不免生起疑来,于是召魏无知责问道:“你向我举荐陈平,我今天才知道他以前曾与其嫂通奸,现在又受贿,你为什么向我举荐这么一个无行之人?”

  魏无知并非真的“无知”。他见汉王责怪自己,便应声答道:“我向主公推荐的是能出奇谋安天下的人,主公指责其品行,其实并不是当前军事要务。如今楚汉相争,全仗奇谋,以资佐助。即使有信如尾生、贤如孝己的人出来,如果没有奇谋异计,也是于军事无补。主公只问陈平所献计策能否管用,何必追究其盗嫂、受贿等事呢?如果陈平果真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我甘愿受罪”。魏无知的一席话,说得刘邦半信半疑。于是,刘邦又召陈平责问道:“先生仕魏不终,仕楚又去,如今又与我共事,难道不令人疑心你的信义吗?”陈平答道:“我离开魏王、楚王,是因为他们不能用人。听说您能重用人才,这才冒死前来投靠。我在楚军时,因项王怀疑我,所以离开项王而归汉,封金还印,只剩得孑然一身,来投主公。我如果不受贿,衣食难济,还有什么时间为主公筹划大事呢?至于我的家事,纯属无稽之谈。主公如果认为我还是个有用的人,不妨听臣行事。不然原金俱存,立即离去。”汉王听罢,微笑着说:“你若能帮助我成就大业,我也一定能让你衣锦还乡。”说罢,便重赏陈平,又升陈平为护军中尉,监护诸将。从此以后,诸将再也不敢妄言陈平之短了。

  后来,陈平在辅助刘邦的过程中不负信任,在关键时刻六出奇计,功劳显著。

初施反间 计除范增

  在楚汉战争最激烈的时刻,汉王刘邦听从陈平的计策,趁项羽伐齐之机,率领50万大军攻占了项羽的巢穴彭城。进驻彭城之后,刘邦耽于酒色,一味享乐,又自恃兵多,麻痹轻敌,放松戒备,加上汉军虽号称50万,却多是临时归顺的诸侯军,联盟不牢,军心不齐。项羽听了从彭城逃出来的虞氏兄妹哭诉后,立即命大将龙且和钟离昧带20万人马平定各国,自己带范增、项庄、季布、桓楚、虞子期等大将率3万精兵回师彭城,杀得汉军猝不及防。联盟解体,汉军死伤20余万,刘邦带着少数残兵落荒逃到荥阳城,结果又被乘胜追击的楚军团团地围在城内达一年之久。刘邦请求割荥阳以西以求和,项羽又不允,面对这危机的形势,刘邦情绪低落,沮丧地对陈平说:“天下纷纷扰扰,何时可得安宁?”

  陈平见刘邦向自己问计,便胸有成竹地说:“主公不必忧虑,眼下情势正在发生变化。只要主公扬长避短,天下顷刻可定。”刘邦欲问其详,陈平道:“项王主要依靠范增、钟离昧、龙且和周殷几个人。主公如能舍得几万斤黄金,可施反间计,使他们君臣相互猜疑。项羽本来就好猜忌信谗,必然引起内讧而互相残。杀-。到那时,我军乘机反攻,势必破楚。”刘邦深以为然,便给陈平4万斤黄金,任其支配。

  陈平于是就开始用这笔钱积极在楚军中施行他的反间计。他一面派使者人楚,致书项羽,一面又用重金收买了一些楚军将士,让他们四处散布流言蜚语,说范增、钟离昧等大将为项王带兵打仗,功劳很多,却始终得不到项王分封土地给他们,也得不到侯王的爵号,他们心里有怨气,打算同汉军联合起来,去消灭项氏,瓜分项氏的土地而自立为王。

