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7242
 

== 中国历代名臣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将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士 ==
先秦时期
秦汉三国
两晋南北
隋唐五代
宋辽金元
明清时期
== 中国历代名女 ==
全部

 当前位置:中国历代名将:隋唐五代
守一城而捍天下的忠勇良将
上传者:站长上传 张巡 点击次数:3553 次
发布时间-2003-9-24 2:32:27

  张巡(709年一757年),唐朝著名爱国将领。邓州南阳(今属河南)人。安史之乱时,以真源令起兵守雍丘(今河南杞县),抵抗安禄山军。至德二载(757年),移守睢阳,与太守许远共同作战,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以其爱国的赤诚、英雄的胆略与闪耀着光辉的智谋,坚守孤城近一年,大小战斗400余次,杀敌12万人,以弱胜强,以少胜多,创造了中外战争史上罕见的惊人奇迹。最后,城破被俘,英勇就义。文天祥在其大气磅礴的《正气歌》中,热情地讴歌了12位古代英雄惊天地、泣鬼神的事迹。张巡便是这12位英雄之一。

率兵助战 坚守雍丘

  唐玄宗天宝十四年(755年)冬,安史之乱爆发。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安禄山以奉密旨讨伐杨国忠为名,在范阳起兵,亲率三镇兵马15万人浩浩荡荡南下攻唐。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唐玄宗从声色迷梦中惊醒,仓促布署抵抗时,叛军的铁蹄已踏过河北诸郡,气势汹汹地直奔河南杀来。并妄图南下夺取江淮富庶之地,进而取洛阳,进逼长安。

  由于大唐王朝承平日久,百姓累世未经兵戈,加之朝廷重文轻武,武备松驰,一些州县的太守、县令早被叛军的嚣张气焰吓得手足无措,望风而降。唐谯郡太守杨万石献郡投降安禄山后,逼迫真源县令张巡为长史,迎接叛军。张巡誓不降敌。他义愤填膺,率吏民大哭于真源玄元皇帝庙,然后起兵讨贼。群情激昂,吏民数千人踊跃参加张巡的讨贼义军。张巡选精兵千人西至雍丘(今河南杞县),与已来雍丘的折冲将军贾贲兵合一处,坚守城池,以抵抗安史叛军。

  肃宗至德元年(756年)二月,已降叛军的原雍丘县令令狐潮带领1.5万叛军猛攻雍丘城。当时守城的唐军总共也不过3000人,兵力悬殊,但雍丘将士同仇敌忾,奋勇抗击,打退了叛军无数次进攻,杀伤叛军近万人。主将贾贲战死,守城的唐军亦死伤1200余人。张巡便兼领贾贲之军,自称河南都知兵马使吴王李祗的先锋使,继续抗击叛军;面对唐军的顽强抵抗,令狐潮无计可施,不得已带着残兵败将恨恨而去。

  同年三月,令狐潮又搬来4万叛军,突至城下,企图一举攻下雍丘城。这时,雍丘城内3000余守军已有损耗,面对4万之众的敌军,众人难免惊惧。张巡分析说:“贼兵虽众,但有轻我之心。我今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敌必惊溃。使敌受挫,然后城必可守。”众将士听。了备受鼓舞。于是,他一面命千人守城,自率千人,分为数队,听候命令;一面又命人去请教书先生李翰。不一会儿,李翰奉命来到,拱手问道:“不知大人呼唤学生,有何吩咐?”张巡笑道:“正要请先生去贼营中干一件事。”说罢一边请李翰坐下,一边从案上取出一封书信,送到李翰手里,说道:“先生看完书信,便知我意。”李翰取信看时,不禁一惊,他抬头望了张巡跟,随即看了起来,只见信中写道:唐吴王帐下先锋使张巡致函令狐潮驸马:雍丘城中有甲士5000,本欲与公决一雌雄,不料贾贲将军不听巡言,轻敌出战,损兵折将1500余众,贾将军亦伤重身亡。

  今巡窃料,此狭小县城,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将军以重兵加之,此城欲守亦难,为救一县生灵,巡不得已出降,望将军容纳。