  项羽见过汉王的求和书信,自然不肯答应。但对那些流言,却疑心顿生,于是便派使者进城探听虚实。

  楚王使者进入荥阻城,陈平带人列队出迎,并把使者请进客厅,摆下丰盛的酒席。陈平假意作陪,殷勤问道:“范亚父派贵使前来有何见教?范老先生和钟离将军一切都好吧?他们有书信吗?”楚使者被问得莫名其妙,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说:“我乃霸王亲遣的使者,如何有范老先生和钟离将军的信札?”陈平听罢,故意皱起眉头说:“噢!原来你不是范老先生和钟离将军派来的。”

  陈平说罢,白了楚使一眼,刷地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大步走了出去。楚使者看着这一切,心里十分纳闷,正在发愣,进来一些侍从,七手八脚就把满案饭菜撤掉了。一会儿,进来一个侍女给他换上一碗菜汤,一个馒头。楚使者一见,十分恼火,心想,他们把范增、钟离昧看得如此尊贵,而把项王视同草芥,这其中必有奥秘,说不定范增、钟离昧早就和他们串通一起了!

  楚使者受到羞辱,不胜其忿,一返回楚营,便把详情一五一十地向项王禀报了。项羽听罢顿时大怒,自语道:“怪不得近日营中议论纷纷,说亚父和钟离将军私通汉王,心存异志,看来是无风不起浪呀……”项羽起了疑心,对钟离昧渐不信任,对范增也日益疏远。范增是不主张与汉军谈判的,希望楚军能一鼓作气,攻下荥阳,捉住刘邦。他越劝项羽进攻荥阳,项羽就越是怀疑他在与刘邦耍什么花招。范增非常气愤,请求退隐山林。项羽也不阻拦,竟然准其所请。

  范增解甲归田,在回老家居巢(今安徽桐城南)的路上,又气又恼,背生痈疽,一病而死,终年75岁。项羽闻知范增死讯,方知中了反间计,十分懊悔,但为时已晚,一个屡立奇功的惟一谋士,竟被陈平略施小计便除掉了。这便是陈平“六出奇计”的第一计。

金蝉脱壳 荥阳脱险

  汉三年(公元前204年)五月,项羽中了陈平的反间计,气死谋士范增后,懊丧万分,盛怒之下猛攻荥阳城,要活捉刘邦。守城汉军连日抵抗,已经精疲力尽,形势十分危急。陈平又为刘邦巧设了“金蝉脱壳”之计。经过一番紧张准备后,到了半夜,荥阳东门突然大开,2000名女子身披铠甲,手执仪仗,护卫着一辆黄盖车,车前插着汉王的大旗,从城里徐徐而出,边行边有人高呼:“城中粮食吃光,汉王出城来降。”楚营将士顿时狂喜万分,高呼万岁,喧声如雷。再有戎装女子,忸怩作态,更是新奇。各门守军,纷纷拥到东门围观。项羽手擎火把,一看车中,却不是刘邦。项羽厉声喝道:“你是何人,敢来诈降?”车中人应声答道:“我乃大将军纪信!”项羽暴跳如雷,大骂不止。纪信反哈哈大笑道:“项羽匹夫,我主岂肯降你?今已冲出西门,前往关中招集各路人马,与你再决雌雄,你如果快些撤走,尚得免死!”项羽气极败坏,命人纵火烧车,将纪信活活烧死了。这第二计使刘邦脱险回到汉中,重新组织人马,南下武关,从南阳再次东进。