  然而城中将士,多为贾贲故旧,今贲尸骨未寒,便改其初衷,诸将皆有不忍之意。巡恐逼急为变,不得已拜上驸马,求缓兵3日,待为贾公发丧后,即举城归顺,盼将军格外宽容。

  李翰看完书信,冷冷地问道:“大人此信,言语恳切,尽吐实情,莫非当真要降贼?”张巡摇头一笑,答道:“我实欲以此信诈降,却乘其不备,于夜间劫寨。信中若不吐实情,贼将如何肯信。”李翰省悟,佩服地点点头:“学生明白。学生这就出城。”张巡重重地拍了一下李翰的肩头,“嗯”了一声,然后低语说:“先生在令狐氏面前,莫忘为你我二人求官哟。”二人相视一笑。

  令狐潮果然中计,看罢李翰送来的书信,不禁喜出望外。当即下令停止攻城,只待3日期满进驻雍丘。最初,令狐潮还是半信半疑的,他悄悄地传令攻城各部,加强戒备,以防不测。然而,二天过去了,城中毫无动静,攻城的叛军渐渐地松懈下来,令狐潮更是放心落意,在军中大帐内美滋滋地喝起酒来。

  到了第三天深夜,张巡率1000名军士悄悄地打开城门,突然杀向敌营。敌军虽众,但事出突然,惊惧无措,乱作一团。令狐潮正在酣睡,忽报有唐军来,吓得睡意顿消,忙下令集合人马,但仓皇之中,已来不及组织抵抗,几万军队失去了指挥,被唐军杀得人仰马翻,四散奔逃。令狐潮纵马一直逃到十几里外,才喘了口气,待惊魂稍定,查点人马,死伤竟有几千人。令狐潮回首茫茫黑幔中的雍丘,恨恨地说道:“我若不取下此城,尽屠城中之众,誓不为人!”

草人借箭 计赚令狐

  至德元年(756年)五月,令狐潮又添兵加将,卷土重来。他望着弹痕累累,残破不堪的雍丘城堞,眼睛都红了,命叛军轮番猛攻,双方相持了40多天。此时,长安已经失守,唐玄宗已逃往蜀地。由于雍丘与外界早巳失去了联系,张巡并不知道这些情况。令狐潮以为有机可乘,忙送信招降张巡,说是大局已不可挽回,不如早降。

  张巡接到信后,将情况告诉了众将官。于是有6名将官认为形势不妙,心动欲降,劝张巡说:“敌强我弱,众寡过于悬殊,实在难以取胜,再说天子存亡不知,不如早降。”张巡一听,肺都气炸了,他深知这种投降论调瓦解军心,至为险恶。特别是这6人,都官至开府、特进,在军中都有相当影响。他们欲降,全军将不可收拾。于是,他对6位将官的求降佯装许诺,答应明天再具体商议。第二天,张巡在大堂上,悬挂天子画像,带领众将士朝拜之后,庄严宣誓,誓与孤城共存亡。众将士群情激昂,都异口同声地表示要坚决抵抗到底。那6位将官见势不妙,正仓皇失措,张巡突然喝令那6人跪在天子画像前,然后宣布他们的投降之罪。众人激愤,纷纷痛斥他们的无耻行径。张巡当即下令将那6人推出去斩首。这样,既稳妥地消除了内患,又激励了将士。令狐潮见张巡拒不投降,便命叛军不断攻城。张巡组织兵士在城头上奋勇抵抗,用乱箭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然而,时间一长,城中箭尽。守城御敌,弓箭是最具杀伤力的武器。有箭则能守城,无箭则旦夕难保。一时间,人心惶恐,情势万分危急。为此,张巡坐卧不安,万分焦虑,苦苦地思索着对敌良策。

  一天深夜,雍丘城头上黑压压一片,忽然隐隐约约有成百上千个穿着黑衣服的士兵,沿着绳索爬下墙来。围城的士兵发现后,忙报知令狐潮。令狐潮断定是张巡派兵偷袭,于是命令士兵向城头放箭,射杀唐军。一时间,叛军兵士争相施射,一直放到天色发白。待到天色大亮,叛军这才发现城墙上所挂的全是草人。草人身上密密麻麻地插满了箭。令狐潮见状,大呼上当,直气得差点儿背过气去。结果,张巡不费吹灰之力,得敌箭数十万只,补足了城中箭的不足。

  张巡“蒿人借箭”的神机妙算,实在令人钦佩和赞叹,不亚于诸葛亮的草船借箭。遗憾的是,张巡的“蒿人借箭”,鲜为人知。其实,诸葛亮草船借箭,不过是小说家虚构的故事,史书上并无明载。而运用这种高超的智慧和奇妙的方法借箭者,张巡当为第一人。

  尤其令人佩服的是,他没有只施此计而止。而是利用敌人不再上当的心理,继续计上施计。

  几天以后,还是像前次夜里一样,城墙上又出现了“草人”。令狐潮的兵士见了感到又气愤,又好笑,都嘲笑张巡故伎重演,贪得无厌。于是只箭不发。这样,一连几天,围城的叛军对张巡夜缒草人电习以为常,不再防备。

  这天深夜,城墙上又出现了“草人”。叛军兵士也不理睬,更没去报告令狐潮。他们哪里知道这次城上缒下来的并非草人,而是张巡派出的500名勇士。这些勇士乘敌毫不防备,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令狐潮的大营发起猛烈袭击。敌军顿时大乱,自相冲撞践踏,不辨敌我。令狐潮从梦中惊醒,见帐外火光冲天,众兵士乱作一团,四处逃窜,自知大事已去,只得仓皇逃遁。张巡大开城门,亲率千余名军士与500勇士一起追杀叛军10余里,大胜而归。

  令狐潮接二连三中计,恼羞成怒,又纠合兵马,重新围城。在围攻雍丘数月不能克的情况下,令狐潮令兵士在雍丘之北筑城,企图截断雍丘守军的粮道,困死守城的唐军。

  一天,张巡派人探知令狐潮运数艘船的盐米作军饷,即将到雍丘城下。张巡抓住战机,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命一队人马在城南大造声势,佯装突围。令狐潮闻报,慌忙率军增援南门。与此同时,张巡所派遣的数百勇士已悄悄地潜出北门,泅水渡河,劫夺叛军的军资。他们劫夺了千斛盐米等生活必需晶,然后把剩下的全部烧掉。待到令狐潮明白过来,回兵相救时,早已不见了唐军的踪影。

  就这样,张巡指挥兵士,每每伺机出击,采取虚虚实实的办法,迷惑敌人。时而化假为真,时而化虚为实。时而又代无为有,神出鬼没,来去无踪,使叛军一夕数惊,惶惶不安。守城将土,在张巡的激励下,众志成城,斗志昂扬,带甲而食,裹疮复战。60余日,大小300余战,愈战愈勇,擒获敌将14人,歼敌数千人,又一次击退了叛军。

巧识敌酋 箭射贼首

  至德二年(757年)正月,安庆绪杀其父安禄山,接掌大权。任命其大将尹子奇为汴州刺史、河南节度使,率13万大军向睢阳(今河南商丘南)城扑来,企图踏平睢阳,夺取江淮富庶之地。睢阳太守许远探知,忙向张巡告急。当时张巡已退守宁陵,闻知军情,权衡利弊,决定放弃宁陵,与许远共守睢阳。于是,他率领3000兵士迅速撤离宁陵,火速前往45里以外的睢阳。两部合兵一处,总共也不过7000人,与叛军相比,大大处于劣势。

  张、许二人刚刚将军务安排停当,敌军已扑天盖地来到城下。叛军大将尹子奇丝毫没把城内的唐军放在眼里,大言不惭地对身边的令狐潮说道:“以我13万精锐之师,取这小城,必然是马到成功。”说罢,扬鞭指着睢阳城,大笑不已。令狐潮知道张巡亦在城中,自知厉害,苦笑道:“只怕还需费些手脚。”尹子奇不以为然,命大军将睢阳团团围了,夜以继日地攻打。