虚抚韩信 封立齐王

  汉三年(公元前204年)五月,刘邦率数十骑残兵逃出荥阳城后,进入汉中。六月,又被围在成皋,形势十分危急。而此时,韩信在北线却捷报频传,先后略定赵、燕、代诸地。随着军事上的节节胜利,韩信的政治野心也逐渐膨胀起来。汉四年(公元前203年)十一月,韩信率汉军平定齐地。齐地南有泰山天险,西有滔滔的黄河,地理位置十分显要。齐地方圆2000里,兵民百万之众,城池70余座;天下十之有二;这样一块“肥肉?,使韩信垂涎三尺。于是,他便派使者上书汉王,说齐国一向反复无常,难以镇抚,齐国南面又和楚国接攘,如不立一个齐王,恐怕很难巩固。因此,请求立自己为假(代理)齐王。刘邦此时刚由成皋养伤回到广武,恰巧韩信的使者也到了广武,于是将书信呈上。刘邦展阅未终,不禁大怒道:“我困守此地,日日望他率兵来救,他非但不来相助,还要自立为王!”刚骂到这里,忽觉得几案下被人踩了一脚,便连忙住口。原来张良、陈平二人正坐在刘邦身边。二人深知韩信手握重兵,又远在三齐,汉王根本无力阻止他称王。倘若处理不当,一旦激成兵变,韩信独立于齐,与楚、汉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汉军便又树一敌,成败更难意料。张、陈二人心同此念,不约而同地各自用脚踩了刘邦一下。刘邦顿时心领神会,感到前言有失,忙把话锋一转,反改口骂道:“大丈夫南征北战,既定诸侯,就要做个真王,何必要做假王!”刘邦原本爱骂人,这一骂不足为怪,况且前后两语衔接不错,竟也没露出什么破绽。于是,刘邦顺水推舟,派张良携印使齐,为韩信授印册封。从而安抚住了这只十分重要的力量,避免了汉军的分裂。陈平这第三计使汉军统帅韩信深感刘邦对自己的信任和器重。后来韩信拒绝了项羽拉拢他叛汉三分天下,和英布、彭越如约发兵与刘邦会合,形成了楚、汉的最后决战。

穷寇宜追 垓下灭楚

  汉四年(公元前203年)五月,刘邦率数十骑残兵从荥阳逃人汉中后,重整旗鼓,从南阳再次东进。楚、汉两军在荥阳、成皋、广武一带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楚军君臣猜疑,兵疲粮少。加上韩信、彭越分别在齐、梁等地不断骚扰,使楚军供应困难,形势对项羽越来越不利。而汉军方面,萧何不断从汉中运送兵员和粮草,支援前线,刘邦兵足粮足,在荥阳以西稳住了阵脚。八月,刘邦为换取被楚军虏去的父亲和妻子吕雉,请求项王罢战言和。项羽正当腹背受敌、内外交困之际,自然乐于议和。于是,楚汉以鸿沟(从荥阳以北,向东折至今开封附近,折向南流,至今淮阳东南人颖水)为界,西属汉,东属楚,中分天下。同年九月,项羽拔营东归,向都城彭城而去。刘邦也打算西还汉中。陈平、张良以其谋略家的敏锐洞察力,再次不谋而合,一致看到项羽已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便一起向刘邦谏道:“纵观天下大势,我们已得了大半河山。四方诸侯又多归附,而项羽兵疲粮尽,众叛亲离,正应穷追猛打,趁势歼灭。主公切勿养虎为患,让其从容东去啊。”刘邦听罢,频频点头,深以为然。于是马上调整布置,准备向东进攻。汉五年(公元前202年)十二月,刘邦依计亲率韩信、彭越等诸路大军,在垓下合围项羽,采取韩信的“十面埋伏”之计,一举围歼了楚军,项羽被迫退至乌江自刎。陈平这第四计能够因敌制变,“宜将剩勇追穷寇”,以刘邦的彻底胜利而结束了将近4年的楚汉战争,也弥补了“穷寇勿追”之韬略的不足。

假游云梦 计缚韩信

  刘邦消灭项羽后,于汉五年(公元前202年)二月,正式登基,史称汉高祖;为了巩固刚刚建立起来的西汉政权,刘邦旋即开始筹划消灭异姓王。在楚汉战争中,为了分化瓦解项羽的势力,拉拢并承认项羽所封的诸王,刘邦迫不得已曾先后封了韩信、英布、彭越等8个异姓王。如今天下已定,刘邦越发感到这些跨州连郡而又拥有重兵的强大异姓王的存在,对刘氏政权的巩固是很大的威胁。于是,他开始腾出手来铲除这些心腹之患。他选择的首要目标,便是功高盖世、智勇兼备的大将军韩信。

  汉六年(公元前201年),有人密告韩信收留了楚将钟离昧,蓄意谋反。刘邦听说后,命令韩信交出钟离昧,韩信没有理睬,这成了刘邦的心腹大患。众将一致要高祖发兵征讨,惟独陈平一言不发。

  此时,张良已借口有病,功成身退,刘邦身边最得力的谋臣首推陈平。于是;刘邦召见陈平,问计于他。陈平道:“此事只好缓图。”刘邦见陈平如此回答,有些发急:“造反大事,怎好缓图?”陈平又问:“告韩信谋反,外人知道吗?”刘邦摇了摇头。

  只见陈平故意问道:“陛下现在所有将士,有人能敌得过韩信吗?”汉帝回答:“这倒没有。”陈平见时机成熟,便道:“兵不如楚精,将难敌韩信,反而要举兵强攻,必然是轻启战端,我很为陛下担忧啊!”

  刘邦不住点头,但心中又万分着急,一再求问万全之计。陈平踌躇半晌道:“古时天子巡狩,必大会诸侯。臣闻南方有一云梦泽,陛下何妨传旨出游其地,遍召诸侯令集陈地。陈与楚邻,那时韩信自来进谒,只要一二武士,便可将其拿下。此计似较妥善。”刘邦听罢,连称妙计。便于汉六年十月遣使者遍告诸侯到陈地朝会,宣称“我将南游云梦泽。”随后,汉高祖刘邦便率队出发了。

  其实,韩信对于刘邦那种畏己、恶己的心理也早有觉察,因此他也时刻提防刘邦算计自己。但自忖没有什么地方可让汉帝疑忌,只是收留钟离昧似有不妥。权衡利害,只得如实向钟离昧说不能再加庇护。钟离昧恨恨地说:“我不该误投至此!我今日死,明日恐怕就轮到你了!”说罢自刎而死。韩信取了钟离昧的首级,到陈地献于汉帝,借此表明心迹。谁知一见面,便被汉帝喝令拿下,载在后面的车中。韩信既已被绑,方长叹一声道:“果然如人们常说的,‘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是该死了。”汉帝说:“有人告你谋反,故而将你拿下。”韩信听了,也不多辩,任其缚之,带回洛阳。大约是查无实据,不久就马马虎虎地将韩信降为淮阴侯,控制在京城。韩信深知刘邦忌恨他的才能,便托病不出,直到被吕后杀死。陈平这“伪游云梦,实击韩信”的第五计,使高祖不费一兵一卒就避免了一场兵燹大灾,消除了再度分裂割据的祸根,维护了新建王朝的统一安定。

美人一图 白登解围

  汉六年(201年)秋,韩王信投降匈奴,引匈奴大军进攻太原(今晋中地区)。第二年冬,汉帝刘邦亲率30余万大军冒寒亲征,讨伐匈奴。

  最初,汉军进展顺利,不久便打到了平城(今山西大同东北)。但后来由于刘邦求胜心切,轻敌冒进,便中了匈奴的埋伏,被冒顿40万精兵围在白登山上。时值隆冬,天气严寒,雪深数尺,汉军不惯耐冷,苦不堪言。30余万大军困于山上数日,形势十分危急。刘邦君臣看着汉军粮草越来越少,伤亡的将土不断增加,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连日来,陈平也无时不在苦思瞑想着突围之计。这天,他正在山上观察敌营中的动静,看见山下敌军有一男一女指挥着匈奴兵。一打听才知道,这一男一女正是冒顿单于和他的夫人阏氏。