  张巡、许远率众死守,昼夜苦战,有时一日竟历20余战,连战16日,擒获叛军将领60余名,杀敌2万余人。尹子奇连夜遁逃,张巡初战告捷,军威大振。

  同年五月,尹子奇调兵遣将又将睢阳城团团围住。张巡以为,众寡悬殊之下,死守孤城,难以持久,必须主动出击,以攻.为守,守则有望。而主动出击,不能硬拚,必须智取。于是,张巡想出了一条计策:擒贼先擒王。只有先除掉叛军主将,乱其指挥中枢,敌人自然会群龙无首,乱作一团。这天深夜,围城的叛军互见城内火把高举,亮如白昼,鼓角四起,声动天地,以为唐军出击无疑。于是,慌忙准备迎战厮杀。谁知城内却迟迟不出兵,天亮后,反而偃旗息鼓,万籁俱寂。叛军通宵达旦,戒备森严,精疲力尽。见城上声息全无,十分奇怪。从飞楼上远眺,城中一无所见。于是,都放心地解甲休息。这时,张巡与将军南霁云、雷万春等10余名骁将,各带50名骑兵,大开城门,直奔敌帅尹子奇的大帐冲去。可是,身边的将士都不认识尹子奇。张巡略一沉吟,说道:“此事甚易,自会有人告知。”众人疑惑不解,只见张巡挥刀割取一棵蒿草,削而为箭,搭在弓上,向远处一敌军射去。敌军中箭,万分惊恐。发觉为蒿草杆箭后,喜出望外。一来庆幸自己没有被射死,二来以为张巡将士箭已用尽,忙跌跌撞撞地跪向尹子奇处报告,以求功赏。张巡远远看见,对将士说:“听报者必为尹子奇无疑。”众人恍然大悟,无不赞叹张巡的妙计。张巡忙命将军南霁云箭射尹子奇。尹子奇得报后,正得意间,不料——只箭射来,躲闪不及,正中其左眼。鲜血淋漓,疼痛难忍。叛军见主帅受伤,顿时大乱,自相践踏,四处逃窜。唐军将士趁势掩杀过去,直取尹子奇。叛军官兵慌忙架起尹子奇落荒而逃。

眦裂齿碎 死保睢阳

  至德二年(757年)七月,尹子奇的左眼箭伤尚未痊愈,又下令征兵数万,再取睢阳,以报仇血恨。睢阳城头,往日生龙活虎的军士,此时早已变得瘦弱不堪。他们或斜靠在女儿墙上,或拄了枪俯视着城外,看得出他们已是精疲力尽了。但这些军士的脸上,却是那样的坚毅、坦然、倔强,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此时,城中原来积存的6万斛粮食,一半被统管河南一带的嗣虢王李巨强行调往濮阳和济阴两城,以致城中军民断炊,竟用草根、树皮、树叶、碎纸等物充饥。眼看着部队一天天地减员,只剩下1600多名将士,又受着饥饿、疾病的严重威胁,张巡不得不放弃主动出击,采用以守代攻的办法,据城坚守。

  尹子奇见守城的唐军紧闭四门,不再出战,料知城中守兵不多。又派侦探打听,方才得知守军矢尽粮绝。于是,他愁眉舒展,心生巧计,下令制作100个飞云梯。这飞云梯下有6个车轮,上装弓形支架,如同长虹,飞于云间,以窥城中。上装200名精兵,待云梯靠近城墙,梯上的士兵就可以直接跳上城头,发起攻击。张巡探知实情,早有了对策。他先令将士对着云梯进攻的方向,在城墙上分段各挖3个洞。当叛军的一架架云梯逼近城墙时,一洞中突然伸出一根长杆推阻云梯不能靠近。另一个洞则用长钩拉住云梯使其不能退后。第三个洞用长杆挑着烈焰熊熊的大铁笼,专烧那弓形的木架。就这样,逼近城墙的一架架飞云梯尽被烧毁,梯上的士兵不是被活活烧死,就是摔在地上丧生。尹子奇气急败坏,大骂张巡诡计多端。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尹子奇又推出一种钩车,钩住睢阳城上阁楼的栅栏,想借以攀上城去。张巡让人用一根大木杆,头上装上连锁的大铁环,用它套住敌人钩车上的钩子,把它拔掉,使敌人煞费苦心设计制作的钩车变成了废物。尹子奇无奈,又派人制作了大量木驴,想利用木驴掩蔽兵士接近竖梯攻城。张巡则准备了熔化的铁汁,从城上向木驴投洒,将木驴全部烧毁。