  陈平忽生一计,急忙面告汉帝。汉帝听后大喜,急命依计而行。

  陈平派了一名胆识兼备且能言善辩的使臣,准备了一幅美人图,还有许多金银珠宝,暗中下山,买通番兵,指名要见冒顿单于新立的那位阏氏(正妻)。阏氏听得汉使指名谒她,不知何事,便瞒着冒顿,私将汉使传人内帐,问他有何话说。这位汉使见了阏氏,先将金银珠宝献上,然后道:“汉帝被围白登山,想与此间单于议和,知道阏氏对于单于很能尽言。汉帝的意思,是两不相犯,永修和好。因恐单于不允,特将这些金银珠宝,孝敬阏氏。若能就此言和,最好不过。若是单于不允,现有一幅图画在此,这是中国的第一美人,因为不在军中,先将图像送来,再令人回去,将这位美人接来,奉赠单于。”

  阏氏打开图画一看,心中大吃一惊。图中所画美人,果然天姿国色,花容月貌,比较自己,真是天壤之别。暗忖道:“这样的美人,如果被我家单于看到,一定娶人宫中。那时节,这位美人擅宠专房,必夺自己的恩爱。”想到这儿,不觉冲口说道:“这位美人你们万万不可送来。”汉使者见阏氏落入圈套,便道:“汉帝本不忍让美人来此,只因情势所迫。阏氏若能设法解救,汉帝自然不会再将美人送来。回去之后,情愿将更多的金珠孝敬阏氏。”阏氏满口答应道:“你且回去报知汉帝,我会设法,请他放心好了。”

  汉使走后,阏氏心想,汉帝若不脱险,必定要将美人送来。思前想后,事不宜迟,只得急速进言,以解自身之危。于是,阏氏只用了一夜的枕上功夫,便把单于说动了心,再加上冒顿与王黄、赵利相约会合,但王、赵的军队迟迟未到,冒顿怀疑这二人与汉军有密谋,便答应下来。果然,在汉军被困的第7天,匈奴大军撤开包围,放汉军人马南归。高祖经过7日的苦楚,侥幸逃生,便引兵南还。大军走到曲逆县(今河北保定西南),刘邦见城池高峻,屋宇连绵,感念陈平劳苦功高,召过陈平指着那城池说:“朕遍行天下,很少见到这样壮阔的城池。你助朕脱围有功,朕特封你为曲逆侯!”陈平谢恩。陈平这第六计不仅使高祖和几十万大军死里逃生,自己也加封进爵。

智救樊哙 对灵哭奏

  汉十二年(公元前195年)二月,燕王卢绾谋反。此时刘邦已经62岁了,加上去年秋天征讨黥布时不幸中箭受伤,伤口一直未愈,无法亲征,便命樊哙前去平叛。谁知出师不久,有人就在刘邦面前说樊哙图谋不轨。刘邦闻言大怒,道:“樊哙见我病重,想必是盼我速死。”决意临阵换将。汉帝将陈平召来计议之后,决定以陈平的名义前往樊哙军,中传诏,车中暗载大将周勃,待到军中,宣旨立斩樊哙,由周勃取而代之,继续伐燕。

  陈平、周勃奉命出发。在路上,陈平私对周勃说:“樊哙乃主公故交,且是至戚。平楚之功,他也最大。不知主公听了何人谗言,忽有此举。一旦主上气消,或许后悔。兼有吕后和吕须从旁搬弄,难免归罪你我二人。以我之见,你我不如拿住樊哙,绑赴朝廷,或杀或免,听凭皇—亡自己处置。”周勃道:“我乃一介武夫,君是智谋之士,连张良也服你。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陈、周二人来到樊哙军中,命人筑起一台,宣樊哙接旨。樊哙并无多虑,独自赶来接诏。不料,台后突然转出大将周勃,喝令将樊哙拿下,钉人囚车。樊哙正要喧闹,陈平忙走到樊哙身边耳语几句,樊哙方始无言,听任陈平押返京师。行至途中,汉帝刘邦便已病故。陈平暗自庆幸先前未斩樊哙,否则怎么向吕后交代。原来,当时的西汉中央政权内部权争异常激烈,以皇后吕雉为代表的外戚吕氏,力图取代开国老臣,控制军国大权。汉高祖刘邦年老多病,将不久于世。在此情况下,有心人首先要考虑如何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存在下来,然后才能谈到其他方面。陈平之所以不杀吕后的妹夫樊哙,便是基于这样的考虑。