  尹子奇挖空心思想出来的三套攻城计谋遭到惨败后,十分气恼,却仍不肯认输。经过反复思索,又想了一招。他命士兵在城外用装了砂士的大袋子和柴草,想垒起一条登城的坡道。张巡看出了敌人的意图,也不声张,只是派人在夜间将松明、干蒿等易燃之物,投于其上。一连10余日,敌人仍未察觉。待敌人的坡道将成时,张巡命人顺风点燃坡道上的层层松明、干蒿。大火突起,坡道顿时化为火海。大火20余日方灭。叛军再也无计可施,直气得尹子奇望着城头恨恨不已。

  张巡的神奇谋略,使尹子奇黔驴技穷,一筹莫展。他不能不放弃直接攻城的打算,命士兵在城外挖了三道又宽又深的壕沟,树立木栅,妄图困死守城将土。张巡为防止敌人从地道入城,也在城里挖了壕沟进行防御。就这样,尹子奇的10多万大军与孤立无援的1000余名唐军对峙起来。

  浓重凄冷的秋色,爬上了睢阳,吞噬了睢阳。睢阳久被围困,既无外援,储粮又尽,能吃的东西几乎全部吃光,就连雀、鼠也很难见到了。将士们只剩下400余人。这天,张巡迎着一阵紧似一阵的萧瑟秋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勉强支持着上城巡视,饥疲已久的土卒手执刀枪东倒西歪地倚在女儿墙上,望着这位面颊清瘦、胡须浓密的主帅缓缓地从身边走过,软软地谁也没有动弹。张巡看着这些与自己朝夕相处、并肩作战的勇土,心中一阵凄凉。他站在城头,久久地望着远方,高大的身影,仿佛铁铸的一般。远方依稀地传来凄切的笛音,张巡缓缓地吟道:“岂蛲试一临,虏骑附城阴。不辨风尘色,安知天地心?营开边月近,战苦阵云深。旦夕更楼上,遥闻横笛音。”突然,猛听得敌寨中号炮声响,张巡凝目细看,只见敌营中涌出大队人马,狂喊乱叫着从四面攻城。张巡见贼兵涌人,知大势已去,乃面西而拜道:“臣智勇俱竭,再不能遏制强寇,保守孤城了。臣虽为鬼,誓与贼为厉,以报皇恩。”说罢,乃欲自刎,不料贼兵从背后上来,将他牢牢捆住。许远、南霁云、李翰等人,与人城敌兵相拼,但终因多日不食,手足无力,全部被缚。

  尹子奇、令狐潮入城,尽屠城中人口。又使人押张巡等来到面前,恨恨地问道:“听说你每战眦裂齿碎,这是为何?”张巡怒目相向,凛然答道:“我志吞遂贼,惟恨力不从心!”尹子奇大怒,以尖刀撬开张巡口,怒视其齿,仅剩三四颗了!尹子奇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无力地挥挥手,将张巡等人残酷地杀害了。惊心动魄的睢阳保卫战虽然失败了,但张巡以其爱国的赤诚、英雄的胆略与闪耀着光辉的智谋,创造了中外战争史上一个奇迹。他不愧是我国历史上一位杰出的智勇双全的爱国英雄。

上一篇:中兴大唐的一代名将——郭子仪
下一篇:数败北宋,大辽的擎天柱石——耶律休哥




中国历代名将


辽ICP备06009802号