  再说陈平押解囚车,一路直奔长安。还在途中,就遇使者传诏,命他与灌婴一同屯戍荥阳。陈平想到樊哙的事尚未来得及辩白,再远离朝廷,自然凶多吉少。于是,他心生一计,让囚车照常行进,自己则先策马星夜飞驰长安。

  那时汉帝棺木尚未安葬,陈平一至宫中,伏在灵前且哭且拜,几乎晕死过去。果然不出陈平所料,吕后一见陈平来到,急忙从帏中走出,怒询樊哙下落。陈平暗自得意,表面上却边拭泪边答道:“臣知樊侯本有大功,不敢加刑,仅将樊侯押解来都,听侯主上亲裁。不料臣已来迟一步,主上驾崩,臣不能临终一见主上,真可悲也。”吕后一听陈平未斩樊哙,心中一喜,便将怒容收起。又见陈平涕泪交流,忠君情意溢于言表,顿生哀怜之心,便说道:“君沿途辛苦,回家休息吧!”陈平答道:“现值宫中大丧,臣愿留充宿卫。”吕后道:“君须担任大政,守卫之士,令数武士足矣。”陈平听了,又顿首固请道:“新立储君,国事未定,臣受先帝厚恩,理应不离储君左右,事无巨细,臣须亲侍储君饮食起居等事,方始放心。”

  吕太后听陈平口口声声顾念嗣君,既感他未斩樊哙之恩,又喜他忠于儿子之意,于是不绝于口的嘉奖道:“忠诚如君,举世罕有。现在嗣主年少,处处需人指导,先帝临终,曾言君才可用,敢烦君为郎中令,辅相侍主,使我释忧。”陈平一再叩首谢恩,真的没有回家,而是随伴惠帝去了。

  陈平在极其复杂激烈的宫廷权力斗争的漩涡中,以其谋略家的敏锐洞察力,违旨智救樊哙,并成功地防范了政敌的种种构陷。因此,后来吕耍虽然屡进馋言,都未能加害陈平。

辅刘灭吕 追谥献侯

  汉十二年(公元前195年)四月二十五日,汉高祖刘邦在长安城的长乐宫里永远闭上了眼睛。刘邦死后,惠帝刘盈即位。刘盈性格懦弱,在位仅7年便死掉了,死时仅24岁,吕太后独揽大权。从这时起,吕太后正式“临朝称制”,史称“高后元年”(公元前187年)。

  这年冬,吕太后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想封吕氏子侄为王,便先征询右丞相王陵的意见。王陵性格耿直好直言,答道:“高皇帝临终前曾召列侯君臣,宰杀白马,歃血为盟,说:‘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如今要封吕氏为王,岂不是违背了原来的盟誓!”吕太后不悦,再问左丞相陈平和太尉周勃,二人忙交换一下眼色,齐声答道:“昔日高帝平定天下,曾封子弟为王;今太后临朝改制,分封吕氏子弟,有何不可呢?”吕太后听了,变嗔为喜,眉开眼笑。

  罢朝以后,王陵责备陈平和周勃:“从前高帝歃血为盟,你们二位不在场吗?如今高帝驾崩,太后做了女主,欲封诸吕为王,你们阿谀奉承,背盟违约,将来在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见高帝呢?”陈平坦然地说道:“现在于朝廷上当面力争,我们不如你有胆量,将来安社稷、定汉裔,也许你也不如我们明智。”

  不久,吕太后就罢免了王陵的右丞相职务,贬为太傅。右丞相一职由陈平担任,擢升心腹审食其为左丞相。陈平眼见主弱臣强,又兼吕后机诈阴狠,素性多疑。他自料像他这样的人难避震主之嫌,招来杀身之祸。于是,他故意装得胸无大志,整日耽于酒色,对于朝事则不闻不问。有人暗地里向吕太后告陈平的状,吕太后听罢大喜道:“我正好用这样的人当丞相。”从此,再不疑心陈平。吕太后专权,加紧迫害刘氏,并封诸吕为王、为侯、为将,陈平无不听命。高后七年(公元前181年),诸吕权势日炽,已引起了一些开国大臣的强烈不满,刘氏家族更是恨得咬牙切齿。陈平忧虑长此下去,终将祸及国家,害及己身。大中大夫陆贾因痛恨吕氏专权用事,托病在家隐居,这一天,他偷偷地来到陈平的丞相府,与陈平密商,打算联络周勃等人,共同对付诸吕。

  且说陈平、陆贾见到周勃,开口便说起朝中之事。周勃一下明白过来。他紧握拳头,在桌上狠击一下,说:“太后专擅,吕氏骄盈,刁难高祖皇帝,残害戚夫人,谋杀赵王如意,逼死刘氏王侯,满朝文武多有怨声,天下百姓早已不堪忍耐了!”陈平说:“高祖皇帝有言在先,安天下者必是太尉。太尉一身系天下之安危,责任重大啊!”三人越说越投机,于是预为安排。同时约定联络朱虚侯刘章,故相国曹参之子、御史大夫曹烛,颍阴侯灌婴等人,准备伺机动手。

  吕后八年(公元前180年)七月,吕太后病死。汉廷中央政权的重心立即倾斜,平衡失控,争夺最高统治权力的斗争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同年八月,斗争到了最关键时刻。陈平与周勃审时度势,商定了一条翦灭诸吕的计策。

  曲周侯郦商之子郦寄是赵王吕禄的好友,而吕禄是诸吕中最有权势的一个。陈平、周勃派心腹劫持郦商,以此要挟郦寄去计赚权臣吕禄,劝其将兵权交给太尉周勃,回自己封地就任。

  当夜,周勃派了10名武士,秘密闯进曲周侯府,将郦商和他的儿子郦寄绑架了出来,押到周勃府邸的办事阁里。天亮以后,周勃来到办事阁,命人给郦氏父子松绑。陆贾、陈平也来到7。郦商怒气冲冲,对着周勃说:“我犯有何罪?你们没有皇上的符节,竟敢擅自绑架高皇帝的老臣?”陈平说:“郦将军,请原谅我们无礼,我们向你谢罪了!想当初,将军与令兄一同追随汉王,为创立大汉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当今之势,吕氏必欲将高皇帝老臣一一除灭而后快,刘、吕两家,势不两立,将军希图自保,实是保吕;明则中立,实则袒贼。将军既口称是高皇帝的老臣,眼见刘氏江山倾危,难道丝毫无动于衷吗?”郦商听此,把头高高昂起,长吁了一口气。周勃、陆贾见他已有转意,又详陈了一番利害,最后郦商表示愿与众老臣合力,共除诸吕。

  就声周勃、陈平、陆贾劝说郦商的同时;陈平早已派人在说服郦寄。郦寄被感动得痛哭流涕,发誓道:“我等若妄毁了先辈打下的江山,愿死于沟壑之中,任虎狼吞食尸骨!”

  周勃等见郦氏父子回心转意,愿合力并除诸吕,心里十分高兴。当下派郦寄前去诱使赵王吕禄交出北军军权。

  这郦寄倒也机灵,他借助平日与吕禄交情甚厚之便,立即赶到剑匕军营中。见到吕禄,先谈了些斗鸡走狗吃喝玩乐之类的俗事,尔后找个空隙,装作关心的样子,对吕禄说:“足下也该细想想了,吕太后晏驾,主上年劝,尚不能自主朝政,而足下佩带起王印信,不赶快回到封国镇抚一方,却乐当什么上将,带兵留在京城,大臣们岂不怀疑足下图谋不轨?眼下外有齐王发难,内有周勃、陈平等大智大勇的老臣,一旦他们里应外合,势必兵不血刃而破京城,到那时足下一人一家一族岂能自保?何不把将印归还朝廷,把兵权交给周太尉,同诸臣盟誓归国呢?诚如此,大便们也就心安了。足下安安稳稳做千里之土的大王,岂不是万世福祚?”

  吕禄对郦寄向来信从,郦寄的一番话他一下就听进去了。

  周勃大喜,当夜,他全身披挂,带大谒者(古代官职名)携符节直人北军,进入军门,宣诏夺过吕禄的兵权,然后高声宣布道:“北军将士,吕氏主权,阴谋篡位,我奉命讨逆。现在拥吕氏者右袒(袒露右臂),拥刘氏者左袒(袒露左臂)!”北军将士,都袒露左臂,表示助刘。

  就这样,周勃掌握了警卫皇宫的北军,控制了西汉政权的中枢。接着,周勃一面命令北军将土静守待命,不得轻动,一面派刘章领导千余人,以人宫警卫皇帝为名,伺机捕杀统领南军的相国吕产。战斗在未央宫正殿大门外的广场上展开。吕产利用有利地形,负隅顽抗,但终因军心涣散,力竭智穷,被刘章一剑刺死。随后,周勃又派兵分头捕杀了吕禄、吕通等人,将吕氏一族诛杀殆尽,完全控制了首都的局势。君臣在陈平、周勃等人的率领下,拥立刘邦长子刘恒即位,史称汉文帝。

  汉文帝即位后,仍任陈平为右丞相。陈平请求道:“高帝时,周勃功不如臣;及至诛灭诸吕,臣功不及周勃。我愿将右丞相之职让与周勃。”文帝嘉其谦让,又喜周勃忠厚,便任周勃为右丞相,位次第一;任陈平为左丞相,位次第二;又恩赐陈平千金,加封3000户封邑。

  但周勃是个忠厚质朴的人。他当了右丞相之后,却不知道丞相该怎样当。一天,文帝问他一年判多少案子,收支多少钱粮,他回答不出,急得直冒冷汗。文帝又问陈平,陈平也不熟悉此事,只好说二事各有专门机构管。文帝不悦,道:“照此说来,你们究竟主管何事?”陈平说:“我为陛下主管群臣!陛下不嫌我的才能低下,让我做了宰相。宰相的职责,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则化育万物,使之各得其宜;对外镇抚四夷,统御诸侯;对内使百姓亲附,使卿大夫各自恪尽职守。”文帝听了,点头称喜。一边的周勃大为惭愧,身知能力不及陈平,借口称病,便请求免职,文帝同意。从此文帝就独任陈平一人为相。

  汉文帝二年(公元前178年)十月,陈平病逝。消息传出,朝野上下无不悲悼,就是薄太后和汉文帝,也为之叹息不已,下诏追谥陈平为献侯。

  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对陈平的功绩作了高度的评价,说陈平“六奇既用,诸侯宾从于汉;吕氏之事,平为本谋,终安宗庙,定社稷。”的确,纵观陈平的一生,无论在辅佐刘邦成就帝业,还是历任惠帝、吕后、文帝三朝丞相时,他都能在异常复杂激烈的社会、政治矛盾的漩涡中,审时度势,巧妙的驾驭各种矛盾,“救纷纠之难,振国家之患。”显示了一个谋略家卓越的政治才能。

上一篇: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开国良臣 ——张良
下一篇:年轻有为的西汉谋臣——贾谊




中国历代名臣


辽ICP备060098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